promocarrie

“叮鈴鈴……”

電話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看着那來電的號碼,雲天急忙拿了起來,興奮異常的走回臥室,他來不及和小不點說什麼了。

“怎麼樣?有消息了嗎?”

雲天接通電話,另一邊正是紅龍,看樣子他查到了關於內德莫頓的位置了。

“有了,這個傢伙外號變色龍,不過暫時不能確定他具體的行蹤地點。”

紅龍點了點頭,連夜忙碌下,還是難以找到隱藏在變色龍身後的大鱷,對方隱藏太深了。

“好吧,如果有具體的位置,記得通知我。”

黑帝首席的純情老婆 雲天暗暗握緊了拳頭,只要找到他的話,或許就可以順藤摸瓜,將背後的大鱷幹掉。

“還有,現在潘瑤他們快要到達了,你準備接應吧。”

紅龍立刻通過手機,把具體的地點以及照片發給了雲天。

這一次雲天在外的行動,被上級定義爲特工行動,這也意味着,這兵王的轉型正在開始。

對於第一次的特工任務,雲天可是有太多太多需要摸索的東西了,但是他現在也必須要努力應對。

命之途 “明白!”

說清楚了時間地點,最信任的戰友也終於要來了,雲天激動的掛斷了電話,直接換上了衣服。

一身休閒裝的他準備就緒,而薩琳在地下車庫也準備好了一輛商務車。

帶着一身白色連衣裙的小不點,坐着電梯下樓,隨着摁下了電子鑰匙,車庫裏一臺黑色商務車就發出了閃爍的燈光。

“哥,我們去那裏啊?”

小不點抱着雲天的胳膊,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要去那裏。

“出去兜風!”

雲天微微一笑,當然不能告訴小不點了,因爲這一次的行動可是非常的機密。

“太好了。”

只要能跟雲天單獨在一起,小不點就是那麼的開心,點了點頭的她跳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繫上安全帶,打開了手機的電子地圖,在確定了地點之後,雲天立刻發動了車子。

呼嘯着駛出了地下車庫的車子,直擊向着遠處射去,並不繁華的大街上,黑色的商務車高速疾馳。

一邊駕駛着車子,雲天一邊通過後視鏡觀察着,沒多久果不其然,就有兩臺車子跟了上來。

遠遠跟在雲天身後的他們並沒有冒進,只是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離,看樣子只是在監視而已。

“坐穩了!”

雲天嘴角掛着邪笑,想和他飈車,這些傢伙還差的遠了點。

對着副駕駛的小不點說了一句之後,他立刻踩下油門,原本勻速前進的商務車,立刻提升了速度。

從八十猛然提速到一百四,商務車雖然不是風馳電掣,但速度也算是非常之快了。

緊緊拉着握把的小不點看着那快速倒退的大地,雖然有些害怕,但是她卻一聲不吭。

看着雲天提速,身後的兩臺轎車也立刻跟着提速,三臺車就在這公路上不斷的飛馳着。

一路向前,那電子地圖的定位早就讓雲天瞭然於心了。

右手一拉手剎,左手快速打死方向盤,同時右腳連點剎車後又猛踩油門。

商務車突然一個漂亮的飄逸,直接衝入了一條九十度拐角的街道,而車速依舊沒有絲毫變化。

單憑這一手,身後兩臺跟蹤的車子就急忙減速了,就憑他們的車技,又怎麼可能追得上雲天呢。

再一次更換檔位,黑色的商務車一路先前,遙遙領先的雲天也在看着四周。

雖然被甩開了一段距離,但是轎車的速度比商務車快了很多,所以沒過一會,兩臺車子又追了上來。

而且這一次,他們把距離拉得更近,很明顯的告訴雲天,他們正在追蹤着他。

那酒店本就在郊區,所以並沒有經過繁華街市,直接向着右側的遠郊駛去。

很快,商務車就離開了地勢平坦的海灘,鑽入了一片深山區域,而那崎嶇的盤山路更是非常的險峻。

九曲十八彎的盤山道上,這小轎車的高速頓時失去了意義。

若是一個不小心跌落那懸崖,可是要車毀人亡的。

但云天卻一臉的冷笑,雖然他的駕駛技術無法和職業賽車手相提並論,但是對付他們卻富富有餘。

幾個轉彎,後面的兩臺車子就不被甩掉了,不過這盤山路只有一條,雖然崎嶇然雲天恐怕很難逃跑。

所以兩輛車子也小心應對着那萬米懸崖的恐怖之地,車速不快的跟在後面。

反正他們的任務就是跟蹤,所以只要知道大概方向就沒有問題了。

大概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子,到最後雲天的車速也放緩了下來。

畢竟副駕駛的小不點臉色慘白,如此驚險的事情她絕對是第一次嘗試。

尤其是在右側就是懸崖峭壁之時,看着那下面的礁石,小不點感覺到心都要跳出來了。

但是堅強的她卻緊緊的咬着牙,不讓自己喊出來,因爲他知道,雲天可不是故意嚇她的。

終於,當雲天停下車子的時候,他們來到了一個大山之巔的轉角,而這裏有一塊不算大的平地。

因爲盤山道的艱險,所以在這最高的地方設置了這樣一個區域。

爲的就是讓疲倦的司機可以過來休息一下。

整個區域前,就是一個近乎垂直的懸崖峭壁,而在那下面的海浪,不斷的拍打着礁石,轟轟作響。

“到了!”

將車子停下,雲天一臉笑意的看着遠方的海天一色,今天他的心情可是非常美麗。

==我要當爸爸了,哈哈,最近只能保持六千字更新,等我穩定下來,在爆發,不好意思了各位== 坐在副駕駛的小不點,看着遠處的大海,也終於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剛纔一路轉彎,真的讓她感覺到雙腳都有些發軟了,若不是因爲開車的是雲天,恐怕她真的會嚇死。

西游之問道諸天 不過,這高山之巔,看着遠處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麗。

青山之下,滾滾海水更是視野極好。

小不點休息了一會之後,這纔算是把呼吸從新調回了正常的水平。

雲天靠在座椅上,一臉微笑的不知道在想什麼,小不點也只能偷偷的看着他的側臉。

大山裏非常寧靜,待在車廂裏一切都好似做夢一般。

看着腳下的青山綠水,小不點發覺這裏真的好美,沒有往來車輛的大山裏,現在只有他們兩個。

美麗的景色加上曖昧的氣氛,看着遠處那波瀾壯闊的大海,小不點也有些心潮澎湃。

再往前點可就是萬米的懸崖峭壁,一男一女坐在車裏看着眼前的美景,如果不做點什麼有些浪費。

尤其是這些日子來,她幾次想要表白都被錯過,而這一次雖然不知道雲天要做什麼,但是她不想再等了。

“哥,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說。”

初戀被摧毀:總裁太霸道 咬着嘴脣,小不點把心一橫,顧不了那麼多的她,含情脈脈的看着雲天。

“怎麼了?”

雲天按動了一按鈕,直接從身後的車載冰箱裏拿出一瓶飲料遞給了小不點,同時好奇的問道。

“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你別生我的氣?”

小不點揉搓着雙手,緊張的手心出汗了。

“當然不會了,傻丫頭,什麼事情?”

雲天笑了笑,打開了飲料的他,今天的心情可是格外的好。

“那你也不能不理我啊。”

從未表白過的小不點,快要說不出話了,帶着窒息的感覺,低着頭的她更不敢去看雲天的眼睛。

“我怎麼會不理你呢,傻丫頭。”

雲天看着低着頭的小不點,最近一直都在思考着如何應對這炸彈人的他,並沒有發現小不點心事重重。

“那我們拉鉤?”

小不點漲紅着臉,緩緩地擡起頭來,那如水的眸子裏更是帶着一種期待的目光。

“到底怎麼了?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看着小不點神情不對,雲天好奇的問道,這丫頭的臉怎麼如此的紅呢。

“我……我好像愛上了一個人……”

小不點只感覺臉色漲紅漲紅的,那種好似要爆炸的感覺讓她真的有些難以啓齒了。

但是她依舊堅持着,但總不能過於直白,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嗎。

“哇,我們的小不點也要談戀愛了!”

雲天一愣,不過隨機開心的說道,用手摸了摸小不點的頭髮,這丫頭長大了。

她已經成年,再說也考上了大學,這個年紀談戀愛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

“沒有,因爲對方並不知道我喜歡他。”

低着頭,小不點的聲音好似蚊子一般大小,不斷揉搓着手的她,感覺到呼吸困難。

“原來還是暗戀啊,沒關係,你這麼優秀,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話,一定會樂開花的。”

雲天笑着說道,他們這麼大的時候,對於愛情也是充滿憧憬,只不過綠色的軍營之中,和愛情真的沒有什麼關係。

如果不是自己負氣轉業的話,也不會偶遇潘瑤,更不會有今時今日的愛情了。

“真的嗎?”

雲天的話,讓小不點心中一喜,急忙擡起頭來,瞪着那大眼睛看着雲天,自己真的優秀嗎。

“當然了,我們家的小不點現在可是小美女喲,而且還能考上軍校,那傻小子的福分絕對不是一點半點。”

雲天笑着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小不點的容貌和身材,絕對是那小縣城裏飛出的金鳳凰。

尤其是剛剛成年的她,還帶着一種青澀和懵懂,單是那羞紅的臉頰就足以讓人神魂顛倒了。

這個含苞待放的年紀,正應該是風花雪月的時候,回想當年,他們錯過了不少呢。

“可我應該如何告訴他我喜歡他啊?”

得到了雲天的認可,小不點頓時信心又增添了幾分,雖然依舊揉搓着雙手,但是她敢去看雲天的眼睛了。

“直接告訴他就好了,不過作爲哥哥,我必須要提醒你,學業爲重,不能因爲談戀愛而耽誤學習。”

雲天很是開明,不管爲什麼怎麼樣,經歷纔是最好的成長,經歷過纔會明白成長之痛。

“我不會的,我一定會好好的學習,這樣我就可以永遠都陪着他了。”

小不點點頭猶如搗蒜一般,她發誓,絕對不會影響學業的,而且她也要成爲和他一樣的兵。

“喲喲喲,這真是女大不中留了,快告訴哥哥,到底是哪家的帥哥讓我妹妹如此心馳神往?”

雲天看着小不點那信誓旦旦的保證,頓時笑了起來,這女孩長大自然會戀愛,這可是誰都管不住了。

一切只要順其自然,做哥哥的也不能替她生活,只要她喜歡開心,那就足夠了。

“其實我……”

小不點緊咬着牙,到底是否能夠成功可就在此一舉了。

羞紅着小臉的她看着雲天,這些年來壓在心底的話終於要說出來了。

雖然他有女朋友,但這些年來他的點點滴滴早就融入了她的心中。

她不奢望能夠帶上他給的定情戒指,也不奢求穿上婚紗,她只想一輩子做他的女人,守着他回來。

“咚咚咚……”

就在這時,車廂好似被敲了幾下,這輕微的動作,頓時讓雲天心中一喜。

急忙按下按鈕,商務車的左右側門立刻被打開,緊跟着幾條人影突然衝了進來。

一切的突變頓時讓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小不點驚呆了,看着眼前的三個人,其中兩個她都認識。

怎麼也不會想到,原本只有兩個人的大山裏,怎麼會突然又出現了三個人。

而且爲什麼她會在這時候突然出現呢。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潘瑤、唐曦和牛博宇。

幾乎是跨了半個地球的他們,可是在昨夜就已經出發了,而且爲了不引起注意,他們還要偷渡。

好在這一切都有暗影特工幫助,即便是偷渡,也是在落在鄰國後,搭乘快艇過來。

在這個內戰頻發的國度,偷渡這種事情簡直就是易如反掌,而這立陡立陡的絕壁,對他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怎麼樣?都沒事吧?”

看着三個最熟悉的人,雲天興奮的問道,這異國他鄉有了最親密的人,這可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而且這件事情對於雲天來說,也是相當的棘手,如果沒有後備的支援,他真的會感覺到無力。

所以雖然很不想讓難得放假的他們趕過來,但這一次的事情越來越複雜了。

總裁愛我請PK:億萬明星妻 “沒事,只不過這懸崖確實比訓練的七樓難爬一點,咱就不能換個地方嗎。”

牛博宇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將揹包扔在了車後箱內,這懸崖可是他們徒手攀爬上來的。

再加上每個人都揹負着三十多公斤的戰鬥裝備,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按照地點接應,要怪就去找紅龍算賬。”

雲天無辜的聳了聳肩幫,他這是來接人的罷了。

“小不點,你怎麼了?臉色這麼紅?是不是被海風吹感冒了?”

還沒有來得及和雲天說話,潘瑤卻發現副駕駛上的小不點臉色囧紅,急忙關切的問道。

“不是不是,我沒有!”

這才反應過來的小不點急忙搖頭,原來雲天是來接人的,怪不得會跑到這深山老嶺中呢。

“還說沒有,這臉色一定是感冒了,你怎麼照顧人的?”

一旁的唐曦也發現了不對勁,卸下裝備的她也關切的問道。

小不點是夜梟的妹妹,他不在了,作爲隊友,她們更要好好照顧她了。

“喂,我可是非常的冤枉好不好,小不點現在的身體絕對沒有問題,只不過是要談戀愛了。”

雲天急忙解釋,這臉紅可不是因爲生病。

“哥!”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