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陳浩笑道:“我就知道你要問,我可以跟你說點詳細的,不過我有個要求。”

中年男子道:“要多少錢?”

陳浩搖頭:“錢財乃身外之物,我不需要,我的要求是,你要按照我的要求來培養兒子。”

中年男子一愣,深深的看了陳浩一眼,終於點頭道:“你說,只要讓我確信,我就聽你的。”

陳浩道:“你的命相的確只有兩子一女,而且你命中註定,必有一劫,這劫爲你自找,正是你那個小三,現在你就去找她,然後會發生讓你很難接受的事情。”

說完不等中年男子開口,陳浩伸手拿出一物,卻是一個小巧的奧特曼玩具,然後繼續道:“這是我精心煉製的一件法寶,你戴在身上,如果遭遇了兇險危機,就大喊一聲,雷歐,變身。這樣你纔有可能度過劫難,如果你當這是笑話,到時候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

中年男子本想反駁的話,堵在了嗓子眼,眼睛卻是死死看着陳浩。

好一會兒後,他接過了小小的奧特曼玩具,開口道:“如果我相信你的話,度過劫難了,那麼以後我該怎麼教孩子?”

陳浩笑道:“等你度過了,我會給你留下一張單子,按照單子上的來教就行。”

中年男子捏住奧特曼玩具,冷冷道:“如果你說的對,我回來了,給你磕頭道歉,孩子也拜你爲師。如果你騙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說完,中年男子站起來,轉身就快步離去。

雖然妻子生了兒子高興,但是被小三欺騙,爲別人養兒子好幾年,卻是他無法接受的。

如果是真的,他一定讓那個賤女人付出代價。

看着中年男子離去,陳浩摸了一下黑貓光滑的貓毛,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這時候,老太太突然又走了出來,發現外面只有陳浩,連忙問道:“道長,我那個不孝子呢?”

陳浩道:“老人家安心,他去解決小三的問題了。”

老太太一愣,然後滿面羞愧道:“真是讓道長見笑了,這種醜聞,真是有愧家風。”

陳浩搖頭:“您兒子這是桃花債纏身,命中註定,原本他因此將會在十數年之後遭遇一次生死大劫,不過我幫他把劫難提前了,劫數也小得多,就是會有些麻煩,看他自己如何面對了。”

老太太大驚失色:“有麻煩,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陳浩笑道:“放心吧,不會有的。”

說完陳浩起身道:“說起您的孫子,我這也是意外遭遇,沒想到真能遇到,雖然說要收徒,卻還沒有充分的準備,您老給我留一個地址,我回去請教一些人,安排一個妥善的教導辦法,到時候給您寄過來,你按照單子來教育,這樣也好打基礎。”

老太太道:“道長這是要走嗎?”

陳浩點頭:“孩子就算要收,那也是好幾年之後了,現在用不着我,而我也有自己的事,不便久留,至於您兒子,你暫時可以不管,只要照顧好兒媳和孫兒就行。他的死劫被我消除,卻也要受到一些影響,或許會受點苦,但是無關緊要。”

老太太果斷道:“這個放心,不吃苦哪能理解富貴得來不易,佛祖割肉喂鷹,今天我兒子就要受苦爲孫兒祈福。”

陳浩:“……”

這老太太也是中了佛門的毒了,這都能扯到一起,我也是服氣了。

隨後陳浩沒有多說,行禮之後,邁步離去。

之後,就在陳浩繼續尋找酒店入住的時候,小城南區的一個小區中。

中年男子駕車進來,在一棟樓下停下。

先是拿出小巧的奧特曼看了看,他這纔打開車門,邁步上樓。

來到三樓,中年男子沒有敲門,直接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然後就看到屋內燈光明亮。幾個人正坐着吃飯。

一共四個人,男的高大帥氣,女的貌美如花,還有倆孩子,一個只有四五歲的樣子,另外一個怕是剛兩歲。

四個人環繞了一張桌子,上面菜餚豐盛,香氣瀰漫。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會兒女人正坐在男人的懷中。

看到中年男子,兩人頓時愣住,僵在座位上,驚得話也說不出。

終於,女人反應過來,急忙站起,慌忙的擠出一個笑容:“勝輝,你怎麼來了?嫂子不是……”

她還沒說完,中年男子笑了:“怎麼叫嫂子了,之前不是總說壞女人嗎?”

女人:“……”

“勝輝哥,這……”

“給我閉嘴。

中年男子怒視準備說話的男子,用慘烈的笑容道:“表弟對吧,找不到工作,來投靠表姐,還讓我安排工作是吧,呵呵,真是開了眼,要不是有人跟我說,我還不信。”

“勝輝,這不是……”女人想辯解,卻被中年男子冷冷的眼神阻止。

“你說不是,那行,我們去親子鑑定。”

女人身體一個搖擺,面色大變。

是不是親生的,她能不清楚嗎?

“不敢嗎?呵呵,那就是了,你這個賤女人,居然給我戴綠帽子,我今天……”

中年男子正要做什麼呢,高大男子突然敏捷的跳過來,一腳就把中年男子踢的倒在地上,發出悶哼。

而後他不依不饒,跑過來,對着中年男子不斷的踢打,同時怒罵道:“敢你罵了隔壁,自己管不住下半身,還怪別人,你特麼也敢亂叫,你叫,我讓你叫,給你戴帽子怎麼了,老子就給你帶了,你叫,你繼續叫啊!”

兩個孩子受到驚嚇,大哭起來。

女人想要開口,突然一道憤怒的嘶吼響起:“雷歐,變身。” 隨着怒吼聲落,正在被高大男子猛踢的中年男子身體發出了光芒。

光芒收斂,高大男子就嚇了一跳。

因爲被他踢打的中年男子,這會兒真的變身了,變成了……奧特曼!

這特麼,怎麼可能!

中年男子也有點蒙,看看身體,驚的說不出話來。

這就是那個年輕人說的法寶?這特麼真的能變身!

哈哈,我變成了奧特曼,那我豈不是擁有了奧特曼的力量!

中年男子歡喜,爬起來,對着中年男子一揮手,一道光芒從手掌飛出,擊中了高大男子,直接把他打飛,砸在牆上,口吐鮮血。

真的可以!太厲害了!

中年男子大喜,然後看向目瞪口呆的女人。

“賤人,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給我帶綠帽,呵呵,今天我要弄死你。”

“不,不要啊勝輝,我知錯了,你放過我吧。”女人嚇得連忙求饒。

中年男子不管不顧,走到了女人面前,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提了起來。

“勝輝,別殺我,這是犯法的,你殺了我,你也跑不掉。”女人急智求饒,一臉痛苦。

中年男子笑了:“犯法?你說,我能夠變身奧特曼,擁有超凡的力量,殺個人,誰敢判我?呵呵,到時候就算是國家,也要把我當供起來,因爲我是比核武器還要厲害的存在。”

“是嗎?那我想見識一下你有多厲害。”

突然,房門被暴力撞開,然後一道身影呼嘯衝了過去。

中年男子嚇了一跳,丟下女人,伸手阻擋,然後砰的一聲悶響,中年男子被擊退了好幾步,而那身影也落下,露出了原貌。

中年男子見了,愣住:“忍者!”

落地的身影,正是忍者打扮,雖然身影小巧,但是剛纔爆發的力量卻很強。

“還知道忍者,不錯,不過你變身的東西是我國的聖物,還請你還給我。”忍者低聲開口。

中年男子愕然。

這是倭國的東西?

嗯,好像也對,畢竟奧特曼都是倭國的。

不過現實中真的存在奧特曼,還真是讓人驚奇。

現在這個變身器落在自己手裏了,說什麼也不能交,就算是那個年輕人,也不能還給他了。

有了變身器,我什麼不會有,以後都能被人當神一樣崇拜!

中年男子心中有一種名爲野心的東西突然滋生出來。

隨後他猛然撲向忍者:“一個忍者,也敢跟奧特曼叫板,給我死。”

忍者冷哼:“剛剛纔會變身,能發揮幾分力量,把聖器交出來。”

隨後,兩個就打在了一處,一時間居然難分勝負。

眼看胸口紅燈都亮了,一個小忍者還沒拿下,中年男子怒了,身影一退,雙手揮舞,準備大招。

瞬間,中年男子的雙臂亮起光芒,然後喝的一聲,對準了忍者。

就在這時,忍者身影一閃,消失,而後一道流光擊中了剛剛進入房子內的一個警察,砰的一聲,把警察擊飛。

中年男子愣住,旋即他就發現,好幾個警察跑進來,包圍了他。

“抱頭蹲下!”警察完全不慫,大聲呵斥。

中年男子回過神,看向警察:“你知道我是誰嗎?敢這樣跟我說話?”

警察大聲道:“老實蹲下,廢什麼話。”

“真是無知的人類,你們惹怒我了。”中年男子說着,直接衝上去,把幾個警察一頓暴揍。

打完之後,中年男子笑道:“怎麼樣?現在信了嗎?”

警察們倒在地上,齜牙咧嘴,怒視中年男子。

能打了不起啊,我們是沒帶槍,否則那容你囂張。

看警察們還是不信,中年男子冷哼一聲,準備發射一道射線,證明自己的真實。

剛準備好動作,胸口的紅燈一下子熄滅了。

他頓時僵住,只覺得身體中那涌動的力量,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是……變身時間到了?

臥槽,那現在怎麼辦?我現在豈不是變成了普通人?

中年男子驚慌的看看胳膊,然後錯愕的發現,自己還是奧特曼模樣。

這是什麼情況?

我不是變身時間到了嗎?

伸手一捏。

撕拉一聲,胳膊上的奧特曼皮,破了……

中年男子:“……”

就在這時,一個警察抓住機會,猛然衝上來,直接把中年男子摁倒,熟練的掏出手銬拷上。

“放開我,我能變身奧特曼,你們不能這麼對我!”中年男子掙扎。

警察卻不管他,咬牙道:“給我老實點兒,告訴你,傷人,襲警,你準備坐牢吧你。”

一會兒後,警察們留下一個處理後續問題,另外幾個,帶着嘴中叫囂,但是身上奧特曼皮破的差不多的中年男子快速離開了。

十多分鐘後,一家酒店的客房中。

陳浩正在給黑貓洗澡呢,一道身影就衝窗戶鑽了進來,落地後,露出秋名的面孔。

“主上,事情辦妥了。”

陳浩一邊給黑貓抓肚皮,一邊笑道:“說一說。”

秋名就把經過說了一邊。

陳浩點頭:“那就行了。”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秋名沉默片刻,開口道:“主上,我有些疑問,你給他的變身,就和真的一樣,也發出了射線光芒,這是怎麼回事。”

陳浩道:“變身的問題,我也不能理解,這是一種我意外得來的力量,可以自己變身,也可以讓別人變身,不過變身之後,也只能發揮本身擁有的力量,算是雞肋。這個是我加持了一部分法力之後,才讓他有了超凡力量,法力消耗完了,這超凡之力自然就沒了。”

秋名恍然,旋即道:“主人,你是沒看見,那傢伙變身之後,一下子就變了,猖狂的不行,原本想是要打人,結果變身之後,都敢殺人了,要不是我,那女人就沒命了。”

陳浩平靜道:“沒什麼稀奇,能暗中包養小三,本就不是什麼好人,我幫他消劫,是爲老友抵消生育之恩,免得日後修行,受到影響,如今他消弭劫數,只要吃點苦頭,就能平安大吉。嗯,你幫我走一趟,去告訴老太太她兒子的事情,讓她有個心理準備,也好安排一下另外一個孫子,算是給老友解決修行的顧慮。”

“啊?那孩子母親呢?會不會受不了?”秋名擔憂的問道。

陳浩咧嘴一笑:“你以爲孩子的母親,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之前我可是從她眼中看到對那人毫無情意,反而眼神有些冷呢,我估計,她只是在等自己生出一個兒子來。”

秋名,目瞪口呆。 “這,她居然知道!”秋名震撼了。

雖然修爲不錯,卻也因爲修行,對這種事,她完全就是一個小白,根本無法理解,能夠結爲夫妻的兩個人,居然能走到這一步!

陳浩笑道:“這就是紅塵世俗,最誘人也最可怕的地方。尤其是人心,一旦變了,誰都不知道它是什麼樣,會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想法和恐怖念頭。”

秋名沉默了,好一會兒後道:“主上,我該怎麼說?”

陳浩想了想,道:“該怎麼說就怎麼說,相信老太太會有辦法打聽到兒子的事,沒了兒子在中間,說完不要停留,直接離開,這一家子目前不適合接觸,還要過的幾年,等小傢伙長大了,再來看看,是能入我門,還是送去茅山。”

“是,主上。”秋名說完,身影一掠,從窗口離去。

陳浩繼續給黑貓抓肚皮,那肉嘟嘟的小肚子,揉捏起來還挺舒服。

一夜無事,第二天一大早,陳浩一行就退房離開。

出了小城,一路向南,直線前行,雖所走之地崎嶇,但靈車飛快。

隱身狀態下,無人能看見,也避免了許多麻煩。

之後兩日,平靜無事,靈車來到了一處一望遼闊的湖邊。

湖水清澈,波浪滾滾。

岸邊大樹成排,微風熏熏。

是個好天氣,連續趕路兩日,陳浩也有些倦了,讓無臉司機停車,自己走下來,順着河邊漫步。

沒走多遠,陳浩就看到湖泊中有遊艇飛馳而來,遊艇上一羣年輕男女,正在嗨皮。

這時節,天氣已冷,今天難得太陽,有些暖意。不過湖水必然是冰冷的,這些人這麼玩也是心大,不怕掉進湖中凍死。

等遊艇靠近,陳浩腳步一頓,目光錯愕的看向遊艇上的男女。

剛說他們呢,現在陳浩就看到,這幾個人身上死氣纏身,命氣虛弱,這是劫難臨身啊!

臥槽,該不會是真的要淹死在湖中吧!

就在陳浩琢磨的時候,那遊艇速度飛快的在臨近岸邊的地方一個飄移,濺起大片的水花,覆蓋陳浩。

然後在一羣笑聲和口哨聲中,遊艇遠去。

他們沒有看到,遊艇濺起的水花,在陳浩面前凝固,然後化作了一顆水球。

“主上,讓我去殺了他們。”秋名在陳浩身後浮現身影,滿面怒色。

陳浩笑道:“不用,一羣將死之人,不必放在心上。”

“將死之人?”秋名錯愕。

陳浩道:“剛纔我看到,他們死氣纏身,劫數已定,就是不知……”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