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黃昏時分,小豆心事重重地站在客房的窗邊、理着腦子裏的線頭。

不行,再這樣下去別說攻略聖護大美人了,光過劇情豆神的三觀就HOLD不住了有木有?被動挨打簡直是侮辱競技玩家的鬥魂,必須主動一點!

嗯,頭等大事是先把聖護大美人的狀態欄玩到心心相印。

聽聖護大美人的口風,鶴留凜表白不是兩三天、每一天都表白很多遍(……),目測再用這套路告白肯定不好使。

豈可修,哲學家都是不懂愛的渣渣斯大林!

……到底問題到底出在哪?

小豆想事兒時手裏總是閒不下來、愛玩點什麼,這會兒正在用手指摩挲着襯衫上的鈕釦。倏地指尖碰到襯衫口袋裏一塊冰涼的圓形物體,猛地回過神來。

對了,怎麼忘了還有這玩意兒?

五分鐘後。

泉宮寺的家鶴留凜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來了,身體裏的本能對地形相當熟悉。

於是,小豆一路順利地‘摸’到了槙島的臥室。

小豆站在‘門’前,下意識地‘摸’了‘摸’掛在頸間的戀愛指針。

讀者妹妹們,泥萌還記得這玩意兒吧?

功能齊備,乃是卡關時玩家們的指路明燈……

錄入人物數據的先決條件,好像是“得到目標人物的‘吻’”?

小豆木了一會兒。

成了,就這麼辦吧。小命都快沒了,還要什麼節‘操’呢呢呢(……)。( →_→)

於是豆兒捏着兜兒裏的節‘操’,淡定地舉手敲‘門’。

作者有話要說:

[1]Quadrangle Buck,四合院鹿彈。

地雷感謝詞我放上章啦,歡迎寶貝兒們去查閱!謝謝你們的安慰和鼓勵,看的時候鼻子各種發酸。那位點火的姑娘也解釋了自己並沒有惡意,雖然我覺得那條評論非常打擊觸手積極‘性’是既成事實……不過算了,反正我是寫給我愛着的那些愛着我的寶貝兒看的(太繞口!!),你們的留言真的超補血,我現在已經回覆元氣各種提槍上馬再戰三百回合金槍不倒壓力全無(喂!!)d

然後再通知一下,前幾天接到編輯寶貝兒通知,本文週三入V,當日三更。明天能不能更新端看我存稿進度如何吧,默默地跪了。

雖說買V是潤滑油錢,不過爲了讓你們心甘情願給觸手怪買潤滑油揍,還是提前預告一下下章;

相信看到這個沒節‘操’的斷點,你們敏銳的小鼻子都嗅到了什麼對不對?瞭解糖爺的都知道他是個爽快人兒、說脫‘褲’子就脫‘褲’子,所以下章各種高能你們懂……請舉起你們的小手,給*第一位敢於先嫖白‘毛’‘肉’體再嫖白‘毛’心靈的觸手怪(作死王)啪啪啪鼓掌!

哦不過還是那句老話,本文過程中有嘰渣沒真嘰,完結後番外倒是可以讓大家爽一下(說出口了啊人渣!!)。

再概括一下接下來的內容吧。

爲免過多劇透,只能告訴大家本文的好處是單元式故事、大家挑着自己喜歡的作品和男人看也沒差,接下來可能會進入的世界可以去文案看關鍵詞。雖,雖然這麼說不過我對自己超惡意的大綱還是很有自信的,接下來的神展開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精’彩,嘰嘰渣也會隨着豆神節‘操’的掉落變得越來越多的(喂!)

至於男主,我向來是個民主的人,請你們自由站隊毆打,甚至是分結局也行……因爲是BE的節奏,所以出場的男人們只有少數幾個全白的,‘私’以爲半黑更好吃啦^q^

最後非常謝謝我的小‘女’友小天使們這些日子帶給我這麼多快樂……真的,我第一次收到章均這麼多的留言,作爲一個小透明傻‘逼’作者簡直開心得不知如何是好,每晚都在刷着泥們的留言重複看還傻笑。不過我最近手速太殘了,要是漏回了留言大家不要傷心啊,我不是故意的嗚嗚嗚!

扯遠了,總之——無論是會追着看到最後的寶貝兒還是要跟我說再見的寶貝兒,真誠地鞠躬在這裏對你們說一聲——

謝謝!!我愛你們!!觸手調戲你們!!!!腹肌給你們‘摸’!!後面幾句還是省了吧人渣

.借地兒通知一下被淋溼的執行官定製已經開了,有興趣的寶貝兒戳到文案就能找到購買鏈接啦。.. 21Psycho Pass·Take 5

小豆捏着兜兒裏的節‘操’,淡定地舉手敲‘門’。

“聖護君?你在嗎?”

室內響起腳步聲;片刻後‘門’扉被打開,槙島站在了‘門’口。

——他還穿着櫻霜學院教員制服的襯衫,只不過外罩的馬甲已經脫去了,襯衫領口的鈕釦也解開了幾顆、‘露’出大片鎖骨周圍的肌膚,估計是正準備換衣服。

被美‘色’殺了‘挺’多回,小豆已經基本能勉強HOLD住了:“抱歉,我打擾到你了嗎……”

聖護大美人的紳士風度裝備得相當牢固,不等她說完就側身讓開,微微一笑。“請進。”

小豆進入屋內,槙島在她身後關上‘門’。

她徑自走向窗邊、這才停步,“……聖護君。”

槙島顯得相當閒適,舉手慵懶地梳理了一下因換衣而略顯凌‘亂’的銀髮,“嗯?”

小豆沒有急着回答,而是慢慢轉過身,回頭看向朝自己走來的槙島。

自巨大的落地窗透入的夕暉,在屋內鋪灑下大片淡金‘色’的暖光。而沐浴在其中的鶴留凜,半垂了眼簾、臉龐被橘紅暖光映得有了血‘色’,美得彷彿一尊出自名匠之手的雕像。

……咳咳。

從這個角度,應該能給文藝憂鬱病嬌凜大美人的光環再加成點兒威力?別說美貌木有用,就算是哲學家也有審美本能,否則聖護大美人也不會在衣着上這麼考究了。

所謂神走位的節奏,讀者妹妹們你們懂(……)。

然後她慢慢開口。

“結果白天的時候,你還是沒有迴應我。”她喁喁細語着。“……聖護,是怎麼看待我的呢?”

——她沒有再用敬語。

靜默片刻,小豆朝站在她身後的槙島邁步走去,直到在離他很近的距離停下。然後擡起頭,正面對上槙島的眼睛。

槙島一動不動,還保持着一手‘插’.進‘褲’帶、一手輕拂頭髮的姿勢;爾後他慢慢放下手,用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女’人。

“我……”她的眼神氤氳着病質的眷戀,“愛着聖護。”

這樣說着,她慢慢擡起手,伸向他的臉頰。

擦。略緊張。

大美人,你可給點力吧,豆神這個月開不開得出工資,全看您了……

明明只是一瞬,卻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片刻後,鶴留凜蒼白的指尖、就這麼落在了槙島的臉頰上。

感覺到槙島肌膚淡淡的溫度,她的手指禁不住微微一顫。

……這可不是演!豆神和她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好麼!

哎擦。這說明了什麼?

聖護大美人,這是任‘摸’的節奏麼麼麼?

豆神……嗯,怒摔節‘操’。(:3 っ)3

手指向前挪了挪,拂過槙島下頷纖秀的線條、緊接着手心完全覆在了他的側臉上。

“想要這樣碰觸、想要這樣佔有。”她勾起一個淡淡的笑容。“因爲有了這樣的‘欲’.望,‘活着’的感覺才前所未有地強烈起來。”

五指微微張開、順着側腮慢慢撫‘摸’到脖頸,輕輕地打了個轉,繼而停在了他頸上鼓動的脈搏處。

“想要更靠近一些的衝動從未停止過。感覺……非常美妙。”

她夢囈似的說着,隨即輕笑出聲。

“……那麼現在,聖護君感覺怎麼樣?討厭嗎?感到厭惡嗎?”

兩人之間陷入沉寂。

聖護大美人他……沒有動。

臥、臥槽,這接受度腫‘摸’比想象得還高?

嗯。爲了工資卡,豆神……再怒摔個下限神馬的(……)。

於是在喃喃的語聲中、她又慢慢湊近他一些……然後仰起頭、鼻尖狎暱地蹭過他的頸窩。

嘴‘脣’輕輕印在了他的喉結上。

……聖護大美人,豆神可是給了你足夠的推開我的時間了喲。_(:3」∠)_

而她所看不到的是,槙島隨着這個動作、倏地垂下眼,‘露’出一種困‘惑’卻又得趣的表情——

在被眼前人碰觸的那一刻,他產生了一種……從意識到自己是“孤獨的”那一刻起,就從未有過的感覺。

是愉悅的、讓人渴求的;但那愉悅又跟“撿到”崔九善、“撿到”御堂、“撿到”王陵璃華子……不,跟發掘到任何有有趣事物時的感覺都不盡相同。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已經不記得了。

只知道這種微妙的感覺,在眼前人接近自己時,倏地膨脹到了如有實質的程度、卻並不讓人討厭,甚至……

想要更多。

僅僅是思考這種未知的感情的來處,就已經非常有趣了。

在這種陌生的、鼓譟着的情緒的驅使下,槙島生出了一種病態的、愛憐的探索‘欲’。

小豆只覺得後腦一熱,片刻後才意識到那是槙島的手。

羽·黯月之翼 緊接着,那隻手以一種輕柔卻不容抗拒的力道,將她往前按了按、將她箍在了‘胸’前。

臉埋在槙島的‘胸’口,有一種清冽的氣息淺淡地縈入鼻端。

小豆懵了。

……哎擦,不、不會是逆襲的節奏……吧?

跪求不要OOC啊大美人!?(←皿←)

頭頂一沉,槙島垂下頭、下頷擱在了她頭頂。

他細軟的銀髮幾縷掃到她的額頭,帶動出令人不安的癢意。

男人令人鼓膜發酥的聲音低低響起。

“原來如此……只要這樣就會感到愉快嗎?”

停留在小豆腦後的手頓了頓,撫過她的髮梢、臉頰,繼而輕輕拈起她的下巴。

小豆被迫擡頭再次對上槙島的眼睛;後者的眸光暗沉下來。

“非常有趣……”他用一種帶有求知‘欲’的、乃至敬畏的口‘吻’說道。“不,並不是從前體味過的,是比那還要多的……是爲什麼呢?稍微……也讓我覺得快樂起來了啊。”

他垂下臉、湊近她。

“你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東西嗎?”

兩人之間實在太近,呼吸‘交’纏在一起。緊接着,視野中便只餘下那雙彷彿能將人靈魂都吸去的澄黃眼眸……

額頭被印上一個淺淺的‘吻’。

小豆茫了。

……次奧?!居然真的是開竅的節奏!?

槙島仍在說話,這使得他的‘脣’瓣擦過她的額心時,帶起一絲柔膩的癢。

“這就是你渴求的全部嗎?”

擦!好感度調控金手指菌,豆神錯怪你了!原來你是這‘摸’地給力!

勝利在望,再添把柴!

小豆的睫‘毛’猛地顫了顫;爾後擡起手,慢慢擁上了槙島的腰。

手臂下的男人的腰,腰線勁瘦卻有力,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隔着薄薄的襯衫,尚能感覺到他有些偏涼的體溫。

……哲學家就是哲學家,戲路就是難搞。再這樣下去,就是靜靜相擁的戲碼了,那怎麼橙?

豆兒內心吐了個小槽,爾後手一滑、伸進了槙島的襯衫。

呵呵。豆神纔不會說,美人太美,這個節‘操’……有點兒撿不回來的趨勢呢呢呢。

所謂無聲引導的藝術手法,你們感受一下。( →3→)

手掌下的身軀並不像想象中那樣單薄。肌理起伏分明、且並不突出,均勻且恰到好處。從脊骨一直向上、將將觸到凸起的蝴蝶骨,她的語聲幾近喟嘆:“聖護……”

槙島的‘脣’瓣動了動。

繼而慢慢滑下、若有若無地廝磨了一下她的眼簾和鼻樑,然後……

就這麼‘吻’在了她的‘脣’上。

……呵呵。毫無壓力,謝謝。

經過了狗籠舌‘吻’的大風大‘浪’,小清新的聖護大美人您,完全撼動不了豆神堅如磐石的鬥魂(……)。

戀愛指針‘激’活,人物數據錄入中……錄入失敗。指針故障中。

……擦,什麼情況!?

小豆淡定不能了,身體不由自主顫了一下。

緊接着倏地腰被攬住、腳下一空,差點失了平衡。伴隨着窸窸窣窣的摩擦聲,槙島抱着她順勢坐到了兩人腳邊的情人椅上,小豆就以一個極其彆扭的姿勢被迫坐到了大美人的‘腿’上。

兩人的‘脣’已經分開,小豆撐着槙島‘胸’口擡頭,恰好撞進那對深邃到令人畏懼的眸中——

他的手指仍在細細摩挲着她的後頸,甚至在描畫她頸部血管的位置;明明是狎暱的動作,換做平時豆神的忍耐度,早就彬不住要跑路了……可偏偏被這個男人這麼做,就有一種理當如此的錯覺。

指針一壞、計劃失敗,小豆有點兒演不下去了,茫着眼神兒:“聖護君,我……”

“唔?”槙島淡淡地應着,將她往身前攬了攬,爾後輕柔地將她壓在了沙發上。

銀髮男人居高臨下、單手撐在她耳邊,垂眼細細端詳着她,爾後手指順着她的喉間一直描摹到了她‘胸’口襯衫的鈕釦上。

指腹所過之處,汗‘毛’被簌簌地‘激’起。

小豆‘毛’了——哎擦!又玩兒脫了!?聖護大美人您這腦‘洞’怎麼一次就開得這麼大啊這不科學!!

槙島伸出手、遮在了她的眼睛上——視野驟然陷入黑暗之中。緊接着沙發發出一聲輕響,頃刻間耳廓一癢、感覺到了近在咫尺的槙島的呼吸。

N’巨巨你快回來,豆神一個人承受不來……!!

小豆忍不住了,張嘴想說話、冷不防開啓的‘脣’突然探入了一隻手指!她反‘射’‘性’地想合上牙關,下一秒下頷就被不輕不重地卡住。

槙島冰涼的指尖落在舌上,帶來生理‘性’的抗拒感和羞恥感。

作者有話要說:這麼多福利,快說你們開不開心開不開心開不開心!!!!!(滿地‘亂’蹦被絆倒順勢打滾撒歡)

看在我熬夜碼字!到現在一口飯沒吃的份上!求留言啊啊啊啊啊啊!!!!!!求首周首訂啊啊啊啊啊啊!!你們形銷骨立的觸手怪男朋友好想‘摸’一‘摸’首頁月榜的尾巴萬千觸手‘激’‘射’觸淚

以及。

最近你們都流行地雷刷屏麼?

還是說,聖護大美人兒,太戳基點了呢呢呢_(:3」∠)_

詭瞳扔了一個地雷 今天你的ID依舊‘乳’齒英俊瀟灑酷帥狂霸拽QAQ

豆漿漿扔了一個手榴彈

豆漿漿扔了兩個手榴彈 臥槽!!泥居然回來看我了!!嗚嗚嗚嗚感動得淚流滿面哭倒!!好想你QAQ(用力抱住)擦,每次看到你ID淚腺都會被戳到崩壞……

無謂秋冬扔了一個地雷 親親麼麼噠!!!新晉日刊少‘女’。快告訴我你最愛的觸手怪是誰d(夠了

琉璃雪羽扔了一個地雷 ‘舔’‘舔’含含‘吮’。又一位日刊少‘女’,快告訴我你的男朋友是誰……(別玩了!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蘭茉紫雯扔了兩個地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