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許志輝滿意的點了點頭。

兩個人剛走進來,陳玉興便往四周仔細的看了一圈,他有個習慣,不管是參加聚會,還是參加什麼訂婚典禮,都會趁機觀察一下四周,看有沒有落單的美女。

沒有就算了,有的話,自然是一個認識的機會。

一來二去,憑藉他的身份地位,不少漂亮點的女生都希望能進入娛樂圈混一混,吹吹牛逼,熟悉了之後,就很容易到床上去了解一下對方。

不光能幫許志輝網羅各種美女,同時也是他自己擴大美女資源的一種十分有效方法。

「那是……」

當眼神落在角落地方的時候,看到葉風和徐璐兩個人坐在一起,頓時就愣住了。

「怎麼了?」

許志輝一陣皺眉,開口問道。

「許少,你看,我們的仇人在那裡!」

陳玉興指著葉風和徐璐,咬牙切齒的說道。

是他!

許志輝的臉色頓時就難看了起來,一看到葉風,許志輝的腦海里只有一個感受:恥辱!

這人帶給他的,是無盡的屈辱,昨天晚上做夢,都還夢見葉風,他恨不得把這個男人碎屍萬段,徹底的殺死!

剁成肉沫!

但他做不到!

「我們走!」

許志輝很清楚,自己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現在遇上了,難免等會又要被對方狠狠的羞辱一頓,不如現在直接離開,不給對方羞辱自己的機會。

這也算是一個及時止損的辦法了。

「許少,你就不想狠狠教訓一頓這傢伙嗎?」

陳玉興咬牙切齒的說道,「我看他就是非常的不爽,一看到他,就很想揍他一頓!」

「屁話,你以為我不想啊?」

許志輝沒好氣的說道:「但我們不光打不過他,就連大哥都是站在他的一方,讓我們怎麼教訓他?到時候吃虧的肯定還是我們自己!」

許志輝話說完,突然覺得很悲哀!

想他一個許家大少,也是第一次有這種十分無奈、乏力的時候,不管想做什麼,都做不到,只有乖乖的轉身就走,才是最明智的決定,這也是一個聰明人應該做的。

「許少,我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但有人可以啊!」

陳玉興眼睛一轉,開口說道。

「誰?」

許志輝頓時來了興趣,他知道陳玉興的鬼點子一直都很多,今天肯定又是有了什麼想法,所以才會這麼說。

「他!」

陳玉興指著在人群中眾星捧月的許太松,得意洋洋的說道,似乎是有什麼胸有成竹的點子了。

重生復仇:孤女不好惹! 「我二哥?」

許志輝一陣不解,「連我大哥都對葉風這個混蛋禮敬有加,二哥還不如大哥呢,怎麼可能教訓這小子?」

「這個你就不懂了吧!」

陳玉興笑了笑,說道:「雖然我不是許少您的家人,但我也知道,在許家,嫡系子孫里,的確是以您大哥許太虎為尊,但許家的一些長輩中,很多人是喜歡你二哥的!」

「就比如您的大娘,也就是您大哥和二哥的母親胡素蘭女士,更喜歡的也是你二哥,今天她可是你們許家的代表,陪同你二叔一起出現的,如果你二哥和葉風起了衝突,你覺得,誰會贏?」

陳玉興這麼一番分析,許志輝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許太松固然硬實力上比不過大哥許太虎,但他的背後卻是有許家的支持,特別是他的母親,也就是許家的大娘,有她在,許太松還能吃虧了?

葉風再強大,難道還能有許家強大不成?

在豪門許家的面前,葉風也不過就是一個紙糊的老虎而已。

「不錯,你的這個點子很好!」

完美小姐進化史 許志輝滿意的點了點頭,「但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讓葉風和我二哥起衝突呢?」

「這還不簡單!」

陳玉興得意洋洋的說道:「男人嘛,能起衝突的,無非就是金錢、美女、地位,而現在最簡單的辦法,那就是因為美女起衝突了!」

「我記得你二哥也是很喜歡美女的,特別他現在的女友就是娛樂圈的,如果讓他知道今天娛樂圈的著名影星徐璐也在這裡,他肯定會願意去認識一番的!」

陳玉興哈哈大笑道。

「好,好,很好!」

許志輝止不住的點頭,「這個事情你辦的不錯!」

兩個人商量完畢,走到了許太松的面前,很快便介紹起了葉風身邊的女子,徐璐!

……

「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能留個電話嗎?」

葉風和徐璐正坐在一邊百無聊賴呢,一個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仔細一看,卻是許太松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酒杯,一雙眼睛一直盯著徐璐看著,直接就要起了電話號碼。

這是直接當我不存在了?

葉風眼睛一眯,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他就想看看這許太松在玩什麼把戲。

「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

徐璐禮貌一點頭,示意了一下葉風,直接說道。

許太松這才看了一眼葉風,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而是繼續說道:「徐璐小姐,你覺得我要是把你今天和一個男人一起來參加宴會,還說是你的男朋友這件事給放到網上去,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嗯?

威脅?

不光徐璐聽出來了,葉風也感受到了。

許太松認出了徐璐,是個人都知道,像徐璐這種明星,一旦被粉絲知道談了戀愛,那對她的娛樂圈發展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基本上就是從此走下坡路了,想要再有進步,都很難了。

「你……你到底想幹什麼?」

徐璐臉色刷的一下就難看了起來,直接問道。

「我也不想做的太過分,留個電話和地址,今天就算了!」

許太松淡淡的笑道,十分的得意,眼神里都是志在必得自信心。

「給你三秒鐘,離開我的視線,否則,後果自負!」

葉風冷冷的說道,他這人生平最生氣的便是受到威脅,現在這許太松敢以身試法,葉風保證,會讓他終生後悔。

嗯?

許太松看著葉風那冷冽的眼神,渾身一顫,像是一下子從秋天到了深冬一樣,渾身被吹了一陣冷風。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許家大少,要你的號碼那是給你面子,趕緊主動的爆出來!」

許太松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渾身充斥著一股大少的氣息,那是京城豪門嫡子的氣勢。

「滾!」

「啪……」

葉風直接罵道,然後一手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杯,猛地打了出去,一杯子里的紅酒都摔在了許太松的臉上,潑了一個滿面!

打臉!

許太松眼睛微微閉著,清涼的紅酒打在臉上,雖然沒有什麼疼痛感,但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那和打耳光也沒什麼區別了。

一個小子,竟然敢用紅酒潑在他的臉上,簡直活膩歪了。

「你找死吧?」

許太松擦了擦自己臉上的紅酒,怒視著葉風,一個字一個字的從嘴裡蹦出來,昭示著他現在的怒火有多麼的大!

旁邊的賓客們紛紛看了過來,他們都想知道到底是誰,膽子這麼大,敢和許少起衝突!

難道他不知道,今天是許少的訂婚典禮嗎?

這裡,雖然是蘇家,但也是許少的主場!

敢惹起許少的怒火,這怕是要被剁碎了丟到海里餵魚啊!

「別給臉不要臉,讓你滾不滾,那我就只能動手了!」

葉風冷冷的說道,絲毫沒有顧忌對方的身上。

連許家嫡長子許太虎都能和他客客氣氣的,憑什麼許太松一個老二敢對自己這麼囂張?

真把自己太當人了!

「這位先生,請問你是誰請來的?」

一個中年男子從裡面走了出來,看到葉風和許太鬆起了衝突,立馬問道。

「我是誰跟你有什麼關係?」

葉風反問道。

額……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愣住了,隨即都止不住的大笑了起來。

「這小子可真是牛逼啊,他連蘇家家主蘇寒流都不認識,笑死我了!」

「關鍵他是來參加蘇家長女的訂婚典禮啊,連對方父親都不認識?」

「這是來蹭吃蹭喝的吧?」

……

一時之間,眾人都把葉風當成進來蹭吃蹭喝的窮逼了。 第588章

額……

葉風也詫異了一下,他沒來過蘇家,自然不知道這位就是蘇若水的父親,當即也有點尷尬,連忙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剛來,的確不認識你!」

「蘇叔,我也只是和他說了兩句話,想問下他們的身份,好交流一下,沒想到對方就惡語相向,還拿紅酒杯子潑我!」

許太松冷冷的說道,「現在我知道原因了,原來他們是混進來蹭吃蹭喝的,這樣的人就該直接趕出去,真是丟我們許家和蘇家的臉!」

「好女婿啊,你說的沒錯,這種人的確是要趕出去!」

蘇寒流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剛剛這人說不認識他的時候,他都以為是開玩笑,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來自己家蹭吃蹭喝,連自己這個家主都不認識,這樣的人不趕出去,真對不起自己啊!

「等等……」

還沒等葉風說話,蘇若水從客廳里一路快走了過來,制止著說道:「這是我請來的朋友,不能趕他們走!」

蘇若水攔在葉風的面前,對自己的父親解釋道。

「你的朋友?」

蘇寒流明顯還是有點不悅,直接說道:「若水啊,我跟你早就說過了,不要跟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接觸,對你沒有任何的好處,現在你更要嫁到許家去了,更要注意這一點了!」

不三不四?

豪門奪愛:噬心老公太霸道 葉風聽著這話,心裡很是不痛快,這老傢伙還真的是很會用詞語啊!

「爸,這是我的朋友,跟你有什麼關係,你憑什麼這麼說他?」

蘇若水冷冷的說道:「我難道還不能有朋友了嗎?」

「當然不行!」

蘇若水的話剛說完,許太松強硬的說道:「若水,我們以後都是夫妻了,為了你,我都已經跟我的那些女性朋友斷了聯繫,就為了和你結婚,為了我,你也不要和這個男人做朋友了,答應我,現在把他趕出去!」

情深未晚,總裁的祕密戀人 口是心非!

葉風聽著這話,忍不住想笑!

這男的,還真是什麼謊話都說的出來啊!

明明剛剛還和別的女人做完,現在就敢如此信口開河,也不怕日後圓不了謊。

蘇若水沉默了!

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許少為了結婚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葉風決定做一次真正的朋友,開口說道:「昨晚在京都大酒店住的還舒服嗎?和那位女士開了一個總統套房,還真的是好興緻啊,訂婚前一晚,還在酒店裡和別的女人廝混,今天就敢說自己和女性朋友斷了聯繫,真是謊話連篇,信了你的邪!」

什麼?

這話一出,蘇若水瞪大著眼睛,有點不敢相信。

她之所以答應這樁婚事,有很大的一部分,是聽到自己父母說這位許少潔身自好,不亂來,也不鬼混,怎麼現在葉風嘴裡說出來的話,又是另外一個情況呢?

究竟誰說的對?

京都大酒店!

許太松瞳孔一縮,這個地名實在太熟悉了,因為他昨晚就在那裡度過的,但這些,眼前這小子是怎麼知道的?

「怎麼,還沒認出來嗎?」

葉風微微一笑,「昨天晚上,我和她從你面前經過,你都忘記了?果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這麼一說,許太松立馬便想起來了!

「是你!」

一手指著葉風,直接說道:「真是沒想到啊,居然還能在這裡遇見你!」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多了呢!」

葉風也沒有其他的顧忌了,繼續說道:「剛剛在蘇家的廁所里還舒服嗎?就那種環境,你也下的去手,和那位美女一起共度春宵,你可真是會作弄人啊!」

這話,平地起驚雷!

「你完全是胡說八道!」

許太松一陣慌亂,眼神里都是心虛,但還是強做鎮定,大聲的吼道:「你血口噴人,蘇叔,若水,你們可不能聽他胡說八道啊,都是假的,我不是那種人!」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是不是,大不了去京都大酒店查一查,就知道了!」

葉風滿不在乎的說道:「若水,本來我還糾結,猶豫,要不要跟你說,現在看來,為了你以後的幸福,還是直接說出來吧,這種人渣就不配擁有你這樣的女孩子!」

蘇若水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許太松,她是一個聰慧的女子,對人的心理也有一點研究,就看著許太松現在的這個樣子,她便知道,葉風說的是真的!

「若水,你別聽他的,我相信太松不是這樣的人,他是一個好孩子!」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