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蘇紫玥偷偷的靠近向以行,想從他那裡得到一些訊息。

可是向以行對她搖頭,示意什麼也不要說。

本來還在想辦法緩解氣氛的蘇紫玥只能垂頭喪氣的跟著。

三人一前一後的回到家。

讓蘇紫玥沒想到的是,她努力做完接受批評責罵的心理建設,卻看見媽媽徑自回房關了門……

她錯愕的看向向以行。

向以行也只能無奈的在沙發上坐下。

「向叔叔,媽媽……」蘇紫玥有些震驚,這樣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不打算罵她了嗎?

「等她緩口氣吧。」向以行看著都覺得難受,她如何愛這個女兒,他是一直看在眼裡的,甚至跟他在一起,聊得最多的也是這個女兒,如今這情形,一般人都受不了。

「可是……」蘇紫玥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向以行注視了她一會,並沒有說話。

自己惹的禍,自己來擔。

「向叔叔……」本來還想要向以行幫忙緩解一下的蘇紫玥,在看到那樣的目光之後,把要說的話全部咽了回去。

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像個罪人。 秦毅也只是想調戲一下對方,這個女人實在是讓人有些搞不懂,這種莫名其妙的敵意……

可他這句話又沖了宋欣玉的肺管。

「你敢調戲人民警察?你完蛋了,跟我回局審訊吧!」

宋欣玉不容置疑的說道。

秦毅直接笑出聲來。

調戲人民警察?帶他回局審訊?

「這位警察同志,你說我調戲你,請問你有證據嗎?」秦毅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方。

「證據?」宋欣玉一愣,這種事怎麼可能有證據?她又沒有專門用手機錄下音來。

「沒有證據你也要抓人?腦子秀逗了吧?你是怎麼當上警察的?」說著秦毅再次盯著她前方的飽滿,話中意思變得非常明顯。

宋欣玉簡直快要氣炸了。

這小子意思是說她胸大無腦是吧?意思說她借著胸上位是吧?

宋欣玉發誓,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想要暴揍一個人過。

「宋副隊?你這是在幹什麼?」

就在宋欣玉即將爆發的邊緣,王中漢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王隊,這個流氓青年調戲人民警察,我正準備帶他回去審訊。」見到王隊來了,宋欣玉立馬告狀,彷彿秦毅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人。

「調戲人民警察?」王中漢眼睛在秦毅跟宋欣玉身上來回掃了幾次,驀然間就明白怎麼回事了,頓時大笑了起來。

「宋副隊啊?你是說他調戲你嗎?」王中漢就像是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笑的不能自已。

宋欣玉更加鬱悶了,王中漢王隊平時一直都是不苟言笑,今天這是怎麼了?情緒波動的這麼厲害?有這麼好笑嗎?這傢伙可是犯法了哎?

看到宋欣玉一臉要吃人的臉色,王中漢馬上止住了笑,只是臉色依舊漲紅。

「好了宋副隊,不要無理取鬧了,趕緊把這件案子的文件整理一下,等我把那些人壓回去,還有大量的審訊工作呢。」王中漢擺了擺手。

調戲她?王中漢豈會不知道秦毅什麼性格?怎麼可能調戲她?

秦毅也是笑了笑,轉身離開。

這個女人……確實是胸大無腦。

宋欣玉愣在原地,他壓根不能理解,她無理取鬧?她哪裡無理取鬧了?怎麼連王隊都這麼說她?

等秦毅到了原來的停車點的時候,發現江瑩瑩他們所有人都已經離開了。

不過好在這個地方有專門拉人的黑車司機,秦毅被宰了一大筆錢后終於離開了黑環山,輾轉到了市區之中。

這個點江爺爺應該都睡了吧?

秦毅回到濟世堂,發現江瑩瑩的那輛奧迪停在門口,而門被反鎖了,不禁苦笑一聲。

這肯定是江瑩瑩做的,反鎖了門連家都不讓他回了……所謂的忘恩負義,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吧?

秦毅雖然可以輕而易舉將這個鎖破壞掉,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走在大街上,他現在已經沒錢去開賓館了,從黑環山離開,錢全都被黑車司機給宰了去,身上的錢頂多還夠吃一根雞腿喝一杯可樂。

回想一下,他似乎從來沒有這麼慘過?不過秦毅倒也不怎麼在意。

「看來是得找機會搞點錢了,那個吳老爺子說給我介紹個好工作,到現在也沒有聯繫。」秦毅皺眉。

實際上他想要找工作的話非常簡單,只不過覺得麻煩罷了,畢竟他又不是為了工作而工作,只是偶爾的需要罷了。

沉眸、閉眼,夜間一絲絲涼氣浸入秦毅身體之中,他能清楚感受到遊離在空氣之中的靈氣,並且捕捉、吸收。

「凝海境似乎已經近在咫尺,但就是缺乏一股後勁將之破開,難道需要丹藥助推么?」秦毅一邊走路一邊想著。

秦毅腦海中有著修真傳承記憶以及修真功法秘本,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只能一步一步摸索著走,因為傳承記憶中只記載了築基之後的修鍊之法,這望氣與凝海只能算是入門……可能是留下傳承的人覺得太簡單了,故而沒有任何介紹,全憑秦毅自己摸索。

「只要踏入凝海,從此海闊天空,修行將會一路順暢,沒有阻礙!」秦毅有點著急,站在門檻上邁不進去,任誰都會著急。

畢竟他也非常嚮往凝海境自由施展術法的強橫力量。

所謂凝海,將體內靈氣凝聚成海,廣闊無垠,這也是自由施展術法的基礎。

像秦毅現在,施展術法還是非常困難的,可能一次就要抽空身體一半的靈力。

不知不覺,秦毅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一直在修鍊中度過,即便是走路,也能進入修鍊狀態。

這可能是他進步神速的根本原因。

天亮了,一絲魚肚白從天際翻起。

七點多的時候吳老爺子竟然打來了電話……

還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之前吳老爺子承諾給他找一份不錯的工作,而這次找他恰好就是準備商談工作的事情。

秦毅用手機定位了自己現在的位置,吳老爺子說他會派人來接。

不過十幾分鐘的時候,一輛勞斯萊斯出現在秦毅面前,車上是一個老伯,頭髮已經有些花白,穿著精神的黑色唐裝,非常有氣質。

「你就是秦毅秦先生吧?」

那人確定了一下秦毅的身份,隨即才下來親自打開車門讓秦毅進去。

「吳家到底什麼身份?吳老爺子一身鐵血之氣,像是軍人出生……而且這動輒勞斯萊斯作為出行代步工具,家世絕對不俗……」秦毅心中想到。

很快,車子就開進了平安小區之中……

鄭老也住在平安小區,這個專門給大人物居住的養老小區。

不過吳老爺子家的住所,明顯要更加靠前,面向湖泊,不管是地理位置還是建築造型,都超過鄭老的小四合院,在這平安小區之中,秦毅還沒看到過地理位置超過這吳家老爺子住宅的。

跟著這名開車的老伯徑直走了進去,裡面裝修的非常淡雅,牆壁上、開鑿的壁洞里,到處都能看到古玩字畫、絕佳藏品、古董。

寬敞的院落中種植有花草植被。

吳老爺子沒有專門請人打理院落,這些東西他都喜歡親自來搞。

「哈哈哈,秦小友,你來了?」吳震功就站在院落中,看到秦毅走過來,頓時放下手中花灑,朝著秦毅這邊走來。

「吳老爺這兩天感覺身體可還好?」

「哈哈哈,好,好啊,感覺非常好,幾十年了,從未這樣輕鬆過,我都感覺我的病是不是已經痊癒了?」吳震功笑著說道,精神格外的好。

「痊癒暫時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把你那暗傷全部壓制,想要盡數疏導出來還需要幾個療程。」

「倘若不疏導出身體之外的話,頂多一兩年,你這病又會複發。」秦毅說道。

「反正我老頭子不懂這些門道,全依賴你了。」吳震功親切的走到秦毅身邊,越看他越是滿意。

看了看手錶。

「那兩個丫頭這個點也應該到了吧?昨晚還特別叮囑了,遲到可不像話。」吳震功盯著門外,皺著眉說道。

他這話剛剛說完,外面就響起鳴笛聲。

「爺爺,你今天讓我們過來到底是什麼事啊?」隨即兩道清脆如同風鈴一樣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吳夢雪跟鄭小小還在打著哈欠,他們匆匆從花園別墅開車趕過來,覺都沒睡好。

不過想到今天是開學報名最後一天,兩人也就沒啥困意了,大學啊,兩個丫頭還是非常嚮往的。

「趕緊進來,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們宣布。」吳震功聽到兩道聲音頓時轉身朝著屋子裡面走去,秦毅隨後跟上。

他只想找個工作……不知道吳老爺子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到現在還在賣關子。

鄭小小跟吳夢雪穿過院子,也走到了屋子中,鄭小小第一眼就看到了秦毅,驚呼一聲捂住了小嘴。

「夢雪姐,您男朋友怎麼來你家了?今天見家長嗎?」 「我也不想這樣的……」蘇紫玥抽抽泣泣,最後哭出聲來,讓一旁的向以行有些無奈,只能說了兩句安慰的話。

「要不,我先回去吧。」向以行看看閉著的門,起身道。

「向叔叔……」蘇紫玥一臉的擔心害怕,「媽媽……」

你不在,怕是會打死我!

「沒事,好好跟你媽說。」

「可是……」

「好好說。」

向以行嘆息,把空間留給她們母女。

在向以行離開后,葉靈才走出了房間。

蘇紫玥忍住想奪門而去的心情,等待著一場宣判。

只是葉靈坐下許久,仍未開口。

蘇紫玥等不到以為的結果,忐忑的看向葉靈。

葉靈抬眸,正對直視。

蘇紫玥就不斷的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避無可避,才開口喊了一聲媽……

葉靈其實已經沒有什麼想說了。

「嗯。」淡得不能再淡的回應。

蘇紫玥終於忍不住大哭:「媽,你要罵我就罵吧,都是我不好……」

「你沒有不好,你好得很,不是嗎?」一次又一次的,真不把她當媽了是嗎?

「我,我…都是我的錯……」

「錯?你有什麼錯?」

「我……」

「你也覺得自己沒有錯,不是嗎?」葉靈眼帶薄冰,看著在抹淚的人。

「媽!」

葉靈閉眼,好一會才睜開。

「蘇紫玥,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

「我,我也沒辦法呀,」蘇紫玥一直哭一直哭,「我已經跟他說分手了,可是他怎麼也不願意……」

「說分手?」你們那樣是要分手?還想哄她?「只是說就可以的嗎?」

「可是他不肯,我也沒辦法……」

「嗯,他還能逼著你出去不成?」腳是你的,難道他有上門來拖嗎?

蘇紫玥無語反駁。

葉靈閃過一個念頭:「你是有什麼被他抓在手裡?」

女孩子因戀愛留下親密照被要脅的不是沒有。

知道葉靈想的是什麼,蘇紫玥搖頭。

葉靈暗暗鬆口氣:「那是為什麼?」

奔跑的蝸牛 「因為,因為……」蘇紫玥支吾不肯坦白。

「得,你不說可以。你現在給我個準話,你的打算是什麼?」

葉靈並沒有從蘇紫玥的言語行為中得到一點點安慰,讓自己能對她產生些微的信心。

「什麼?打算?」

葉靈不想看她的迷茫,只想知道:「你和他,打算繼續交往是嗎?」

「啊?我,我們……」

葉靈冷笑,很好,用的是你們。果然是一條船上的,母親才是外人。

蘇紫玥是聽到葉靈的笑聲的,本來顫慄的心更是慌張,她努力的穩住自己,稍微鎮定后才開口:「媽,讓我再和他,好好談談……」

「你要怎樣是你自己的事。」葉靈差點說,自己不會再管了,但是這話一出,自己真的就把後路給封了。

「媽,對不起,我……」

「你沒有對不起我。」你對不起的是你的親媽!「你是成年人,有能力對自己作的決定負責。我的意見僅作參考,你也可以覺得我說的都p話!」

「媽,你別生氣……」

「你覺得可能嗎?蘇紫玥,之前苦口婆心的跟你講了一大堆,你還一副我都聽的樣子,還說你跟他分手了,結果呢,你跟他偷偷的好了,前腳說不跟他見面,現在呢?跟我說去見同學,然後在路邊就來,當我是瞎的還是認為我絕對不會經過那裡,所以無忌憚?!」

「媽!你聽我說,真的是同學約我出去的,然後半路遇見了他……」

「呵,半路遇見?你覺得我會信嗎?」

「媽,是真的,我真的沒有約他出來,你相信我……」

「你讓我敢信嗎?」

信你,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騙。

「可是,媽,我真的……」

葉靈撇開臉去,別以為哭著哀求就會讓她心軟,她就是一直心軟吧,以為有商有量就能解決問題。

「媽,你要怎樣才肯信我?」

「一而再再而三,這份信任,是你自己丟的。」葉靈冷靜的不能再冷靜地告訴她這個事實。

「可是,我是有苦衷的……」蘇紫玥不甘的辯駁。

「你可以有一萬個理由,但是在我這裡,只看到了欺騙。」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