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業力這東西,非常難搞,比以前的虛擬遊戲中的殺戮值更難消除。

就算是林牧,也不會輕易沾染業力。

業力,作惡多端者、大逆不道者等,都會沾染上的。業力與氣運之力(聲望、龍運),應該是同等層次之物,只不過氣運之氣乃是瑞祥,而業力顯得詭厄!

擊殺敵對陣營的普通士兵,對於林牧來說,並不會沾染業力。而風仲,只要不是大規模造成殺戮,也不會沾染業力。

老實說,他也沒有親身體驗過業力,在前世,心中頗懷正氣的他,不會做出什麼十惡不赦的行為,對於原住民或者玩家,沒有什麼尖銳的衝突,並不會下殺手,故而一直都沒有被業力纏繞過。

就算造成殺戮,在天地規則下,也沒有產生業力。

只是在論壇上,看到過相關的帖子而已。

……

轉身望了望城牆上的情況,林牧眉頭微蹙。

林牧查看城牆上的狀況,不是想看士兵短兵相接的慘烈,而是想尋找典韋麾下的兩員大將,程遠志和周倉!

如今一看,他們二人的蹤影早已消失不見了。

「主公,也許他們二人也和我們一樣,率領精銳部隊,攻進了裡面呢!」旁邊的風仲彷彿知道林牧心中所想,稍稍指揮下士兵抵禦敵人的攻勢后,右手遙指著府內中央的方向說道。

輕輕點點頭,林牧就召喚出龍鱗馬,準備沖向府中央了。

雖然踏入了內府,可內牆下的敵人還是很多的,在火炬之光照耀下,密密麻麻的敵人,握著泛著冷冽金屬光澤的武器,仍然頑強抵禦著風仲部隊的衝擊。

冷梟的甜甜妻 夜色深沉,漆黑如墨。

稍稍辨別下方向,林牧就駕馭著龍鱗馬,與風仲在前方開路。

升龍擊!

貫龍槍!

龍旋槍!

兇殘的林牧,不斷使用技能在前面開路,而風仲,就只是輕輕一揮舞武器,也掀起一大片血腥。

「兄弟們,跟我沖,城牆上的戰鬥就讓給餘下的袍澤搞定!」風仲輕鬆高喊一聲,在這嘈雜的環境中,五千精銳士兵耳邊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殺!」五千人,化作一道金屬洪流,撕破黑夜,狂暴般奔向中央之地。

林牧右手緊握著龍神槍,表情淡漠,微微眯著雙眼,眸子中沒有絲毫猶豫之意,騎著龍鱗馬,如同推土機一樣,兇悍向前推平過去。

內府牆下,就只有這麼一層士兵在抵禦著,只有衝破這片人牆,就能直入中府了!

北府這邊,沒有什麼出色的武將,雖然有數個玄階的,不過都沒有在林牧這邊,高級武將實力的林牧,如同猛虎下山,氣勢澎湃。

槍花絢麗,勢如洪濤,劃破黑暗,斬殺敵人!

林牧在擊殺數個士兵后,回身陡然輕輕一用力,一個直刺就甩了出去,龍神槍化作一柄青光閃電,猛然刺破空氣,帶著煞煞氣勢沖向前面一個武將身上。

鐺!~林牧隨手一擊,被這個武將抵禦住。

這個武將是高級武將,手中拿著一把厚背精鋼刀,騎著一匹棕黃色的戰馬,阻擋在林牧面前。

刀光霍霍,氣勢洶湧。

此將帶著憤慨之色,口中怒吼著:「漢賊,殺我兄弟,給我拿命來!」

話音還沒落下,那柄大刀就已經帶著絲絲狠厲的殺氣劈向林牧的頭顱了。

稍稍感受對方的狀況,林牧嘴角輕輕一翹,淡然一笑道:「就你這修為,還想要拿我的命,狂妄!」

繼而就是一招貫龍槍,絲毫不顧敵手的招式,帶著更兇悍的氣勢擊向敵人。

結果,那武將的身影在怒吼聲落下后,就變得啞然無聲。因為這個武將胸口右側處,被林牧的龍神槍貫穿了,一擊斃命!

血腥氣瞬間蔓延開來,混雜在更血腥的戰場,增添了一份可恐。

林牧與這個武將交錯而過,輕輕一抽,帶著余勢,繼續向前,區區一個高級武將已經不能抵擋堅定兇殘的林牧了。

旋即,有林牧風仲作為尖刀衝鋒,很快就推平了前面的障礙,率領五千精銳,絕塵而去了。

牆下的士兵想要追趕,不過卻顯得有心無力。

……

借著牆上的火炬之光,林牧快速沒入了漆黑如墨的夜色中。

城主府內,除了城牆有衝天的火光外,大部分樓閣亭台都隱藏在黑暗中,留下朦朦朧朧的巨影而已。

狂奔一會後,來到一處深院中。周遭已經顯得靜謐,城牆上的怒吼哀嚎之聲,雖然還在回蕩,不過在這深院之中,已經顯得非常淡了。

林牧沒有動用龍鱗馬的全速趕路,夜色太濃,怕出意外。

「那是,月華草!」林牧趕到這處深院之時,看到了一片冒著淡淡月華之光的瑩瑩三寸草,在黑暗中,這片月華草顯得格外耀眼。

「製作四品輔佐修鍊丹藥的【月華丹】的主料,竟然成片栽種在院子里,府內果然寶物滿地。」林牧只是瞥了一眼,不用鑒定術,就根據自己的經驗判斷出這片奇異之草的價值了。

「兄弟們,稍稍繞路,不要踐踏這些月華草!」林牧輕飄飄扭頭囑咐一句,就埋頭繼續趕路了。

在黑夜中,只有遇到顯眼的奇珍異草才會繞路,若是看不到的,林牧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踏馬趕路。

在黑夜中謹慎轉了十來道長廊之閣后,終於,來到最後一個長廊。

此時,空氣中已經回蕩著道道沉悶之聲、怒喝之聲和兵戈交戰之聲。

微微一抬頭,能遠遠眺望到前方紅光衝天之景,一座雄偉巍峨的大殿,在火光之下,一些精緻的雕刻依稀看清,朦朧的光線下,大殿顯得更莊重澎湃!

那是南昭國國,其名為【南昭殿】!

最後之地,趕到了!

「兄弟們,穿過這道長廊,就是最後的戰場了,大家要小心,注意敵人,同時,也要警惕友軍!」在鑽進這長廊前,林牧高聲囑咐道。

旋即,林牧埋頭鑽入頗為漆黑的長廊,奔赴戰場。

黑暗中的城主府,沒有絲毫景色可言,只有空氣中飄蕩的陣陣芬芳讓人覺得此地略顯神異而已。

亭樓玉閣,雕樑畫棟,小橋流水等等景色,在黑暗中,沒有絲毫區別。

作為強盜方的林牧,更是沒有雅緻欣賞所謂的夜景。

掠奪更多寶貝方是正道。

帶著一絲緊迫的林牧,在穿過這最後一道長廊之時,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籠罩了林牧,也瞬間籠罩每一個闖入的士兵。

林牧耳邊傳來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領主林牧,你進入神獸領域:【玄龍靈域】中,修為強制降低一級,目前你是中級武將修為!」

聽到如此提示聲,林牧臉色一沉,眉頭緊皺,心中暗道:

好兇殘的神獸領域! 未見其身,先遜一籌!

林牧還沒見到許詔麾下的神獸,就已經深刻感覺到此獸的兇殘程度。

猛如典韋的超級神將,也因此獸而深受重傷。

現在,竟然還鎮守在國殿中,展開如此兇悍的超級領域,擔任最後的超級大boss!

稍稍感受自己的身體,林牧緊皺的眉頭又深了一分,除了實力降低外,林牧感覺內力的運轉竟然也受到限制。

平時龍元力的運轉,基本是念頭一動,就會隨之噴涌而出,現在的運轉速度狀態,會遲上半息左右。

這可非常致命,高手過招,一息就能決定生死!

風仲部隊士兵身上,受到有【國運之界】、【青龍腐蝕】、【玄龍靈域】等超級狀態削弱,實力猛降了數籌。

「奉津,你身上的削弱狀態有哪些?」林牧帶著些許疑惑問道。

之前沒有怎麼留意風仲身上的狀態,故而一問。

「沒有!我身上一層削弱狀態都沒有,它們影響不到我!」風仲緊隨林牧,也進入了這個領域。

不過,他只是稍稍感受到一股沉悶氣息籠罩著這片天地而已。

隱隱之間,一股無形的力量影響著這片空間,若是使用神力偵查,就會看到一層如同薄霧般的青色靈力在這片空間中流轉著……沒有特別的不適。

「沒有受到影響就好!你可是我們接下計劃的核心人物,丁點影響都非常重要的。」林牧緊皺的眉頭終於鬆了下來,帶著一抹慶幸說道。

「走,我們趕去那邊!」林牧遙指著恢宏的國殿前方的中軸廣場道。

旋即大軍隨聲而動,轟隆隆奔向那頗為寬敞的廣場。

此時的廣場中央處,數道身影在交錯而動,如同閃電般,不斷交戰著。

林牧凝神望去,微微吃驚,這數道人影的主人,林牧竟然都認識:

曹洪、曹仁、曹純、徐晃,另外還有一個頗年輕的武將。

他就是王朗麾下的超級大將,史阿!

滿臉橫肉,凶煞之氣撲面而來的曹洪,配合頗為應俊的曹純、魁梧的曹仁,相互牽制著徐晃,而年輕的史阿也在一旁協助攻擊。

受重傷的曹純曹洪竟然已經再次加入了戰場,曹操的底蘊果然豐厚,單單如此短的時間恢復兩名超級虎將的重傷,就不凡了!

四英戰徐晃!

驟然一看,徐晃真的是猛如神!雖然有各種領域狀態加持,不過徐晃的實力,也非常深厚。

此次許詔之亂,給眾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霸氣的徐晃!

戰三曹,隨後又與魔神典韋交個平手,現在又酷炫霸氣地與四位有萬人敵之才的武將,戰得旗鼓相當,真是兇殘!

此時的徐晃,如同洪荒巨獸般,渾身冒著紫色的霞光,手持一柄宣花巨斧,大開大合,絢麗又不失霸氣。

「咻!」徐晃猛地一揮斧柄,化作一道流光,砍向曹純。

「混賬,竟然又猛懟我,難道我就這麼弱嗎?」曹純彷彿還受上一次重傷的心理影響,在徐晃揮斧刃而來之時,怒意一揚,抱怨一聲,旋即,周身內力翻騰,猛然迎上巨斧。

雖然心有些許懼意,不過戰鬥經驗豐厚,表現不凡的他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會被打擊下去的。

聽到曹純的抱怨,徐晃嘴角微微一翹,笑意雍然。一人戰四將,徐晃仍然比其他四人輕鬆。

鐺~曹純身子微微一抖動,後退數步,手中的武器也顫巍巍地抖盪一番。

而徐晃,連巨斧都沒有抖動,只是輕輕一踏就穩定了。

兩人的碰撞,勝負顯而易見。

「【虎神之力】!」曹仁猛喝一聲,周身氣息陡然暴漲,手中的武器猛然一揮,狠狠往徐晃要害之處砍過去,在武器周遭,一道頗為神異的白色巨虎虛影緩緩成形,白虎煞氣騰騰,傳出陣陣虎嘯之聲。

曹仁使用底牌了!

然而,隨著徐晃驀然往後一跳,回斧橫掃過去,紫色瑞祥之氣騰騰而起。

嘭的一聲,曹仁的武器被擊偏,兇猛貫入地面,嘣的一聲,爆裂出一個大坑。

曹仁的超級大招攻勢竟然就這麼輕易被化解了!

「哼~~」曹仁悶哼一聲,繼續揮舞武器攻上去,一擊沒有立功,曹仁明眸中雖然閃過一抹驚駭,可仍然如同猛虎一樣,不斷發動攻勢。

史阿鬼魅般輕盈的身影,也不斷在炫動著,揮舞著手中長劍,不斷給徐晃壓力。

曹純曹洪也口中怒喝著,不斷攻擊著徐晃。

只有四人不斷攻擊著徐晃才能緩解著徐晃的霸道之擊!

寬敞的廣場上,數道身影沉浮翻騰,刀光劍影,煞氣騰騰!

林牧在趕到廣場前,已經把廣場中的所有狀況都大概觀察了一番。

恢宏的國殿,如同天梯般的道道階梯,一直蔓延到國殿大門處。

黃琉璃瓦頂在火光下,爍爍發光;階梯中軸處,青白石底座,雕刻著數條或翱翔、或怒目、或撕裂穹蒼的巨龍,栩栩如生,那片片龍鱗如同青玉般晶瑩剔透。

整個建築,金碧輝煌,莊嚴絢麗,無數瑞獸浮雕篆刻在國殿的石板上,瀰漫出股股瑞祥之氣。

南昭國殿雖是半成品,可在明面上,至少有一番王國氣度!

在廣場西邊,曹操、王朗兩人直挺挺戰在一旁觀戰著。

而在他們對面之地,許詔帶著一名謀士,臉上帶著著急之色,也在觀戰著。

孫堅沒有到?林牧環顧一周后,發現超級大咖孫堅竟然沒有出現在這個廣場,難道他還沒攻破府牆?

不可能,孫堅麾下的虎將是最多的,加上異常兇殘的孫堅自己,可謂是眾位諸侯中最兇猛的!不攻破府城完全不合理。

現在竟然沒在,難道他有其他計劃?亦或者是,孫堅從國殿的其他面牆上破開大洞,已經進入了殿內?

林牧盯著許詔看了一眼,發現其只是有些焦慮之色,並沒有浮現任何絕望之色。

國殿是許詔的,若是出現問題,他肯定會知道的。

在徐晃等人的戰場旁邊,五千多精銳在混戰著!

那是許詔最精銳的道法士兵與曹操的虎豹凶騎在戰鬥著。

林牧把廣場上的情況看了下后,心思如閃電般直轉,隨後,林牧下命令道:「奉津,分出四千精銳進入那邊的混戰中,讓士兵擊殺許詔的道法士兵,然後,順手把地上掉落的寶袋撿起來,不管是不是我們殺的,只要順手,都搞到手!」林牧低聲對風仲道。

開始聲音還有些激昂的,不過說到收到撿寶袋的時候,林牧刻意放低聲音。

林牧看著混亂戰場地面上,一些被擊殺的道法士兵掉落的寶袋竟然沒有被撿走,這可是珍稀資源,不撿起來都對不起廣大人民了!

風仲聽到林牧的囑咐后,黝黑的國字臉,浮現一抹瞭然的笑意,表示理解,隨後就轉身下命令了。 作出些許安排后,林牧繼續觀察場中的狀況。

場邊除了曹操王朗許詔外,孫堅與典韋兩位都沒在,典韋的情況,可能與孫堅差不多,林牧心中嘀咕著。

眾位諸侯,對於局勢的見解,都十分瞭然。

麾下大軍士兵在城府牆上與敵軍

稍稍片刻,風仲就安排好士兵,又回到了林牧身邊。

五千精銳,組織有度,兵分兩路,一路趕去國殿廣場前,加入混戰,另一路停留在原地,等待林牧的下一步指令。

「主公,我們直接衝上台階幹掉許詔嗎?」風仲粗聲問道。

「不,許詔此時還未徹底是強弩之末,若是我們直接奔向他,可能會讓他狗急跳牆!」林牧搖搖頭道。

許詔翻盤的機會還是有的,神獸隱藏在國殿內,徐晃也未徹底敗退。林牧隱隱間覺得許詔身上還有底牌,並且這些底牌可能會要了第一個衝上去殺他的人的命。

另外,許詔這傢伙身上應該還有傳送類的符篆。

曹操王朗等人也沒有太著急去擊殺許詔,而是等待著某個破局的變數出現。

「主公,孫堅、典韋等人與其部下都沒有出現,會不會他們從其他地方進入國殿中內?」風仲又問道。

「應該有可能,張角此人既然能準確知道許詔有青龍神令,應該知道不少秘密,在某種程度上,應該與雲麒的信息深度差不多!並且,典韋的目標,一直都是盯著青龍神令,對青龍秘境內的其他資源、人口等,好像都不感興趣一般。」林牧沉吟一會,帶著些許不肯定的語氣道。

「對,有可能張角提供的信息是直接關於南昭殿的!說不定,這個未完工的國殿有密道!而且,孫堅竟然也不在,值得留意!」風仲摩挲著下巴,猜測道。

「主公,要不我直接出手,把徐晃拿下,然後逼迫許詔退入殿內,然後眾位底蘊深厚的諸侯一起攻進去,一起應付那隻神秘的神獸?」風仲盯著徐晃,頭也不轉問道。

「先……」林牧剛想說話,卻發現,一直在廣場旁邊看熱鬧的王朗,竟然快速踏步進入戰場中,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神異的龜甲。

冒著陣陣白茫茫熒光的龜甲,被王朗拿在手中,在進入戰場后,狠狠一捏,喀嚓一聲,龜甲應聲碎裂,旋即,一道奇異的白芒從龜甲內冒出來,一陣翻滾后,驟然化作一道匹練的白色閃電,射向徐晃。

這道白色閃電,如同有靈魂一般,認定徐晃,就算警惕異常

「【伊尹之忠誠】!」三道驚呼聲,在王朗捏碎龜甲的瞬間,同時響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