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蘇染點點頭。

不耐地對著山子老頭揮了揮手。

「好,那我們就先不打擾了。」說著那山子老頭就帶著一群娃娃們下山去了。

屋裡頓時站著的就只剩下了蘇染、蘇鐵和阿福三個。

「老祖,為什麼不讓我去找?蘇二姑姑是為了救我才掉下去的。我,我……「蘇鐵欲言又止。

蘇染這才恨鐵不成鋼地轉過頭看向他,「你怎麼著?我已經搭進兩個人去了,難不成你也要去送死?蘇鐵,做事動動腦子。「

「可是我們就不管蘇二姑姑了嗎?」蘇鐵像是才認識蘇染一般,拚命地搖著頭,「老祖,蘇二姑姑可是從小就跟在您身邊的呀?」

「……」

這個棒槌!

蘇染半晌沒有說出話來,她總不能說,自己推斷著蘇二還有一線生機。

倒是你小子笨手笨腳很礙事吧。

就在刺手背後一個虛弱的聲音響起,」有老祖在,蘇二不會有事的。「

「蘇一姑姑。」蘇鐵轉過身,就見蘇一蒼白著臉從床上爬了起來。

蘇染也急忙往前走了幾步,「你身子虛弱,還是好好休息吧。」

「老祖,這處有古怪!」蘇一方才案子慶幸,若非老祖回來的及時,她肯定就要被那怪物給襲擊了。

神魂剛才也險些被什麼東西給牽扯了走。

異地生存路 回憶起那種感覺,又是一陣后怕。

「嗯!」 旺夫命:拐個夫君熱炕頭 蘇染點點頭,視線在屋裡的三個人身上劃了一圈最後落在了阿福的身上。

阿福被她盯得不由得後退了幾步,「蘇奶奶!」

他的聲音還帶著奶腔。

蘇染卻向他招了招手,「乖孩子,過來!」

她的神魂太過強大,其他人的又太過弱小,最奇特的莫非眼前這個孩子了。

「蘇奶奶——」阿福又硬著頭皮喚了一聲,一雙眼睛弱小無助地盯著蘇染。

還是蘇鐵忍不住道,「老祖,阿福這麼小,你到底要他做什麼呀?「

「這件事情只能阿福去做,也只有阿福才能夠完成,對不對?「蘇染半蹲著身子,那樣子十分的和藹。

阿福終究是拗不過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蘇染微微一笑,「我們阿福現在可是世間少有的極陰與極陽一體呀!就是不知道那東西能不能吃得消了。「說著她又抬頭看向蘇一,」相信很快我們就知道分曉了。「

「可是,老祖——」

蘇一也有些擔心阿福,畢竟他才那麼小。

「阿福本就不同於一般的孩子。」蘇染說著視線望向了窗外,那裡的山色正好,碧藍一片。

當初她踏上大道的時候大概也就三四歲的樣子吧。

一晃這麼多年就過去了。

蘇鐵還要說什麼,卻被蘇一的話截住了,她的眼睛里閃著一絲不可置信地光,「老祖,您,您……您是在把阿福當做入門弟子培養?」

這話一出,不僅是蘇一自己,就是蘇鐵也傻住了。

如今天師一道入道坎坷,多數的家族不願意接收外來子弟。

便是聘請的助手也都是早已修鍊的小有所成的。

以至於許多孩子有求道之心,卻是求道無門,這也是天師們賴以生存的憑仗。

通過接案子,他們不僅可以提高自己的修為,甚至可以獲得不少人夢寐以求的報酬,當然這樣註定了其中的艱險。

可現在,蘇染這樣一個在大家族裡身份地位都非同凡響的人。

竟,竟要收阿福這樣一個神魂殘缺的孩子為弟子。

這阿福,該是有多大的福氣呀。

屋裡有些詭異的沉寂,阿福卻好像是聽懂了,被養得肉嘟嘟的臉上帶出了一絲絲孩子氣,」阿福不怕!那些壞人都要被阿福吃掉!「

兇巴巴的樣子,卻透著孩子氣。

蘇染抬手揉了揉他細碎的額發,「好孩子,這次能夠救出那些叔叔阿姨,我一定讓他們給你送一份大禮!」

深呼吸了幾次,蘇一很快接受了眼前的現實,不管怎麼樣,老祖做事總不會錯的。

許來是阿福的福氣,也許是他身上有什麼她不知道的。

只是以後教導這個小娃娃,少不得要更費些心血。

「那,老祖,我們下一步要怎麼做?我擔心蘇二撐不了多久的,更何況還有羊姑前輩。她那樣的大能總不能也是著了到吧。」

蘇一一口氣說了很多,蘇染卻搖了搖頭,「不好說,照理說一般的東西可是很難降服住天師級別的人物。」

更何況她當日去了那洞府內,並未見到羊姑的蹤影。

眼下羊姑就好像是平白失蹤了。

蘇染不由得有些後悔那日沒有跟上去。

幾雙視線定格在她的臉上,蘇染嘆了一口氣道,「眼下也只能夠等到夜幕降臨,我先替吳楠的同學招魂,若是不行的話。就只能夠讓阿福去冒險了。」

「吳楠?」蘇一有些驚訝,「她怎麼也摻和了進來?這不是西南宗接的仙師級別的案子嗎?」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她一個入門級別的天師,簡直是胡鬧。

後面的話蘇一沒有說,但是見老祖的樣子肯定是剛剛她昏過去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或者是吳楠提供了什麼信息。

「怎麼沒有見到她?」蘇一打量了一番周遭的情況,卻並未發現吳楠的蹤跡,可老祖又不是無的放矢的人。

不獨她,就連蘇鐵也看了過來,蘇染只好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符篆來。

明黃的顏色,上面有微弱的氣息浮動,細弱的聲音傳來,不是吳楠是誰?

「……」蘇一微微一愣。

明明有好好的衣兜,老祖為何非要東西放到袖子里。

蘇鐵則是驚呼出了聲,顫抖地道,「莫非吳小天師已經死了?這……這裡是吃人窟不成?」 蘇鐵話音剛落,就引來了一聲輕哼,「想不到蘇小哥這麼盼著我死呢!「

女人陰測測的聲音頓時將蘇鐵嚇得不輕,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身前的黃紙也跟著往前飛了幾分,直撲他的鼻翼。

「好了,你也好不到哪裡去!」蘇一嘆了一口氣,將眼前的黃紙符抓了下來。

那東西在她手裡掙扎了幾下蔫了下來,有些怏怏地道,「蘇一姑姑,你怎麼比老祖還要凶呀!」

「去,去,老祖那是不和你們小孩子一般見識。」蘇一說著橫了一眼蘇鐵,老祖跟前還這麼慫,都快把他們老蘇家的臉給丟光了。

見蘇一擒住了吳楠的魂魄,自家老祖也是沒有任何意見。

蘇鐵的膽子不由大了幾分,「嘿,還說我呢。吳警官也好不到哪裡去?這是把肉身丟到哪裡去了?」

「要你管!」吳楠憤憤地道,「反正老祖會幫我找回來的,倒是你,一個大男人竟然害怕鬼。」

「你——」蘇鐵被她嗆了一下,「你懂什麼?我那是過敏,對那些東西過敏知道不?在說了我的車技很好,要是遇上的是人,三個都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蘇鐵信誓旦旦,這話不是白瞎的,他雖然怕鬼。

穿書後大家都成了我的檸檬精 可也是被蘇家因材施教培養過的,一個人對抗三個大漢都沒有問題。

可偏偏他沒有修鍊天賦,只能是個凡人。

鬼那種東西又是無影無蹤的,總之是讓人心裡不舒坦。

「好了,現在還是想想要怎麼做,別打擾老祖的思路。」蘇一喝止了扯皮的一人一鬼,她將吳楠的玉佩放在掌心當中,「吳楠,先把正事辦了。你再把事情的事情給我講一遍吧。「

蘇一和吳楠有了事情做。

蘇鐵期期艾艾地湊到蘇染跟前,「老祖,您也給我安排個工作吧。您看我這麼大個人,總要干點什麼?「

對於蘇鐵,蘇染還是覺得他有兩個優點的,第一就是開車穩,第二就是嘴嚴,第三蘇家當保鏢培養的,武道上總是要比普通人強幾分。

只是她一直拿不準那山子老頭到底是個什麼來路,萬一對方手裡有武器就不太好了。

這樣想著,蘇染就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來,「這把匕首人稱墨淵,名字不錯。不過只是一個法器而已。但你也別小瞧了它,若是你們倆產生了默契,它升級是十分快的。「

「升級?那不是天師才能做到的嗎?」蘇鐵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這不一定,有些人雖然沒有天賦走上天師修鍊一途。倘若勤奮勇敢,也可以以武入道。這把匕首對於天師有些雞肋,但是對於近身搏鬥的武道者來說卻是很不錯的。甚至有可能令它產生靈智。」

蘇染一一地解答道,她們現在似乎已經處於對方的嚴密監控下了。

對方人多勢眾,她兩個女流之輩,修行的道法又是道法,肉身恐怕就沒有那麼強硬。

正需要一個能夠護法的來。

「這,這真得送給我了嗎?」蘇鐵握著那把匕首愛不釋手,整個人也精神了幾分。

好像一下子就挺了起來。

尤其是一旁的小阿福還一臉崇拜地盯著他。

激得蘇鐵就是一陣武把式,蘇染趁機又在一旁指點了幾分。

蘇鐵這一下更如魚得水了。

信心爆棚,原本還嘲諷蘇鐵的吳楠見狀也忙道,」蘇小哥,你這是要入武道呀?我們靈異分局的邢隊長就是以武入道,他雖然不能夠察覺陰氣,但是現在修鍊的手中的利刃就可以自己對付那些東西。「

「你要是願意,回頭我幫你引見引見!」

吳楠好心地道,「就是不知道老祖舍不捨得了。」

自打上次被蘇染救后,吳楠就一直不拿自己當外人。

也跟著蘇家的弟子插科打諢的一樣混喊。

「能有個師父倒是不錯,雖然世家和靈異分局在修鍊上向來涇渭分明。互不插手,可武道,我們蘇家還真是沒有這樣的人才。」蘇染的話里竟是贊同的意思。

頓時讓吳楠受寵若驚,蘇鐵更是直接給他家老祖跪下了。

身在世家,蘇鐵自然知道這其中的瓜葛,倘若他拜靈異分局的人為師,還不知道老祖和蘇家要擔多大的壓力呢。

可若是這樣錯過,他又有些不甘。

這麼多年一直被同門的師兄妹們看不起,蘇鐵就算是慫的時候也經常做夢希望自己成為個大英雄。

眼下這樣一個大餡餅砸到他,怎麼不讓他欣喜,看著蘇染的目光也越發的崇拜了。

蘇染抬了抬手,「好了,我們先去試著招魂,看看能不能遇到蘇二或者吳楠那個同學。對了,吳楠,你那同學是什麼相貌,你大概的給我描述一番。「

事情緊急,多一分這些魂魄離體或者失蹤的孩子們就多一分生的希望。

前番有了蘇一護法時被打斷險些走火入目的經歷,蘇染自是不放心她一個在此。

蘇鐵正好上線。

至於小阿福,這次則是要和蘇染一起負責招魂。

這也是他第一次主動的接觸天師的道法和法術,以前都行為都不過是隨機產生的。

有時候他甚至自己都懵懵懂懂。

可最近他的大腦里一直在不斷地浮現一些奇怪的符號和道法,阿福雖然不理解,可好像混沌的思維正在逐漸清明。

他說不出那種感覺,又不知道怎麼引導。

如今蘇奶奶帶著他,他自是歡天喜地。

兩個人盤膝面對面打坐,吳楠的魂魄的黃符就飄在二人左右。

蘇一亦是再次入定,周遭漸漸地瀰漫起了淡綠色的光暈。

唯有蘇鐵拿著匕首一臉謹慎地盯著門窗外面,臉上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見狀蘇染的心也安穩了不少,不由看向對面小小的人兒道,「阿福,怕嗎?」

一連串的逼問倒是讓蘇鐵一愣,他咬了咬下嘴唇,「我是個凡人,沒有修為,很容易被他們侵染。到時候我死不要緊,要是拖累了大家怎麼辦?老祖,我只是一個凡人,您告訴我,我到底要怎麼辦?哪個男人又不想成為個英雄呢,可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那點本事。「

「凡人又如何?你可以以武入道呀?我們靈異分局的邢隊長就沒法修鍊天師的法術,可他的格鬥便是那些猛鬼都要怕他幾分呢。閻羅殿的官差也給幾分薄面。你這算什麼呀?」

吳楠忽然從符紙內插嘴道,「你若是真心想要學,我倒是可以把你引薦給邢隊。」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空曠的村野上方,蘇染和阿福的魂魄就立在那裡,雲霧之下竟籠罩了十幾個村落進來。

阿福有些不明白,不過一眨眼為何蘇奶奶就換了一副模樣。

比蘇姑姑他們還要好看。

可身上的那股氣息卻是一點都沒有變,小小的孩子一眨不眨地盯著蘇染。

等候著指令。

「古月何在?古月……」

蘇染的聲音好似能夠穿透虛空,幾聲之下,在遠處才有一個歪歪斜斜的身影飄了過來。

只不過她神色憔悴。

面容更是十分的慘白,在她的身後不遠處還墜著一個大約二十七八歲的細瘦男子。

看起來有些渾渾噩噩的。

等越發離得近了,古月的魂魄便更加靠近蘇染二人。

卻離著那男子也越遠,古月不由得大急,竟是要返身去尋那男子。

「阿福!」

見狀蘇染出聲對身邊的小童道,「抱神守一,用你和你胸前這顆珠子的力量,把那個後生帶過來!」

小小的阿福,雖不太明白。

卻也知道蘇染的意思,他的步伐很快。

就在要靠近古月的時候,上空中忽然竄出一隻行動狡黠靈敏的細瘦的東西。

這東西看起來像人又不像人。

古月見到更是驚叫連連。

「放肆!」蘇染青水藍色的袖袍一抖,就是重重地一擊落在了那東西的前胸上。

她竟認得,這分明就是那日偷襲蘇一的小矮人。

只是這一次這矮人也不跑了,反倒是死命地向古月撲了過去,似乎是想要將她吞入腹中。

古月更是嚇得拚命躲閃,兩個中間正好隔著阿福。

那東西三番兩次沒有抓住古月好像也有些惱了,爪子毫不猶豫地伸向了中間的阿福,誰知道一股冰冷的氣息立刻將他的胳膊凍住了。

那氣息竟是讓他掙脫不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