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滾。」他就在戴若瀅要坐到自己身邊的時候帶著戾氣和隱忍的送了她一個字。

光是這一個字就見得他對戴若瀅的耐性已經岌岌可危。

而此時溫念念也在導購的協助下換好了禮服從門帘中走出來,餘墨欽喜歡純粹些,所以他為溫念念選擇的恰好能把她的冰清玉潔都展示出來。

一拉帘子溫念念嘴角上揚的笑意就隨著戴若瀅的存在而下拉了下去,她提上自己身上層層疊疊的淺藍紗裙裙擺,來到餘墨欽的身邊坐下。

就這些她還覺得不夠,隨即她又主動挽上了餘墨欽的手臂,抬眸間她雖沒能有戴若瀅的驚艷,但卻足夠艷壓她的氣質「你說這天底下哪能有這麼多的巧合啊,我倒是更願意相信有些巧合是有心人的創造。」 餘墨欽由著溫念念隨便說,自己只管配合就是,不過別看他表面上雲淡風輕,實則內心正在為溫念念的爭風吃醋而竊喜著。

相比之下戴若瀅的表情就顯得很挫敗了,她畫著用心妝容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像是被人潑了水澆熄了對餘墨欽的嬌氣。

「看來墨少的夫人不是很喜歡我啊,這我好像也沒有做錯什麼事情吧?」她假意微笑,說話的時候明裡暗裡潛伏的委屈那叫一個令人心疼。

她這段特意說給餘墨欽聽的話沒能奏效,相反她得到是溫念念毫不客氣的數落。

「是啊,我不喜歡你,而且你死皮賴臉的賴在我丈夫身邊難道不是錯誤嗎?」溫念念難得得理不饒人一次,原本願意忍受戴若瀅就是不想讓旁人為難,沒成想還賺到一個這麼好鬥嘴的機會。

餘墨欽饒有興趣的聽著,他薄唇輕抿卻淺笑顯眼,再燈光微醺的店內蠱惑人心卻不容得有人接近。

可溫念念顯然是他的例外。

「戴女士,我夫人說不喜歡你,沒聽懂?」他目中只有溫念念,即使是對著戴若瀅說話他也還是目不斜視的凝視著身旁清水芙蓉一般潔美的妻子。

戴若瀅氣得就要跺腳,她就差指著餘墨欽鼻頭怒問他到底喜歡溫念念什麼了。

「這店大家都可以來,墨少也不能因為您夫人不喜歡就要趕走我吧?」

「墨欽。」溫念念沒給餘墨欽回戴若瀅話的機會,她別有用心的阻止他們的對話「你的禮服還沒有選呢,還不趕緊去試試。」

她叫的墨欽十分有九分都是柔和,比起平時「餘墨欽」這三個字她現在的溫柔似乎連一汪清泉都驚不動。

餘墨欽哪還看不出溫念念的小心思,他相信溫念念有那個能力處理好戴若瀅,既然她喜歡和她斗,那索性就依著她去。

他很是順著溫念念的意思起身,隨後身後憐惜的颳了下她的鼻樑「乖乖等我。」

原處的二人見餘墨欽高大的身影不在視線範圍內后,溫念念率先把臉色化作陰鬱,她瞬間站起身來,和戴若瀅身高不相上下。

「把你那些小心思都給我收好了,別再叫我看見,否則我不介意在墨欽耳邊吹吹風,慫恿他和你解約。」她已經沒了剛開始拐著彎和餘墨欽演戲的興緻了,這會她已然失去了對戴若瀅的耐心。

戴若瀅不受威脅,她固然很沒面子但還是倔強的仰起頭篤定了溫念念做不到「你少在那危言聳聽,余帝要是和我解約是要賠償巨額解約金的。」

「你覺得余帝賠不起?」溫念念諷刺一笑,直接把她的路封死,她換為雙手抱臂眸底印滿了對戴若瀅天真的嘲笑「識相點別再像只蒼蠅一樣圍繞在我的生活周邊,我最後一次警告你我溫念念的東西,你別惦記著。」

感覺到溫念念是火力全開了,威脅也不像是打腫臉充胖子這讓戴若瀅意識到不能繼續同她爭執。

畢竟昨天她也見識到了溫念念語言上的厲害,再談下去對自己絕對不利「溫念念,算你狠,不過我不會放棄的,墨欽早晚有一天會是我的,到時候你就等著哭吧!」

話落下她拿上隨身帶著黑色名牌小包,怒瞪溫念念一眼后又一次誇張的扭著腰離開。 眼看著終於把戴若瀅暫時勸退溫念念的心才逐漸的靜下來,她坐回剛才的位置上去右手放在左心房上,臉色有著對自己情緒的迷茫。

她這是怎麼了,怎麼神不知就和戴若瀅說出這樣一番宣誓主權的話來,難道自己真的在吃醋嗎…

同一時刻發愁的人不止只有戴若瀅一個,在一棟始終做不到余帝那樣輝煌的大樓內,季騰也剛結束掉一場從頭至尾都愁眉不展的會議。

他最近發福了不少,自己兒子犯下的許多傻事讓他暴飲暴食以至於現在竟也邁向了大腹便便的趨勢。

辦公室內,他剛進門連門都來不及關上就氣吼吼的把手裡一疊厚厚的文件丟了出去,隨之而來的是他的大發雷霆。

「馬上讓季唯川給我滾過來!」他的怒吼聲仿似就要震顫了頭頂黑雲,讓他身後的德叔不敢有片刻的遲緩。

五分鐘后,季唯川才跟著德叔飛快的步伐匆匆而來,昨天被餘墨欽威脅之後留下的傷十分淺顯,讓這會即便是他西裝筆挺也狼狽萬分。

德叔引他進門后就識時務的退了出去,留下的是辦公室內誰也不可能讓誰的二人。

「您找我。」在隱約聞得見火藥味的空間內,季唯川聲色清冷,但卻沒能力熄滅季騰心中的騰騰怒意。

季騰背對著季唯川,他雙手撐在紅木辦公桌上神情很是氣惱「看看你做的都是些什麼事情,對溫念念動了歪念,甚至現在還黃了我們手頭上好幾個就要進行的大項目,你自己說怎麼辦吧。」

前陣子,季騰因為之前的大案太過於相信季唯川的本事了,沒成想他在項目上是沒有出現什麼專業性的差池,倒是在為人上狠狠的擺了他一道。

這下好了,一失足成千古恨,黃了項目是其次,重要的是現在季氏集團在整個業界的口碑全被季唯川的行為拖垮了!

如此深重的影響,季騰知道,季唯川不會不懂,可他到現在都還是在想著如何推卸責任。

他萬分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渾濁的眸中見不著光的跡象「您問我怎麼辦,我倒是想問問您,當時我喜歡念念如果不是你不斷的阻攔至於會有今天的結果嗎?現在事發你竟然還怪起我來了?」

「你,你有本事就給我再說一次!」季騰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他緩慢的回過頭來,說話的時候伸著食指發顫的指著季唯川。

「再說十次也是這句話。」

「好,好啊你,你真是你母親派來和我討債的!」

母親?討債?

季唯川倏然就笑了,他甚而顧不得發怒直接就笑出了聲來「對啊,我就是媽派來討債的,季騰,你欠的難道不應該還嗎?」

他難以想象季騰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母親的死的,明明錯都在他憑什麼他現在可以說得仿若與他無關。

簡直就是可笑極了!

提起季唯川的母親季騰的勢氣才霎時低沉了下來,他非常努力的控制自己,感覺到平緩后他布滿皺紋的大手在空中擺了擺「行了,別扯遠了,你最近暫時不要接觸新項目了,等風頭過去我去探探余帝的情況再做打算。」

目前看來也只有緩兵之計,但願之後餘墨欽能夠高抬貴手不追的太死,如若不然季唯川這輩子算是與商界劃清界限了。

「但是季唯川我必須警告你,不準再去和溫念念糾纏不清,不然就不要怪我把溫念念解決掉了。」季騰忍著怒忍著對溫念念的深惡痛疾,這個溫念念已是隱患,要是季唯川再這樣沒出息他必須動手了。 商場內——

一頓午餐過後,溫念念和餘墨欽在商場內接著走走停停,他們買了不少的東西,這樣一來沒有穆天的時候提東西的重擔就落在了餘墨欽的肩上。

「走走走,我們去那家店看看。」大老遠的溫念念就見著前面一家西服高定店的櫥窗正展示著一件款式新潮的西服,她一眼相中,頓時眼冒星光。

拉上已經陪著她逛了要有兩個小時的餘墨欽她飛速的邁著步子朝那家裝修別緻的店面走去,著急的那股勁生怕短短几步路的功夫那西服便會不翼而飛似的。

餘墨欽無奈的被溫念念拖著,他現在全然沒有一點雷厲風行的樣子,儼然是一個無情的拎包機器。

「那是男士西服。」他善意的提醒,以為溫念念看走了眼。

「給你買。」溫念念走在前面一股腦的沖著衣服去,她沒看見的是,在自己這話說出口后餘墨欽嘴邊突然揚起的一段弧度。

安靜慣了的西服店內溫念念和餘墨欽加入顯得有了些生機,店員也很是禮貌的和他們打招呼,打完招呼之後那店員明顯愣了下。

就在店員見到是自己大老闆來了著急要說些什麼恭維話時餘墨欽食指一伸頓在了嘴邊。

店員心領神會便收住了到嘴邊的話,轉而她面向溫念念禮貌的詢問道「女士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

「櫥窗里那一套西服可以拿給我看看嗎?」

看得出溫念念確實很鐘意那一套衣服,就連說話的時候她發著喜愛光芒的眼睛都不曾離開櫥窗。

「是這樣的女士,我們的西服都是需要定製的,如果您喜歡我可以先拿下來給這位先生試一下整體效果。」

「怎麼樣?要不要試一下?」溫念念聞言回頭去詢問餘墨欽的意思。

可餘墨欽從來沒有在商場裡面挑西服的先例,這會一聽要試穿自然也有幾分不樂意。

只見他眉間微微蹙起,想拒絕的強硬態度驀地又收斂了些「念念,我的西服都是穆天定…」

「拿下來給他試試吧。」早看見餘墨欽眉間緊鎖擺明了要拒絕的模樣,溫念念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沒讓他把話給說完。

等到西服樣衣拿到手上的時候溫念念直就推到餘墨欽手中,實在是拿她沒有一點辦法的餘墨欽到這會也只能輕嘆一聲依了溫念念的意思。

安靜舒緩的音樂聲中餘墨欽正在換衣服,而溫念念在導購員的建議下一邊為他這身西服搭配起了領帶來。

過了不久,餘墨欽從換衣間裡面走出來,當他臉上匯聚光線的剎那,溫念念和在場的人都有幾分呆愣。

溫念念的眼力著實不錯,那套西服在餘墨欽身上可以說是熠熠生輝發揮了它存在的意義。

「不錯耶,真的很好看。」溫念念來到餘墨欽的面前雙目炯炯有光,直到她視線落在餘墨欽的領口上時才輕蹙了一下眉頭。

她輕盈的踮了踮腳,而後修長的手指便開始為餘墨欽整理那不聽話的領口。

在安和的輕音樂中,他們離得那樣的接近,餘墨欽低垂著眼眸,他的目之所及只剩溫念念細心認真的樣貌,一時間他竟有幾分情難自禁。 終是被面前這唾手可得的女孩給鎮住了心魂,餘墨欽的大手不受控制的從溫念念的腰間環了過去,一個用力溫念念離他心口又近了一步。

平靜的湖面有了片秒的漣漪,待漣漪散盡,溫念念才帶著那微紅的面容輕聲說道「我,我給你挑了一條領帶,我去給你拿…」

說完她像是一個落荒而逃的小賊,從餘墨欽心口將他推開,而後立即走到導購那處去拿選好的領帶。

她站在櫃檯邊上,就算是現在手裡已經拿到了領帶她還是藉此機會平息心頭的悸動而並未回頭。

幾秒后,她才控制好自己的心跳加速回頭過去,而這一回頭餘墨欽早已悄然站在她的身後,關注著她可愛的情緒。

在溫念念的恍惚之間,餘墨欽的長臂突然向前傾去,待她回神餘墨欽已經單手撐在了透明的櫃檯上,與溫念念的慌亂四目相對。

「幫我戴上。」他聲色中漫撒著茫昧的情愫,氣息間甚而還透露著若有似無的歡喜。

「那,那你得站好了我才能幫你戴啊。」顯然溫念念不適應他們的距離,好不容易平復的心境就因為距離的重演再次波瀾驚濤。

餘墨欽淺笑淺掛,為了讓溫念念幫自己系領帶他聽從的站好。

眾人紛紛看向他們,離著他們最近的那個店員甚至還綻放出了姨母笑。

氣氛有些尷尬起來,所有人都看著他們彷彿是在催促著溫念念手上動作的加快,好在她之前有和顧燕學習過領帶的系法,不然這會准得出錯。

霸道男戀上絕色女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溫念念就完成了一個精緻的領帶,她不好意思的抬眼掃了下餘墨欽深邃的眼眸,速即才又放了下來,趕忙說道「系好了,你去鏡子那看看,要是喜歡的話就讓店員幫忙量一下大小吧。」

「不必了。」餘墨欽心裡早就有想法了,他沉下頭去用面龐接近溫念念「你買的我都喜歡,結賬吧。」

「就知道敲我錢。」

溫念念雖然嘴上抱怨著,可她還是從自己的紅色小包中拿出了自己的錢包來,結賬前她不忘記把餘墨欽往試衣間裡面推去,讓他趕緊把衣服換下來。

收銀處,溫念念獨自一人正在結賬,導購員一系列動作很是輕車熟路,刷卡,輸密碼,遞單據,很快溫念念就收到了讓人心痛的扣費消息。

接過導購員遞過來的單據后,她多留了一個心眼仔細的又看了一遍小單子上的數額和件數,這些都沒什麼問題,可最主要的問題卻在她無意間的一眼中被鎖定。

余帝集團旗下品牌?

這家店是餘墨欽的?!我去,她該不是被坑了吧,餘墨欽來自己店裡買東西竟然默不作聲?

此刻這個悲痛的消息讓溫念念心裡彷彿堵了棉花似的,她拿著單據正好就對上的剛出來的餘墨欽。

「餘墨欽!你怎麼不早說這是你的店,三萬五千塊錢呢,你這個坑貨!」她都忘記了剛才一幕幕清甜,這會小臉上幽怨的很。

餘墨欽一出門就被吼心裡蒙了一瞬,而後才意識過來溫念念在說什麼。

他主動的攬過溫念念,再搶過她手裡的紙條,俯下腦袋在她耳邊用那副低沉的嗓音逗她「月底了,各大門店要衝業績的,謝謝余夫人做的貢獻。」

「坑!果然嫁給你是坑,結了婚還得被坑!」

經歷了這次事件,溫念念暗下決心,早晚有一天她得敗光餘墨欽賺的所有錢! 彈指一揮間,時間便匆匆而去,溫念念很快忘記了餘墨欽坑自己的事情,晚宴的日子也隨著記憶的淡忘而迎面走來。

轉眼他們就到了晚宴的前一天,溫念念和餘墨欽在廖霜婉的要求下一起開車回到了老宅準備要一家人提前慶祝慶祝。

天的那頭此刻已然被蓋上了一層黑紗,待餘墨欽親自駕駛的寶藍幽影停靠已是飯點前了。

停好車后,溫念念和餘墨欽一同走進開了暖氣的屋內,剛一進門穿得足有三件的溫念念就開始冒汗。

她趕緊褪去了自己身上的大長風衣還順手接過了餘墨欽的那件一併掛到了門口的衣架上。

廖霜婉早聽見車子停穩的動靜,她歡騰的快步走來,儼然比一個大學生還要有活力。

瞧著廖霜婉今天就是精心打扮了一番,這讓溫念念主動的誇讚起來「阿姨今天的衣服真好看,比我們這個年齡的還要新潮呢。」

「真的嗎?」廖霜婉立刻拉開嘴角眉眼間都被笑容充斥感染,她來到溫念念面前轉了一個圈圈再次確認般的問道「真的好看嗎?」

「好看好看,您穿什麼都好看。」

還是頭一回餘墨欽見著溫念念如此嘴甜,就是這嘴甜的功夫似乎從沒用在自己的身上過。

不過,他還是欣慰的笑了笑,不管怎麼樣,能夠聽見溫念念對廖霜婉這樣親切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喜悅。

「好了媽,趕緊進屋去吧,念念怕冷。」

怕冷…

餘墨欽怎麼知道自己怕冷的,他難道一直在觀察自己?

朕的愛妃是個聚寶盆 帶著疑問,溫念念和廖霜婉走進屋內,剛走到門廳的休息區落座,余毅榮和余瑾銘也跟著從樓上走下來。

看今天余毅榮臉上的笑意大家都看的出來他心情不錯。

隨之,他說的話也印證了大家的猜想「既然墨欽和念念都來了今天就住下吧,我們先好好慶祝一番,明天一起從家裡去會場。」

這個要求並不會令人為難,不過餘墨欽還是徵求了一下溫念念的意見「我都行,依著念念來。」

「啊?」溫念念心間愣了下,然後她才覺得心裡莫名的溫暖,這種被尊重的感覺宛若可以無限蔓延似的,久久難散。

「我也可以的,那就留下來吧。」她瞄了眼餘墨欽才對著余毅榮答應道。

余毅榮見他們這樣互相都給予尊重很是讓他心裡慰藉,他認可的點了點頭「嗯,一家人就該這樣,咱們余家就得整整齊齊的,好叫那些有心人沒得機會。」

「瞧著老頭子,又開始教育人了。」一直在一旁觀察著余毅榮神情的廖霜婉趕緊收住節奏,不然以她的了解余毅榮必定要滔滔不絕說一大堆。

就在這時候余瑾銘卻白了溫念念一眼,嘴巴撅起像是一個受氣包似的。

他總是不禁在想這溫念念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地方,竟能無形中緩和余毅榮和餘墨欽的關係,也可以因為她的加入而讓整個余家人認可,甚而連余毅榮都變著法要維護她。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行了,念念和瑾銘你們先在門廳和霜婉聊聊天,墨欽你和我上來,我們最後再來確定一次明天的流程和名單,別出岔子才是。」

余毅榮再次搬出了自己的嚴謹做派來,這種事情他也知道得拉著餘墨欽一起才是,不然就余瑾銘那迷迷糊糊的性子,別給他添麻煩就謝天謝地了。 裝潢頗有學者風範的書房內——

餘墨欽和余毅榮正對立而坐,他們面前的桌面上平攤著一堆白紙黑字,光是看一眼就可讓人頭暈目眩。

在這份沉靜中余毅榮手上在對名單的筆尖頓時停在了一個很是令他不滿意的名字上。

他眉間嚴肅的皺起,拿出一副老考究的做派來「名單上的戴若瀅是不是一直纏著你的那一個?」

跟著聲音的入耳,餘墨欽愣了一瞬,旋即他才淡然的「嗯」了聲,就當是回應了。

轉而,他又覺著不妥解釋起來「她為娛樂那裡確實做了不少的貢獻,要是不邀請她說不過去。」

余毅榮瞧他說的淡然,也沒能在觀察中發現他有任何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那顆心才放下了些許,不過他身為過來人,還是苦口婆心了起來。

「爸知道你無心,這種事情我也不想摻和。」他放下手中的筆,備受歲月波及的臉上顯現出對兒女婚姻的憂慮「但是你已經成家了,有些事情你該要拎得清。」

聞言,餘墨欽跟著暫時放下手裡的工作,跟著筆輕落在桌面上的聲音他的清亮而透徹的眼眸中攜著對是非對錯的堅定。

「您認為我是那種人?」

「當然不是。」余毅榮迅速否認掉,自己兒子他自然是懂的「可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你不會不知道,像是戴若瀅這種身份的人難免手段厲害些,爸只是希望你能夠注意,別到時無心間傷害了念念。」

其實他的這些話大可不必說的,畢竟對於餘墨欽的為人處世他有最基本的了解,可本想忍回去的話語到了嘴邊,他突然想起了樓下溫念念的性格就也還是說了。

餘墨欽受教,他能夠明白余毅榮對自己的心意「您放心,可用之人,心機之人我分得清,還有念念也不是那種善於妒忌的女孩,這點我對她有信心。」

晚間,一輪明月高掛於天的那頭,清潔而白亮。

今天余家的晚餐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尤其是余毅榮,平時嚴苛古板的他也難得大醉了一場。

溫念念很早就上樓準備休息,只是這無心的一眼她卻被外頭那輪象徵潔白的明月吸引,一時間她忘記了寒冷獃獃的立在陽台圍欄前。

她放任著沁入絲絲寒涼的晚風拂過她剛打理好的烏黑髮絲,再順勢輕輕揚起長到腳踝處的淡粉色睡裙。

也不知道在這裡站了多久突然她肩膀一沉,餘墨欽好聽的聲音隨之轉換了她此刻的安沉「不知道披一件外套再出來?」

被就在耳畔的溫潤嗓音截胡了凝想,溫念念回神時就已經發現自己單薄的肩頭多上了一件餘墨欽的夾克。

她欣然接受,回頭去還不忘記把那外套裹得緊些「怎麼樣,沒喝多吧?」

「放心,你醉了我都不會醉。」餘墨欽對自己的酒量十分的有信心,話音落下后,她把溫念念重新轉向那輪明月,自己也從她身後將她環繞。

突降的溫暖是溫念念不曾想到的,她依著餘墨欽行動而動,然後溫暖沉溺的故作不相信「騙誰呢你。」

「我不騙人。」溫念念的話卻沒有讓餘墨欽當成是一場玩笑,他認真起來,手上的力道隱約中加劇了些許「尤其是不會騙你……」 同一時刻,有人看星觀月,有人因情而蒙蔽雙眼,余毅榮對戴若瀅的懷疑不是沒有道理,因為她全然就是長輩眼中那樣的滿腹壞水。

一盞線路接觸不好的路燈下,一閃一閃的昏黃光線中戴若瀅身姿曼妙,細膩的手掌內正抓著一包厚重的牛皮紙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