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女鬼說完就用紅色的菱紗纏繞在我和金剛的手上,然後我們就被帶在了她的身邊,好在此時可以動彈了,因此我想也沒有多想,直接從懷裏掏出符篆就朝女鬼丟了過去。

“噝噝……”

女鬼一接觸那張符篆,身上就開始腐爛了起來,而且嘴裏也發出奇怪的聲音,看來那符篆真的對女鬼有效,金剛見此,也連忙掏出一張符篆就丟向了女鬼,只是我真心覺得他多此一舉,完全就是在浪費符篆。

“我說金剛,你也太沒眼色了,我都用符篆了,你還亂丟什麼?一張就夠了,得,又白費一張,算了,我們總算是暫時安全了,走吧!”

金剛沒敢說什麼,跟着我又繼續尋找出路,眼前的天空已經出現魚肚白了,我想應該天也快亮了,心裏一陣小激動,可是當我看手錶的時候,竟然發現我的手錶竟然還停留在半夜三點鐘的方向。

“真是怪了,天明明都快要亮了,爲什麼手錶還是三點鐘?難道手錶壞了嗎?可是手錶還是像以前那樣走動着,真是怪了。”

我的話引起了金剛的注意,他也貼近眼睛看了一下我的手錶,“果真是半夜三點,看來你這表真的壞了,等回去了,趕緊換一個吧!免得耽誤事。”

我沒有理睬金剛,抽回自己的手後繼續朝前走去,周圍已經開始回溫了,我想天應該要大亮了,只是很奇怪,我們在這裏竟然沒有發現一個一組的人,當然了,除了之前遇到的那兩個之外。

就在我們兩人從一棵大樹後面走出來的時候,竟然看到了村中,沒錯,真的是村莊,而且陸陸續續的還有人扛着鋤頭進進出出的,此時天空已經完全大亮了。

“真是太奇怪了,剛纔天空還是魚肚白,現在竟然已經大亮了,總感覺莫名其妙的。”

連金剛都發覺到了問題的存在,我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問題呢,只是眼下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看來只能進村莊問問情況再說。

“罷了,我們先到那個村子問問情況吧!也不知道二組那些人都去哪裏了。”

嘟囔完後,我和金剛進了村子,一走到村子裏面,那些村民們就好奇的打量着我們,看到他們警惕的眼神,我連忙朝他們打招呼。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們是來參加訓練的,只是跟隊伍走散了,所以纔來打聽一下的,而且我們也在找出去的路。”

聽了我的解釋,那些人才暫時放下了警惕,只是他們沒有人回答我的話,而是扛着鋤頭繼續前進,似乎我們就這樣被當成了空氣。

“陳庚,我覺得這裏不對勁啊!”

金剛忽然驚恐的瞪着我,我從他眼睛裏看到了四周一片墳墓,並沒有看到有什麼人,而且也沒有什麼村莊的出現,難道說,我們踏進了鬼墳?

一想到這裏,我渾身的雞皮疙瘩就全部都起來了,不等金剛繼續說話,我連忙拉着他就朝外面衝去,而且一邊跑,一邊從懷裏掏出符篆就朝前方的路丟過去。

當符篆一接觸地面,立刻就燃燒了起來,周圍的村莊也突然消失了,步入我們眼前的是一片亂葬崗,而且斷裂的墓牌到處都是,還有人骨到處都丟的是。

“怎麼會這樣,陳庚,我們這是怎麼了?太可怕了,我真的是一刻鐘都停不下去了……”

金剛一邊跳着躲避腳下的骨頭,一邊嘴裏哇哇叫着,而我也被嚇得不輕,雖然說我已經準備好了,可是如今一看到現實,依舊還是被嚇了一大跳。

“我怎麼知道會這樣,行了,趕緊跑路吧!符篆的力量也撐不了多久,而且這裏陰氣又這麼大,就算是把我們全部的符篆都用光了,也維持不了多久,所以眼下我們要趕緊跑出去。” 雖然眼前我們已經看清楚這裏是亂葬崗了,可是這裏範圍很大,而且當符篆燃燒完之後,我們眼前又出現了另外的景色,因此這一路,我們一共掏出了十張符篆進行清路。

好在最終在第十張符篆燃燒完之後,我們順利的逃出了亂葬崗,只是令我們更加惶恐的纔剛開始,因爲我們雖然逃離的亂葬崗,卻誤入了更深處的鬼墳。

“陳庚,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感覺這裏比亂葬崗更讓人恐怖。”

金剛裹緊了衣服,我也打了一個哆嗦,我心裏比金剛更明確,但是我不能對金剛說,免得造成他驚嚇過度,然後神經錯亂,我忽然發現自己竟然承受能力這麼強,或許是因爲跟我之前的經歷有關係吧!

“這裏地勢偏僻,而且陰風陣陣的,我想我們應該是悲催到家了,如果這次能活着走出去,我再也不想參加什麼訓練了。”

我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喊了出來,我纔不管能不能順利畢業,我只想活着走出去,而金剛此時一直打着哆嗦,看來他真的是嚇壞了。

“金剛,冷靜點,如果你真的很害怕,就在自己腦門上貼一張符,這樣就不會害怕了,符篆的陽氣會直入你體內,讓你周身的陰氣都消退掉。”

聽了我的話,金剛直接掏出一張符篆就貼在了他自己的腦門上,當符篆剛一貼到他腦門上,金剛的身體就停止了哆嗦,而且臉上也露出了剛毅的神色,就像是玩遊戲時,滿血復活了一樣。

“我感覺渾身都暖融融的,陳庚,你也趕緊給自己貼一張符吧!然後我們鼓起勇氣衝出去。”

金剛說的沒錯,此時我也需要勇氣,所以也沒有想太多,掏出符篆就貼在了自己額頭上,可是我忽然感覺腦袋一陣眩暈,眼前直接黑了下來,周身也感覺疼痛異常,金剛看到我突然倒下,連忙奔到我跟前撕掉了我額頭上的符篆。

符篆一撕下來,我頓時就恢復了,“真是怪了,你貼了符篆沒有問題,爲什麼我一貼符篆就出問題呢?看來我真不適合貼符篆。”

懊惱之下,我從金剛手裏接過符篆就丟在了地上,符篆也燃燒了起來,這也說明,我們周遭有很多煞氣,要不然,這符篆也不會自燃。

“陳庚,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能怎麼辦,涼拌唄,等等,你等下閉上眼睛,記住,沒有我的吩咐,你不要睜開眼睛,不管你聽到什麼聲音,都不可以睜開眼睛,除非是我叫你,明白嗎?”

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鬼眼,連忙就示意金剛聽我的話,雖然金剛一臉疑惑,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

金剛閉上了眼睛後,我連忙拉着他的手,然後我也閉上了眼睛,當我一閉上眼睛靜下心來時,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條路,毫不猶豫,我拉着金剛就踏上了那條道路。

走了半個小時,我看到了原先坐車時來的那條馬路,但是我現在還不敢睜開眼睛,免得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所以我一直沿着馬路朝訓練營走去,只要我們回到訓練營了,也算是安全了。

可就在我沿着馬路繼續走的時候,金剛忽然驚叫出了聲音,我嚇得連忙睜開雙眼,卻沒有想到我們此時正踏在一個死人身上,而那個死人,正是二組裏面的一位成員。

“靠,我剛纔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不要睜開眼睛,你怎麼就那麼多事呢?這次真的要被你害死了,我真的不知道當初爲什麼就選擇跟你一組呢,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此時我徹底憤怒了,如果不是金剛睜開眼睛,那我也不會被牽連,現在好了,在這裏等死吧!而金剛此時除了一臉驚慌,眼睛也死死的瞪着二組慘死的那個成員。

“行了,趕緊走吧!呆在這裏難道真的要等死嗎?真不知道我倒哪輩子黴運了,竟然總是被你牽連,你還真是扯後腿的主。”

我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全部都是怒火,金剛的沒用我到現在才徹底看清楚了,但是這又能怪誰?誰讓我跟他是一個組的,只希望這次不要被他害死才行。

“對……對不起,我也不是故意要睜開眼睛的,只是我感覺腳下面軟軟的,然後就打算睜開眼睛看看,結果就……”

“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難道你都不懂嗎?你把我剛纔對你說的話都當成耳邊風了是不是?既然你那麼有主見,那你自己走,別再跟着我了,我說的話反正你又不聽,那我們在一組又有什麼意思?你覺得你的方法是正確的,那隨便你,從現在開始,我們分道揚鑣,而且我也沒有義務保護你,拜拜。”

“陳庚,你太過分了,隨便你了,既然你覺得是我拖你後腿,那我們各走各的,我就不相信了,沒有你,我還走不出去這個鬼地方。”

金剛來了火氣,他說完轉身就朝左邊走了,見他選擇了左邊的道路,我就朝右邊走去,這樣左右分開也不會遇到了。

我也不清楚自己爲何會發那麼大的火,我記得自己從來都沒有發過那麼大的火氣,而且還是在自己隊友跟前,看來這裏的煞氣不光影響人的身體,而且還能影響人的本性和心智,看來我要趕緊冷靜下來纔是。

低調少奶奶 我嘴裏唸叨着師傅曾經教過我的靜心咒,然後慢慢朝前走去,反正金剛也選擇自己的道路了,那就隨他去吧!我可不是那種熱臉貼人家冷屁股的主,而且我並沒有認爲自己做錯了。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天色也逐漸開始亮了,我手錶顯示的時間已經是五點了,只要再等一個小時,就可以真正的安全了。

因爲這裏是鬼場,所以陰氣也是最盛的,因此必須要過六點後,才能算是真正的天亮了,但是這一個小時,我又該怎麼堅持呢?鬼眼在使用的中途,是不能睜開的,一旦睜開,那就要等一個小時後才能使用。

所以眼下我也沒有辦法了,只能靠着口袋裏剩下的幾張符篆保命了,只希望不要再遇到什麼危險纔好,就在我漫無目的朝前走的時候,忽然我看到了二組那個曾經諷刺過我的瘦子。

當然了,我並不認爲他就是剛纔那個爲了保護他們村子的幽靈,因爲他們穿着不同的衣服,而且臉上的神色也不同,還有就是眼前的瘦子腳是着地的。

“喂,二組的那個瘦子,你還活着呢,還以爲你早掛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明明心裏很激動,可是話到嘴裏,就變成了這樣,而瘦子聽到我的呼喚聲,明顯打了一個哆嗦,但是在看到是我後,他嘴裏發出了不屑的聲音。

“呦,我說是誰呢,原來是你啊!還以爲你都變成鬼了呢,對了,你身邊那個大猩猩怎麼不見了?”

金剛和外國片科幻片裏面的金剛猩猩同名,所以二組人也給他取了猩猩這個外號。

“分頭走了,你呢?你們組的人呢?怎麼每次都是你一個?而且我已經看到你們組死了兩個人了。”

瘦子聽了我的話,臉色立刻就變了,或許是因爲我說的死字讓他感受到了危險,“你別得意太久了,下一個死的,就是你。”

“你放心好了,誰死也輪不到我死,而且我的葬身地也不是這裏,你就把你的心放你肚子好了。”

“希望如此吧!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搭個夥?”

“OK,沒問題,反正我一個人一路上也挺無聊的,多個鬥嘴的我也會覺得時間過的快一點。”

我和瘦子就這麼合作了,其實這也是讓我感到意外的,或許是他也清楚如今的危險,因此多一個人,就多一份保障,只是我很奇怪我爲什麼會把金剛趕走,難道真的是因爲他拖我後腿的緣故嗎?我想事情不應該單純是這樣的。

“我們現在要去哪裏?”

“我覺得還是先找到大家才行,畢竟人多了也是一種安全保障。”

“你說的沒錯,但是我們要去哪裏找他們呢?之前我們一踏進這片林子,大家就四分五裂了,如今想找到他們,真的很難。”

瘦子的話讓我也一陣苦惱,可是如今也只能先找到同伴才行。

“一步一步來吧!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叫我逸軒就行了。”

“我叫陳庚,等等,我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我剛說出我名字,忽然聽到不遠處有傳來聲音,連忙示意逸軒安靜,逸軒也很有眼色,直接就屏住了呼吸,這樣一來,我們也能聽的更清楚了,看來逸軒很有這方面的天賦,要是金剛的話,估計還要問一聲爲什麼。

“救命啊……”

“是小B的聲音,是他在呼救。”

逸軒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見他如此緊張,我也清楚那個叫救命的一定是二組的成員。

“走,我們過去看看。”

不等我多說話,逸軒就朝呼喊救命的方向跑去,我也緊緊的跟在後面,當我們跑到小B喊救命的地方時,忽然看到小B被一個大樹壓在下面。

“小B,你先彆着急,我和陳庚馬上幫你移開這棵大樹,你先忍着點。”

在看到我和逸軒時,小B也激動的哭了起來,而在聽了逸軒的話後,小B也快速冷靜了,我和逸軒對視了一眼,連忙俯身就擡起大樹,好在大樹不是太重,因此我和逸軒很快就搬開了。

“太好了,謝謝你們兩個,如果不是你們,或許我真要死在這裏了,剛纔我真的快要呼吸不了了。”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小B一逃出來,立刻就呼哧呼哧喘了兩聲粗氣,然後這才擦了擦汗水對我們說了一番。

“沒事就好,對了,你有沒有看到其他成員?”

“沒有,就我一個,要是有人的話,我也不會被壓在大樹下面那麼久,其實說起來,我也感覺挺奇怪的。”

小B忽然皺起了眉頭,這讓我和逸軒疑惑了。

“奇怪什麼?”

“我剛纔經過這裏,這棵大樹還好好的,可是突然就朝我壓了下來,一切都是那麼的突然,真的是太奇怪了,而且我竟然一點都躲不開,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小B的話讓我和逸軒都愣住了,不等小B繼續說下去,我連忙走近了那一顆大樹,然後掏出一張符篆就貼在了大樹上面,沒幾秒鐘,大樹就燃燒了起來,才短短的五分鐘時間,一棵大樹就燃燒成了灰。

“真令人震驚了,這棵大樹竟然這麼快就燃燒成灰燼了,陳庚,你那是什麼符?那麼厲害?”

小B震驚了,而我也從逸軒眼裏看出了驚訝,我忽然感覺好得意,只是我得意沒過多久,就看到了一個令我掃興的人。

“金剛,能看到你還活着真好,看來我們的隊伍又壯大了。”

小B並不清楚我和金剛鬧矛盾的事情,所以一看到金剛他立刻就興奮了起來,只是金剛此時並沒有理睬小B,而是眼睛直直的朝前一直走着,似乎像是丟了魂似得。

“糟了,金剛該不會是着道了吧?”

逸軒突然叫了出來,聽了逸軒的話,我哪裏還想着跟金剛的矛盾,急忙掏出符篆就貼在了金剛的額頭上,因爲符篆的緣故,金剛及時清醒了過來,可是一看到眼前的我們,立刻就傻眼了。

“你們怎麼在這裏?奇怪了,我不是已經回到訓練營了嗎?怎麼還在這裏?”

金剛四處看了一下,接着就哭喪起了臉來,看來他剛纔應該是被煞氣迷惑了心智,所以纔會以爲回到了訓練營,不過好在他及時得到了解救,要不然還不知道會走到哪裏去。

“好了,既然我們幾個沒事,那趕緊找大家去,如今我們二組已經死了十個人了,陳庚遇到了兩個,我遇到了八個,所以我們二組也沒剩下幾個人了,現在我們要趕緊找他們出來。”

“怎麼這樣,我剛纔已經看到了五個死了。”

小B立刻就震驚了起來,而事情還沒到這裏就完事,金剛突然叫了起來。

“我也看到了五個死人了,不算跟陳庚看到的那兩個……”

“那這麼算的話,我們二組也沒幾個人了,現在要趕緊找到他們纔是。”

逸軒的臉上變的嚴肅了起來,這跟之前看到的猥瑣樣子完全不一樣,看來這小子也有認真的時候,我忽然對逸軒多看了兩眼。

“陳庚,剛纔真對不起,是我太焦躁了,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發火。”

我和金剛走在最後面,金剛扭扭捏捏了好久,這才悄悄靠近我耳旁對我道歉。

“沒關係,剛纔我也有不對的地方,其實我剛纔心裏也很煩亂,然後就想發火,要是放在平時,我肯定不會那樣的,而且我想剛纔我們兩個一定是被煞氣入體了,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好在我們現在已經恢復了,所以大家都不要在意了。”

“嗯,謝謝你的原諒,我也要好好的對待這次訓練了,其實你剛纔說的也沒錯,我也不可能一輩子都認慫,其實我來這裏真的是爲了鍛鍊膽量的,根本就不是我之前說的那麼誇大,什麼沒有我挑戰的對手什麼的,都是我吹牛的,我這次來這裏,目的就是爲了鍛鍊膽量。”

金剛最終說出了自己來這裏的目的,雖然我已經猜出來了,但是能聽到金剛親口承認,我覺得這已經是他的進步了。

“金剛,在你承認你膽小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很膽大了,因爲一個人承認了他的弱點,這纔是最大膽的地方,加油!我相信你經歷過這幾次的事情,一定會變得很膽大的。”

“是啊!遇到這種事情,不膽大也不可能了,其實我來這裏是爲了找一個人,一個跟我長得很像的人,我曾經在夢裏總是夢到他,夢到他誓死都保衛自己的家園,我並不知道我跟他有什麼牽連,所以這次來這裏就是爲了探尋祕密。”

逸軒的話讓我和金剛同時愣住了,因爲他說的那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女鬼的哥哥,可是他跟逸軒又有什麼關係呢?爲什麼總是託夢給他,難道這其中真的有什麼祕密?

分期付款限量愛 “逸軒,其實我和金剛有看到你說過的那個人,就在之前你在樹林裏諷刺我和金剛沒多久後,我們遇到了你所說的那個人,當時我們還以爲是你呢,所以還跟他說了幾句話,結果他一口一個保衛村子什麼的。”

“那你們還記得那個人在哪裏嗎?”

逸軒忽然緊張了起來,他一臉期待,看來逸軒真的是爲了那個男人來的。

“這個我們就不確定了,因爲後來我們又遇到了那個男子的妹妹,他妹妹是很厲害的冤魂,然後我們就利用符篆打傷了他妹妹逃出來了,之後又遇到了很多事情,如果現在回去找那個人,我想很難,因此那個人是從我們眼前突然就消失的,所以我們如今也不清楚他在哪裏。”

“對了陳庚,我們之前不是還進入過一個村子嗎?後來村子變成了亂葬崗,也許那個男子就住在亂葬崗也說不定,那個亂葬崗或許就是他嘴裏所說的村子。”

金剛忽然神色激動了起來,不過他說的也沒錯,或許就是這樣的,看來我們想找出那個男子,真的必須要前往那個亂葬崗了,只是我總感覺有些不舒服。

剛纔我們一直逃避那個地方,如今好不容易逃出來了,竟然又要回去,也不清楚等下回去了會又再次發生什麼事情,我口袋裏的符篆也不多了,金剛也沒剩下幾張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天亮。

“回去沒問題,但是我們也要考慮一下自身的安全,如今我就剩下五張符篆了,金剛,你還剩下幾張?”

“我還有兩張,剛纔跟你分開後,我又用了兩張。”

金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看來如今我們只能利用這七張符篆堅持到天亮了,我沒有多加猶豫,直接把這七張符篆給大家重新分配了一下。

小B金剛和逸軒他們三人各自2張,剩下那一張我拿着,因爲我還有師傅送給我的玉佩保命,所以少一張符篆也沒什麼關係,因此我就拿了一張。

“好了,我們現在出發,等下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亂用符篆,我們所剩的就這麼多了,而且現在離天亮還有四十分鐘,所以大家千萬要警惕起來。”

“知道了,趕緊走吧!”

沒有繼續囉嗦下去,我們幾個直接朝亂葬崗走去,那個地方我還是很清楚的,我也不知道爲什麼,一到天黑,我腦子似乎就特別清楚,而且視力也特別好,所以走過的路線我都記得很清楚。

走了沒多久,我們就到了亂葬崗,只是這裏也變成了之前村莊的模樣,那些人扛着鋤頭來來回回的走着,但是很奇怪,沒有一個人真正走到地裏去,而且也沒人回家去,都是在路上來回走動着。

“他們爲什麼來來回回的在路上走?太奇怪了?”

小B沒有見過這種景象,所以直接開口詢問了起來,逸軒沒有考慮多久,擡腳就走進了村莊,見他進去了,我們也沒有猶豫,跟着一共走進了村莊,一進入村莊,我們就趕到渾身都冰冷了起來。

“這裏也太冷了吧!感覺像是進了寒冰地窖一樣。”

小B打了一個哆嗦,連忙裹緊了自己的衣服,因爲這已經是我第二次進來了,所以在進來之前我就裹緊了衣服,但是依舊還是感到了刺骨的冰涼。

“別多說話,等下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千萬要記住了,更不能說一個死字,因爲這些死人對死字是最忌諱的。”

“陳庚,你怎麼清楚這麼多呢?”

“我是巫門的弟子,這才都是我師傅曾經告訴過我的,雖然我這次被他坑了來這裏,但是他教我的那些東西我還是記得很清楚,好了,不要再囉嗦了,我們趕緊找那個男人在哪裏吧!馬上就要天亮了,我們時間不多了。”

看了看手錶,還剩下半個小時,所以我們要在這半個小時內找到那個男子,只是我不明白,那個男子爲什麼要託夢給逸軒呢?難道就因爲他們兩人長得很像嗎?還是說,逸軒和那個男人是雙胞胎,只是因爲某種原因,逸軒纔會離開這裏。

我腦子裏開始胡思亂想了,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那個男人出現了,而他也同樣用驚訝的目光看着逸軒,只是沒多久,那個男人就朝我們走了過來。

“你就是我弟弟嗎?”男子突然朝逸軒開口問道。

“弟弟?你在說什麼?我只是經常夢到你,所以纔會來這裏找你問個清楚。”

逸軒一臉迷茫,看來他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我很奇怪,既然他什麼都不知道,那幹嘛不去問他老爸老媽呢?難道說,他老爸老媽根本就拒絕告訴他,所以他纔會來這裏親自尋找答案?

“我們血脈相連,而且我出事了,你自然也能感應到這一點,其實說起來,你也是這個村子裏的人,只是媽媽又一次出門,然後就把你不小心弄丟了,後來媽媽一直瘋瘋癲癲的,後來我們村子遭受了一些劫匪的襲擊,全村人都死了,連妹妹也被糟蹋了,我因爲不甘心,就託夢給你。”

逸軒此時已經滿臉淚花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就是這裏的人,只是這裏的村子此時已經變成亂葬墳了,根本就沒辦法再找回原先的樣貌了,除非一直活在這種幻象裏。

全世界都以為大佬她沒背景 “喂,逸軒的弟弟,那你給他託夢到底是爲了什麼?”

金剛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變得不害怕這些東西了,所以也走到那個男人跟前就詢問了起來,這一點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的。

“我給他託夢,就是讓他幫我們村民們報仇,那些劫匪後來都死了,不過還剩下一個主謀逃竄了,這次我找他來,就是爲了平息衆人的怨氣,只要那個主謀被正法了,大家也都能解脫了,他們因爲怨氣,在這裏已經徘徊好多年了,一直都投胎不了,所以我也是沒辦法了。”

“放心吧!我們都會幫大家的,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那個主謀一定要爲他自己做過的錯事承擔責任,對了,你有那個主謀的照片沒有?畢竟我們都不知道是誰釀造了那次的禍端。” “有,我這裏有他曾經掉落下來的項鍊,項鍊吊墜裏有他的照片。”

逸軒哥哥說着就把證物交底給了我們,只是我們一打開那個吊墜時,我忽然感覺照片裏的人好眼熟,似乎在哪裏有看到過。

“奇怪了,我感覺這個人好眼熟,好像之前有在哪裏看到過。”

“真的嗎?快好好想想,現在我們就靠你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