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嗚嗚嗚嗚嗚嗚…”

“你奶奶個熊!”

張謙:“…….”

這簡直太精神分裂了!

別說夏夢了,他都快被搞瘋了!

同一個人,一會嗚嗚嗚的哭,一會又帶着眼淚凶神惡煞的叫罵……張謙只想走快點避開她。

這特喵要是讓人看見,非得把她抓進精神病院不可!

但是這一魂一魄雖然憤怒,卻也拿夏夢沒辦法。

因爲他和夏夢組成了一個完整的魂魄,誰也沒法完全取代誰,只能一起掌控這個身體。

而且他也不能滅掉夏夢的魂魄,否則僅憑他的一魂一魄根本撐不起來這一整具身體,搞不好還會變成類似於殭屍一樣的東西。

他可不想這樣。

走了一會,夏夢終於不哭了。

張謙小心翼翼的說:“夏夢…”

“我不是她!”

“額…大佬,還沒請教您的名號…”

“你就叫我大神就行了!”

“大……”張謙心說你丫還真老實不客氣!

“嗯,那個…大神,今天就到這吧,估計您和夏夢也都累壞了,要不您就先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可以隨時找我,夏夢有我的聯繫方式。”

“嗯,知道了。”大神說。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這個大神,張謙一路跑回了宿舍,幾個舍友還在熬夜打遊戲,見到張謙回來都是一愣。

張謙跟他們打了個招呼,洗了個澡就上了牀躺着去了。

項羽還是被抓了,只有三年的時間!

如果三年之後,他還沒有那個能力救出項羽,那項羽就死定了!

以後這個世界上任何地方也不會再有他了!

不行!我得趕緊找任務做任務,殺怪升級!

想罷,他拿出手機開始刷任務。

“終於知道發憤圖強了。”系統很欣慰的說。

然後張謙就突然看到了這樣的一個任務,其實也不是任務,就是在手機系統裏只有供奉才能看到的祕密文件。

纏綿不休:天才寶寶甜心媽 其中有一份文件是關於東瀛的。

文件中說,東瀛渡邊財團在大選中成功勝出,東瀛目前的負責人渡邊大雄目前接任首相一職。

然而真正吸引張謙眼球的並不是這一份,而是隱藏在這一份旁邊的加密文件。

“根據目前在東瀛的線人傳回的線報,東瀛境內出現了大量的妖魔,這些妖魔正在往海岸線集結,請祖國邊境做好防範準備。”

“而且似乎不止有妖魔,甚至還有一些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強大存在。”

這份文件的上傳時間是十分鐘前。

張謙知道,‘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強大存在’這句話所指代的,其實就是神仙佛這一類的強大存在。

看到這個消息,他心裏一驚,難道東瀛也有神仙?

“有。”系統說,“不過他們那邊的神仙基本上都是不入天宮官職的散仙。”

“東瀛目前有神道和佛教,神道雖然是他們那裏的本土教派,但實際上還是受到你們華夏道教的一些影響。而佛教我就不用說了。”

總裁的契約前妻 “因而,在東瀛有修煉神道到極致而成仙的。”

鳳舞奇緣 “那他們要是擅自下界也會受到懲罰嗎?”

“嚴格來說會的,不過,天宮並不太管他們。這裏面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牽扯。”

“那他們要是打過來呢?”

“打過來的話那就過分了,天宮不會坐視不管。畢竟目前的天宮正主是你們華夏道教的人。”

“哼,那我就不怕了!”張謙說。

剛說完,古旗軍就打來了電話:“喂,小謙,東瀛那邊…”

“我已經看到了。”

“哦,那就好。”古旗軍說,“我已經派人在海岸線那邊盯梢了,這幾天你保持手機暢通。”

“沒問題,我也去那邊守着吧?”

“不用。你是目前組織裏的精英,你就鎮守在咱們首都這裏就行了。”

“那行。”

古旗軍隨後又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張謙握着手機,兩隻眼睛閃爍着炯炯的光。

看來上次給他們的教訓還不夠,他們竟然還想再找一次打!

“我估計這次這件事有九成機率是大天狗在搞鬼,”系統說,“渡邊財團也真是廢物,耗費那麼多人力物力財力愣是沒找到他的藏身之處。”

“那還用說肯定是他!渡邊財團忙着大選的事,我也沒太指望他們。”張謙琢磨了一下,“不過也有可能是某些閒的蛋疼的傢伙要給九尾狐和酒吞童子報仇,不過管他呢!”

“來一個我殺一個,來一百我殺一百!正好我需要能量點!他們來的越多越好!” 他本想睡個懶覺,卻被電話鈴聲給驚醒了。

拿起來一看才發現是夏夢。

“喂?這麼早什麼事啊?”張謙睡眼惺忪的問。

“快起來!我餓了!去找東西給我吃!”夏夢在那邊吼道。

“what?”張謙使勁擠了擠眼睛,“大佬!夏夢知道哪有賣飯吃的!或者你們去食堂不行嗎?”

“怎麼?我還吩咐不動你?”

“…大佬…”張謙剛想說自己還沒睡醒,那邊就吼了起來:“快去!十分鐘之內我要是吃不上飯,我打爆你的腦袋!”

張謙完全不想去!

睡懶覺多舒服啊!

現在時間才早晨7點多一點,自從上了大學他就從沒在這個點起過牀!

日!

唉,算了,誰讓他是大佬呢,也算是半個項羽,而且現在還和夏夢靈魂聚合在一塊了,就當賣項羽和夏夢一個面子吧。

況且今天還得回組織裏復活老爸,就起早點吧。

不情不願的起了牀,洗刷完畢,出門賣了點早餐送到了女生宿舍樓下,正好還差幾秒鐘到十分鐘。

而走到樓下,他卻聽到了爭吵聲。

只見夏夢正掐着腰和三個女生在那對罵,聽夏夢的語氣和看她的神態張謙就知道了,此刻佔主導的肯定是那個大神。

“你奶奶個熊的!老子認識你嗎?少在這套近乎!項飛鵬去哪了關你什麼事!”

“幹嘛,我就是隨口一問你男朋友呢,你不願說就不說發這麼大脾氣幹嘛?”

“我去你的!信不信老子捏死你!”

張謙一聽頭都大了!

這傢伙真是鬧事精啊,屁大點事都能跟人吵起來!

他趕緊走上前去勸架,好不容易把那三個女生勸走了,他又開始苦口婆心的勸夏夢。

“你放心吧,以後我會管着他點的。”夏夢說。

“切,老子用不着你管!”大神說。

“大佬,你現在是在人間啊!能不能低調一點!萬一被天上發現了…”

“發現了老子就打上去!”

“……”張謙把早餐遞給她,“吃好喝好吧。”

“哼!”夏夢接過早餐,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張謙趕緊說:“這幾天我有事,可能不會一直待在學校,所以…”

“什麼事?”大神回頭問。

“一點小事,需要我去辦。”

“我跟你一起去!”大神一臉厭惡的說,“我纔不要待在這破地方,全是女人,噁心死了!”

張謙一頭黑線,你現在和一個妹子的靈魂聚合了,你不在女生宿舍你在哪?女生宿舍可不全是女生?

還說噁心?簡直注孤生!

這要換成別的男人天天待在女生宿舍裏不得活活美死!

看到張謙的表情,大神眼睛一瞪:“怎麼?不願意啊? 冷豔妖后的前世今生 我告訴你老子跟着你是看得起你!以你現在的本領,碰上個難纏的你就對付不了,有老子跟着你你居然還不樂意?”

張謙一聽頓時眼睛一轉,對啊!這傢伙能和天蓬元帥對拼那麼多招,實力肯定不弱,帶在身邊也算是個強力打手!

但是……這傢伙太難伺候了啊!

所以最終張謙還是搖了搖頭:“不行,我得爲夏夢考慮,我得對得起老項的託付,所以您還是留在學校裏吧,最起碼這裏比較安全。”

“安全個屁!”大神說,“現在你身後就跟着一個鬼呢!”

張謙猛一回頭,這才發現的確有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鬼正走向自己,仔細一看不正是英魂朱自清嗎?

他這纔想起來,昨晚那場大戰的確驚擾到了這些英魂,但是這些英魂卻在半路上被白起他們給抓到了,張謙只是讓白起放了他們,並沒有和他們交代什麼。

所以估計朱自清是來詢問昨晚的情況的。

但是他剛要說話,夏夢就發出了一聲冷哼:“哪裏來的小鬼!”

說着他從鼻孔裏哼出了細細的一小道白氣,這道白氣看起來很微弱很細小,但是在碰到朱自清的一瞬間就把朱自清給打飛出去了。

而且朱自清的魂魄開始變得一閃一閃,似乎馬上就要魂飛魄散了!

“喂!別亂開火啊!這是自己人!”張謙低吼道。

“什麼狗屁自己人!我想殺誰就殺誰!”

“你再這樣我肯定不帶你出去!趕緊把他復原!”

大神瞪了張謙一眼:“哼。”

又是一道白氣出現,纏繞着朱自清飛旋了一下,朱自清立刻就復原了。

他站起身,驚懼的看着夏夢:“這…這是何等術法?”

“不好意思,朱先生。”張謙笑着說,“有什麼事嗎?”

朱自清有些後怕的看了一眼夏夢,小聲問張謙:“昨晚小樹林…”

張謙一聽果然是這樣,於是簡短的把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朱自清一臉嚴肅:“果然,難怪我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很強大的仙氣!”

然後,張謙又簡單的說了一下東瀛可能會來搞事情的這個消息,朱自清一點頭:“你放心吧,我會回去說一下的。”

朱自清離開了,張謙對夏夢說:“行了,走吧。”

“你還沒說去哪呢。”

“到了你就知道了。”

來到了大燕山,下車之後張謙帶着夏夢進了山體內。

結果也可能是夏夢身上那一魂一魄太厲害了,陣法又被啓動了。

這次更厲害,諸葛周自從被張謙接連破了好幾次陣法之後,苦苦鑽研,終於又新研製出來了五行大陣,威力比四象大陣更上一層。

夏夢剛剛踏進陣法,整個地面就開始隆隆作響,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就開始躁動不安了起來。

張謙剛對着監控說了一句‘自己人’,夏夢就動了。

比起之前的貓皇和小玉,夏夢破陣更簡單迅速,猛地一跺腳,地面就出現了巨大的放射狀裂痕。

裂痕出現,整個山體也開始發出了震動,嚇得組織裏的人趕緊跑了出來查看情況。

穿着長袍的諸葛周更是一臉驚慌。

“是誰!是哪個混蛋陣法師敢設計陣法害老子!”

諸葛週一看自己的陣法被完全破壞了,慘叫一聲:“老夫的陣法!”

下一刻,夏夢就飛到了他面前,一腳踢在了他的下巴上,把他踢的嗷一聲飛了出去。

女魔頭髮威了……張謙心說。

(今天五更!求來點滋瓷!) 諸葛周受傷慘重。

根據組織裏醫護人員的說法,這位老前輩的下巴殼子已經被踢骨折了,下巴已經完全移位,估計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只能吃流食了。

嬌妾 張謙哀嘆了一聲。

而旁人在聽聞了這個消息之後,全都用一種非常怪異的目光看着夏夢——這個看起來身材嬌小,面容漂亮,非常文靜很有書生氣的妹子。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外表看起來又軟萌又白淨的嫩妹子居然能一腳把地面踩出一圈大裂縫!

還能一腳踢飛諸葛周,甚至還把諸葛周下巴殼子踢骨折了!

諸葛周是老前輩了,雖然專精陣法,但是他自身的實力也是很強的!

別說這樣一個軟萌妹子,就算是幾個五大三粗的壯漢在這老頭手裏也不是事!

所以,隨後對張謙有所瞭解的組員和工作人員們都帶上了一種比較曖昧的眼神。

不用說了,這肯定又是張謙從外面帶回來的紅顏知己了。

第三個老婆了!

典型的人生贏家啊!

古旗軍斜眉吊眼的看着他:“厲害。”

“啥?”張謙一愣。

“唉,可憐我老頭子老伴死了近百年,還一直都單着身,你這一眨眼的功夫都三個老婆了。”

“小子,你說什麼?”夏夢眼睛一瞪。

古旗軍愣了:“小子?你在喊我?”

“廢話,臭小子,要不然你以爲我在喊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