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既不符合厄羅斯的利益,也不符合大秦的利益。

所以,我們一定要在戰爭前,畫好範圍。”

賈環搖頭道:“西域自古便是我大秦固有的領土,在領土問題上,我們沒有任何談判的餘地。

直到徹底收回西域前,大秦絕不會罷兵。

戰爭和友誼,選擇權其實就在你們厄羅斯手中。”

賈環之言,讓一旁負責記錄的書記官都怔了怔。

他似乎沒想到賈環能說出這麼得體的話……

其他人則默默的點頭符合。

克列謝夫笑道:“當然,無論戰爭的勝敗,西域我們都會交還給大秦。

賈,我們之間的交易一直都存在。”

賈環奇道:“那你們這不是多此一舉嗎?如果你們現在就退出西域,咱們晚上就可以一起開篝火晚宴了。

克列謝夫,我知道你營帳裏一定少不了厄羅斯美女,而你不是小氣的人。”

克列謝夫哈哈大笑,道:“賈,你真的很有趣。

我也願意這般,只要你能做主,將貝爾加湖劃給我們。

我姑丈……也就是厄羅斯的彼得大帝,想要在貝爾加湖上打獵。

我不得不選擇戰爭,只是想再加上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籌碼。

賈,只要你點頭,我們隨時可以進行狂歡。”

賈環聞言,臉上的笑容散去,看着克列謝夫,道:“彼得大帝?他還活着?他不是想去貝爾加湖上打獵,他是想去看看你們厄羅斯皇太子沉在北海海底的屍骨吧?”

“放肆!”

一直保持高冷狀態的索菲亞公主,豁然色變。

作爲彼得大帝最年幼的女兒和掌上明珠,她對她年邁的父親,崇敬而又愛戴。

雖然她心裏並不在乎她從未蒙面過的長兄,但她知道,她的父親非常思念他。

賈環沒有被索菲亞公主凜冽的豔光所迫,他冷笑一聲,道:“怎麼,看來我說對了?那裏是我祖父斃殺厄羅斯皇太子,和三位國公的地方,永遠是我大秦軍方至高無上的戰場聖地。

貴國皇帝若想要,需要再派一個皇太子和三位國公,或者他可以御駕親征,前來試試。

本侯身爲榮國子孫,願意與他在北海冰原上會戰!”

饒是此次隨行的大秦文臣武將,多有看不慣賈環者,聽聞他此言,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激贊一番。

這話說的,有骨氣!

索菲亞公主看着滿眼殺氣的賈環,一時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俏臉煞白。

“哼!”

這時,她身後一位身材高大頭髮雪白的厄羅斯老人,發出一聲冷哼,破了賈環凝集的逼人氣勢。

只是,他幽深的眼底中,也滿是震驚之色。

更讓他忌憚的是,他還沒有動作,一股如天神般威嚴的氣勢,從賈環身後一人身上發出,讓他必須用盡全身力氣,才能保持不跪倒在地,直到大秦那位侯爵回頭點了點頭……

這位厄羅斯宮廷第一劍士面色駭然,回過神後,連忙躬身勸索菲亞公主結束談判。

如果大秦人起了壞心,他攔不住對方。

索菲亞公主卻沒有答應,她看着賈環,沉聲道:“我尊重你的願望和勇氣,等我回到聖彼得堡,會告訴我父親你的約戰。但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與彼得大帝成爲對手。如果你想成爲他的敵人,首先要在這裏擊敗我,索菲亞公主。

而且,你也要有承受失敗的底氣。

一個失敗不起的人,是沒有資格成爲偉大的彼得大帝的對手的。”

賈環嗤笑道:“你不用激將我,還是那句話,在我大秦,領土問題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無論是西域,還是北海,誰想拿走,只管派大軍前來就是。

我大秦以武立國,秦人熱愛和平,但也絕不畏懼戰爭。”

索菲亞公主怔怔的看着賈環,有些不信這番話是從這樣一個紈絝子弟口中說出的。

“你不要這樣看着我,我是一個作風正派的人,拒絕美色誘惑。”

賈環眼神有些徘徊飄忽的說道,眼神有些不大堅定。

看起來,似乎如果對面那位厄羅斯公主真的色.誘他一番,一切都好說……

克列謝夫連連給他表姐使眼色。

可索菲亞公主明顯比他靠譜的多,她看得出賈環眼底深處的那抹嘲諷和戲謔,這讓她極爲生氣。

忍無可忍,起身退場。

“唉,很抱歉,克列謝夫,我看不出你表姐的誠意。”

賈環遺憾道。

克列謝夫哈哈笑道:“賈,你想要我們厄羅斯的美女嗎?並不比我表姐差的,除了身份以外……”

賈環搖搖頭,道:“算了,當初你在我那裏,我都沒有答應你去平康坊高樂高樂,如今自然也不好受你的大禮。如果你真有誠意,不妨給我牽個線,幫我約一下你表姐去那邊樹林裏散散心。”

木葉之隱藏BOSS 克列謝夫豎起一根中指,這還是當初他被俘後,跟賈環牛奔學會的,他站起身,笑道:“賈,無論如何,我希望我們的交易還算數。你知道,我用你送我的烈酒在彼得堡發了財,太多貴族想要,一罈上好的伏特加,甚至可以換五百名農奴和兩匹駿馬,但是傻瓜纔會換。

古穿今:郡主一甩小皮鞭 所以,我的朋友,看在我誠心誠意爲你打下西域的面上,不要終結我們的交易,如何?

如果我能選擇,我絕不會選擇該死的戰爭。”

賈環呵呵一笑,道:“放心,不管你們是主動撤離,還是被我們打走,我們的交易一直作數。”

“真是太好了!”

克列謝夫走過來,張開雙臂擁抱住賈環,道:“不管怎樣,我們都是朋友……”

說罷,又壓低聲音道:“我會嘗試着說服我表姐,你放心,她還沒有未婚夫,也沒有情人。她太驕傲了,又太受寵了,我願意看到你征服她。她總是欺負我……”

……

中軍大營,帥帳。

“寧侯,下官以爲,你的做法着實欠妥!”

禮部侍郎李崢正氣凜然的斥道。

賈環瞥了他一眼,反應卻沒過激。

李崢是張廷玉的同年,在清正廉潔方面,和張廷玉很像,也因此對了隆正帝的胃口。

道德君子嘛,賈環也不願意和他懟,只是卻也不願聽他過多無益的指責,便道:“李大人如果說的是之前的貼面禮,那你可能不知道,當初克列謝夫被我俘虜時,我曾與他交談過,請教過厄羅斯的風土人情。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他就與我說過,在厄羅斯貴族交往時,與女子行禮,一般都是貼面禮。

所以你看,那位索菲亞公主只是說我行禮不到位,並沒有說不該。

行禮沒到位,也是因爲那位克列謝夫教錯了,和我不相干。”

李崢聞言,眼神疑惑的看着賈環,心裏拿不定主意……

難道是真的?

不過,似乎也只有這樣才說的通,那位厄羅斯公主爲何沒有追究賈環的責任。

心裏鬱悶,又腹誹了幾句無禮蠻夷,李崢才道:“縱然如此,寧侯也不該在與厄羅斯國公主交談時,言語輕浮無狀。還有,既然大秦要與厄羅斯開戰,便是敵國,寧侯怎能與敵國之人做生意?這豈非裏通敵國?”

賈環淡淡的道:“克列謝夫有一句話說的很對,大秦和厄羅斯都是大國,兩大國之間長久而慘烈的國戰,既不符合厄羅斯的利益,也不符合我大秦的利益。

既然如此,我們就要圈定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範圍。

而本侯與克列謝夫的交易,就是一條可以隨時溝通的退路。

李大人,陛下派你等前來,只是爲了見證和記錄,還有則是預備在交接時,負責禮儀外交上的問題。

其他的事情,你不要過多幹涉了。

你是一個德行高尚的人,看不慣我我也不在乎。

不過不該你過問的事,你最好把嘴閉緊,記住你的本分。”

“你……”

李崢勃然大怒,面色漲紅,道:“待回京後,本官一定參你一本!”

賈環嗤笑道:“你參我的本還少了?懶得和你計較罷了。不然,你以爲一個張廷玉能護得住你?”

“本官行的正做的直,寧侯又能以何罪罪吾?”

李崢傲然道。

賈環撇嘴道:“李大人自然清正廉潔,品行端方。不過,你似乎太過忙於公務,太久沒管過家裏事了。李大人難道不知道,你家裏近兩個月來吃進了足足三千畝東城良田,還在西市裏收了四五家門面?

對了,李大人你的月俸是多少?

他來時星河璀璨 要不要本侯幫你算算,你得積攢幾輩子的俸祿,才能買得起這些田地和門面?”

“胡……胡說!怎麼可能?”

李崢唬的面色都變了,底氣不足的否認道。

賈環卻反過來寬慰道:“李大人放心,本侯不是指責李大人收受了賄賂,李大人的清廉,陛下和張相爺都讚許過幾回。只是……大丈夫縱橫四海,爲朝出力,難免疏於管教家人,妻不賢子不孝,總是不可避免。

大人放心,本侯絕不會落井下石。”

李崢想起他那幾次科舉落地的不肖兒子,終於不再硬氣了。

臉色煞白,眼神激盪,匆匆一禮後,就告退了。

他是文官的代表,官位最高,他退走了,其他人也就退了。

賈環微微呼了口氣,對上首的秦樑笑道:“總算把這書呆子給哄走了……”

軍方不得干政,連結交文官都忌諱,尤其是結交京官。

所以,秦樑始終不說話,不與李崢等人談什麼。

聽到這會兒,秦樑都有些不鎮定了,道:“環兒,你……你剛纔是騙人哄他的?”

賈環嘿嘿笑道:“他家裏要真是妻不賢子不孝,陛下也不會大用他。

不過,他家裏新置辦了產業是真的,只是卻不是非法所得。

笑傲江湖 他那兒子是少有的經濟奇才,雖然科舉屢屢不第,但瞞着他爹開辦的商號,卻做的有聲有色,還瞞過了許多人。

若非近來大肆圈地,我都沒發現都中還有這樣一號人物。”

秦樑真真哭笑不得,看着賈環道:“這麼說來,你是看上李侍郎兒子的才幹了?”

賈環點點頭,道:“沒錯,回京後,我還有大生意要做,卻缺乏通經濟事務的人才。李崢兒子人才難得,我不能放過,所以提前給他上點眼藥,嘿嘿……”

秦樑並一干目瞪口呆的黃沙大將聞言,無不哈哈大笑。

而這時,被衆人忽略,當了半天透明人的葉道星忽然沉聲道:“寧侯,北海荒蕪,本就無人佔領。就連黑遼軍團最近的駐軍,距離北海也有數百里之遠。暫借給厄羅斯,又何妨?”

此言一出,早就知道厄羅斯打算的滿帳大將,無不面色驟變,眼神凌厲的看向葉道星。

北海海底,不僅埋葬着厄羅斯皇太子和三位國公的屍體,還有先榮國公賈代善的遺體。

當日一場曠世大戰,北海冰原冰層斷裂,先榮國與數千最後死戰的大秦血卒,與敵協亡。

那裏,是榮國一脈最深沉的痛。

也是賈家榮耀所在。

先祖埋身之處,豈容敵國踐踏?

……

ps:大家新年快樂!祝大家2017年,一起脫單……

(未完待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許多沉穩之人,此刻臉上雖都帶有薄怒,但更多的,卻是疑惑。.』.

不管怎麼道星都不是淺薄無智的人。

以他的眼力,自然應當,他如今在哈密衛大營內,和綿羊進了狼圈沒多大區別。

而他這幾天的表現,也很符合他的處境。

沉默寡言,即使被黃沙軍團的人百般冷落,甚至暗諷譏笑,也一言不。

這纔是有腦子的人該做的事。

他此行最大的目的,是爲了分潤收復西域的大功。

有了軍功打底,再有隆正帝的大力扶持,他的太尉之職纔可以逐漸名副其實。

爭一時之閒氣,不合他的身份和心智。

那他爲何還會在這個時候,主動挑釁賈環,甚至,挑釁整個黃沙軍團呢?

要知道,先榮國當年對秦樑的照顧並不弱。

而如今秦樑更是賈環的義父。

在許多黃沙悍將咆哮之時,王鞏等人,卻面色陰沉,目光銳利的打量着葉道星,揣測他的用意。

賈環自然也不會認爲,葉道星忽然化身中二少年,將臉遞過來給他來打。

帥帳內,他大概是對葉道星瞭解的最多的人。

因爲青隼收集了太多葉道星的信息。

推測其人,稍微一思量,賈環大概猜出了葉道星的心思。

他的確不會平白無故的招惹自己,他是有恃無恐。

大戰將即,這個時候,誰能將他這個隆正帝親點的先鋒大將怎樣?

文官這邊本來就對武將一脈有意見,若是今日再將葉道星折辱一通……

其實賈環倒沒什麼,回去頂多挨一頓訓斥,了不起打幾下廷仗。

真正要作難的,卻是秦樑……

畢竟,這裏是黃沙軍團的地盤,而秦樑,更是此次西征的大總管。

軍方大將,在自己的地盤,爲了義氣之爭,在大戰前將太尉收拾一番。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跋扈了……

傳回神京城,大戰之後,朝廷更有理由趁機作秦樑,將整個黃沙軍團分拆。

而這次收復西域的大功,怕是反而成了殺人的毒藥。

功高蓋主,又飛揚跋扈者,豈會有好下場?

好陰毒的心思。

賈環擡頭位上的秦樑,卻見秦樑正眼神森寒的道星。

賈環能想到的,秦樑又怎會想不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