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鋼鐵符偶不是那麼簡單對付的,它們本身材質就很好,再加上符咒的加持,嘖嘖嘖,準備放鬼雄吧…哎等等,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好玩的事情,你讓那個飛鵬上。”

張謙一愣:“什麼?”

系統還沒回答飛鵬就說話了:“張謙,你有沒有別的武器了。”

張謙轉頭看着他,卻驚訝的發現飛鵬的身上居然隱隱繚繞着一些黑色的氣。

這是鬼氣啊!

這個飛鵬難道是鬼?

但是現在已經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了,那些符偶已經衝了上來,張謙快速的琢磨了一下,拿出了之前在西淮王那裏收繳的那杆長槍。

除了這個他這裏也沒有別的武器了。

飛鵬一把接過長槍,拿在手裏,眼神中居然猛地迸射出了莫名其妙的紅光。

“長槍!”飛鵬低吼了一聲,“好熟悉的感覺!”

(感謝書友[櫻花下琉璃]的五萬金打賞,成爲本書第一個掌門!週日送上爆更!) “你省着點用別給我用壞了啊。”張謙有些肉疼的叮囑道。

這杆長槍真的不是凡品,它不但質地超級精良,而且還就像傳說中孫悟空的如意棒一樣可以伸長和縮小,比如西淮王拿着它的時候它差不多有四米多長,而張謙拿到之後就可以讓它縮小到一兩米的長度。

當然了,它也只能在這種程度下變大變小,遠沒有如意棒那麼神奇。

聽到了符偶的動靜,飛鵬沒有理會張謙的話,而是猛地擡起頭憤怒的盯着那些符偶和幻妖邁開大步衝了上去,猛地一個橫掃,跑在最前面的那個符偶居然被這一記橫掃掃掉了腦袋!

失去了腦袋和腦袋上的黃符,這個符偶踉蹌了幾步,轟然倒地。

張謙看傻了。

“臥槽,這傢伙…這麼牛逼嗎!我青龍刀都有點砍不動,他卻可以一下掃掉一個符偶的腦袋?!”

“哈哈,其實你也可以這麼牛逼的。符偶最大的弱點就是它的脖頸,只要瞄準了你的青龍刀也完全可以一刀把它們的腦袋剁下來。當然了,揭掉它們的黃符也可以終止它們的行動,不過那樣很困難,遠不如直接砍掉腦袋來的方便。”

不只是張謙他們,就連幻妖也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飛鵬一擊得手,爆發出了張狂的笑聲:“區區螻蟻,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聽到這個聲音張謙和江雨更愣了,這個聲音比之前飛鵬的聲音更粗獷更有震撼力了!而且怎麼突然開始拽文了?

說着他挺起長槍殺進了這些符偶之中,瘋狂砍殺!

這些符偶在他的手裏往往只要一兩下就會被秒殺,最多也就三下!

張謙注意到了,他身上的黑氣越來越濃郁,竟然逐漸的凝聚成了一個高大而恐怖的人影!這個人影太過隱約,但是卻是和飛鵬的動作同步的!

江雨也發現了這一點,發出了低低的驚呼。

這是什麼情況?張謙在心裏狂問系統,這到底怎麼回事?

系統沒說話。

很快,飛鵬就砍倒了最後一個符偶,那幻妖早就跑的不知所蹤。他瞪着血紅的雙眼一個勁的掃視着四周,身上的黑氣慢慢的消散了。

張謙慢慢的走過來,驚奇的看着他:“你…你怎麼這麼厲害?”

他沒法不驚訝,西淮王長槍的分量他是知道的,比青龍刀還要重一些,普通人別說拿着作戰了,估計根本揮舞不動,而這個飛鵬不但耍的賊6,而且還這麼厲害分分鐘秒掉了這些符偶!

“啊?”飛鵬一個愣怔清醒了過來,呆呆的看着地上橫七豎八的符偶:“這…剛纔發生了什麼?”

他身上的黑氣完全消失了,眼裏的紅光也沒有了,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張謙和江雨目光復雜的看着他,他居然不記得剛纔發生了什麼?難道剛擦他是被俯身了?還是說他體內有一個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剛纔控制了他做出了這一切?

回想到之前那個高大的黑影,張謙的眉頭擰成了川字,問系統:“這傢伙是不是被鬼附身了?真的太奇怪了!”

“他不是鬼附身。”

“管他是不是,你說他能提供多少能量點?”

“你說什麼?你在打他的主意?你瘋了?想早死早託生啊?”

張謙被系統這番話說的一臉大寫的懵逼,系統這到底是怎麼了?往常遇到這種人他肯定會攛掇自己去收,現在自己想收了他卻說這樣的話?

媽的,這個飛鵬到底是什麼人?

“你剛纔把這些人偶全都殺了!”江雨大聲說。

“我?”飛鵬一臉震驚,“我殺的?”

“對,你殺的。”張謙點頭。

“我怎麼會有這麼厲害?”飛鵬難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雙手和手上的長槍。

張謙和江雨看着他,一臉淡淡的憂傷。

貓皇咳嗽了一聲:“趕緊趕緊,擺平了回去吃飯,餓死了。”

一行人一直走到地道的盡頭都沒有再次遇到阻截,看着面前出現的石門,張謙不禁又回想起了西淮王陵。

最近老遇上這種東西。

他懶得找機關,直接和飛鵬兩個人一人推一邊,硬是暴力破開了這道門。

江雨看着這倆人,目光中滿是震驚。

而看到門後的場景,這一行人都震驚了。

張謙居然看到了好幾個赤身棵體的女人,有韓老師、王小美、許雯、江雪、胡楊…甚至還有林琳!

媽的智障。

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不用說了肯定是幻術啊,林琳遠在千里之外呢怎麼可能會在這?而且這女人雖然一向大大咧咧,但是思想卻是很傳統的。

所以你有沒有點職業道德?幻術搞得專業點好嗎?你要是就單單弄出來一個江雪或者柳青青也許我會上當,畢竟她們被抓到這了嘛,但是你特麼連林琳甚至死鬼楊姐都弄出來了,我分分鐘就出戲了好嗎!

不過他不打算馬上點破這個環境,能在幻術中看看這些美女的棵體也是不錯的,尤其是韓老師,張謙吞嚥了一口唾沫,媽的…太勁爆了!

韓老師這個四中超女神不是白叫的,本來臉就長得很好看了,再配上這無敵的大胸……張謙使勁擦了擦鼻血…

江雨也是精通幻術的人,所以這個小小的幻術也沒能困住她太久,只是她在醒過神之後滿臉通紅,還偷偷的看了一眼張謙,當她看到張謙滿臉潮紅一臉興奮又流鼻血了的時候,她的心裏突然涌出來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滋味。

稍後,張謙晃了晃腦袋,醒了醒神,也脫離了幻術。

這種東西不能多看,要不營養跟不上。

只有貓皇和飛鵬還沉浸在幻術中,貓皇也是一臉陶醉,口水流了一地,也不知道是看見小母貓了還是看見海鮮了;最奇怪的是飛鵬,他居然哭了。

真的哭了。

張謙和江雨奇怪的看着他。

你看到了什麼哭成這樣?

逝去家人或親人?某些苦難?還是心目中的女神被人推到了?

“都不是,”系統說,“他看到的,是前生。” 貓皇畢竟也是有着幾百年道行的妖精了,陶醉了一會之後就使勁晃了晃腦袋醒過了神,齜牙咧嘴的說:“這他媽誰?誰弄出來的幻術?朕都快餓死了你他媽給朕變出一大桌子海鮮?做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到底是誰?滾出來讓朕瞧瞧!”

當然沒人理他,他哀嘆了一口氣:“現在朕更餓了!”

可能是因爲貓皇的聲音太大太刺耳了,也可能是因爲飛鵬自己定力比較強,反正他在聽完貓皇的叫囂之後也醒了過來,只是臉上依然淚痕斑斑。

張謙問:“你看見啥了?怎麼哭成這樣?”

飛鵬一愣:“我,我依稀的看到了很多打仗的和各種死人的場面,然後我就覺得很難過就哭了。”

張謙和江雨一腦門子汗,你這淚點倒是挺隨意。只是看看打仗死人的場面就淚流滿面,那要讓你看看現代各種戰爭影視你不得哭死?

那更慘烈,一顆手雷弄死一片。

幻術的影響消失了,而釋放幻術的應該就是幻妖,但是面前卻沒有幻妖的影子。

張謙心說呵呵,放完技能裝完b就跑,真他媽刺激。

別讓我逮着你!要是讓我逮着你

……我就讓你再給我放半個小時的剛纔的那種幻術!

石門後面是一個更廣闊的洞穴,面積很大,各種顏色的鐘乳石交相輝映讓整個空間看起來有一種很獨特的夢幻感。

張謙一馬當先的走了進去。

貓皇不藏着掖着了,化身原形跟在了他身後。

一路上很安靜,沒見到什麼異常,直到他們走到一個地坑前面。

這個地坑裏面很黑,張謙探頭往下看了看,依稀能看到一些人形輪廓,他心生戒備,以爲是什麼妖魔鬼怪,但是用手電一照,這幾個人就發出了驚呼。

乾屍!

全是乾屍!

各種形態的乾屍!

但是從體型和頭髮來看,這些乾屍似乎全都是女性!

江雨一下子就崩潰了,喊着江雪的名字就要往下跳,要不是張謙眼疾手快拉住她她肯定已經下去了。

飛鵬的呼吸急促了,張謙發現他的眼睛又開始隱隱的變紅了。

“冷靜!冷靜!”張謙沉聲說,“現在咱們還未確定她們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一定要冷靜!”

飛鵬的呼吸慢慢的平穩了轉過臉看着張謙,江雨還是很崩潰:“放開我我要下去找找有沒有她!”

張謙猛地一拽她的手:“你下去有什麼用?就算真的找到了又有什麼用?咱們現在要做的事是報仇!”

“不管她們有沒有出事,咱們都得找到罪魁禍首,消滅罪魁禍首!”

“所以都給我冷靜!打起精神來!”

飛鵬的拳頭攥的嘎嘣嘎嘣響:“我聽你的!”

“你輕點別給我把那長槍攥壞了。”張謙很肉疼的說。

江雨慢慢的也平靜了,擡起頭看着張謙:“好!我要給我妹妹報仇!”

“那還說什麼?走,去幹-他們!”張謙一揮青龍偃月刀:“老貓,開路!”

貓皇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肚皮,翻了個白眼。

於是三個帶着殺氣的人和一隻半死不活的貓就氣勢洶洶的繼續開路了,江雨走出幾步,回頭看了看那個地坑,擦了擦眼淚,臉上浮現出了決絕而猙獰的神色。

路上,系統說:“剛剛那些人都是被強行吸乾了所有陽氣和精元才變成這幅樣子的。”

“女人也有陽氣?”張謙一愣。

“你這不廢話,女人也是活人,當然會有陽氣。只不過她們的陽氣基本上都是陰屬性的。照我估計應該是那個罪魁禍首修煉了什麼邪功,需要定期與女人交合來吸取女人體內的這種陽氣來中和或者補足自身。”

很快他們就走到了那個之前關押江雪等人的地牢,但是裏面早已經空無一人了,貓皇低頭嗅了嗅:“這邊,這邊有烤魚的香味。”

張謙心說很好,這次的任務如果完成了,那就得在感謝名單上加上一個特別感謝:烤魚。

這東西似乎已經成了任務的關鍵了。

循着烤魚的味道,一行人加快了腳步,終於在幾分鐘後,遇到了迄今爲止最大規模的一次堵截。

差不多得有三四十個鋼鐵符偶!

這些符偶很多手上都抓着一個女人,不僅如此,他們還再次見到了那個幻妖,幻妖旁邊還站着一個身穿道袍的道士。

又是道士!

張謙現在幾乎已經對道士深惡痛絕了,尤其是這種正兒八經穿着道袍、一副仙風道骨模樣的道士。

貓皇見到這個人頓時後頸的毛都炸了起來,低吼道:“這個人身上的氣,和賈二通他們很像!”

“什麼?”張謙一愣。

又是賈家道士?這世界有點小啊!

“妹妹!”江雨喊道。

“姑娘!”飛鵬喊道。

張謙也看到了柳青青,頓時露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長出了一口氣,還好,她們都還活着。

“放開她!”江雨和飛鵬齊聲叫道。

“放開?”道士說話了,“我好不容易抓回來的爲什麼要放開?倒是你們,不請自來打擾我修煉! 影帝夫人是只貓 該當何…”

張謙冷笑一聲,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大吼道:“呂布,出來助戰!”

既然是賈家道士,又是這種作惡多端的貨色,那就沒必要多說廢話,就是一個字,幹!

直接上大招,放呂布出來弄死他!

那道士的臉都綠了,本來話沒說完b沒裝完就被打斷已經很讓人窩火了,更別說對方還直接召喚出來了一個能把人活活嚇死的人物,這他媽…

洞窟內飛沙走石,一道金色的圓形光門轟然出現在張謙背後,手持方天畫戟身穿紫金盔甲的呂布閃亮登場!

磅礴的鬼氣讓所有人都膽戰心驚!

不說那幻妖和道士,就連已經聽說過呂布的江雨也是嚇得臉色慘白,跌跌撞撞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好幾步!

幻妖和道士驚得差點當場尿了!那些被符偶抓住的女人全都嚇得渾身發抖,幾乎要魂飛魄散!

柳青青呆呆的看看張謙,又看看呂布,白眼一翻,暈了。只有江雪激動的熱淚盈眶,張謙終於來救她了!

而且一上來就派出了最強大的手下呂布!他這是因爲在意我嗎?是的,肯定是的!江雪此刻的心裏滿滿的全都是幸福和激動!

整個現場,能夠保持冷靜的只有貓皇、張謙,

還有那個神祕的飛鵬。 飛鵬看着呂布,身上又開始隱隱的出現了鬼氣。

呂布還是那副‘我拽的天下第一’的樣子,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何方鼠輩敢在少年面前撒野?”

張謙臉上這個有光啊。

他一指對面的道士和幻妖:“呂將軍,麻煩幹掉他們。”

呂布有些不爽的看了一眼張謙:“稍待片刻。”

你真是懶啊,這種貨色還用得着我出手?呂布的心裏全是不忿。

那個道士這才反應過來,慌里慌張的像是要逃走,呂布不急不躁,慢吞吞的往那邊走着,但儘管走的很慢很平穩,他的身上還是毫無遮攔的散發出了一股駭人肝膽欲裂的無敵氣勢。

這種氣勢彷彿已經變成了他的專屬印記。

張謙叼起一支菸,抱着膀子看熱鬧,這次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上!攔住他!”道士命令道,他的聲音悽慘而又尖利,怎麼聽怎麼像是見到了蟑螂的女人。

符偶齊刷刷的衝了上來,呂布連看都不正眼看,還是按照原來的速度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們,待到那些符偶衝到近前的時候,他迅速猛地一揮方天畫戟,那些處於攻擊範圍之內的符偶就全部定格在了半空!

呂布依然穩穩的往前走,走過一段距離之後,那些符偶才發出了‘咯咯’的聲音,隨後當空爆炸!

“呂布是吧?我不怕你!”幻妖竭力的壓住了自己內心的恐懼,但是顫抖的聲音已經暴露了他的內心,他吼完這句話之後身形迅速變化,很快就變成呂布的模樣。

也扛着方天畫戟,但是氣勢…幾乎沒有。

呂布目光一凝頓時就惱了:“死賊竟敢如此直戲,納命來!”

一股極其猛烈的鬼氣以他爲中心向四周瘋狂噴涌了起來,他也不再是之前慢吞吞的樣子,而是像一顆炮彈一樣砰的一聲飈-射向幻妖,幻妖立刻嚇得渾身僵硬,連躲都不敢躲了!

就在張謙以爲呂布這一下可以輕鬆秒殺幻妖的時候,一直沉默的道士爆發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