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此刻在所有到場的人中,處於地位最高的第四席,那位美女口中所說出的狂妄話語,卻是讓其他人敢怒而不敢言。

「你……雖然我知道你的實力非同一般,但我們之所以失敗是有原因的!」

卡克拉十分憤怒的一拍桌面,看上去充滿了不甘和後悔。

「其實卡克拉教皇的失敗,還是因為你們的那片土地上,神的歷史和淵源都太過於貧瘠,若你們的真主降臨在耶路撒冷,估計能輕易的滅了那狂妄的小子。」

此刻位居於第八席的一位蒙面黑人,一邊為教皇做著辯解,一邊攤開雙手做出了一副無奈的神情。

「是的!全部都怪里德!若是你能去到聖地將聖物取出,我們就能夠直接在聖城裡展開儀式,並且召喚出更強的主上!」

提到這裡時,卡克拉十分憤怒的看上了坐在第五席的里德。

「這可不能怪我啊,原本想要從耶路撒冷中取出聖物,就屬於難上加難的境地,之前你也說了在敦城的博物館里的聖物,就足以讓你們的主神分身降臨,可沒想到實力大打折扣被許曜斬殺,這也要怪我嗎?」

嬌蠻女鬥冷酷男 里德卻是在一旁冷笑的看著教皇,之前自己在美眾國差點被許曜斬殺的時候,回到了組織里還被其他人嘲笑了一番,現在他們終於淪落到了與自己一樣的境地。

原本天主教的聖地,就不在敦城,只不過是因為敦城有著大量的信仰和信徒,可以藉助他們的信仰之力,再加上這裡有著大量的聖物,而且卡克拉在這裡也有著極強的勢力。

最後他們才決定直接在鷹國的敦城,讓他們真主的部分靈魂降臨在人的身上,於是才有了許曜在敦城與神父大戰所出現的場景。

那個他們根本沒有想到許曜會出現在此地,他們所布置的一切局面,全部都是為了對付加拉哈德,結果許曜的出現徹底打亂了他們的計劃,不僅讓剛剛降臨的神魂被打破,甚至還將一切喚醒神的儀式給打碎。

卡克拉才剛剛嘗到神力充盈的感覺,還沒有享受半天,就發現在整個國家之中的神力又衰退了許多。

「下一次……我必須要親自前往耶路撒冷一趟,只有在那裡,我才能夠見到真正的主上!」

教皇緊握著自己的雙手,此刻已經氣得在不斷的發抖。

「不過……現在我已經重新獲得了新生,這樣也好,這樣我就更容易能夠混入聖城之中。」

卡克拉看著自己現在的肉身,雖然感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極其的微弱,但是這樣一來自己也就不容易暴露目標,能夠輕易的混入聖城之中。

「你們人類的身體實在是太弱小了,也怪不得你們需要尋求神的庇護。如果你們實在害怕許曜那小子,要不我親自出手將他給滅了吧?」

坐在第四席上的女人,靈巧著玩弄著自己那勾人的手指,甚至還伸出了細舌,在自己的指尖上輕輕的舔過。

就在這時位於首席的影像突然間開啟,一位有著飄逸長發的年輕男子立刻開口:「你現在還不能出手!」

「華/夏古國有著太多實力強勁的怪物,你現在貿然出手必定會驚動他們。況且你之前也說過了,華/夏的領地里,還有著不少神代留下來的高手,你現在必須沉住氣。」

首席的年輕男子在制止了第四席的美女后,才緩緩的說道:「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他,我們的目的是保證人類文明的延續,若是真的與天外異星開戰,以現代的人力和科技……」

談及此處時,在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陣沉默的境地,是的他們非常的明白。

此刻他們的目標並不只是單純的許曜,他們還擁有著更加明確的目的。

「你們說的許曜我會派人去處理,蘇小姐若是方便的話,就派遣一些隨從去拖延一下吧。」

首席的男人看向了第四席的女子,這個女人非常的不簡單,看似對一切都漫不經心,骨子裡卻透露著一種危險的氣息。

那絕美的容顏讓人想要忍不住的靠近討好,但是那女人身上的氣勢,卻又讓人感覺毛骨悚然不由得退避萬分。

「你是說我的隨從嗎?當然可以,強大的妖怪只需要抖下幾根毛髮,就能夠變為強大的隨從,這點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好吧,我就暫時的幫你們拖延一下,可不要讓我失望。」

那女子對在場的其他人笑了一下,眼睛輕輕的一眨,隨後便消失在了他們所有人的投影儀上。

「……真是個可怕的女人,我並不覺得她能信得過,難道華/夏分佈就真的沒有合適人選了嗎?為什麼要請這個重現於世不到半年的女人,加入我們的會議。」

名為蘇小姐的第四席女人剛剛消失,第八席的黑人就忍不住開口進行抱怨。

「因為那片土地上的高手實在是過於強悍,並且國家的實力也極強,如果沒有一點實力,完全不可能召回神代。」

首席的人做出了部分解釋后,又看向了剛剛被許曜暴打的卡克拉教皇。

「我會給你相應的權力,調動我們鷹國分部的所有力量,讓高手出面對付許曜,再此期間你前往聖城,去觸碰到真正的神物,並且展開儀式。」

丟下了一連串的指令后,在圓桌上各個席位的人,逐一的關閉了投影攝像頭,最後整個圓桌之中只留下了卡克拉一人。

「瀆神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等到神真正力量降臨到人世之後,我不一定會向神引薦,一定要將你推入地獄之中,讓你永生永世遭受苦難!」

此刻卡克拉在這一片神聖的會議之中,留下了惡毒的詛咒。 我剛到老道士家,天就開始下雨。 春風不及你傾城 雷聲陣陣,天色一下子就變成了青灰色。

老道士在我背上貼的紅色符咒非常管用,來到他家,也沒有心慌的感覺。

手臂上的傷口不停流着黑血,老道士讓我躺在內屋,同時喚了一聲,接着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一個十幾歲的道童。

老道士囑咐了他幾句,他點頭就往二樓跑,再下來的時候,手裏端着一個盤子。

走近了我才發現,盤子裏都是一些小瓷罐子。

還沒等我開口,只見老道士摸索着從瓷罐子裏拿出來了一些白色粉末,包裹在紅色符咒裏,嘴裏唸唸有詞了一陣,緊接着打開符咒,把粉末一股腦的灑進了我的傷口。

頓時,撕心裂肺地疼痛,我大聲叫了起來。

“你他麼是不是往我傷口裏灑鹽!”我已經疼懵逼,想也不想就亂罵。

小道童一邊按着我,一邊道:“誒,你這人怎麼嘴裏那麼不乾淨,我師傅這是在救你!不信你自己看!”

我轉頭看向自己的手臂,突然地,只見傷口裏,一根細小的手指頭,扒拉着我的傷口處,像蛔蟲一樣,往外鑽。

手指頭一下子掉了下來,在牀上扭動,小道童嫌棄的用桃木劍去戳,戳了兩下,手指就不動了。

老道士說都什麼時候了,還玩兒?還不趕緊拿去燒掉?

小道童立刻用一張黃符包裹着手指,把它放在了香爐裏,點燃了黃符。

老道士說,這玩意要是留在身體裏,會奇癢難忍,到時候你會把自己抓死。

我嚇得一身冷汗,連忙道謝,老道士也沒什麼反應,只要小道童幫我包紮,然後對我道:“你背上的紅符,是鎮壓陰間妖鬼的,如果你想使用任何通靈能力,要事先把它撕下來。”

“爲什麼”我話還沒說完,老道士舉起手阻止我道:“有了這張符咒,7天之內,任何邪派道士,都不能近身於你。”

老道士讓我晚上好好睡一覺。等他們都出去了,我想起應該給矮子他們也提個醒兒。

打過去,卻是不在服務區內。

我心裏咯噔直跳,希望不會出什麼事吧!

接着我又給張警官打了個電話,我這邊信號也不太好,也就沒有多說,意思是讓張警官幫我查兩件事,一件就是70年前道觀裏發生的事,我想看看官方是怎麼說的。另外一件,是看看那個村子裏,無故失蹤的人口。

張警官答應了,但是他說這兩件事都不太好查,一來時間太久遠,二來三茅山不屬於他的範圍。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快遞的電話吵醒的,回到賓館拿了潛水設備,我立刻開車往回趕。

這一路開得十分辛苦,手臂上的傷口疼的我幾乎生活不能自理。

離村口還有個三百多米的時候,已經天黑,輪胎居然破了,我也差不多快斷氣。

想到這幾百米的距離,我要走過去,我就想死。

只能走過去讓矮子來拿潛水設備了,我晃晃悠悠地朝村裏走過去。

還沒到魚塘旁,我就看見兩個人影。

他們背對着我,也許是我天生適合當狗仔隊,還沒等腦子反應過來,身體已經躲進了一旁的草叢裏。

他們沒有發現我,我貓着腰,從草的縫隙裏向外窺探,就看見一男一女,正對着一口魚塘。

男的蹲座着抽菸,身型比較清瘦,是我不認識的人。

再看那個女人,是阮清書。

尼瑪這麼晚了,孤男寡女的,肯定沒有什麼好事兒!

我皺了皺眉,屏住呼吸,準備看個究竟。

四下裏無人,月光還挺亮的,我距離他們有大概五十米距離,他們的說話聲,我一個字也聽不清。

感覺兩人連續交談了幾分鐘,突然地,蹲着的男人一把丟掉煙,嗖地一聲,抗起了阮清書。

阮清書好像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嬌嗔地喊了一句:“魚塘九!放我下來,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那個叫做魚塘九的男人,也沒說話,拍了拍阮清書的臀部,阮清書立刻發出酥軟的嗯哼聲。

這個聲音我一下就聽了出來,孃的,原來那天在晏四家後院裏苟且的,就是他們?

這件事本來不該我管,但是我總覺得,這個阮清書身上,有股子說不出來的邪氣。

而且一個養魚的,能買得起幾千塊錢一條的裙子送給她?

想了想,我還是跟了上去。

那魚塘九恐怕只有一米六幾,不到一米七,誰知道抗了一個人,走路還那麼快!

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們,走兩步,停下來看一看,再走兩步,再停下來。

直到魚塘九扛着這個阮清書小寡婦進了魚塘邊的一個小茅屋子。

我才從草叢裏跳出來,一路小跑了過去!

這應該是魚塘旁邊存放魚食的地方,他們進去的時候,顯然魚塘九心裏特別急,門都沒有關好。

我也沒有偷窺的習慣,就躲在了茅草屋後面。

人在激情的時候,其實是很容易說出兩種話,全真話和全謊話。不存在模棱兩可。

他們的動作比較放肆,隔着門板兒,都能聽見桶子被踢翻的聲音。

阮清書還是比較壓抑,幾乎沒有發出聲音,只有幾點似有似無的哼哼。

魚塘九就不一樣了,他規律運動的聲音特別大,門板隨着身體擠壓的聲音而嘎吱作響。

他嘴裏一直沒停,說着挑逗阮清書的話。

我覺得奇怪,這個男人好像不是那晚在晏四家後院的男人

就在我琢磨的時候,突然身後的茅草房裏,安靜了下來。

看來是完事兒了。我拿手機看時間,丫的夠快的,才10分鐘。

慢慢地,就聽見,房子裏傳來了輕微的哭聲。

竟然是魚塘九的哭聲

我皺了皺眉,尼瑪一個大男人,居然搞完了還哭鼻子,也是夠奇葩!

接着,他帶着哭腔,道:“清書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你老公他我真的是無能爲力啊!”

我心裏一緊,看來,這魚塘九是屬於說真話的類型。

隔了半晌,阮清書纔開口,道:“你不能說嗎?”

歡喜農門:王爺,種地啦 她的聲音非常溫柔,這一下,魚塘九估計更難受了,便道:“我們我們都受了公主墳的詛咒!” 在鷹國游完了近乎一個星期後,加拉哈德才在電話之中通知許曜,他已經將所有需要歸還的文物全部都準備好,剩下的就是讓許曜搬走。

得到了終於可以回國的消息,許曜的心情自然算得上是非常的愉悅。

在進行交換儀式之中,許曜親手為加拉哈德帶上了他送給自己的十字架,同時加拉哈德也將文物歸還的保證書遞給了許曜。

「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一架十分穩定的運輸飛機,上邊有博物館的二十多名人員看護著,保證萬無一失的將這五百件文物,歸還你們。」

原本許曜提出的條件是一百件文物,然而因為他那活躍的舉動拯救了整個敦城,所以鷹國的女王和議會大臣決定,將獎勵追加到五百,以此來犒賞這位勇士,同時也為了與華國進一步的拉近關係。

「共濟會的事情我們也在想辦法應付,接下來我們會針對教廷,做出一些舉動。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任何能夠威脅到人類生存的存在。」

加拉哈德留下了這麼一句保證的話語后,神色有些失落的,伸手扶上了自己手中的十字架。

原本自己就是在教會之中長大,在裡邊接受著各種各樣的教誨。對於他來說教會就自己的家,教廷就是一個大家族。

現在卻不得不因為對付共濟會,而打壓自己的家人。

立場不同,所面對的事情也不盡相同。

在準備與許曜分離的時候,加拉哈德突然間想起一件重要事情,於是來到了許曜的面前,將一張黑色的卡片送給了他。

「這是亞倫拍賣會的入場資格證,這次倫敦城遭受到了損失就連博物館也遭到了各種程度上不同的損傷,為了能夠重建博物館,所以館長將一些珍貴的文物放到了市場上進行拍賣。」

加拉哈德悄悄的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許曜。

「我們所歸還的五百件文物,算得上是一些下品的物件,但拍賣會裡也許能夠見到一些中品或者上品,甚至是極品的文物。」

他的意思非常明顯,希望許曜能夠去參加拍賣會,因為在拍賣會裡,很有可能會看到許曜所想要得到的物品。

「我明白了,正好我們在這段時間裡也沒有玩夠,我們會去看看的。」

許曜借過了卡片后,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東雲,而東雲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后,也十分滿足的伸手摟住了他的手臂,與他貼在了一起。

這次的拍賣會一方面確實是想要看看,有什麼值得自己拍下的東西,而另一方面就是想要帶著東雲去逛逛。

這所謂的亞倫會所,算得上是整個鷹國中比較著名的拍賣會所,裡邊包羅著各種各樣奇怪的文物珍品,光是入場的資格,就必須是擁有上億的家產。

許曜來到此地沒有多久,自然是打算陪著東雲在這裡多加的遊玩一會,雖然在這個地方發生了許多不太愉快的回憶,但也遇到了諸如加拉哈德這樣的朋友。

為了等待拍賣會開始,許曜在此地又居住了兩天,第三天的時候才搭車來到了利城。

重生女配 這座城市是鷹國經濟發展第二大城市,也是平均人口最為年輕的城市,有著世界級的研發中心和大學,同時也是富人和土豪的聚集地,是一個十分繁榮的地區。

來到了會所門前,幾個服務員上前進行了會場資格的驗證后,卻攔住了許曜和東雲。

「請稍微的等一下,許曜先生你是第一次來參加拍賣會吧?我們需要驗證一下你的資產,同時需要你過來這邊辦一些手續。」

那服務員十分警惕地看著他們兩人,雖然東雲的打扮看起來確實像是個富家的貴族小姐,但許曜的穿著比較隨便,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有錢的公子哥。

「我來跟你們去吧,他對於這方面並不是很擅長。」

東雲注意到了他們對許曜有些警惕,於是便打算跟門前的一位服務員去後勤處做財產檢驗,而許曜則是先來到前台進行報告登記。

就在許曜進行填表的時候,身後突然傳出了一陣驚呼之聲。

「哦!我的天,你是……許曜對嗎?」

聽到的人居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許曜有些驚訝的回頭一看,這一眼看下去他是覺得眼前的人面色無比熟悉,卻無法想起這人到底是誰。

「不錯,是的,我是許曜……你是……」

許曜指著眼前的人,臉色露出了一副為難的樣子。

眼前之人,一看就知道也是與自己同樣來自於華/夏,但穿著卻與自己職位不一樣,不僅一身的名牌,手上還帶了幾個金光燦燦的大手錶,身上還帶著幾串大鏈子,看起來無時無刻都在宣揚著自己身上的財富。

「難道你忘記我了嗎?我是你的高中同學啊!我是孫晨,這下你總該想起來了吧!」

經過他那麼一提醒,許曜才突然間想起來,這確實就是當年他們班上,自己所認識的那個同學。

這個孫晨在許曜的印象之中極其不友好,在高中的時候曾經憑藉著自己會打扮,用留著一張長得不錯的臉,騙了好幾個女同學的初夜。

上了大學的時候,還曾經聽說過他因為騙色騙財,所以被壓進了拘留所。

就這麼一個遊手好閒的人,此刻居然來到了鷹國之中,而且看上去居然已經飛黃騰達。

「孫同學!沒想到居然是你,你也來這裡參加拍賣會嗎?」

雖然印象中這是一個不太行的同學,但許曜還是禮貌的向他進行問候。

而那孫晨卻是在許曜的身上打量了一番,隨後問到:「你是在為那個貴族工作啊?」

這個孫晨在國內犯了事情后,家人便花了一點錢把他送去國外,讓他投靠鷹國的親戚。

隨後他在鷹國憑藉著花言巧語,奪得了一位富家姑娘的歡心,最後選擇入贅到了富人家裡,並且逐步的得到了他們家族的認可,最後成功的融入了上流社會。

在他眼裡許曜的這身打扮,就是他們家族下人平常的模樣,身上穿的衣服褲子沒有一樣是名牌貨,但是卻把自己包裝都十分正式,看起來有點排面。

所以當他看到許曜的那一刻,還以為自己的這個老同學,也來到了鷹國發展,此刻在會所門前正在幫哪位貴族填資料。

「我?我並沒有為哪個貴族工作,我也是自己來參加拍賣會的。」

許曜不知道他為何問出這個問題,說出了自己的實況。 這個魚塘九,哭哭啼啼十幾分鍾,什麼主要內容也沒說出來,全是道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