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呂思勉認為赤壁之戰是孫劉抗拒統一,評價說:「曹操固然犯著兵家之忌,有其致敗之道,然而孫、劉方面,也未見得有何必勝的理由。自此以後,曹操幸而用兵於關西、漢中,未曾專註於南方。倘使曹操置別一方面為緩圖,儘力向荊州或者揚州攻擊,孫權的能否支持,究竟有無把握呢?孫權和劉備不同。劉備投降曹操,曹操是必不能相容的,所以只得拚死抵抗。孫權和曹操,本無嫌隙,當時假使投降,曹操還要格外優待,做個榜樣給未降的人看的。所以當時孫權假使迎降,就能使天下及早統一,免於分裂之禍;而以孫權一家論,亦系莫大的幸福;裴松之在《三國志·張昭傳》注里,早經說過了。然則孫權的決意抵抗,周瑜、魯肅的一力躥掇孫權抵抗,不過是好亂和行險僥倖而已。」

多年來,學術界對於「赤壁」地望問題討論,諸說並起被近代傳媒稱為「新赤壁大戰」。

數百年來,歷史學界對於「赤壁」之戰發生的地點問題多有討論,諸說並起,被傳媒稱為「新赤壁大戰」。一般統計,至少有七種「赤壁說」:蒲圻[qí]說、黃州說、鍾祥說、武昌說、漢陽說、漢川說、嘉魚說。從現當代觀點來看,爭論的焦點在蒲圻說和嘉魚說之間,而歷史學出版物和已發現文物證據更偏向於蒲圻說。

蒲圻說

陰法魯主編的《古文觀止譯註》中寫道:「那個赤壁,在今湖北省蒲圻縣西北,長江南岸。」《元和郡縣圖志》亦稱:「赤壁山在蒲圻縣西一百二十里,北臨大江,其北岸即烏林,即周瑜用黃蓋策,焚曹公舟船敗走處。」胡三省注的《資治通鑒》和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也採用了這一學說。1970年以後,蒲圻市赤壁山及長江對岸的烏林連續出土了大量東漢時期的文物,包括1973年出土的銅馬鐙、「建安八年」(203年)字樣的瓦硯,1976年赤壁山下土層中的沉船遺址、赤壁山上的各式漢朝帶鉤,1987年開探的墓室中諸葛亮設計的銅弩機、東漢通行的五銖錢等等。1991年,湖北大學人文學院專門出版了《古戰場蒲圻赤壁論文集》。1998年,蒲圻市正式改名為赤壁市。在赤壁市的三國赤壁古戰場中,含有大量赤壁之戰時的各種遺物,這些戰爭遺物的出土更加確定了當年赤壁大戰的地點就是在蒲圻。

嘉魚說

語言學家王力主編的《古代漢語》和朱東潤主編的《中國歷代文學作品選》,都持赤壁在今湖北嘉魚縣東北的觀點。如上溯此說之源,有《大清一統志》引據《水經注》為證。《水經注》曰:「赤壁山在百人山南,應在嘉魚縣東北,與江夏接界處,上去烏林二百里。」此說後來為清末著名地理學家楊守敬所首肯。

史書論證

首先,《三國志》是這樣記載的:「權遂遣瑜及程普等與備并力逆曹公,遇於赤壁。時曹公軍眾已有疾病,初一交戰,公軍敗退,引次江北。頃之,煙炎張天,人馬燒溺死者甚眾,軍遂敗退,還保南郡」。

而《三國志·吳書》的諸大將傳記也都提到「拒曹公於烏林」的字樣,那麼可以肯定的是,曹操是拄扎在江北的烏林。《元和郡縣圖志》記載:「赤壁山在今蒲圻縣西八十里,一名石頭關,北臨大江,其北岸即烏林,與赤壁相對。」酈道元的《水經注》記載:「江水左逕百人山南,右逕赤壁山北。昔周瑜與黃蓋詐魏武大軍所起也。」《荊州記》記載:「蒲圻縣沿江一百里南岸,名赤壁。周瑜、黃蓋(於)此乘大艦,上破魏武兵於烏林,烏林、赤壁其東西一百六十里。」《江表傳》記載赤壁之戰的情況是這樣的:「至戰日,蓋先取輕利艦十舫時東南風急,因以十艦最著前,中江舉帆。去北軍二里於,同時發火,火烈風猛,往船如箭,飛埃絕爛,燒盡北船,延及岸邊營柴」。

「東南風急」與「中江舉帆」,說明沖烏林來的船來自烏林東南,這與「上破魏武兵」比較吻合。還有《三國志·呂蒙傳》的記載:「是歲,又與周瑜、程普等西破曹公於烏林」。這裡的「西破」與周瑜傳的「逆」是一個解釋。

如果《江表傳》所記載是事實,那麼蒲圻赤壁做為赤壁之戰的地點確實是最符合歷史記載。

兵力考證

曹操方面,《三國志·吳主傳》注引的《江表傳》里記載曹操赤壁之戰之前有給孫權一封書信,信中稱曹軍有八十萬,《周瑜傳》中記載曹操佔據荊州后,得到水、陸軍數十萬,具體數目不詳。周瑜在對孫權將曹操的兵力估到二十多萬。孫吳鼓吹曲《伐烏林》則記載曹操「舟車十萬」。

聯軍方面,孫權調給周瑜兵馬三萬,諸葛亮在勸說孫權抗曹時說劉備有兵馬二萬人。孫權率領一支吳軍攻向合肥,張昭率領一支吳軍攻向當塗,孫權、張昭的這兩支大軍當時都不可能在赤壁。所以,赤壁之戰的雙方實際交戰兵力,孫劉聯軍最多五萬人,曹操在赤壁投入的兵力有二十餘萬人。因此,赤壁之戰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戰爭。

後代的文學家在以此次戰爭為題材而創作詩、文、小說時,又往往有意地滲入了誇張、附會的成分。對於曹操的兵力有八十萬、一百萬等誇大。

在《三國演義》中,赤壁之戰是全書最重要、規模最大、人才最集中的戰事。從第四十二回「劉豫州敗走漢津口,魯肅來夏口吊劉表之喪」開始,接下去第四十三回「諸葛亮舌戰群儒」,第四十四回「孔明用智激周瑜」、第四十五回「群英會蔣干中計」、第四十六回「用奇謀孔明借箭」、第四十七回「龐統巧授連環計」、第四十八回「鎖戰船北軍用武」、第四十九回「七星壇諸葛祭風」、到第五十回「關雲長義釋曹操」都是描述赤壁的戰事。

《三國演義》中描寫了周瑜的營帳駐在今鄂州市之西山,孫、曹鏖兵之處在三江口。

草船借箭是我國古典名著《三國演義》中赤壁之戰的一個故事。借箭由周瑜故意提出(限十天造十萬支箭),機智的諸葛亮一眼識破是一條害人之計,卻淡定表示「只需要三天」。後來,有魯肅幫忙,諸葛亮再利用曹操多疑的性格,調了幾條草船誘敵,終於借到了十萬餘支箭。

周瑜提出讓諸葛亮在十日之內趕製十萬支箭的要求,諸葛亮卻出人意外地說:「曹操大軍即日將至,若候十日,必誤大事。」他表示:「只須三天的時間,就可以辦完復命。」周瑜一聽大喜,當即與諸葛亮立下了軍令狀。在周瑜看來,諸葛亮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內造出十萬枝箭,因此,諸葛亮必死無疑。

諸葛亮告辭以後,周瑜就讓魯肅到諸葛亮處查看動靜,打探虛實。諸葛亮一見魯肅就說:「三日之內如何能造出十萬枝箭?還望子敬救我!」忠厚善良的魯肅回答說:「你自取其禍,叫我如何救你?」諸葛亮說:「只望你借給我二十隻船,每船配置三十名軍士,船隻全用青布為幔,各束草把千餘個,分別豎在船的兩舷。這一切,我自有妙用,到第三日包管會有十萬支箭。但有一條,你千萬不能讓周瑜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必定從中作梗,我的計劃就很難實現了。」魯肅雖然答應了諸葛亮的請求,但並不明白諸葛亮的意思。他見到周瑜后,不談借船之事,只說諸葛亮並不准備造箭用的竹、翎毛、膠漆等物品。周瑜聽罷也大惑不解。

諸葛亮向魯肅借得船隻、兵卒以後,按計劃準備停當。第一天,不見諸葛亮有什麼動靜!第二天,仍然不見諸葛亮有什麼動靜!直到第三天夜裡四更時分,他才秘密地將魯肅請到船上,並告訴魯肅要去取箭。魯肅不解地問:「到何處去取?」諸葛亮回答道:「子敬不用問,前去便知。」魯肅被弄得莫名其妙,只得陪伴著諸葛亮去看個究竟。

凌晨,浩浩江面霧氣霏霏,漆黑一片。諸葛亮遂命用長索將二十隻船連在一起,起錨向北岸曹軍大營進發。時至五更,船隊已接近曹操的水寨。這時,諸葛亮又教士卒將船隻頭西尾東一字擺開,橫於曹軍寨前。然後,他又命令士卒擂鼓吶喊,故意製造了一種擊鼓進兵的聲勢。魯肅見狀,大驚失色,諸葛亮卻心底坦然地告訴他說:「我料定,在這濃霧低垂的夜裡,曹操決不敢毅然出戰。你我盡可放心地飲酒取樂,等到大霧散盡,我們便回。」

曹操聞報后,果然擔心重霧迷江,遭到埋伏,不肯輕易出戰。他急調旱寨的弓弩手六千多人趕到江邊,會同水軍射手,共約一萬多人,一齊向江中亂射,企圖以此阻止擊鼓叫陣的「孫劉聯軍」。一時間,箭如飛蝗,紛紛射在江心船上的草把和布幔之上。過些時間,諸葛亮又命令船隊頭東尾西,靠近水寨,並囑加勁擂鼓吶喊。等到日出霧散,船上草把排滿密密麻麻的箭枝。此時,諸葛亮才下令船隊返回。還命令士卒齊聲大喊:「謝曹丞相賜箭!」當曹操得知時,諸葛亮取箭船隊因順風順水,已經離去20餘里,曹軍追之不及,曹操懊悔不已。

船隊返營后,共得箭十幾萬枝,為時不過三天。魯肅目睹其事,極稱諸葛亮為「神人」。諸葛亮對魯肅講:自己不僅通天文,識地理,而且也知奇門,曉陰陽。更擅長行軍作戰中的布陣和兵勢,在3天之前已料定必有大霧可以利用。他最後說:「我的性命系之於天,周公瑾豈能害我!」當周瑜得知這一切以後自嘆不如。

草船借箭,歷史上或確有其事,但主要人物並非諸葛亮,而是孫權。

據《三國志·吳主傳》裴松之引注《吳歷》,孫權屢屢向曹操軍挑戰,曹操堅守不出。孫權就親自乘了一艘輕船,從濡須口進入曹操軍水寨前。曹操一看,就知道孫權來了,是孫權要親自來看看曹軍的陣勢(欲身見吾軍部伍也),下令軍隊嚴加戒備,箭弩不得妄發。孫權在曹操面前走了五六里路,才返回。走的時候還向曹軍擊鼓奏樂。所有這些都被曹操看在眼裡嘆息說:」生子當如孫仲謀。」

另一個版本,《魏略》中說法是孫權來的時候,不是乘輕舟,而是坐大船。曹操也沒有說箭弩不得妄發,而是下令射箭。結果萬箭齊發,都射在了孫權的船上,船就向一邊傾斜,於是孫權便下令掉頭,使「箭勻船平」,孫權也就回去了。

那麼到底有沒有發生這件事,作者可能都不知道,但是唐代倒是有草船借箭之事

唐玄宗755年爆發了禍國殃民的安史之亂。由於玄宗的一連串決斷失誤,很快安祿山就攻陷東都洛陽,並且稱帝。眼看就要挺進潼關,直逼長安。由於玄宗的一連串決斷失誤,很快安祿山就攻陷東都洛陽,並且稱帝。眼看就要挺進潼關,直逼長安。為了切斷南方對長安的糧食、財物供應,安祿山命人攻陷宋、曹等州。此時,很多州縣的太守、縣令都被嚇破了膽,望風而降。雍丘縣(在今河南省杞縣)縣令令狐潮也不例外。此時,很多州縣的太守、縣令都被嚇破了膽,望風而降。雍丘縣(在今河南省杞縣)縣令令狐潮也不例外。知道令狐潮這麼沒骨氣投降了叛軍后,張巡趕忙攻打雍丘城。在雍丘,他與另一位勇士賈賁的部隊匯合。此時,雍丘城裡囚困有很多令狐潮抓來的睢陽軍的俘虜,他們原本是打算北上抗擊叛軍的。令狐把他們捆於庭院準備殺害。但這一天,他恰好要去見叛軍某大將,出城了。於是,俘虜們趕緊抓住機會解開繩索,殺死了看守,成功「反客為主」。就這樣,張、賈軍隊趁混亂輕鬆進城。隨後,他們殺死了令狐潮的妻兒,據城自守。

令狐潮哪裡吃得了這個虧?於是他聯合叛軍一次又一次地猛烈攻城。但由於守城的張巡指揮得所,將士們英勇無畏。所以令狐也不能奈他們何。但畢竟雙方的懸殊是很大的,叛軍以好幾倍的力量攻城,城內的消耗可想而知。於是,某天,城內的箭終於用完了。怎麼辦呢?這時候,張巡的聰明才智就徹底發揮出來了,據《資治通鑒》記載:「城中矢盡,巡縛藁為人千餘,被以黑衣,夜縋城下,潮兵爭射之,久乃知其藁人;得矢數十萬。其後復夜縋人,賊笑不設備。乃以死士五百斫潮營,潮軍大亂,焚壘而遁,追奔十餘里。」他命人扎了千多個稻草人,披上黑衣,趁著夜色,縋到城下。令狐潮一看這麼多「人」,「想來襲營,碾碎你們!」於是命手下拚命放箭。於是,張巡數箭數到手抽筋。幾十萬支箭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到手了。就這樣,縋來縋去搞了好幾次后,令狐潮累覺不愛了。於是,當張巡再一次夜縋而出的時候,令狐潮彷彿早就看穿了一切,於是,他不設防。於是,他損兵折將,逃出了十餘里。

但《魏略》卻不是這個說法。它說孫權不是乘輕船,而是坐大船。曹操也沒有說弓弩不得妄發,而是下令射箭。結果萬箭齊發,都射在了孫權的船上,船就向一邊傾斜,於是孫權便下令掉頭,使「箭均船平」,然後安然回去。

對於中國歷史而言,赤壁之戰有著非常特殊的意義。原本有望統一天下的曹操在這場大戰中損失慘重,孫、劉兩家趁勢崛起,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並由此展開了一段精彩的三國歷史。赤壁之戰發生在建安十三年,也就是公元208年。

在這一年,世界也在發生著一些事情

壁之戰發生的時間,實在是太早了,而大部分國家的歷史,並沒有那麼長的跨越。所以,在今天很多被我們所熟知的國家裡,基本都還沒有出現。如法國、英國、美國等。它們需要在很久以後才會出現。而一些跟中國同樣時期的古文明帝國,如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在赤壁之戰的時候,早已灰飛煙滅多年。中國是四大文明中,碩果僅存的一個。

而在赤壁之戰時期,歐洲大陸上最令人矚目的國家,莫過於羅馬帝國。羅馬帝國興起於公元前27年,大致是西漢成帝那段時期,也就是王莽篡漢的前35年。而在赤壁之戰爆發時,它依然非常的強大。當時的羅馬帝國,依然有實力發動征服,並獲得勝利。而在同一年,羅馬帝國將自己的目光望向了不列顛島。他們的皇帝發動了一次浩浩蕩蕩的遠征。2萬羅馬軍隊趕跑了不列顛島上的原住民,強迫他們簽下合約,並將不列顛島納入羅馬帝國的一部分。

不過,在歐亞大陸上,不只是羅馬帝國正處於巔峰,安息帝國同樣是一個強大的帝國。它位於西亞。安息帝國所處的位置,大致就是中國與羅馬帝國之間。在古代,安息帝國一直是中國與西方貿易的一個重要中轉站。這個帝國建立的時間,正是秦始皇登上王位的那一年,那時的嬴政,還只是親王。跟所有的帝國相似,安息帝國存在的第一天,就是以擴張為目標。經過幾百年的擴張,安息帝國逐漸成為西亞地區最強大的國家。漢武帝曾派遣張騫到這裡疏通西域各國的關係。時年,張騫43歲,為陸上絲綢之路,立下不世之功。不過,在赤壁之戰時期的安息帝國,日子並不是很好過。因為他們的國家,正因為王位的爭奪,陷入了一場內亂當中。

而在今天印度一帶,貴霜帝國同樣矗立於此。貴霜帝國,成立時間較晚,大致是東漢時期。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這個國家在絲綢之路上,同樣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作用。為此,在一段時間內,貴霜帝國同樣經歷了一段非常繁華的時期。當時貴霜帝國跟羅馬帝國、安息帝國,以及中國,均有貿易往來。不過,當時的貴霜帝國,似乎比較平靜,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歷史事件被記載下來。不過,很可能也是跟古印度時期便沒有記載歷史的傳統有關。時間,總是能夠掩蓋太多的歷史真相。

除了這些大帝國,日本在當時也已經存在。日本當時出於彌生時代,這是日本歷史中,非常早的一個歷史階段,基本還十分的落後與原始。不過,也是從這個時期開始,日本開始不斷像朝鮮半島以及中國派遣使臣交流。在漢朝時期,日本就曾派遣使臣到過中國,並賜過一枚金印。到了曹睿時期,日本就曾經派遣使臣到過魏國,並由此有了「倭」這個稱呼。

赤壁之戰是指東漢末年孫權、劉備聯軍於建安十三年(208年)在長江赤壁(今湖北省赤壁市西北)一帶大破曹操大軍的戰役。這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著名戰役之一,是三國時

周瑜讓黃蓋派人送了一封信給曹操,表示要脫離東吳,投降曹操。曹操以為東吳將領害怕他,對黃蓋的假投降,一點也沒懷疑。黃蓋叫兵士偷偷地準備好十艘大船,每艘船上都裝著枯枝,澆足了油,外面裹著布幕,插著旗幟,另外又準備一批輕快的小船,拴在大船船尾上,準備在大船起火時轉移。隆冬的十一月,天氣突然回暖,颳起了東南風。當天晚上,黃蓋帶領一批兵士分乘十條大船,駛在前面,後面跟隨著一批船隻。船隊到了江心,扯滿了風帆,像箭一樣駛向江北。曹軍水寨的將士聽說東吳的大將來投降,正紛紛擠到船頭看熱鬧。沒想到東吳船隊離開北岸約摸二里光景,前面十條大船突然同時起火。火借風勢,風助火威。十條火船,好比十條火龍一樣,闖進曹軍水寨。那裡的船艦,都擠在一起,又躲不開,很快地都延燒起來。一眨眼工夫,已經燒成一片火海。水寨燒了不算,岸上的營寨也著了火,曹軍一大批兵士被燒死了;還有不少人被擠在江里,不會泅水,馬上淹死了。周瑜一看北岸起火,馬上帶領精兵渡江進攻。他們把戰鼓擂得震天響。北岸的曹軍不知道後面有多少人馬進攻,嚇得全部崩潰。擴展資料:公元二世紀末,中央集權政府東漢衰落,經過長期的軍閥混戰,曹操、劉備和孫權分別佔據了中原、巴蜀和江東地區,而曹操的勢力最強大。公元208年,曹操揮師南下,打敗劉備,佔領了軍事重地荊州的大部分地區,迫使劉備退守夏口(今湖北漢口)。曹操妄想一舉消滅劉備,同時吞併孫權佔據的江東地區,劉備和孫權決定聯合抗曹。當時曹操率領二十多萬大軍從江陵(今屬湖北)沿江東進,直逼夏口。孫劉聯軍五萬人逆流北上,雙方在赤壁(今湖北武昌西赤磯山)相遇。曹操的士兵e69da5e6ba90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433623731都是北方人,不會水戰,初戰失利,於是曹操退駐江北,與孫劉聯軍隔江對峙。曹操吃了敗仗,便任命投降的荊州將軍蔡瑁和張允訓練北方士兵學習水上作戰,初見成效。為孫權統兵的都督周瑜擔心曹軍在蔡瑁、張允的訓練下,學會水上作戰,於是巧妙地使用離間計,曹操中計上了當,誤信蔡瑁和張允是潛伏在曹軍的姦細,將二人殺了。周瑜與劉備的軍師諸葛亮商量,覺得曹操人馬眾多,軍容整齊,如果正面交戰,孫劉聯軍無法取勝,於是他們決定採取火攻,並安排了一系列的計策。一天,周瑜召集手下大將商量進攻曹操,老將黃蓋認為對方太強大了,不如乾脆投降。周瑜大怒,命令手下打了黃蓋五十軍棍。黃蓋被責打后,派人送信給曹操,表示要投奔曹操。此時,埋伏在周瑜軍營里的曹軍姦細也傳回周瑜責打黃蓋的信息,曹操相信了黃蓋真的要來投降,非常高興。這時,聞名天下的軍事家龐統也來拜見曹操,曹操高興異常,立刻向龐統請教一個他正發愁的問題。原來曹操的士兵都是北方人,不會水戰,而且對南方水土不服,經常生病。龐統說:「這有什麼難的?只要把大小船隻搭配,把三十隻或者五十隻船,頭尾相連,用鐵索鎖住,上面鋪上木板,就可以了。」

三國演義火燒赤壁簡短故事

曹操發大兵征討劉備,劉備潰不成軍只好投奔東吳,而孫劉聯盟面對曹操的雷霆萬鈞之勢,依舊難以抵抗於是雙方列陣於赤壁,準備決一死戰。其中曹操的軍隊來自於北方,並不適合水戰,但是孫劉聯盟由於在南方非常適合水戰,他們在水戰上有某種優勢。然而曹操軍中有兩個人,一個叫張允一個叫蔡瑁,這兩人是背叛荊州投靠曹操的兩位將領,精通水戰,為了避免這兩個人將水戰的技巧教會曹操,於是周瑜等人使用了所謂的離間計。給這兩個人寫信,但是信卻沒有什麼實質的內容,只是噓寒問暖,大量的書信來往造成了曹操對這二人的猜疑,以為他們二人是內奸,於是曹操就將他們倆給殺了。於是曹操軍中再也沒有精通水戰的人,面臨這樣一個情況,曹操十分焦急。此時諸葛亮心生一計,將他的好朋友龐統叫了過來,龐統作為說客來到了曹操軍中。曹操十分愛才,見到有鳳雛之稱的龐統。龐統的建議是曹操的軍隊不會水戰,但是他們在路上的戰鬥力並不會減弱,如果將所有的船隻用鐵索連在一起,這些船在水上也可以如履平地,曹操聽取這個建議喜出望外,於是就將他所有的戰船,用鐵索連在一起,日夜操練。殊不知孫劉聯盟早就設下了火攻的戰略,也就是說如果曹操將船都連在了一起,那麼用火點燃其中一個船,那麼所有的船隻將會全部焚毀。那麼誰去做點火之人?東吳的老將黃蓋挺身站了出來,他與周瑜兩人設下了苦肉計,黃蓋故意惹怒了周瑜,周瑜於是一怒之下將黃蓋打了50大板。黃蓋一氣之下準備寫信投降曹操,曹操不明其中的道理,以為黃蓋是真心想來投奔,於是黃蓋攜帶十餘只小船,裝滿了火料,向曹操的水軍駛去。曹操對黃蓋並沒有防備,於是在黃蓋離得很近的時候,直接點燃了船隻,瞬間將曹操的整個水軍全部付之一炬。與此同時在陸上周瑜也設下了計謀,將曹操岸上的軍帳也焚之一炬,此時火光衝天火燒連營,曹操一見大勢已去,不得不丟盔棄甲而逃,這就是著名的火燒赤壁這一戰役。擴展資料:赤壁之戰確立了三國鼎立的局面,具有重要的政治和軍事意義。赤壁戰後,曹操退回北方,再沒有機會如此大規模南下荊州。曹操集團也失去了在短時間內統一全國的可能性。劉備乘勢取得荊州大部,包括武陵(郡治在今湖南常德)、長沙、桂陽(郡治在今湖南郴縣)、零陵(均在今湖南境)等四郡。稍後又奪得劉璋的益州。孫權據有江東,形成了魏、蜀、吳三國鼎立的割據局面。赤壁之戰,是指東漢末年,孫權、劉備聯軍於建安十三年在長江赤壁(今湖北省赤壁市西北)一帶大破曹操大軍,奠定三國鼎立基礎的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著名戰役。這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爭之一,也是三國時期「三大戰役」中最為著名的一場。它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在長江流域進行的大規模江河作戰,標誌著中國軍事政治中心不再限於黃河流域。孫劉聯軍最後以火攻大破曹軍,曹操北回,孫、劉各自奪去荊州的一部分。

赤壁之戰是三國史上的一個經典戰役,中學課本里把《資治通鑒》中的相關部分節選錄入課本,《三國演義》中的生動描寫更讓這場大戰深入人心。然而《資治通鑒》書於宋朝,其說固不可信,而《三國演義》作為小說,誇張描寫更多,以至於人們對這場戰役存在著諸多誤點,現略論一下赤壁之戰,以釋訛誤。

建安七年,曹操於官渡戰袁紹,以少勝多,袁紹嘔血致死。他的手下的謀士互相爭權,審配、逢紀支持小兒子袁尚,辛評、郭圖支持大兒子袁譚,各自為政。曹操於建安八年春三月大破袁尚、袁譚,隨即準備南攻劉表。但是袁氏兄弟在後方爭奪冀州,曹操只好回兵。直到建安十二年,曹操已破袁譚、袁尚、烏丸,北方大根據地已經穩定下來,於是,曹操決定南征。

建安十三年春正月,曹操回到鄴城,於玄武池操練水軍,準備南攻劉表。結果曹軍未到,劉表已死。劉表和他老婆蔡氏喜歡小兒子劉琮,將他的大兒子劉琦委派為江夏太守。劉表死後,他手下的人立劉琮為主。因此劉琦和劉琮就成了仇人。這時候曹軍已至荊州,劉琮手下人勸他投降曹操,於是他就秘密的派使者去降曹操。當時,劉備為劉表的客將,鎮守於荊州北部的樊城,直到曹軍到了宛城才聽說。於是劉備只好向南逃竄。至襄陽時,諸葛亮勸劉備襲取荊州,劉備「不忍」,而劉琮手下的軍民多有比附劉備,結果到了當陽時,「眾十餘萬,輜重數千兩,日行十餘里」,劉備另派關羽「乘船數百艘,使會江陵」。有人勸劉備棄眾而逃,劉備說:「夫濟大事必以人為本,今人歸吾,吾何忍棄去!」結果一個「不忍」,違背了「兵貴神速」的用兵準則。曹操怕劉備襲取江陵而奪得大量輜重軍備,於是「乃釋輜重,輕軍到襄陽」,「將精騎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餘里」。與劉備在當陽長坂遭遇,劉備兵甲不足,士氣不振,結果大敗,丟了老婆,和諸葛亮、張飛、趙雲等數十騎敗走。最後抄小路跑到漢水邊上,和關羽軍隊回合,然後跑到了劉表長子、江夏太守劉琦那裡。

這個時候,孫權屯軍於柴桑,觀望態勢。他派魯肅以弔喪為名(《江表傳》雲),和劉備結交,希望同劉備聯合公與曹操。結果魯肅剛到南郡,就聽說劉琮投降了曹操,於是精緻前去迎接劉備,在長坂與劉備相遇。魯肅向劉備表示了孫權與其結交的想法,劉備於是很高興,就屯兵於夏口,準備與曹軍大戰。

然而此時,孫權內部關於是戰是和仍在爭論之中。孫權手下大多數人都勸孫權投降,而其中就有江東三世老臣張昭。正當孫權猶豫不決之時,魯肅領著諸葛亮到了柴桑。諸葛亮對孫權說:「如今天下大亂,將軍起兵佔據江東,劉豫州也屯兵於漢水南濱,您二位與曹操共爭天下。現在曹操北方已經平定,南方佔領荊州,英雄沒有用武的地方,所以劉豫州逃到這裡。請將軍您量力而行:如果你能與曹操抗衡,就和他打;要不能的話,何不投降於曹操?現在將軍你猶豫不決,而事情緊急,你的大禍不遠嘍!!」孫權就很生氣:「照你這麼說,劉豫州為什麼不投降?」諸葛亮慷慨激昂,吐沫橫飛的說:「想當初田橫是齊國的壯士,而堅守義氣而不受辱;何況劉豫州身為帝胄,英才蓋世,天下的人才都慕仰,如果功業不成,那是天命,怎麼能屈膝投降曹操呢?」孫權勃然大怒:「我不能拿著吳國的土地舉以與人!我決定了!!要和曹操決戰!!天下除了劉豫州就沒有可以抵抗曹操的人了。但是劉豫州剛打敗仗,能和曹操相抗么?」諸葛亮以天時地利等種種因素來分析:「劉備現在手頭有兩萬多人;曹軍遠來疲憊,正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因此兵法說『必定折損上將』;曹軍不習水戰;荊州民心未必都心服曹操。」這些分析堅定了孫權與曹軍一戰的決心。

這件事在《三國志——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有著不同的記載。《吳書》中說:魯肅不贊同張昭等人的看法,他認為孫權投降之後的待遇會降低,「今肅可迎操耳,如將軍,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肅迎操,操當以肅還付鄉黨,品其名位,猶不失下曹從事,乘犢車,從吏卒,交遊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將軍迎操,欲安所歸?原早定大計,莫用眾人之議也」,也就是說,他投降了之後,至少還能搞個市長什麼的乾乾,但是如果孫權投降了之後能幹什麼?孫權聽了之後於是決心一站,確定與劉備的結盟。

愚意竊以為《吳書》之說不可取。陳壽作《三國志》,各國傳志皆引自本國史書。《吳書》內容多引自吳國韋昭所寫的《吳書》。然而韋昭的作品,對本國人多有讚譽之詞,其誇張杜撰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一件可以確定的事情是,諸葛亮在促使孫權下決心與曹操一戰中起了很大作用,這在《三國志》中多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264663038處皆有記載。《吳書》閉口不提諸葛亮,無怪乎裴松之說:「如似此計始出於亮。若二國史官,各記所聞,競欲稱揚本國容美,各取其功。今此二書,同出一人,而舛互若此,非載述之體也。」最可靠的情況是魯肅本來就勸孫權與曹操一戰,諸葛亮的連橫之略又進一步加強了孫權的決心。

在孫劉聯盟的結成中,諸葛亮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作為一個戰略型人才而非戰術型人才,諸葛亮敏銳地看到了曹軍遠來疲憊、不習水戰等弱點,分析了劉備、孫權的優勢,他巧妙地利用了孫權不甘心居人籬下、想與曹操一戰的心理,智激孫權,使孫權確立了孫劉聯盟的基本方針。他第一個向孫權分析了當時天下的戰略形勢,堅定了孫權與曹軍一戰的決心。從這點看來,《吳書》中閉口不提諸葛亮的作用實在有失偏頗。孫盛《異同記》中以為《吳書》多回護溢美之詞,我基本同意。

在諸葛亮與魯肅的勸說下,孫權決定於曹軍一戰。這時候周瑜正在鄱陽練兵,在魯肅的建議下,孫權召回了周瑜。正趕上張昭等人又勸孫權投降。周瑜說:「不然。操雖託名漢相,其實漢賊也。將軍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據江東,地方數千里,兵精足用,英雄樂業,尚當橫行天下,為漢家除殘去穢。況操自送死,而可迎之邪?請為將軍籌之:今使北土已安,操無內憂,能曠日持久,來爭疆埸,又能與我校勝負於船楫(可)乎?今北土既未平安,加馬超、韓遂尚在關西,為操後患。且舍鞍馬,仗舟楫,與吳越爭衡,本非中國所長。又今盛寒,馬無藁草,驅中國士眾遠涉江湖之間,不習水土,必生疾病。此數四者,用兵之患也,而操皆冒行之。將軍禽操,宜在今日。瑜請得精兵三萬人,進住夏口,保為將軍破之。」於是,孫權派周瑜、魯肅、程普領三萬餘人,到夏口去協助劉備。

《三國志》中,裴松之引《江表傳》說:備從魯肅計,進住鄂縣之樊口。諸葛亮詣吳未還,備聞曹公軍下,恐懼,日遣邏吏於水次候望權軍。吏望見瑜船,馳往白備,備曰:「何以知(之)非青徐軍邪?」 天降萌妃:皇叔,寵翻天! 吏對曰:「以船知之。」備遣人慰勞之。瑜曰:「有軍任,不可得委署,儻能屈威,誠副其所望。」備謂關羽、張飛曰:「彼欲致我,我今自結託於東而不往,非同盟之意也。」乃乘單舸往見瑜,問曰:「今拒曹公,深為得計。戰卒有幾?」瑜曰:「三萬人。」備曰:「恨少。」瑜曰:「此自足用,豫州但觀瑜破之。」備欲呼魯肅等共會語,瑜曰:「受命不得妄委署,若欲見子敬,可別過之。又孔明已俱來,不過三兩日到也。」備雖深愧異瑜,而心未許之能必破北軍也,故差池在後,將二千人與羽、飛俱,未肯系瑜,蓋為進退之計也。這一段,被司馬光引入了《資治通鑒》孫盛曰:劉備雄才,處必亡之地,告急於吳,而獲奔助,無緣復顧望江渚而懷後計。江表傳之言,當是吳人慾專美之辭。愚意認為,孫盛之言其實很正確。劉備這時候有求於人,周瑜如果敗了,他也無法自保,怎麼還會躊躇不前呢?《江表傳》的說法荒謬之極,而《資治通鑒》還加以採用,司馬光實在是不明智。

曹操的軍隊到達了赤壁,與劉備隔江而望。劉備在赤壁大戰曹軍,還把曹操的船艦燒毀。曹軍前進受挫。由於本身飢餓缺糧,加上疫病流行,死傷大半。曹操於是引軍北還,以保南郡。劉備又和周瑜水陸並進,直逼南郡城下。曹操於是回師鄴城,留曹仁、徐晃於江陵,使樂進守襄陽。當時甘寧在夷陵被曹仁軍隊所困,呂蒙出主意,分一半兵去救甘寧,留下一半兵由凌統帶領,大破曹仁。於是孫權命周瑜任南郡太守。此時,孫權親自率眾攻打合肥,命張昭攻打九江的當塗。張昭軍事才能差一點,結果出師不利。孫權也不是個能打仗的主,數月合肥不能下。正好曹操此時在巴丘,於是他命令張憙救援合肥。結果孫權聽到這個消息后,跑掉了。

卻說周瑜領南郡太守后,分了一部分遞給劉備。劉備於是移兵油江口,更其名為公安。他表奏劉琦為荊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長沙太守韓玄、桂陽太守趙范、零陵太守劉度皆來降。劉琦病死後,他的手下人推舉劉備為荊州刺史。

《三國演義》中周瑜火燒赤壁的故事已廣入人心,然而,關於曹操被戰敗的這件事,在《三國志》中多有不同記載。現舉幾例:《魏書》《武帝紀第一》言:「公至赤壁,與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備遂有荊州、江南諸郡。」《蜀書》《先主傳第二》稱:「與曹公戰於赤壁,大破之,焚其舟船。先主與吳軍水陸並進,追到南郡,時又疾疫,北軍多死,曹公引歸。」《吳書》《吳主傳第二》說:「瑜、普為左右督,各領萬人,與備俱進,遇於赤壁,大破曹公軍。公燒其餘船引退,士卒飢疫,死者大半。備、瑜等復追至南郡,曹公遂北還,留曹仁、徐晃於江陵,使樂進守襄陽。」我們所熟悉的「周瑜使苦肉計,黃蓋獻詐降書」然後火燒赤壁的說法,僅見於《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第九》。諸說混亂,更兼私修史書中多種不同說法,譬如王粲的《漢末英雄記》竟說曹操沒船,以竹排渡江,結果竹排被周瑜所燒,於是就退兵了等荒誕之語。 楊嘯等人來到黑龍江省的哈爾濱。

趙本領離開地球之前就是東三省的王者,此番回來,仍然有很多本地的兄弟認識他,楊嘯當初作為趙本領的結拜兄弟,一起對抗顧北風,也是深得本地人們的尊重。

當然了,現在整個華夏區已經在黃雯等人的領導下實現了統一,也就沒有了什麼東北王的稱呼。

哈爾濱原本就是黑龍江省的省會城市,也是這次對抗日本島國入侵的一個重要軍隊集結地。

黃雯帶領楊嘯等人進入了市中心的一棟高樓,在一樓大廳,大家坐在一起,彼此問候,述說分別後的事情。

黃雯、藍欣、秦雨和鄧曉現在是華夏國的四大天後,聯合統治著華夏地區。

黃雯看著楊嘯,笑道:

「你回來就好了,以後統領華夏地區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和姐妹們終於可以輕鬆享福了。」

秦雨連忙說道:

「我要回家帶兒子。」

眾人鬨笑。

楊嘯先把跟著自己一起返回地球的歐美非洲等地高手給大家簡單介紹了一下,又把黑金剛和金毛獅王介紹給大家。

然後才笑道:

「我返回地球只能短暫住一段時間,不能長住,等我完成了一些事情后,還是要離開地球的。」

「啊?你還要走?」

黃雯等人一臉失望地看著楊嘯。

楊嘯趕緊安慰道:

「你們放心,等我在巫星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我便返回地球,以後都陪你們。」

「真的?」

秦雨望著楊嘯。

楊嘯點點頭。

本因和尚問道:

「楊嘯,當初我們華夏國分兩批走了幾十個王級境界的高手,這次怎麼只有你和周強、龍永軍回來?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在紫源星,都很好,你們放心,等遲點他們都會回來和大家團聚的。」

眾人聽了,內心也算是心安,生怕楊嘯說出一句其他人都死了的話。

楊嘯說這話的時候,內心想起了宮宇,不由得心顫了一下。

從華夏國過去的兩批人,除了宮宇等少數幾人死亡外,其餘都算幸運地活下來了。

龔宇的老婆是藍欣的師妹小蘭。

楊嘯看了一眼藍欣,問道:

「你師妹小蘭呢?」

「小蘭在嶽麓山天山派,我們都出來打仗了,她要在後方坐鎮沙市,還要幫忙照看你和秦雨的孩子。」

楊嘯淡淡一笑。

肥肥、陳璐,本因和尚等人幾十個楊嘯的好友,圍著楊嘯。

「楊嘯,給我們說說你這幾年的經歷吧?」

楊嘯點點頭,簡單地講了一下大概情況,自然是省略了在紫源星娶了三個老婆的事情。

黃雯等人聽到楊嘯在紫源星九死一生的經歷,也都是心驚不已。

「楊嘯,你這次回來有什麼事情要做?」

「我回來想看看地球現在的狀況,還有你們是否安好,順便將大龍帝國的人請走,

我昨天回到魔都,魔都鎮守的侍衛們告訴我,你們正在這裡和日本島國的入侵者戰鬥,所以我就匆忙趕來了,

沒有想到,我一來就遇到了大龍帝國的三王子龍桀,這下好了,不用我去找他們了,

龍桀一死,估計剩餘的那些黑衣斗篷侍衛都會逃走。」

龍永軍聽了,有些驚慌地說道:

「老大,你殺了三王子龍桀,他的侍衛逃回巫星后,大龍帝國會不會出兵來地球報復我們?」

「這個不用擔心,大龍帝國目前元氣大傷,他已經沒有能力報復我,就算要報復我,不會跑到遙遠的地球,而是會去紫源星找我報仇。」

「那我們現在怎辦?」

「簡單,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們所有人去朝鮮半島,將聚集在哪裡的日本島國侍衛全部殺死,

黃雯,你們現在達到王級境界的讓你有多少?」

「大約有兩百左右王級進化者。」

「你明天集合所有的王級進化者,順便帶一萬強化境界的高手,跟著我進入朝鮮半島,等我消滅了哪裡的日本島國入侵者之後,我們再飛過日本海,直接殺到日本島國的本土。」

「去日本島國本土?」

黃雯等人一驚,看著楊嘯。

楊嘯點點頭:

「是的,在華夏歷史上,從明朝的倭寇開始,日本島國的人就開始不斷入侵我華夏國,到了近代就更厲害了,這一次,我要徹底將日本島國打趴下,收歸我華夏國統治。」

黃雯等人看著楊嘯,一臉的崇拜。

龍永軍說道:

「老大,島國美女多啊!」

龍永軍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身邊的肥肥給掐了一把,立即齜牙咧嘴地假裝痛苦的樣子。

以龍永軍現在帝級進化者的能力,防禦超強,肥肥根本是無法傷害他的。

楊嘯笑道:

「等我們掃蕩了日本島國之後,你就暫時留在日本島國,代理島國王者,統治島國。」

「啊,我?」

龍永軍指著自己的鼻子,看著楊嘯。

「是啊,你不是喜歡島國的美女嗎?」

肥肥立即說道:

「老大,我也去。」

「好,同意!」

眾人大笑。

龍永軍以一種怪誕的表情看著楊嘯,內心直呼「寶寶苦啊!」

龍永軍突然腦海靈光一閃,說道:

「老大,我記得你當初離開地球的時候,匆匆舉行了婚禮,你的四個老婆,你只和秦雨入了洞房吧?今天回來了,把洞房給補上吧?」

龍永軍這麼一說,周強,趙本領、肥肥、本因和尚等人立即起鬨。

「對啊,老大,今晚就補個洞房。」

「殺日本島國的入侵者不急在一時,他們現在估計嚇得屁滾尿流了,我們在這裡修整幾天再去也不遲。」

周強笑道:

「乾脆給龍永軍和肥肥也舉行一個婚禮吧,增添一點喜氣,我們地球自從大災變一來,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輕鬆過。」

「這個主意好!」

大家都起鬨贊成。

黃雯、藍欣和鄧曉三人早就滿臉羞紅,只有秦雨卻是嘻嘻笑著,在鄧曉耳邊悄聲說著什麼,聽得鄧曉一臉羞紅尷尬的樣子。

楊嘯也是老司機了,也知道這幾年離開地球,虧欠了黃雯等人,於是說道:

「黃雯,藍欣,鄧曉,秦雨,我楊嘯今生能夠擁有你們四位聰慧賢良的女子為妻,這是我前世修來的福氣,上次的婚禮的確很匆忙,我們就再補一個婚禮好了。」

黃雯四人低著頭,羞紅著臉,點點頭。

於是,下面的人趕緊張羅開了,布置新房,準備晚上的婚禮。

楊嘯要和華夏國四大天後舉行婚禮的事情立即在哈爾濱城傳開了,在城裡的數萬人都興奮不已。

趙本領是本地人,自告奮勇擔任其婚禮的總策劃,按照東北的婚禮習俗,給楊兄和龍永軍安排一個東北味道的婚禮。

下面的人忙著籌辦婚禮,楊嘯則召集了黃雯等骨幹成員開會,了解地球這幾年的變化。

「楊嘯,我們現在的生存環境比以前更差了,更艱難。」 「哦?為什麼這麼說?」

「楊嘯,你離開地球的這四五年時間,地球上的變異生物變得越來越厲害,越來強大了,現在,我們完全依賴城市的基因商店的防禦光幕拉抵抗怪獸,我們人類的活動範圍越來越小了。~隨~夢~小~說~щ~suimеng~lā」

楊嘯一驚,

「怎麼會這樣?你們不是也經常去野外獵殺妖獸嗎?妖獸的進化如此快?」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