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倘若自己不是躺在大樹上,恰好聽到了這些消息,還真不知道元家的人已經過來找自己麻煩了。

到時候,不知緣由的自己,遇到這些傢伙可不會想到躲避,被斬殺當場也是有可能的!

「元清歡?元清歡是誰?」元稹聞言不禁一愣。

元清歡出走的時候,元稹還在吃奶,等他記事的時候,元清歡已經成了元家的禁忌,他自然不知道元清歡的存在,就連這次的任務,也只知道跟著七長老出來長長見識罷了,殺人什麼的,根本輪不到他。

事實上,這次出來的十一個人,只有七長老和元芳,元辰兩個知道情況,其他人都不知道……

「還給我裝大頭蒜,都到這個時候,還裝下去,有意思嗎?」葉擎不屑道。

要不是想找個了解情況的,問一下元家的實力和情況,這傢伙,早就被自己幹掉了!

「裝蒜?我沒有啊,我是真不知道……你……你不要殺我好不好,我不想死啊……嗚嗚嗚……」元稹大哭道。

葉擎不禁無語,好歹也是元家的精英,就這麼怕死?

他好像也沒有撒謊,真的不知道元清歡?

「不想死?也行,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就不殺你!」葉擎一臉認真道。

「你問,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訴我,不要殺我……」元稹急忙道。

「你說你不知道元清歡,那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還有剩下的那老頭是誰?你在你們元家又是什麼身份?」葉擎問道。

「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元清歡,只是七長老,也就是你說的那老頭,他親自帶隊,點名讓我們一起跟著出來做個任務,長長見識,我在元家的身份是執法堂弟子……還有被你殺死的那些人,包括芳叔,都是執法堂的人……」元稹道。

「七長老,執行任務?執法堂……說說看,你們元家有多少長老,都是什麼實力,這次執行的又是什麼任務,還有你們執法堂里有多少人?高手多嗎?」葉擎問道。

「家族一共就七個長老,全都是大宗師級的高手,執法堂是元家最重要的地方之一,族內凡是有前途的大師級以上高手,基本上都會加入執法堂,族內的族長,長老等等,都曾經是執法堂的一員,七級,八級武者,是普通執法堂成員,九級武者為執法堂執事,現在執法堂里一共有一百四十七人,其中執事有二十二人……」元稹道。

「別給我打馬虎眼,你說的任務是什麼?」葉擎問道。

七個大宗師級高手,嗯,還不算家主!

而執法堂,一百四十七個大師級以上高手?二十二個宗師級?

真牛逼!

葉擎還能說什麼?

整個河東省,大宗師級高手只有一個,宗師級不到五個,大師級高手估計也就是人家執法堂的一個零頭,這就是隱藏世家的實力……

一個元家都這麼牛逼了,那千年世家葉家呢?

葉擎忽然感覺到,自己之前把葉家想的太簡單了,沒有著急去葉家是很明智的選擇!

「任務……任務就是……殺……殺……」元稹小心翼翼的看向葉擎,卻不敢說……

「殺我?」葉擎替他說了。

「嗯,臨行前,我們都看了你的照片,所以才能認出你來……」元稹道。

「為什麼要殺我?」葉擎道。

「不知道哦,這個,可能只有七長老,還有兩位叔叔知道……」元稹道。

「哼,不要騙我,你要是敢騙我,那你就死定了!」葉擎沉聲道。

「當然不敢……」元稹急道。

「那好,我問你,你們元家,有多少先天高手?」葉擎問道。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什麼執法堂的大師級高手,宗師級高手,七個長老……

對於葉擎來說,都是浮雲!

唯獨先天級高手,才是最值得他去重視的!

「目前家族之中一共有兩個先天級高手,一個是常年隱居在後山的老祖宗,還有一個就是家主,不過家主是前幾日剛剛突破的……」元稹道。

「前幾日剛剛突破?這麼巧?」葉擎聞言一愣,不禁想到了什麼……

難道和那元清歡的死有什麼關係嗎?

瞬間,葉擎感覺,自己似乎做了一件傻逼事……

弄死了元清歡,刺激了元家主,所以元家主突破了嗎?

極有可能是這樣啊……

可是不殺元清歡?

那死的就是他!

算了,就兩個先天高手,一個還是剛突破的,等自己突破先天之後,也就沒什麼威脅了…… 探明了元家的實力,葉擎隨手一掌打暈,而後又一掌廢了他的丹田,隨後將其丟在一個樹冠之上……

「我說話一向算數,說不殺你,就不殺你,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運氣了……」

葉擎喃喃自語了幾句,隨後朝著山上進發。

內力被廢,人又被打暈,加上之前的傷勢,若是運氣好,在幾個小時之內能被人發現送到醫院,或許還能搶救一下,可若是無人發現,怕是只能聽天由命了……

青葉山主峰可不是什麼善地,各種柴豺蟲蛇蟻自是不必說了,還有狼,熊瞎子,老虎之類的猛獸出沒,說實話,能撐過一夜的幾率都不大……

另一邊,七長老和元辰兩人悄悄跟上了一名八極拳弟子,趁著此人探查洞穴之時,兩人聯手合力,那名已經達到大師境界的八極拳弟子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殺……

「第一個,哼,這次八極門一脈一共來了九個人,剩下的,一個也別想活著回去!」七長老擦了擦手上的血跡,直接轉身離去。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那人被殺之後,不過幾秒鐘的功夫,一人跌跌撞撞的跑到文松大宗師面前道:「師伯,不好了,濟陽師弟好像出事了,他隨身帶著的運動手環檢測到他已經沒有心跳,而且身體的溫度正在漸漸下降……!」

「什麼?怎麼回事?在哪出事的?」文松大宗師聞言皺眉道。

現如今,科技進步發達,武者們也是與時俱進,比如文松帶來的八極門人,每一個身上都帶有一個運動手環,這玩意可是實時監測佩戴人的身體狀態,心率,心跳,身體溫度等,還具備通話,視頻,定位等功能。

當然,一個大宗師加一個宗師一起出手,他是沒機會報信的,不過他死後,運動手環檢測到他的生命特徵沒了,就會主動發送一條信息出去。

億萬老公霸上我 這就看出了,隱世門派的缺陷,不是那麼的與時俱進,對現代科技的利用不如外界武者,若是元家的人,也都弄這麼一個運動手環的話,恐怕葉擎在第一撥殺人的時候,就已經被他們發現了,更不至於連另外四個人的屍體都找不到……

「根據運動手環發出的定位,他現在應該在這位置……」那人拿著一個平板電腦,平板上有一些綠色小點代表著那些運動手環所在的位置,而濟陽所在的位置,則變成了紅色……

「去看看,另外通知我們其他所有人注意安全!」文松沉聲道。

當文松他們按照手環發出的定位,找到那人屍體的時候,屍體已經有些殘缺不全,一頭獨狼正在享受美食……

「是濟陽師弟!該死的傢伙,給我滾開!」

那人簡直大怒,直接飛身過去,一掌劈向那獨狼,不過獨狼的反應也很迅速,似乎知道來人很強,直接扭頭就跑……

「師伯,師弟他是被人殺死的,而且是兩個人同時出手,最低也是宗師級的實力!」

那人強忍著噁心,檢查一番濟陽的屍體后彙報道。

濟陽的屍體因為被獨狼啃過,腹部被啃穿,內臟到處都是,顯得十分噁心……

「兩個宗師,偷襲了濟陽?快告知其他人,返回大帳,或許有人要對他們不利!」文松大宗師心中一驚道。

八極門這次來的高手太多了,恐怕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忌憚,所以想要暗中消弱他們的實力……

「是,師伯!」那弟子聞言點頭,隨後開始通知八極門其他人……

「帶上濟陽的屍體,若是被我們發現是誰殺了他,哼!」文松大宗師冷一聲,身為大宗師榜單第八的強者,整個青葉主峰,恐怕無人會是他的對手!

當文松他們回到賬內的時候,發現大帳之內只有五人,而他那心愛的弟子松寶卻不在賬內,不禁面色一變道:「看到松寶了嗎?」

「師父,松寶師兄沒和您在一起嗎?」一名弟子詫異道。

松寶受傷,原本是在大帳之內養傷的啊……

「沒有,你們走後,他也出去了……雲豐,速速查看松寶在什麼位置?」文松道。

「是,師伯!」

帶著平板電腦的弟子打開平板,看著其中標識的紅點,頓時面色大變……

紅色……

綠色代表無恙,而紅色則是警告,之前濟陽死了,原本的綠色小點就是變成了紅色……

「師伯,松寶師兄恐怕也……」

「該死,到底是誰,竟敢與我八極門為敵?」文松大怒。

松寶可是他最看重的弟子,未來大宗師有望,堪稱是他的衣缽傳人,現在竟然也出事了……

「千年靈藥找到了!」

「千年靈藥在這……」

「快,找到千年靈藥所在的位置了!」

「……」

就在這時,不少武者的聲音傳遍整個青葉山主峰,很多武者聽到這個消息,都朝著聲音傳出的地方飛快奔去。

此時,七長老和元辰剛剛乾掉松寶,自然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找到靈藥了?走,我們先去搶靈藥,等搶了靈藥,有的是時間和八極門玩!」七長老決斷道。

葉擎正在趕來的路上,自然也聽到了靈藥出世的消息,急忙提速。

何林進入青葉山主峰,他對那千年靈藥沒有太多想法,只要平安保住葉擎,葉家那裡的功勞自然少不了,這可比一株千年靈藥重要多了。

只是他進入主峰之後,到處尋找,也沒有見到葉擎的蹤影,這會兒靈藥出世,他自然也要趕過去,葉擎既然是來搶靈藥的,就一定會去靈藥出世的地方。

葉擎隨著人流,一起趕往靈藥出世的地方,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天坑,天坑內部的範圍極大,當葉擎來到天坑附近的時候,這裡已經聚集了上百人之多,每一個都是大師級以上的高手。

葉擎悄無聲息的落在眾人之後,倒是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上百名高手所戰力的位置也是十分講究,大師級高手站在最外圍,人數也是最多的,其次是十多名宗師級強者站在內側,而最中心的位置只有五個人!

其中有兩人葉擎認識,一人自然是元家七長老,還有一人是河東省的谷大宗師,雖然沒見過面,但是看到過照片…… 慢慢的人越來越多,圍在這附近的人已經接近三百,宗師級強者也有近二十餘人,大宗師級高手也增加了一人,何林也已經趕到,不過他並沒有展現出太多的實力,看到葉擎是安全的他就放心了。

當然,人群之中,說不定還有類似何林這種隱藏了實力的,不過應該不會太多。

畢竟,能來青葉山的,基本上都是附近幾個省市的高手,大多數都是熟人,只有類似元家這種突然出世,或者是從較遠地方過來的生面孔才能隱藏的住自己的實力。

「諸位,千年靈藥就在天坑之中,不過靈藥附近有一頭大蛇守護,想要獲得靈藥,首先要解決那大蛇才行,我等不放商量一下,如何對付那大蛇!」谷大宗師開口道。

這裡是河東省的範圍,谷大宗師又是河東省唯一的大宗師,也算是此地東道主,他主動率先開口,倒也沒人反對。

「弄這麼麻煩幹什麼,一起下去就是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區區一頭畜生,還能擋得住我們這麼多人不成?」一名大宗師級強者不屑道。

「就是,在場這麼多人,不論是誰搶到了千年靈藥,難道其他人還能拱手相讓不成?最好自然還是要憑實力說話的!」另外一名大宗師級高手道。

「本座可不想讓不相干的人得了便宜!」文松大宗師開口道。

眾人之中,就他的實力最強,他都開口說話了,谷大宗師明白,想要把大家組織起來,恐怕是沒戲了,一場混戰下來,也不知道會死到多少人,希望那些大師級的傢伙們,能多長個心眼,別攙和到這裡面來……

「也罷,生死各安天命吧,這洞穴之內可不太平,之前有幾名大師級武者進去,一個都沒有出來,只傳出了千年靈藥在這裡面的消息……」谷大宗師苦笑道。

他說這話的意思,還是希望那些大師級高手能夠量力而行。

然而,財帛動人心,千年靈藥就在眼前,有幾個能把握本心的?

「大家一直僵持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幾個先進去,然後是宗師級,最後才是你們,不要亂了規矩,否則的話……」七長老用陰沉的眼神掃視了一下周圍眾人,隨後第一個跳下天坑……

眼看著七長老進入天坑,其他大宗師生怕被七長老搶了先,也跟著跳了下去,隨後就是那二十餘名宗師級強者跟了上去,兩百多大師級高手留在地面上的只有小半,其中大半都進入其中。

「少爺,為了一株千年靈藥,不值得冒險,我們還是回去吧!」

葉擎剛想入內,何林閃身來到葉擎身邊道。

「何老,您也來了?呵呵,我來這裡,可不止是為了千年靈藥……」葉擎搖頭笑道。

「不是為了靈藥?」何老聞言一愣。

「嗯,還有一些敵人在這裡……」葉擎道。

就在葉擎想要給何老好好解釋的時候,四名武者分成了四個方位,直接將葉擎與何林兩人圍在中間,還有兩名武者則是正對葉擎和何老,並且用氣勢鎖定他們……

「你就是葉擎吧!」那用氣勢鎖定葉擎的中年人恨聲道。

「沒錯,是我,幾位這是什麼意思?我好像,不認識你們吧!」葉擎皺眉道。

他還想下去偷摸幹掉元家剩下的兩人呢,這群家是從哪冒出來的?

葉擎有點鬱悶……

自己展現武功這才幾天時間,怎麼麻煩是一撥接著一波?

元家的那一撥剛被打廢了,這又冒出來一撥……

「葉擎?他就是號稱宗師殺手的葉擎?」

「這下有好戲看了,文松大宗師下去搶靈藥了,八極門的弟子們在上面接應,居然找到了葉擎……」

「葉擎殺了齊宗師,齊宗師可是八極門一脈的高手,他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

幾乎不用對手多說,周圍那些見多識廣的大師級高手們,已經將眼前這些人的來歷和與自己之間的恩怨給描述清楚了……

八極門的人……

「葉擎,你這惡賊,殺死齊師伯,還殺死了松寶師兄,我與你勢不兩立!」

八極門中,那唯一的女生,雙眼冒著火光,恨不得直接把葉擎給少死……

他殺了她心中愛慕已久的男人……

「松寶?就是那個攔路不成反被草的慫包?呵呵,我是打傷了他,可沒有殺他……」葉擎笑著搖頭道,同時腦海里浮現一個念頭……

這不會是元家的那兩個傢伙乾的吧?

很有可能……

元家人的死,被那七長老認定為是八極門下的手,那麼他們去找八極門的人報仇,也是理所應當,當然這也是自己設計好的劇本……

「你承不承認,都沒關係,今天你必死無疑!」為首的那中年人開口道。

他們六個人,兩個宗師,四個大師,圍攻葉擎和老頭兩人,在他看來,穩操勝券!

「少爺,看來,您又惹上麻煩了……」何林道。

絲毫不在意那六個人的威脅。

「何老,您在一旁幫我掠陣,我一個人就行了!」葉擎笑道。

「呵呵,少爺,那就看您的本事了!」何林笑道。

兩個宗師,四個大師,不知道能在自己手裡撐過多少招……

「這葉擎,好自信啊,要一個人打六個……」

「我不信他能一個人打六個,再加上他身邊的老頭也不一定行,大師級距離宗師級的差距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大,八極門四個大師級高手組成陣勢,普通宗師都能圍殺,再加上還有另外兩個宗師在旁,這次葉擎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也不看好那葉擎,就算他現在不死,等會兒文松大宗師從天坑裡出來,他也死定了!」

「……」

周圍這些,還沒有下天坑的人,基本上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或是怕死,不敢下天坑,不過看到葉擎和八極門高手的對決,倒也讓他們感覺不虛此行。

「四象陣,起!」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