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特麼的,竟然敢超姐姐,追。”王伊伊見此眼睛頓時一瞪,她平時都沒在劉致澤面前做出過的表情,在這一刻卻是做了出來。

就見她猛踩油門,車子也快速的飆了出去。

原本要十分鐘才能上高架的車子,但是因爲王伊伊和那王八蛋在賽車,導致於兩分鐘車子就上了高架。

劉致澤害怕的要死,特麼,這是要嚇死人啊,感受到窗外的景物快速的變動着,劉致澤只想說一句,澤哥要下車。

“我靠!!姐姐,你慢點啊,澤哥怕死啊。”

估計是車子的問題吧,就算是王伊伊把速度加到了最快,卻是都沒有辦法追上那小子的法拉利。

“快到了,你準備一下。”忽然,王伊伊開口說了起來,畢竟她可不是來賽車的,她是有更重要的任務要做,還好她沒有腦子發熱,否則的話,非要錯過時間不可。

前面那王八蛋的車子見到後面的車子減了速,這時也跟着慢了下來,那貨再次放下了車窗對着劉致澤這邊的車叫道“兄弟,怎麼了?車子拋錨了嗎?”

這時,王伊伊慢慢的放下了車窗,轉頭看向了那邊的青年。

只見那青年臉色鐵青,像是見了鬼似得難看到了極點。

不過他的確是見鬼了,因爲劉致澤坐的是副駕駛,而駕駛室內卻是沒有人,反而那方向盤還不停的在動着。

“臥槽!!鬼啊。”那青年驚叫一聲,全身一抖,車子也猛烈的抖了起來。

“砰~”的一聲響起,車子直接撞破了高架的欄杆,向着山下衝去了。 看着那車子衝下了大山,劉致澤眉頭一挑,雙眼頓時瞪的大大的,在心中忍不住爲那小子默哀起來,估計那小子是凶多吉少了。

“好了,我們到了。”這時,王伊伊直接停下了車子說了起來。

劉致澤看了看四周,這裏正是鳳林市和雨花市的交界處,再過去一點就是雨花市了,只是劉致澤沒想到這去地府的入口竟然在這裏。

下了車,劉致澤擡頭望去,四周都是大山,而且在右邊的大山中,還瀰漫着一股濃濃的陰氣,估計入口就在那座山沒錯了。

劉致澤皺着眉頭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周復生他們到了沒有,找不找的到這裏。

“大姐,你車子不收拾一下了嗎?這可是高速路,難道你想害死別人啊。”劉致澤看了一眼停在路中間的車子說道。

“關我什麼事,死了更好,一起帶到靈獄去。”王伊伊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曰!!劉致澤差點沒有噴血,這看似美麗的臉龐,卻是如此的心狠,死了就帶到靈獄去,也真虧你說的出來。

“那我們走吧。”王伊伊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一點二十一了,時間已經越來越緊迫了,她也不想再浪費時間,直接越過了高速路上的護欄向着一旁的大山走去。

劉致澤看着王伊伊的背影,雙手捏起了一個指訣,他一把甩了出去,就看見劉致澤手上冒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接沖天而起消失不見了,做完了這一切,劉致澤纔跟了上去。

越往山中走去,這地面就越溼,不僅如此,就連那股陰氣也是越來越濃。

王伊伊差不多帶着劉致澤走了五六分鐘的樣子,腳步就開始放輕了,兩人一前一後的,最後來到了一間城隍廟的不遠處才停了下來。

城隍廟?劉致澤一怔,難道入口就在這城隍廟內嗎?

可是能知道劉致澤會好奇,一旁的王伊伊爲他解釋了起來,就聽王伊伊輕聲道“城隍廟是入地府的必經之路,魂魄都必須要經過城隍爺的審覈才能入地府進行宣判輪迴還是處罰的。”

“那這麼說裏面真的有城隍?”劉致澤震驚的問道。

城隍爺,那可是正神啊,這次不會要和城隍爺碰上吧!要真的是這樣,那可就有些麻煩了,劉致澤可不想被城隍爺記恨啊。

記得在小時候,他父母可沒少帶着他去祭拜城隍爺。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太無情 “自然有,不過你放心,今日城隍不在廟內,我們不會與他碰上的。”王伊伊淡淡的說道,像是在安慰劉致澤似得。

畢竟城隍爺在人間的名氣可不小,王伊伊也能想的到劉致澤可能是害怕。

“沒在?那去哪了?”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去聽酆都大帝講道了,噓~來人了。”王伊伊隨口回答道,隨後豎起了手指做出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酆都大帝?劉致澤的眉頭不停的顫抖着。

這位真的存在?特麼的,怎麼感覺這陰陽界內的水好深啊,劉致澤苦笑一聲,不過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自己總不可能因爲害怕就離開吧!

擡頭看去,就看到七八個人站在了城隍廟的門口,其中還有不少是劉致澤認識的。

齊兆藝,張伊以及第七科的人,劉致澤已經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齊兆藝來這裏倒是很正常,畢竟他是接受了任務的,而張伊他們雖然是國家的特殊部門,但在這種必要的時刻卻也不得不出現,在張伊的面前還站着一個年約二十五六的青年,劉致澤沒見過,但好像張伊對他挺恭敬的。

而此刻那貨正抽着煙,滿臉的自信,好像是很流弊的樣子。

他叫陳沿吾,是省城第七科派下來,協助這次鬼差借道事情的,張伊親切的稱呼他爲陳大人。

在齊兆藝的身旁還站着一箇中年男子,正是元夕拍賣行的經理,王拔彈。

“看來是還沒來,我們先等會。”王伊伊輕聲說道。

劉致澤倒是沒什麼意見,他只是想看看周復生他們到了沒有。

“王大師,你介紹的都是一些什麼人啊?那個叫劉致澤的臭小子人不大脾氣倒是大的很,竟然敢與我動手。”齊兆藝鼻青臉腫的,還時不時的摸一下自己被打腫的臉龐,顯然是很憤怒。

“齊大師,爲什麼這麼說?難道你身上的傷都是劉致澤打的嗎?”王拔彈好奇的問道。

沒錯了,之所以齊兆藝去找劉致澤,就是王拔彈介紹的,畢竟鳳林市的高手本來就少,而劉致澤也算的上是一個了,既然齊兆藝來找自己幫忙,那自己也就只好讓他去找劉致澤了。

“怎麼可能?就那臭小子,要不是看他年紀小,勞資我非要弄死他不可。”被王拔彈這麼一說,齊兆藝趕忙解釋了起來。

隨後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了一遍,只不過和他做的都是相反的,比如說,他是很強勢去找劉致澤幫忙的,卻是改成了很有誠意,比如說,是他被劉致澤暴打,結果改成了劉致澤被他暴打,而他的傷勢只是出門的時候不小心撞在房門上了。

聽到齊兆藝的話,劉致澤都有種要笑噴的衝動感,這小子顛倒是非倒是很不錯,說的有模有樣的。

不過就算是他這麼說,王拔彈也未必就相信,劉致澤的本事還是有的,這是他親眼見過的,他可不相信齊兆藝能夠收拾的了劉致澤。

就連一旁的張伊和第七科等人都是很不相信,開玩笑,劉致澤會被你收拾?你丫的怕是在做夢喲。

“小張,聽說你與那位劉致澤很熟悉,改天帶來給我看看。”這時,站在張伊身前的一個陳沿吾開口說了起來。

上次張伊之所以要讓劉致澤去幫忙,正是這位陳沿吾的命令,只是卻沒想到被劉致澤拒絕了,也正是如此,陳沿吾對劉致澤纔會有興趣。

“陳大人,我與他並不熟,這個忙我可能幫不了你。”張伊苦笑一聲說道,雖然樣子做的很到位,不過心中卻是狠狠的鄙視了陳沿吾一翻。

就你還見劉致澤,你去見他還差不多。

陳沿吾因爲自認爲是省城第七科派下來的,所以一直都很強勢,更是隨意插手張伊等人的工作,他們早就看不慣的很了。 “小張你就別謙虛了,你與劉致澤的關係可都有人告訴我了。”陳沿吾冷笑一聲的說道。

張伊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看了一旁的袁隊長一眼,袁隊長搖了搖頭,表示並不是自己。

張伊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卻是都沒有人說話,他也看不出來到底是誰告的祕。

“小張,這件事情解決,本大人就要回省城了,你很不錯,本大人會替你美言的。”陳沿吾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着張伊,差點沒有讓張伊動手打他。

這小子在省城的第七科不過也只是個小成員而已,可是來到鳳林市卻把自己當成了欽差大臣似得,處處都要比張伊一行人高一等。

他們早就已經看不慣了,恨不得這小子現在就死了纔好。

“來了,別吵了。”忽然,一旁的齊兆藝沉聲瞪了陳沿吾一眼,那陳沿吾立刻閉上了嘴巴,連煙都不敢抽了。

看到陳沿吾那樣子,張伊以及袁隊長一行人更加鄙視了,這貨也就在自己面前裝裝逼而已,要真的碰到了大人物,那就是個十足的孫子,從他對齊兆藝的態度就不難看出。

“陰差借道,生人迴避。”

忽然,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在了衆人的耳中,哪怕是劉致澤也都打了個冷顫,這聲音陰森森的,又夾雜着陰氣,讓人一聽就無比的寒冷。

一旁的王伊伊指了指城隍廟門口,輕聲道“已經來了,我們待會就要準備動手了。”

劉致澤看了看四周,如果周復生他們還沒來的話,恐怕今天的計劃就要改了。

“少爺,我們已經到了。”這時,周復生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這是周復生在利用法術傳音給劉致澤。

劉致澤一怔,隨後才露出了笑容,既然已經到了,那可就好說了。

劉致澤擡頭看向了城隍廟那,就看到城隍廟的大門不遠處,忽然出現了不少的身影,劉致澤看了下,大概有二十來個鬼魂。

他們一個個都低着頭,不說話,手上還綁着鐵鏈,一條鐵鏈直接綁了二十來個鬼魂的手腕。

而在那些鬼魂的前面,則是有着一個身穿着壽衣,帶着古時候的帽子的鬼差,在他的手上還拿着一把白色的哭喪棒,看起來既陰森又恐怖。

而在那些鬼魂的後面同樣也有着一個鬼差,同樣的穿着打扮。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鬼差嗎?他們身上的衣服還真特麼奇特啊,劉致澤有些發愣的想到。

“他們已經來了,你看到第五隻鬼魂嗎?他就是夜丘機,待會我一聲令下,你就動手,一定要把夜丘機奪過來。”王伊伊沉聲說道。

“臥槽!!姐姐,我就這樣出去嗎?那豈不是會被認出來?”劉致澤震驚的叫道。

這特麼的怎麼感覺像是自己被坑了一樣啊,這樣子出去搶魂魄,那還不遲早會露餡的,也真虧王伊伊說的出口。

“額。”王伊伊一陣無語,原本她就打算利用劉致澤來奪取夜丘機魂魄的,至於劉致澤的死活,關她什麼事啊,只要完成了任務就好。

“要不,小姐姐,把你的黑絲襪借給我蒙面?或者小內內?”劉致澤賤笑的說道。

王伊伊差點沒有噴血,這小子還真是過分啊,她看了看四周,伸出了手,對着地上的樹葉抓去,那樹葉頓時被凝固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帽子,王伊伊直接遞給了劉致澤,道“你待會戴上這個就好。”

劉致澤點了點頭,有總比沒有好,先收下再說。

“兩位鬼差辛苦了。”這時,那邊的齊兆藝王八蛋和陳沿吾張伊等人都向着那羣鬼魂迎了上去。

見到這麼多人靠近,那鬼差擡起了手,開口道“@#¥%@@¥%……”

“他說什麼?”陳沿吾張伊以及身後的第七科成員同時好奇的看向了齊兆藝和王拔彈,畢竟這裏也只有他們纔會道術。

齊兆藝沒好奇的看了陳沿吾幾人一眼,要不是上頭命令第七科接應他,他還真不想要,畢竟第七科的人什麼都不會。

“他說,讓我們別過去,我們陽氣太大,會衝到那些鬼魂的。”齊兆藝說道。

“哦。”陳沿吾張伊和袁隊長一行人立馬懂了。

“兩位鬼差大人,我已經備下了酒席,不如先吃了再離開?”齊兆藝笑呵呵的說道。

他可以在別人面前裝逼和囂張,但是卻不敢在鬼差面前囂張,畢竟他也是要死的,這次裝了逼,萬一下次碰上這個鬼差,那要怎麼辦呢?那不是找死嗎?

那個鬼差聽到齊兆藝的話一愣,再次說道“@¥#%#¥%%……”

“哦,忘記兩位鬼差聽不懂了。”齊兆藝苦笑一聲,當即從地上撿起了一塊泥巴放進了嘴裏,繼續道“@¥%#%#¥%……”

鬼差“@%#@@¥%¥%……”

一人一鬼就這麼交流了起來,看的陳沿吾張伊袁隊長一行人目瞪狗呆的。

村孤 哪怕就是劉致澤都有種想要罵孃的衝動感,特麼的,這兩貨是在說什麼的?怎麼感覺像是外星語一樣啊,自己完全聽不懂。

“他們在用鬼話交流。”這時,周復生的聲音再次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鬼話交流?劉致澤眉頭一挑,我曰!!要不要這麼吊啊?還有這種操作啊?今天自己總算是見到什麼叫做鬼話連篇了。

“少爺,這是鬼吃泥,你也可以試試。”周復生繼續說道。

“試你妹夫。”劉致澤暗罵一聲,這種鬼話他可不想去學。

而此刻在城隍廟門口,那齊兆藝和那鬼差都是哈哈一笑,就連後面的那個鬼差也都走了上來,和齊兆藝一起就向着城隍廟內走去了。

而那些鬼魂則是緊跟在其後。

眼看着那些鬼魂就快要進入城隍廟了,這時候王伊伊也開始着急了。

就在她準備喊動手的時候,忽然,四周颳起了一陣陣的陰風,一股妖氣從天而降。

“什麼人?”齊兆藝和王拔彈臉色大變,兩人轉頭看向了天空。

這時,就看見一隻大手,直接向着那羣鬼魂內的夜丘機抓去。

這隻大手好眼熟啊,劉致澤有些震驚的說道,思考了片刻,他纔想起來,這是那個老妖婆的手段,看來那老妖婆也想要攙和一腳啊。

鬼差:“@#!#¥¥%#%……”

兩個鬼差臉色一變,同時揮動起了手中的哭喪棒向着那隻大手打去。

頓時兩股強大的力量與那隻大手相互碰撞,鬼差所發出了兩股力量直接被那隻大手給打破,那隻大手一把抓住了鐵鏈,稍微一扯,那鐵鏈就斷掉了。

“我們自由了。”不知道是哪知鬼魂大叫了一聲,接着一大羣的鬼魂都跟着快速消失不見了。

在場的衆人臉色大變,包括那兩個鬼差在內。 那二十來個鬼魂在一瞬間就跑了一大半,原地就只剩下五六隻鬼魂,包括那個夜丘機在內,畢竟他們都是想要去投胎的,而不是那些不甘心死去的鬼魂。

那隻大手把兩位鬼差的法力打破了之後,再次向着夜丘機而去。

“大膽妖孽,你找死。”這時,齊兆藝大喝一聲,捏起了指訣念起了咒語,頓時一張散發着金色光芒的大符咒出現在了他的頭頂,那張符咒估計有一個小孩那麼大,在他的腦袋上旋轉着,看來他也是有所準備的。

隨着他的手指指去,那張符咒直接飛到了夜丘機的頭頂,與那隻大手相互碰撞在了一起。

“砰~”一道巨響響起,那隻大手直接升上了天空就不見了,而那張符咒還依然在夜丘機的頭頂旋轉着。

那夜丘機原本就低着頭,這時候微微一擡頭,那蒼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惆悵,估計他早就已經猜到了。

與此同時,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不少的妖怪,有什麼貓精狗精老虎精,還有着狐狸精。

而在那些妖怪的前面則是站着一位美女與一個青年,他們正式那位差點被弄死的小狐狸和公孫昊。

“你們是哪裏來的妖魔鬼怪,竟敢搶奪地府鬼魂。”齊兆藝指着小狐狸和公孫昊大喝道。

“廢話少說,我們只要夜丘機。”公孫昊一臉的囂張之色,完全沒有把齊兆藝放在眼裏。

“找死。”齊兆藝大怒,再次捏起了指訣,一張符咒向着公孫昊而去,此時就看公孫昊手掌一翻,乾坤鏡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向着那張符咒照射而去。

“砰~”一道青色的光芒從中射出,與那符咒碰撞在一起而炸開。

“!#!@#¥@#¥……”而那兩個鬼差更是大怒,他們指着公孫昊和小狐狸,就好像是要罵娘似得。

“上。”小狐狸和公孫昊大喝一聲,在他們身後跟着的那些妖怪同時向着夜丘機而去,他們的目的並不是和地府鬧的你死我活,而是隻要夜丘機。

齊兆藝王拔彈和那兩位鬼差臉色頓時大變,齊兆藝看了第七科衆人一眼,大叫一聲,道“保護夜丘機。”說完後,他們就向着那羣妖怪衝了過去。

如果是碰到鬼魂的話,或許這兩位鬼差能夠大顯身手,但很可惜,對面的都不是鬼魂,而是妖怪,對付妖怪,他們也沒辦法,只有打了。

一時間,整個戰場就這麼打了起來,第七科的衆人也都參戰了,只留下張伊和陳沿吾在守護着夜丘機。

“趕緊帶他們進入城隍廟,裏面有城隍爺坐鎮,這些妖孽不敢進去的。”齊兆藝對着張伊和陳沿吾大叫道。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帶着那剩下的五六隻鬼魂就向着城隍廟而去了。

看到這一幕,躲在暗中的王伊伊有些坐不住了,如果夜丘機真的進入了城隍廟,那可就真的沒辦法了。

她看向了劉致澤,着急的說道“小冤家,看你的了,不要讓他們進入城隍廟,並且把夜丘機奪過來。”

劉致澤一怔,看向王伊伊,道“你不去嗎?”

“我身爲靈獄之人,平時也都在地府內行走,不太方便,所以小冤家,拜託你了。”王伊伊像是很誠懇的樣子。

只是劉致澤也不是傻子,說白了,這貨就是想要坐收漁翁之利,不過劉致澤也沒有拒絕,他本來就打算要動手的。

聽到王伊伊的話,劉致澤忍不住看向了王伊伊,笑了笑,說道“小姐姐,說好了,事情辦完後,你的承諾可就要兌現了喔。”

“放心,我會的。”王伊伊笑了笑,慢慢的摟過了劉致澤,並且在劉致澤的額頭上親了一口,這才放開了劉致澤。

劉致澤嘿嘿一笑,這就沒問題了,當即戴上了剛剛王伊伊所做的樹葉帽子,他直接衝了出去,向着城隍廟門口夜丘機而去。

鬥移步運轉,劉致澤的速度快到極致,兩秒鐘後,劉致澤出現在了城隍廟門口,他一掌拍出,直接拍在了陳沿吾的胸口。

“噗嗤~”陳沿吾噴出了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

“你是何人?”張伊臉色大變,他甚至都沒看到這人是怎麼出現的。

“張伊走開。”劉致澤輕聲的說道,相信自己說話,張伊應該能聽的出來了吧!

果然,在聽到了劉致澤的聲音後,張伊的臉色一變,他瞪着這個戴着樹葉帽子的人,沒想到劉致澤竟然也來了,而且好像還是來扮演反派角色的。

“你……”張伊想要說些什麼,但看到劉致澤搖了搖頭,他就沒有說話了。

與此同時,劉致澤向着張伊走了過來,假裝是掐住了張伊的脖子,卻是在他耳邊說道“老周他們就在右邊,你想辦法把夜丘機帶走。”

張伊一驚,雖然不明白劉致澤爲什麼也要搶奪夜丘機,但劉致澤既然開口了,他又不能不做。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