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柔兒的情況有些糟糕,她明顯是受了重傷,行動越來越緩慢,而後面那一些人的實力都不弱,並不像是普通的小嘍囉。

林天立即飛到了前面柔兒一會兒會逃走的路線上,在兩邊貼上了千針符和火爆符。

然後

,站在一顆大樹上面,安靜地等着。

一小會兒後,柔兒過來了。

後面追過來的人更快,他們立即就要抓到柔兒。

注意力全都在柔兒身上的他們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即將發生什麼。

突然之間,隱身的林天從樹上猛地俯衝飛了出去。

瞬間,懶腰將柔兒抱住,而後再一飛沖天地飛了起來。

柔兒的那一些人全都愣在了原地。

剛剛發什麼了什麼?那個黑衣女是怎麼做到說飛走就飛走的?

“開!”上空傳來林天引爆符紙的聲音。

而還沒等那一些人反應過來,“轟隆轟隆”的爆炸聲不斷響了起來,而且,千針符也都爆射出去。

黑衣女身體一怔,她看向身旁摟住她的人。

“不要怕,是我。”林天這會兒將身體的隱身符褪去。

“林先生,我是柔兒。”黑衣女道。

這一次,黑衣女的確是柔兒了,不是假扮的葉婉清。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林天在迅疾飛離,往安全的地方過去時,同時問道。

柔兒點了點頭,那在黑色面紗上方的眼神有些驚慌害怕。

林天感覺到情況不對勁,他沒有再飛了,找到另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降落下來,問道:“怎麼回事?你們的門主呢?”

“我們這一次原本是過來探查七煞門,想要看看這裏的結構,摸清楚七煞門的防禦情況。可沒想到,我們之中有一個叛徒出賣了我們!”偶爾原本是一個機器人一般。

說話都是很機械化。

但是在這會兒,因爲情況危急,她的眼神裏有感情在浮動。

“婉清出事了?”林天握緊了拳頭。

柔兒點了點頭,道:“門主爲了保護我們,單槍匹馬殺了進去,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好,我進去看看,你留在這附近等着接應我們!”林天當機立斷。

柔兒點了點頭,道:“不過你要小心,七煞門這裏高手衆多。門主剛剛好幾次被逼到了絕路。”

林天點了點頭。

看柔兒的身體情況有些糟糕,林天就給柔兒弄了一點符紙,用來護身。

之後,林天一飛沖天。這一次,他悄悄在入口處降落,然後用隱身符走了進去。

過去,好幾次都是葉婉清不顧一切地相救,這一次,林天在心中發誓,要保護好葉婉清!

進入到山谷沒多久,林天就聽到了戰鬥的聲音,他提速前衝過去,結果卻沒想到這一路跑過去,來到了一處深淵旁邊。

而在深淵的那一邊,葉婉清竟然被好幾個人給包圍住了!

葉婉清的身上還有傷,而且全都正在流血,情況十分糟糕。 一共有十二個人包圍住葉婉清。

葉婉清距離後面的深淵只有一步之遙。

那下面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

葉婉清的的面前先是四個老者,這四個人形態各異,他們身上的邪氣都極其濃厚。

彷彿他們的身體已經全都和邪氣融爲一體。

這是實力恐怖的表現之一!

隱身的林天這會兒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驚動了他們。

全力感知他們的實力會驚動到他們,林天便從他們暴漲而出的邪氣來進行推斷。

好強!

他們的實力起碼是化魔期以上,也就是相當於化神期以上。

難怪魔體期的葉婉清會被打成重傷了。

而且,在最外面還有八個人,這八個人的實力也極其不俗,起碼是元魔期,也就是元嬰期了。

面對這麼多高手,林天有些無奈。

縱然林天如今有龍獅之力,可他屬於自身的修爲纔到築基期第七層。

即便將龍獅之力完全施展出來,也不過是元嬰期第一層左右。

根本打不過這麼多的高手。

莽撞地衝出去,只會是送死。

粉粉媽咪不準逃 葉婉清身上的血還在不斷滴落下來,她臉上的黑紗都已經破開,可見她經歷了多麼可怕的戰鬥。

受重傷,精疲力盡,再拖延下去,只會更加糟糕。

眼下,唯一的機會就是那一個深淵。

只能是賭一把了!

林天暗中將兩張火爆符飛射到左右兩邊的一棵楓葉樹上。

而後往那十二個人稍微靠近了一些。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在瞬間,藉助龍獅之力,速度完全釋放出來。

“開!”林天心中喝了一聲。

“轟隆”左右兩邊的深藍色火爆符直接爆炸。

突然的爆炸果然引起了那十二個人的注意力。

他們本能地轉頭看了過去。

林天就趁着那一個瞬息間,衝了過去,來到了葉婉清的身旁。

他是隱身的,其中一些高手只以爲是一陣風。

但,等林天經過那四個老頭的身旁時,其中的兩個老頭立即感知出來。

二人手上瞬間涌起一股極其濃黑的邪氣,一起轟向林天的後背。

“哼,雕蟲小技!”其中一個老者冷笑一聲。

隨着他手上的邪氣轟出,還沒打中林天,林天的隱身符就被破掉了。

他整個身體完全顯露出來。

半分鐘前,葉婉清認定今天必定會死在這裏。

那一剎那間,她放不下的除了父母被殺、家國破滅的大仇無法得保之外,再有,便是林天。

bsp; 她決定生生世世愛的那個男人!

曾經,她用了三年去守護,換來了林天的浪子回頭,換來了林天的唯一真心!

然而好景不長,她和林天不得不暫時分開。

過去的三個月多,她不曾後悔爲了保護林天,創建七殺門,爲了林天多次入危險之地。

因爲她知道,如若是她遇到危險,林天也會不顧一切,用盡全部守護她。

想起林天,她那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上便露出了微笑。

可,一想到見不到林天,她的心又是一陣失落悵惘。

她不想死在那些老傢伙的手上,決心跳入那萬丈深淵。

然而,就在她決心一死的瞬間,林天如天神下凡一般,出現在她面前。

葉婉清眼中淚光閃動。

她咬着嘴脣,無比欣喜。

只是,欣喜的同時,她又寧願林天沒有出現在這裏。

因爲,這裏的高手,她和林天聯手都打不過。

出現在這裏,只有死路一條!

“別怕,有我在!”林天一下子抱住了葉婉清。

這一句話是那麼熟悉。

直接讓葉婉清卸掉了所有的盔甲,只想依偎在林天溫暖的懷抱裏。

“小心”葉婉清緊緊抱住林天的同時,看到林天身後有邪氣轟來。

她想要抱着林天轉身,用自己的身體去承受那兩道攻擊。

但是,林天緊緊抱住了她,不讓她動!

當初,在龍虎山莊,林天擋下方雲霄的一擊後,幾乎昏死過去,沒有能夠保護到葉婉清到最後。

這一次,他不會讓那一種事再一次發生。

之前,在監獄裏,林天悟到了龍獅之力和玄鷹翼相結合,在出獄之後,一直沒有機會嘗試。

而今,終於可以試一試了!

兩道濃黑的邪氣從那兩個老頭的拳頭轟出的時候,空氣幾乎都波動起來,足見其恐怖之處。

眼看就要轟到,林天瞬間打開了玄鷹翼,再將入龍獅之力貫入!

原本玄鷹翼是有些偏灰色,隨着龍獅之力的貫入,玄鷹翼靈力暴漲,金色閃動!

“砰”

玄鷹翼和龍獅之力的結合,直接和那兩道來自魔體期老頭的攻擊,抵消!

那兩個老頭彷彿看到了極其恐怖的事情,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而此時,林天已經抱着葉婉清一起跳入深淵之中。

不斷地墜落,耳旁是呼呼的風聲。

“你怎麼樣?沒事吧?”葉婉清緊緊抱着林天。

“我沒事。”林天柔聲道。

突然,葉婉清有些自嘲地一笑,道:“我真傻,墜入這黑冥淵,註定活不下去,有沒有受傷一點都不重要。”

“傻瓜,有我在,我們都不會有事!”林天安撫道。

sp;?? 葉婉清本想告訴林天這黑冥淵的恐怖可怕,但是,她不想打擊林天的信心。

從以前到現在,她從來沒有打擊過林天。

但,林天卻是先開口了,問道:“聽你的話好像挺了解這黑冥淵的,你跟我說說。”

在林天懷裏的葉婉清擡頭,正好看到林天低頭。

雙眼對視,葉婉清心中登時砰砰直跳。

原本受傷蒼白的面容剎那間紅潤起來。

她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想低頭。

但,林天出手了,單手摟住葉婉清小蠻腰的同時,另一隻手輕輕捏住了她的下巴。

過去的這一些日子,他太想念葉婉清了。

如今,就這麼近距離在面前,他只想告訴她,內心有多麼愛她!

林天低頭,吻住了葉婉清。

葉婉清根本沒想到林天會不按常理做事,明明在問黑冥淵的事,突然間就親了過來。

怎麼突然間變的有些壞了呢!

不過,她還是迴應了這熾烈的吻。

畢竟,這可能是她和林天最後一次溫存了。

她雙手摟住了林天的脖子,忘情地親吻。

“呼”的一聲,一陣大風從兩側扇出。

林天再一次打開了玄鷹翼!

葉婉清感覺身體突然騰空飛起的瞬間,驚詫地離開了林天的脣,驚呼了出來。

林天抱着葉婉清,在深淵之中,飛行着。

狂傲老公太霸道:非你不可 “林天,你竟然能飛?你是怎麼做到的?”葉婉清問着,看到了林天后背上的翅膀,好奇地問道;“你的後背上的翅膀……這是神力嗎?”

“我先帶你離開這裏,晚點再都告訴你。”林天摟緊了葉婉清的腰,帶着葉婉清便想要往上衝。

深淵邊上,四個老者低頭往下看着。

站在最前面的兩個老者,一個一米五不到,一個確實有一米八多。

“掉入這黑冥淵,肯定是活不了了,回去吧。”一米五道。

“難說,你可不要忘了,當年那個男人可就是從這裏將那個女人給帶走的!”一米八道。

後面八個人之中有一個比較年輕地問道:“是林文寶帶走了陸香玉嗎?”

他的言辭之中,似乎還有些欽佩。

шшш ¤ttKan ¤C○

其他人立即一起朝他瞪了過去,他馬上不敢說話。

那個一米五地也回頭看了那個年輕人一眼,而後冷笑道:“林文寶是不出世的奇才,豈是剛剛那個毛頭小子能比的?”

他看向一米八道:“要不,咱們來賭一把?”

突然間,黑冥淵旁劇烈顫抖了一下。

“黑冥淵的主人醒了,我可不會跟你賭。”一米八道。

所有人俯視深淵,心中無不生出了一股寒意。 浴火王妃:王爺,妾本蛇蠍 黑冥淵。

地下是無盡的黑暗,看不到底,彷彿無底洞。

但,這並非無底洞,在最下方有一條冰河,這一條冰河裏流動的水嚴寒無比。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