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至於說那歸氣丹,需要的藥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五階魔獸的魔晶,還有一種是萬年的血靈芝,這血靈芝只需要萬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

很多人都不知道九轉丹和歸氣丹。

可化神期的高手全都知道,他們一心想要突破進入到渡劫期,對於一切如何進入渡劫期的方式都瞭如指掌。

這其中,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九轉丹和歸氣丹。

他們很清楚這兩種丹藥所需要的材料。

衆人驚詫的眼神之下,林天繼續道:“除去這一些藥材,在煉製的過程之中,也需格外小心,否則,所有的材料,到最後,只會變成一堆垃圾!”

最後這一句話,纔是重點之中的重點!

這天下玩物,皆可以成藥。但,如果沒有煉藥師,這萬物,一經煉製,就全都是垃圾。

異界之血脈沸騰 原先,刀曉生真的對木一先生沒有半點想法,可這會兒,他心裏面也癢癢起來了。

那些藥物,他都能夠想辦法搞到手,可要找到一個強大的煉藥師,他很難做到。

對於這個現成的煉藥師,他實在是無法做到真的不聞不問了!

億萬新娘:霸道首席不分手 這會兒刀曉生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綁也要將眼前的這個煉藥師給綁走!

在超級莊園裏,原本痛快喝酒看着舊城池現場比武的林佑善停下了手上端起酒杯的動作。

一切計劃原本都在有序進行,可這突然

出現的一個木一,卻是打斷了整個計劃。

“肖戰國,這個傢伙是什麼來歷?”林佑善第一時間聯繫了肖戰國,語氣十分不滿。

“我也不知道……”肖戰國後背上的冷汗流了出來,他道:“不過,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

“哼,我不想再看到其他的意外,另外,如果這個計劃無法再進行下去,趕緊執行B計劃!”林佑善喝道。

“我已經安排好了,而且十分妥當,您請儘管放心!”肖戰國戰戰兢兢。

林佑善掛斷電話,而後立即聯繫上了刀曉生。

刀曉生會過來參加比武大會並非是偶然,從一開始就是林佑善的安排。

爲了能夠讓刀曉生在關鍵時候服從命令,林佑善要求刀曉生戴上了一個極其小的耳機,就藏在耳朵裏。

巨柱上的林天原本剛準備要下來,可突然之間,看到刀曉生似乎在專注地聽着什麼。

林天當即用掉了一張“順耳符”。

順耳符使用出來,林天立即聽到了刀曉生耳朵裏的聲音。

那一個讓理念有些意外,可一想又覺得在情理之中的聲音:林佑善!

“刀曉生,你在幹什麼,還不快殺了那個什麼木一?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可你真的以爲,他能夠煉製的出來九轉丹和歸氣丹嗎?”林佑善很生氣。

刀曉生沉默着。

“你難道還看不明白?這種江湖騙子,只是因爲貪戀那個靈山派女弟子的美色,這才暗中幫忙,他如果是一個強大的煉藥師,可能會來這裏嗎?只要他招一招手,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我知道你着急想要突破進入到渡劫期,可到時候你要是被耍了,可別怪我沒有提前提醒你!

另外,計劃成功之後,江湖一片混亂,你還發愁拿不到更好的資源嗎?

”林佑善言辭之中有些小小的激動。

刀曉生這會兒看向林天的眼神越來越複雜。

“如果,你再不動手,我會立即採取B計劃,到時候,我和你訂下的合約,可就不作數了!你還有一分鐘的時間!”

林佑善說到這裏,就沉默了下來。

wωw¸t tkan¸℃ O

刀曉生面色頗爲猶豫。

而此時,林天當機立斷,意識進入到小葫蘆之中,叫過來八荒,在八荒身上貼了兩張符紙。

一張是靈應符,一張是隱身符,林天道:“八荒,去外面幫我看看,有沒有什麼奇怪的事。”

八荒當即從小葫蘆裏出去。

周圍許多人都能夠感覺到一陣強大的靈氣,林天這會兒爲了不讓其他人多想,故意十分囂張地從巨柱上面落在了擂臺上面。

八荒落地之後,迅速離開,他的身手異常矯健,前後幾下跳轉騰挪,就出了舊城池。

小傢伙一路前衝,他的鼻子也在不斷嗅着,同時身體的靈氣散出,在不斷地去感知。

用了不到二十秒,八荒感覺到了西南方向的不對勁,他加速猛衝過去。

用了十多秒的時間,趕到了西南位置。

在看到眼前的情況後,八荒也是瞪大了眼睛。

他即刻催動靈應符,將看到的一切都傳給了林天。

林天收到信息,也是大吃一驚!

彷彿親眼看到似的!

在西南方向,那裏,竟然有着大量的導彈!

而且不止是一顆,好幾顆全都瞄準了舊城池!

現場,刀曉生剛要行動。

林天當機立斷,朝着裁判喊道:“你們在西南安排了那麼多的導彈是什麼意思?想要滅殺我們所有人是嗎?”

這一句話,頓時引起了全場一片的混亂,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導彈,除非是渡劫期第七層以上的高手,否則,又有幾個能夠抵擋的了!

那可是相當於渡劫期第七層以上的攻擊衝擊力啊! 林佑善這是想要滅殺在場的所有江湖人士!

雖然,比武大會現場的江湖高手並不適特別的多,也不算是全部的江湖人士。

但是,起碼佔據了三分之一!

如果能夠將這些人全部給殺了,一個不留,到時候再隨便散佈出去一些事,進行挑撥離間,整個江湖就會徹底亂套了!

江湖一亂,各地的士兵都無法離開,如此一來,京城的爭鬥就真正看的是在京城的勢力了。

眼下的京城,林佑善的勢力最爲強大。

各個地方亂起來,最先動的人是有過有名的羅山海,他剛剛調到京城的羅家嫡系戰隊,就得派遣出去。

歐陽雄雖然不會去管各個地方民衆的死活,但是,少了羅山海對林佑善的牽制,他的滅天教主要力量又在西北,根本來不及馳援。

而且,滅天教如今是越來越不聽他的話。

一旦林佑善直接要跟他清算,他很難扛的過去。

這一切,林天猜到了一個七七八八。

當初,林天來到武城,便是羅山海讓他過來,那會兒,他就在懷疑,武城的比武大會是不是和京城有關係。

之前,一直想不明白,要怎麼有關係。

如今,全部都想通透了!

只要天下一亂,以林佑善的本事,他絕對能夠逐漸掌控全局,所有人都有可能淪落爲他的棋子!

林天可不想再讓那個老不死的得意,讓那個老不死的順利成爲天下的王!

所以,在八荒通過靈應符傳遞過來信息的時候,林天毫不猶豫地喊了出來!

此時的林天,看向了靈山派,他心中最大的疑問是,林佑善竟然連靈山派都不放過。

不過,在細細一想之後,林天就全都想明白了,這對於林佑善來說,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是靈山派而已,於他林佑善來說,也是棋子。

只要將靈山派的人全部殺死,到時候隨便給仙嶽派安插一個罪名,報到靈山派那一邊,以他和靈山派的交情,靈山派的人一定會相信他。

聽到“導彈”兩個字,刀曉生的面色立即沉了下來。

因爲,這可並非是他所知道的B計劃!

此時,剛剛抵擋現場在後面坐着的賈永壽也愣住了。

這也不是他所知道的B計劃!

而在超級莊園裏的林佑善,直接將桌上的酒瓶酒杯全都推了出去,瞬間,“噼裏啪啦”的聲音響了起來,全部破碎。

這的確不是他告訴其他人的B計劃,這是他的C計劃!

他從來就不相信找的幫手,要是他們的計劃全都失敗,他就會來親自掌控。

他本以爲萬無一失,可沒想到,卻是被那個他看不起的木一給知道了!

林佑善非常想不明白。

西南那一邊的佈局,他還讓人設了法陣,即便是高手都很難感知的到。

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八荒並非高手那麼簡單。

八荒身上流着神獸的血,他們對於熱武器非常地敏感。

林佑善可以佈下法陣進行阻隔。

但是,他沒有辦法,阻隔大地。

八荒正是通過大地感知到了一切。

林天喊出導彈之後,更多的人是不相信!

“導彈?木一先生,你開什麼玩笑?”

“就是啊,那些可都是用來進行邊界防禦,威懾他國的,怎麼可能會對我們來使用呢?”

“木一先生,您是不是消息有誤啊?”有人蹩腳大聲地問了起來。

“你們這裏面速度最快的人,可以立即前往西南兩公里的位置看看。”林天道。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快,一個輕功極好的女孩站了起來,她道

:“我去看看。”

女孩師承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千飛燕,攻擊能力一般,但是輕功方面卻是世間少有的高手!

林佑善看到有人要去西南位置,當即命令肖戰國派人去攔截。

肖戰國即刻照辦,他派出去了四個人在半路擊殺女孩。

女孩感覺到了危險,馬上返回,那些人沒能夠追殺。

“有人在半路上要殺我,他們是不想我過去看到真相!”女孩有些氣喘。

全場,一片喧譁!

林天道:“現在,你們還覺得這一場比武大會沒有任何的危險嗎?如果想要活命,趕緊從這裏撤離!”

說完這話,林天第一時間往牆頭上面跳了上去。

他是煉藥師,是所有人都會比較相信的大人物。

只要是他走了,其他人就都會走!

果不其然,在林天躍上牆頭後,馬上有一大批人馬上站起來,準備離開。

重生一世安寧 混亂的現場,刀曉生已經聯繫上了林佑善,咬着牙,冷笑着問道:“林佑善,你這是什麼意思!是連我都想要殺了嗎?”

前妻太火辣 “刀曉生,你現在是寧願相信一個騙子煉藥師的話,是要因爲他隨口虎胡扯的幾句話就來質疑我嗎?”林佑善握緊了拳頭!

“砰”,砸在了桌上。

刀曉生依舊是笑着,問道:“回答我,西南那一邊,是不是真的有導彈?”

林佑善的嘴角抽了抽,他知道騙不過刀曉生,道:“我的確是安排了,可那是我的……”

“你的C計劃嗎?呵呵,真好,大爺我不陪你玩了。”刀曉生拿出來了耳朵裏的耳機,扔掉。

他走到了歐陽飛雲的身旁,帶着他離開。

在帶着他離開的時候,刀曉生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從牆頭跳落下去的木一。

他狠狠地記住了這個男人的身影,這才離開。

原本熱熱鬧鬧的比武大會轉瞬之間,衆人全都散開了。來到了舊城池的外面。

衆人課都不想在這裏被莫名其妙的殺死。

許多人這會兒都感激地看向木一。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衝到外面的時候,突然之間,飲血刀從旁邊的樹林之中,飛射而出。

“呼呼呼”,飲血刀在空中連續轉動了好幾個圈,過後,落在了地上,深深地扎入泥土之中。

看着那一把“飲血刀”,原本,許許多多要離開的人,全都站住了!

“是飲血刀!”有老者大聲喊了出來。

越來越多人站住了,看向了飲血刀。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如今,飲血刀就敗在他們的面前,他們怎麼可能不會動心呢!

尤其是距離比較近的六個江湖人士,他們站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裏充滿了戒備。

林天已經先一步離開,衝進了樹林之中,他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的時候,用上了隱身符。

雖然想要拿到飲血刀,可如果是搭上性命,那可就擡不合算了。

這一次來到武城,原本最爲主要的目的就是破壞了比武大會,如今,算是成功破壞,羅山海交代的任務完成。

可以先行離開。

至於說飲血刀,找到機會,可以再慢慢搶奪回來。

林天從一開始就懷疑,這一晚的比武大會,冠軍會拿到飲血刀就是一個噱頭。

這個念頭再一次從腦海裏一閃而過的時候,有人喊了起來“飲血刀”!

林天眉頭猛然皺起。

循聲望去,同時疾速前衝,繞開了好幾棵大樹,林天還真的是在前面的空地上看到了插在地上的飲血刀。

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所有人都撤離的時候出現,擺明了就是不想要讓大家走!

林天本來以爲,大多數人會惜命,不會去理會那一把明明是陷阱的飲血刀。

但,林天很快發現

,他低估了那些對寶刀渴望的人!

站在飲血刀旁邊的六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出手,一起抓向了那一把飲血刀。

其中一個人傢伙拔出一把長劍,一劍兇殘地砍出,靈氣激盪!

竟然,一出手就是全力!

兩個傢伙被劍氣傷到要害,摔在了血泊之中。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