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劉丹微微一笑,轉身出門。至於交換電話號碼什麼的,完全別做指望。

我重重的往沙發上一坐,摸出一支菸,點燃吸了一口,苦笑一聲,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呢?我是來做臥底的,又不是真的來相親的,幹嘛要跟她鬥氣啊?如果這次任務失敗了,王總會不會再給我機會?

抽完一支菸,正準備起身走人,門開,黃老師閃身而入。

我訕訕的笑道:“黃老師……”

還沒等我說完,黃老師卻是打斷了我的說話,笑吟吟的說道:“可以啊,正南。還沒看出來你會這一手?”

我有些愕然:“什麼一手?”

“欲擒故縱啊,你就別裝了,劉丹剛纔找到我,問我要了你的手機號碼,還說你這個人很有意思,她決定跟你交往一下試試。”黃老師手中拿着一個小紙條遞給我:“這是她留給你的手機號碼,這個可是她貼身的手機號碼哦,至於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反正她是這麼說的。”

我拿過紙條,瞄了一眼那個號碼,嘖嘖,尾數三個9,不錯嘛,隨手往褲兜裏一揣,忍不住裝逼:“其實,很多優秀女孩都是被我的內涵所打動……”

“得,你就別自吹自擂了,反正你請她吃過一次飯以後,記得抽身而退。”黃老師忍不住提醒我。

跟胖子從國貿大廈出來,便問他那邊情況如何,胖子斜着眼睛看着我,將目空一切詮釋得淋漓盡致:“你這個屌絲,跟本少爺說話,你預約了嗎?”

頓時一陣笑罵,胖子這才告訴我,開始還有點緊張,後來發現那女的比他更緊張,頓時自信大增,圓滿的完成了任務。

胖子的任務完成了,接下來就是我的任務,我還在猶豫該用什麼理由約劉丹出來的時候,反倒是劉丹一個電話打了過來,直接說明天晚上在清湖公園見面。

“鬼哥,要不要幫你買一個貞操帶?”胖子嘿嘿怪笑:“我覺得這個劉丹有點飢不擇食,照這麼發展下去,很有可能會有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肉搏戰發生,嘖嘖,我覺得有點對不起果兒跟傾城……”

“反正見過這次面以後,我就要抽身而退了。”我不以爲然的搖了搖頭:“我是不可能跟她發生交集的。”

“抽身而退……嘖嘖,這個‘抽’字用得太屌了。”胖子衝我豎起了大拇指。

……

星城有總共有大大小小的公園三十一個,這還不包括騎行綠道等場所,而其中有五座公園是以每一個區的名字命名的,分別是清湖公園、雨花公園、朝陽公園、青秀公園以及天河公園。就面積來說,自然是天河公園最大,其次是清湖公園,而最小的則是被高鐵車站徵去了一大半的青秀公園。

天河公園地處偏僻,裏面綠化雖然不錯,但是平時去的人並不怎麼多,而清湖公園就不同了,湖泊幽藍如鏡,草地綠草如茵,假山隱隱石徑幽幽,數百棵一人環抱粗的香樟樹夾雜着其他樹種組成的樹林,置身其中心曠神怡。加上地處星城繁華地帶,一到夜間,公園裏面那是遊人如織,更別說現在是盛夏,來公園納涼的人更是數不勝數,熱鬧非凡。

好不容易纔在人羣中找到了劉丹,她的打扮跟昨天大不相同,牛仔揹帶褲裏面是一件白色的t恤,頭髮很是隨意的用橡皮筋紮了一個馬尾巴,身後揹着一個小小的雙肩揹包,看上去很是清純可愛,左手拎着一袋糖炒板栗,右手拿着手機,見到我,拼命的招手示意。

將手機揣進褲兜,劉丹笑嘻嘻的將糖炒栗子遞給我,又遞了一個黑色的垃圾袋給我。我接過垃圾袋,有些愕然:“什麼意思?”

“吃糖炒栗子啊,我總不可能隨地亂扔垃圾吧?”劉丹一邊說一邊從板栗袋子裏面摸出幾粒板栗:“我很公平的,一人一粒,輪流吃。”

我訕訕的笑道:“怎麼個輪流吃法?”

劉丹剝開一粒板栗,隨手塞進我的嘴裏:“就這樣輪流吃!”

我有些不知所措,機械的嚼着,板栗很熱也很甜,但我嚼了半天都沒有嚥下去,因爲此刻我的腦子裏面正飛快的轉動着,這個劉丹是什麼意思?這就算開始交往了麼?這樣太直接了吧,來點前/戲行不行?

“我們去那邊走走。”劉丹很自然的挽住我的胳膊,指了指湖泊方向。

只有在心夢中 喂!你這麼熱情,待會我怎麼跟你說我們之間不合適?要不要一把推開她?還是等到回去以後再攤牌?

劉丹卻是笑容可掬的說着些生活趣事,我只是哦哦啊啊的敷衍着,劉丹不悅的停了下來,大大的眼睛撲閃着看着我:“你有心事麼?”

“呃,是這樣子,昨天我還以爲我們倆沒戲了,今天突然變成這樣,我有些不理解。”我嘆息了一聲,決定現在就跟劉丹攤牌,因爲,我怕到了後面會忘記抽身而退。

“你在想這事啊。”劉丹嫣然一笑:“其實呢,我很喜歡我的爸爸媽媽。這麼說吧,我是一個很孝順的人。”

“so?”我不知怎麼就蹦出來一句洋文。

“將心比心,所以我覺得做人的原則就是要對自己的父母好,如果你昨天回答會因爲我的原因而不跟父母住一起,我會很鄙視你。”劉丹笑道:“但現在我覺得你這個人最少心地還不錯,所以決定跟你交往。”

我暗中嘆息了一聲,其實我也覺得你心地不錯,但是我不能再跟你繼續下去,閉目回憶了一下碟片裏面的分手臺詞,苦笑了一聲,張開眼睛:“既然大家攤開來說,那我也不瞞着你了。”

劉丹狐疑的看着我:“你有什麼瞞着我?”

“其實,我是一個乙肝患者,大三陽。”我將目光轉向遠處的天地大廈,覺得那個槍尖異常的血紅。

“你騙人!”劉丹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即使勁拽我的胳膊:“你看着我再說一遍!”

“我是一個乙肝患者,大三陽。”我憂鬱的目光看向劉丹,話語中滿是滄桑,開玩笑,招搖撞騙這麼多年,這點演技還是有的。 320 美好前途

“大三陽又怎麼樣!”劉丹嘴脣哆嗦了半天,終於咬牙道:“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大三陽不一定會轉變成肝癌,也不會遺傳。只要不是絕症,一切都好說。”

我靠,不是吧?這樣你都能承受?我吃了一驚,同時對劉丹更是刮目相看,她並沒有像普通人那樣去歧視病人,心中隱然有淡淡的感動,這種女孩不好找啊。

可惜,感動歸感動,任務還得繼續。

我硬着心腸繼續說道:“是的,大三陽不是絕症,但是我還有一個比大三陽更可怕的絕症!”

劉丹將手從我胳膊裏面抽了出去,顫聲道:“你說。”

“其實,我還是一個陽痿!”我苦笑一聲,心中更是將寫相親寶典的那個神經病罵到了祖宗十八代。

罵歸罵,內心還是很佩服這個作者的。普通的人聽說對方是乙肝大三陽以後,肯定是紛紛退後,開玩笑,傳染病呢,雖然大家都知道乙肝並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可怕,但心理多少都會抵制。打一個最簡單的比方,艾滋病患者,其實他的日常生活行爲並不會傳染給他人,但是誰又敢去跟他們接觸?

這還不算什麼,作者似乎也料到了會有少數人不會在乎這個,直接丟出絕世大殺器——陽痿。我靠,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就好像令狐沖不懂會東方不敗揮劍自宮一樣,完全不是一個境界。

聽我這麼一說,劉丹整個人頓時呆住了,嘴角一抽一抽的,我很是擔心她會突然嚎啕大哭,正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沒想到過了幾秒鐘,劉丹猛然大笑出聲。

難道被氣出神經病了?我有些發矇,不至於吧,我們昨天才認識呢,遠遠達不到‘天地合乃敢與君絕’的地步。

劉丹越笑越大聲,最後是彎腰捧腹,蹲在地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旁邊經過的行人都是對她投以訝異的眼神,接着又狐疑的打量着我,似乎是我將這個女孩弄成這樣。

我心裏無比的鬱悶,靠,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笑了好一會,劉丹才站起身來,喘息着笑道:“正南,你還真是敢說啊。”

“什麼敢說不敢說的,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隨即,我反應了過來,愕然道:“你剛纔叫我什麼?”

“正南啊。”劉丹笑吟吟的說道。

“我叫李文博!”我撓撓頭皮。

“都是自己人,不用裝了。還李文博……你資料上的名字明明是李興博好吧?”劉丹衝我翻了個白眼。

“自己人?你是什麼意思?”我有些納悶了。難道,這他嗎的只是一個測試?我突然之間想到獨霸山莊的事情,爲了測試我是不是臥底,花襲人一連測試了我三次,那個畜生簡直是喪心病狂。

“我是王總派來測試你的。”劉丹掀開謎底,果然如此。

我一陣無語,隨即我腦袋裏面電光一閃,佯怒道:“不就做個婚託麼?居然這麼麻煩,老子不做了!”

說完,轉身就走,原以爲劉丹會拉住我勸慰幾句,然後我就順手推舟的答應下來,沒想到劉丹不僅不拉我,反而在後面冷笑:“你走啊,走了就不要回來,現在就業形勢這麼嚴重,這份工作大把人搶着做,一把年紀了還不懂得珍惜……”

聽她這麼一說,我只能是訕訕的轉過頭,湊到她旁邊:“那啥,發個牢騷而已嘛。”

劉丹這才笑着點頭:“這還差不多。我跟王總彙報以後,以後你就是我們團隊的一員了。”

我哈哈一笑:“前輩你好,新人前來報到。”

劉丹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幹,要有職業規劃,我們的前途是很美好的。”

“怎麼個美好法?”

劉丹左右瞄了瞄,帶我走到一個稍微僻靜的角落,這才低聲說道:“你入門就是翡翠員工,每一次任務你可以獲得報酬80元,沒有車補餐補以及電話費。但只要你連續完成五次任務,就會自動升級成紅寶石員工,成爲紅寶石員工以後,每一次任務報酬上升到100元,另外可以報銷20元的車費,還有,王總會親自給你頒發紅寶石勳章。”

“紅寶石上面是不是藍寶石?再然後是鑽石?要不要發展下線?”我有些愕然,這一套不是傳銷的那一套麼?雖然我沒有參加過傳銷,但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翡翠員工紅寶石員工藍寶石鑽石什麼的,不就是這麼回事?

“不是傳銷啦,借鑑下名字而已。”劉丹瞪了我一眼:“如果你連續完成二十次任務以後,你就會升級成爲藍寶石員工,這樣的話,每次任務就會有200元報酬,另外還有50元的車船費。至於鑽石級員工,報酬每次500元,而且每次任務有100的伙食補助,100的餐費補助,以及100元的電話補助。是不是覺得很牛逼?哈哈,不過,要做到鑽石級員工,你最少得連續成功一百次任務,中間不能有一次失敗,如果失敗了都得重新開始計算。”

嘖嘖,鑽石級員工每一次就有800,一天做一次任務,一個月就三八二十四,擦,兩萬四的月薪。最重要的是,這上班也就是陪美女聊個天吃個飯……在這一瞬間我有些迷糊,特麼的,要不我以後就從事這個職業算了。

又聊了一些注意事項,劉丹跟我告辭,臨走前我問她,我昨天沒有按照劇本的臺詞來,爲什麼也讓我過關了?劉丹微微一笑:“每個人都有他的脾氣,如果某個人總是忍氣吞聲,就有可能是條子派來的臥底。最近風聲緊,你懂的。”

原來是這樣,我這也算是誤打誤撞,沒想到居然通過了測試。

看着劉丹的身影消失在人羣中,心中一陣唏噓,翡翠員工呢,現在算是初步接觸到了這個團伙的外圍了,按照劉丹的說法,我要完成五次任務才能升級到紅寶石員工,才能跟王總見面,那接下來,就開始做任務吧。

不過,王總的安排讓我再一次體會到了他的老謀深算,在我跟胖子各自完成四個任務以後,第五個任務會特別的難,我們根本就沒有成功過,我甚至懷疑第五個任務都是王總刻意安排的人,對方都是劉丹那樣的內部員工。

譬如我的首個‘第五次任務’,是一個嚼着口香糖的小太妹,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你知道exo不?我說我只知道xo,沒想到小太妹起身就走,說什麼沒有共同語言。

下一個‘第五次任務’是一個豐/乳/肥/臀的熟/女,見面坐都不坐,開口就問你能堅持多長時間,我愣了好大一會才吃吃的回答半個小時,熟/女鄙夷的丟下一句話‘才半個小時?’轉身就走。

……

胖子那邊的情況也是大同小異,總是在第五次的時候,就會遇上各種奇葩。

我感覺自己快瘋掉了,每天都是不停的跟女會員見面,見了將近20個會員,光是轉換的身份就有四五個之多,我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問一下自己,我今天應該叫什麼名字。

不行了,不能這麼下去了,這次的‘第五次任務’我一定要成功,我跟自己打氣。

果然,這一次的任務下來了,很簡單,讓女方答應跟你吃飯,然後再用不適合的理由說再見。

這次的任務並不是王總通知我的,而是由趙丹轉達,說王總這幾天有點事。我笑着問趙丹,以前的那些第五次是不是都是內部員工,趙丹也沒否認:“以前的事就不說了,但是這次絕對不是內部員工,所以,你要抓/住機會。”

說完將對方資料傳給了我,我纔看到資料不由大吃一驚,尼瑪,這不是那誰,趙冰冰麼?

趙冰冰是誰?趙冰冰,國內頂級巨星之一,星城人,當年以一部《玩豬的哥哥》紅透大江南北,之後片約與廣告不斷,一步登頂國內女藝人的巔峯,想不到這麼牛逼的一個女藝人都需要相親,日,這太沒道理了,趙冰冰只要振臂一呼,想跟她睡覺……呃,想跟她結婚的人手牽手可以繞地球四個圈……。

難怪說這次任務只要邀請到對方吃飯即可,邀請趙冰冰吃飯,還得讓她答應下來,還有比這更離譜的任務麼?至於說彼此不合適不再聯繫,這種話根本不用我說,人家怕是當場就會甩出這句話。

心情很是忐忑的來到國貿大廈十二樓,跟黃老師寒暄了兩句,這才吃吃的說道:“今天見面的,真是是那誰,趙冰冰?”

黃老師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你希望是還是不是?”

什麼叫是還是不是?跟繞口令似的。我嘿嘿一笑:“我當然希望是了。”

“那就是吧!”黃老師笑道。

“靠,還真是啊。”

“注意點素質,你現在是一個小廣告公司的老總,父母親都是大學教授,書香門第呢,不要動不動就靠靠靠,有機會去做個大保健,狠狠的‘靠’多幾次吧。”黃老師見四下無人,便肆無忌憚的開玩笑。

“去那些地方‘靠’多沒意思,要‘靠’也是找黃老師這樣的對手纔夠味道。”我口花花的拍着馬屁,這種話對少女來說是侮辱,對於少婦來說就是誇獎。

黃老師白了我一眼,神情卻是很受用,笑道:“待會你直接去大中華酒店1018房間,約好的時間是十一點,現在還有一個小時,足夠你趕過去。”

“咦,不是在這麼?”我愕然道。

“你豬腦子啊,人家是誰,趙冰冰呢,她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世紀百合的話,明天的媒體就會瘋掉!”黃老師再次白了我一眼,這次卻是充滿鄙夷:“這都想不到,你智商發育不良啊。”

訕笑了幾句,我轉身下樓,直奔大中華酒店而去。 321 天后冰冰

到大中華酒店1018房間的時候,才十點半,在門口遲疑了一下,伸手敲了敲門,裏面沒有動靜,隔了一會,我再敲了三下。

裏面沒有回聲,反倒是旁邊房間門開,走出來一個英氣逼人的短髮女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短髮女子說道:“你是誰?你找誰?”

這估計是趙冰冰的保鏢吧,我努力讓自己很有風度的笑了笑:“是趙女士約我過來的。”

短髮女子擡了擡手看了下表,皺眉道:“約的時間是十一點,你來這麼早做什麼?”

“來早點不好嗎?”我反問。隱約感覺空氣中有些異樣,鼻子稍微吸了吸,一股香味撲來,靠,你一個保鏢弄這麼香噴噴做什麼?

“不好意思,十一點再來吧。”短髮女子卻是不接我的話,伸手衝我做了個請離開的姿勢。

鬱悶的走到走廊盡頭,拿出一支菸點燃,百無聊賴的抽着煙,反正資料裏面也沒有說不準吸菸。

短髮女子見我如此,張口欲言,遲疑了一下,終於沒有說話,直接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又等了差不多十來分鐘,那邊門開,我看到有一個男人從趙冰冰的房間裏面閃身而出,四下張望,見到我在盯着他,眉頭稍微一皺,不再理會我,轉身朝電梯方向走去。

我叉叉你個圈圈,居然在相親之前都在跟別人鬼混,貴圈也太亂了吧?而且,你這樣亂來,豈不是對我的一種侮辱?原本對趙冰冰的期待與好感頓時直線下降,真想掉頭就走,最終還是按捺住了那份屈辱,深吸了幾口氣,搖頭苦笑,這只是一個任務而已,就算有三十個大漢從她房間裏面魚貫而出,又跟我有一毛錢的關係?

差不多十一點的時候,我走了過去,走到門口摸出一片口香糖正要丟進嘴裏,轉念一想,見面的時候嘴裏嘰裏咕嚕的嚼着東西似乎也不太禮貌,至於煙味,管他呢,她的資料裏面又沒說討厭吸菸的人。

敲了敲門,這次門裏面傳來一道略帶磁性的女聲:“周先生麼?”

“是的,我是周雷!”我笑着回答。

周雷是我這次的身份。

這個身份可不是杜撰的,而是真有其人,周雷的父親周文是星城大學教授,母親是星城第七中學的副校長,典型的書香門第,周雷本人則是國外留學回來以後在星城開了一家小廣告公司,目前經營的有聲有色。

當然,我可不是什麼周雷,只不過借用了他的身份而已,真不知道王總是怎麼跟周雷商談的,居然連身份都可以借用,換一個角度來說,如果我用這個身份作出了什麼不雅的事情,周家可是要負責的,他們就那麼相信王總?

門開,一張無比嬌豔的容顏出現在我眼前。

饒是在電視裏或者廣告中經常見到趙冰冰,但是她本人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卻是第一次,以前連想都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只見她衝我展顏一笑,嘖嘖,比電視裏頭更加性/感迷人啊。

“請進。”趙冰冰吐氣如蘭,一股魅惑撲面而來。

這一刻,我居然有一種莫名的躁動。這種躁動多少年沒有過了,第一次有這種躁動還是在念初中的時候,陽光穿透了窗邊女同學的白襯衣……這股躁動是如此的強烈,咳咳,我居然下面都有些硬了,老二呀老二,你就不能給我爭點氣麼?這光天化日之下的,我穿的是西褲不是牛仔褲呢,有反應的話是很明顯的。

連忙舉步往裏走,只有行走方能遮蓋我的尷尬。

這是一套商務房,一室一廳的那種,腦中猛然蹦出一個念頭,爲什麼她的保鏢不跟她睡一個房間呢?轉念一想,如果保鏢在客廳的話,估計那啥起來就不會很盡興吧。

臥室的門半掩着,能看到牀/上被褥凌/亂,剛纔一定是在辦事,我很是猥瑣的猜測着,一想到這個,我下面反應越發劇烈。

媽的,我這是發/春了麼?

連忙走到沙發前,自顧自的坐下,這個時候實在是沒有心情去講究所謂的女士優先了,再不坐下褲襠的帳篷就會被她看到。

趙冰冰關上門後,在我身邊坐下,在茶几上摸出一盒煙,遞給我一支:“抽菸?”

我瞄了瞄煙盒,搖頭笑了笑:“謝謝。”

趙冰冰自顧自的點燃煙,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不吸菸麼?”

“我吸菸,但是我不吸這個煙。”我指了指桌上的煙盒,笑道。

“爲什麼?民族大義?”趙冰冰吐了個菸圈,嬌豔的紅脣異常性/感。

趙冰冰這麼問我也是有原因的,因爲她放在桌上的煙盒是八星煙盒,日本產的,她這麼問我,以爲我是在抵制日貨什麼的。

“這是一個原因。”我笑着摸出自己的煙點燃:“另外還有一個原因,這個煙假貨太多。”

“哦?你能分辨出我這包煙的真假麼?”聽我這麼一說,趙冰冰頗有興趣的看着我。

“很簡單,真正的八星過濾嘴上有兩排很小很密的激光打孔,而且把菸嘴拆開,裏面是複合過濾嘴,分兩截,前一截是有活性炭顆粒在裏面的。現在很多假八星也有活性炭過濾嘴,但是裏面的碳粒分佈不太均勻,這樣的話焦油含量會很高。”我輕咳了一聲,從桌上的八星煙盒裏面摸出一支菸,指着過濾嘴笑道:“你看這種激光打孔,暫時還沒有發現和正品一模一樣的。正品有兩排均勻小孔,很是整齊。至於外包裝就懶得說了。”

“說說嘛。”趙冰冰對這個似乎很有興趣。

“外包裝上有銀色線條和藍色標誌條,如果所有的色條都能對齊,而且藍條誤差在半個毫米之內的話,絕對是真的。”我笑着。

“對了,你既然抵制日貨,爲什麼會對這個牌子有研究?”趙冰冰轉口問道。

“我不會很盲目的抵制,很多東西我還是覺得不錯的,譬如日本的設計,我就經常去看,不得不說,他們的設計確實非常的漂亮,而且很實用,而設計裏面,煙包就是其中一種。”我指着煙盒笑道。突然記起來我是一家小廣告公司的老總,自然要表現出一些專業的東西。

“煙包?”趙冰冰眉頭微蹙。

“不好意思,說的專業術語來着,煙包酒包就是指煙盒包裝以及酒盒包裝。”我連忙解釋。

趙冰冰哦了一聲,沉默了下來。

見她沉默,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原先精心準備的各種談資與笑話也在看到她房間走出來的男人以後煙消雲散,算了,就隨便應付下吧。

“你來了很久了麼?”良久,趙冰冰將煙熄滅,淡淡的問道。

● TTkan● C○

“來了半個小時左右,在外面抽了幾根菸。”我無所謂的聳聳肩:“沒事,習慣了。”

“習慣了?”趙冰冰狐疑的問道。

“我是說,我習慣提前10分鐘到30分鐘到場,不管是約會還是開會。”我笑道。

“哦,那你看到我房間裏面出去的男人了?”趙冰冰擡起頭來,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要從我眼神裏面看出我是不是在說謊。

“恩,我看到了。”我毫無畏懼的跟她對視。

“你有什麼想法。”趙冰冰眼也不眨的盯着我。

“能有什麼想法,最開始覺得有些屈辱,後來一想,也就無所謂了。”我再一次聳了聳肩。

“你爲什麼會這麼想?”趙冰冰漂亮的眼睛裏面閃現出無法理解的神情。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