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因為那個孩子不帶我們出去,還讓我們給他磕頭。」

陳老爺子擰眉,廖青的眉頭皺得更緊,從陳齊的眼睛里,看得出說的是實話。

但他了解澋軒,肯定不會無緣無故讓人磕頭。

就在這個時候,葛凌來了。

葛凌走到陳老爺子面前把雲笙大哥給他的信拿出來遞給陳老爺子。

「這是雲笙大哥給陳老爺子的信。」

陳齊一聽是張雲笙給爺爺的信,頓時緊張起來。

見此,廖青輕笑,看來這中間確實有鬼,要不然陳齊怎麼會緊張?

陳老爺子看完信后,臉沉了下來,沒有當即說教陳齊,而是對廖青葛凌二人說。

「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們回去跟雲笙說,剩下的事情老夫會處理好。」

葛凌點頭:「那我們告辭了。」

廖青轉身去把馬車上的東西提下來,然後隨葛凌一起回去了。

他們一走,陳齊便問:「爺爺,信上寫的啥?」

「你想信上寫的啥?」陳老爺子反問陳齊,他這個看著長大的孫子。

陳齊見爺爺臉色不好,便知道信上沒寫什麼好東西,頓時便污衊張雲笙。

「他張雲笙肯定是想用權勢威脅我們。」

「你們不去招惹人家人家會殺你娘?」

陳老爺子怒吼,嚇得陳齊不敢再說話。

過了許久,陳老爺子才開口:「這事情就這樣算了,好好給你娘準備後事。」

陳齊愣住,見爺爺不像說假,他雖然心裡不服,但不敢惹惱爺爺,最後只能轉身離開這裡回家去了。

陳老爺子現在最後悔的就是讓李月容這個女人進家門,若不是因為那個女人,老三家豈會這般? 轉眼兩個月過去,陳可兒早上起來做飯,她感覺胸悶,走進廚房就反嘔。

廖青看她現在廚房門口捂著胸口一副想吐的模樣,便放下手中的弓箭過去。

「怎麼了?」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陳可兒心驚。

她這個月的月事似乎沒有來,已經遲了半個月,自己莫非是有了?

避免空歡喜一場,她對廖青淺笑:「可能是著涼了。」

廖青最近有研究懷孕的事情,見她這樣不像著涼,拉著她便走。

「廖大哥,你拉我去哪?」可兒邊走邊問。

「讓澋煜給你看看。」

一聽是去找澋煜,她也就沒反抗,乖乖跟他一起去找澋煜。

澋煜跟楚雲笙在竹林里練拳,看廖青拉著可兒過來,兩人收拳。

廖青牽著可兒來到他們面前,很直接的對澋煜說。

「澋煜,你幫可兒看一下。」

澋煜點頭,並未問看什麼,直接伸手捏在可姨的手腕上。

脈象圓滑如滾珠,想著可姨跟廖叔叔成親也有兩月,應該是喜脈,不過他還得確定一下。

「可姨,你這月的月事可來了?」

可兒搖頭,心裡很緊張,問:「有什麼問題嗎?」

「那是喜脈無疑了。」澋煜說完,不等廖青高興便叮囑廖青,「廖叔叔,頭三月最為容易出事,你要好生控制住自己,也要好好照顧可姨。」

這話從一個孩子口中說出來,讓廖青跟可兒臉紅起來,特別是想到昨晚的事情,他們的臉更加燒得慌。

廖青連忙點頭,然後扶著可兒。

「你如今有身孕,還是回家歇著較好。」

「好。」

看著因為燥而逃跑的兩人,澋煜淺笑,抬頭望著爹。

「爹,娘應該做好早飯了,我們今天就此結束。」

「嗯,吃完飯你去找十六他們,跟他們在張家村村民中挑一些適合練功的人。」

澋煜一聽這話,眉頭一皺,問:「爹,你這是要培養張家村的人?」

「張家村現在可以說是果庄,你娘用聖泉水澆灌出來的水果吃了清除體內雜質,還能加速內力修鍊等等,難免會有人起歹心,讓他們學點本事也是為了防身。」

「哦。」

澋煜應了一聲,表示明白了,正好他有點事情要跟村裡的大叔大嬸說一下。

看著回來的父子,劉小禾把手中一盤剛出鍋的鹿肉包子遞給澋煜。

「澋煜,把這個給你可姨廖叔叔他們送過去。」

澋煜端著包子就走了。

「可兒懷孕了。」

說這話的時候,楚雲笙把她另一隻手上端著的兩籠包子拿過來端在手中。事實證明,他的做法是對的。

只見劉小禾聽了他的話后便雙手抱住他的手臂。

「真的嗎?」

「真的,澋煜剛確診。」

看自家媳婦聽完自己的話后鬆開了雙手,他連忙拉住自家媳婦的手。

「你幹什麼去?」

「我要去看看可兒啊!」

一聽這話,楚雲笙瞥了她一眼。

「吃完早飯再去,這會兒他們兩口子正你儂我儂的時候,你去做什麼?」

「你說得有道理,我這個時候去太煞風景了,肚子餓了,我還是吃包子吧。」說著就把楚雲笙手中兩屜包子端過來,然後吩咐,「你去叫我爹來吃飯。」

跟白君較量了兩個月,她認輸了,如今改口叫爹,好歹兩個女兒從出生都是白君給她帶著。看在白君照顧孩子盡心盡責的份上,她這聲爹叫得應該。

其實算起來白君也沒有錯,當年是長公主自願,而他也並非不負責任,只是沉睡了而已,所以算起來真的不是白君的錯。

楚雲笙點頭,正要去叫人,白君已經從房間里出來了。

「孩子的衣服小了,你們給孩子準備一些大一點的衣服。」白君走到他們跟前說。

「哦,那吃完飯我跟雲笙一起去鎮上選購。」劉小禾說完看著白君,穿來穿去都是一身白,便問,「爹,你要不要也置辦兩身衣服?」

「不用,為父有的是衣服穿。」白君說完見她似乎不太高興,便立即改口,「不過為父的衣服都是白色,你幫為父置辦兩身別的顏色也可以。」

劉小禾的臉色這才轉變好,微笑著點頭一下頭。

吃過早飯,她去看望了一下可兒后就跟雲笙離開張家村去往鎮上。

兩人易容出行,有時候太過美貌也是一種煩惱,所以當他們出現在鎮上的時候,並沒有跟以前那般引起轟動。

劉小禾挽著楚雲笙的手臂,左右看,邊走邊問:「我們去逛一會兒還是直接去成衣鋪?」

「你想怎樣就怎麼樣。」楚雲笙的語氣里充滿了寵溺。

「那我們先逛逛,順便給可兒買一些東西回去。」

「嗯。」

兩人剛離開,便有兩位長相不凡的公子騎馬到達小鎮城門口,二人停下翻身下馬。

其中一個年輕的公子臉上露出遮不住的喜悅。

「大哥,我們已經到了富貴鎮,不如先去百草找二叔,問問二叔有沒有聽說過小神醫的事情。」蕭珏看著大哥,等待大哥的決定。

蕭尤想著二叔在這富貴鎮生活了幾十年,想必對這一帶人物事都了解,便點了一下頭。

蕭珏鬆了一口氣,這一路上他可是被自家這個親大哥折騰夠了,再奔波下去,估計小命不保。

他要去二叔府上好吃好喝然後泡個熱水澡,然後睡上一覺。

錦鯉王妃有空間 「靜兒,你慢點。」

蕭曉雪邊追前方歡快跑起來的女兒邊叫喚。

「娘,你快點來抓我呀,快點呀。」張靜兒回頭看了一眼娘,見娘沒追上來,笑得咯咯的。

「死丫頭,看我逮住你不打你屁股。」緩和了氣息的蕭曉雪再次追上去。

現在她後悔一個人帶靜兒出來玩了,這死丫頭跑起來跟兔子似的亂竄,她實在是跑不過,頭都要暈了。

然,就眨眼的功夫,張靜兒不見了人影,這可把蕭曉雪嚇懵了。

而不見了的張靜兒躲在拐角處,見娘親沒有追上來,她撅起嘴巴,眉頭一皺,從拐角處出來。

「娘親怎麼還沒追來?」

嘀咕完她便原路返回去找娘親,找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找到娘親她就站在大街中間號啕大哭。

「這誰家孩子,怎麼在這裡哭了起來?」

沒一會兒,大街這裡圍了不少人。蕭尤牽著馬走過來,見前方道路被堵住,便對身邊的弟弟吩咐。

「你過去看看。」

「怎麼又是我啊。」蕭珏嘴上這樣說,但是腳已經聽話的過去了。

他擠開人群,看到是一個孩子在哭,他走過去半蹲在孩子面前。

長得還算可愛,蕭珏是這樣評價,聽說他那個堂妹也生了一個閨女,算算年紀,跟面前這個應該是一般大。

想著,他就問:「小妹妹,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

「我找不到娘親了。」張靜兒看面前的叔叔長得眼熟,頓時收了眼淚,「叔叔,你好眼熟,好像哪裡見過。」

蕭珏一愣,心想:如今小孩子也學會搭訕了嗎?

雖然他的確長得一表人才,風度翩翩,是不少姑娘夢寐想嫁的男人,但是眼前這個也太小了吧!

「啊,我想起來,我在外公的書房裡看到過你。」張靜兒終於想起來,然後接著哭,「舅舅,我娘不見了。」

周圍的人一聽人家小女孩找到了舅舅,而且看長相似乎有那麼一點像,便信了,紛紛散開。

蕭尤牽著馬過來,一雙犀利的雙眸看著抱著蕭珏哭的小女孩,聲音放柔了詢問。

「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張靜兒看著問她話的漂亮叔叔,見他跟舅舅長得像,不過看他比這個舅舅好看,立即撒開手跑到漂亮的舅舅面前。

「舅舅,我是靜兒呀。」

「靜兒?」 萬萬里地山河 蕭尤擰眉。

被拋棄的蕭珏不滿的摸了摸鼻子,聽小女孩報名字后他就知道這個小女孩是誰的孩子了。

不過這個孩子還真是機靈,居然一眼認定他們是舅舅,還真是火眼金睛。

見大哥疑惑,便道:「她應該就是曉雪的女兒。」

「我娘就是叫曉雪。」張靜兒點頭道。

「看來她真的是我們的小侄女。」蕭珏說完就戳了靜兒的腦袋一下,「這麼小就知道喜歡美的東西,長大還得了。」

他可沒忘記剛才小妮子看到他大哥時候的表情。

靜兒撅著嘴巴,摸著被戳的位置,幽怨的看著長得丑的舅舅。

「我要告訴娘你打我。」

「我……」蕭珏看著自己剛才戳她的手指,一張嘴不知道改如何說了。

「行了,曉雪應該找急了,我們還是趕緊把孩子送回去。」

蕭尤的話剛說完蕭曉雪就過來了,看到靜兒就拉著靜兒狠狠的打了兩下屁股。

「你個死孩子,讓你別跑你還跑,要是跑丟了被拐子拐走,你讓娘怎麼辦?」

靜兒看娘哭了,憋住了眼淚,然後討好的抱著娘親。

「娘親不哭,不哭。」

蕭尤蕭珏被自家堂妹搞愣住了。

蕭珏見堂妹哭成淚人,他吞了吞口水,伸手拍了一下堂妹的肩膀。

「曉雪,這大街上的,還是回家吧。」

蕭曉雪抬起頭,一看是蕭珏蕭尤堂哥,連忙擦乾淨臉上的淚水,問他們。

「兩位堂哥,你們什麼時候來的富貴鎮?」

「剛到,正要去百草找二叔。」蕭尤淺笑,笑容裡帶著寵溺。

對於蕭家妹妹,他都寵愛。

蕭珏見自家大哥對堂妹寵溺的笑,吃味了。

「大哥,你何時能把對妹妹們的笑分我一點?」

一聽這話,蕭曉雪笑起來。 蕭尤瞥了一家弟弟一眼,臉上的笑容沒了,悠涼的說:

「你重新投胎一次成為我蕭尤的妹妹的時候,或許為兄會把笑容分你一點。」

蕭珏後悔了,他就不應該問大哥那樣的話,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蕭曉雪見珏堂哥吃癟,忍住笑,道:「尤堂哥珏堂哥,咱們先去百草吧,我爹知道你們來了肯定會很開心。」

兩人點頭。

靜兒看著尤舅舅,大眼睛眨了眨。

「尤舅舅,抱。」

蕭曉雪很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把自家閨女拉了回來。

「靜兒別鬧,你舅舅們長途跋涉都挺累。」

「無礙。」

蕭尤把兩匹馬交給弟弟,然後向靜兒張開雙手。

靜兒一喜,撲了上去。

「尤舅舅真好。」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