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黑袍雖然說過他是什麼馬王爺的人,馬王爺有人說就是牛頭馬面。

“不知道,這個人道行高深,穿越陰陽兩界如無人之境。”文天啓說着,“而且醫術高明,我的傷,他一抹就好了。”

我靠,這麼牛比?

我癟癟嘴,“那你回來後,怎麼知道我?難不成你的道行跟着他一起變高了。”

“沒,你還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兒嗎?”文天啓說道,“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平,蜀未平,川中的陰陽秩序已經亂了。剛纔我和族弟們正在火車站附近捉拿從龍山陰陽路逃出的野鬼,我看到你打車。”

“什麼?!”

我驚了一跳,“這怎麼回事兒?”

文天啓淡淡道,“事情已不簡單,不僅僅是龍山縣,而各方鬼王已經紛紛豎起了反旗,而佛道兩門也準備在明年會盟,維護時間陰陽。”

“果然成真了!而且還沒想到事情蔓延的是如此之快。”我皺眉,“難怪替天宗和牛王觀的生意變得那麼好了。”

“你說什麼?”文天啓一愣。

“沒。”我笑了笑,問道,“你叫我來,肯定有事兒吧。”

嘴上說着,但是我內心已經猜到了,

“鬼侯後裔。”文天啓直接道。

果然是如此。

我笑了笑,“既然如今各路鬼王反叛,那麼鬼侯的兒子就不那麼危險了。好吧,我願意讓他繼承鬼王的大位,助你文家一臂之力。”

“真的?”文天啓挑眉。

“我都來了!”我皺眉,“你還不信嗎?”

“既然如此,那我們上山吧,山裏就能直接到九陰靈陣。”文天啓淡淡的笑了笑。

上山的路途很崎嶇,因爲盤龍山雖然能夠鳥瞰龍山縣城,但是卻很荒涼,因爲經常出現怪事兒,所以一般都人都不會上來。

所以這人一少,山裏的枝枝蔓蔓格外茂密,甚至連條明顯的路都沒有,走了一個多小時後。

我們來到了一處松柏樹密集的地方,這裏到處都是枯草落葉,並沒有其他什麼值得可見的東西。

對此文天啓停下,隨即一拍手,手裏捏出了一個手印。

緊接着,他身後的兩個兄弟,也捏出了手印。

這時大地搖擺,接着對面的幾棵大松樹,開始不停的移動。

接着周圍的樹木也開始移動。

最後我們身邊的東西全部空了!

然後一塊巨石下出現了一個大洞。

見此文天啓說道,“這就是九陰靈陣的最安全的入口,我們進去吧。”

文天啓帶着我們走了進去。

進去後,大石立即遮住了洞口,頓時我有一種進了千蛇墓裏的感覺。 cpa300_4;

突然文天啓不知道從哪裏抓出了一個火把,用真氣一推,火把就燃燒起來,將所在的空間照的通亮。

我們所在的空間是一個封閉的,沒有任何往裏面走的通道,倒像是一個防空洞。

這時空間裏放了好幾口棺材,文天啓直接將火把插在石壁上,然後打開四口棺材,對着我們說道,“躺進去。”

那兩兄弟聽了二話沒說,直接躺了進去,見此我有點不明白,不過看他們都躺了進去,我也躺了進去。

然後文天啓說道,“蓋上棺材的時候,將棺材蓋敲三下。”

“好!”

“哦!”

那兩兄弟應道。

而我不知道什麼意思。

說着文天啓再提醒了一聲,“記住,三下,不能多不能少,途中聽到任何異響都不能妄動。”

說着我們從裏面將棺材蓋上,這時我就聽到他們在敲棺材蓋了。

而我也跟着敲。

砰砰砰三聲後。

這時棺材動了起來,然後傳來了一道道莫名的咯咯的聲音。

這是什麼情況?

我非常的不明白。

很快棺材周圍又是一陣,莫名的鬼哭狼嚎之聲。

同時棺材還被一些奇怪的東西撞起來。下一章節已更新

就在猛烈撞擊了幾下後。

突然這時候,棺材啪的一聲,落在地上,我的身體都被震了一下,然後我聽到有人打開棺材的聲音,響了三聲後,我的棺材也被打開了。

打開的那一剎那,我看到的人是文天啓,他伸手準備拉我,我接過他的手然後起來。

然後我起身後,步入眼簾的是一陣陣青煙。

當然青煙是不可能的,青煙可是妖煙,此刻青煙不過是一種綠瑩瑩的光暈折射而成的,看上去就像是在溶洞裏似的。

我問道,“剛纔棺材證怎麼自己在動?”

“那不是自己,而是猛鬼運棺,當年文家降服的排名在猛鬼圖解前四十的猛鬼,一共二十隻,都被囚禁在這大陣裏。”

我聽後差點沒叫出來,等文天啓說完,然又是一陣捏手印,我感覺文家衆閣教一打架都要捏手印啊?

捏完一個奇怪的手印後,青煙散退,只剩下一個空曠的綠光閃閃的空間。

而閃爍的綠光不是其他之物,而是一種的裝飾,類似夜明珠的那種。

見此文天啓覺得有感興趣,於是解釋道,“八顆東海夜明珠,價值連城,加上八塊精品的緬甸翡翠,據說可以買下整個紫禁城,這綠光就是夜明珠折射翡翠而散發出的綠光。”

我一聽眼睛都大了,可文天啓繼續說道,“就憑你從都江堰李家莊子帶出來的那些珠寶,還不及其中任意一件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我聽完吸了一口涼氣。

什麼叫富可敵國?什麼叫驚天大寶藏,這就是,這就是啊!

接着,文天啓說道,“誰爲九陰靈陣之主,誰便是這些財富的主人。”

見此我心裏一陣鬱悶,既然鬼五繼承王位,那麼說來,這些東西都是鬼五的?

可是我猜錯了,文天啓說道,“這些都是文家的,文家挾天子而令諸侯,從今文家就是鬼府之主!”

“恭喜堂兄!”

兩個文家兄弟立即拱手。

見此我感覺有些中招了,尼瑪文天啓叫我來這裏是不是就是利用我的?

我想着,突然文天啓笑了笑,“不過這些財富我全部交給你,我只要這靈陣中的靈寶,這樣我文家才能成爲化外家族。”

化外家族?和麻家一樣的,超脫陰陽? 騎驢仗劍 源遠流長?爲禍蒼生?

可是文家似乎並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地的事兒吧?雖然他們恨陰間,但是對陽間還是略有功勞的!

所以比起那些陰鬼子,我想文家的人和我打過交道,交往的還算不錯,算是有些信義上的保障,就算沒有保障,至少現在鬼五還在我手裏,所以接下來就是我坐地還價的環節了。

鬼五,這小屁孩,雖然和我關係不大,但是鬼侯和我有一些交集,算是故人,不,故鬼的遺腹子,他媽也是我同級的同學,這兩重關係,我可不能讓他就白白成了別人的小羔羊吧?

於是我說道,“要我叫出鬼侯的後裔,我沒是沒問題,但是他的安全保障,你們可要提供了!”

文天啓緩緩道,“這個沒問題,只要他繼承了九陰靈陣的陣主,那麼一來,讓他叫出鬼璽和靈寶,他就能順利脫身了,這時候他要走要留,就輕便了,而這裏的財富我文家全部交給你~”

我一聽無比動心,而且還能夠拿到一大批財富,我靠,我輕輕鬆鬆成爲世界首富啊!

想着我越來越激動,於是我拿出背劍鬼符。

將鬼五請了出來。

這時鬼五跳了出來,揹着的盜版摩柯劍格外的引人注意。

他一出來,就發現了文天啓對此他無比警惕,一下拔出劍。

“鬼五,別動!”

見此我說道,“有我在,他不會動你的。”

哼!

鬼五悶哼了一聲,將劍託在地上,這時候文天啓再次捏動手印。

空間散播出一道機關的聲音。

這時不遠處的地面,一漲黃金椅子,雕刻着麒麟坐蟒,精妙絕倫。

見此鬼五眼睛都瞪大了,這時候文天啓和我們的眼睛也大了。

對此我問道,“這張椅子事成之後也是我的?”

文天啓聽了有些無語,指了指周圍,冷冷道,“就你事多,你沒看到牆角放的全是真金白銀、珠寶文物?你還要不要麪皮了!”

“呵呵。”

我不知道怎麼了,那麼多財富人人都想要,我對靈寶鬼璽什麼的一點興趣沒有,只要我有了錢,和林佳佳就能門當戶對,讓我楊家翻身,然後讓爸媽奶奶好生生的過下半輩子。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我問道。

“小鬼,走上去,坐上去。”

文天啓輕輕呵斥道。

可是鬼五無比反抗的看着他,對此文天啓也有些急不可耐了。

見此我說道,“鬼五,你走上去,坐上去,這時你父親傳給你的位置,今天是你該拿回來了。”

鬼五聽了聽,兩隻眼睛裏閃出一樣的神色,這時他朝着前面走了一步。

這一步他似乎是試着走的,而接下來,他繼續走,走了幾步,變得自然,然後他走到椅子前。

重生之老婆三十二 見此文天啓有些激動了,“楊道靈,一旦他繼承了鬼璽和靈寶,你可要讓他交出來。”

鬼五雖然有些個性,但還是聽我的話的,於是我點點頭。~好搜搜籃色*書*吧,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鬼五來到了椅子前面。

我們幾人都屏住了呼吸,我期待着鬼五成爲鬼王后是什麼樣子的,於是我說道,“坐下吧。”

鬼五沒有無反應,然後轉身朝着我們看來,面色冷冷的,然後他撅着屁股,緩緩的坐下。

就在他坐下的那一刻,這時地面開始震動,他身前的地面冒出了一張桌子。

桌子是古代的,準確的說來,這桌子不叫桌子吧?應該叫案。

案上放着兩個盒子。

一個是黑色木盒,而另外一個是一個大大的金裝盒子,多面棱角。

鬼五看着兩件東西,這時身體開始抖了起來,看着我神色無比痛苦,隨即伸手,對着我喊道,“爸爸!”

我一聽,頓時就有點感觸。

我感覺我這樣做對嗎?

突然我感覺自己有點不值了,我是爲什麼什麼將鬼五送到這裏的?

原本是爲了救文家,可是最後文天啓願意給我這裏的財富,而且我想鬼五現在陰陽打亂,到處鬼王都造反了,那麼鬼五就顯得很安全了。

可是我即便是這麼想了,那我有想過鬼五的感受嗎?

所以鬼五這時候那麼痛苦我有些愧疚了。

這時,呼~

一聲風動,鬼五坐着的椅子上,冒了白煙,這時鬼五的身上開始浮現出一件袍子,袍子是清朝的大褂,藏青色的。

接着鬼五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身體開始抖動,突然鬼五疼的叫出了聲。

“額!!!”

我感覺有些不對了,繼承個王位,非得要這麼痛苦?

我想過去。

可是文天啓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搖頭道,“別動!”

“啊!!!”

這鬼五淒厲的慘叫一聲,身體直接站了起來。

一道氣體在他身邊炸開。

見此文天啓似乎怕我亂來,又是一把按住了我。

不過鬼五叫了一聲後,一下暈在了椅子上。

見此我掙脫了文天啓,朝着鬼五跑了過去。

“鬼五!”

我扶住鬼五小小的身子,着急的喊了一聲。

可沒有反應。

見此我看了看文天啓,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沒事兒,我想他應該繼承成功了。”文天啓這時候過來,走到案前,伸手拿起黑木盒子,隨即打開,只見裏面放着一塊黑色的大印。

難不成這就是鬼璽?

我愣了一下,隨即問道,“這就是你想得到的?”

“沒錯。”

文天啓嘴角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然後他將大印收了起來,然後他再次拿起另外的一個盒子。

他拿起來後,將盒子輕輕打開。

頓時盒子裏面有閃出了一道金光。

將整個所在的空間都照的發亮,我感覺頓時我都盲了,就像是遭了閃光彈似的。

“堂哥,我們什麼都看不見!”

“我們這時瞎了嗎!”

“閉上眼睛。”

金光之中,文家兄弟對話道。

而我也準備閉上眼睛。

可是這時候金光刷的一聲消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