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麗姐一醒來,就連忙起身跟我保持了一段距離,見她還是那麼在意張小帥,我真想給她一巴掌,好把她給打醒。

“我說你醒醒吧!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着那個混蛋,如果今天不是我,你明天可真的要出名了。”

“什麼意思?”

麗姐一臉警惕的盯着我,弄的好像我不是什麼好人一樣,見她如此不開竅,我也只能把自己所看到所聽到的用記憶術給她看了一遍。

“不……不可能,小帥不會這麼對我的,不會的,你騙我……”

事實都是傷人的沒錯,看到麗姐一臉痛苦難受,我也於心不忍,可是我給她看到的都是事實,又不是我憑空捏造出來的。

“不管你今天信不信,你遲早都會看清楚張小帥的真實面孔,他如果真的是愛你的,那就不會對你如此,他之所以跟你親近,爲的就是想怎麼剷除你們父女二人,你醒醒吧!愛情雖然美好,但是單戀只會讓你痛苦,你跟他在一起那麼久了,你真的就覺得他對你的是真愛嗎?”

我的一席話雖然凌厲,可是也是讓她最快清醒的好方法,看到麗姐蹲下身子哭了起來,我從褲兜裏掏出紙巾遞了過去,沒想到她一把打落了我手裏的紙巾,然後就跑走了。

此時她已經清醒了,所以我也不用擔心她會吃虧,因此我也沒有跟上去,就在我打算回賓館的時候,竟然又碰到了張小帥。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張小帥一上來就詢問我名字,可是我在他眼裏也看不到殺氣,更看不出有什麼憤怒和怨恨的神色,這點倒是讓我挺意外的。 “張小帥,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也沒有想做什麼,我就是想認識你,你叫什麼名字?”

“巫門掌門人陳庚,跟陶大師是舊識,不過,那也只是曾經,如今跟他也只算是陌路人了,不過現在他跟我也陰陽兩隔了。”

“陳庚,呵呵……很高興認識你,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找我。”

張小帥很瀟灑的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可惜他也太小看我了,我又不是陶大師那種人,對於他的身份,自然是沒有任何感覺的。

“張小帥,別把我當成陶大師那種人,你的身份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我之所以還在這裏跟你廢話,那完全就是因爲我真的是無聊到了極點。”

“既然我們兩個都彼此無聊,那不如一起去喝一杯吧!”

“喝酒?跟你一起?哼!我看還是得了吧!我寧肯自己一個人繼續無聊。”

“怎麼,你莫不是怕我把你也灌醉了下手吧?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對你跟對待麗姐一樣。”

張小帥說着掏出香菸來,不過我並沒有接他遞過來的香菸:“我不抽菸。”

“好習慣,走吧!給我一個面子好嗎?”

“無聊。”

見張小帥還不死心,我冷哼了一聲就走了,感受到張小帥異樣的目光後,我感覺自己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張小帥剛纔的眼神真的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情人一般,所以我纔會這麼着急離開。

不管他有什麼想法,我都不想跟他牽扯太多,而且眼下我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處理,陶大師死了,他好歹也是我師傅曾經的故友,對於陶大師的門人弟子,我多少也要特別關照一些。

一到陶大師的別墅,那些保鏢就紛紛圍了過來,“神仙,你可來了,我們大師出去後,到現在都沒有回來,打他電話也沒人接聽,可着急死我們了,今天中午發生了很多事情,神仙,你一定要幫幫我們大師。”

那個享受過我瞬移術的保鏢一看到我,立馬就跪在了我面前,看到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着陶大師的失蹤事件,我只想說這孩子太單純了,怪不得陶大師會選擇他當保鏢,還真是愚忠到無可挽回的地步了。

“你們陶大師已經死了,我親眼看到他死的,好了,你們都散了吧!”

“什麼,怎麼會?陶大師怎麼就死了呢?”

那些保鏢一聽到我說陶大師死了,立刻都炸開了鍋來,看到他們紛紛不相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們解釋,我總不能說是張先生殺了他吧!而且我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記憶給他們看。

“你們陶大師真的已經死了,他不會再回來了,不信你們可以在這裏等幾天看看,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們早點離去的好,免得被捲入無聲的硝煙當中,我都是爲你們好,好了,話我也說了,聽不聽就看你們自己了。”

“我信神仙的話。”

有了那個保鏢的開頭,又接着有幾個保鏢說信了,不過還是有幾個倔脾氣的,他們冷眼看了我一下,轉頭就走了,看樣子,他們並不相信我說的話,不過也隨他們去了,只希望他們以後不要後悔才行。

“神仙,你這是要去哪裏啊?”

就在我轉身剛想離去的時候,那個保鏢就跑到了我跟前來。

“話我已經帶到了,當然是要回去了,難不成還留在這裏吃晚飯嗎?”

“神仙,我能跟你一起走嗎?哪怕只是做一個傭人,我也願意。”

“傻小子,我都說了我不是神仙,我只是一個道士,跟你媽陶大師一樣,都是道士,不是什麼神仙,如果我真是神仙,那我怎麼可能會理睬凡間的事情呢,神仙可不是隨便就能插手人世間的事情的。”

“那大師,我以後叫你大師好不好?求你了,就帶我走吧!”

保鏢又一次跪着拉住了我的褲腿,看到他如此,我忽然想到了推銷員,他之前也不一樣跟這個保鏢死纏爛打嗎?而我也最厭煩這種性格的人。

“你走吧!你跟我不是一路人,而且我是不會亂讓別人加入我陣營中的,就連我的好哥們,我也不會那麼輕易的招收進來,行了,你還有你自己的路要走,就不要再在我這裏耽擱時間了。”

說完後,我就推開了那個保鏢,然後用瞬移術回到了賓館,只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剛一進房間,就看到張小帥躺在我牀上,他一襲浴袍,胸膛裸露着,看到他一臉笑容,我渾身的雞皮疙瘩也都被激發了出來。

“喂,你神經病啊?大半夜不回家,跑我這裏做什麼?”

影后嫁到:帝少,請齣戲! “陳庚,我好想你,所以我就來了。”

“那個張先生,我是有妻子的人,而且我性取向正常,麻煩你趕緊離開,要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

“那你想怎麼個不客氣法?我不管你有沒有什麼妻子,我張小帥認定的人,我就一定要得到。”

張小帥冷哼了一聲,聽到他的話,我感覺自己頭皮發麻,不是我怕他,而是我真的感覺他好惡心,好好的女人不愛,爲什麼就愛男人呢?男人有什麼好愛的,我可不好那一口,而且我很愛我們家安然。

“張小帥,我看你真的是病的不輕。”

冷哼了一聲後,我拿起自己的行李包就離開了賓館,那個張小帥立馬就跟着追了出來,看到他在後面大叫着我的名字,我嚇得連忙用瞬移術跑出了十里地。

“媽蛋的,這王八蛋真是腦殘了,神經病。”

罵了幾聲後,我揹着揹包就去找另外一家賓館,好在市區賓館多,要是遇到在鄉鎮的那種小地方,我估計我真的要睡在大街上了。

當我第二天剛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個放大版的人臉出現在我眼前,看到張小帥黑着眼圈站在我牀邊,我嚇得連忙驚叫了一聲就坐了起來。

“張小帥,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有鑰匙啊!這家賓館是我名下的,看來我們真的好有緣分,走吧!我帶你去吃早點,想必你也餓了吧!”

“餓你妹啊!看到你,我什麼食慾都沒了,還吃個屁啊吃。”

一大早就看到那個衰神,我徹底沒心情了,更別說吃飯了,我都噁心飽了,我忽然好想遠離這個城市,因爲有張小帥的地方,我就感覺好恐怖,而我也不能隨便去殺人。

腹黑小萌寶:爹地,快上車 “陳庚,何必這麼說呢,我又長得不醜,再說了,你不喜歡我,那我走就行了,你不要生氣,我晚上再來看你,記住了,別亂跑了,你不管跑到哪裏,我都會找到你的。”

張小帥說着還對着我放了一個電,差點被噁心死我,我連忙撇過了頭不去看到,一直等他出了我房間,我這才連忙起牀梳洗。

看來我真的要去找張小帥的父親了,如果不搞定他父親,那張小帥也是很難搞的定,當然了,我寧肯跟張小帥的父親對手,也不想多看張小帥一眼,因爲那人真的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張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陳道長,歡迎歡迎,呵呵……”

張先生一看到我,就立馬熱情的招呼我,不過我也沒有跟他直接說正事,而是等他先開口說。

“張先生,昨天我無意中看到你兒子帶着一個女人去了酒吧,而他竟然想讓酒吧裏的人欺負那個女人,後來我一想,你可是大慈善家,要是被心存歹意的人看到了,那到時候一定會影響你名譽,所以我就帶走了那個女人。”

“不知道陳道長這些話到底有什麼意思?還請您明說。”

張先生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回過了神來,看到他眼睛眯成了一條縫,我心裏冷笑了一番,這老烏龜竟然在我面前裝起了大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張先生,你先聽我說完,那個女人叫麗姐,是你兒子叔叔的女兒,相信你並不陌生吧!後來我又遇到了你兒子,沒想到他死皮賴臉的跟着我,還對我表白說愛我,你覺得這件事情搞笑不搞笑?”

“混蛋東西,老王,去把小帥給我叫過來。”

“是,老爺。”

張先生吩咐下人去叫張小帥,本來我不想跟他見面的,但是眼下也只能忍耐一下,希望張小帥的父親能說通他,也免得他再次找我麻煩。

“老爸,你……呦,陳庚你也在啊!”

“放肆,陳大師豈是你能染指的,給我放尊重點,要是陳大師再說一句你不好的話,那就別怪我動用家法。”

“爸,你怎麼能這樣?陳庚,你給我爸說說,我哪裏對你不敬了?”

張小帥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還讓我給他解釋,我怎麼可能傻得真的替他說話,除非我真的是喜歡上了他,不過那根本就不可能。

“張公子,我希望以後你不要再騷擾我了,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好看,你也清楚,我是道士,我想對付一個人,只要動一動念想,那個人就會生死不如,我可不是陶大師那種廢物,所以請你最好不要惹怒我,要不然,就別怪我不給你父親面子。”

“你……陳庚,你真的就那麼討厭我嗎?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嗎?爲什麼你那麼討厭我?”

張小帥竟然還不死心,而他也一次又一次的噁心到了我,尤其是那一雙猥瑣的雙眼,看的我心裏只發毛。

“我都說了,不要再噁心到我,看到你這個樣子,我真的是沒任何好心情,張先生,我就先走了,麻煩你先處理好你兒子的事情,我可不希望轉身再看到他來騷擾我。”

“陳大師,你放心好了,這小子不會再去打擾您的,我保證。”

張先生尷尬的笑了兩聲,然後給我下了保證後,我這才離開了張先生的別墅,至於他會怎麼懲罰張小帥,那就是他們父子之間的事情了,只是我沒有想到我這一離去,竟然給張先生帶來了無妄之災。

一直安穩的過了一週,就在我打算離開這座城市的時候,忽然收到了一封請柬,打開請柬之後,竟然是張小帥遞來的,說是讓我參加他父親的葬禮。

張先生的死讓我很意外,我記得自己那天走的時候,他還是很健康的,而且我也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疾病,怎麼突然間就去了呢?真的讓人很匪夷所思。 帶着疑惑,我參加了張先生的葬禮,只是沒有想到,一到葬禮現場,就看到一夥人亂糟糟的樣子,而張小帥一臉陰沉,似乎剛纔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我連忙拉住一個服務人員問了起來。

“這是怎麼了?”

“張先生的遺體被人盜走了,現在大家都在着急的尋找呢。”

服務員的話讓我很是吃驚,張先生死的不明不白,眼下屍體又被人盜走了,這到底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呢?也許這其中真的有什麼問題存在,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張小帥走到了我面前。

“陳庚,我父親的死,你可是要負首要的責任的。”

“你什麼意思?”

我一臉不解的看着張小帥,張小帥冷笑了一聲道:“如果不是那老東西一直威脅不准我接近你,我也不會對他下手,而且就連他死,我也不會給他留下全屍。”

“你瘋了嗎?他可是你父親?”

我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張小帥,原本我只是認爲這個小子就那麼大點能耐,可是沒有想到他竟然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不放過,這還是人嗎?

“父親?哼!得了吧!他眼裏心裏完全就只有他自己,他要是真把我當兒子,那爲什麼不讓我和你在一起,爲什麼不顧及我的感受?你不覺得可笑嗎?陳庚,如今我父親那個礙眼的傢伙已經死了,沒有人再能阻擋我們了……”

“你夠了,看來你真的已經無可救藥了。”

“是,我是無可救藥了,那是因爲我愛你愛的無可救藥了。”

張小帥的話讓我很難再保持平靜的心情了,雖然我們兩個一直都小聲在一旁說話,但是還是有人已經轉過了頭來看我們兩個,爲了避免被那些人誤會,我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都TM給我轉過頭去,再亂看,小心你們的狗命。”

張小帥見那些人一直盯着我們看,他也清楚了我爲什麼急着轉身走,所以他直接開口警告了那些人,這不警告還好,一警告,我也百口莫辯了,完了,我這一生的清白也算是被毀了。

“張小帥,你到底想鬧哪樣?我到底哪裏好了,我改還不行嗎?”

被張小帥逼得沒辦法,我也惱羞成怒的跟他對視了起來。

“那我哪裏不好了,我也可以改。”

“我對你沒有感覺,而且我性取向很正常,我不喜歡男人,你滿意了吧?”

“既然你不喜歡男人,那我可以變成女人,現在科技很發達,我完全可以把自己改成女人,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

“瘋了,你真的是瘋了。”

被張小帥氣的不輕,我也懶得再繼續搭理他了,直接轉身就想走,結果他拉住了我胳膊,就在我想發怒的時候,沒想到他突然抽出匕首,然後當着我的面就把匕首刺進了自己的下身。

頓時看到滿地鮮血,而張小帥也倒了下去,看到他一臉痛苦的樣子,我也傻眼了,這小子是中邪了嗎?爲什麼要這麼做,而我也哭笑不得的愣在當場。

“快救人啊!你們這些笨蛋,還愣着做什麼?”

張小帥的人一看到張小帥倒在血泊中,立馬就奔過來喊救人,我也從震驚中轉醒了過來,看張小帥這個樣子,八成也不能再行人事了,這也算是他的一點懲罰吧!

爲了不讓他失血過多死掉,我連忙用術法幫他治療,不多時他下體的血也止住了,只是一輩子也算是個廢人了,我忽然感覺自己對他有些太殘忍了。

“爲什麼要救我?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張小帥剛一清醒過來,最先說出口的話竟然還是那種話,這小子難道真不知道自己眼下是什麼情況嗎?

“我救你只不過是不想看着一條生命在我眼前白白流逝,並不是因爲你是誰,張小帥,我真的覺得你夠了,不要再鬧了好嗎?你都不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惹人厭嗎?”

“陳庚,你會後悔的,我會讓你後悔你今天對我這麼殘忍。”

張小帥的眼裏噴射出了怨恨,我也懶得跟他再繼續廢話下去,跟他說再多,也都是浪費我口水,看了看時間,我已經來了半個小時了,結果張先生的遺體沒有見到,反而還在這裏噁心了自己一番。

看了一下衆人,我轉頭就走了出來,外面的太陽很美好,只是空氣中卻殘留着憤怒和哀傷,這是來自於張先生靈魂深處的憤恨,我感覺到張先生的遺體就在附近,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找他出來。

因爲張小帥那個白眼狼就在這裏,而且這遺體本身就是他故意讓人轉移走的,我剛纔已經很不給他面子了,如果此時我再多事的話,那完全就是在給自己招惹麻煩,我可沒那麼傻。

在A城玩了幾天我也厭煩了,當我來到F城的時候,竟然碰到了逸軒,而逸軒一看到我,立馬就愣住了,顯然是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我。

“大哥,真的是你啊?我剛纔還有些不敢相信,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遇到你。”

“臭小子,這麼時間不見你,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給碰上,怎麼樣,最近還好嗎?”

“我還不是老樣子,你怎麼樣?聽說你又收了新徒弟了。”

“聽誰說的?我哪裏收什麼新徒弟了?”

“不會吧?你這個做師傅的難道都不知道,不可能呀!前兩天我遇到了一個特能說的人,他見人就說自己是巫門掌門人陳庚的弟子,還說叫什麼黃天。”

“該死,竟然是那個推銷員,那小子也太能鬧了,我壓根就沒有收過他。”

聽到逸軒的話,我立刻就來了氣,也把自己怎麼遇到推銷員和後來的事情都說了出來,而逸軒聽到最後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喂,我已經夠煩的了,你竟然還能笑得出來,還是我好兄弟嗎你?”

“這跟好兄弟又沒有什麼牽扯,大哥,我只是感覺你的命運太奇特了,竟然連那兩個奇葩男都能遇到,真是有你的。”

“行了,不說那個了,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裏?”

“哦!是這樣的,我老爸特意拜託我下山來找他一個老朋友,就在這個城市住着,可是我找了兩天了,就是沒有找到我老爸說的那個人,本來打算今天就回家的,沒想到一出門就遇到你了。”

“把那個人的照片或者信物給我,我用尋靈術幫你查找一下。”

“給,這是他的照片,還有這板塊玉佩,都是他的東西。”

接過來逸軒的照片後,我馬上就哭笑不得了,這照片裏的人不正是陶大師嘛!沒想到逸軒的老爸竟然還認識陶大師,而且陶大師也不在這個城市居住啊!再加上陶大師前幾天也死了。

“逸軒,其實你完全可以回去了,這個人我也認識,他是陶大師,他根本就不在這個城市居住,而且前幾天他也死了。”

我說完就把陶大師的影像用記憶術給逸軒看了一遍,逸軒看完只是嘆了口氣,臉色也嚴肅了起來。

“唉!真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已經死了,而且還跟你有所瓜葛,看來老爸這次的任務我也算是失敗了。”

“爲何這麼說?你老爸讓你找陶大師到底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下個月中旬,我們有一次大師精英大會,都是一些名師前來商討靈術的,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各大門派的互相比拼,不過這次並不是比武力,而是比靈術,從而選出一位會長和兩位副會長。”

“選會長和副會長?做什麼用?”

“就是想把各大術法師彙集起來,然後進行一個全方位的管理,無規矩不成方圓嘛!現在都是這種管理手段了,不過你並不在我們的邀請之列,依照你現在的能力,會長那可是輕而易舉的,而且你現在都屬於半仙的那種了,誰敢跟你比啊!所以你這次只能作爲評審團。”

“靠,怎麼這麼坑,我還想着贏一個會長玩玩,現在沒戲了,你們是不是太可惡了?”

“不是啊大哥,你可是有無線權利的,就算是會長,也一定給你三分面子,你放心好了,沒人敢對你不敬,好了,話我也說了,既然陶大師已經死了,那我也要回去覆命了,下個月你別忘了前來做評審團。”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吧!要不要我用術法送你回去?”

“那感情好,我也省的奔跑了,而且還能剩下一大筆車費。”

跟逸軒又寒暄了幾句,我就用瞬移術送他回了家,周圍又開始安靜了,而我一轉身,沒想到那個張小帥就出現在我面前了,而他身邊竟然還多了一個女人。

“上官林夕?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哼!我爲什麼不能出現在這裏,陳庚,你是不是覺得整個世界都是你的,所以你才容忍不了別人出現在你的世界啊?”

“上官林夕,你別太過分了,還有,不要再做一些對你沒有益處的壞事,否則,我這次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

“誰放過誰還不一定呢,而且你怎麼確定我這次做的不是什麼好事呢?小帥,你說給他聽,我現在是什麼身份?”

上官林夕冷笑了一下,然後攀上了張小帥的脖子,張小帥親吻了一下上官林夕的臉,這纔開口說道:“上官小姐已經是我的祕書了,所以還請陳道長以後客氣點,而且我們之間的事情,我以後也會討回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