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辰夜不清楚,這樣做,是否能夠將危機化解,可他聽得懂母親的意思,所謂的開啓,絕不是簡簡單單的使用古帝殿一次。

而所謂的開啓,辰夜自己都從來沒有想過,母親又是從何得知的?

家有萌妻從天降 現在紫萱又帶來母親同樣的一句話,似乎,在古帝殿中,真的有解決一切危機的辦法,如此,豈不是也證明了,母親的來歷,並非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當然了,不管母親的來歷是什麼,不管母親有什麼目的,身爲兒子,辰夜都不會怪她,天底下,沒有不是的母親,也不能有人可以對自己母親不敬!

“紫萱,我可能有一段時間的閉關,你出去好好的安排一下。”瞬間後,辰夜就下了決定。

“你真要這樣做?”

便也瞬間中,紫萱再一次感受到了辰夜的堅持,與他做出決定之後的輕鬆。

聞言,辰夜深情笑道:“寧負天下人,也不願意負你!”

“好!”

此時此刻,紫萱也不在優柔寡斷,道:“那麼,接下來的路,我便陪你一起走!”

辰夜決定了的事情,無人可以改變,既然他是如此的決定,那就不管往後歲月中,會遭受着怎樣的折磨,自己好好陪在他身邊就是。

這個世界,無論少了誰,天還是天,地還是地,哪怕天翻地覆,大不了又是重新開始而已,何必要讓關心愛護自己的人,從開始就傷心?

“你若不陪我,我如何走得下去?”

辰夜笑了笑,旋即身影消失在了院子當中,而伴隨着他的離開,這方結界的威力,越的強大起來。

紫萱隨即也是輕展笑顏,一瞬之後,離開了此地!

古帝殿中!

如今的古帝殿,因爲辰夜修爲已達如此之境,彷彿,那狀態早就恢復到了巔峯之時。

放眼看去,這片空間中,再無一絲一毫的荒涼氣息,當年第一次進入古帝殿時所見到的殘敗模樣,再也無法從記憶中提取出來。

這裏好像是真實的天地,羣山綠水,蒼茫大地,除卻見不到日月星辰之外,那虛空,都給人的感覺,是那般的真實。

身影剛進,這整個天地便是輕輕的顫抖了一下,似乎是在迎接着主人的到來。

辰夜此刻眼神微微的一閃,就這麼極致的細微中,他感應到了,一股從來沒有在古帝殿中感聞過的氣息出現在他的感知力下。

目光遠眺,那氣息傳來之地,竟然感覺起來,是如此的遙遠!

辰夜眉頭輕輕一皺,旋即舒展開來,不急在一時,於是,他便閒庭信步的走在這方空間當中。

說實話,來到古帝殿中的次數也不算很少,可從來,都還沒有好好的打量過這個與衆不同的世界。

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此刻在感知下,勃勃生機,顯得濃郁之極,彷彿這裏的所有一切,都已然是擁有了極強的靈性一般。

宮殿外,當辰夜走進之時,宮殿大門自開,入眼處,那巨大的廣場中,古帝雕像,依舊栩栩如生般的屹立。

辰夜與之對視許久後,不覺輕輕一嘆,道:“古帝前輩,你生前嘯傲世間,高高在上,可能你從來都沒有想到,其實你也一直是顆棋子而已吧?”

“不過,你依然讓我敬佩,不爲別的,就因爲你差一點,就跳出了棋盤,不在成爲棋子!”

衆神之神已經說的夠清楚,古帝並非是天刀和古帝殿的第一代擁有者,甚至也不是第二代,除卻前者和邪帝外,誰也不清楚,倆大神物,到底經過多少人之手。

但偏偏,邪帝與古帝他們,有過一段友情,這就足以證明,邪帝也是認可了當年的四位大帝。

能夠憑藉着自身之力,就達到帝級之境,古帝,青帝四人的出色,已是毋庸置疑!

或許正是他們的這般優秀,纔到最後,差一點就跳出了天地這方棋盤。

只可惜,終究是勝不了天,到最後,爲了邪帝,四位大帝不得不隕落,還叫邪帝揹負了無數載的罵名!

這一段過去,辰夜相信邪帝沒有撒謊,沒這個必要,邪帝已經沒有耐心了,無論做什麼,在他看來都是應該的,實在也不需要編出這樣一個謊話來。

“你我的路已經不同,所以,請原諒,我的選擇,也會與你不同。”

看着古帝雕像良久,辰夜慢慢跪下,道:“或許或許這是我最後一次進入古帝殿,師尊,弟子從此拜別!若然有一天,弟子能夠做到,必然讓師尊您再現世間!”

說完,辰夜馬上起身,腳步一動,快若閃電般的掠進了廣場之後,那偌大的宮殿中。

古帝殿世界,唯有第三層,是辰夜以往還不曾出過的,相信,一應的祕密,以及母親所說解決危機的方法,就應該在那裏面。

穿過長長的走廊,三層入口的大門,就在眼中出現。

當年到了這裏後,強大的阻力應時而生,使辰夜無法踏前半步,如今,這裏彷彿空空蕩蕩,仍他zìyóu走入。

“主人!”

正當辰夜要推開大門,進入到第三層的時候,天刀掠出盤旋於他的身前,刀靈的聲音,也是帶着幾分顫抖的說道:“主人,對不起!”

天刀與古帝殿,與生俱來的使命,是要消滅邪帝!

這個使命,曾經,與辰夜所想的沒有半點背道而馳,即便是今時今日,這個使命,辰夜都不反對,邪帝或許不是個壞人,但雙方的立場不同,如果邪帝執意,爲了自身和家人,辰夜不得不拼命一搏。

只是,或許連天刀和古帝殿自身都不知道,如果要戰勝邪帝,需要混沌力量的襄助,而這世間中,擁有混沌力量者,除卻他們自身外,就只有紫萱和零兒!

爲了使命完成,天刀和古帝殿自然不惜自身的存在,可紫萱和零兒命,誰敢去取?

默然片刻,辰夜笑道:“不怪你們!真的不怪,你們所謂的使命,並非是你們自己給予自己的,而是被強加過來的,這些,你們做不了主,所以,我不怪你們。”

說到底,天刀和古帝殿也只是倆個工具而已,辰夜不會愚蠢到,會因此而去遷怒他們。

聽到辰夜這樣說,刀靈似乎平靜了一些,他知道,辰夜不會說違心話,至少對他和古帝殿不會,可那聲音,依舊還有些顫抖:“邪帝到底是怎樣的存在,我們並不清楚,我們只知道,當我們出現後,唯一的任務,就是誅殺邪帝,可是主人,在此之前,有很多事情,我們並沒有告訴你。”

純情媽咪:錯撞冷情首席 “現在知道也不算晚,你和古帝殿無須自責,如果沒有你們,即便我有天地洪荒塔本體在身,也無法恢復武道根基,所以就不可能走到今天來。所以,我真的沒有怨怪過你們,別過多自責了。”

武逆焚天 辰夜輕吐了口氣,他把天刀和古帝殿都當成了親人,驟然間聽聞到,這倆個親人,實際上是一種監視着自己的存在,辰夜心裏自然是有些不舒服。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只不過這種不舒服,並未讓辰夜對天刀和古帝殿有什麼其他的想法,他們也只是bèicāo控的工具罷了。

“謝謝主人!”

刀靈自是能夠聽到辰夜話音中的真實,光芒閃爍時,似也有所動容:“主人真心待我們,就如老主人一樣,所以主人也請放心,無論最終結局是什麼,我們都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主人,和你關心的那些人。”

聞言,辰夜雙眉一緊,道:“刀靈,我不願意按照邪帝和衆神之神所說的去做,並非只是因爲紫萱和零兒,同樣,我也不想失去你們。”

“天地萬物,只要存在,便會產生感情。如若不然,這天地又哪裏還有存在的必要?”

“可是主人?”

辰夜的話,無疑是讓刀靈萬分感動,他萬萬沒有想到,在辰夜心中,是如此的厚待着他和古帝殿,但同時,前者所說的,也叫他吃驚。

辰夜若不按照着衆神之神所說的去做,邪帝怒之下,這天地之中,還會有誰,可以存活?只怕到了那個時候,就連天地都不能存活了。

辰夜揮了揮手,笑道:“刀靈,別把事情想的太複雜,邪帝有算計,其他人又怎會沒有應付的對策,都是下棋之人,彼此間又是老對手了,怎可能會被對手打一個措手不及呢?”

“而且,你要記住,無論是邪帝,還是天道,他們都忽略了一件事情或許這樣的忽略,會成就出另外的不同來。”

辰夜自信一笑,而後輕輕的推開古帝殿第三層大門!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大門推開,一陣極其磅礴的氣息,迎面撲來,雖然不具備強大的攻擊性,然而,依舊給了辰夜無可抵擋的巨大壓力。

那種壓力,和邪帝帶給他的不同,與衆神之神所帶來的,更加是不一樣,彷彿,辰夜面對的,乃是整個天地!

天地浩瀚,給人敬畏之感!

當大門開啓,辰夜身影,恍如自行消失一般,大門徐徐關閉,而當辰夜身影再一次出現時,其周圍世界,放眼看去,那便是真正的天地之中。

這裏彷彿是宇宙的深處,無窮罡風,猶若洪流般在各處呼嘯而過,一顆顆閃爍着暗淡光芒的星辰,懸浮在周圍,看上去,猶若是點綴物一般。

古帝殿空間之內,竟然隱藏着另外一方,好似真實的天地?

如此一幕,叫辰夜感到驚奇,所謂天刀和古帝殿,以及天地洪荒塔,並非是想像中的那樣,果然是有着足夠的道理。

但是,令辰夜萬分震驚的,卻不是這片真實天地,而是,在這虛空深處,那靜靜的,好似紮根在這裏的一樣東西!

那是一尊美輪美奐的鐵塔,周身外,泛射着耀眼的五彩光華,在此光華的籠罩下,鐵塔近乎是虛幻一般,肉眼可見,卻又無法觸摸的到。

“天地洪荒塔!”

這應該就是真正的天地洪荒塔了,辰夜倒從未想到,它居然會在古帝殿第三層中安靜的呆着。

儘管在這之前,衆神之神已經說過,當年母親被抓之前給自己的玉佩,實際上就是天地洪荒塔隱藏在裏面,最終是進入到了古帝殿中。

可辰夜仍舊沒有想過,會是這個樣子存在着的。

那一尊鐵塔,與辰夜所擁有着的,看上去模樣並無任何的差別,也讓辰夜無法分辨出,本體與影子到底有何不同,就好像,是複製出來的,另外一尊天地洪荒塔似的。

看着它,僅是瞬間左右,辰夜眉心處,亦有五彩光華在閃爍“嗡!”

虛空深處,安靜的天地洪荒塔本體突然一陣顫動,旋即可見,辰夜眉心處的五彩光華,便是受到了牽引,閃電般的向着前者掠去,然後,融入其中。這意味着,他所擁有的那尊鐵塔,將要回歸到本體中。

當五彩光華融入天地洪荒塔本體的舉動開始時,辰夜的心,猛地被揪動了一下。

與天地洪荒塔相處多年,固然不是本體,塔靈能夠與辰夜自身交流的頻率,自是不能和刀靈相比,甚至連真正的交流,都不能算作有過一次。

可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現在離開,總會有悵然若失之感。

誘惑的溫柔 更叫辰夜心神不定的是,這時的他,分明是感應到,一股異樣而不可捉摸的感覺,突然涌上心頭,這股感覺,隱約之間,有讓他害怕,乃至於無助之感。

這種感覺來的詭異不說,辰夜也是覺了,即使他曾經擁有過天地洪荒塔的一道影子,可如今,天地洪荒塔本尊,並不認可他。

這也就罷了,畢竟,本體的意識與靈性,遠非一道影子可以相比,擁有過影子,也並不代表,其本尊就一定會歸辰夜所有。

可是,辰夜竟然從天地洪荒塔的本尊中,感受到了一股敵意,雖然極淡,可真實存在着!

居然,對自己有敵意!

辰夜眉心微微一緊,天地洪荒塔,亦是由混沌之力所構成,蘊涵着混沌之力,以自身對混沌之力的親和感,它怎麼會對自己有敵意?

“年輕人,你來了!”

正當辰夜在沉思着這個問題的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自天地洪荒塔中,清晰的傳了過來。

這聲音很輕,虛無縹緲,彷彿從遙遠之地傳來,可蘊涵着的那股無上威嚴,卻是叫得辰夜內心深處,情不自禁的衝涌出想要跪服的衝動來。

如此威嚴,便是邪帝都不曾帶給辰夜有這種感覺。

當然,並非是說,邪帝不如這道聲音的主人,而是,那股敵意在作怪,就目前而言,邪帝只是把辰夜視作對手。

對手與敵人有着極大的區別!

是對手,就要尊敬他,在正面交鋒將其擊敗,這同樣是在尊敬自己。

而敵人,即便是辰夜自己都從不否認,面對敵人,只要能夠將其戰勝斬殺,任何手段,並非是不能考慮的。

藉由天地洪荒塔,或者說天地洪荒塔本尊就已經對辰夜產生了敵意,自然,這小小的手段,也不會吝嗇了。

當然,這也不排除是故意爲之,以此來顯示自身的強大,好讓辰夜臣服!

“你是誰?”

辰夜強行將心中悸動壓下後,出聲問道。他可不認爲,這話音的主人是天地洪荒塔的塔靈!

天地洪荒塔或許很強大,很神奇,但就憑它,還無法讓辰夜面對着這道聲音,就有膜拜的衝動。

“呵呵!”

聲音笑呵呵的徐徐傳來,或許是感受到了辰夜內心感受,這聲音也變得柔和了一些:“數十年的時間,你便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實在是叫人感到震驚,如此也是讓我知道,當初的選擇,並沒有錯!”

“當初的選擇?”

辰夜劍眉一緊,時至今日,縱算不是所有的謎團都已經解開了,但大部分的,都已經明白,辰夜自身也知道了,這一路走來,或多或少,或明或暗,有着一雙無形的大手,不說操控着全部,至少有一部分,甚至很重要的一部分是被這雙大手所操控着的。

這裏面就包括,自己的重生之事!

天刀和古帝殿,並未真正告訴自己,重生的具體過程,當年在古帝殿中的時候,辰夜也懷疑過,這一次重生,如今看來,這個懷疑是正確的。

“年輕人,看來你心中的戒備與疑惑還很不少,既然你都來到了這裏,自然,是要讓你明白這所有的一切!”

天地洪荒塔自那深處飄射而來,此次,那股若有似無的敵意已是消散,當在辰夜手心上停落的時候,那種與自己靈魂相連,彷彿是煉化之後的感覺,清晰的出現。

而在這個時候,辰夜眼前,一幅畫面,清晰的出現!

這畫面中所呈現出來的內容,辰夜非常熟悉,正是當天在北望山,邪帝殿高手出現帶走母親,自己根基被廢時候的畫面。

一如曾經所經歷過的,母親被帶走,自身武道根基被廢,痛不欲決的他,仰天向蒼tiānnù吼爲什麼會這樣?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辰夜真的看到了,母親在被帶走之前,趁着邪帝殿高手不注意的時候,將那玉佩小心翼翼的塞到了自己懷中。

而後沒多久,這玉佩經過天刀之力,進入到了古帝殿中。

其後的一切,又是辰夜所經歷過的。

在那數年當中,由於根基被廢,他一直渾渾噩噩,猶若是在夢中過着日子,直至有一天,憑藉着不甘之心,辰夜終於自醉生夢死的頹廢之中清醒過來,隨後刻苦xiūliàn蛟龍體,然後等到了刀靈的甦醒,以及武道根基的恢復。

這些,都是曾經的一幕,辰夜一點兒也不陌生!

然而,在重新親眼看着這一幕的時候,突然辰夜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幅畫面中,並沒有提及起自己的重生之事。

邪帝乃是這天地間,無可爭議的第一高手,衆神之神亦是天地初開後的倆大生靈之一,他們所擁有的神通,是辰夜現在所還無法瞭解的。

但是他們倆人,也同樣,不知是有意還是遺忘了,自己的真實來歷!

若說他們沒有看出來,或者是沒有分辨出來,辰夜不大可能相信,因爲,鬼墓之中,已經隕落了鬼真人,都曾經道出了自身的來歷。

當時以爲,他是由天刀想到了自己是古帝的傳承者,可後來覺不是這樣的。

連鬼真人都可以看到這一點,或許不是很明白,但沒理由,邪帝與衆神之神,連一點點的端倪都沒有現。

也有可能是邪帝和衆神之神已經知道,並沒有把那當成是一回事所以沒說,可鬼真人的反應,明顯是有些奇特!

“呵呵,年輕人,好好的看看吧!”

那聲音再度傳來,令得辰夜心頭不由爲之一顫,這裏面,應該還隱藏着什麼祕密。

旋即心神收斂,辰夜目不轉睛的去看着,自己曾經所經歷過的往日時光。

那畫面,猶若回放的電影一樣,一遍一遍不斷在辰夜眼前放映着,從北望山開始,一直到天刀刀靈甦醒,而後自身武道根基恢復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真實的,是經歷過的,看在辰夜眼中,即使已經許多年過去了,可仍然好像生在昨天,畢竟,那是親身的經歷。

可是,這裏面到底隱藏着的一些祕密,卻是看了這麼久,辰夜依舊是無法從那裏面瞧出任何的異樣來。

這樣的看着,曾經親身的經歷,如今,更好像是南柯一夢罷了。等夢醒了,這過往的一切,也只成爲了一種記憶在腦海當中。

雖然是那麼真實,可依舊全都是過去了。

“夢?南柯一夢?”

辰夜輕聲呢喃着,便在這一瞬間,他突然明白了,自己究竟,是怎樣重生而來的!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年輕人,終於看明白了?”

當辰夜雙眼之中,充斥着那一點特別的精芒之時,那道聲音,再度自天地洪荒塔中響徹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又究竟是誰?”

辰夜沉聲喝問,他不敢說全數明白了,可至少已經不在茫然,而主導了這些的這個人,究竟是爲了什麼,難不成,是自身對混沌之力有着天然的親和力,如此才導致了今天的一切?

“年輕人,其實很簡單!”

“也是你自身想的那樣,與混沌之力有最天然的親和力,正是一切的開始。”

那聲音淡淡道:“當天地洪荒塔在你懷中的時候,居然,不需煉化,它就自然的願意臣服,這讓我感到異常吃驚,古往今來,如此之人,可算是少之又少,於是,我決定給你一機會!”

“你所經歷過的那一場辰家家破人亡,其實就是你的一個夢,只不過與其他的夢有所不同的是,你這個夢乃是真實的,如果,你不能從這個夢中走出,那麼,這個夢,就會從你的意識中,在真實世界中呈現出來”

話到處處,辰夜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重生之祕,如今已在清楚不過了!

北望山後,自身一蹶不振,從此頹廢了下去,而後,皇室趁機開始有所籌謀,終在九重關外,讓得數十萬無辜軍人喪命而嫁禍給辰夜,導致辰家被滿門滅絕,只餘自己一人逃離。

那是一個夢,卻又是真實的!

那個夢,乃是幻化在自己的深層意識當中,雖不是以自身去體驗,的的確確也是存在,正如這道聲音所說,如果在這個夢中,自己無法清醒,那麼,夢會變成真實生的情景。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