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隨後,朱由檢才正式點評了關於大同、宣化地區編製的三師六旅方案。

「這山西、大同、宣化加上新設立的內蒙地區合併為山西都督府,這一區域內成立三個騎兵師,三個步兵旅和三個混成旅的整編方案,朕覺得還是可以考慮的。

但是對於直接招募蒙古右翼各部的騎士成立騎兵師,朕是不認同的。

我們首先要明白一件事,軍隊的存在是國家統治地方的權力保證。我們可以招募一些歸化百姓作為大明軍隊的組成部分,但是不能讓歸化民族成為一隻獨立的軍隊。

朕希望諸位都學習下燕京大學出版的矛盾論,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無處不存在矛盾。

就算是大明內部,還存在著朝廷和地方縉紳的矛盾,地方縉紳和地方百姓之間的矛盾。

你們憑什麼覺得,我們幫助右翼蒙古各部抵抗了察哈爾人的侵吞后,這些蒙古各部同我大明之間就沒有矛盾了?

在朕看來,恰恰相反。當察哈爾部同右翼蒙古部落之間的矛盾緩和之後,右翼蒙古各部同大明邊境軍隊和百姓之間的矛盾,就會慢慢的顯露出來。

蒙古人是游牧民族,他們是沒有領地觀念的,這個地方的水草不肥美了,那就換一個地方。

而我們漢人是農耕民族,我們的百姓開墾了荒地之後,就不會覺得這塊地是別人的了。關外的草原的確很大,但邊關上的土地卻不多。

現在右翼蒙古各部被察哈爾部落驅趕,不得不依附於我大明生活,但是雙方生活習俗上的不同,必然會在百姓之間引發矛盾。

蒙古人偏袒蒙古人,漢人偏袒漢人,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如果我們處理不好這個事情,那麼依附於大明的蒙古部族就會離心離德。

在這種狀況下,總參謀部建議以右翼蒙古各部的騎士為核心組建騎兵部隊。諸位以為,你們是在給誰訓練軍隊?」 無論大胸妹如何吶喊,我都不爲所動,甚至還將插入“黃小喬”的軍刺使勁地扭轉了一下,惡狠狠地說:“你還不現原形?別跟我說你是小喬的孿生姐妹!”

可是,她在我的折磨下,慢慢地閉上了眼睛。txt全集下載/( 身體癱軟在這艘破船的這個角落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她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變化,只不過她的眼睛大睜着,似乎是死不瞑目。

大胸妹被這一血腥的場景嚇得哇哇大哭,她撲過去抱着“黃小喬”的屍體,用一種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着我。是的,她們剛剛成爲了要好的朋友,不僅僅是相談甚歡,而且看樣子已經是堪比閨蜜的小姐妹了。

在大胸妹的心裏,黃小喬雖然跟我有那麼一點兒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初見她的時候,看着她跟我擁抱在一起還醋意大發。但她作爲我們的恩人的形象,深深地印在了大胸妹的腦海裏。

可是,就在不到兩小時的時間裏,她就這樣被我殺掉了,而且是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殺掉的。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我輕輕地蹲下來,用手撫着她的背,想要安慰她,可是她快速地躲開了,用更加驚恐陌生的目光看着我,好半天才驚魂未定地說:“你是不是也要把我殺了?!”

我儘量用緩和的語氣告訴她,這個人不是“黃小喬”,馬成龍也可以作證。馬成龍早已站到了我的身後,她用詢問的目光去看馬成龍。可是,馬成龍也沒有給了她肯定的答案,馬成龍甚至都沒有說一句話。

馬成龍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黃小喬”結巴着說:“奕邪,我,我,我們是不是弄錯了?你看,她都死了,而且鮮血直流啊,難道一個鬼會是這個樣子嗎?”

大胸妹向一頭小獸似的,朝我撲來,大喊着:“你憑什麼殺她,憑什麼?她可是我們的恩人呀!”

就連馬成龍這個正宗的辰州符咒傳人都反水了,都沒有看出這個“黃小喬”是假的。[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真的殺錯了嗎?笑話,這個問題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不是個隨便出手的人。

我淡定地說:“我憑的是我的感覺。( 800)小說/”

大胸妹大吼道:“感覺?不是靈覺嗎?這是你的靈覺告訴你的嗎?”

我說不是,我的靈覺好像失效了,它沒能告訴我這個女人不是黃小喬。[s.就愛讀書]

大胸妹由哭轉笑,仰天說:“笑話,你的靈覺失效了,你竟然就憑感覺把她給殺了?你看看,你仔細看看,她是個人啊,即使她不是黃小喬,可她也是個活生生的人啊,而且還是救我們的恩人!而且,她不比那些作惡多端的傭兵,她只是個女孩子啊。你看她,看她死的多慘!她的陰魂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不會放過我們的。說不定,她現在就離這艘船不遠的地方看着我們呢??????”

這件突然的事情,使大胸妹的精神出現了異常。我迫切地需要證明我沒有殺黃小喬,我殺的根本就不是人。但是她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她的情緒非常的不穩定。

她大聲的呼喊驚擾了船艙里正在休息的老鷹。他虛弱地從船艙裏來到甲板上一探究竟。我知道他是個冷靜的人。他不用問,就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他徑自就走到了那具屍體前,習慣性地想要動手查看。

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近“黃小喬”的時候,被我斷然喝住。我說:“別碰!別再中了屍毒!”

老鷹擡起頭,那一雙鷹眼疑惑地看着我,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我算是他比較相信的人,不然他一開始就不會對我進行調查,並千方百計地要跟我合作,還特麼的跟我談什麼勞什子的理想。[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他的手停住了,慢慢地抽回去。而我保持着謹慎的戰鬥姿態,一步步地向那個“黃小喬”的屍體靠近着。我使了個顏色,讓馬成龍把大胸妹扶到一邊去。然後謹慎地用手,撥開了她的上脣——

老鷹和馬成龍的眼睛,在我撥開已經倒在血泊中的“黃小喬”的上脣的時候,發出了難以置信的唏噓聲。那如虎豹般鋒利的獠牙就裸露了出來。

大胸妹也看到了這一幕,她的表情再一次發生了奇妙的變化,一下子暈了過去。是的,大胸妹有着健碩的身體,有着堅毅的性格,有着令男人垂涎的凹凸曲線,但是再怎麼樣,她也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發生了像股票曲線一樣的大漲大落的變化,這讓她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

馬成龍和老鷹,都湊了過來,用崇拜而詢問的目光看着我。自信又回到了我的臉上,我覺得自己非常適合偵探這個工作。我早就跟白化說過,我不止是一個槍手,還有着敏銳的嗅覺和準確的判斷力。

我淡定而牛逼地說:“看到了吧,這是一具行屍。你們想,就連老鷹這樣靈魂力強大的人來說,中了屍毒,雖然經過了治療,恢復起來都很緩慢,可這個“小喬”呢,卻是活蹦亂跳的,在上船之前,我就已經料想到了。哦不,在她跑過去跟我擁抱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了!”

冷靜的老鷹說:“你殺死的,還是黃小喬,她不是跟我一起中了王總經理的屍毒,而被控制了心神嗎?這個,就是黃小喬的本體,只不過她還是被那幫人控制着。”

我搖了搖頭,對老鷹說:“老鷹啊,你說出這樣的話來,令我很失望啊。判斷屍首的死亡時間,根本就是你的專業嘛,你怎麼這樣糊塗呢?”

說着,我快速地扯開了“黃小喬”的上衣,那肩頭、胸前、背後,長滿了黑色的屍斑,而且,那皮膚簡直是“吹彈可破”啊,我用拇指和無名指輕輕地揪住一點她的皮膚,一扯,竟然就露出了黑紅色腥臭的肌肉組織。

老鷹眼睛立刻瞪大了說:“這具屍體死了不下三個月,而且,看這皮膚的性狀,應該是從停屍房的冰櫃裏取出來不久!”

我的嘴角開始微微上揚了,說:“至於這張俏麗的臉和猩紅的鮮血,就不用我解釋了吧,你們可以找一個電視劇導演問問,這些都是小兒科的化妝手段。”說着,我的手向她的脖子下面伸過去,用力一扯——

“我靠——哇——”馬成龍忍不住吐了出來。

我說:“哥們兒,你怎麼了?你說你一個道士,一點兒膽量都沒有,真特麼的丟人!”

馬成龍擺擺手道:“誰說我不敢看,我只是——暈船!”

鴨子死了嘴硬,不過我對屍體也有一種天然的恐懼,尤其是眼前這一個,當我扯下她的面具的時候,露裸出的不是僅僅是另外一個人的臉,而是一張沒有皮膚的臉,一塊塊臉部肌肉和黃色的筋膜,讓人聯想到了醫學院解剖室的的掛圖,而且那上面已經有蛆蟲在爬動。

這種場景真是太特麼的噁心了,就連見慣了屍體的刑警老鷹也忍不住乾嘔了幾聲。

老鷹真是好面子,只是乾嘔了幾聲就憋了回去。問我:“鄭奕邪,你就不怕中屍毒嗎?”

我說:“你們看看我現在這副阿凡達的樣子,還能中屍毒嗎?”

說着,我就非常輕鬆地舉起那具行屍拋進了海里,然後對着大海說:“我會找到你的靈魂,讓你得到安息的,不過你需要等待。”

馬成龍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問:“奕邪,還有疑點啊,那麼這艘鬼船到底是誰在開啊,難道我們上的不僅是鬼船,而且是賊船嗎?”

我看着他衣衫不整的樣子說,“哪個賊船會看上你這個窮鬼的。”然後對着船頭喊一聲:“婆婆,謝了,謝謝你送我們回家!”

於是,鬼船上空就響起了一陣爽朗的笑聲,笑完後一個渾厚的聲音在我們的頭頂響起:“好你個鄭奕邪呀,什麼都騙不了你啊?看來,你這個神槍陰探重點不在槍,而在探啊!”

我衝着拱手道:“婆婆過獎了,不過,小哥我是哥講究人,答應你的事情就一定會辦到!那些冤魂,我都已經暫時封在靈珀之中了,等我回去,一定超度他們。”

那聲音說:“不急,不急,你有沒有發現,那些至陰的冤魂一遇到靈珀就產生了一種陰陽調和的狀態?”

我笑道:“是啊,我從小背《道德經》,真正的道,就是陰陽平衡、天人合一,我知道婆婆有意教導我,學生在這裏謝過了!”

那聲音又說:“不不不,這個可不是我有意爲之,都是天意呀,那些冤魂,你可以先不必送他們投胎做人,暫且就封存在靈珀之中吧,這樣對靈珀的魔力也是一箇中和與約束。記住,只有在遇到大災難的時候,纔可以釋放靈珀的魔力。當然了,這魔力並不是你想釋放就釋放的,你現在道行尚淺,也沒那個能力!”

這婆子真是有意思,跟我說了這麼一大堆,一會兒誇我一會兒損我的,真是陰晴不定。這個我倒是不在乎,關鍵是我就要回到文明世界了,總不能讓我藍着個臉吧,恐怕賀天蓉和小師妹見了我,都會嚇壞的—— 聽到了崇禎的反問之後,茅元儀的心裡倒是安定了下來。事實上從袁崇煥提出了三師六旅的整軍方案后,他心裡便隱隱有些不舒服。

現在聽到皇帝的駁斥后,他心裡的某些想法反倒是清晰了起來,因此當皇帝住口之後,他便迅速的說道:「陛下說的不錯,我們從前因為一時失察,從而造就了一個努爾哈赤出來。因為這個奴酋,大明不僅丟失了大半個遼東,還損失了上百萬的遼東軍民,這便是想要駕馭異族,反而養虎為患的教訓啊。

昔日唐玄宗以異族人安祿山為邊鎮大將,從而使得開元盛世被安史之亂所終結,自己也被軟禁在甘露殿內,落得了個鬱鬱而終。

可見古人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的確沒有說錯。依臣看,為了避免使用蒙古人組建騎兵師,對我大明今後不利,還是應當限制蒙古騎士在我大明軍中的比例,和軍官數量為好。」

崇禎看了看圍坐在桌子邊上的一圈官員,發覺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茅元儀的這種說法,尤其是周三畏更是連連搖頭,只是不敢反駁茅元儀而已。

朱由檢突然點著周三畏的名字說道:「周參謀你也談談,你對招募異族士兵進入大明軍隊的問題是怎麼看的,我們今天要討論問題,就應該集思廣益,不能不說話啊。」

正低頭想著事情的周三畏,被崇禎直接點名后頗有些措手不及,不過他很快便咬著牙說道:「小臣不認同茅參謀的說法,陛下剛剛說的是禁止以蒙古各部成建制的武力組建大明軍隊,並不是說要在軍隊中對異族人的數量進行限制。

今日在關外,有后金、蒙古兩大勢力,這兩個勢力都以騎兵見長,而我大明武力則一向以駐守堡壘的步兵為主。從燕山之北到陰山東南,靠近長城以外的地區都是以草原為主。沒有一隻強大的騎兵,我們就遮蔽不了這條長城防線。

如果我們控制不了關外的草原,那麼從山海關到河套地區的長城足有數千里,蒙古和后金只要願意,就能在這數千里地方隨意找一個地方進行攻擊。

我大明邊軍雖說有數十萬,但是分佈在這麼長的一道防線上,就成了處處不佔優勢的一道篩子。后金和蒙古只要控制了草原,那麼他們想攻則攻,想退則退。而我大明在這數千里防線上,不是疲於奔命,就是只能做亡羊補牢之策。

小臣以為,要想削減邊軍的數量,從而降低對邊防的投入,莫過於組建一支強大的騎兵。只要我們控制了臨近關外的草原,就能在蒙古、后金同大明之間設立一道緩衝區,那麼從山海關直到甘肅的長城防線就不必處處嚴防死守,而是選擇幾個重點區域進行防範就可以了。

如此一來,九邊的軍費反而可以降下不少。而想要成立一支強大的騎兵,光憑招募北地邊民肯定是不足的。

而且同蒙古人混居的北地邊民雖然能騎善射,但總是及不上那些生長在馬背上的蒙古人。而至於后金女真人,他們以漁獵為生,甚至連婦人在騎術上都超過了我們一些明軍,要光靠招募漢人培養騎兵,顯然是投入大且收益低。

因此,招募蒙古人建立一支忠誠於大明的軍隊,乃是勢在必行之事。小臣以為,總參謀部現在要解決的,應該是如何打亂,招募蒙古各部騎士進入明軍后,他們同各自部落之間的聯繫。如何讓這些蒙古人心向我大明,而不是在軍中建立小團體對抗朝廷的軍令。

更何況,蒙古人不比我漢人,他們在草原上以游牧為生,又缺乏醫藥,因此人口增長始終保持在一個較低的程度。

這就是說,我們每招募一個蒙古人,同大明敵對的蒙古部落和后金人便少了一個潛在的兵員。招募這些蒙古人的費用,總是要少於修建堡壘防禦他們的費用的。」

有了茅元儀、周三畏開了這個頭,其他參謀部成員也開始紛紛發表了自己的意見,警惕蒙古人的意見和要求利用蒙古人的想法,剛好佔了一個五五分成。

朱由檢同孫承宗交換了下眼神后,孫承宗出面結束了這場探討。他認為現在袁崇煥還帶著蒙古右翼各部同察哈爾人在談判,大明如何對待那些願意依附自己的蒙古部落,要先看看這場談判的結果,而不是現在盲目的制定出一個政策。

如果這些右翼蒙古部落願意接受大明的建議,在關外附近草原選擇地方定居,並接受大明的統治權力的,那麼自然要優待一些。

而不願意在靠近大明邊境地區定居,也不想接受大明的直接統治,只在名義上服從大明,以換取大明市賞的部落,自然要加以防範。

他還建議先按照周三畏所言,制定出一份如何使用蒙古各部騎士建立騎兵師的細則,之後再進行徹底的討論。朱由檢點頭接納了孫承宗的這個建議,之後便結束了這場會議。

隨著會議的結束,參加會議的官員紛紛退出了房間,但是孫承宗卻坐在那裡紋絲不動,崇禎見狀便也沒有起身,他覺得這位孫先生還有話要對他說。

果然當房間內只剩下了他們兩人和呂琦之後,孫承宗才側過身體對著崇禎慎重的說道:「陛下,老臣還有幾句話想要同陛下私下說說。」

朱由檢雙手放在桌上,對著孫承宗微笑的回應道:「孫先生有話便請直說,朕隨時願意聽從先生的教誨。」

孫承宗便憂心忡忡的說道:「陛下,老臣覺得這軍制改革還是很成問題的,陛下是不是真的考慮清楚了?」

朱由檢臉上的微笑微微一滯,便恢復了正常,平靜的說道:「還請先生明言,這軍制改革到底哪裡不妥?」

「這軍制改革若是成功了,這總參謀部的權力就太大了,若是心術不正之人擔任了總長的位置,恐怕不是社稷之福。

而這軍制改革要是失敗了,這10個都督府無疑就相當於10個藩鎮,到時陛下放出去的權力,想要收回來就困難了。唐末藩鎮之禍,史書上可是歷歷在目啊。

陛下,老臣以為,實施這個軍制改革,成則隱患多多,敗則遺禍天下,實在是改不如不改為好。」

孫承宗全盤否定軍制改革的態度,讓朱由檢頗為不滿。他正準備反駁時,卻抬頭看到了孫承宗官帽下露出的兩鬢雪白,再無一根黑色,這讓他又把到了嘴邊的話語給吞了回去。

朱由檢嘆了口氣,對著孫承宗坦誠的說道:「先生剛剛說的這些擔憂,的確是事實,朕也沒什麼可辯解的。

不過先生考慮的是我朱家的天下,而我所想的卻是大明的天下。若朕想要的是一家一姓之天下,這天下自然是越虛弱越安全。

我記得有本書上曾經這麼說過,一個君主想要維持自己的統治,那麼讓臣民生存在半飢半飽的狀態中,天下是最為穩當的。因為他們還沒到餓死的境地,所以不會起來造反;而他們要努力工作才能填飽肚子,所以又無暇批評君王的作為。

因此當天下臣民處在這樣的狀態中,君王就能輕鬆的統治下去,而不必擔憂有什麼人會惦記著自己的江山。孫先生是希望朕做這樣的君王嗎?」

孫承宗下意識的否定道:「不,當然不是,這根本就是把百姓當做了豬羊來養了么。這種歪門邪道,豈能作為陛下的治國之道。」

朱由檢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朕和先生的看法一致。身為大明天子,朕總要為大明百姓做點什麼,才對得起天下臣民的供奉啊。

大明百姓想要什麼,朕以為很簡單,不過是安居樂業四個字。如何安居樂業,當先要讓天下得享太平。

如今我大明外有強敵,內有叛軍,各地還有土賊流匪。今日之事,若是大明軍事不強,則百姓無法安居,百姓不能安居,又怎麼能夠樂業呢?

原來我很愛你 把大明分為10個都督府,由地方都督府清剿境內的土賊流匪,維護社會治安,總比不熟悉地方的朝廷瞎指揮強吧?

而各都督府設立直接聽命於朝廷的野戰部隊,也已經最大限度的消除了地方藩鎮割據的危險。

因此軍制改革最最有危險性的,還是總參謀部落在野心家的手中,從而危及我朱家的江山社稷罷了。

孫先生,之前朕在大校場公祭陣亡將士時,曾經說過:我太祖高皇帝本淮右布衣,因為受命於民,驅逐胡虜,解民於倒懸,所以才承受了天命。

若天命已不在我朱家,則再壞不過也是回去當布衣罷了。但是如果不行軍制改革,而弱天下百姓,讓外敵侵入中原,則朕今後在地下要如何面對太祖高皇帝?」

朱由檢作大義炳然狀,頓時讓孫承宗一時無話可說,他遲疑了半天,終於軟弱無力的說道:「陛下還是不要時時把太祖高皇帝的《諭中原檄》掛在嘴邊了,這話傳出去,未免對太祖高皇帝有所不恭,恐怕會惹來非議。」

朱由檢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他一直都覺得,朱元璋說自己是淮右布衣這句話,比我爸是李剛要霸氣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他才不在乎,那些大明朝的宗室藩王,聽到他天天把淮右布衣掛在嘴邊,心裡有多大的陰影。 可是,那婆子早就已經不說話了。樂文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鬼船把我們安全送到後就隱匿了,這期間沒有再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我們沒有攜帶足夠的食物,在海上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生存的考驗。

我們站在文明都市的海岸邊,身後是高樓和來往的車輛,而我眼前是茫茫大海,在這種文明與野蠻的夾縫中,一種恍若隔世的滄桑感油然而生。想我們剛剛出海的時候,是五個人,而現在小喬卻不知道去了哪裏

這叫我如何回去覆命呢無論人家父女之間是什麼關係,丟了人家的女兒,再怎麼樣也說不過去。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可笑,你說讓我出一趟差,特麼的也不跟我說是什麼任務,糊里糊塗地就被出差了。而且是黃董事長和白化,這陰陽兩界的老闆都沒有交代我具體的任務,這趟差出的才叫詭異呢。

但是,我必須回去覆命了,即使將我“碎屍萬段”我也必須面對。也許有人會說,那個勞什子祕書不過是一份兒工作而已,有那麼重要麼說到這裏,我不想解釋什麼,我只能說,這是我的宿命。

回梅城的時候,是老鷹聯繫的,一路上開着豐田霸道就回去了。這次,我把大胸妹也帶上了,讓她從醫道的角度照顧老鷹一段時間。現代的中醫早就把老祖宗那點兒傳統都丟完了,更別說拔屍毒。

在路上,老鷹就提前安排了大胸妹的住處,我實在不能把她再領回家了,家裏還有個祖宗呢。我想,先回家好好睡上它兩天兩夜再上班去。我回到家裏的時候是白天,賀天蓉不在家,家裏被她打掃的一塵不染,還飄散着淡淡的消毒水兒的味道。

這丫頭,非要把家裏搞得跟醫院似的。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我就是看不管這種乾淨,它讓我無所適從,甚至都無從下腳,這還是家嗎很快就把家裏造的異常凌亂,我覺得家裏就是用來放鬆的地方,需要經常打掃和維護的是感情,而不是衛生。

之後,我就睡得昏天黑地,連吃飯都忘了。直到我聽到一聲尖叫才從睡夢中驚醒,穿着三角短褲,奔出臥室,看到了花容失色的賀天蓉。

她穿着一件豔紅色的職業套裝,還燙了發,嘴脣上也塗上了魅惑的紫紅色,衣領開得很深,能隱約看到裏面顫動的風情,在這並不溫暖的晚冬,竟然還裸着一雙。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我看到她這身裝扮就驚訝起來,難道這是我的賀天蓉嗎那個穿着白色體恤、牛仔褲,扎着馬尾的純天然無污染綠色美女到哪裏去了我離開梅城不過三個星期,怎麼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只聽她說:“你是誰”

靠,分明是她發生了鉅變,我還能一眼認得她。沒想到她卻認不得我了。本山大叔曾經曰過,穿上馬甲我就不認識你了擦了個擦的,我脫得就剩下褲頭兒了,你個丫頭片子還不認識我我身上所有的零件你哪一樣沒見過

我抹一把臉說:“天蓉,我是鄭奕邪呀,你怎麼把我都忘了呢”

她一臉驚恐的小模樣竟然也顯得非常性感,是個男人都會對她動心的。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她側着身子,謹慎地看着我說:“你是鄭奕邪”

這個時候還費什麼話呢我光着腳板朝她走過去,毫不客氣地去吻她,她沒有驚叫,以爲她已經從我的行爲方式中體會到了這就是鄭奕邪的風格

她眯着眼睛顫抖着說:“奕邪,你怎麼纔回來,奕邪,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哦,原來我淡藍色的皮膚嚇到了她,我不去管它,一邊吻她一邊說:“小丫頭片子,你可真是想死我了,你知道你也變了嗎變得,變得,讓人無法自拔”

突然她睜開眼來,推開我,目光裏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我犯愁了,她是個溫柔賢惠的女孩兒,在以往的日子裏給過我很多的溫柔。只不過比溫柔更多的是對仕途的嚮往和喋喋不休的嘮叨。之前,我們也經常吵架,她爲了我能夠當上一官半職,可以說費勁了心機。這讓我很惱火,我們因此還吵得不可開交。我怪她不理解我想過普通人生活的理想,她怪我沒有上進心。

本來,我不想提那些讓人煩惱的事。本來嘛,久別勝新婚,擱置爭議先溫柔繾綣一番,其他的事情過後再說。可她偏偏不,理智竟然能讓她從迷亂之中擺脫出來。我知道,她那一臉痛苦的表情,就是喋喋不休的開始。

我索然無味,一屁股跌坐在沙發上,等待着她的爆發。

“你知道嗎,你不在的這些日子裏,我經歷了什麼嗎”她緊蹙雙眉,擺出一副誨人不倦的樣子來。

我從茶几上的煙盒裏抽出一支菸來,點上,躲在煙霧後面去看她。

“我媽天天催我相親,你說我該怎麼辦”她繼續說我繼續沉默。

“你還說我爲什麼打扮成現在這個樣子,我跟你過了三年黃臉婆般的日子,我不該綻放一下嗎”這句果然說出了她的心聲。

接下來的話就已經毫無懸念了,要麼努力當官,要麼就分手。只是,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我掐滅了菸頭,只對她說了一句:“我好累,我要去睡了。”就轉身朝臥室裏走去。其實,我的肚子很餓,真想吃一碗她做的骨湯麪。

我把她晾在了客廳獨自回到臥房去。但自己卻怎麼也睡不着了。我想起了黃小喬,想起了大胸妹,她們對我沒有任何的要求,喜歡就是喜歡,不會逼着我當官兒,不會逼着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跟她們在一起,我的心是放鬆的,是自由的。

而跟天蓉在一起呢,總會讓我很鬱悶,總覺得我鼻子上有一個鐵環,而她就是牽着那個鐵環的人。總覺得背後有一雙期待的眼睛,那雙眼睛,讓我感到芒刺在背。總覺得我是套了緊箍咒的孫猴子,而她是那唸經的觀音。

我們住在一起三年了,我已經受夠了家庭生活的束縛,那圍城我是決然不會進去的。寧可下十八層地獄,也不會踏足一步。將自己埋葬在唾沫星子圍成的堅固堡壘裏。

我躺在牀上假寐。廚房裏卻響起了叮叮噹噹的忙碌的聲音。過了好久,我才聽到臥房門輕開的吱呀聲。

“奕邪,我知道你根本沒有睡。”她還是比較瞭解我的,畢竟我們做了三年事實夫妻。

我不再裝逼,但也沒有起牀,期待着她能夠走到我的身邊來,窩到我的懷裏來,跟我呢喃地說着情話,讓我的身心融化。我是愛着賀天蓉的,她如果不再那麼冰冷,不再那麼功利,我願意爲她付出我的一切,哪怕我只有一口吃的,我也會毫不猶豫地給了你,哪怕是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

可惜,她需要的不僅僅是那一口吃的,更不是肝腦塗地。

她轉身出去了,沒有鑽到我的懷裏來。她就那樣轉身出去了,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我心裏恨到:“這個不解風情的女人總是讓男人去遷就她,不肯做一點點的讓步。簡直是不可理喻,簡直是可惡至極”

就在我心裏痛罵她的時候,燈開了。她端着一個餐盤走了進來,餐盤上面是兩份牛扒和兩杯紅酒。

她端着餐盤徑自就坐到了牀上。然後給我遞過來一杯,眼睛裏突然流露出多情的光芒。

我尷尬地說:“天蓉,這,這,這,你確定就在這裏吃嗎我不用換換衣服”

從前,我跟她一起吃西餐,她必然要求我穿着西服三件套,正襟危坐,喝個紅酒,還得搖杯,聞氣兒,看氣泡,然後再說一大堆紅酒和人格魅力之間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關係,磨蹭半天才能下肚。我對這種吃飯喝酒的方式非常反感,評價只有兩個字:裝逼。可天蓉卻樂此不疲,她說那是生活的品質。

我們之間沒有情感上的糾葛,她也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三年前,我們懷着激動的心情躺在這張牀上的時候,才發現彼此都是第一次。那個時候,我們相擁而泣,發誓要一輩子珍惜對方。歸根結底,我們之間的矛盾就是對待生活的態度有着天壤之別,他要的是高品質的物質生活,而我要的只是溫飽條件下的老婆孩子熱炕頭兒。她要的是萬人矚目的榮耀,我要的只是自得其樂的快樂。她要的是法國著名酒莊的名貴洋酒,我要的是巷口小超裏賣的老白乾。

可今天,她這是怎麼了竟然把牛扒和紅酒端到了這凌亂的牀上

“奕邪,今天你就跟你一起隨意一回,讓我也感受一下絲的吃飯方式。”她的話還是帶着很濃的居高臨下的意味。

我舉了舉杯,一飲而盡。一叉子下去,屁大點兒的牛臀尖兒就進了口,我大口嚼着說好吃,就是不熟。

她嗤笑着,眼裏卻帶着點點淚光,嗔怪得說:“看你,牛扒哪兒有全熟的好吃嗎”

我說好吃好吃,比巷子口的燒麥好吃多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