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幫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

“只要你幫我殺了這兩個仙人,我以後就認你當我的新主人!粉身碎骨也要護你周全!”甲冑說。 “沒興趣。”張謙搖了搖頭,“你只是一件區區的天兵甲冑罷了,我看不上。”

甲冑愣了。

兩個仙人則是爆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嘲笑:“哈哈,他說什麼?他說這只是‘區區的’天兵甲冑?還看不上?凡人啊凡人,你既然知道這是天兵甲冑,卻不知道它的好處?真是蠢啊! 後悔藥 蠢的要死啊!”

張謙冷下臉。

“算了,凡人一向就是這樣愚蠢。”銀冠仙人笑完了,冷着臉說:“雖然你是凡人,但是見到仙人也是要死的!不過我看你還算精神…這樣吧,我就不殺你了,乾脆洗掉你的靈智帶回去給我當一個仙奴吧。”

張謙臉色更冷了。

“怎麼?不願意?你要知道在天上即便是個小小的仙奴,那也是個仙,總比你在這人間當一個卑微忙碌的螻蟻要好多了,這可是好多人求都求不來機遇!”

長髮仙人終於說話了:“喂,別廢話了。咱們不能待太久,趕緊收了這甲冑和那貓妖,順便抓幾個處子回去吧!”

銀冠仙人點了點頭,擡手一翻,那個精緻的綠色印章飛到半空瞬間迎風變大,對着貓皇的腦袋就壓了下去。

貓皇嚎叫了一聲現出原形,張嘴噴出了一道龍捲風刃。

長髮仙人走向了甲冑,銀冠仙人抱着胳膊優哉遊哉的看着貓皇。

果然,風刃打中了印章,卻並沒有對印章造成任何影響。

“山風吼!”貓皇大叫,一道更爲壯觀的巨型龍捲風刃吹向印章,然而印章還是屁事沒有。

貓皇轉身就跑,但是印章像是甩不掉的尾巴一樣死死的咬在貓皇的屁股後面。

“喂!怎麼還在看熱鬧?幫忙啊!”

“這個印章是什麼寶貝?”張謙這時候正在跟系統聊着呢。

“應該是這個仙人自己煉的某種法寶,垃圾。”系統說,“還不如你手上的萬相鍾。”

“不會吧?萬相鍾是人間的寶貝,這好歹也是仙人的寶貝啊!”

“仙人的寶貝又怎麼樣,只是沾染了些許仙氣罷了。你的萬相鍾也是仙人的法寶,而且是從古代傳下來的法寶!這個破印章你就別想着搶了,估計已經和這個仙人的仙魂綁定了,你搶了也用不了。”

“那行,那就給它毀了吧。”

聽到了貓皇的求救,張謙露出了一個邪笑。

“幫忙?”銀冠仙人笑出了聲,“就憑他一個區區的凡…”

張謙直接打斷了他的話,吼道:“青龍武聖,仙魂附體!”

鏗!一聲爆響,關羽的虛影出現在了張謙的背後!

這突然爆發出來的仙氣讓銀冠仙人驚得目瞪口呆,那個正走向甲冑的長髮仙人也是驚得猛轉身!

“給!我!破!”張謙奮力的揮動青龍刀一個虛砍,他背後的關羽虛影緊隨着他的動作狠狠的一刀砍在了那個印章上面。

“砰!”

巨大的青龍刀虛影砍在了印章上面,整個地面頓時像地震一樣猛地一抖!

然後這顆體積不算小的印章就像一顆棒球一樣被打飛了。

“這!”銀冠仙人傻了!

長髮仙人手裏的長劍差點沒握住!

武聖關羽!這個凡人的背後居然出現了武聖關羽的虛影!

不管是人間還是仙界,武聖關羽都是大名鼎鼎!尤其是在散仙中間,武聖關羽簡直就是一個傳說!

他從沒有學習過任何道法,也從沒有修煉過呼吸吐納,空有一身勇武,但就是這樣一個看起來怎麼也不可能成仙的人卻偏偏成了仙!

他雖然不會什麼法術,但是他的身上卻凝聚着無數人的信仰!

在散仙中間,他的威信非常高!

可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凡人的背後,並且幫助這個凡人呢?

難道…這個凡人是武聖的傳人?

甲冑呆呆的看着張謙以及張謙背後的武聖虛影,完全傻了。

貓皇停下腳步,鬆了口氣。

銀冠仙人趕緊伸手一招,召回了印章託在手裏查看了起來。

…印章上面居然出現了一絲非常微小的裂痕!儘管非常非常微小,但是確確實實出現了裂痕!

剛纔那驚天動地的一刀居然傷到了自己辛苦煉製的法寶!

銀冠仙人又驚又怒,但是看着張謙背後的虛影,他心裏有些發憷。

長髮仙人也不管甲冑了,默默的走到銀冠仙人旁邊站定,緊握長劍一臉戒備的看着張謙。

張謙也沒閒着,二話不說撕碎了李白卡。

星河之門出現的時候這兩個仙人再次愣住了。

星光萬道,匯流成河,這是仙魂下界的徵兆啊!難道又有一個仙人要出現了嗎?

星門轟然打開,一身白衣的李白慢悠悠的出現了。

場上的局勢瞬間變成了兩仙人對陣兩仙人。

甲冑已經完全傻.b了,他那混沌的大腦根本跟不上目前的狀況!

當初在劉王莊,他看到張謙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這個小子很特殊,身上隱藏着一股很隱祕卻非常強大的力量,只是當時這股力量顯露的並不明顯。

但是他根本想不到這股隱藏的能量居然這麼驚人這麼誇張!

武聖關羽?詩酒劍仙李白?

這都是響噹噹的散仙啊!

銀冠仙人和長髮仙人對視了一眼,都打算跑路了。

他們是不入流的散仙,身份地位別說攆上關羽了,就連這個新出現的李白都攆不上,所以他們在想,這個凡人又能有武聖仙魂護體,又能召喚出李白的分身下界,顯然就是和這兩大散仙有關係了!

他們可惹不起這兩大散仙!

要不然…先撤吧!他們彼此用眼神交流着。

他們倆的反應張謙都看在了眼裏。

“哈哈哈哈,我就說吧,對付這種不入流的散仙,根本用不着那個大聖出馬。”系統笑着說。

“哼哼,我看也是,別說那個大聖了,就連猴哥的猴毛也用不着。”張謙點頭,握住了青龍刀,對準了那兩個散仙就劈了過去。

李白也同時發起了攻擊!

兩位仙人本打算撤,根本沒料到張謙會突然出手,立刻進行了匆忙的抵擋。

“讓我猜猜,這倆貨能給我提供多少能量點!”張謙舔着嘴脣自言自語道。

(月末了,大家的月票在不扔就過期了啊,求大家扔給我寶貴的月票吧……) 青龍刀再次和銀冠仙人的印章撞到了一起,整個地面又是一抖!

神仙打架,這是真正的神仙打架!貓皇心說。

這種程度的戰鬥他是幫不上忙的。

看着正在和那兩個仙人戰鬥的張謙和李白,貓皇的心裏突然有了一種很難過的感覺。

想當初,自己剛認識張謙的時候,張謙只是一個非常弱的弱渣,連一個入魔不久的普通人魔都打不過,被追的滿街跑,而身有幾百年道行的自己輕輕鬆鬆的就救了他。

那時候的他看見自己就像老鼠見到貓,害怕的喘氣都不敢使勁喘。

然而這纔過去了多久?

也就才半年吧?

這個小子已經成長到可以和仙人對抗甚至斬殺仙人了!

他心裏的這種難過逐漸演變成了無力和失落。

我堂堂貓族皇子,卻連一個凡人都比不上。

場上戰鬥非常激烈!

兩個仙人早就看出來了這個李白並不是真身,完全沒有真身那麼厲害,但是他們不敢打不敢殺。

殺了這個分身是簡單,但回去之後怎麼辦?李白找上門興師問罪怎麼辦?

一個李白也許並不可怕,但是李白背後是有靠山的!

要不是這個靠山他也不會成仙!

關羽他們更惹不起,人家大手一揮就會一羣散仙上門找麻煩!

所以乾脆三十六計走爲上吧!惹不起就躲吧!

想到這他們徹底不考慮別的了,放出了自己的大招,揮出一陣劇烈的仙氣然後駕馭着自己的法寶甩屁股溜了。

連一個多餘的屁都不敢放。

張謙雖然仙魂附體了但是想要殺掉這兩個仙人也是非常困難的,李白也只是分身,所以正當他想叫幫手來打架的時候這兩個仙人突然揮出了大量的仙氣,使出了法寶中的大招。

張謙一驚,以爲這倆貨要拼命了,結果沒想到他們竟然藉着大招的掩護溜之大吉了!

“喂!有種不要跑!”張謙大吼。

倆仙人跑的比兔子還快,幾乎是一溜煙就衝進了雲層,消失了蹤跡。

“膽小鬼!”張謙對着雲層狂比中指:“狗屁仙人啊!你們的尊嚴呢!你們的榮譽感呢!”

“別叫了,他們徹底離開了。”系統說:“下次記住,要想置對方於死地的話就別藏着掖着,一上來就給對方來個狠的。”

“我這不是想趁機磨練一下我自己的戰鬥技巧嘛。”張謙說,“這倆散仙實力弱,不正好拿來練手?誰能想到他們在佔優勢的時候還會跑路?”

“順風要浪這個道理他們難道不懂嗎?”

“行了,”系統笑了:“懶得跟你說了,練手就練手吧。趕緊把那盔甲收了。”

“你說這盔甲我是吸收了呢還是留着自己穿呢?”

“留着穿吧。”系統琢磨了一下說:“西淮王的那件盔甲比不上這個,死靈甲是軟甲,所以留下它然後把西淮王的盔甲給我吸收了吧。”

張謙點點頭,走到了甲冑的身邊。

甲冑擡頭看着他:“年輕人,你怎麼會這麼……這麼厲害?”

“這還得多多感謝你啊。”張謙笑了。

“感謝我?”甲冑一臉不明所以。

“不說那個了,忙我幫了,雖然最後沒能殺了他們但好歹把你救下了。”張謙盯着他:“怎麼樣,該是你報答我的時候了。”

甲冑沉默了一下:“好。”一陣金光閃過,一個人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同時一件金光燦燦的威武連體鎧甲滿滿的漂浮到了半空。

“穿上我吧。”甲冑說。

“媽的簡直妖怪,附身王坤的時候會說話也就罷了,現在變回甲冑了居然還會說話!”張謙驚歎,隨後問系統:“我穿上它的話會不會也被它控制?”

“把心放在肚子裏,有我在呢,它想控制你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

“好吧。”張謙伸出胳膊,甲冑緩緩的飄到了他身上,一陣金屬契合聲響起,同時張謙的身上也亮起了刺目的金光。

貓皇忍不住伸出前爪擋住自己的眼睛。

金光消失了,貓皇緩緩放下前爪,眼睛瞪直了。

有眼無敵 眼前這個……是張謙?!

一個高大的人影筆直的站在原地,這個人影頭戴金冠,身披燦燦金甲,腰間纏着金絲寶纏,腳踩金色長靴,說不出的威武霸氣!

同時,他身上仙氣瀰漫,讓貓皇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恐懼感!

貓皇看的癡了。

張謙揚起腦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臥槽,這種感覺簡直酸爽!哈哈哈哈!”

“嗯,甲冑的仙氣會加持到你身上,”系統說:“你的實力再進了一步!”

“可惜那倆仙人跑了。”張謙砸吧了一下嘴。

“跑了就跑了,下次注意就行。”

“嗯,西淮王盔甲歸你了!”張謙伸手拍了拍胸口那厚重的胸甲,滿意的笑了。

“走了老貓!”張謙走到貓皇身邊拍了拍他的腦袋。

貓皇看着他,點了點頭。

一路上,張謙試用着盔甲,更滿意了。

這盔甲完全不用脫下來,平時不用的時候就是隱藏的,他自己都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只要心念一動它就會自動出現,簡直太棒了!

張謙恨不得給它鼓個掌。

“我這也能算是個天兵了吧?”張謙問系統。

“新兵蛋子。”系統說。

“哈哈!”

他一路都高興的不得了,貓皇卻是一路都很沉默。

張謙很快注意到了他的沉默。

按照貓皇的性格,以往碰到這種事他肯定會發表意見,或者跟張謙打趣,但是今天,他卻像是一架飛機一樣只是悶頭飛行,一句話都不說。

回到了租住的的地方,小玉他們正在焦急的等着,見到張謙安全回來了她立刻露出了舒暢的笑容跑了過來。

“怎麼樣?沒受傷吧?”小玉關切的問。

“這點破事我能受什麼傷?”張謙笑了。

小狐狸蹦蹦跳跳的跑過來,伸出短短的小爪子抓着張謙的褲腿笨拙的往上爬,嘴裏還一邊叫着:“爸爸爸爸。”

張謙翻了個白眼一把把她抱在懷裏,伸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小鼻子:“我不是你爸爸,叫叔叔。”

“不嘛不嘛,小貓纔是叔叔,你是爸爸!”小狐狸一邊說着一邊張開小嘴露出尖尖的小牙咬張謙的手,把張謙癢癢的直哆嗦。

胡良依然帶着複雜的表情看着他們,貓皇則是仍然一言不發,默默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張謙眉毛微微一皺,把小狐狸放到了小玉懷裏。

放進去的時候他的手猛的一哆嗦,因爲他無意間碰到了小玉的胸口。

好軟好大好有彈性!

小玉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張謙咳嗽了一聲,好吧,現在的重點是去看看貓皇到底怎麼回事。

他一邊想着一邊走進了貓皇的房間。

小玉他們奇怪的看着他的背影。

進了房間,貓皇沒有變成人形只是以正常家貓的身體趴在窗臺上看着窗外。

聽到了開門聲,他轉頭看了一眼張謙,轉而又扭頭看向窗外去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