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準確地說,應該是母親的舊友。其實們見過面的,很小的時候。”a子眯起眼。

當初a子還附身黑崎真咲身上時,某天她坐沙發上打盹的時候,一護小朋友走過來扯着真咲的袖子搖了搖,結果真咲一個沒坐穩向前倒去,由於真咲睡得太沉沒有知覺,a子千鈞一髮的時候睜開眼用手撐住桌面,才讓真咲倖免和桌面來個親密接觸。

當時肉臉粉嘟嘟的黑崎一護呆呆看着a子:“是誰?”

且不說黑崎一護回不回想得起這段久遠的記憶,就算回想起來也和a子現的臉對不上號。盯着a子直看的一護也不是完全沒有成果,他恢復了朽木白哉強行帶露琪亞回屍魂界那天的記憶,眼前這個傢伙可是毫不留情地對朽木白哉下過手,現這麼堂而皇之地出現朽木白哉面前真的沒關係麼?結果就黑崎一護糾結不已的時候,a子竟調個頭和朽木白哉沉默對視,兩進行着超越了語言的無聲交流,最後朽木白哉還滿意地點點頭,看得一護有些莫名其妙。

救下露琪亞的一護一行是瀞靈廷的大恩,他們準備返回現世時,許多和他們戰鬥過的死神都前來送行。浮竹十四郎還交給黑崎一護一塊代理死神令牌,從此黑崎一護便是世上唯一一個類死神。他們返程時再度出現意外,被拘流一路追趕不說,返回現世的落腳點竟然是離地千米的高空!

四一貓嚎叫着受到地心引力牽引向地面高速前進,溢出眼眶的眼淚滑過眼角向上飄去,死了!幾聲悶哼之後,四重重地落一方柔軟的物體上。某不良店長愉悅地說道:“來接們了,歡迎回來。”

沒等黑崎一護髮作,另一個帶着笑意的聲音插了進來:“爲什麼們總是能出那麼多意外呢,歡迎回來。”

“東城?!”黑崎一護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a子,此時的a子已經換下了死霸裝,一身休閒裝的打扮意外地合適他。“爲什麼會這裏?”

“這個嘛,明天陪去一個地方,再告訴。”

浦原喜助搖着摺扇看兩的互動,他對a子進行過調查,始終查不明a子執着於黑崎一護的理由,黑崎一心也完全沒理會他的旁敲徹聽,對a子的事絕口不提。東城柳果然是個有趣的。

a子與黑崎一護約定的地方不是別處,正是黑崎真咲被虛襲擊致死的河堤。重回這個地方的一護依舊不能釋懷,他握緊雙拳插.進褲兜裏,努力壓抑着心中的不自。他看着面對小河盤腿坐下的a子:“已經來了。”

“過來坐吧。”a子拍了拍身旁的草地示意黑崎一護坐過來,“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代替真咲交給。”

聽到媽媽的名字,黑崎一護不受控制地坐到了a子的身旁。

a子將一個禮物盒交到黑崎一護手中:“打開來看看吧。”

黑崎一護沉默地拆開禮物盒上的絲帶,掀開盒蓋之後,一個高達機器的模型映入眼簾。黑崎一護瞳孔猛地收縮,這是他九歲時哀求媽媽買給他的模型,結果那天這個模型已經斷貨。爲了讓悶悶不樂的一護開心起來,真咲才帶着一護來到河堤玩耍,誰知竟釀成慘劇。從此以後,黑崎一護揹負着罪惡感,將少年時最愛的高達模型都塵封起來,直到現他依舊無法解開心結。

黑崎一護的聲音啞得厲害:“這是什麼意思?”

a子按着黑崎一護的腦袋揉了揉:“真咲不是說過一定會買給的麼?只是替真咲完成她對的承諾而已。至於要怎麼處理這個模型,就是的自由了。”

黑崎一護摟緊懷中的禮物盒:“爲什麼會知道媽媽和的約定……”知道這個約定的只有母子倆本而已,連黑崎一心都不知道。

a子答非所問地說了一句:“正是因爲知道這個約定,纔會出現這個世界。”

作者有話要說:死神世界完結,好大人要來了~l3l4 導讀:【通靈王·成年卷】終焉的世界

一個扎着頭巾的無口少女放下碗筷,皺眉看着對面夾着一口飯停半空許久不動一下的少年:“哥哥,吃飯時間發什麼呆?”

“啊……抱歉,安娜,剛纔想事情。聽到少女的聲音,右額處有一道疤痕的男生如夢初醒,他將米飯送入口中,機械地進食。看着他這副吃相,再美味的食物都會變得味如嚼蠟。

傲嬌萌夫惹不起 吃過飯,安娜收拾碗筷的時候,男生忍不住探頭進廚房,不厭其煩地再次問道:“安娜,真的要成爲通靈王的妻子?”

對待自己的哥哥,安娜依舊一點都不客氣:“不管問多少次,的答案都不會變的,一定會讓葉成爲通靈王的。”

被安娜喚作哥哥的正是a子,他撫摸着右額上凸起的傷疤,心不焉地說道:“改變主意了,要成爲通靈王。”

“就算是哥哥,通靈王的位置也絕對不會讓給的,葉一定不會輸的。”安娜能看穿心的雙眼直勾勾看進a子的雙眼。

這種透徹的眼神讓a子覺得似曾相識,對了,葉王偶爾也會用這種眼神看着他。a子微笑:“也不會讓步的。爲了參加通靈大賽,要去尋找持有靈了,幫轉告木乃婆婆一聲,通靈大賽結束之前,不會再回來這個家了。”

a子與安娜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兄妹,他們都是被市子木乃(麻倉葉的奶奶)撿回家的,a子被撿回來的時間只是前幾個月的事,他廢了好一番功夫建立了自己這個家的地位,併成功讓安娜女王心甘情願地喊哥哥併爲他做飯洗碗的。會突然對通靈王感興趣,是因爲a子遲鈍地發現一個驚天祕密,這個世界是一部叫做《通靈王》漫畫裏的世界!

a子細數自己經歷過的其他世界,沒一個是漫畫裏的世界。於是a子得出了一個結論,哥哥一定藏這個世界裏。按照《通靈王》的世界設定,得到精靈王的就能實現自己的願望,爲了結束這個漫長的尋遊戲,a子對通靈王的位置志必得。至於那個要毀滅世界的boss‘好大’,a子完全沒放眼裏,不過是一個妄想毀滅世界的中二病患者罷了,這種中二病患者他見得太多,完全不具備威脅力。

此時距離通靈王大賽還有兩個個月的時間,a子躊躇滿志地跨上簡易的行李開始了他的流浪生活。他輾轉於各種流傳着兇靈傳說的地方去挑選合適的持有靈,時光如流水,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a子沒找到合適的持有靈,反倒通過除靈小賺了一筆,成爲附近一帶頗有名氣的除靈師。

臨近通靈大賽卻如此高調,難免會被其他想要成爲通靈王的盯上,單說最近這個星期,被a子幹掉的敵就不下二十個,而且麻煩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比如現:

a子面無表情地看着擋住他去路的三個少女,少女們穿着款型相近的黑色套裝,濃妝豔抹的妝容已經完全掩蓋了真實的面容。爲首的藍髮御姐叼着煙對a子說道:“們的主要見一面。”

a子攤手:“很遺憾,已經決定要成爲通靈王,沒有成爲別手下的打算。”

另一個抱着布偶的少女鼓着雙頰罵道:“這個不識好歹的傢伙,知不知道們的主是誰?”即使是罵,少女軟糯的聲音卻帶着嬌氣,完全讓感覺不到潛藏她美麗外表下巨大的殺傷力。

“們不報上名來,又怎會知道們的主是誰?”a子摸摸下巴仔細打量着對方三,這個少女三組合似乎很出名。

扎着雙馬尾、手持掃帚的女生臉色蒼白地擋想要對a子動武的同伴,將此行的目的告訴了a子:“們是好大的部下,通稱‘花組’。們奉好大的命令來邀請您成爲們的夥伴,請您考慮一下,好大是一位非常強大值得追隨的主。”

說完掃帚少女便扯着她的兩個同伴迅速逃離了a子的有效攻擊範圍,只留a子原地看着她們絕塵而去的背影。

跑遠之後,藍髮御姐甩開掃帚少女的手:“爲什麼要阻止們教訓那個不識擡舉的傢伙。”

掃帚少女大口喘着氣,她甚至連自己的掃帚也握不穩,雙手抱着腦袋蹲下來尖叫道:“一開始他拒絕跟們來的時候就已經向他攻擊了,但卻突然被一個無形的力死死勒住全身,別說攻擊他了,甚至連呼吸都覺得困難。差點窒息而亡的時候他才放開,他享受把逼到瀕死的模樣,那太危險了!他不是們能對付得來的。”

抱着布偶的少女撩開掃帚少女的衣領,她的頸項上的確留下了可怖的紫紅色勒痕,那竟然能她們完全沒察覺的情況下攻擊她們的同伴,實力果然深不可測。

花組向麻倉好報告任務失敗的時候,麻倉好沒有生氣,反倒笑得非常開心:“如果他能輕易被們帶回來的話,那就不是他了。沒關係,反正很快就會再見面了。”

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預定爲私所有物的a子此時正與剛得到的持有靈交流感情,他的持有靈是一隻擁有七頭七尾的巨蛇,它七雙血紅的眼睛眷戀地看着a子。這條巨蛇與八歧大蛇是種族近親,八歧大蛇被須佐之男斬殺之後,他使出靈體出竅的法術,強行搶奪過這條巨蛇的**,而巨蛇的靈魂也被誤認成八歧大蛇的靈魂,被連同八歧大蛇的屍體一起封印起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被壓封印石下,就巨蛇要徹底絕望的時候,一個路過的類發現了八歧大蛇調換靈魂的真相,並不顧其他的勸阻強行解開了巨蛇的封印。長年累月被封印起來的巨蛇看着a子纖細的身影,七個巨頭同時引頸長鳴,冰涼到沒有溫度的眼淚。a子撫摸着巨蛇半透明的軀體:“丟棄黑暗的過去吧,從今天開始,就叫做七,是的持有靈。”

爲了救出小七而破壞了鎮壓八歧大蛇神社的a子正被神社的追捕,所以這段時間他只能暫時野外露宿。沒有月亮的星空顯得格外迷,趁着空閒,a子將參加通靈大賽的事告知了小七。小七不安地拍打着尾巴,它的能力比起八歧大蛇來就弱上許多,而參加通靈大賽的甚至擁有比八歧大蛇還要強大的持有靈,它真的能爲主贏得勝利麼?

a子一下下撫摸着小七湊到他腿上撒嬌的其中一隻巨頭,爲什麼這個體型龐大得像座小山似的傢伙,內心卻比少女還要纖細呢?“小七,這場通靈大賽,有必須取得勝利的理由,所以也要努力一點。”

通靈王大賽開始的時間越來越接近,a子與小七用通靈大賽開始前前仆後繼想要除掉他的對手來練習,朝夕相處之下,他們的默契越來越好。比起小七的盲目樂觀,a子還是注意到了一個疑點,之前花組大放闕詞說好大如何如何,結果花組離開之後,好大就再沒派來找他麻煩,那個boss到底打什麼壞主意呢?

直到通靈大賽開始,對方都沒再派來,a子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所以被麻倉好招攬這件事很快就被a子遺忘腦後。通靈王預賽是由帕契族祭司測試通靈是否具備參賽資質,擁有小七的a子輕鬆獲得了神喻呼叫器。a組按照祭司的指示將神喻呼叫器待手臂上,呼叫器上一串數字迅速跳動着,巫力值不斷飆升,從幾千到幾萬到十萬,最後停留九十九萬的位置。

a子向還沒離開的祭司舉起手臂上的呼叫器:“請問這個巫力值參賽者裏排得上名次麼?”

祭司的瞳孔猛地收縮,他竟然遇到了一匹有可能打敗麻倉好的黑馬:“從來沒見過這麼高的巫力值,也許的巫力值比麻倉還要高。”

聽到這個消息的小七快樂得打滾,它的主真是太棒了!a子則淡定地看着小七撒歡。見此情景,祭司更加肯定a子有可能打敗麻倉好,他決定立刻將這個消息分享給席巴。

預賽之後是通靈王大賽第一場淘汰賽,由神喻呼叫器隨機配對對手進行一對一對決,三場對決後獲得兩場勝利的選手能成功晉級第二場比賽。a子三場對決的對手都是菜鳥,他再次輕鬆晉級,此時a子通靈王大賽參賽者圈子裏已經相當出名。

誰又能知道他眼裏風光無限的a子此時正陷入了參賽以來最大的危機。

a子光顧着變強,將遇到的對手統統打趴,他從來沒考慮過隊友的事,結果現他到達帕契族的時候才得知通靈王大賽第二場比賽需要組成三組合。 一念至情深 通靈王大賽歷史悠久,稍微有點常識的參賽者早第一場比賽以及來帕契族的路上就已經找到了搭檔,當a子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找隊友無望了,沒有相信他此時還沒有隊友。

如果因爲找不到隊友這種奇葩理由而被淘汰出通靈王大賽的話,a子一定會被笑話死的。正當他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個披着巨大的灰白色斗篷的少年出現a子面前:“吶,正募集隊友,請問找到隊友沒?”

a子擡頭便看到少年被風吹拂起來的黑色長髮,他病急亂投醫地握住少年戴着手套的雙手:“請務必讓成爲的隊友!”

作者有話要說:哈哈哈哈哈,好大人的出場方式夠風騷不?

花小鳩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5-3118:25:34

妖緋挽腐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6-1315:45:27 77076我們是隊友

導讀:告訴他們,你是我無可取代的隊友

“請務必讓我成爲你的隊友!”A子完全沒注意到以他們爲圓心半徑百米以內已經空無一人,四周的人都在遠遠地用詭異的眼神看着他們。

爲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景,說起理由來還要倒退回一個月以前。麻倉好偶然聽到A子急切地想要尋找哥哥的心聲時,就已經認出了A子的身份。千年前求而不得的人再次出現,麻倉好告訴自己要冷靜,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用‘兒子’的身份把A子綁在身邊了,他要讓A子作爲他伴侶站在他是身邊。

花組失敗而歸之後,麻倉好並沒有放棄讓A子成爲同伴的打算,而是選擇織出一張龐大的網等着A子自投羅網。 大唐南皇 在通靈王預賽開始的時候,麻倉好最得寵的部下小黑炭手持神諭呼叫器來到他的身邊:“好大人,通靈大賽第二場比賽的三人組合,您需要哪兩個人和您組合?”

麻倉好心情愉快地說道:“只需要你一個。”

“好大人?”小黑炭疑惑地看着麻倉好,他已經很久沒看到這麼高興的好大人了。

“第三個人選,我已經決定好了。真想快點見到他呢。”麻倉好擡起頭仰望失去月亮爭輝以後美不勝收的星空,在遙遠的地方,A子正和他看着相同的一片星空。

A子的實力有目共睹,想要拉攏他的人絕對不少,但爲何來挑戰或尋仇的人那麼多,卻沒有任何人拉攏A子入夥呢。這一切正是麻倉設下的圈套,他放出A子已經找到隊友的謠言,而其他想要拉攏A子的參賽者也一個不剩的被他給幹掉了。

此時麻倉好回握着A子的手,心情不能再好。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你可以稱呼我爲A。”A子這個問題讓正在偷聽他們交談的圍觀羣衆腳下一滑,這個傢伙真的有心參加通靈大賽麼,連基本情報都沒掌握。

那些煩人的心聲完全沒影響到麻倉好的心情,他將蹲在地上的A子拉了起來,站起來的A子比他要高上小半個頭。“我是麻倉好。”

“麻倉好……”A子鬆開與麻倉好交握的手,“被譽爲通靈大賽最大黑馬的傢伙?”

麻倉好滿不在乎地點頭。

被大BOSS砸中的A子沉默了一會,然後揚起笑容,在衆人色變的背景下出言不遜:“有最大黑馬作爲隊友的確能增加不少勝算,不過我不會把通靈王的位置拱手相讓的。即使如此,你也要邀請我入隊麼?”

麻倉好邀請A子組隊的事不只是參賽者們高度關注,連根據精靈王意志來主持通靈大賽的帕契族十祭司也對這事異常緊張。當初爲A子做預賽測試的祭司拉吉姆以及麻倉好的後代席巴站在監控錄像機前屏氣凝神地等待着麻倉好的答覆。聽到A子的挑釁,麻倉好仍維持着微笑,讓人看不明白他在盤算着什麼。

麻倉好朝着攝像頭的方向看了一眼,在死一般的寂靜中給出了答案:“請務必成爲我的隊友。至於通靈王的位置歸誰,小組賽結束之後我們再分出勝負也不遲。”

A子輕易就判斷出麻倉好說的是真話,不過A子也不會退怯。只是他有一點奇妙的感覺,麻倉好這自信到欠扁的模樣,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

見A子真的打算跟麻倉好離開,圍觀羣衆終於有人繃不住了:“你不要相信麻倉好的話,他肯定是想要趁機除掉你這個威脅!”

可是不管那人如何勸阻,A子壓根沒理會他。衆人只能眼睜睜看着巨大的精靈之火在麻倉好的召喚下憑空出現,並載着麻倉好和A子飛遠。

精靈之火飛行的速度並不快,A子眯着眼享受着難得一遇的飛行體驗:“麻倉好,我聽過很多關於你的傳言,我有幾個疑問,你能爲我解答一下麼?”

“你問吧,我能回答的就儘量回答。”麻倉好側頭看着A子,A子對他的態度少了‘母子關係’束縛之下附帶的親暱,但也不同於當初兩人還沒相認時的惡劣態度。這應該是A子第一次以平等地位來看待他吧,雖然還是那麼不客氣,但這種感覺並不壞。

“聽說你的願望是消滅所有人類,創建一個只有通靈者存在的世界。這是真的麼?”即使無數次從別人嘴裏聽到麻倉好這個中二的願望,也從記憶中的《通靈王》漫畫裏再度確認願望的真實性,A子仍然問出了這個問題,比起道聽途說,他更願意相信直接從本人那裏得到答案。

麻倉好愣了一下,他原本還以爲A子已經和其他人一樣認定他是想要毀滅世界,果然不能以常理來判斷A子的思維啊。“我有一個無論如何都想要見到的人,只是憑我個人的能力,無法實現這個願望。成爲通靈王的話,藉助精靈王的力量應該能再次見到那個人。”

“想要見到的人啊……”A子大笑出來,“怪不得別人不相信你這個願望,誰會相信大魔頭的願望只是想要見到一個人呢。其實我想要成爲通靈王的理由和你一樣,我也有一個想要見到的人,所以我絕對不會讓步的。”

只要想到媽媽,A子的心就會無比柔軟,那強有力的心跳感染得麻倉好血液都滾燙了起來。麻倉好說想要再次見到的人,其實並不是A子,而是麻葉夫人。麻倉好是絕對不會對A子放手的,他從來沒打算過藉助精靈王的力量來找回A子,而他也成功做到了,他會和A子重逢並不是偶然,而是他將A子的靈魂牽引過來的。

A子經歷過許多世界,但他從來沒踏足同一個世界超過兩次。這也是A子從來沒懷疑過麻倉好與麻倉葉王之間關係的原因。

A子和麻倉好並沒有告訴對方自己想要見到的人是誰,他們並肩坐在火靈的手心一路無言,直到麻倉好將A子帶到他的基地。爲了少聽到一些嘈雜的聲音,麻倉好將基地設在了一處遠離人煙的山林裏,他們到達的時候,麻倉好的下屬們已經恭候多時了。

小黑炭迎着精靈之火降落時盪開的風壓,對麻倉好說道:“好大人,歡迎回來。”

其他人或站或坐,向麻倉好和A子投來視線,與落在麻倉好身上時尊敬夾雜着畏懼的眼神不同,他們看A子的眼神就帶着非常明顯的敵意了。麻倉好一看A子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就知道這個傢伙又打算無視不相關的人了,他將A子拉近身,耳語道:“告訴他們,你是我無可取代的隊友。”

事關通往第三場比賽的重要隊友,A子也不得不重視起來,他用手掌推開了麻倉好湊得太近的臉:“連屬下都管不好,虧得你還想成爲通靈王。”

話音剛落,體型與精靈之火相去無幾的小七出現A子身旁,見到A子,蠢七週圍冒着粉色泡泡,七個巨大的腦袋湊近A子撒嬌。A子指着對面臉色發白的人羣:“小七,給你三分鐘解決他們。”

小七精神抖擻地按照A子的命令擼翻了麻倉好的下屬們,或躺或趴的下屬們面色難看地看着愛撫小七的A子,對方連‘超越靈魂’都沒用出,單憑持有靈就已經打敗他們了,簡直強得離譜。

這也是麻倉好第一次見到A子的戰鬥,他選擇的下屬都是精挑細選過的精英,A子輕鬆擊敗他們,最高興的反倒是他。“吶,能告訴我你的巫力值麼?”

“等等,我重新測量一下。上個月測出的結果是九十九萬,現在應該變強了不少。”A子從兜裏掏出神諭呼叫器綁在胳膊上,神諭呼叫器屏幕上的數字不斷跳動着,最終停在某個數值上。A子挑眉:“現在是一百零五萬,麻倉好,你的巫力值是多少?”

得知自己的巫力值比A子高一點,麻倉好心裏竟然產生了攀比的幼稚心理,他帶着點自得的語氣說道:“稍微比你多一點,一百二十五萬。”

“……”A子瞪了麻倉好一眼,“別以爲巫力值高一點就能穩操勝券。”

麻倉好一本正經地貧嘴:“至少能增加勝利的概率。”

撇開麻倉好和A子這兩個異類,通靈王大賽參賽者的巫力值普遍在四五萬這個區間,巫力值超過十萬的參賽者已經非常拔尖了,可惜他們的對手是巫力值十倍於他們的怪物們,通靈王的人選已經基本沒有懸念,很可能就是麻倉好和A子其中一個。看着這兩個人形兇器幼稚地鬥嘴,麻倉好的下屬們總有一種不真實感。

知道自己的力量在A子面前不過是蚍蜉撼樹,麻倉好的下屬們再不敢對A子表示不敬,A子也得以順利參加通靈王第二場大賽,他們的對手不是棄權,就是被他們三人輕鬆解決。也許是因爲有A子在場的緣故,爲了保持形象,麻倉好比賽時再沒用過殺招。以三人的名字拼湊成的不倫不類的隊名‘碳好A’響徹整個帕契族。

在A子樂不可支地看着勝利女神朝他招手的時候,一個意料以外的人找到了他——麻倉幹久。

帶着鳥形面具的麻倉幹久對A子說道:“A,我有一些必須告訴你的事,關於麻倉好的事。” 導讀: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們更瞭解彼此

通靈王第二場比賽已經接近尾聲,私底下找過a子的並不少,他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勸a子棄權,以此達到讓麻倉好落選的目的。?wx?.σrg?和以前找上門來的不一樣,麻倉幹久並沒有着急與a子談判,而是帶着a子離開了帕奇村幾百公里以外的地方。

對收留自己的救命恩的兒子,a子還是很給面子的,他睨了麻倉幹久一眼:“麻倉幹久,如果是想勸現與麻倉好決裂的話,那就不必再說了,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精靈王的。”

隔着面具的緣故,麻倉幹久的聲音有些悶悶的,他搖搖頭:“即使棄權了,麻倉好也會不折手段成爲通靈王,是來告訴麻倉好的過去,以及他擅長的通靈法術,來增加的勝率。”

“麻倉幹久,這是不信任自己的兒子麼?”參加通靈大賽之前,a子曾經見過麻倉葉幾次,麻倉家一直以來都將打敗麻倉好的希望全都寄託那個比老頭子還悠哉的少年身上。

麻倉幹久沉默了一會,母親將a子撿回家的時候,誰都沒料到這個其貌不揚的青年竟然擁有能與麻倉好匹敵的巫力。他嘆了口氣,將一本藍色封皮的冊子遞給a子:“有可能戰勝麻倉好的都是們的盟友,比起成爲‘通靈王’,們的目的更傾向於消滅麻倉好。”

a子隨意地翻看着名爲《超·佔事略決》的嶄新冊子,上頭用毛筆撰寫着奇妙的通靈法術,淡淡的墨香縈繞鼻尖,這應該是最近抄寫的法術集。a子稍微對麻倉好的過去感興趣起來,他與麻倉好的相處非常愉快,兩不管做什麼都非常地默契,麻倉好也很遷就他,但卻對自己的過去絕口不提。對這樣一個,麻倉幹久竟然會用到‘消滅’一詞,麻倉好到底做過什麼事。“請務必告訴麻倉好的過去呢。”

兩雖然有過幾次短暫接觸,麻倉幹久摸不清a子對麻倉好的態度,不過他不會白白放棄這個盟友:“一千年前,麻倉家主兼陰陽寮大陰陽師麻倉葉王,被心愛的女拋棄和‘靈視’帶來的負面情緒反噬雙重打擊之下,瘋狂地想要毀滅類,最終被麻倉族所阻止。但麻倉家低估了葉王的厲害程度,他甚至掌握了無視輪迴的轉生之術。五百年前舉行的通靈大賽當中,葉王轉世成爲帕契族,奪走了帕契族5大精靈之一的火靈,後來被1080顆念珠及御神體之劍打敗。而今,葉王又轉世成麻倉好捲土重來了。《超·佔事略決》記錄着御神體之劍的使用方法,這是至今以來唯一能打敗葉王的力量。”

麻倉好的過去就這麼被麻倉幹久幾句話全部捅了出來,他一直盯着a子的臉看,即使聽到麻倉葉王駭的黑歷史,a子卻一直保持着微笑,讓完全猜不透他想什麼。

a子並沒有爲麻倉好被指控爲‘毀滅類’大魔頭的事辯解,他晃了下手中的冊子:“們麻倉家和麻倉好的恩怨與無關,的目的始終都只有一個,那便是成爲通靈王,而不是消滅麻倉好。這本《超·佔事略決》要收回去麼?”

麻倉幹久搖搖頭:“留着吧,如果能成功阻止葉王成爲通靈王的話,就已經幫上很大忙了。葉王擁有‘靈視’能力,能夠讀取心,與們合作的事很可能會暴露,接下來請務必多加小心。”

麻倉幹久離開之後,a子仍停留原地,他到河邊找塊大石坐了下來,一頁頁地仔細翻閱着《超·佔事略決》,a子曾經見過上頭記載的好幾個基礎法術。千年前的那座大宅子裏,晴朗的午後,一文字童子站院子裏表演過給他看。

“麻倉葉王(日語),麻倉葉王(國語)……原來是,真是大意了。”a子此時的感情相當複雜。

對a子來說,麻倉葉王和其他孩子是不一樣的,他a子心中的地位非常特殊。a子記憶全無的情況下,醒來便看到對他笑得純真的麻葉童子,不管經歷過多少個世界,他一直都記得麻葉童子的笑容。而麻倉葉王,更是唯一一個對a子表達超越親情的喜歡的熊孩子,對a子表白過的兩隻手都不夠數,但對象是自己孩子的時候,意義就不一樣了。當然,a子從來沒考慮過要和麻倉葉王成爲情侶,當初會親吻麻倉葉王只是爲了道別而已。

a子很快就將感情的事拋到了腦後,現擺他們兩面前的問題不只是感情這麼簡單。麻倉好是漫畫裏的物,這件事的確讓a子吃驚不小,不過他還是釋然了,漫畫的記憶已經模糊得差不多,他認識的麻倉好也不是漫畫物,而是和他一樣活生生的類。

a子合上《超·佔事略決》,心裏默唸:“麻倉幹久說有讀心能力,那麼應該能聽到的聲音。來到的身邊吧,的孩子。”

麻倉好乘着火靈趕到的時候,a子已經河邊生火開始烤魚了,他走到a子身旁坐了下來:“媽媽。”

a子哼聲:“明知道的身份還耍着玩,很開心吧?”

麻倉好隨手幫a子把烤魚翻了個受熱面:“只是想以伴侶的身份呆的身邊而已。”

a子伸手捶了一下麻倉好的腦袋:“有讀心術的話,應該知道的過去。會參加通靈王大賽的理由很簡單,找到哥哥,然後回到自己的世界和媽媽團聚。”

麻倉好點頭:“知道,但是喜歡這種感情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誰和談感情的事,”a子頭疼地捏捏額角,“之前說想要見到一個憑自己的能力無法見到的,那個是麻葉夫吧。”

劈啪作響的柴火燃燒聲音中,麻倉好低低地嗯了一聲。

“原來如此。”a子露出了知道麻倉好身份之後的第一個微笑,“好,們來做一個交易吧。如果通靈王大賽結束之前,能幫找到哥哥的話,就全力爲奪取通靈王的位置。如果找不到哥哥的話,通靈王的位置就各憑本事來搶奪吧。”

“……”又來了,麻倉好無言地看着a子,他一直沒讓a子知道他們關係的理由就是這個,只要知道他們的母子關係,a子就會無原則地心軟。

麻倉好臉上的表情太過明顯,a子看得直抽嘴角:“別自感覺太良好,會提出這個交易的理由並不是因爲們曾經的母子關係。也想再見麻葉夫一面,如果既能找到哥哥,又能見到麻葉夫,這對來說無疑是雙贏。”

“謝謝。”麻倉好的臉上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只有a子面前他纔會如此放鬆。

經麻倉好的提醒,a子才意識到自己無原則對孩子好的壞習慣,將麻倉好擺對等的位置上看待的時候,他也能發現麻倉好身上的閃光點。麻倉好對麻葉夫延續千年的執着,和他對媽媽的追尋,是同一種執念,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們更瞭解彼此。a子伸手揉了揉麻倉好的長髮:“謝什麼,們是一樣的。”

達成了新的協議之後,兩便開始忙碌了起來。風起雲涌的賽場上他們更顯默契,牢不可摧的結盟關係讓其他參賽者們心惶惶起來,這個消息傳到麻倉幹久那裏時,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局面難道是他一手造成的?

通靈王第二場比賽只剩下最後的三場,勝者將從麻倉葉領隊的‘發奮丘溫泉隊’、x-laws組織的boss聖少女貞德領隊的‘x-i’以及麻倉好領隊的‘碳好a’中決出。

離比賽終結的時刻越來越近,別眼中的奪冠熱門選a子卻煩躁無比。他揪着麻倉好的斗篷前後搖晃:“都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怎麼還沒找到哥哥。”

被晃得有些發暈的麻倉好及時扯開了a子的雙手:“咳咳,雖然擁有方便尋的‘靈視’能力,但全世界幾十億口,這和大海撈針一樣艱辛的工程不是幾天時間能完成的。要不然再詳細提供哥哥的情報給,這樣才能提高找到他的概率。”

a子煩躁地抓着自己的黑毛:“和哥哥的關係不好,根本猜不透那個傢伙平時想什麼。”

麻倉好湊近a子給他拍拍背:“冷靜點,不知道他想什麼也沒關係,還記得他的特徵和喜好麼?”

“特徵?” 田穀 a子偏頭看着身旁的麻倉好,兩眼空茫,視線並沒有焦距。

麻倉好冷靜地爲a子分析着:“比如一直隨身攜帶的物品,常去的場所以及他的能力。能把送到這麼多世界去輪迴,這已經非常接近神的領域了,他一定擁有特殊能力。”

麻倉好還想繼續說,a子卻突然湊近他,伸手撩開他的黑髮,捧起他耳上半個巴掌大畫着五芒星的耳墜。“媽媽?”

a子喃喃說道:“想,知道他的特徵是什麼了……”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三到四章完結,哥哥快要被找到了 導讀:從現開始,們就是敵了

a子捧着麻倉好的耳墜喃喃說道:“想,知道他的特徵是什麼了……他的後背左側有個以五芒星爲基礎的複雜法陣刺青。網百度搜索網百度搜索而且他的研究室裏也有很多五芒星的標誌,他應該是個陰陽師。”

“後背左側?”麻倉好蹙起眉,“還記得法陣的模樣麼?”

a子搖搖頭:“偶然見過一次,已經不記得了。”哥哥後背左側的陣法紋路鮮紅,面積覆蓋了大半個後背,即使當初的a子對陣法一無所知,他也能感覺到陣法散發出不詳的氣息。

a子問道:“將陣法繪製後背左側有什麼不妥麼?”

“沒什麼。”麻倉好還是決定將疑慮壓心底,將陣法繪製離心臟這麼近的地方,很可能是利用陣法換取強大的法力,代價就是當強大的法力耗盡的時候,作爲換取強**力的代價,心臟會被陣法碾成碎末。a子的哥哥絕對是個瘋子!

後來a子又斷斷續續地提供了一些不痛不癢的特徵信息,綜合起來,那就是個即使不用陰陽術也強得變態的陰陽師。

打從a子把哥哥的特徵告訴麻倉好之後,時間又過去了三天。麻倉好將與a子所述特徵相符的全部搜尋了一遍,卻還是無功而返,今天已經是最後一場比賽了,他們約定尋找a子哥哥的最後期限就是通靈王第二場比賽結束的時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