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真是反常!」

待它們飛掠過去后,離央和青鳥重新上來,只是看著已經遠去的三團黑影,離央的眉頭緊皺著。

按道理,星元獸一旦發現修鍊者,必然會發起攻擊,甚至不死不休,這似乎也是它們的本性,而離央也確定這三隻星元獸已然發現自己,但這次居然視而不見。

心中諸多猜測思索時,離央神色又是一變,目光看去時,發現前面竟是有四道身影正互相追逐著,看其情形,似乎是後面三人在追殺前面的另一人。

原本被追殺的人是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的,但在看到離央后,居然改變了方向,朝著離央這邊過來。

見到這一幕,離央哪還不知道麻煩即將臨身,想都沒有想,轉身就走。

「道友留步,只要幫在下擺脫後面的人,自有重謝!」

眼看離央居然轉身就走,被追殺的修士一邊朝著離央大叫求救道,一邊追著離央而來。

然前面聽著這話的離央,面容卻是有些陰沉,這分明是想將禍水引到自己的身上,哪裡真會聽信對方的話停下來,跑的更快了。

被追殺的修士眼見離央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追殺自己的三人,取出了一張青色的符籙,拍在了腿上,速度一下子就暴增數倍。

他之所以死跟著離央不放,那是因為他知道一旦追上離央,即便離央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也不得不出手,到時自己就有活命的機會。

有了符籙的加持,被追殺中的修士很快就趕上了離央,甚至超過了離央,使得看起來反而像是離央在被追殺一般。

九陽絕脈續 「魔道修士!」

這時的離央從追殺的四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確定了他們居然是魔道修士,特別是看著前面趕過自己的胖子,對著自己回頭露出的自得神色,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幾位,你們的事我不摻和!」

盞茶的功夫后,離央一臉陰沉,同那個被追殺的胖子一起被攔截了下來。

「可以,將你在秘境中的收穫都交出來,就放你離開!」

將離央攔住的三個魔道修士,其中兩個的修為與離央相當,另外一個則是有著練氣十層的修為,嘴角掛著一絲詭異的弧度。

「別聽他們的,會放過你才怪了!」

不待離央說什麼,同樣被攔截下來的胖子卻是急聲開口道,他還真怕離央被騙了,那到時自己也要玩完。

「這死胖子說的不錯,若是你自動將收穫交出來,並且自己了斷,還能落得個痛快,否則……」

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也沒有否認,因為他自信有能力拿下離央兩人,當然,若是能省一番功夫也是極好的,所以言語中儘是威脅的語氣。

「讓我獻出自己的收穫,還要自我了斷,當真是好大的口氣!」

既然被追上了,而且對方是魔道修士,離央自然就做了最壞的打算,但沒想到的對方居然如此的狂妄。

離央只是不想捲入麻煩而已,並不代表著他怕了對方。

「師兄,直接出手吧!」

一名練氣九層的魔道修士,聽到離央的話后,直接就祭出了自己的法器,一股陰煞之氣瀰漫了開來。

「兄弟,別擔心,只要跟我聯手,絕對能幹得過他們!」

看著離央滿臉的陰沉神色,胖子魔道修士手中烏光一閃,一塊漆黑的板磚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並自信地對離央開口說道。

撇著胖子魔道修士,臉上那一副自信的模樣,離央就忍不住有要揍他一頓的衝動,既然自信能幹得過他們,又何須把自己給拖下水。 兩女聽到楊鳴這麼說,先是一喜,但隨即變得有些異樣,對視一眼后,董晚霞謹慎的問道:「先生此言何意?」

「這麼說吧,我需要有人在秦國坊市這裡為我辦一些事情,我可以為她提供一切資源,但我也需要絕對的忠心,不知你二人覺得如何?」楊鳴直接說道。

董晚霞想了一會,開口說道:「明白了,但先生為何會選擇我們姐妹二人,莫非是因為我們姐妹的容貌嗎?還有,忠心方面,先生如何鑒定呢?」

荒島生存法則 「首先,忠心方面我自有辦法,只要你們願意接受我一個禁制即可,我可以用天劫發誓,十年之後我自會解除禁制,還你姐妹自由。至於為何選擇你們姐妹,實不相瞞,我今天剛剛進入秦國坊市,選擇你們純粹是巧合而已。」楊鳴輕鬆的答道。

得到楊鳴的解釋,兩姐妹沉默了半晌,還是董晚霜開口問道:「你是不是看中了我姐姐的美色?」

楊鳴愣了一下,隨即無語道:「令姐的確是美若天仙,但我卻不是如此淺薄之人,不如這樣,我起誓時加上這一條如何?」

「好了,晚霜不必多言了,」阻止了董晚霜繼續說話,董晚霞說道:「先生既然能拿出紫極雪參,本來你我就打算為先生效力十年,如今先生既然許出了如此承諾,我們還有何要求呢?」

說完便轉頭看著楊鳴,說道:「請先生施展禁制吧,我姐妹二人必唯先生馬首是瞻。」

聽到董晚霞這麼說,楊鳴也不矯情,直接說道:「好,既然如此,天劫在上,我楊鳴在此起誓,董晚霜兩姐妹為我效力十年,在此期間,我為二人提供一切修鍊資源,並不得違反二人意願做出有違男女君子之道的事,十年後,遵從兩姐妹意願,歸還其自由,若有違反,教我死於天劫之下。」說完,看向了董晚霞姐妹兩人。

聽到楊鳴起誓,兩姐妹終於確定了楊鳴的確是打算將她們收為下屬而非禁臠的,不由的放下心來,向著楊鳴叩拜道:「董晚霞(董晚霜)見過恩公。」

「嗯,你二人抬起頭來,放棄抵抗。」楊鳴兩手掐了一個法決,組成兩個圖案,朝著兩姐妹的額頭飛去。

片刻后,楊鳴心中有了掌握兩女生死的感應,他知道,傀儡法決又一次成功了。拿出紫極雪參給了董晚霞,吩咐她小心養傷,早日恢復,楊鳴接著從系統中拿出了一些適合築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藥給了董晚霜,其中甚至有兩粒結金丹,不由的讓董晚霜感動不已。

「晚霜,恩公如今已是我們的主人,你還不顯出真面目么?」床上的董晚霞輕聲說道。

「嗯?難道晚霜現在不是真面目嗎?」楊鳴不禁有些好奇。

「恩公稍等片刻。」對著楊鳴說了一句,董晚霜轉過頭去,隨即又將頭轉了過來。

「嘶……」楊鳴不由的有些震撼,只見一張絲毫不輸於其姐姐董晚霞的面容出現在了面前,不同於董晚霞的艷麗,董晚霜的長相顯然精緻了許多,更有一種古靈精怪的感覺,一雙眼睛,彷彿隨時帶著笑意一般。 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看著離央以及胖子魔道修士兩人,也沒有了再繼續耗下去的耐心,手中幽光一閃,一桿怨氣翻騰的白骨幡出現:

「將他們解決掉!」

話音一落,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手中的白骨幡一拋,再一個法訣打出,白骨幡瞬時變大了三倍有餘,並且幡面出現了眾多的惡鬼面孔,朝著離央無聲地咆哮著。

緊接著,白骨幡一個晃動,有如實質的怨氣滾滾而出,將方圓十丈的地域籠罩在內。

「在師兄的白骨域中,你們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

另一名練氣九層的魔道修士,眼看自家師兄已經展開了白骨域,目中浮現出了嗜血的紅芒,伸出舌頭舔了下乾枯的嘴唇,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從胖子魔修的身後,有一點白光亮起,直刺向他的後腦處。

然而胖子魔修卻像是早已察覺一般,手中的板磚脫手而出,烏光閃耀間,出現在了他的後腦處。

「叮」的一聲響起,白光刺中了板磚,被擋了下來,而這時才看清白光其實是一桿以白骨煉成的骨槍,被剛才身形消失的魔道修士拿在手中。

與此同時,另外一名的練氣九層魔道修士也動了,其手中持著的是一把彎月般的血紅色刀刃,血紅光芒綻放,當頭就朝著離央罩來。

倏忽間,從離央的身上有藍色的火焰騰涌而出,迎上了血紅色光芒,二者雖無聲無息地相互吞噬交鋒著,但卻是有強勁的氣浪朝著四周跌宕而開,使得在離央肩膀上的青鳥不得不振翅躲避開來。

對方既然已經出手了,離央自然不可能就這樣一直被動攻擊著,目中一縷厲芒閃過,元良劍出現在了他手上,一道道金色劍芒激蕩而出,斬向了對自己出手的魔道修士。

許是感到了離央劍芒的厲害,持著彎月血刃的魔道修士心中一凜,彈指連擊在彎月血刃上,頃刻間從彎月血刃上有血焰滾滾而出,如浪潮般洶湧地迎上了激蕩而來的金色劍芒。

邊上,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身形不動,只是冷眼看著場中激斗著的四人。

雖然對自己師兄弟三人的實力有自信,但他也清楚,在星隕秘境中,能堅持到現在,沒有一個會是簡單的。

眯著眼觀察了一會兒后,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終於動了,只見他雙手連連掐訣,一個又一個符文從他指尖流出,沒入了上方的白骨幡中。

而從白骨幡中,則是有大量的白色霧氣狂涌而出,很快就瀰漫了這整個被籠罩起來的場地。

「什麼鬼東西!」

纏鬥中的離央,身形正要躍起閃避,卻是忽然感到雙腳一重,低頭一看,白色霧氣瀰漫的地上,竟是探出了一雙慘白的骨手,死死扣住了自己的雙腳。

「要你命的東西!」

趁著離央雙腳被扣住,勉強擋下自己一擊的機會,持著彎月血刃的魔道修士立時欺身而上,手中彎月血刃血光大放,朝著離央的脖頸斜斬而來。

望著在自己瞳孔中急速放大的血刃,離央從未感到死亡離自己這麼接近,拚命地想震開扣住自己雙腳的骨手,但已然來不及了。

目眥欲裂中,血芒已經覆蓋住了離央的所有視線,就在離央以為自己這次真的要完了之際,一抹青光陡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摸骨神醫 耳旁一聲怒吼傳來,在自己眼前的血芒急速遠去。

此刻的離央哪還不知是青鳥救了自己,也不再藏拙,道衍劍元從他丹田處飛出,融入了元良劍中,隨著離央念動間,將扣住他雙腳的骨手斬斷,同時身形暴退了開來。

這時離央再將目光看向場中時,發現場中竟是多了十具白骨骷髏,空洞的瞳孔中有幽光閃爍著,且每一具白骨骷髏都擁有著練氣五層的修為。

「這該死的鳥!」

又是一聲怒吼傳來,離央目光看去,此刻青鳥的狀態很是不妙,身上的羽毛掉落了不少,只是憑藉著其不俗的速度,險之又險地躲避著血刃的鋒芒。

「懶鳥!」

看到這一幕,離央心中殺機翻騰,手中劍訣掐動,元良劍劍芒暴漲,周圍的天地靈氣紛紛匯入,化作一道三丈余長的劍虹,帶著離央的憤怒,臨空斬向追殺著青鳥的魔道修士。

「怎麼可能!」

感受到身後的異樣,追殺著青鳥的魔道修士回身一看,瞳孔驟然一縮,口中發出了一聲驚呼,連忙將彎月血刃格擋在身前,並全力催動體內魔元撐開護體靈罩進行防禦。

然而面對離央這幾乎也是傾盡全力的一斬,擋在他身前的彎月血刃只是抵抗了一息的時間,便直接被斬斷。

進而又破開了他的護體靈罩,狠狠地斬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由於先前血刃以及護體靈罩的阻擋,卸去了離央這一擊的大部分威能,所以也只是將這魔道修士重創,在他的胸前留下一道驚人的傷口。

「師兄救我!」

練氣九層的魔道修士捂著傷口,此刻目中滿是驚懼的神色,忽然又瞥見離央的身形消失了,忙驚恐地向還站在邊上的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求救。

然而下一息,他感到胸口一涼,低頭看去時,一截劍尖從他的胸口透體而出,緩緩轉過頭,看到的是離央冰冷的目光。

靈力催動,元良劍劍氣爆發,將魔道修士最後的生機絞碎,離央才抽出了元良劍,目光看向了那名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

「這麼厲害!」

另一邊,手中抓著板磚壓制著另一名練氣九層魔道修士的胖子,看到離央短時間內竟然就滅殺了一人,眼中也是露出吃驚的神色。

不過這時也不容他分神,因為除了他的對手外,還有好幾具骷髏在攻擊他。

「沒想到還是小看你了!」

看著自己的師弟倒下,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眼中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不是他不想救人,而是離央出手太快了,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

說話間,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一道法訣打向半空中的白骨幡,旋即六道黑芒射出,落在場中還剩下的六具白骨骷髏身上。

受到黑芒射中的六具白骨骷髏,身上湧出了滾滾黑焰,最後竟是在黑焰中重組,化作一具高足有十丈黑焰骷髏,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直逼練氣十層。

「小心,這是黑焰骨將,其身體連靈器都難傷,黑焰更是歹毒之極。」

纏鬥中的胖子看到場中多出了的黑焰骷髏,心中也是一驚,忙提醒了離央一句。 「這,這是怎麼回事?」楊鳴還沒緩過神來。

「恩公,我們姐妹自幼便容貌出眾,因此也招惹了不少麻煩,後來,還是我們的爺爺為我們尋得一套功法,可以通過改變臉上的肌肉來達到易容的效果,也正是這套功法,我們姐妹二人這麼多年才可以安然無恙。」董晚霞在一旁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這套功法還真是奇妙,不知?」楊鳴不由的問道。

「恩公拿去便是,秦國坊市魚龍混雜,希望可以幫助到恩公。」董晚霞說著從懷中摸出了一塊玉簡,遞給了楊鳴。

楊鳴接過了玉簡,不由的感嘆董晚霞的聰慧,只是看到自己的修為,便可以猜到自己在秦國坊市中的處境,繼而通過其妹妹拿出了這套功法,整個過程顯得如此自然,不由得讓楊鳴讚歎。

收好玉簡,楊鳴囑咐董晚霞小心養傷,董晚霜努力修鍊,他辦完事情會再來這裡尋她們二人。

不說楊鳴走後兩姐妹的感慨,只說楊鳴離開后先是找了家客棧住了下來,整整一晚,楊鳴都在修鍊這篇名為「移筋換面決」的易容法決,終於在天亮時堪堪掌握。

又打坐了一個多時辰,楊鳴迫不及待的離開客棧,走到一個無人的小巷時運轉移筋換面決,將自己變為一個三十多歲的白面無須中年人。

先是來到陣法商店,用大量靈石購買了幾塊四階陣盤,然後才施施然的進入了一家名為「寶葯閣」的丹藥商店。

「將你們的掌柜請出來。」楊鳴扮做的中年人一進門便對店鋪的夥計說道。

「前輩請隨我來。」看楊鳴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夥計也不敢怠慢,連忙將楊鳴請進內屋。

等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時間,才有人推開房門走了進來,一來便對著楊鳴笑道:「雜事繁多,讓道友久等了。」

「無妨。」楊鳴擺了擺手,對著掌柜的說道:「我有一樁生意,不知掌柜的做不做?」

「既然是生意,那自然是做的了,不知是什麼生意?」掌柜的笑著答道。

「我有一批極品丹藥,打算換取大量的廢丹和上品靈石,不知掌柜的覺得如何?」楊鳴輕聲說道。

「廢丹?」聽到極品丹藥,掌柜的就是一喜,但聽到楊鳴想要廢丹,掌柜的不由的又有些疑惑。

「不錯,具體緣由就不向掌柜的解釋了。」楊鳴也不解釋,當然也無法解釋,只是從系統中拿出了一瓶上品培元丹和一瓶上品聚元丹放在桌上。

看著楊鳴放在桌上的藥瓶,掌柜的不由伸手將藥瓶取了過去,倒出一看,十顆全是上品丹藥,又取過一瓶,又是十顆上品丹藥,將丹藥放在桌上,掌柜的考慮了一下,問道:「不知閣下打算如何交換?」

「你說吧。」楊鳴也不知道具體價格,索性讓掌柜的開價。

「嗯……這樣吧,一瓶上品培元丹可以交換一萬顆廢丹,再加十顆上品靈石,一瓶上品聚元丹可以交換五萬顆廢丹,再加五十顆上品靈石。」掌柜的緩緩說道。

聽見掌柜的開價,楊鳴就算不知道具體的價錢,也明白掌柜的開的低了,他也不說話,只是將桌上的藥瓶收起,站起身就準備離開這裡。 黑焰骨將稍一出現,其空洞的瞳孔燃起了兩團幽光,盯向了離央。

而面對這看起來驚人的黑焰骨將,離央雖然神色凝重,但也無懼,目光看了一眼漂浮在半空中的白骨幡后,悍然出手。

至於青鳥,由於暫時幫不了離央的忙,飛在了半空之中,關注著下邊的戰況,尋找著出擊的機會。

「吼!」

眼看離央攻過來,黑焰骨將仰頭髮出一聲怒吼,雙手一個虛抓,一柄完全由黑焰組成的砍刀出現,並隔空對著離央劈斬而來。

見此,邊上的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也動了,在他手中有一把黑色的鐮刀出現,繚繞著死氣。

就在他也要一起殺向離央時,動作忽然一頓,目光看向了白骨域邊緣上的白霧。

只見這時邊緣上的白霧一陣翻湧,居然從外面接連闖進來了三頭星元獸。

這三頭星元獸一進來,便慌慌張張的樣子,看樣子似乎是誤闖進來的。

看著這三頭忽然闖進來的星元獸,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眉頭一皺,旋即暫且放棄了離央,而是朝著這三頭星元獸而去。

這三頭星元獸的實力並不強,所以練氣十層的魔道修士打算先將這三頭意外闖入的星元獸滅掉。

正與黑焰骨將激斗著的離央,看到這忽然闖入的三頭星元獸,特別是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不知為何就想起了之前也是急匆匆飛過的三隻凶禽類星元獸,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情緒來。

「胖子,別磨蹭了,趕緊解決掉你的對手,破掉這白骨域!」

不安的情緒一出現,便怎麼也揮之不去,離央沒有了再繼續耗下去的打算,朝著胖子魔道修士喊了一句,因為離央早看出他沒有用全力。

說完,離央身上一道鳳鳥虛影閃現,飛至黑焰骨將頭頂,宛若流光一般化開,水波般向下流淌時,將黑焰骨將籠罩在內。

另一邊,胖子魔道修士也從離央中的話聽出了幾分不對勁,目光一陣閃爍后,看向了忽然闖進來的三頭星元獸。

眼看這會兒功夫,已經被解決掉了一頭,胖子魔修也知道再繼續耗下去對自己沒有好處,身上的氣息霎時出現了變化。

胖子魔修氣息變化的同時,在他的身上有重疊之影出現,片刻之後,場中竟是又多出了一名胖子魔修。

更奇異的是,多出的另一胖子魔修,其修為波動也好,生命氣息也好,居然與本體無異,稍微有些不同的是,多出的胖子魔修所使用的法器是一個玄黃色的小鍾。

「這是……你修鍊的果然是魔玄天功!」

看到忽然多出的另一個胖子魔修,剩下的練氣九層魔道修士先是一陣錯愕,隨即便是一驚,而從他此刻的目光中,可以看出濃濃的忌憚之色,似乎這魔玄天功很是厲害。

就在這名魔道修士愣神間,胖子魔修卻是果斷出手了,後面出現的胖子魔修,一個閃身擋在了四具白骨骷髏前面。

手中的小鍾一搖,無形的聲波席捲而出,四具白骨骷髏原本靈活的動作,居然變得緩慢了起來。

見此,后出現的胖子魔修將小鍾一拋,雙手車輪般迅疾掐動,而半空中的小鍾則是玄黃之芒大盛,將四具白骨骷髏都籠罩住,一一將它們攝進了小鍾之中。

與此同時,胖子魔修本體也出手了,其手中的板磚法器,烏光閃爍間,驟然變成了一座小山般大小,朝著神色驚駭的練氣九層魔道修士鎮壓而去……

離央這邊,看到胖子魔修展現出的真正實力,目中也是有異色一閃而過,但也很快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被困在水靈玄域中狂暴的黑焰骨將。

「懶鳥,給它來幾道雷電!」

眼看水靈玄域並不能完全壓制住黑焰骨將,離央朝著在半空中巡弋著的青鳥大喊了一聲。

「啾啾!」

得到離央的指令。青鳥沒有猶豫,尾部的羽毛亮起,旋即一道又一道的青色閃電凝聚而出,劈向了困在水靈玄域中的黑焰骨將。

眼看閃電已經劈落,離央眼中神芒湛湛,引導著劈落下來的閃電,結合水靈玄域,一起攻殺黑焰骨將。

這效果是明顯的,結合了雷電的水靈玄域,其威力倍增,瞬時就將狂暴中的黑焰骨將壓制了下來,並進一步磨滅繚繞在它體表的黑焰。

如此下去,只需半盞茶的功夫,便能將這黑焰骨將解決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