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接着,神奇的一幕便發生了。只見那兩個小人化成兩道金光,分別籠罩住李蛋和張大糧,待光芒散去,他們兩個的身上竟多了一副金色戰甲。

這便是我之前所說的護法金剛!

李蛋和張大糧看着自己的戰甲,好奇驚訝之餘更有興奮。我衝他們說道:“你們倆暫時獲得了對抗惡鬼的能力,雖然無法使用道術,但你們手裏的兵器,足可滅殺一般鬼魂。”

聽我說完,李蛋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大刀,張大糧摸了摸自己手裏的金錘,有些躍躍欲試。

如今三對二,我仍然感受到壓力。他們兄妹倆乃是實力不俗的陰陽師,而且戰鬥經驗也不輸於我。而反觀我這邊,我靈力消耗很大,李蛋和張大糧也只是臨時成爲我的護法金剛,能不能成事都是個問題。

但事到如今,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或許只有兵行險招,我纔能有一線生機。

因而一開始,我便對他倆下命令道:“李蛋,大糧,你們無論如何都要拖住他們兩個。我要準備一個大招對付他們,這需要一些時間,你們一定要撐住!”

看我嚴肅的樣子,李蛋和張大糧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責任。李蛋大喊道:“我們一定會盡力阻止。以前只聽人說過打鬼子,沒想到今天我也有機會打鬼子,日後就算和人吹牛皮也有資本了。大糧啊,陪你叔叔打鬼子去!”

張大糧興奮地大喊:“好,我張大糧今夜要打鬼子,打得小鬼子連他們爹媽都不認識。哈哈哈······”

就這樣,李蛋和張大糧傻愣愣地衝了過去,完全沒有任何章法。一人拿刀,一人拿錘,仗着自己有戰甲保護,一路橫衝直撞地殺了過去。

而反觀土御門兄妹倆,他們滿臉疑惑地看着衝過來的兩人,竟不知如何出招。

爲啥呢?原來李蛋和張大糧不走直線,交叉前進,邊跑邊咋呼,好像在玩遊戲一般。

我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好笑,他們以爲自己在趕鴨子嗎?不過,我也只能希望他倆能夠多撐一段時間,好讓我有充足的時間準備大招。

彼岸 至於大招是什麼,它有個非常響亮的名字——威天大法神咒。

此術法,爺爺一生也只動用過三次,威力巨大。此咒一出,必有生命隕落。

我迅速移動身影,腳法和口中的咒語要保持協調,不能亂了節奏。

“吾奉威天大法,江河、日月、山海、星辰,皆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使暗即暗。三十三天神在吾法之下,使東即東,使西即西,使南即南,使北即北。從吾者,封侯;不從吾令者,斬首!”

這便是完整的威天大法神咒,雖然簡單粗暴,但威力巨大。

咒語的力量慢慢顯現,整片天地頓時翻涌起巨大的風暴。這股風暴不顯於外界,但同樣能夠引起外界環境的變化。

巨大的風暴驟起,驚動了趙家莊的所有人。原本因爲馬蹄聲而驚恐不安的村民,此時更加害怕地不敢出門。

打神鞭懸浮於我的面前,威天大法神咒的力量需要一個承載之物。而打神鞭,便是最好的容器。

我手捏法指,非常艱難地將神咒的力量引入打神鞭。力量剛一進入,打神鞭就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散發出強大的威勢。

“你們,受死吧!” 就在我準備威天大法神咒之時,李蛋和張大糧已經被土御門兩兄妹打得快不行了。兩人身上的護體戰甲已經殘破不堪,漸漸招架不住敵人的攻擊了。

但他們能夠支持到現在,我已經很滿足了。所幸,大招準備完畢,接下來,便是土御門兩兄妹的死亡時刻。

神咒的力量已經完全涌入打神鞭之中,光芒大盛之下,強大的力量排斥着任何靠近它的東西。我艱難地握着打神鞭,使出全部的力量控制它,將之高高舉過頭頂,並鎖定了土御門兩兄妹的氣息。

氣息被鎖定,土御門兩兄妹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他們沒有想到,兩個小嘍囉竟然纏住了他們,更沒有想到我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陰陽術。

不過,他們也沒有選擇坐以待斃。兄妹兩人相互對視一眼之後,竟迅速結印,口中唸咒,片刻間便凝成了一個防禦光罩。

兄妹兩人的力量匯聚在一起,使得這個防禦光罩堅硬無比。我眉頭微皺,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敕!”

我大喊一聲,將打神鞭打了出去,目標直指他們兄妹倆。就在他們兄妹結成防禦罩的功夫,我讓李蛋和張大糧趕緊跑得遠遠的。

打神鞭攜帶神咒的磅礴力量,如利劍一般狠狠地刺向那個透明的防禦光罩。頃刻間,兩者便碰撞到了一起。

剎那間,整個天地爲之一靜,緊接着,龐大的能量漣漪擴散開來。打神鞭被光罩阻擋,迅速消耗着神咒的力量。

不過,土御門兩兄妹明顯也不好過,他們雖盡力阻擋,但防禦光罩還是出現了裂痕,而且越來越大。直到某一刻,防禦光罩徹底崩潰。

我抓住時機,口中大喝一聲“爆”,只一瞬間,剩餘的神咒力量全部爆發。

“轟”的一聲,一個巨大的白色圓球裹挾着土御門兩兄妹的身影劇烈旋轉起來。巨大的風暴再次成型,吹得到處都是飛沙走石。

這樣的狀態大概持續了五秒鐘,便聽到一聲巨大而沉悶的爆炸。白色圓球破裂,猶如皮球炸開一般,釋放出了巨大的能量。

我距離爆炸中心很近,一時間沒來得及逃跑,強大的力量將我掀飛而去。我猶如被大風吹起的樹葉一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摔了個四腳朝天。

至於李蛋和張大糧,他們身上殘留的護體戰甲也終於破碎,消失得乾乾淨淨。不過,他們很幸運,護體戰甲保住了他們的性命。

待塵埃散去,我已經感受不到土御門兩兄妹的氣息了。我輕咳幾聲,掙扎着站了起來。這裏距離施工地不遠,剛纔的爆炸也波及到了施工現場。

李蛋和張大糧走到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感嘆道:“二狗哥,這是你乾的嗎?”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體內早已氣血翻涌,我正在儘量壓制。可接下來的一幕,頓時讓我眉頭緊皺,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咳咳咳”,一陣輕咳聲傳出,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急忙看向爆炸的中心,那裏,一扇莫名的鐵門映入我的眼簾。

“妹妹,你沒事吧?” 看着土御門天馬囂張的模樣,我頓時很窩火。但形勢比人差,我也非常無奈。

就在這時,織田正義騎着他的黑馬走了出來。他舉起手裏的武士刀,用輕蔑的眼神看了看我,他用眼神示意我,他要和我一戰。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土御門兄妹,冷笑一聲,搖了搖頭,接着衝土御門天馬喊道:“小鬼子,你真的應該好好學學歷史。你有扶桑鬼王,我有武聖關雲長!”

聽我說出“武聖關雲長”的名號,他們兩兄妹頓時一愣,似乎對這個名字非常陌生。不過看到他們疑惑的樣子,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關羽,字雲長,爲三國時期名將,被民間拜爲武財神。他一生勇猛無敵,征戰沙場,更被後世之人尊爲一代武聖。

如此英雄人物,死後雖魂歸地府,但卻成爲英靈,維護地府的長治久安。在歷史上,很多著名的將領,死後都會成爲一代英靈,去維護地府的秩序。

這裏需要說明一點,雖同屬英靈,但關雲長和之前遇到的英靈顧誠不是同類存在。關雲長作爲古代英靈,是地府的執法者,乃是是閻王爺親自冊封的。

如今,對上扶桑鬼王,我沒有任何勝算,唯有將武聖關公請出來,或許能夠逃過一劫。而請關公,此時此刻,又非常不合時宜。

關公關二爺,那可是武財神、關帝聖君,豈是說請就請,想請就請的?不過,關二爺義薄雲天、俠肝義膽,一般不會計較這些。更何況,我請他出來是爲了替天行道,消滅惡鬼,關二爺更加不會怪罪於我。

一念及此,我便開始施展請神咒。以往,我用請神咒都是毫無目的性,哪位神靈聽到,並願意出手幫忙的,他就會現身。

可這一次不同,我既然想請關公,就一定要把他請出來。縱使時間和場合都不合適,我也只能希望關二爺能夠體諒我的苦心,幫我這個忙了!

“天靈靈,地靈靈,拜請仙佛菩薩衆神明。弟子趙二狗與此深山密林之中,以三柱清香,化作百千萬億香雲,叩請武財神關二爺。十方世界,上下虛空,無所不在,無虛不現身,恭請聖駕速速降臨坐鎮,神兵火急如律令!”

此乃請神法咒,也是我第一次直接奏請關二爺,將自己的要求說與關二爺聽。這樣的要求,對我來說有些嚴苛,也更耗費靈力。

但或許由於我本身所剩的靈力並不多,因此沒有立刻收到迴應。我不甘心,再次念道:“弟子趙二狗,今跪求關二爺降臨坐鎮,替天行道,消滅災厄,護佑衆生。弟子趙二狗,再三拜請叩求!”

這一次,我毫無保留地耗盡最後的一絲靈力,以最虔誠的心請求關二爺的降臨。我希望這一次能夠成功,不然的話,我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去阻止小鬼子了。

土御門天馬看着眼前滑稽的一幕,譏諷道:“你還是放棄吧,現在的你已經沒有絲毫勝算。什麼武聖關雲長,不過是你的幌子而已!哈哈哈······”

接連的失敗,我心裏也有些發毛,感嘆道:“關二爺,你要再不出來,我可就要下去陪你了啊!”

對面的織田正義似乎非常有耐心,他坐在黑馬上,饒有興趣地看着我。一邊的土御門天馬更是面帶冷笑,一副看笑話的樣子。

“他奶奶的,小鬼子就是這麼無恥,即使佔據優勢,也不忘折磨自己的敵人。”我暗罵,定了定神,再次請神去了。

而這一次,真是老天有眼,我總算把關二爺給請了出來。

一代武聖關雲長,就此降臨!

一股來自靈魂的威壓猛然降臨,使得織田正義驚恐不已,他看着眼前驟然出現的身影,緩緩舉起了手裏的武士刀。

化身英靈的關二爺,和民間傳說中的描述別無二致。他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脣若塗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他身下戰馬,也是雄赳赳,氣昂昂,配合關二爺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將武聖的風姿完美展現。

看到關二爺現身,我開心地笑了,衝着土御門天馬譏諷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把關二爺請出來了!”

關二爺的氣勢,不用我多說,土御門兩兄妹也能感覺到。他們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可他們還不願意放棄,竟然寄希望於織田正義。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我什麼事了。對付織田正義,自有關二爺在。他既然現身,就說明關二爺聽到了我的請求,得知了一切情況。

他淡漠地看了一眼織田正義,青龍偃月刀發出森冷的寒光,氣氛變得緊張起來。但我有信心,關二爺解決織田正義,三招足以。

就在這時,關二爺動了。

戰馬動如迅雷,腳踏火焰而出,一息之間便靠近織田正義。巨大的壓力以排山倒海的氣勢壓向織田正義,他竟然被關二爺的氣勢震住了,手裏的武士刀險些滑落出手。

見到這一幕,關二爺也不留手,他縱身一躍,整個人從馬背上跳起,雙手握着青龍偃月刀,力劈而出。

織田正義急忙舉起武士刀阻擋,可他哪裏知道,自己的武士刀在關二爺的青龍偃月刀面前,毫無反抗之力。

青龍偃月刀毫不費力地粉碎了織田正義的武士刀,巨大的衝力更使得黑馬陡然跪伏在地。

關二爺一聲低喝,青龍偃月刀再次橫掃而出,擊中織田正義的鎧甲。而這副鎧甲便從頭到腳地被徹底粉碎,無法修復。

織田正義失去了自己的依仗,正驚慌失措間,關二爺的第三刀趁勢砍出,生生地將織田正義的鬼魂劈成了兩半。

這還沒有結束,關二爺用青龍偃月刀吸收了織田正義的鬼魂,重新騎上他的戰馬,眨眼間便消失無蹤,返回地府去了。

土御門天馬呆愣住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敬重不已的扶桑鬼王,就這麼被輕易地解決了。

三刀,僅僅三刀,扶桑鬼王便被關二爺打敗,還被帶回了地府!

醫妃天下,王爺別作死 “呼”,我如釋重負地喘了口氣,感嘆道:“關二爺,真是多謝了啊!” 危急時刻,我請關公斬鬼王,算是保住了自己的一條命,也解除了趙家莊的危機。過程雖然艱險,但結局讓人歡喜,這種劫後餘生的感覺,我銘記於心。

這就是我的命,獨自一人地活着,對自己對他人,都是一件好事!

扶桑鬼王已經被關二爺帶回了地府,土御門天馬和他妹妹此行的任務徹底失敗。我看到他們兩人沮喪的樣子,心裏非常快意。

“小鬼子,這裏已經不是你們可以胡作非爲的地方。做人,一定不要忘本,不要忘了自己的老祖宗是誰。”我冷聲道,根本不留情面。

土御門兩兄妹被我氣得臉色鐵青,想說什麼卻極力忍住了。我本以爲他們還會耍別的花招,但沒曾想,兩人竟灰溜溜地走了。

“今天的恥辱,由子銘記在心,他日一定再領教!”土御門由子非常不甘心,臨走時丟下了這麼一句話。

我不以爲意地笑了笑,迴應道:“我等你,只要你有膽量再來!”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便陪她哥哥一起離開了這裏。藉着夜色,很快消失地無影無蹤。我心裏清楚,他們背後有極大的勢力,除了趙家莊之外,他們肯定還有一個祕密基地。

但經過此番對戰,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但我也明白,小鬼子不會善罷甘休,他們還會來找我的麻煩。

看到他們離去,我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迅速躺在地上,開始劇烈地喘氣。此番太過辛苦,我已經沒有一點氣力了。

出乎我的意料,李蛋和張大糧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他們看我躺在地上,急忙跑過來問道:“二狗哥,你怎麼了,不會死吧?”

我沒好氣地看了他倆一眼,笑罵道:“我纔沒有那麼容易死呢,要死也是那兩個小鬼子先死。”

聽我還能說話,李蛋和張大糧也鬆了一口氣。威脅已經解除,留在這裏也沒啥用,於是兩人就把我擡到了我住的地方。

此時正值深夜,但趙家莊卻燈火通明,沒有人敢睡覺,整個趙家莊籠罩在一片恐懼之中。

李蛋和張大糧將我擡回去之後,我對李蛋說道:“今夜的事情,不要對外聲張。你明天去和老支書說一聲,修路的事情恐怕會耽誤一段時間,明白了嗎?”

李蛋點點頭,然後便拉着張大糧出去了。要不怎麼說李蛋和我有默契呢,他知道我要打坐調息,恢復身體受到的創傷。

屋外,張大糧的表情非常疑惑,他忍不住問道:“李叔,趙大師爲什麼不要我們將此事聲張出去啊?要知道,他可是救了我們趙家莊啊。”

李蛋一聽,臉色變得有些糾結,他感慨道:“孩子,你知道二十年前,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張大糧頓時滿臉黑線,挖苦道:“李叔,我才二十歲,怎麼可能知道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 聽到王百萬的承諾,我沉默片刻,然後說道:“第一,修路一事已經耽擱了半個月,我要你馬上重啓項目,早日修好那條路;第二,那幾個工人的撫卹金,一分都不能少,每年都要交給他們的家人;第三,配合警方調查此事,但不得泄露那日的詳細經過!”

我說出了自己的條件,而且很容易就能達到!不料王百萬驚訝地看着我,呆愣地問道:“大師,這就是你的三個要求?”

我一愣,追問道:“沒錯,這就是我的條件,有什麼問題嗎?”

他急忙搖頭,連續說道:“沒問題,絕對沒問題。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大大師的這三個條件竟沒有一個是爲了自己!”

我失笑,感嘆道:“王老闆,人在做,天在看!人生在世,要多行善事,廣積陰德。我提的條件,乃是利他利己利衆生的好事,你若做了,本身也會積聚陰德,何樂而不爲呢?”

“是是是,大師說的是!這三個條件,我一定照辦。此刻,我的家人就在門外的車裏,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現在就請大師爲他們救治。”王百萬唯唯諾諾,試探性地問道。

反正閒來無事,我衝他說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他們請進來吧。”

得到我的應允,王百萬頓時喜出望外。他急忙走出去,命令保鏢和保姆將他的家人慢慢擡了進來。

王百萬有個嬌妻,膝下有一個兒子,年方五歲,長得十分可愛。從王百萬緊張的神態中,我可以看出,他對自己的妻子和兒子非常在意。

“大師,這兩位就是我的家人,雖然還有氣息,但一直都是這麼虛弱的狀態。大師,您有辦法治好他們嗎?”

看到這番情景,我已經相信王百萬所說的了。他的家人的確中了詛咒,但準確來說,應該是被人下了降頭。

被人下降頭,一般說的就是南洋降頭術!

降頭術,是流傳於東南亞地區的一種巫術,它能救人於生死,也能害人於無形。所謂降頭術,從步驟上看就在於“降”和“頭”!

“降”,指施法所用的法術或藥蠱等手段;“頭”,指被施法的個體,也包含了與被施法者個體有關的聯繫之物,比如被施法者的生辰八字、五行命理、姓名、常用物品、身體部分關聯物如毛髮指甲等。

那麼,降頭術的本質是什麼呢?

其實很簡單,就是運用特殊的毒蟲或藥蠱做引子,使人無意間服下,對人體產生特殊藥性或毒性從而達到害人或者控制人的目的。

說到這,很多人聯想到了湘西苗寨的巫蠱之術。不得不說,兩者的原理十分相似,而我在不久的將來也親自領略到了巫蠱的厲害。這裏先賣個關子,以後會詳細介紹我經歷的苗疆蠱事。

我看到王百萬的妻子和兒子,經過一番仔細檢查,斷定他們中了降頭術。我把我的判斷說了出來,將王百萬嚇了一跳。

被人下降頭,很多當事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時何地中招的,因爲它太過隱祕。最簡單的就是拿到當事人的一根頭髮,便可下降頭。

“大師,這可怎麼辦啊?我聽過降頭術的傳說,大師,你可一定救救他們啊!”王百萬快要哭了,急忙跪下求我。

我看了看他,心裏頓時五味雜陳。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這半天功夫,王百萬爲了讓我救他家人,已經跪了好幾次,也磕了好多頭。

或許,正是他有些懦弱而又重視家人的性格,才讓他被小鬼子利用,變成讓人痛恨的狗漢奸吧。

“你先起來,我既然答應救你的家人就一定會救。要救他們,非常簡單,你不必擔心。”我安慰他,並將他扶了起來。

聽我這麼一說,王百萬放心了不少,他守在家人的身邊,安慰他們道:“老婆,兒子,你們有救了。再等一會,你們就會沒事了。”

說實話,看到王老闆現在的樣子,我很難將他和前段時間的樣子作對比。不過,或許正如爺爺教導我的,這世間,真正大奸大惡之徒並沒有多少!

很多人作惡,也許並不出自真心,這一點,從王百萬的身上就能看出來。

他之所以選擇當漢奸,是爲了救他的家人,這有錯嗎?現在爲了救他的家人,他選擇放棄男人的尊嚴給我下跪,這叫沒有面子嗎?

我倒覺得,他活得很真實,縱使身上有很多缺點!

“李蛋,去端兩碗清水過來。”我轉頭看向李蛋,請求道。他憨厚一笑,急忙去端了兩碗清水給我。

緊接着,我拿出兩張道符,製成符水,慢慢給他們喂下。符水喂下之後,王百萬緊張地看着他家人,顯得非常急切。

“接下來,你們看到的場景可能會非常噁心,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我淡定地坐在一邊,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茶。

“噁心?”李蛋回頭看看我,疑惑道:“二狗哥,這能有什麼噁心的?”

他這麼一問,王百萬也好奇地看了我,我微微笑道:“彆着急,看着就好!”

他們好奇心被我調動了起來,一個個紛紛看向王百萬的嬌妻和孩子。大概過了五分鐘,兩人開始出現了嘔吐的反應。

見狀,王百萬帶着保姆一起上前伺候。他心裏想着有反應定然是好事,只要嘔吐結束,詛咒也就破了。

可讓所有除我之外的人沒想到的是,王百萬的妻子和孩子從嘴裏吐出來的東西,成了他們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你們猜,他倆吐出了什麼?是頭髮,密密麻麻的頭髮!

想像一下,兩個活生生的人,竟然從自己的嘴裏吐出了頭髮。這讓人頭皮發麻的場景,頓時將李蛋噁心到了,他也忍不住吐了起來。

“二狗哥,你是故意的嗎?這也太嚇人了,我估計一輩子都忘不了了!”李蛋滿臉的苦相,覺得我太不仗義。

“哈哈哈,我已經提醒過你們要有心理準備了。”

就這樣,我救了王百萬的家人,他也履行他的承諾,逐一落實我的三個條件。

可讓我沒想到的是,修路項目重啓後,又有人出事了。 我救了王百萬的家人,他也履行自己的承諾,答應落實我們之間的約定。這本應是皆大歡喜的事情,但沒曾想,修路項目重啓沒幾天,又有人出事了。

事情是這樣的。

半個月前,我不是給趙二喜他兒子算了一下,說他兒子近期會有大劫,而且是危及生命的大劫嗎?沒錯,這次出事的人就是他,趙小飛!

原本因爲發生命案而被迫停工的修路項目重新啓動,趙家莊的村民十分開心。村名們擔心人手不夠,耽誤了工期,竟主動來幫忙。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中午管一頓飯就行。

王百萬一聽,心裏非常開心。但不給錢也不好看,因此他不僅管了一頓中午飯,還給了酬勞。這下好了,村民的熱情更高了。

趙小飛就是其中一個來幫忙的小夥子,王百萬看他身強力壯的,當即就錄用了他。可沒想到,他是個屁精,竟然打起了小鬼子陰陽寮的主意。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