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小志臉色有點不好看,「我爸就是一個教書的,就這點錢,還是他省吃儉用給咱們省的,你爸借的高利貸,咱們就這麼還,一輩子也換不清,聽我的,報警吧。」

陳靚甩開他的手,「報警?人都威脅到我家門口了,我怎麼報警?我今天報警,明天人就能把我們家燒了!這幫人什麼都幹得出來!」

「你跟叔叔阿姨先住我這裡,我去報警,我不怕他們。」

「說了不能報警!」陳靚有些火大,「你有這本事,不如先去跟你們沈經理提一提,把你的薪資漲一漲,你跟在她身邊都兩年了,兩年沒漲工資,你連個屁都不敢放!就會在這裡逞英雄!」

小志心裡一下就涼了,「陳靚,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說我什麼意思,你工作都快三年了,薪酬沒漲,加班照加,人家給你點小恩小惠,你就感激涕零,跟你一塊兒畢業的張揚學長,現在都是部門副經理了,你呢!你要是活絡點,怎麼可能這麼些年,還是個小助理!你要活絡點,我們也不會為這麼點錢發愁!」

「夠了!」小志面色蒼白,嘴唇發抖,指著車門,啞聲道,「下車!」

陳靚「呵」了一聲,「你要真覺得她對你好,你就去找她借錢,她要能把這三十萬給你,今天這陳靚說的這些話,我一個字一個字咽回去,別跟傻子一樣,被人利用了,還幫人數錢。」

他說完,「啪」的一聲關上車門,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就走了。

小志呆在原地,半天都回不過神,陳靚陌生的讓他覺得可怕,還是說,他從來就沒有了解過自己這個女朋友? 喬聿北在《軍師聯盟》的拍攝中,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認真,其中表現在,有次沈月歌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這傢伙不在旁邊睡覺,她偷偷從卧室溜出來,才發現這傢伙在客廳看劇本。

不但看劇本,她書房那些《三國志》《三國演義》也被他拿出來翻看。

沈月歌就像是看到自己小孩兒主動學習一樣,滿心都是老母親的欣慰。

於是第二天,喬聿北床頭多了幾本書,都是金融方面的,枯燥又無聊。

「幹嘛給我這個?」

沈月歌一邊敷面膜,一邊說,「反正晚上閑著也是閑著,你就看點書唄,記性那麼好,不看書多浪費。」

喬聿北翻過身眯著眸子看她,「我不看書,還可以跟你最別的。」

月歌一巴掌拍開他,「我例假。」

「那我們浴血奮戰吧。」

沈月歌嘴角一抽,送他一個「滾」字。

喬聿北嘖了一聲,拿起床頭的書,翻看起來。

「手別閑著,給我摁下腰。」

沈月歌趴在他旁邊,指揮他指揮的得心應手。

喬聿北彈了她一個腦瓜崩,「摁一下,睡一次,自己數著。」

「快點摁,別廢話。」

喬聿北唇角勾了勾,掀開她的睡衣,在手心塗了一些精油,幫她揉捏起來。

沈月歌有痛經的毛病,而且每次例假的時候,都會腰酸,以前自己忍著也就過去了,自打享受過喬聿北的按摩技術后,每次來例假,就讓這傢伙給她捏腰,如今完全就養成了習慣,每晚不讓喬聿北捏兩下,還有點睡不著。

喬聿北手勁兒大,沒一會兒,就把沈月歌捏得直哼哼。

他放下書,湊過來貼著她的耳朵吹氣,「你再叫兩聲,我他媽就硬了!」

沈月歌閉上嘴,開始找話說,「最近拍戲順利嗎?」

「挺好。」

「那你最近有跟小志聯繫嗎?」

喬聿北揉著她的腰窩,「他是你的助理,跟我聯繫什麼。」

沈月歌側過臉打趣,「你不是經常跟他打探我的行蹤嗎?」

「誰打探了!」喬聿北一下炸了毛,「明明是他自己嘴巴大!」

「好好好,就你善良,」月歌白了他一眼,又說,「我最近覺得他有點心不在焉的,以前工作都很少出差錯,這幾天……唉,你輕點……這幾天就總出錯,今天開會的時候,我讓他發給大家的文件,還給我弄錯了,散會後,我問他最近怎麼了,也不肯說,就說沒休息好,他是不是最近跟陳靚吵架了?」

「我怎麼知道?」

「陳靚不是跟著你嗎,她情況對不對勁,你看不出來啊。」

喬聿北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將人翻過來,摁著親了一口,「老子只對你這個女人感興趣,其他關我屁事!」

月歌抱著他的脖子,低笑,「湊過來。」

「幹嘛?」喬聿北沒動。

月歌勾唇,「讓我親一口。」

喬聿北扯掉T恤撲過來,「主動的事,還是讓我做吧。」

幾分鐘后,喬聿北罵了一聲「fuck」,暴躁的跳下床去了洗手間。

月歌撐著腦袋,沖著洗手間的方向,笑道,「年輕人,幹嘛這麼衝動呢。」

第二天,沈月歌醒來的時候,喬聿北已經走了。

冰箱上提著他留的便利貼,上面的字已經非常漂亮,如果不是太熟悉她的人,喬聿北這字絕對可以以假亂真,讓人以為是她寫的。

其實他的字,筆鋒更銳利些,一看就是男生的寫的字。

「記得吃飯,豬!」

留言後面,還給她畫了一個豬頭,關鍵豬頭的左眼角還有一顆淚痣,沈月歌氣樂了,將紙條夾進書里,罵了聲蠢狗。

沈月歌收拾好自己,漂漂亮亮的出門了,開車路過早餐店的時候,停了下來,買了早餐才出發。

沒跟喬聿北在一起前,根本沒有吃早餐的習慣,基本上早上出門的時候,就快到打卡時間了,匆匆忙忙趕去公司,打了卡就去辦公室,一直工作到中午,在公司的員工餐廳隨便對付一頓,就算完事了。

跟喬聿北在一起后,這傢伙一日三餐規律的簡直可怕,她跟著喬聿北,漸漸也養成了好好吃飯的習慣,有時候晚上回來,喬聿北還會燉豬蹄湯,排骨湯什麼的,給兩人坐夜宵,一個月,沈月歌的氣色就被養的特別好。

前兩天公司體檢,她稱體重,居然胖了五斤。

再跟喬聿北生活一段時間,怕是要被他養成豬。

月歌揉著太陽穴,告誡自己,一定要控制飲食!

「篤篤——」

「進來。」

小志抱著一沓文件進來,放到她辦公桌上,「沈經理,我把這些都列印好了,您看看,有沒有問題。」

「我一會兒看,」月歌將買的早餐推過去,「我買多了,你拿去吃吧,我待會兒看完找你。」

小志道了聲謝,拿著早餐袋,剛要出去,沈月歌又叫住他,「你有什麼困難,記得跟我說,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我最近剛剛給你遞交了加薪申請,別讓我失望啊。」

小志張了張嘴,眼圈突然有點紅,手指無措的抓著早餐袋,深深的鞠了一躬,低聲道,「我沒事,謝謝您。」

月歌笑了下,「沒事就好,好好工作,壓力別太大。」

「嗯,那我先出去了,沈經理。」

「忙去吧。」

從沈月歌辦公室出來,小志就狠狠摑了自己一巴掌,他無論如何也張不開嘴跟沈月歌借錢,哪怕他知道,沈月歌一定會借給他。

就像去年他買房,沈月歌給他墊付,卻騙他是預支的工資。

這麼一個對他好的人,他根本不願意撒謊騙她。

等回到辦公室,他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機,撥了陳靚的電話,「靚靚,我們還是報警吧,我真的……張不開嘴。」

「那你就看著我去死吧!」

菩堤若生 陳靚凄厲的甩出這句話,就掛了電話。

小志再打過去,那邊就關機了。 「小陳,過來拿飯。」

旁邊有人叫了一聲,陳靚收拾好表情,過去領盒飯去了。

中午休息時間一個多小時,用餐的地方不寬敞,不少演員都回車裡吃飯,吃完剛好也能休息一會兒。

陳靚以為喬聿北也上車了,結果到了車上,發現沒人,喬聿北根本就沒回來。

她把盒飯放到車裡,回頭又去找喬聿北,等到了之前拍戲的地方,發現喬聿北正跟人說話,跟他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楊若欣。

她手裡拿著兩個精巧的盒子,往喬聿北手裡塞,喬聿北皺著眉沒收,楊若欣不知道又說了些什麼,打開了其中一個盒子,喬聿北看了一眼,眼神微微變了變,等她再次遞過來的時候,沒有拒絕。

楊若欣似乎特別開心,看著喬聿北的眼神都發著光,喬聿北卻沒再看她,拎著盒子就朝這邊走來。

陳靚快速將手機背到身後,臉上的慌張還沒有來得及收拾乾淨,喬聿北就走到了跟前,「小,小北哥……」

她有點結巴的叫了一聲,喬聿北將其中一個裝糕點的盒子塞給她,「拿去。」

陳靚誠惶誠恐的接過糕點盒,下意識的看向楊若欣。

後者扯著嘴角笑了下,笑意不達眼底,她沒來由的覺得有些寒意。

等再看的時候,楊若欣已經走了。

回稟丞相之陛下有喜了 她似乎也在影視城這邊拍戲,身上穿的像是民國的服裝。

陳靚低頭看了看手機,剛剛喬聿北跟楊若欣講話的照片,等她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拍了下來。

手心有些冒冷汗,哪怕周圍並不會有人注意到她,也足以讓她心虛,她抿著唇,將照片發給了那個人。

【這種照片怎麼樣?】

【這是楊若欣?就一張?還有別的嗎?】

【還有幾張,你幫我問問,看他們收不收。】

【肯定收啊,楊若欣最近還是挺有話題的一個女演員。】

【那,能給多少?】

【你等下,我幫你問問。】

她焦急地等待中,那邊終於來了回復,【那哥們兒說最多給兩萬,要是有肢體接觸的,價格會更高的,你還有沒有那種拉著手啊,或者扶著腰什麼的,照片嗎,價格我還能跟他再商量下。】

陳靚驚呆了,就這麼一張照片都能給兩萬,那要是再親密一點,那得給多少啊。

因為激動,她打字的手都在顫,【我現在手頭上只有這些,要不先把這些賣了,其他的等我拍到再說行嗎?】

【行啊,沒事兒,我先把錢給他墊上,你把照片發我。】

這人打完這句話,就給她轉了兩萬,陳靚迅速將那幾張照片發過去,將這兩萬收入囊中。

第一次做這種事,心裡畢竟還是虛,她問,【這照片不會發現是我拍的吧。】

【不會,他們都會做處理的,你只要拍照的時候小心點,別被人看見就行了,記住,下次弄點更勁爆的,不然他們見你拍不出東西,下次再要高價就不太好要了。】

【我知道了。】

【對了,這事兒別跟人亂說,親爹親媽都不成,偷拍查出來犯法的,悶聲發大財就行了,有資源找我。】

【好。】

關掉手機,陳靚心臟還是砰砰直跳,攥著手機的手,出了薄薄一層汗,她抿唇,將掌心的汗漬擦去,仰頭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心裡猛然像是打開了一扇隱秘的門,既興奮又畏懼。

喬聿北今天收工早,離開影視城,就開車走了。

以往這時候,陳靚就回家了,但是今天她並沒有著急回去,而是叫了一輛計程車,一路跟著喬聿北離開。

喬聿北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開車去了尚美,車子在門口一停,拎著之前從楊若欣那兒拿到的盒子,直接進了公司。

喬聿北倒沈月歌辦公室的時候,她正跟小志兩人在做例會總結,他沒敲門直接進來,嚇了沈月歌一跳,「說了多少次,進來先敲門!」

「忘了。」

喬聿北回答的理直氣壯,月歌揉著太陽穴,這小王八蛋,簡直就是討債的。

小志將文件收起來,低聲道,「沈經理,我先回去把這部分做好再拿給你看吧。」

「好,也不著急要,明天給也行,不用加班。」

「好的。」

小志經過喬聿北的時候,喚了聲小北哥,就出去了。

萌妻難養,腹黑老公有代溝 喬聿北盯著門口看了一會兒,突然來了句,「他是不是瘦了?」

月歌起身倒了杯茶,「你也看出來了?」

「雙下巴都沒了。」

沈月歌……

「你今天收工這麼早?」

「今天我的戲少,拍完就能走。」他說著,將茶几上的盒子拎起來,遞給沈月歌,「給你的。」

「什麼?」

月歌一邊問,一邊接過來拆開。

卡通塑料盒裡,放著洗的乾乾淨淨的藍莓,盒子似乎還用熏香熏過,除了藍莓味,還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味。

「誰給你的?」

月歌抬眼看他。

喬聿北詫異,「你怎麼沒想著是我給你買的?」

沈月歌瞥了她一眼,「買家沒這麼貼心,你也沒這麼少女心,誰給你的?」

喬聿北樂了,「你這偵查力,怎麼不去當警察?」

「這是基本的觀察力,你個蠢貨!」

喬聿北嘴角抽了抽,「你一天不損我,心裡就不舒坦是不是?」

「快點說,到底誰給你的?」

「你聰明,你猜唄。」

月歌抿起唇,沉默了幾秒,突然道,「楊若欣?」

喬聿北……

「你說!你是不是在我身邊安插眼線了?」

沈月歌白了他一眼。

蠢貨!楊若欣喜歡他,瞎子都能看得出來!

如果說之前,她可能還會以為是姚雪穎,現在姚雪穎跟傅景安不清不楚,那隻能是楊若欣。

藍莓……茉莉花……

這心思實在是太精巧,除了……喜歡藍莓的是她,完全就是按著喬聿北的喜好來的,不可謂不用心。

月歌抿著唇,將盒子蓋上,重新放回袋子里,「拿走。」

喬聿北擰起眉,「為什麼?你不是喜歡吃嗎?」

「人家送你的,你給我吃?」

「那又怎樣,反正給我的,我愛給誰給誰。」

沈月歌看著他,「那我給你的小陶人,你也會送給別人嗎?」

網游之重生魔導師 喬聿北一下激動起來,「怎那怎麼能一樣!那是你送我的!」 沈月歌心裡泛起的醋意,突然就消退了,她湊過去,沒來由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沒等喬聿北反應過來,又繞到辦公桌后坐下,「你拿回去吃吧,別人送你的東西,你還是自己處理的好,我還有點工作,晚會兒才能回,你先走吧。」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