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不過,我覺得恐怕會有危險,所以也派了一名靈魂級巔峯的屬神暗中幫忙。”

“這樣很好,南部不只有古影族,還有更危險的黑骨族,所以我們必須小心應對,現在還不是對付黑骨族的時候。而且,我們需要的是朋友。”

“至於以後。”想了想,空幻沒有多說:“那些還是以後再說吧。”

這方面,空幻其實也有點無奈,若不是天上的敵人,這時候正是乘着所有文明種族,都還處在發展初期的大好時機,以朋族強大的個體實力,將這些潛在敵人全部清理掉,獨佔雙月星的時候,這對朋族而言纔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空幻清楚地知道己方的實力,卻不清楚天上敵人的實力,那麼爲了以後的安全,儘可能地提升雙月星整體實力,就成了重中之重,而這些文明種族,就成了朋族以後的潛在助力。

或許是不想再說影族的情況,楚霞想了想轉移了話題:“聽說,三大戰隊的換裝被你停下來了?”

“是的。”點了點頭,空幻想了想又搖了搖頭說道:“這次換裝主要有,利用第三代雷鱗甲技術,結合鋼鐵製造的【明鋼鎧甲】、利用鋼鐵錘煉的一米五長和一米二的【柳葉刀】、用兩噸級鍛牀製造的一米高的【鋼盾】、利用澆築等方式結合鋼絲製成的【鋼弩】等等東西,這都是普通武器,但比起青銅器顯然要強上數倍。”

“我停下來的,其實只是【明鋼鎧甲】和【柳葉刀】的換裝,而這些鎧甲因爲產量還不錯,所以暫時換裝給了地方戰隊和巡邏隊。”

“這麼說,三大戰隊,現在反而還只用着第三代的青銅製造的【雷鱗1、2型】?”

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楚霞的眼中帶着一絲戲謔:“什麼時候,從來都是最先照顧的三大戰隊,反而看着其他人先換裝,而自己卻還用着老舊裝備了?暗血沒找你麻煩?”

(最後一句纔是關鍵吧!)空幻鬱悶地斜了一樣楚霞,自顧自地喝了口清茶,開口說道:“這是當然的,她提議先給三大戰隊換裝,然後等第四代電石能源核心的應用技術成熟之後,第四代鎧甲量產,再把換下來的明鋼鎧甲交給地方戰隊,甚至巡邏隊就可以了。”

“那你是怎麼說的?”

“我?”撓了撓頭,空幻攤手說道:“我說,您撥打的賬號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噗!”

楚霞好一口老血噴出,很顯然,無辜受傷的還是空幻,他被噴了一臉。

“她居然沒打死你!”

“你就這麼期待我受傷麼?”鬱悶地擦了擦臉上一堆茶水,空幻滿臉幽怨地說道:“這不昨天才說的嗎?而且那時候她是用磁場通信聯絡,我也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

我是職業NPC “本打算今天研究成果出來之後,再高高興興地在她面前炫耀一下,沒想到廠子那些傢伙居然來個急剎車,能開不能關。”

“那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空幻無奈地攤了攤手,說道:“當然是重新開啓給三大戰隊的換裝,然後乖乖地躲上暗血一段時間,等她氣消了,再慢慢現身就是了,反正以前也不是沒有過。”

“哦。”

不知怎麼的,空幻從楚霞眼中看出了一種名爲‘幸災樂禍’的情緒,讓空幻感到一陣不妙。

這時,楚霞很是可愛地拍了拍手,然後以手扶臉,露出了標準的親和微笑,然後對着空幻說道:“啊拉,真不好意思的說,空幻,都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什,什麼事?”

“因爲涉及到可能的軍事問題,所以剛剛,我還叫了暗血一起過來的,嘛。”

“……”

(不妙!很不妙!)空幻只感到身體一陣狂汗:“那個,我有點事,先走了。”

“不知道我們的空幻大人,有什麼事這麼急切呢?難道是第四代鎧甲已經成型了?”

“啊!”

看着突然出現在身後的暗血,剛剛轉身的空幻,被幾乎相撞的臉給嚇了一大跳:“暗血!你,你怎麼可能出現在我身後,我明明開啓了精神力掃描的!”

“你不知道,有種技巧,叫做精神力屏蔽麼,哦呵呵呵,納命來!”

“啊……”

天空,依舊蔚藍;

世界,依然和平;

這就是

日常。 潘明月到一區的時候,施厲銘已經提前等在門口。

「潘組長,陸少。」施厲銘手上拿著帽子,看到兩人下車,立馬走過來。

陸照影朝他略微頷首,想起鄰市那個訓練基地的那位突擊隊長,詢問了一句,「這次入選的人有印象深的嗎?」

三個人一道往校場的方向走。

路過的人幾乎都認識施厲銘,遠遠的就行注目禮,不過倒沒有其他人來打擾他們三個。

「倒是有幾個人各項素質都超出一般水平。」施厲銘回想了下上報的名單,經過一輪篩選到他這裡還剩下三百個。

這三百個會進行新式訓練,除此之外,還要從這三百人中間中間挑選出36人,組成他們最強小隊,由施厲銘親自培養出一個個王牌隊。

這幾乎就是程家還有程雋的心腹了。

所以為了這三十六個名額,京城各大小的家族、勢力這幾天都在暗中爭鬥。

到達校場邊的辦公室,校場大部分人都已經到了,還有幾個小隊在維持秩序,施厲銘直接推開了窗,讓潘明月跟陸照影看校場上的兵。

「名單都在這裡,」施厲銘抽出了一份名單,遞給潘明月看,「我粗略選了一百人,剩下的需要你來。」

這份名單很長,前面列舉的名字,後面是各項身體素質等級,從D到S,這裡幾乎都是B級以上的。

最後一排還有個底細排查。

這些底細排查一是為了排除掉間諜,一區這麼大的陣仗,國際上不少人都打著主意;二是平衡京城的各大家族勢力。

施厲銘雖然是戰神,在一區在軍區名聲赫赫,但排查這些他沒有許可權,只有潘明月能通過自己的渠道查。

陸照影漫不經心的側頭看了看,陸家倒是有兩個人被選進來了,就是不知道運氣如何,他挑了挑眉。

潘明月已經做了一份排查表,每個人的藏著掖著的底細都查得一清二楚,最終排掉了一個人。

剩下的九十九個人中選出36個。

她看名單,陸照影跟施厲銘就沒打擾她,而是靠到一邊的桌子上,看著潘明月思考。

他看著的時候,手機響了一聲,是程雋發的消息,讓陸照影這邊完事兒了去京大接程子毓。

陸照影奇怪,抬頭詢問施厲銘,「你們昨天不是在程家帶小崽子嗎?」

施厲銘沉默了一下,然後一臉落寞的回答:「我沒有。」

「雋爺說這兩天送到程家了啊?你跟程木還有程姐姐不是都在?」陸照影詫異。

「就,」施厲銘有些滄桑,「被其他人帶走了。」

「誰?」陸照影手搭在桌子上,揚眉,「還能從你們手中帶走?」

施厲銘看他一眼,「樓先生,他帶小少爺去京大放煙花了。」

陸照影:「……」

當他沒說。

「好像今天又去放煙花了。」施厲銘嘆息,「京城禁止燃放煙花啊,這不是在污染空氣?」

陸照影:「……」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程雋讓他們去接小崽子了。

神他媽,放煙花。

「我先下去等你們。」陸照影拿著手機下樓,這三百個人里又陸家的人,他就沒跟施厲銘潘明月一起下去,避嫌。

**

校場,中間的三百個人英姿颯爽,排站得整整齊齊。

周圍一堆則是他們的長官或者相關勢力。

陸二伯這一行人就在其中。

陸家在京城已經佔據一席之地,陸二伯身邊大多是阿諛奉承的人。

「陸副校,您看,那是不是陸少爺?」

陸二伯手背在身後,聽著身邊的人說著話,他詫異的看向校場入口處,正好看到陸照影走過來。

「照影,你怎麼來了?」看到陸照影,陸二伯十分驚訝,「你不是送那位小姐回家了嗎?」

陸照影今天穿著常服,手插進兜里走過來,聞言,只隨意的「嗯」了一聲,坐在一邊的椅子上,看著校場上的三百個人。

陸二伯見他不想說話,也不敢再跟他說了,而是轉而跟身邊的人說話。

雖然陸照影以前是不務正業,但最近兩年,陸家人都知道陸照影也開始認真了,被陸照影帶起來了,至於跟陸照影不合的一部分陸家人,早就已經下台了,現在剩下的都是以前那部分支持陸照影的,所以才對陸照影這麼忠心耿耿。

大概五分鐘后,校場入口處出現了一行人,圍坐在這裡的人全都不約而同的站起來。

「這次是施先生親自選拔,如果我們隊能入選一個人,就好了。」陸二伯身邊的是個軍官,肩章有些亮,他看到入口處的人,眼睛都有些亮,「可惜我年紀不夠,不然能跟在施隊的帶領的隊伍,也是此生無憾。」

施厲銘戰神的名字,全國幾大區的人都如雷貫耳,不說年輕的軍人,連這些老將都視他為偶像。

陸二伯也是混過一區的,自然聽過施厲銘的名字,聞言,鄭重的頷首,臉上也罕見的出現了激動之色。

對這些,陸照影見怪不怪。

畢竟,施厲銘跟秦苒程雋一樣——

不是人。

「陸少,我帶你二伯去見施先生,你去嗎?」跟陸二伯說話的軍官看向陸照影。

陸二伯有些激動,「照影,他跟施先生是曾經是戰友,認識施先生,你一起去見見吧?」

陸照影正在跟程溫如發消息,聞言,禮貌的謝絕了這個人。

陸二伯就跟軍官這行人一齊去了。

施厲銘正在背對著他媽跟人說話,他身邊好像還站了一個穿著常服的女人。

有人已經在猜測是不是那位「秦小姐」,只有陸二伯覺得那人似乎有點眼熟。

陸二伯身邊的軍官笑著跟施厲銘打招呼,「施隊,這位是陸先生,久仰您很久了。」

施厲銘轉過頭來。

長成計:養女有毒 潘明月也隨著抬了抬頭,看向面前的人。 “怎麼樣,緋要醫師。”

“身體的傷口被人利用樹皮鎧甲的粘合性堵住了,雖然沒有經過任何清潔加工,有發炎的危險,但這小子身體素質不錯。而且樹皮鎧甲的效果和【樹皮綁帶】差不多,所以背部的大傷口,早就已經好了。”

“而那些被樹枝野獸之類的東西劃上的小傷口,也因爲不錯的身體素質已經癒合,因此,表面上看來,也就是勞累過度而已。”

“可現在都十天了,怎麼還是沒有甦醒的跡象?”

“要不是屬神大人賜予的營養液供應,現在恐怕餓都餓死了。”

病牀邊,影族的教會會長一臉無奈地看着牀上的影族人,這名影族人面容憔悴,滿身傷痕,不過經過了清理,所以身上那些草葉塵土已經消失,老舊的樹皮鎧甲也被換成了樹皮綁帶和病人專用的麻布長袍。

一開始發現這名影族人,是在靠近影族平原的小森林中,若非那時正好有一個小隊的影族人,進入森林尋找野味,這位恐怕已經被森林中無處不在的食腐者給吞入腹中。

但救回來後,會長因爲事物繁忙,再加上對古影族的一些怨念,沒有對此人做出過多的關注,直到後來偶然想起,纔過來看了看。

誰知,就是這一看,卻讓他驚訝地發現,對方同自己曾經的一位朋友長得非常像。

這人當然不會是自己那位,預估應該已經和自己一樣白鬍子的朋友,但想到影族分裂之時,跟在對方身旁的一個滿臉倔強的小孩,他就得出了對方的身份。

但問題是,自己那位好友對他那個孩子可是極爲寶貝,當初自己想讓這個小傢伙叫自己一聲‘爸爸’都不被允許(=。=),而現在,怎麼可能讓對方受那種傷痕,然後還跑到影族這邊來。

所以很顯然,古影族出問題了,而且是極其重大的變故。

猜不出什麼問題,而且這人看來短時間內也無法醒來,他很快便提議在去年經過整編之後,形成的全新影族議會,派出了三支精幹的偵查小組,向南查看原因,附帶尋找一下,同爲一個物種的古影族所在地。

“你也知道,我們只會處理部分身體的毛病,心靈方面的情況,我們可是毫無辦法,照我看來,恐怕是這位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纔不想自己醒來吧。”

對此,衆人都有些無奈,因爲涉及到精神的情況,似乎連屬神大人都顯得徒勞無功。

“哎,苦了這孩子了。”

雖說影族老一輩的人們,都稱呼古影族人爲‘頑固,不知變通的白癡’,但畢竟分割才十幾年,曾經是同一族羣的他們,其中誰不是沾親帶故的。

所以,真說起來,誰又真怨過誰呢?

何況影族現在,在這個平原的生活已經是從前想都不敢想像的程度,這時候穩定下來,無論是炫耀也好,懷念也罷,他們都或多或少,有些想念起以前那些離開的熟人了。

甚至於,已經有思念古影族親人或者朋友的人提出,前去尋找古影族,然後將對方也叫過來的提議,不過因爲大家暫時還跨不過心中那條坎,這纔沒有通過。

但明眼人都知道,通過那只是時間問題。

想到這兒,議長眼神遊動,最終還是站了起來向門外走去:“照顧好克羅撒,是時候把那些頑固的傢伙拉回來了。”

※※※

行走在大街上的赤影顯得很是漫不經心,因爲今天沒什麼事可做,這種悠閒的日子,最近似乎越來越多了。

“啊,好無聊。”

如果是放在以前的森林,或者剛來這個平原的時候,就算看起來沒什麼事,她也必須待在自己部落之中,學習計劃着部落的過去、未來,事實上,更多時候是計算着部落中的食物存量、或者說需求量。

而現在,雖說要計算的東西多了很多,例如倉庫的存糧、麻布的剩餘、小孩的教育、老人的照顧……等等,但先不說赤影做起這些來是渾身舒坦,單單就算她不想做,也可以按照最新的規劃模式,將自己的工作分配給自己的(上級部落)助理去幹,就能看出她是多麼的清閒。

此時,赤影就是將一堆工作,扔給了自己的助理之後,出來閒逛。

畢竟,就算再怎麼舒坦的工作,做多了還是會累的。

而有什麼比看着周圍的人都高高興興的,自己也輕輕鬆鬆的,來的更快樂呢?

所以,此時漫步在大街上的赤影,總給人一種活力四射的感覺。

“最近真是心情舒暢啊,不過,爲什麼還是有一點點不爽呢?”

看了看身旁,大概是少了個同行的人吧,但赤影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整個影族平原,現在在屬神的指導之下,已經整改成爲了7個上級村(千人級別的上級部落)、21箇中級村(五百人級別的中級部落)、幾百個下級村(百人級別的下級部落),它們全部分散在了較大的影族平原上,組成了新的影族政府。

而這些村落的修建,都是用朋族(神族)提供的建築技術,在神僕遁甲人們的悉心幫助之下,在幾年間內修建完成。

“說起來,那些神僕好好玩。”

一想到同樣和影族帶着指爪,卻動作遲鈍,身材矮小,然而,卻能用那種看起來不怎麼鋒利的指爪,輕輕鬆鬆地就挖掘出龐大的地下通道的遁甲人,赤影就感到一陣好奇。

而對比其影族的指爪,似乎除了給動物抹脖子,只是學着遁甲人稍稍挖點泥土,就感覺整隻手都不舒服。

“這就是屬神大人所說的術業有專攻吧,咱們影族是專攻‘速度與刺殺’,而遁甲族是專攻‘挖掘與僕從’。”想了想,赤影又搖了搖頭:“還真是羨慕那些神僕遁甲人們啊,居然能夠生活在朋族的領地,衆多神明,水泥道路,可愛陀獸,溫暖銅幣……”

“聽說,還有飛在天上的大山,啊~~好想去。”(少女思【嗶——】中=。=)

不一會兒,赤影便又一次陷入了對朋族的幻想之中,而因爲兩次進入幻界,她對朋族的瞭解遠比普通影族人多的多。

而在羨慕遁甲人的同時,她對朋族的定位也是非常清晰客觀的。在她們這些受到特別照顧的影族人眼中,朋族是神族,但不是神明。

因此,只要她們能夠達到一定的程度,例如達到屬神的程度,就同樣能夠進入朋族生存。

而在朋族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厲害,就像初次接觸時與影族小隊大的不分勝負的那些朋人,他們也是要靠着一點點的努力,才能成長成爲偉大的屬神甚至神明的。

不過,赤影她們都沒有告訴其他人這些東西,因爲這是屬神特別吩咐的,只有受到神明眷顧的人,纔能有這種待遇,在這方面,她們很默契地保有了這個祕密。

“真希望能快點達到屬神的實力。”但很快,赤影又變得一陣無力:“咱現在才少影戰師的等級,要什麼時候才能突破中影戰師,上影戰師,達到偉大的屬神啊。”

事實上,要進入朋族,並不是只有這麼一種條件,她們還可以通過學習朋族提供的知識,在表現出很好的能力之後,就能獲得通過。

但那些東西,赤影感覺看一眼就讓人頭暈:“果然,還是明刀明槍地幹架來的輕鬆。”

於是,果斷追求肌肉的赤影,就這樣無視了除發展戰鬥力之外的所有其它道路。

而且,說是那麼說,影族人到現在可還沒有一人能得以進入朋族,走的最近的,也只是赤影她們到過的那個小樹軍營。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