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汪,今天,你的皮毛,還是那麼的光滑。」阿二面容深邃的看著眼前的母狼,雙目之中迷離帶著一點小小的憂鬱。

「哇嗚,討厭啦…」母狼羞澀的低下了頭來。

「本汪說過最大的謊話,就是你不美。」阿二有些深邃的看著母狼,淡淡道:「本汪,想要躺在上邊。」

「哇嗚…」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看著阿二,李雲簡直難以置信,手裡提著的東西都抖了兩抖。

「這些都是誰教它的,為什麼在道觀里會學到這些東西,為什麼阿二會那麼熟練的樣子。」

「沒有啦,阿二的確是在讚歎母狼的皮毛好看,很純粹的,沒有任何邪念的。」含香也覺得眼前的畫面有些辣眼睛,這智商在平均線以下的狗為什麼會有那麼高超的撩妹技巧。

對此李雲只能用他心通感受一下阿二的內心世界,沒錯,這阿二純粹的就是在讚歎母狼的皮毛光華,因為看著那一身光滑的皮毛,阿二就想到了自己的專屬枕頭,阿大的肚皮…

「我真的應該吐槽點什麼嗎,好像不行吧,那就不吐槽好了。」李雲一臉無力吐槽的樣子,不過又好像想到了一點什麼,從紅色的塑料袋子里掏出了一根火腿腸來,雙匯牌火腿腸,一塊一根量大香料足。

「阿二!」

「汪!」阿二在聽到李雲的聲音之後,眼神瞬間從剛剛撩妹式的深邃變得一副二二的樣子,整個狗都散發出一股臘腸的風味。

「這是胖老闆托我帶給你的。」李雲笑了笑,剝開了火腿腸的皮,直接給阿二投喂。

阿二轉身接腸,倒立接腸,365度旋轉接腸,花式接過了丟來的火腿腸…

李雲看著是一愣一愣的,沒想到阿二還有這種操作,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阿二,你這一堆堆的操作哪裡學來的…」

「汪!本汪看其它汪學來的。」阿二仰頭一口將火腿腸吞下,舔了舔舌頭道:「以前老是有好心人給本汪吃火腿腸,本汪就在想,人家那麼照顧自己了,我想讓大家都笑笑,果然,只要我一做這些動作,他們就都笑笑。」

李雲摸了摸阿二的腦袋微微一笑,沒想到阿二還懂得知恩圖報呢,縱使做不出什麼有實質意義的事來,但做大家的開心果,也算是一種報恩…

此時,旁邊吃瓜的母狼也是慢悠悠的渡步過來,在李雲的腿腳下蹭了一蹭,嗷唔了兩聲之後就消失在山林之中。

「汪汪!怎麼回去了…本來還想讓它體驗一下火腿腸的味道呢。」阿二覺得有些可惜,這火腿腸是可好吃了。

李雲將最後一根火腿腸剝開,然後丟到阿二的嘴巴里。

「去給它吧,讓它也嘗嘗,嘗嘗這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衍生產物,熱辣香腸。」

「汪!」阿二瘋狂搖尾,叼著火腿腸,化作一道疾風,將自己的食物分享給那一頭母狼…

看著活潑阿二的背影,李雲笑著說道:「狗與狼之間的純潔友誼啊,一根火腿腸就能見證的友誼。」

「嗯,雖然看起來好像有些不純潔,不過阿二想的的確是很純潔的事情,不純潔的是那母狼…」含香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不用通過他心通,含香也能感受到動物生靈們的想法,她知道阿二純粹是分享火腿腸,而那一隻母狼就沒那麼純潔啦,想和阿二生小小阿二。

頓時含香的臉就有些許的微紅。

李雲沒有多說什麼,把包裝紙收好之後,笑道。

「走吧,我們回道觀里…」 李雲和含香回到了道觀里,清清靜靜,青煙飄渺,離開的一小段時間裡,沒有任何人來到道觀之中,反而是有兩隻路過的白鴛落在道觀之上,落在了正在睡覺的阿大的肚皮之上…

不過白鴛沒有停留多久,很快就展翅高飛,不知所蹤。

有許許多多的小動物,在經過道觀的時候,都喜歡駐足停留,特別是在清晨的時候,宛如仙山,雲霧繚繞,對此,李雲覺得自己這道觀賣相是越來越好了,站上去整個人都覺得清清爽爽,不能自拔。

「大山的敗氣現在進入了一個平衡點,人類產生的敗氣,和王靈官的清除速度基本持平,敗氣清除得越多,這裡就會愈發的像仙山。」系統說道。

李雲點了點頭,不禁感慨道。

「這清除敗氣還真是療效顯著,道觀變得清清爽爽,感覺小師妹都有一些變化了。」

此時,回到道觀的含香將東西放到廚房之後,開啟了半靈體化的狀態,在幫旁邊的老槐樹修著樹枝,一邊唱歌,一邊修建,給李雲的感覺就好像純粹的精靈一樣,空靈美好。

「大山的化身,山美了,化身自然更加清靈,同時她的靈體也會更加的穩固,如果能夠真正凈化所有敗氣的話,那這位前山神的半靈體會直接進化成仙軀,在血肉軀體和半靈體之上。」系統淡淡的說道:「敗氣的清除不僅僅是視覺上的,同時,在這山裡生長的生靈們都會比以往更加的靈慧,強壯,動植物們會更加的茂盛。」

「嗯…等一下,驅逐敗氣還會讓人長得更高更快更強,還有這種操作。」李雲略感驚奇。

「嗯,在往後,出生在這大山裡的孩子還有動植物們,都會更高,更快,更壯碩,更加的健康,這也是為什麼所謂的風水師會給人定風水龍脈的理由,在普通地方出生的人和在風水匯聚之地出生的人會有所不同…當然,這區別也不是很大就是了,更多的是取決於後天的成長。」系統說道。

聽著系統的話,李雲有些愕然道:「那我現在做的不就是逆天改命么,改一地風水,讓這原本普普通通的地方變成靈地,會不會遭雷劈的啊。」

望了望天,發現這天還是一片澄澈冰藍,並沒有電閃雷鳴的感覺。

「逆轉時空,扭曲命運,起死回生,泄露天機是為逆天,會遭雷劈的。」系統有些無語的說道:「改變一地風水靈氣並不算是逆天改命,更何況這改變靈地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王靈官的雕像只是在持續的驅逐敗氣,如果王靈官的神像損壞離開的話,這一片土地又會漸漸回到最開始的狀態,並不算真正意義的改風水,像風水師一樣改風水的話,是通過改變靈脈,讓靈脈有免疫敗氣和驅逐敗氣的能力,相比來說,是治本…」

「因為有王靈官的雕像,這裡才成了靈地嗎?治標不治本的方法啊…不過還是可以了。」李雲喃喃自語道,看著這王靈官雕像上有些兇惡的臉,覺得這張臉也不那麼丑了…

嗯,三根焚香,走你——

淡淡的焚香燃起,王靈官沒有任何動靜,只是這焚香的青煙朝著王靈官的身上飛去。

對於這三炷焚香,王靈官受之無愧。

此時此刻,已經有人來道觀遊覽了,李雲知道,在午飯後這個點來的人是最多的——足足有三人,而且沒有貢獻一毛的香火錢,比起來道觀,他們更多的是來遊覽這敗氣被驅逐掉的象頭山,這看起來賣相十足的【仙山】。

現在遊客也已經逐漸多了起來…

「如果我在這裡開一個雜貨鋪的話肯定賺翻了,人生巔峰什麼的指日可待啊。」李雲不由得想吐槽,像正明觀一樣,光是每個月賣豆腐花都能賺的盆滿缽滿,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系統沒有說話,毫無波動,甚至吐槽都懶得吐槽。

不過李雲也就只是想想而已,要是弄雜貨鋪的話也顯得麻煩,還要進貨還要記賬什麼的,營收不好還可能虧本——好吧,現在是連本錢都沒有。

「估計在接受一波香火願力的話,身後的替身使者應該能把那字解析出來了。」李雲看著身後的虛影嘀咕道。

需要自己的願力,不是香客們供奉給三福神,鍾馗,月老的願力。

看著身後若隱若現的法相,李雲突發奇想道:「系統兄,你說,敗氣能夠對生靈的成長造成影響,你說會不會是敗氣導致的妖怪滅絕呢…」

慾望的迸發,導致現在人身上的敗氣十分濃重,即使是以淳樸為名的象頭村,每天也會產出不少的敗氣。

「以本系統的理解的話,大概不會是敗氣的原因,如果是敗氣導致妖物消失的話,那麼理應最先消失的是人類,要知道人類可比妖物脆弱得多。」系統聽到李雲一本正經的問題之後,也一本正經的回答道:「更何況,如果真的有能夠讓整個大地都枯竭的敗氣的話,那麼本系統也應該是知道的…所以理論上來說,應該不是敗氣造成的影響。」

「只是理論上嗎,不過這敗氣驅逐也真不錯,如果能將整個華夏大地的敗氣都驅逐的話,那不是整個國家都是人才了。」李雲說道。

「王靈官也做不到…」系統說道。



就在李雲和系統閑聊著的時候,一輛寶馬車停在了道觀的門前,從上面下來了一男一女,直接就朝著道觀走去。

兩人一進入道觀,李雲就心有所感,也不再和系統交流,然而就在看到兩人的時候,卻是有些意外。

「福生無量天尊,居然是你們兩人。」

「哈哈,當然是我們,驚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劉成一臉大大咧咧的說道,旁邊摟著的是徐青青,他的女朋友,兩人正是李雲的高中老同學。

「老同學啊…」

李雲看著眼前兩個老同學微微一笑,也看出來了,這兩位是專門來看望自己的呢…

以老同學的身份。 「哎呀媽,一開始還以為你這道觀一點點大呢,沒想到居然那麼豪華。」劉成一臉震驚的看著李雲,再環顧四周,道:「你這是真人不露相啊…比網路上看到的要大上不少呢。」

一旁的徐青青也是點了點頭,他們來之前可是專門上網查過的,這象頭山三清觀在本地也算小有名氣的樣子,特別是有富商專門為三清觀修了一條路,更是增添了不少的神秘感。

還有,之前是沒有旁邊的大殿的,可他們來的時候卻出現了,劉成覺得這裝修的也太快了吧。

「小小道觀而已,不足掛齒。」李雲笑了笑,隨後朝著身後招呼道:「小師妹,上兩壺茶來吧。」

「哦,好的~」

不久之後,含香拿著三杯清茶出來,三隻略顯老舊的陶瓷杯子,綠色的清茶,上面還浮現著一點點的茶草葉。

劉成在看到了含香之後,閃過一絲驚艷的顏色,不過很快就收回了眼神,旁邊的徐青青對劉成的反應十分的滿意,隨即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含香說道:「哇,這位小妹妹真漂亮,真的是你的師妹嗎?」

「嗯,含香的確是師兄的小師妹哦。」含香甜甜一笑,雙手端著盤子,即使穿著一身道袍也透出小家碧玉的味道,這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讓家庭技能約等於0的徐青青受到了大量的真實傷害。

徐青青想了想自己這把鹽當成糖給劉成做糖醋排骨的時候,那差點沒把劉成給齁死。

「要是能把你娶回家肯定是那男人三生有幸了…不對,十世有幸啊。」徐青青一臉痴漢的看著含香,讓旁邊的李雲有些哭笑不得,自己這位老同學和以前是一模一樣,人來瘋,自來熟,不過這種性格並不讓人討厭就是了。

此時,李雲出來解圍了,再不出來解圍的話,估計含香都要羞得鑽到地底下去了…

「品嘗一下這清茶吧,這算是我這道觀里才有的特產,你們在外邊可是喝不到的。」李雲淡然一笑,也喝了一口這茶水,一臉愉悅,這普通的茶葉加上龍泉水井,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哈哈,那我得見識見識了。」劉成看了看這清茶上漂浮的草葉,作為一個生意人,他以前也經常為了做生意出去喝茶吃飯的,什麼樣的好茶好酒那可是喝的不知道有多少了。

劉成拿起被子,抿了一抿,一股能讓味蕾爆炸的味道充斥著他的嘴角…

這茶真的沒有吹牛逼啊,劉成覺得好喝到衣服都要爆開了。

「我只能說,這茶好喝,真的好喝,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喝,給跪了好吧,什麼老普洱之類的都是渣渣啊。」

劉成看著茶水,繼續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生怕把它喝完了一樣。

李雲在一旁看著劉成的表情,微微一笑,一下子就將這茶喝下去了一小半,反正這茶水和龍泉水結合可是應有盡有,隨便都能喝到。

「老公,別光顧著喝茶啊,咱們是來還願的吧,去大殿里拜拜。」徐青青看著劉成一臉痴漢陶醉的表情是一陣丟臉,趕緊用手指狂戳他的老腰。

「痒痒癢,別老戳我咯吱窩啊,我了個去。」劉成終於不痴漢了,想起了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來還願的,一臉高興的說道:「上次多虧你的提醒啊,不然就要出車禍了,把那老頭送到醫院,他還一個勁的感謝我呢。」

想到這裡劉成就一陣的慶幸,如果沒有那一聲提醒的話,大概就會撞上去了…那結局就不會像現在一樣了,真正之前把老頭撞倒的肇事者逍遙法外,而劉成自己則背了這鍋,背上大量賠償先不說,光是心理陰影就得陪伴一輩子。

不像現在,老頭得救了,避免了背負一輩子的心理陰影,自己還能得到救人的滿足感…

「萬事萬物,皆有天命。」李雲微微一笑搖搖頭。

「所以我來還一波願咯,天命讓你提醒我,也就來貢獻一點點香火錢,希望下次再保佑我個千八百次什麼的。」劉成撓了撓腦袋,終於好像下定決心似的,把這一杯茶都喝了下肚,臉上混雜著痛苦和愉悅的感覺,看起來滿滿的違和感…

「若要還願的話,便來這裡吧。」

李雲領著兩人來到了這大殿之內,呈現在眼前的,是三福神的石像,還有鍾馗和月老的畫像。

兩人沒有去看鐘馗和月老的畫像,直接朝著這三福神的石像走去。

劉成二話不說,掏出一大疊的票子,直接就放到了這功德箱里,李雲沒有阻止,這是他覺得應該付出的,如果強行讓他放少點他可能還不樂意呢。

只是李雲覺得好心痛啊,這一大疊的錢就等於一枚香火錢,得虧現在三福神的石像不用再收一半香火錢,不然得心痛得無法呼吸了。

兩人分別投錢,一經進入,香火錢就到賬了,兩枚蘊含著滿滿願力的香火錢。

「希望我們能夠全家平安,開開心心的…」劉成雙手抱拳,心中祈願。

「希望我能生個龍鳳胎,健康的龍鳳胎…」徐青青也默默祈願。

星星點點的願力朝著兩人涌去,屬於福神的願力纏繞著兩人…

是福神響應了兩人的祈求。

「啊,感覺整個人都輕盈了許多,想到了進入賢者模式的感覺…」劉成一臉舒適的呻吟道,旁邊的徐青青一臉的黑線,拍了拍他的腦袋:「在道觀里呢,嚴肅一點,不要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題,很糟糕的好嗎。」

「額…好吧,太興奮有些忘乎所以了。」 婚久必合 劉成吐了吐舌頭,然而一點都不萌。

兩人喧鬧了一陣之後也不想多留,徐青青看了看手錶,嘀咕道:「快要到上班時間咯,我還得給那些**崽子上課呢,今天下午有兩節課。」

「哈哈,你這當老師的就是幸苦…嗯,不過還好不是班主任,不然的話咱兩的時間都會被佔用咯。」劉成摟著徐青青,看著李雲一臉自豪的說道:「別看小青青這樣,她可是咱們母校的老師呢。」

母校…

李雲想了一下,自己的母校啊… 坦白說,李雲對於母校還是十分懷念的,那充斥著上世紀建築風格的學校,和現如今大部分學校整體明亮的紅色風格不同,那時候的學校有的就只是斑駁的牆壁和順著牆壁往上揚的爬山虎,陽光照進來還能攬在窗帘後邊取暖。

還記得那時候的班主任,那個溫柔漂亮的女大學生,李雲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班主任第一次進門的時候,包括自己在內的男性牲口興奮得難以自拔的場景。

特別是丫的劉成,整個人都嗨皮的跳了起來,看著漂亮班主任一臉的興奮之色,當時還被徐青青打趣成大色魔呢。

不過在那洋溢著青春躁動的年代,誰看到漂亮老師不得咋呼兩聲對吧,李雲自己都在起鬨。

「你居然在我們那學校里教書啊…說起來我都已經好久都沒有去過母校了。」李雲想了一下,自己上一次去母校的時候好像還是高中畢業了之後,去母校懷念一下才去的。

現在都快過去八年了,也不知道那母校究竟變成了一副什麼樣的光景。

「怎麼,老李,想不想跟我們回學校看看。」劉成好像看穿了李雲的想法似的,在一旁攛掇道:「看看咱們的班主任,她現在還在那裡教書呢。」

「是啊,張老師現在還在教應屆班的語文呢,就在我隔壁一個辦公室里,現在還在當著班主任。」徐青青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拍了拍腦袋,然後說道:「對了,咱張老師其實還挺有趣的,有一個怪癖在全校聞名。」

「什麼怪癖?」李雲有些意外,想了想曾經的張老師,在當時從任何方面來看,都是一個看起來挺漂亮的大姐姐班主任而已,漂亮溫柔之餘帶著嚴厲,和一般的老師沒多大的區別。

「那就是咱們張老師只教三班的學生啊,無論是從高一帶到高三,都只教三班。」徐青青一臉有趣的說道:「要知道咱們學校的重點班每個學期安排都是有所不同的,有時候三班是重點班,有時候不是,而咱張老師又是學校的尖子教師,不可能每次都能分派到三班重點班,但是讓張老師去普通版教又好像不對味,最終校領導們勸過她,不過還是沒有用,無奈之下只能每次都將三班劃成重點班了。」

「是啊,這是張老師的規矩,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化過,在咱們那時候也是只教三班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有這規矩,根本不明所以誒。」劉成嘀咕道,他現在都想不明白這規矩的背後代表的是什麼。

徐青青也聳了聳肩,那麼那麼久同事她也不甚清楚,不過隨即又說道:「好像聽別的老師說過,跟當年老師學生時代的事情有關吧…對了,張老師當年也是咱們學校的學生哦。」

「卧槽,那麼有緣,她也在咱們學校上過學啊,以前都沒聽她說過,當時就看著老師感覺賊漂亮了。」劉成感到一陣陣的愕然,他現在才知道自己老師原來也是和自己同校的呢。

「那是,老師當初一畢業考到教師資格證就來咱們學校里教書了,因為學歷和成績關係在考核了幾個月之後就成了班主任,成了你們這些荷爾蒙分泌過度青春高中生的躁動對象,不過事實證明,張老師的能力是極強的,年紀輕輕當班主任也把我們調教出來了咯,當時我們班的成績可是數一數二的呢。」徐青青聳了聳肩說道:「現在也是,三班的成績在重點班裡都是名列前茅,甚至連續拔得頭籌都有不少。」

劉成和李雲和頓時明白了,能力強就是能為所欲為,讓高中為她改規則都可以。

「一提起班主任我就有點想她了呢,已經好久沒有見過她了啊,想著什麼時候能去看看。」劉成嘀咕了一下,突然懷念起了高中時候,被班主任訓斥的時光,那時候一陣陣訓斥的聲音打在身上的時候,不知道有多爽…

一旁的徐青青看著劉成一臉暗爽的樣子,嘴角抽搐,說道:「你丫肯定是想起被老師罵的時候了吧,我可是知道你當時可是感覺很爽呢,如果要是加上一點人身攻擊和羞辱的話估計你會爽上天了,再來幾個人一起你估計顱內高潮了吧。」

「哎呀,你這麼直說我不好意思的啦…」劉成不好意思道。

「別,當時全班都知道你是一個被罵就會爽得飛起的傢伙,跟你過日子那麼久也證明了這件事情,不僅僅辱罵,還有肉體上的刺激…」徐青青沒說完呢,就被劉成用手堵住了嘴巴,一臉無語道:「別在白天說那麼令人躁動的話題,這可還在人家道觀里呢。」

「兩位還是沒變化啊。」李雲看著兩人的打趣也是感慨時光流逝,沒想到劉成和徐青青居然成了一對兒,還過得那麼幸福,作為老同學除了給予衷心的祝福以外沒別的好說了。

徐青青和劉成也是,看起來在打鬧爭執,其實這打鬧爭執的程度和調情區別不大,你儂我儂的,狗糧撒得遍地都是。

不過兩人也意識到現在不是撒狗糧的時候,很快就停止了打鬧,劉成先是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然後說道:「對了老李,你每天就待在這道觀里不嫌無聊么,這什麼東西都沒有的…哦對,還有一個漂亮得過分的女孩子。」

「笨,有那個漂亮女孩子就夠了啊,要啥自行車呢。」徐青青給劉成翻了個白眼。

「在山裡悠然自在,我對現在的生活還挺滿意的。」李雲微微笑道,轉身看著身後歲月靜好,容貌秀麗,靜心研讀道經,其實心裡是在想著花花草草還有零食的含香。

「果然,你也是啊,上中學的時候就喜歡安靜的坐著。」劉成也點了點頭感慨,突發奇想道:「老李,等一下我正好我等一下要送小青回學校上課,也一起來吧。」

聽著劉成的話,李雲回想到了從前,張老師教導自己的日子… 市第八中學,算是市區里最好的公立學校之一,看著曾經經歷過三年時光的地方,李雲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從前…

「好久都沒有進來了啊,感覺又回到了年輕的時候。」劉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這些青春洋溢的高中生們,好像自己也變得更加年輕了,隨即看著旁邊的李雲道:「我還以為我要勸你一下子你才願意來呢,沒想到你那麼容易就答應了。」

李雲看著劉成笑道:「我覺得,我可能還欠著老師一個謝謝。」

回想起了當年的時候,在那略顯破舊的辦公室里,張老師和自己悄悄商量的事情,以前因為經濟情況,悄悄的把申請救濟金的名額給自己之類的,當時的李雲自己也考慮過這個問題,不過呢,最終還是給玄道子老頭給否決了——

當時的話李雲還記得清清楚楚,那就是玄道子說這筆錢要留給更加需要的人,畢竟一個班級只有一個名額…

不過不管怎麼說,李雲還是得對這幫助過自己的好老師說一聲謝謝,在當時的學校里,很少老師會為了真正的貧困學生申請名額,一般都是看誰比較順眼,直接就給了,根本不會像張老師一樣,小心翼翼的照顧著學生的自尊心,去悄悄考察的樣子,在貧困家庭中找出最需要的那個。

那時候,更多的老師只關心班裡的成績,而不是關心那一兩個經濟拮据的學生…

「對了,對了,差點忘記說了,之前好像有人說過,老師好像是因為青春情感之類的事情才那麼固執的教導三班呢…」徐青青好像想起了點什麼似的,神秘兮兮的說道:「當時我們班上也有流傳的,跟聲樂室里的幽靈有關…」

「還聲樂室里的幽靈呢。」劉成翻了翻白眼:「當初我們寢室都討論爛了,那誰,猴子是吧,還說要裝成幽靈嚇唬女生呢,可沒想到張老師的反應超大的,你說和聲樂室里的幽靈有關好像有點意思。」

李雲也知道聲樂室里的幽靈,聽說一到半夜十二點的時候就會有歌聲傳出,還賊喜歡五月天的歌,當時還有人實地考察過,事實證明毛都沒有…可能吧。

「老李,你說這裡的幽靈是真的還是假的啊。」劉成有些好奇的看著李雲。

「有可能是真,有可能是假。」李雲笑著說道,就算有幽靈,也很難影響到人,更別說是讓人聽到那種程度了,除非這幽靈執念大得驚人,能夠駐留人間還能夠影響現世的那一種。

一聽到這幽靈可能是假的,劉成也不好說是高興還是失望,畢竟這校園傳說可是陪伴了他無數個日日夜夜,讓他不敢一個人上洗手間的…畢竟宿舍的對門就是聲樂室,賊可怕。

不再多言,進入校園,一下子就把這些青春男女們的目光吸引住了,而且目光絕大多數都是聚焦在李雲身上的。

「這道士是誰啊…好帥哦…」

「嗯嗯,他跟徐老師進來的呢,他們是什麼關係啊。」

「不知道誒,不過聽說徐老師已經結婚了,聽說結婚對象不是道士,是一個有錢人…對,就是旁邊的那個髮際線很高的肥仔。」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