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大先生,你果然厲害,我霸天虎佩服,不過,你想要殺我卻是不可能的,今日之事,我霸天虎記住了,來日必定回報給你。」

大先生冷冷地說道:

「霸天虎,我隨時恭候你。」

一尺畫江南 霸天虎一咬牙,對半空中的一萬侍衛軍大聲喊道:

「撤!」

說完,一閃身,飛向遠處。

那一萬侍衛軍先是一愣,隨即化著一股洪流,跟隨而去。

霸天虎等人來到了幾十公里之外的黑暗森林,進入了在那裡等候了幾十艘戰艦,返回了自己的城市。

軍師尤里看著霸天虎被鮮血然後的衣衫,有些擔憂地問道:

「老大,您,您沒事吧?」

霸天虎擺擺手,吃下一粒療傷丹。

「放心,我死不了,大先生還殺不了我,雖然我被他刺中了一劍,不過,他也被我的虎尾抽中了,估計受傷不會輕。」

說完,長嘆一口氣,說道:

「軍師,回去給我好好調查一下暗網大先生的身份,我總覺得有些可疑。」

「老大,您的意思是?」

「大先生哪兒都可以疑,娘的,老子到現在都不知道他是男是女,姓名是什麼,你不覺得憋屈嗎?打了半天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是,我回去立即安排人員重新調查。」

……

霸天虎走後,楊嘯這邊的人一陣歡呼。

黑木等人早就知道了楊嘯加入暗網的事情,而且剛才大先生當著眾人的面都說了,楊嘯的屬下五座城市都是暗網的勢力範圍。

也就是說,現在大家已經和中洲大陸聲名赫赫的暗網成了一家人,這種感覺好比一個窮光蛋突然發現自己原來是一個超級富豪的親兄弟一般,令人興奮。

大家高聲歡呼,

「大先生威武!」

「大先生威武!」

……

楊嘯等人趕緊飛到大先生身邊。

五先生急切地說道:

「大先生,剛才這麼好的機會,為什麼不直接殺了霸天虎啊?可惜了。」

大先生隔著斗篷面紗看了一眼五先生,伸手擺了一下,身體一歪,

「噗嗤!」

雍月誅心 一口鮮血噴出來,將白色的斗篷面紗染成血紅。

鮮血順著面紗流淌下來。

楊嘯一驚,趕緊扶住大先生,直接攔腰抱起來,飛向附近的希望之城。 楊嘯抱著大先生一路狂奔,半路上避開眾人,掀開大先生的面紗,將一粒精血丹喂到她的嘴中。

大先生臉色蒼白,嘴角帶著血,看了楊嘯一眼,張開嘴吞下精血丹。

楊嘯飛去希望之城,衝到了城主府內,抱著大先生來到了後院。

「侍衛,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許進來。」

楊嘯簡單吼了一句,抱著大先生進入後院房間,將她放到床上,取下被鮮血染紅的面紗。

「你感覺怎樣?」

「咳,沒事,死不了,休息一兩天就可以恢復了。」

前夫請節制:老婆約嗎? 「啊,那就好,我剛才怕二先生他們發現你的真實身份,所以情急之下抱著你飛了過來,你別怪我。」

大先生蒼白的臉色因為吃了精血丹,此刻已經稍微有了一點血色,輕輕一笑,說道:

「謝謝你。」

「你沒事就好,你留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已經吩咐了侍衛在外面把守,不允許任何人進來,我估計二先生他們已經到了外面,正等著我去說明情況,我先出去一下。」

大先生點點頭,無力地將身體躺在床上,舒展開來。

楊嘯走到門口,突然站住,轉身說道:

「謝謝你今天來救我!」

「你現在是暗網的八先生,我是大先生,你是我屬下,你遇到困難,我來救你是應該的,即便是任何一個暗網成員,我也會去救的。」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啊,那就不用謝了,你休息吧。」

「……」

楊嘯說完開門走了出去,順手關上門。

楊嘯走出城主府後院,還沒有走到後院大門處,就聽到外面人聲嚷嚷。

「我要進入看看大先生,你攔住我們幹什麼?」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暗網的二先生。」

「我不管你是誰,楊城主剛剛吩咐過了,無論誰,沒有他的命令,都不允許進入。」

「那你趕緊把楊城主給我叫出來。」

「你說叫就叫啊?楊城主此刻有事,麻煩你等等。」

「你個小小侍衛,居然敢阻攔我,找死啊你?」

……

楊嘯走出後院大門,輕咳一聲。

眾人一看到楊嘯出來了,立即圍上來。

五先生焦急地問道:

「楊嘯,大先生怎樣了?」

「沒事,大先生受了一點小傷,剛才吃了療傷丹藥,有點累,他說想休息一下,讓我們別打攪他了。」

二先生等人聽了,半信半疑地看著楊嘯。

楊嘯昨天才加入暗網成為八先生,看他剛才抱著大先生急切飛回希望之城的樣子,二先生等人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按理說,即便大先生受傷了,也可以當場療傷啊,幹嘛要帶著大先生飛回城主府內。

還有,楊嘯就那麼自然地攔腰抱著大先生,給人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二先生看著楊嘯,問道:

「楊嘯,大先生真的沒有事?」

「怎麼,難道我還騙你不成?」

二先生尷尬一笑,說道:

「不是,我就是覺得,大先生不過受了一點小傷,不至於躺下來休息吧?」

「你的意思是,大先生受傷了不應該休息?」

二先生一愣,隨即雙手連連擺動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楊嘯掃了眾人一眼,

「各位暗網的兄弟,你們前來協助我,幫助我擊退了霸天虎的進攻,我楊嘯從心裡感激大家,

大先生為了我和霸天虎拚死一戰,我更是感激不已,我比你們所有人都關心大先生的安危,

我以性命擔保,大先生一切都好,只是受到了一點輕傷,他想休息一下,不希望大家打攪,僅此而已,大家不要多疑才好。」

楊嘯這樣說,二先生等人也不好說什麼了,只得連連點頭。

楊嘯安排暗網的二先生等人進入城主府,設宴款待。

琦老、黑木、索楠、飛虎等人忙著善後。

此次和霸天虎的戰鬥,殺死對方兩萬侍衛,自己這方損失了一萬多侍衛,還有數萬妖獸。

所有傷亡的侍衛家屬都得到了一筆撫恤金,他們的子女和家人也會得到特別個關照。

妖獸在這次戰鬥中做出了特殊的貢獻,贏得了大家對妖獸的尊重。

這一戰雖然是大先生擊退了霸天虎,但是楊嘯領導的大群戰也起到了關鍵的作用,楊嘯的威望更高了,而且,他的名聲在整個中洲大陸也將會更響亮了。

希望之城舉行了盛大慶功宴,慶祝打退了霸天虎的進攻。

琦老等人感慨道,

「在中洲大陸,能夠以擊退霸天虎的進攻,這本身就是一件傳奇事件啊,楊城在大先生的協助下,算是開了先河了,我們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暗網的二先生等人,也感受到了楊嘯今天和霸天虎的侍衛隊大群戰的威力,內心很是震撼,這種大群戰的力量,正是暗網缺少的。

楊嘯那天跟大家說,暗網和楊嘯結盟,將會極大地提升雙方的力量,當時二先生等人並不以為然。

可是此刻,他們覺得暗網和楊嘯的結盟,的確非常有價值。

城主府內的慶功宴席上,來自暗網的二先生等人對楊嘯頻頻敬酒,表達敬意。

楊嘯今天很開心,來者不拒。

現場氣氛熱鬧非凡。

宴席進行了一半的時候,大先生突然來到了宴會大廳。

眾人見到了大先生,立即起身鞠躬,起聲喊道:

「拜見大先生。」

大先生此刻換了一套新的斗篷面紗和乾淨的衣服,透過斗篷面紗,掃了眾人一眼。

「不用多禮了,你們坐下吧。」

楊嘯趕緊走過來說道:

「我都說過大先生休息片刻就會完全康復的,這下你們信了吧?來,大先生,請上座。」

「不用了,你們喝得開心就行了,我這裡宣布一件事情。」

眾人聽了,立即鴉雀無聲,恭敬地站立,等候大先生的命令。

「從今天起,暗網將在希望之城建立一個分部,楊嘯以暗網八先生的身份,擔任負責人,統轄希望之城,泰坦城、水澤城、火鳥城和冷風谷等城市的事情,

楊嘯,你曾經跟我說過,以你擁有的五座城市作為籌碼,全體加入暗網聯盟,

這話還算數嗎?」

「當然算數,怎麼不算數了?楊嘯帶表希望之城等五座城市的市民,歡迎大先生成為我們的最高統領。」

「這五座城市屬於你的地盤,你想怎麼管理就怎麼管理,我不會幹涉,

從今天起,二長老,你帶領暗網的原班人們繼續統領暗網總部山谷的事情。」

二長老一聽,有些驚喜,愣了一下,鞠躬道:

「是,大先生。」

楊嘯想了一下,問道:

「大先生,你把暗網總部託付給二先生負責,那您呢?」

「我有事,要離開一段時間。」

「可是,如果您離開了,霸天虎會不會來報復我們?」

「放心吧,經過這一戰,霸天虎不會再和我們拚命的,你可以安心發展一下你的城市建設。」 「呼~」

感受著身後傳來的動蕩和無盡殺機,王越停下狼狽的步伐,已經離開賀翎千米距離,總算是鬆了口氣,這個賀翎太詭異了,砍了頭居然沒事,難不成真是個妖怪?

看來自己的功力還是差了許多

哼!

賀翎,你給老夫等著,總有一天老夫會以武破道,一劍誅殺你這個逆賊!

心裡憤憤不平的想著,王越安慰了自己一番,天下變態恐怖之人多的是,自己習慣就好,打不過就先逃唄!

反正賀翎也追不上自己

「轟!」

正當王越這麼想著,起身準備繼續逃離此處時,頭頂之上突然又傳來了恐怖的威壓!

連忙抬頭一看,這不是賀翎召喚來的妖術么,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殺機,自己逃離千米之外按理說應該躲過了呀,當下不敢有所猶豫,黑著臉繼續逃跑

「怎麼回事!?」

王越的速度飛快,常人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飛掠而過數千米,卻是發現頭頂的殺機還在!

蔓延速度竟然趕上了自己的全力逃亡的速度!?

王越渾濁的兩隻老眼再次抬起一看,頭頂的星河璀璨,一顆顆搖搖欲墜的流星正鋪天蓋地的襲來,似乎無地可藏!

「天….天塌了不成!?」

王越驚駭的看著一望不可及的漫天星河,口中喃喃自語道,握著長劍的大手都開始顫抖了,若是跟人斗,這天下鮮有敵手,可是跟天斗,自己還真不算什麼,只會是死路一條

突然又轉念一想,為何賀翎能夠動用這麼強大的術法?

天地殺機,星河為引

既毀生機,也絕氣運!

如此恐怖的法術,怎麼能是一介凡人能夠施展的?

「嘭!」

撒旦的寵妻 突然,遠方地平線上白光四起,劇烈的爆炸聲帶著強力的颶風席捲而來,不等王越再反應,天空又是一道流星墜地,尖銳的破空聲讓人感覺近在眼前,當它落地之後,另一處遠方也是泛起強烈爆炸的光芒,即便是相隔千里,王越也難以直視

「嗖!」

天空的星河似乎直接被傾瀉而下了!

一顆顆流星開始不要錢了般瘋狂的下墜,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讓人避無可避

「天要吾亡!?」

王越怕了,自己活了大半輩子,今天算是倒霉到頭了,臨走之時那個黑將勸自己不要輕易跟賀翎為敵,等待必殺時刻,自己還嘲諷他的懦弱,可現在才發現是自己無知了,對賀翎真實的實力和底牌一無所知啊!

顫顫巍巍的舉起手中長劍,也罷,死也要死的有傲骨一些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