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看著幾乎完全冰封的大殿,包括明血在內,幾乎所有人都被封存在冰雕之中,栩栩如生,卻鴉雀無聲,鶴曦渾身發抖。

這時陸續幾道身影現身大殿,看服飾裝束,應是內宮長老執事一類。

其實這些人已經存在很久了,他們只是習慣性的觀望,再觀望。

等他們終於決定不再觀望而是準備介入的時候,已經晚了。

明血那三招讓得好,不但讓出了自己的生命與前途,同時也葬送掉了這殿中無數精英弟子的性命與前途。

可笑的是,這所有人加起來,敵不過林昊一眼。

「混賬,讓你住手,你為何不聽?」

「還不解除冰封,放人!」

「你之前的殺戮都可以不追究,但這裡不行,不論你有什麼要求,宮裡都可以盡量滿足,但這些人,尤其明血,不能死。」

「……」

長老執事們氣急敗壞,只是態度相當微妙,似乎並沒有深度追究的意思。

林昊卻根本懶得想,淡漠道:「你們若早些出面,或有可能,現在,晚了。

從他拒絕我的那一刻起,他,還有這大殿里所有人,都已經死了。」

冰魄神光可是大神通,雖然目前只修鍊到小成,收拾這些螻蟻卻是綽綽有餘。

也就這話,話音落下之際,咔咔咔咔,冰雕開裂,滿殿血色冰渣。

眾長老執事一邊倒吸涼氣,一邊又驚又怒。

鶴曦這時終於回過神來,擔心事情走進死胡同,趕忙上前恭敬道:「諸位長老執事請息怒,林昊雖然行事魯莽了一些,但他絕對沒有冒犯宮規的意思。

實不相瞞,他是下界飛升者,飛升之日起便在上古血池之中停留了長達半年之久。

此外,上次血色苔原罡風衰竭期,弟子親眼所見他跳入血湖,直到前不久新一次衰竭期,弟子才看到他從血湖上來。

弟子逐日峰鶴曦,所言句句屬實,若諸位長老執事不信,大可仔細查明。

弟子想說的是,區區一個明血,區區一個血煉大殿,與林昊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宮中原本就不禁廝殺,我體修一脈本就勝者為王,弟子希望各位長老執事多多思量,不要輕易定罪……」 仙界的生存法則本就殘酷,而體修雲集的天荒域,規則還要血腥野蠻一些。

得益於此,那些長老執事才只是一直默默觀望,即便最後惱怒站出來,態度依然為妙。

同樣也因為這個原因,當鶴曦一番話說完,明血那些人幾乎就等同於白死了。

就這麼簡單。

明血從前是妖孽不假,也一直受宮裡器重,大力培養,可死掉的妖孽那就不是妖孽了。

相比輕鬆滅殺他、還沒有耗費宮裡任何資源的林昊,他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這件事天狐宮具體如何商議的,林昊鶴曦都不知情。

唯一可知的是,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所有的一切消息都被封鎖了。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原本還想著奮鬥一把,好好把自己的弟子等級升一升,現在來看是不用了。

為消糜這次事件帶來的影響,也因為內宮已經容不下了,林昊被安排到了天狐宮真正最核心的地方——禁地。

這地方沒幾個人,不是宮裡真正的高層,就是那些隱世多年的老怪物。

安排在這裡的意思,一是為了淡化不良影響,二是方便林昊好好修鍊提升。

再有,就是方便林昊跟這些高層與老怪物走動請教,加深感情。

……

時間很快,轉眼三年。

天狐宮禁地,鳳鳴谷。

鳳鳴谷現在是林昊的居所,這裡有地心烈焰,有萬丈寒潭,乃是體修者夢寐以求的修鍊寶地。

這天上午,谷中深處,寒潭邊,林昊正閉目靜坐。

距離不遠的地方,鶴曦鳳舞二人站在寒潭內側石台上,承受著萬丈寒水瀑布瀑布的沖刷,艱難修鍊。

忽然林昊睜開雙眼,淡淡道:「暫時就到此為止吧,有客人來了。」

言罷站起身來。

聽到聲音,鶴曦鳳舞二人也結束修鍊,嘻嘻哈哈鬧了一會,姿態曼妙游過寒潭,上岸穿衣。

全程也沒避諱什麼,時不時的,還總拿林昊說笑。

這三年就是這麼過來的,三年來,偌大鳳鳴谷,就這三人。

返迴路上,一左一右走在林昊身邊,鶴曦好奇問道:「林昊,這次來的什麼人啊?」

鳳舞嘻嘻一笑:「我猜又是哪個老怪物有地方想不通,過來找公子請教了。

那樣就太好了,肯定會有好東西相送的,反正公子也用不上,都歸我們啦!」

體修這種事,說難很難,說簡單,其實很簡單。

體修之難,在於法,在於龐大的資源。相比之下,資源還要更加重要一些。

兩個要素,具備其一,修鍊難度就會大大降低,若是二者兼具,那就是突飛猛進,速成並不是開玩笑。

這一點當下正統的仙人是比不了的,當下正統的仙人,需要大量時間來感悟天道,磨練心境。

兩世離殤 對於林昊而言,法不是問題。

上一世的經歷,加上血湖之中交融了天鵬大帝的道,他這裡有關體修之道的神通秘術浩如煙海。

他自己就不說了,修鍊的龍血煉體術,大鵬吞天決,等等,都是最頂級的功法。

可就連鳳舞和鶴曦,也因為他的緣故,修鍊著仙帝級別的煉體功法。

對他來說,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資源,是環境。

天狐宮禁地險山惡水無數,對於體修者大有裨益,為了培養他,加深歸屬感,過去的三年裡,天狐宮海量資源往他身上傾斜。

即便如此,作用也不是很大。

天狐宮還是養不起他,三年時間,他只是堪堪從九天玄仙初期,來到巔峰。

再想更進一步,這裡的環境,天狐宮能提供的資源,都不太夠了。

但天狐宮施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因為林昊將那些用不上的,全都傾瀉到了鳳舞和鶴曦身上。

這兩人三年裡都沒出去露過面,可實力上已經突飛猛進,直接來到大羅金仙層次。

鳳舞的古鳳血脈已經完全覺醒,精純度在不斷提升,現在她已經不能算是純粹的人族了。

鶴曦原本只是相對出眾的雲鶴血脈,現如今已經進化成鸞族,比鳳舞差些,但未來的可能性很大,追上不是沒有可能。

這些都是海量資源砸出來的,主要功勞在林昊,但天狐宮的支持功不可沒。

而以她們如今的實力,斬殺當年的明血並不會如何艱難。

話說回來,把林昊安排到這裡,獲益最大的其實是天狐宮。

這禁地裡面最多的就是隱居多年的老怪物,有些根本就是前幾代的天狐宮宮主。

這些人的實力,普遍已經是九天玄仙乃至萬古絕仙層次。

曠世仙君級別也有,但是十分稀少。

最初安排林昊進來,更多的考慮還是讓他多多接受這些高人前輩的指導。

記得當時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現任宮主帶著林昊去見一位仙君級別的老宮主。

那次見面一共三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打那以後,這鳳鳴谷隔三差五就有人來拜訪,有退休的老怪物,也有現在的高層。

過來要麼求法,要麼尋求解惑,畢竟到了他們這個層面,單純想要依靠環境資源提升已經很難了。

這個時候,一個合適的法門,一條清晰的道,無比重要。

林昊就充當著老師的角色,連仙君都要時不時來請教。

這樣的請教,使得天狐宮底蘊大增,實力也急劇攀升。

短短三年或許看不太出來,可時間一長,帶來的增長是無可估量的。

而要上門請教,還是如此珍貴的東西,自然不能空著手。

不光不能空著手,東西還不能太差。

偏偏好些東西林昊是越來越用不上了,是以那些壓箱底的奇珍異寶,最後都便宜了鶴曦和鳳舞。

一開始這倆還怪不好意思的,不過慢慢就習慣了。

一開始那些上門請教的也不太好意思,可慢慢的,也樂觀其成。

因為都看出來了,林昊是個無欲無求的性子,但是重情重義。

這樣的人,施恩給他身邊的人,往往比施恩給他更有用。

尤其幾乎不可能施恩給他的情況下。

今日上門的訪客不是別人,正好就是當初那位老宮主。

當初論道三日,後來他閉關三年,而今再見,儼然已經從鶴髮童顏的老者變成了一位英俊少年。

境界上也大有提升。

原本已經沒什麼可能了,只能蹉跎歲月慢慢老死,可短短三年,他還是從仙君初期提升到了中期。 老宮主是來辭行的。

最適合體修者的地方,永遠是戰場,永遠是險境。

曾經他是因為血脈之力激發到了極限,已經不可能更進一步,所以隱世不出。

而今他已經求得妙法,將自身血脈成功進化,自然而然枯木逢春,又有無限可能。

所以,他還是要出去。

跟第一次見面時一樣,這次會面持續了三天,主要還是林昊講,老宮主聽。

三日後,恭敬一禮,老宮主笑道:「期待有朝一日小友君臨天荒,相信那一天不會太遠。」

其實應該叫老師的,可惜,那人不讓。

說完老宮主便去了,臨走前留下不少東西,幾乎是他所有家當。

林昊什麼都沒說,只道了一句,「道無止盡,唯不畏艱險,礪礪前行。」

……

鳳舞鶴曦二人都已經步入正途,不需要再看著,林昊也準備出去走走了。

知道他要去的地方必定不是區區兩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菜鳥可以踏足的,雖然不捨得,但二人也沒糾纏。

只不過還是央求著林昊多留三天。

就用這三天時間,二人分頭準備了不少東西,比如酒水,比如吃食,讓帶著上路。

最後一天的夜裡,又拉著林昊在山頂看星星,說了許多話,等到醒來時,林昊已經不見了。

天狐殿乃天狐宮中樞,所有天狐宮要務都在這裡決斷。

林昊離開鳳鳴谷,直接來到天狐宮,簡單了解了一些想要了解的情況,便出發了。

……

天狐星很大,雖然天狐宮是霸主,卻也只是佔據著極小的一部分,還有不少地方無人踏足。

天荒域更大,茫茫星宇之中,如天狐星一樣的生命星球只是極少數,更多的還是無人星球,上面充滿未知的危險。

奧術起源 而那星球與星球之間的茫茫虛空,往往也不太平,那種地方,要麼不遭遇,一旦遭遇,必然就是可怖的虛空異獸。

通過天狐宮了解到的信息,林昊知道天狐星那些所謂的險境對他已經沒有意義了,所以他的目光直接放在了茫茫虛空,以及虛空中那些人跡罕至的星球上。

傳送陣這種東西天荒域也是存在的,不過僅在有限的生命星球之間,十分古老,而且架設方式迥異於當今仙界主流傳送陣。

要想去到那些無人星球,要麼運氣好發現正好通向的古傳送陣,要麼就肉身橫渡虛空。

肉身橫渡虛空是很危險的。

虛空存在的罡風黑煞,雷池天火,以及神出鬼沒的虛空異獸,都會帶來極大的危險。

然風險與機遇並存,帶來巨大危險的同時,虛空之中也蘊含無限機遇。

尤其對於體修者來說,最怕的不是危險,而是沒有危險。

所以,其實那些人跡罕至的虛空以及無人星球很熱鬧,雖然經常看不見人,但隨時可能有人蹦出來。

而想要肉身橫渡虛空,最起碼要有金仙級別的實力,否則身體強度不夠,一陣風都能把人直接吹成灰。

再有,一對強悍的羽翼,又或者一頭足以在虛空面對各種挑戰的異獸是必不可少的。

比較來說,還是以神通秘法凝聚的羽翼更加可靠一些。

體修者最大的弊端是不能飛,但一旦凝聚自身羽翼,飛行就不再是問題了。

想要凝聚自身羽翼,最低也要到金仙巔峰,然後需要尋找一個凝練羽翼的法門。

常見的法門很多,但通常凝練出來的羽翼比較一般,不僅缺陷大,還會對自身血脈造成衝擊。

而高明的法門,凝練出來的神通之羽飛天遁地,可攻可守,無所不能,不但不會衝擊自身血脈,還會促進血脈進化提升。

不過高明的法門十分罕見,而且想要凝練成功,需要的條件十分苛刻。

林昊倒是沒那些擔憂。

過去的三年裡,他已經凝練成神通之羽了,正宗的天鵬之翼。

或許叫天鵬神翼更確切一些,因為他凝練的天鵬之翼,未來的前景已經超越天鵬大帝的天鵬之翼。

就是這樣一對幾乎傳說中都不存在的羽翼,輕輕一扇數十里,讓他電光一般沖向虛空,不過眨眼間就能自虛空俯瞰整個天狐星。

作為為數不多的生命星球之一,天狐星周邊還是比較安全的,惡劣的環境以及異獸都十分少見。

相應的,那些星球也早就被扒光了一遍又一遍,不適合他這種層次的人了。

直到數日之後,尋常人需要一年甚至好幾年才能抵達的深空。

「追!」

「沒想到運氣這麼好,居然遇上一頭幼年的虛空雷獸。」

「那小娘皮也不賴,天狐宮的女人,最來勁了,騷得出水,哈哈哈哈!」

「小娘皮,你還是乖乖停下吧,你逃不掉的,識相的趕緊把虛空雷**出來,我們還能讓你快活快活,否則,就別怪我們辣手摧花了。」

「……」

幽暗深空,一女在前,一群人在後,一場追逐正在上演。

虛空雷獸,一種十分罕見的虛空異獸,天生擁有強悍的雷電之力。

成年期的虛空雷獸,那是霸主級的存在,就連不滅仙尊都不敢輕易招惹。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