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顧銘退到九層邊緣后,便停了下來。

軍門寵婚 他感覺到大蛇並沒有要攻擊的意思,心中不由的疑惑起來。

當所有人都退出秘境之後,秘境的入口突然消失。

當然這一切,顧銘並不知道。

因為此時大蛇的已經低著頭,來到顧銘面前。

兩個眼睛好奇的盯著顧銘。

在它那強大的威壓下,顧銘不得不運轉混沌之力抵抗。

「混沌之力,小傢伙你是什麼人?」

突然,大蛇口吐人語,發出女人的聲音。

網游之洪荒戰紀 顧銘一怔,隨即恭敬的向大蛇行禮,「回前輩的話,晚輩顧銘!」

「顧銘?」

大蛇眼睛轉了一下,「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了混沌珠和九州鼎的氣息。你是怎麼得到它們的?」

顧銘沒想到大蛇竟然認識這些東西,更加疑惑的看著大蛇。

大蛇沒有說話,兩個眼睛直直的盯著顧銘。

過了好久,大蛇說道:「竟然自成世界,看來你是那個老傢伙選出來的人了。」

「不錯,小小年紀能夠修鍊到這種境界,看來今後的境界會打破他。」

顧銘聞言,輕聲問道:「請問前輩,你所說的老傢伙是無上之神嗎?」

「哈哈哈,沒是想到你竟然知道他!」大蛇笑道,眯起眼睛,「難道你會知道,我在你身上聞到了龍寇那個小爬蟲的味道。」

小爬蟲?

顧銘心中苦笑,自己的岳父大人,在人家眼裡只是一個小爬蟲。

那麼眼前這是誰呢?

顧銘大腦快速的運轉著,忽然兩個眼睛一瞪,驚恐的看向大蛇,顫抖著聲音輕聲問道:「前輩,可,可是女媧娘娘?」

大蛇一聽,瞬間大笑。

下一刻,顧銘只感覺眼前一花,大蛇從眼前消失,隨即一個美麗的女人出現在眼前。

「小傢伙,你是怎麼認出我的?」女人說道。

顧銘徹底懵逼了,心中無比的震驚。

他沒想到,眼前這位真的是神話中的女媧娘娘。

「我是推測的,因為在我的老家,有關您的神話故事,已經流失了幾千年。」顧銘輕聲說道。

「你的老家?」女媧皺起眉頭,疑惑的看著顧銘。

「我的老家就是華夏,也就是九州大地!」顧銘急忙說道。

女媧聽后,眼睛不由一亮,「沒想到你竟然是祖地之人。你來這裡是為了這些果子的吧?」

顧銘點了點頭,「是的,我需要提升實力,打敗天道重新打開神界通道。」

「天道!沒想到他竟然從那裡逃出來。」女媧微微一笑,隨即說道:「這裡一共萬棵,全部收入你的小天地之中去吧!」

顧銘聽后,心中無比激動,如果全部收走的話,那麼以後他想需要多少就有多少奧義果,這是多麼激動人心的事情。

忽然,顧銘感覺有些不對,女媧留在這裡,應該就是為了保護這些奧義果樹,如果他都收走了,那麼女媧呢?

「女媧娘娘,我將這些樹都收走了,那你呢?」顧銘問道。

「我?」

女媧娘娘回頭看了一眼樹下的大洞,搖頭說道:「那裡便是當年我要修補的地方,如果我一旦離開,那裡就會擴大,下界便會坍塌毀滅!」

「我走不了,不過你要是能夠重回神界,取來熔彩石,我便可以離開這裡。」

顧銘一聽,立馬答應下來,「是,顧銘一定打開神界通道,熔彩石!」

「去吧,這些樹以後就歸你所有了。但是你記住了,每個人只能服用一顆果實。而且你不能服用!」女媧點了點頭,提醒著顧銘。

顧銘一怔,費了這麼大勁進來,到頭來他無法服用。

雖然心有不甘,但他還是相信女媧不會害他。

「是,晚輩記住了!」顧銘回答。

他的聲音剛落,只感覺渾身一輕,隨即眼前的景色一變,一片果樹出現他的面前。

「你把小天地打開,選好地方,我來幫你將它們移進去。」

女媧站在顧銘身邊輕聲說道。

顧銘聽后,立馬行動起來,在小天地內的禁區內留下了地方。

「咦,小天地竟然變成這樣了,竟然還有這麼多人?」

女媧神識一掃,不由大吃一驚。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隨著我的境界提升,小天地內的情況就會變。而這些人都是我親人朋友,是我在離開地球時把他們帶進去的。」

顧銘實話實說,並沒有什麼隱瞞。

女媧點了點頭,隨即手一揮,只見萬顆奧義果樹連同下方的土地,瞬間飛了起來,飛進了小天地之內的禁區之中。

「陣法太弱了,這裡以後只能你一個人出入,我幫你改變一下!」

女媧和顧銘進入小天地之中,女媧看著禁區的陣法,搖了搖頭。

她的聲音落下后,便立即動起手來。

顧銘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將整個禁區籠罩,一股令人膜拜的感覺從心而升。

顧銘差點跪下。

「好了,這是進出的方法!」

女媧說著,手指一點,一道神力飛入顧銘的身體。

隨著這股神力的進入,顧銘的身體不由劇烈的顫抖起來,一道記憶出現在識海之中。

然而顧銘發現還有一部分記憶竟然無法查看。

君願與妻步紅塵 「不要看了,等到你修鍊到主宰境時,後面的記憶才能打開。好了,我們出去吧!」

女媧微微一笑,聲音落下后,兩人離開了小天地,再次出現在秘境之中。 「我在這裡的消息,不要告訴任何人,等到你取到熔彩石后,你就會知道進入這裡的方法了。出去吧!」

剛到秘境之中,女媧手一揮便將顧銘從秘境之中送了出去。

但是她的聲音卻傳入了顧銘的耳中。

當顧銘睜開眼睛時,已經身處萬重山之中。

「看來這奧義果只能稍稍的送給雷芮婉了,否則的話,會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呀!」

顧銘已經從女媧那裡知道,所有進來的人全部被她給趕走了。

也就是說誰也沒有得到奧義果,如果顧銘送給雷芮婉的話,將會引起整個九重山的轟動。

最後源頭會找到他的身上來。

這種事情,顧銘是不會幹的。

「蕭銘,我們這是在哪?」

顧銘將雷芮婉等人全部放了出來,雷芮婉出來后,看著周圍的環境,不由驚訝的問道。

「我們現在已經出來!」顧銘苦笑的看著雷芮婉。

聽了他的話,眾人不由一怔,疑惑的看著顧銘。

「裡面出現一條恐怖的大蛇,將所有人都嚇了出來。」

顧銘眼中閃過無比的恐懼之色,隨後將裡面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雷芮婉幾人。

只不過這裡面部分的內容是他自己編出來的。

反正沒有人下到第五層,他就說自己下到了第五層。

至於是怎麼出來的,他也不知道,睜開眼睛就在這裡。

聽了顧銘的話,雷芮婉等人並沒有任何的懷疑。

秘境內的恐怖,他們是知道的,如果不是顧銘保護他們,恐怖他們早就死在裡面了。

雷芮婉說道:「蕭銘,我們回去吧,能夠活著出來,已經是我們最大的收穫了!」

「嗯!」

顧銘點了點頭,隨後一行十人向外走去。

走了許久之後,顧銘發現秘境入口的地方,聚集一大批人,在他們的周圍,閃動著一股奇異的波動,不斷的閃現著。

顧銘心中一動,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這樣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很明顯,這群人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給完全籠罩住了。

顧銘目光望去,看著那邊的情況不由一怔。

前方竟然被人設下了陣法,而且陣法上傳來的波動,對於顧銘來說卻是十分的熟悉,和汪正文的氣息很是相似。

「前面有汪家的人?」

顧銘看著前方,目光之中閃過一絲驚駭之色。

但是顧銘並沒有在意,就算是汪正文又能如何,他會怕嗎?

雷芮婉也發現了前方的異常,皺起眉頭,抬頭看了一眼顧銘,「有汪家人在,我們還要過去嗎?」

「那裡是下山的必經之路,走吧,我想想他們汪家人想要幹什麼!」

顧銘微微一笑,大步向前走去。

雷芮婉沒有遲疑,急忙跟了上去。

「你們真的不知道蕭銘在哪裡嗎?」

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來,聲音之中帶著一股冷厲之色。

聽到這個聲音,顧銘淡淡一笑,還真是汪正文。

他在打聽自己的消息,看來是想找自己報仇呀。

「不知道,我們只是進去時看見他和雷大小姐在一起,後來就再也沒有看見他們!」

「汪少,他說的實情,裡面什麼情況,大家都知道,我想他應該死在裡面了!」

「死在裡面了?」汪正文一聽,不由的大笑起來,隨即冰冷的看向剛才說話的那個人,陰冷的說道:「就算是你死了,他也不會死。」

聲音落下,汪正文手一揮,一道恐怖的仙力直接湧向那人。

轟!

眨眼間,那人化成一團血霧,直接被汪正文斬殺。

「你們還是不說是嗎?」

掌珠 汪正文冰冷的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後目光落在了雷家人身上。

「雷叔叔,芮婉也走去了,難道你不提心她的安危嗎?告訴我蕭銘和你女兒在哪,否則的話,別怪我殺了你!」

雷霽聞言,臉色無比難看,陰沉的說道:「汪正文,你問我,我去問誰,也想知道他們在哪?你別忘了,我的女兒的還在裡面!」

雷霽很是憤怒,一個小輩竟然這麼敢他說話,這讓他感覺十分的沒有面子,可是他卻不敢有任何的舉動。

因為汪正文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令他膽寒。

他怎麼也沒想到汪正文會成長到這種地步,想到雷汪兩家的仇怨,雷霽開始為雷家擔心起來。

如果汪正文現在將他斬殺的話,那麼整個雷家也將被滅。

聽了雷霽的話,汪正文眼中閃過殺氣,正當他準備動手時,身後傳來了動靜。

「誰?」

汪正文瞬間扭頭。

也就在這裡,一道恐怖的威壓襲來。

轟!

一聲巨響,汪正文布下的陣法瞬間爆炸。

陣法內的人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卻是無比的狼狽,每個人的衣服都被剛才的爆炸波動刮破。

「你不是在找我嗎,我來了!」

顧銘淡淡的開口,不屑的瞥了汪正文一眼。

顧銘的出現,震驚了所有人,他們看到顧銘之後,眼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

特別是雷霽,當他看到女兒一行人安全歸來,臉上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這傢伙是怎麼出來的,我怎麼沒有看見他!」

「恐怕他早就出來了,只是躲了起來!」

「我們還是走吧,我看他們一定會打起來的!」

周圍的人見顧銘出現后,紛紛議論起來。

「你果然出來!」

看到顧銘后,汪正文眼睛不由一亮,臉上掛起一抹笑意,「蕭銘,今天我是來找你報仇的! 我要謀國 可惜我在秘境內並沒有找到你,否則的話,我會讓你死在裡面!」

顧銘瞥了汪正文一眼,嘲諷的說道:「就憑你嗎?你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你沒看見我,我卻看見你了,你只下到了第四層,而我卻下到了第五層,你說我的實力如何?」

聽了顧銘的話,汪正文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大叫道:「你在第五層?」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在第五層,我不相信!第四層的威壓就已經無比恐怖了,你不可能到第五層!」

汪正文大喊大叫著,可是心中卻相信了顧銘的話,只是嘴上不承認罷了。

「有什麼不可能的,如果不是最後那條大蛇出現,我就要去第六層了!」顧銘淡淡的說道。 「行了,少廢話了,你不是想報仇嗎?那就來吧!」

顧銘微微一笑,絲毫沒把汪正文放在眼中。

這讓汪正文無比的憤怒,面目猙獰的盯著顧銘,他的大刀瞬間出現在手中。

「蕭銘,你竟然敢嘲諷我,我要殺了你,咱們新仇舊恨一起算吧!」

汪正文的聲音還沒落下,便已經沖向了顧銘。

顧銘搖了搖頭,「還是太弱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下到第四層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