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素兒點了點頭,還沒來得及說話呢,我就感覺自己腦袋暈乎乎的,渾身都癱軟了下來,感覺大黑天神翼都快要自己縮回體內了。

我瞪大了眼睛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素兒一驚,哎呀一聲頓時漲紅了臉,她抱着我快速的落到了地上,此時將她俊俏的臉面貼到我的臉前,用力的吸了一下,頓時從我體內吸出一片粉紅色的霧氣,當下我才感覺頭腦繼續清醒了。

素兒漲紅了臉,很是尷尬的說道,大王,那胖子說毒霧可以針對她,我就放出毒霧來阻擋他,沒成想..

我笑道,沒成想,雖然阻止了他,也同樣迷倒了我,是吧?

素兒紅着臉低着頭一言不發,感覺很是尷尬,我哈哈笑道,沒關係,你已經爲我爭取了很多的機會,看!

我話音剛落,擡手指着正在天空之上緩緩下落的天蟬子,他的身體正在加劇膨脹!

這時候我也恍然大悟,剛開始他的肉體龜裂,很可能就是猛的一下吸收很多法力,然後肉體膨脹,承受不了那麼多的內力,就像氣球一樣,膨脹開來,肉體就龜裂了。

此時素兒我倆同時看去,天蟬子緊緊的咬着牙,怒喝道,啊!!!我就是死,也得拉上你做墊背的! 說出這句話之時,天蟬子已經朝着我撲了過來,正在啃燒雞的腹中乾坤忽然大叫一聲,快躲開!他要自爆了!

自爆會是什麼威力,我不太清楚,但我聽說過,自爆的威力絕對非同凡響,那不是一般人能夠扛得住的。

此時此刻我原本想打出一團魔氣將天蟬子擊退,但見他的肉體膨脹的越來越大,身體上也裂出了越來越多的疤痕,那疤痕越來越長,就像一條條粗壯的蜈蚣一樣!

眼看天蟬子就要衝到我的面前了,而且在這一瞬間,我們已經來不及躲閃了,我一咬牙運起金石太歲中的所有力量,抱起素兒就朝着前方撲了過去,將素兒壓在我的身下!

轟!

火焰沖天,法力爆裂,天蟬子剛纔所站立的地方轟然炸響,他的身體瞬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那升騰而起的火焰足有三丈多高!

我只感覺後背上有一陣火焰衝擊而來,燒灼着我的後背,非常難受,那種感覺就像是拿着刮鱗刀,狠狠的颳着我的後背,一刀又一刀,絲毫不去考慮我的感受。

素兒被我壓在身下,還好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剛纔情況緊急,她也沒來得及帶我瞬移而走,當我艱難的從素兒身上翻下身子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

素兒坐起身子,驚訝道,大王,你的後背..

我呻吟道,我的後背怎麼了?

素兒雙手捂着嘴巴,眼中滿是恐懼之色,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還在繼續啃燒雞的腹中乾坤說道,你的後背被炸的露骨頭了唄。

我靠,被天蟬子的火焰灼燒的連骨頭都露了出來?連我的皮肉都狠狠的灼燒掉了,怪不得這麼疼啊,幸好我有飲血太歲護身,如若不然,光是這股疼痛的感覺,就讓我難以承受!

後背上慢慢的傳來一陣癢癢的感覺,我知道飲血太歲正在極力的修復着我的身體,我看了一眼正在吃燒雞的腹中乾坤,這貨坐在原地,絲毫沒有被剛纔的爆炸所波及到,好像那爆炸出來的能量全部被他吞入了腹中。

而就在此時,雲飄渺已經被鯤鵬以及其他四大魔尊打到徹底沒有還手之力了,我忽然心念意動對腹中乾坤小聲說道,喂,小弟,幫我個忙,如何?

腹中乾坤說過,他願意追隨我,因爲跟着我就有燒雞吃,吃貨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有燒雞一切好辦事。

他忙不迭點頭道,好啊,什麼忙?

我嘿嘿笑道,你看到天上那個胖子了嗎?你不是最討厭胖子嗎?

腹中乾坤點頭道,對啊,我最討厭胖子了!我差點忍不住笑出來,站在我身後的素兒撲哧一聲已經笑出來了,這腹中乾坤實在是太搞笑了,自己都胖的快要走不成路了,居然還說討厭胖子。

我指着雲飄渺繼續說,那傢伙聽說過你,他說早就看你不爽了,如果見了你,肯定要收拾你,他有個法寶特別厲害,叫做什麼叼毛敕令金仙刀,一會他要是祭出金刀,口中說道,請金仙起刀,然後他的寶葫蘆裏就會飛出一把金刀,你到時候能不能讓那把金刀吸回來?

腹中乾坤看了看,然後怒道,當然可以了,他竟然看我不順眼,我就是喜歡吃燒雞,我又沒得罪他!憑什麼看我不順眼!

我趕緊附和道,對啊,草,憑什麼看你不順眼,記住啊,一會他要是祭出敕令金仙刀,你可要將那金刀收回,切記!

腹中乾坤點頭道,大哥放心,交給我了!

然後我和素兒同時對望一眼,各自點了點頭,此時朝着雲飄渺飛去,五大魔尊加上我,以及蒼穹之上的鯤鵬,雲飄渺這一次是插翅難逃!

等到飛到了雲飄渺的面前,他已經忍不住大罵道,你這歹人!你剛來雲中城之時,我雲飄渺好生招待你,時至今日,你竟然如此對我!你可有良心!

我特麼差點笑尿,這貨竟然在我面前提良心,這怎一個搞笑了得?

這就好比一個妓女在我面前說自己多麼貞潔,多麼不食人間煙火一樣,讓我真的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說你這命都快沒了,就打算連臉也不要了是吧?丹青二氣爐可是你的傑作吧?如果當初我沒有跑出來,恐怕我和冰魔雷魔三人已經被你煉成仙丹了吧?我就想問問你,你知道什麼叫臉嗎?

雷魔暴怒道,大王,別跟他廢話,直接將他打個形神俱滅吧!

火魔脾氣也暴躁,當即擡手舉起一面紅旗,當然不是二十一世紀的那種紅旗,而是一面呈三角形的小旗,小旗周圍還有一圈火紋線,小旗正中間則繡有一隻三足金烏!

這玩意我以前見火魔用過,好像叫做金烏馭火旗,因爲很多人都堅信太陽是一隻三足金烏的化身,相傳在太陽的裏邊,住着一隻渾身燃燒着熊熊烈焰的三足金烏,其實說好聽點是三足金烏,說難聽點就是三條腿的烏鴉。

金烏馭火旗剛一出現,火魔就念動咒語,頃刻間滔天火焰,從天而降,形成一個火籠,將雲飄渺籠罩其中,雲飄渺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之際了,此次返回雲中城,其實他是打算借刀殺人,集刀皇琴帝魔王三人的實力來幹掉我,他們三人爲摯友報仇了,他雲飄渺也能順勢奪回雲中城城主之位了,他們一舉兩得。

但,命運是不會偏袒心存邪惡之人的,勝利的天平最終還是傾向了我。

此時我也刻意放出一團魔氣去進攻雲飄渺,好引他使出敕令金仙刀,各大魔尊使出自己的拿手寶物,將雲飄渺打的徹底沒有還手之力,就在我感覺他已經窮途末路的一剎那,果不其然,這傢伙真的來了一次困獸之鬥!

他怒喝一聲,當即擡手扔出一個紫金葫蘆,並閉目唸咒,金仙金仙,快快顯身!

漂浮在夜幕蒼穹之上的紫金葫蘆,開始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只聽噗的一聲響,紫金葫蘆的瓶塞自己就打開了。

請金仙起刀!

紫金葫蘆中飛出一把金光閃閃的寶刀,那寶刀飛出來之後就漂浮在了紫金葫蘆的上方。

請金仙磨刀!

遠處刮來一陣輕風,那輕風環繞着金刀不停的吹着,不停的摩擦着,金刀之上的光芒竟然越來越亮!用風磨刀的本事,我以前見雲飄渺用過!

請金仙祭刀!

什麼?我和五大魔尊同時一愣,本來我們都準備好各自最強力的防禦了,沒想到雲飄渺沒有說出請金仙落刀,而是請金仙祭刀!這多出來的一個環節到底是什麼意思?以前沒見過啊。

話音剛落,那金光寶刀開始飄到了雲飄渺的頭頂,然後緩緩從從他胸膛插入到了他的體內,少頃,雲飄渺的後背上冒出一道金光,那敕令金仙刀又緩緩的從他後背上飛了出來。

看似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這一次的敕令金仙刀我明顯的感覺到跟剛纔大不相同,其一是威力,那威力隱隱傳來的法力波動,讓我感覺到這敕令金仙刀的威力大了三倍不止!

其次就是寶刀之上的光芒,與剛纔相比,此時的光芒簡直可以用耀眼刺目來形容了!

我對五大魔尊說道,大家小心!

五大魔尊神情緊張,各自釋放出了自己的最強法寶,等待着雲飄渺的最後一擊,我仔細眯眼看着雲飄渺的身形,自從敕令金仙刀從他的肉體上傳過去之後,他的臉色似乎在這一瞬間蒼白了許多,而且他的鬢角隱隱的浮現出了幾絲白髮,沒錯,瞬間兩鬢斑白!

雲飄渺此時冷冷的笑道,請金仙大開殺戒! 我不知道雲飄渺這一招是什麼意思,但空氣之中立馬凝結出一股濃烈的肅殺之味!

金光寶刀此時霍霍作響,朝着火魔用金烏馭火旗召喚出來的火籠就衝了上去,只聽轟的一聲響,那金刀猶如一隻火鳳一樣,從火籠中衝破而出,然而再低頭衝回火籠,再從另外一個方向衝破而出,來回數次,竟在眨眼之間破掉了火魔的法術!

衆人煞是震驚,心說雲飄渺此招,怕是自己壓箱底的絕活了,他冷笑道,今天誰都別想跑!

當即朝着我們拋出敕令金仙刀,那金刀光芒四射,先是朝着雷魔就飛了過去,雷魔迅速瞬移開來,但在露出身子的一瞬間,金刀再次飛去,我眯着眼,此時對腹中乾坤示意了一個眼色,意思就是說,讓他想辦法收掉那把金刀!

腹中乾坤正在啃燒雞,啃的津津有味,臥槽,我簡直就是沒話說了,這貨只要有吃的,對別的事情置若罔聞,根本就不再去理會了!

無奈之下我只得快速脫離戰場,趕緊飛到腹中乾坤的旁邊,拉着他的臂膀說道,快幫忙啊!別吃了!

腹中乾坤咕噥着嘴說,讓我再多吃點嘛。

我說你再吃下去,我們就都掛了,我們要是掛了,以後你還吃個j8啊!

腹中乾坤傻傻的哦了一聲,然後說道,那好吧,我幫你收掉那把金刀!我欣喜道,快點,快啊!

腹中乾坤將手指上的油漬胡亂在身上一抹,當即擡起了肥碩的腦袋朝着敕令金仙刀看去,那敕令金仙刀正追着雷魔滿天飛,其餘幾個魔尊放出的法寶根本就不是敕令金仙刀的對手。

我懷疑這敕令金仙刀的那一個祭刀的過程,很可能就是雲飄渺利用了自己的靈魂,更或者元神一類的東西,將身體裏的力量完全凝結到了法寶之上,這敕令金仙刀本來就是仙器一把,比之刀皇劍聖的武器更爲牛逼,但我就想不明白怎麼會落在他的手中!

腹中乾坤拍了拍肚皮,先是打了一聲飽嗝,隨後振聲喝道,乾坤中有天地間,天地中有乾坤袋,乾坤一物容萬物,萬物自當入乾坤!

話音剛落,他口中竟然傳來陣陣狂風呼嘯的聲音!

尼瑪,他那一張肥碩的嘴巴雖說比我的大了一點,但怎麼說也不可能會出現狂風呼嘯的聲音吧?

狂風呼嘯,至少得有空間,大風才能刮的起來,若是沒有空間,嘴巴那麼大的一點地方,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異象?

我暗暗心驚,這腹中乾坤果然乃奇人異士!

閒話不提,腹中乾坤口中隱隱傳來狂風呼嘯之聲,下一刻他的肚皮越漲越大,他眯着眼盯着那敕令金仙刀看了許久,最後雙眼中冒出兩團光芒,猛然從口中吐出一道龍捲風!

那龍捲風本來是很小的,剛從他口中吐出來的時候,也就一人多高,可龍捲風在行進過程當中,那是見風便漲,瞬間變得猶如一條風影長龍!

我靠,這龍捲風的運行軌跡更爲怪異,它不像自然現象出現的龍捲風一樣,是直上直下的旋轉,腹中乾坤從嘴裏吐出來的龍捲風竟然就像是一條風影長龍一樣,在空中隨意的翻轉着身子,朝着敕令金仙刀就飛了過去!

雲飄渺看了一眼這道龍捲風,當即就輕蔑的笑道,請金仙破法!然後雲飄渺手掐法決,控制着敕令金仙刀朝着那龍捲風飛了過來,打算將這龍捲風徹底打散!

可沒成想,敕令金仙刀飛入龍捲風中的一瞬間,猶如泥牛入海,毫無聲息!那把赫赫有名的金刀,那把專殺魔頭的金刀竟然就莫名其妙的被捲了進去!

腹中乾坤拍拍肚皮,隨後控制着那道龍捲風又飛回了自己的腹中。

隔!

腹中乾坤打了一把飽嗝,然後滿意的笑道,怎麼樣?可以了吧?

我也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大肚皮,然後笑道,恩,不錯不錯,慢慢吃的燒雞吧,以後幫我做事,燒雞我少不了你的,讓你吃個夠,怎麼樣?

腹中乾坤一聽燒雞管夠,那頓時屁顛屁顛的對我說,大哥啊,以後我就跟着你了,你去哪我去哪,跟着你纔有燒雞吃呢。

我擡頭大笑幾聲,正要說話呢,我和五大魔尊同時都愣住了!而我笑了一半的時候也猛的一下停止了笑聲!

雲飄渺的敕令金仙刀被腹中乾坤吞入腹中之後,雲飄渺並沒有發怒,而是臉上掛着一種輕蔑的笑容,當即他再次舉起紫金葫蘆,振聲道,請金仙起刀!

一聽這話,我靠,我們一羣人瞬間炸鍋了!

尼瑪,敢情傳說中的敕令金仙刀,並非就是那一把閃爍着金光的刀刃,而是那個紫金葫蘆?到了最後我們都被騙了?

我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那把金光閃閃的寶刀上,以爲那就是這敕令金仙刀的重要東西,可沒成想,那敕令金仙刀到頭來僅僅是個幻影而已,那紫金葫蘆纔是真正的法寶!

草,太陰險了,這玩意不能叫做敕令金仙刀,應該叫做敕令紫金葫蘆!

雲飄渺再次召喚出了敕令金仙刀,當即暴喝一聲,九重天外有金仙,金仙敕令封鬼眼,今日金仙快顯身,他日香火必誠心!

這一次,我們感覺更加不對勁了,因爲敕令金仙刀剛剛被召喚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全部飛出紫金葫蘆,而是隻露出了一點淡淡的金光,那金光就像是一盞燭火一樣,漂浮在紫金葫蘆的口部。

而當雲飄渺唸完咒語的時候,紫金葫蘆口開始往外冒出更多的金光,慢慢的,越多越多,越來越濃,那些金光在空中竟然慢慢的凝結出了一個人形!

靠!

我以爲錯覺產生,看着那金光人,以爲是祖師爺的不滅金身呢,此時此刻我猛然想到,雲飄渺這一次不止是祭出了敕令金仙刀,他這一次更是請了神靈,或許他所請的人,正是他口中的金仙!

這金仙是誰,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若是請仙來收拾我們這些魔頭,那估計是沒戲的,這些魔尊的修爲都在低等,算不得高等魔尊,而我雖說被尊爲魔皇,但畢竟還沒有正式的成爲魔皇!我的實力估計也難以對付這金仙!

那金光人也看不出長什麼樣,反正就是一團金光,有腦袋,有胳膊,有大腿,見金光人凝結完畢,雲飄渺立馬雙手作了一揖,恭敬的說道,今日晚輩斗膽請出金仙,來對付這等邪魔歪道!

金光人臉上什麼表情,我看不到,但那金光人手中抓着敕令金仙刀的樣子非常兇狠,他淡淡的恩了一聲,隨後說道,這裏聚集了如此之多的魔頭,看來今日本仙要大開殺戒了!

五大魔尊同時朝着我看了一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金仙究竟有多大的本事,我不清楚,畢竟他應該算是傳說中的仙人了,但仙人也分三六九等,我不知道他屬於哪一種,是牛逼的,還是差勁的。

此時金仙擡手將雲飄渺的葫蘆收了過去,然後淡淡的對着葫蘆吹了一口氣,葫蘆當中飛出了更多的金光,將那金光人籠罩的光芒四射!

金仙振聲道,邪魔歪道,受死吧!

他說完這句話,猛然就瞬移到了冰魔的面前,擡手一刀砍出,冰魔啊的一聲大叫,身上開始冒出劇烈的黑霧,那是體力魔氣正在快速消散的特徵!

靠!敢打我小弟?!我他媽咬着牙怒到不行了!此時我忽然想起了祖師爺曾經對我說過的話,他說燒九把香能夠請出傳說中的真武大帝,今日我手中無香,但我也非要請一下試試!

我飛在空中,擡頭暴喝,三山五嶽,星河蓋天,九州之尊,唯真武大帝! 請神咒唸完,天地間爲之一變,但下一刻什麼東西都沒出現,周圍靜悄悄的,大家聽到了我的請神咒,每個人都是驚了一跳,畢竟這玩意可是請出傳說中的真武大帝。

可又過了許久之後,周圍還是靜悄悄的,大家根本看不到一絲異樣的變化,這可讓我多少有點尷尬了。

我撓了撓頭,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雲飄渺卻是笑的快要岔氣了,那金仙也是冷哼了一聲,好像很是看不起我的樣子,當即手持金刀,朝我迅速飛來!

幾大魔尊連忙瞬移到我的面前來抵擋住金仙的攻擊,當在他們剛瞬移到我身前的一瞬間,忽然我身上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們幾人用力的吹散到了一邊!

他們幾個同時回頭,驚訝的看着我,好像是我用法力推散了他們一樣,我雙手一攤無辜道,別看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話音剛落,忽然這夜幕蒼穹之上,那萬千繁星竟然開始急速的運轉了起來,此時的星空之上,就像佈滿數不清的流星一樣,在來回行走,來回運轉!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心說難道真武大帝真的被請來了?我知道請神的時候用來燒香的辦法,那其實只針對一些小鬼,或者小神明,對於真武大帝這種煌煌天神,那不是用幾株香就能請來的!

金仙也停止了自己的進攻,此時與衆人一起擡頭朝着星空上看去,他臉上什麼表情我看不出來,但我感覺他很是驚訝,而且他還小聲呢喃道,難道,真武神要來了嗎?

真武神也是真武大帝的稱謂,當然也有人將真武大帝稱作玄天大帝,不過說的都是真武大帝一個人。

天上的繁星越轉越快,整個蒼穹亙古萬年以來絕對沒有出現過這等異象,天降武神,斗轉星移,這絕對是實力的象徵!

片刻後,蒼穹之上的萬千繁星開始停止了轉動的速度,從我們頭頂正中間,忽然落下一道五色彩光,我們瞪大了眼睛一看,這五色彩光竟然是一隻五色巨龜!

那巨龜的身體真大,估摸感覺至少也得比得上足球場了,他奶奶個熊的,當五色巨龜落在我們頭頂之上的那一刻,幾乎是所有人,哪怕正在啃燒雞的腹中乾坤都全部長大了嘴巴,愣在了原地!

傳說中的真武大帝,此時就站在五色巨龜的背上,他的形象非常具有威懾力!

其身長百尺,披散着頭髮,身着金鎖甲冑,腳下踩着五彩靈龜,按劍而立,目光如電,身邊還站着四個人,分別是龜蛇二將以及記錄六道輪迴功過善惡的金童玉女!

我特麼都嚇的不敢說話了,人家這麼牛逼,我竟然還敢去請,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見我們都不說話,真武大帝微微張口,聲音猶如大呂黃鐘,當即問道,是誰請出本帝,又是所爲何事?

我有點哆嗦,當下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手中無香,而且只是隨便念出了請神咒,就將傳說中的真武大帝請了出來。

此時此刻,我已經晃的不知道該幹什麼了,真武大帝目光如炬,朝着我們一羣人低頭看過來,說實話,他渾身散發着金光,僅僅是這股氣勢,就壓的我們完全喘不過氣了。

他太強了,實在是太強了,我們完全都不敢擡頭看他。

就在此時,忽然從遠處傳來一聲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帝尊近來可好?

我一聽聲音,瞬間驚喜了,這聲音是聖王的,我很是熟悉,當即順着聲音的來源方向看了過去,聖王正踩着一朵黑雲,瀟灑的晃着摺扇,朝着我們趕來。

真武大帝一看到聖王,當即微微一笑,他輕輕一揮手,頓時將身形急劇縮小,變的與我們一般高低。

聖王飛到了真武大帝的面前,很是有禮的作了一揖,當即笑道,帝尊百忙無暇之中,能夠光臨豐都鬼域,實乃我鬼域之幸啊!

真武大帝微微一笑,緩緩的說道,聖王言重了,因有一股熟悉的力量在召喚我,所以我就趕過來了,但到了這裏之後,那股力量就消失了。

聖王一聽,當即皺了一下眉頭,隨後轉頭朝着我看了一眼,我一愣,攤開雙手,什麼也沒說。

聖王這才重新轉過去腦袋,對真武大帝說道,武帝既然來了,要不就到豐都城裏坐坐?好讓我們敘敘舊。

真武大帝想了想,好像是頗有心事的樣子,當即就說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勞聖王帶路了。

聖王笑道,不妨事,武帝請隨我來,說話間,聖王對我眨了眨眼睛,臨走的時候悄悄的對着我甩了一下衣袖,從衣袖中飛出了一團淡淡的紅光。

我知道那是聖王給我的東西,當即快速將那團紅光抓在手心裏,等到聖王帶着真武大帝離去之後再查看。

可那紅光抓在我的手心裏,尼瑪,我感覺手心裏像是着火了一樣,越來越熱,越來越燙,我這種修行之人都快扛不住了,可想這紅光到底有多熱!

眼看聖王和真武大帝的身影還未完全離去,我已經迫不及待的展開了自己的手掌,畢竟我實在是熱的受不了了。

當我攤開手心的瞬間,那團紅光頓時脫穎而出,從我手心飛到了半空中,只聽呼和一聲,那一小團紅光竟然化作了炎神爐!

靠,敢情是聖王離去的時候,將炎神爐送給了我,他這是什麼意思?我看了一眼炎神爐,又看了一眼金仙臉上恐懼的樣子,頓時就明白了聖王的意思。

有炎神爐在此,他金仙也鬧騰不起來了!真武大帝被我請出來,但我卻不敢指揮他幹掉金仙,畢竟人家比我高了不止一個檔次,人家是混哪的,我也不清楚,反正光從出場鏡頭來說,這傢伙絕對是個牛逼轟轟到不行不行的人物。

所以,要靠真武大帝去殺金仙,那我不敢張口,現在聖王與真武大帝一起離開,同時仍下炎神爐,倒讓我感覺這纔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聖王曾經附我肉體,我對炎神爐的操控多少也有點熟悉,雖說比不上聖王那樣,但至少用來對付金仙還是沒問題的!

當即我一揮手,大喝一聲,炎神鎖魂!拙!

頓時炎神爐中飛出三條鐵火鏈!這火鏈完全就是炎神爐中的魔氣凝結而成的,用來捆綁元神,魔心,還有靈魂一類的東西,我看這金仙不是實體,只是被雲飄渺召喚出來的,所以就想先用這一招試試!

那金仙冷笑一聲,對我們說道,有這等寶物,我金仙就會怕了你們嗎?看招!

說話間,他一甩敕令金仙刀,從刀中甩出三道金光,那三道金光飛到鐵火鏈旁邊之時,竟然主動的被那鐵火鏈纏繞到了一起,然後帶回了炎神爐當中。

我靠,就這麼輕而易舉的破掉了我的鐵火鏈,我感覺自己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仔細想了想聖王使用過的方法,然後我就念出咒語,再次打開炎神爐的爐蓋,然後從炎神爐當中飛出上百把火焰魔兵,我心說你金仙能夠破掉我三個法術,但你能一口氣破掉我上百個嗎?

若是破不掉,他就等着被我戳個透心涼心飛揚吧!我控制着那上百把火焰兵器,當即將兵器在空中轉了一個圈,對準金仙冷喝道,接我一招火焰魔兵!去!

金仙的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他渾身金光爍動,將敕令金仙刀舞成刀花散步在自己的周圍,當那上百把火焰魔兵即將衝擊到他身上之後,我忽然嘿嘿一笑,大喝道,傻比,你中計了! 金仙聽不懂傻比是什麼意思,但中計了,他還是能聽懂的,當即驚恐的轉頭四看,他以爲我身旁的五大魔尊會趁機去偷襲他,但就在他轉頭的一剎那,我咬着牙催持着火焰魔兵狠狠的朝着他蜂擁而至,尼瑪,上百把火焰魔兵,猶如天降火雨一般,瘋狂的砸到了金仙的身上。

其實本來金仙是完全能夠抵擋的,但我那句你中計了,其實就是瞎喊的,因爲我這個人最會騙人,我就喜歡對人家說,哎,看看你身後是誰!哈哈哈,你個傻比,中計了吧?

用這種語言最能騙人,因爲每一個人都有思想,都有頭腦,都有自然反應,他們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轉頭。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