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得好,小文,我支持你!做事就得這樣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勇於面對挑戰!”艾莉芸激動地握住雍博文的手,心裏卻想:“這幾個傢伙太不識趣了,非得教訓他們一下不可!”

“嘁,太理想主義了,有你們兩人個哭的那天! 鎮北疆 隨你們便吧,反正該說的都說了,我不管你們了。”魚純冰不屑地揮揮手,心底嘀咕:“公平競爭個屁,今晚我就去把那幾個傢伙打回美利堅去!”

三人正各懷心思的當口,劉意和趙大英已經追上了上來,山莊工作人員也開車過來。

雍博文很是真誠地謝絕趙大英的禮物和派車送他們回去的好意。

可是有劉意在一旁幫忙勸說,到最後雍博文反倒覺得不接趙大英的禮物實在不好,只得勉強拿了禮物,坐上趙大英派的車返回市內。 “各位,事情就是這樣。這次競標關係我們公司第一單生意能不能做成,聲譽能不能響亮的打出去,還請大家集思廣議,共同謀劃!”

寬大的公議室裏,坐滿了四百多千奇百怪的死鬼,全都聚精會神地望着前方。

雍博文極有氣勢地負手而站,背後掛着一張大字條幅:陰森一夏山莊租鬼業務競標計劃動員安排部署大會!

墨汁淋漓,還沒幹透呢,卻是雍大天師回到公司後,現趕出來的。

本來,要是再配上幾個人各立後方左右,那就更有氣勢了。

可是一回到市內,艾莉芸就說昨夜沒睡好要回家補覺,魚純冰叫着要協會總部去調查,看看那個恆聖集團是不是真的交了申請,順便探探他們的底子,而劉意則有單風水道場的設計要親自去處理,四人分道揚鑣,最後只剩下雍大天師一個光桿司令返家換了套衣服後返回公司。

雍博文之前從來沒計劃過這種事情,自己坐在辦公室裏搜腸刮肚地琢磨了半天,也沒想出個主意,後來一想,自己現在是沒有人可以商量,但有鬼啊,而且是四百多各行各業的鬼,其中很有些見多識廣經驗豐富的,爲什麼不找來一起討論?於是便有了這場羣鬼齊聚的會議。

說起來,這也是博文租憑公司成立後的第一次全體員工大會,所有鬼魂員工悉數到場,人類員工盡數缺席!

聽雍博文說完,衆鬼紛紛低聲議論。

雷劈鬼第一個站起來,道:“老闆,我昨晚出去辦事,雖然沒辦成,但對山莊環境也有了個大體的瞭解,不客氣的說,那什麼陰森一夏山莊的設計完全是垃圾中垃圾,如果想整體改變山莊現在經營不善的狀況,只有徹底的改變才行。我以前搞過這方面的設計,現在又對鬼這種存在有了深刻的體會了解,如此讓我做全盤設計,我絕對可以做出世界一流的鬼怪山莊!”

雍博文點頭讚許:“好,那你就去做設計文案圖紙吧,儘快拿出來!”

雷劈鬼爲難地道:“可我沒有工具啊。”

雍博文抓頭道:“呃……那你列個清單,都需要什麼,我回頭買給你。”

“多謝老闆!”一看能做老本行,這雷劈鬼精神得整個黑的發亮,連忙揮筆列了一張長長的單子遞過去,“辛苦老闆了,有些東西可能不太好買,得多跑幾個地方!”

雍博文心裏這叫一個苦啊,怎麼說自己也是身家千萬手底下四百多號人鬼的大老闆,可買個東西還得自己親自出馬,看來很有必要得安排幾個能拋頭露面的人類員工幫忙才行。

又有一鬼站起來道:“老闆,我原來是做商業策劃的,還算成功,如果信得過我,可以把策劃案交給我做!”

“你自己能行嗎?”雍博文看着這鬼有些懷疑,這傢伙頭破血流,半邊身子扁扁,明顯是出了車禍掛掉的。

“我自己當然有點困難,可是我們是一個團隊!”車禍鬼話音未落,身後刷的一下飄起六個鬼來,仔細一看,個個都是車禍鬼!

“你們這是……”

“我們原來就是一個策劃團隊,生前最後一次策劃案成功後,一起出去喝酒慶祝,結果喝多出了車禍,就全都死了!”

那車禍鬼揮着拳頭大吼:“我們的口號是……”

身後六個鬼一齊大喝:“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團結一致,無往不勝!烏拉!”

真是好團結,死都要死一起!

雍博文悄悄抹了把冷汗,點頭道:“好好,策劃案就交給你們團隊做了。這次做得好,就單獨成立策劃部,你當部長!”

“多謝老闆!”七個車禍鬼一齊彎腰向雍博文致意,動作整齊劃一。

“老闆,我還有個想法!”又有一鬼站了出來。

有了兩鬼的帶動,會議氣氛很快熱烈起來,衆鬼紛紛根據自己的專業提出建議。

雍博文坐在那裏反倒插不上話了,感動得眼淚汪汪,心說了,都是專業人才啊,不,都是專業鬼才啊,怎麼就都一下落我手裏了,這好運氣來了,真是擋都擋不住!

這專業鬼才多了,事情他也多。什麼是專才,就是得需要專業用具才能發揮本事的人才!

所以等到衆鬼發表完意見,劃定各自所需負責的業務範圍,雍大老闆面前的採購單子已經厚厚一沓,都是各位鬼才爲了百分之一百發揮自家本領提出的需用物品。

這採購的事情自然落在了在場的唯一一位喘氣活人雍大老闆身上。

雍博文不敢耽擱,當即拿着單子出了公司。

衆鬼滿懷希望地各回各桌,各小組都聚在一處先行討論,只等着老闆買東西回來就開工。

約摸過了半個多小時,一隻暫時沒有什麼任務的鬼無聊地飄到窗口看風景,這一看不禁驚喜地叫道:“老闆回來了。”

衆鬼一聽,都是滿心歡喜,對雍老闆又驚又佩。

倒底是天師啊,能人所不能,這麼多東西,只花了半個多小時就把東西都買回來了,硬是要得!

於是衆鬼唏哩唬嚕地一窩蜂下了樓去迎接老闆。

到了樓口,果然看到雍博文滿頭大汗地站在街邊,只是兩手空空,不像是買了很多東西的樣子。

不過,也沒有鬼對此表示疑問。

雍老闆那是什麼人?大天師啊,隨便使個法術,把東西放進類似儲物戒指空間手鐲的法寶裏面,還不小事兒一樁?

於是衆鬼恭恭敬敬地齊聲大喊:“老闆,歡迎回來了!”

對街而站地雍博文被嚇了一跳,扭頭一看,羣鬼畢至,都擠在門口,搞得門口陰氣森森,鬼影重重,簡直就是恐怖片標準場景,連忙進了公司,問:“你們怎麼都下來了?”

“來接東西啊?老闆快把東西從法寶裏拿出來吧!”

“接什麼東西?什麼法寶?我還沒有去買!”

“老闆,別開玩笑了。你是還沒去,那這半個多小時裏還能一直站在街邊上曬太陽?”

“是啊,我一直在等車!這鬼地方交通太不方便了,公交半天不來,出租車少得可憐,就過去兩三輛,還都有人坐!”

……

衆鬼一片沉默,隨後紛紛翻着白眼,打着哈哈轉身飄走。

雍博文莫名其妙地問:“你們搞什麼?”

大美女溺死鬼許可飄過來很同情地看着雍博文道:“老闆,你也上千萬的身家了,隨便出手一次就得上百萬,開着公司,手底下幾百號員工,連個車都沒有,上街還得打車,這也太小氣了,去買個車吧!”

“原來他們在鄙視我啊!”

雍博文這才恍然大悟,不滿意地哼哼兩聲,也不多說,回街邊繼續打車去了。

又溜溜地站了足有二十分鐘,纔算攔了一輛出租車。

雍博文上車就道:“走,去明珠廣場。”

明珠廣場那是春城規模最大的汽車銷售店,以前雍博文剛考下駕照的時候,也曾去逛去,可惜囊中羞澀,連最全家的奇瑞小QQ都買不起。

到了地頭,雍博文進了車店,便有殷勤地店員美女上前招呼介紹。

只是雍博文一時還拿不定主意買什麼車,無論店員怎麼介紹,都只是嗯嗯啊啊地光點頭不說話,揹着雙手在那裏瞎逛。美女導購說得口乾舌燥,笑臉都繃得有些僵了,卻連半個迴應都換不回來,不禁有些泄氣,暗叫晦氣,看來又碰上一個窮鬼車友,來這裏幹過眼癮了,眼見着又有顧客進門,連忙微笑着讓雍博文先慢慢看,便撒丫子走人,去侍侯新客人了。

這買車可是大事,花這麼多錢,總不能馬虎從事不是?得慢慢看才行!

雍博文拿着這個主意,在店裏踱着方步,漸漸從小排量微型車區逛過去,很快就到了大排量高檔車區。

要說一分錢一分貨,光是擺設就不同。

微型車那邊,幾十輛車一個挨一個地擠在一堆,就跟地攤的大白菜一樣,導購也是一人照顧好大一片。

再看高檔車這邊,一輛車佔一個展臺,每輛車邊上還站着個搔首弄姿的美女,那裙子短的就快到屁股上面了。

雍博文在這邊走了兩人步,也無人招呼,樂得清靜,忽地看到一款越野車,體形彪悍,氣度不凡,往那一趴便透着一股王者之氣,不禁心喜,走上前仔細看了又看,轉了幾圈。這要是在微型車那邊,早就有導購上來介紹了,可這邊卻無人理會,雍博文只好招呼遠處目不斜視的導購小姐道:“小姐,請給我介紹一下這款車!”

那導購小姐這才扭着碎步走過來,先衝雍博文擠了個笑臉,這才擡起保養得光滑細膩的白嫩小手道:“先生,微型車區在那邊啦!”

語氣倒也很和氣,可透着那股子味道就讓人不爽了。

雍博文哪裏知道,像這種店裏導購售貨員,眼睛是最毒不過,客人一過來搭眼一瞅,從衣着打扮上就能猜出對方身價幾何,能買得起什麼價位的商品。雍博文自家不知,剛一進店,就被看了個清楚,瞧他那一身地攤貨,撐死也就買個奇瑞QQ或是一汽小嘉寶的水平。所以從他一進店起,就是微型車區的導購在招呼他,等過到這邊來,根本就無人理睬,要不是顧忌店裏規定,那高檔車區的導購小姐纔不會過來應付這不瞧瞧自己有幾斤幾兩人的傢伙一聲呢。

雍博文見那導購小姐的眼睛不停從自家腦袋掃到雙腳又從雙腿掃回腦袋,下巴又揚得高高,便曉得自家又被鄙視了。

沒辦法,誰讓雍大天師窮了二十幾年,發財之後又忙東忙西,唯獨忘記給自己採辦幾身像樣的行頭呢?

雍博文心裏不禁有些氣不平,很想像爆發戶那樣把兜裏的金卡扔出去,很有氣派地大喊一聲:“就這輛了!”然後再補一句,“邊上那美女多少錢?一起打包,爺我都要了!” 這種行徑只能想想罷了。

車那可是大件,買大件可不能一時意氣用事,過後保準後悔。

不要衝動,不要衝動,要淡定,淡定啊!雍博文心底反覆唸叨幾扁,強壓不平氣,淡淡道:“請給我份介紹資料,我想回去慢慢看。”

導購小姐麻利地取出一疊印刷精美的宣傳材料,雙手奉上。

雍博文接過來,隨手往肋下一夾,轉身就往外走,剛走了兩步,忽聽身後有人招呼:“雍先生,請等一下!”扭頭一瞧,就見一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從遠處快步走來,遠遠就笑道:“雍先生,怎麼就走了,沒有中意的車型嗎?”

瞧這人招呼打得挺熱乎,可雍博文卻想不起自己在哪裏見過這位,遲疑地問:“您是?”

那中年男子也不尷尬,笑道:“雍先生是沒見過我,不過我可見過雍先生。”說話間已經走到近前,不露聲色地敞開外衣,露出襯衫上彆着的綠色徽章來。

敢情這位也是法師協會成員,還是高級別的綠徽會員,當然比起雍博文的紫徽來,那還是要差三個等級的。

雍博文連忙主動握手:“你好,不知先生怎麼稱呼?”

“逄增祥!”中年人熱情地拉着雍博文的手不放開,“既然來了,裏面請吧,外面這種大衆車型想雍先生也是瞧不眼的,我那裏還有幾款適合您的,去瞧瞧怎麼樣?”也不由雍博文反對,拉着他就往裏走,回頭對着那導購小姐吩咐,“去把3103至3165號資料都取過來。”

導購小姐連忙脆聲聲應了一句:“是,逄經理。”轉頭就跑,邊跑還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心裏直犯嘀咕,這一身地攤貨的傢伙什麼來頭?能讓向來勢利眼的老總恭敬成這樣?

雍博文被稀裏糊塗地拉進了貴賓室,雙方落座,又有貴賓室的專職服務小姐奉上茶點飲料,那導購小姐抱着厚厚一摞材料顛顛地跑了進來,只累得嬌喘吁吁,香汗淋漓。

雍博文看得有些心中不忍,可逄增祥卻呼喝道:“拿這麼點東西就累成這樣,像什麼話!”

可憐的導購小姐汗都顧不上擦,連連道歉。

逄增祥又訓了幾句,這才揮手讓導購小姐離開,轉身對雍博文道:“雍天師別介意,我店裏這些女孩兒賣車久了,眼光也變得勢利,只認衣服不認人,招呼不周,還請見諒。”

“這店是你開的?”雍博文不禁肅然起敬。這明珠廣場在整個春城那是數一數二的大店,保守估計值個幾千萬,竟然是這位綠徽法師開的。

“天師見笑了。”逄增祥不無得色,反倒有幾分不好意思,“我沒什麼本事,全靠祖上餘蔭開了這麼家店,勉強餬口,比不得天師的大氣魄。”

雍博文心下好生慚愧,自己那家小公司似乎不值人家車店的一個零頭,怎麼看也不像什麼大氣魄。

兩人又客套了幾句,逄增祥這才言歸正傳,拿起資料給雍博文介紹車型。

雍博文對車僅限於會開,其他什麼品牌之類的東西,只曉得四個圈的奧迪,大眼睛的QQ,其他一概不知,最後還是逄增祥給他推薦了一款名爲“太空風暴”的最新越野車,價位在一百五十多萬。

雍博文親自試了車,那是相當滿意,這便要掏卡付款。

逄增祥卻攔住他道:“錢的事情不用着急,我還有事要跟天師商量。”又把雍博文帶回貴賓室,這才道:“我公司最近晚間不怎麼太平,想從您那裏租兩個鬼守夜。”

雍博文奇道:“逄先生,您也是高級會員,怎麼還用從我這兒租鬼?”

逄增祥苦笑道:“天師,您出手就捉了四百多鬼,哪裏知道我們這些普通會員的難處?協會對法師私人用鬼管理非常嚴格,如果我捉了鬼不上交協會想自己留用,就必須上報審批材料,接受調查組調查,還要對該鬼進行精神狀態檢查,光是審批流程就得大半年,就算是批下來了,每季度還得做一次續申請,若是協會有什麼重大活動,還得按要求抽調參加。總之麻煩太多,反倒不如找家公司租鬼來用。不過,一般的公司有七八個鬼就頂破天了,有十幾二十幾個的全國都少見,平時業務多得數不過來,價格也高得驚人,我想租鬼當保安反倒得不償失。不過,您的公司剛剛成立,員工數量龐大,大部分員工手頭應該還沒工作,所以我想跟您商量一下,租幾個鬼來當夜間保安,時間不用太長,只要三個月,讓我這裏晚上鬧鬼的消息傳出去,就可以了。這車就算是預付的租金,您也別嫌少。”

雍博文一想自己手底下那些鬼裏倒有兩人個似乎做過職業保安,倒正好合適,便點頭答應下來,當場簽了僱傭合同,只等晚上就派鬼過來見工。

商討完畢,雍博文領車告辭,按單採購,足足逛到下午兩點多,纔算把單子上的東西採購齊備,除去商家送貨的大件,其他東西裝了滿滿半車,這纔打道回府。

到了公司,把東西分完了,衆鬼各自工作,雍博文挑了那兩個當過保安的鬼,把事情交待一下,倒把兩鬼開心得不得了,其他無所事事的衆鬼也是羨慕非常,紛紛強烈求老闆也給自己工作機會。

雍博文好生安撫一翻,讓衆鬼稍安勿燥,只等公司名聲打響,業務自然滾滾上門,到時候只怕想休息都休息不得了。安撫完衆鬼,雍博文才算是輕鬆下來,回到自己那間寬大的辦公室,想起魚純冰設計的網站,便開了電腦上去察看。

此時,在網頁上呆着的鬼已經換了一個,卻是個因爲失戀想不開而自殺的吊死鬼,一身白衣,吐着長舌頭,在黑漆漆的房間裏,無聊地轉來轉去,偶爾做個鬼臉,出個鬼聲,倒也足夠嚇人。

這鬼其實不是在網頁上,而是在公司一個房間裏,對着攝像頭活動。

此時雍博文已經不是完全不懂協會高科技的菜鳥,知道協會已經有種結合符文技術架設的網站,可以把鬼魂數據化,通過光盤輸入電腦,在網頁中自由活動。與這種高新技術相比,魚純冰臨時應付架起來的網站可就大爲遜色了,倒很像是二流電腦特技搞出來的。這一點,從瀏覽者的留言中就可以看出來。

網頁雖然只開通了不到三天,可已經有了上萬的瀏覽次數,留言卻只有區區十幾條,大部分都是冷嘲熱諷,就沒有一個相信這是真鬼。

雍博文覺得魚純冰的想法還是正確的,現在是網絡時代,網絡確實是一個極好的宣傳平臺,但這個網頁已經不能滿足被先進聲光效果慣壞了的網民們,既然要在網上搞宣傳,那最好就是把網站做得華麗一些有特色一些。這就得專業人員來做,不是他們這些外行人能行。雍博文翻了翻手頭衆鬼的資料,原想從這裏找個懂行的鬼才出來設計網站,可翻了一遍才發覺,手下這麼多死鬼居然沒有一個是IT行業出來的,看來只能再僱人來做。

這種事情,自然不可能上大街上自己找人,只能通過法師協會。

一想到僱人,雍博文立刻又想起自己上午東跑西跑當採購員的辛酸經歷。

這麼大公司一老闆,居然淪落到親自採購物品的境地,原因無它,手下缺“人”啊!

看起來,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招兵買馬,至少得找兩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平時跑跑腿乾乾雜務之類的,都少不了。

看看時間還早,雍博文也不想拖到明天,當即離開公司,驅車直奔法師協會總部。

一進協會大門,就見一幫子六七個十六七歲的小女生嘰嘰喳喳地說笑着往外走,當中間的正是魚純冰。

魚純冰眼尖,一眼看到進門來的雍博文,開心地大聲招呼道:“老雍,這邊,這邊!”雖然招呼,可不等雍博文應聲,自己先跑了過來,身旁那一羣小女生都忽啦一下圍過來,齊吵亂嚷地發問。

“小魚兒,他是誰啊?”

“難道是冰姐的新歡?”

“長得一般嘛,難道冰姐換口味,看不上帥哥了?”

“什麼啊,這是大餐吃膩了,想換點餐後甜點嚐嚐!”

一幫小女生討論的內容越來越下道,那是相當生猛,聽得雍博文冷汗直冒。

魚純冰有點掛不住了,揮手道:“都瞎扯什麼,這是我的老闆,雍博文大天師!”特意把大天師那三個字咬得重重的。

一幫小女生一下子安靜下來,好像看珍稀動物一樣盯盯瞅着雍博文,忽地齊齊尖叫起來。

“哇,你就是雍博文啊!”

“啊,太帥了,比照片可帥上一百倍。”

“雍天師,給我籤個名吧。”

不知誰牽的頭,一衆小丫頭紛紛遞上筆來。

雍博文哪經過這場面?一時暈頭轉向,稀裏糊塗地接過面前最近的一支筆,問:“往哪籤?”這些小女生光拿筆不拿本,這可怎麼籤?

最先遞上筆的,是個臉蛋團團的女孩,燙成波浪卷的長髮編成粗粗的麻花辮,很隨意地搭過肩頭,髮辮末稍用白帕繫着搭在漲鼓鼓的胸前,顯得又青春又俏皮。

聽到雍大天師發問,女孩兒一伸胳膊道:“籤這兒,籤這兒。”

白生生的胳膊晃得雍大天師一個勁地眼暈,定了定神,小心翼翼認真萬分地把名字簽上。

女孩兒喜滋滋地轉着胳膊看了又看,突然抱住雍博文衝着臉上就叭地親了一口,道:“我是採青派的洛小楠,記得我喲!”

“哎呀,別發騷了,快閃開。”其他女孩兒大爲不滿,齊心合力把洛小楠擠到一旁,搶着位置求籤名。

這些小丫頭一個比一個生猛,洛小楠讓簽在胳膊上那還算是含蘊的,其他人有的讓簽在肚皮上,有的讓簽在後腰上,還有讓雍大天師簽在衣服胸口上的!

每簽完一個,必然報名強吻,可憐雍大天師一番名簽下來,緊張得滿頭大汗不說,臉還都是口紅印。 “都快走吧,我跟老雍還有正事兒要說呢。”魚純冰見一衆閨蜜簽完了名還賴着不走,有點生氣了,揮着手趕人,小女孩兒們這才嘻嘻哈哈地散了。

雍博文長出了口氣,擡頭一看,四下裏圍觀的法師還真不少,都指指點點,低聲說笑,有羨慕的,有嫉妒的,什麼表情都有,他趕緊掏出面巾紙擦臉,省得被人當成色情狂。

魚純冰趕走了閨蜜,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這幫傢伙都瘋慣了,整天沒個正形,老雍你沒被嚇到吧。”

“還好,還好。”雍博文乾笑兩聲,心話說了,果然是人以類聚物以羣分啊。

“老雍你來協會幹什麼?是來接我的嗎?”魚純冰問完這句,眼睛閃閃亮。

可惜雍博文這種不識趣的木頭向來是剎風景破壞幻想的高手,老實地說:“不是,我是想來協會僱幾個人。”

“就知道你沒這麼好心。”魚純冰皺着小鼻子,不滿地哼了一聲,又道,“我已經查過了,那個聖恆集團是做佛教用品銷售的,在歐美上流社會很有名氣,生意做得極大,協會一直懷疑他們是佛教密宗的一支,藉着銷售用品的名義傳教,只是屬於哪一派還不太清楚。不過,他們倒是真跟佛教協會那邊沒有什麼來往,所以只能算是閒散術法人員,今天早上剛在全國總部提了申請,剛剛已經派人把所需的材料、鬼魂都送了過去,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今天晚上他們幾個人就能拿到會員資格,其中有個叫丁茹的拿的還是橙徽,已經夠資格開公司了。從程序上,根本攔不住他們。總會那邊的笨蛋還都挺高興,認爲有密教人士主動申請加入法師協會,是協會宣傳發展的一大勝利,還要大肆慶助宣傳呢。”

雍博文倒是無所謂,道:“沒事兒,我已經安排好做計劃書了,以我們的實力不怕競爭不過他們!”

魚純冰生氣地叫道:“榆木腦袋,笨蛋,這生意明明是我們的,憑什麼跟他們競爭,我非得給他們點顏色瞧瞧不可!”

雍博文連忙道:“你可別亂來!”

“放心,我不會亂來的!”魚純冰滿口答應,“好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先走了。”揮揮手,轉身離去。

雍博文總覺得魚純冰這裏不讓人放心,覺得這事兒還是跟魚承世說一聲纔好,又想着問一下那雕像來歷查得怎麼樣,可到了前臺一打聽才知道,魚承世飛去上海蔘加全國法師協會會長大會去了,明天才會回來,只得作罷,先去人力資源部諮詢自己僱人的事情。

人力資源部對春城這位明星法師招待得自是極爲熱情,詳細瞭解了雍博文的具體情況和要求後,向他推薦招聘學徒工。

因爲他想招的不是高級從業人員,而是跑腿打雜的,就算是他雍大天師名頭響攤子大,可有點本事的會員還得顧忌自己的面子身份,根本不可能去幹這種活,而他對法術本領的要求又不高,不如索性僱請學徒工,薪水少,又好支使,只不過需要雍大天師閒來無事時,在法術上給些指點也就夠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