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時趙王歇和趙軍主帥陳餘集結大軍二十餘萬,而韓信僅有三萬餘人,趙軍謀士李左車深有謀略,建議除餘一方面深壕高塹,堅壁不戰,另一方面偷襲漢軍的糧道,掠其輜重,則漢軍必敗。但剛愎自用且迂腐疏闊陳餘的卻堅持“義兵不用詐謀奇計”,拒絕李左車的建議。而韓信則捉住機會,出奇制勝,派出兩千精騎埋伏於抱犢山,而主力則是越過綿蔓水,北水列陣,與趙軍進行決戰。

陳餘見漢軍背水列陣,沒有退路,則大笑韓信愚蠢,更爲輕敵,這個時候韓信故意詐敗,引趙軍追擊到綿蔓水東岸。其時漢軍沒有退路,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個個拼命,奮力死戰,趙軍不能勝。

而漢軍暗伏在抱犢山的精騎趁趙軍出擊大營空虛之際,一舉端掉了趙軍的後窩,於是趙軍大敗,紛紛潰逃,漢軍乘勝追擊,大獲全勝,陳餘也死於亂軍之中,趙王歇被俘,韓信則乘勢而進,一舉平定了趙地。

這一戰可謂是韓信的成名之戰,一直爲兵家所津津樂道,成爲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此役韓信不拘泥於兵法“右倍山陵,前左水澤”的排兵佈陣之法,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從而激發起將士同仇敵愾、奮力死戰的鬥志,充分地展現了韓信過人的膽量和出神入化的謀略。

“文宣,此次兵出井陘口,又將是一次漢趙之戰,豈不是天意要你做一次韓信嗎?”傅僉和劉胤並轡而行,遙望着不遠處的井陘山,傅僉面帶微笑,打趣地道。

當年井陘之戰,就是漢軍和趙軍之間的戰鬥,而現在蜀軍打得下正是漢軍旗號,而劉胤立國建號也正是趙,歷史總會出現一些驚人的巧合,傅僉提及漢趙之戰,自然而然地不可能遺忘掉韓信。

劉胤微微一笑道:“古之名將中,韓信所能達到的高度是常人所難企及的,井陘之戰,可謂是神來之筆,韓信出奇不意,奇正相輔,纔是井陘之戰成功的關鍵,後人多有東施效顰者,比如漢水之戰的徐晃,都想效仿韓信背水而戰,卻無一例外吃了敗仗。其實,韓信的成功是一定的先決條件的,比如說趙軍主將陳餘的迂腐,比如說漢軍偷襲趙軍大營成功,如果說趙軍換一個統帥,甚至就讓李左車來指揮的話,韓信都不一定能成功,畢竟背水而戰,破釜沉舟這樣的極端戰例都有着高風險的因素,這種成功,一般也是很難複製的。”

傅僉也深有體會地點點頭,道:“文宣所言極是,名將之所以成爲名將,實力謀略是一個方面,運氣機遇也是一個方面,換作其他的將領,韓信或許就未必能功成了。對了,文宣,這井陘之戰如何來打,你可有考慮?”

劉胤呵呵一笑,道:“時移事異,背水之戰肯定是用不着了,據斥侯的稟報,駐守井陘口的匈奴軍不超過兩萬人,就算再加上從葦澤關逃竄下來的兩三千殘兵,這點兵力,還不夠給我們塞牙縫。我準備讓虎騎軍、虎步軍、無當軍一路平推過去,如有險要關隘之處,讓火器營做開路先鋒,神擋殺神,佛擋滅佛,我倒要看看,不用韓信的計謀策略,能不能一路碾壓而過?”

雖然說行軍打仗講的就是謀略計策,但更多時候還是體現在實力上面,這幾年蜀軍在幷州打得都挺苦的,分兵以後,一直地處於劣勢,被匈奴人追着打圍着打,硬是在夾縫之中求得生存,每一戰都打得是小心翼翼,生怕任何的一個疏漏,都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那時候打仗,劉胤最先考慮的就是採用什麼樣的計謀,怎麼樣打仗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憚精竭慮,不知死了多少的腦細胞,現在情況完全地不同了,蜀軍合兵以後,擁有了十餘萬的大軍,氣勢之盛,已是不可同日而語,而此消彼長之間,匈奴人則是大不如前,損兵折將,江河日下,無復當年之威風了。

比如說此次的井陘之戰,以十一萬對二萬三千人,蜀軍已經是極盡優勢,韓信打井陘,奇謀百出,造就了千古經典戰例,劉胤當然沒那個追求,打仗嘛,贏了就行,經典不經典並不重要,所以劉胤根本就沒有多做考慮,決定採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打法,一路平推碾壓而過,看看匈奴人有什麼實力來阻擋蜀軍前進的步伐。(。) ps:稍後更正…………………………………………………………………

眼看着蜀軍蜂擁而上,已經搶佔了葦澤關的城頭,與守城的匈奴兵展開了肉搏戰,匈奴軍雖然拼死抵抗,但衝上的來的蜀軍是越來越多,根本就殺不盡斬不絕,而且後繼的蜀軍更是源源不斷地衝了上去了,葦澤關失守已成定局。

趙固當然沒有與城共存亡的打算,一看到情勢不妙,他立刻是主動地放棄了葦澤關,引兵向東而逃。

蜀軍依靠強大的火藥武器,輕而易舉地就拿來下了葦澤關,打通了東進冀州的的通道。

趙固從葦澤關撤退之後,逃向了井陘口,與駐守井陘口的匈奴大將劉欽兵合一處,準備繼續阻擊蜀軍。

劉胤在葦澤關並沒有多做停留,稍做休整之後就率軍繼向向東開進,直指井陘。

井陘口是太行山有名的八道隘道之一,這是一條長約幾十裏的狹窄驛道,是由晉入冀的最主要的一條通道,道路坎坷,狹隘難行,不利於大部隊展開行動,歷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提起井陘,最讓人記憶深刻的就是韓信背水一戰的經典戰例,當年楚漢爭霸之時,韓信統帥漢軍,翻越太行山,對趙國發起了進攻。

當時趙王歇和趙軍主帥陳餘集結大軍二十餘萬,而韓信僅有三萬餘人,趙軍謀士李左車深有謀略,建議除餘一方面深壕高塹,堅壁不戰,另一方面偷襲漢軍的糧道,掠其輜重,則漢軍必敗。但剛愎自用且迂腐疏闊陳餘的卻堅持“義兵不用詐謀奇計”,拒絕李左車的建議。而韓信則捉住機會,出奇制勝,派出兩千精騎埋伏於抱犢山,而主力則是越過綿蔓水,北水列陣,與趙軍進行決戰。

陳餘見漢軍背水列陣,沒有退路,則大笑韓信愚蠢,更爲輕敵,這個時候韓信故意詐敗,引趙軍追擊到綿蔓水東岸。其時漢軍沒有退路,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個個拼命,奮力死戰,趙軍不能勝。

而漢軍暗伏在抱犢山的精騎趁趙軍出擊大營空虛之際,一舉端掉了趙軍的後窩,於是趙軍大敗,紛紛潰逃,漢軍乘勝追擊,大獲全勝,陳餘也死於亂軍之中,趙王歇被俘,韓信則乘勢而進,一舉平定了趙地。

這一戰可謂是韓信的成名之戰,一直爲兵家所津津樂道,成爲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此役韓信不拘泥於兵法“右倍山陵,前左水澤”的排兵佈陣之法,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然後生,從而激發起將士同仇敵愾、奮力死戰的鬥志,充分地展現了韓信過人的膽量和出神入化的謀略。

“文宣,此次兵出井陘口,又將是一次漢趙之戰,豈不是天意要你做一次韓信嗎?”傅僉和劉胤並轡而行,遙望着不遠處的井陘山,傅僉面帶微笑,打趣地道。

當年井陘之戰,就是漢軍和趙軍之間的戰鬥,而現在蜀軍打得下正是漢軍旗號,而劉胤立國建號也正是趙,歷史總會出現一些驚人的巧合,傅僉提及漢趙之戰,自然而然地不可能遺忘掉韓信。

劉胤微微一笑道:“古之名將中,韓信所能達到的高度是常人所難企及的,井陘之戰,可謂是神來之筆,韓信出奇不意,奇正相輔,纔是井陘之戰成功的關鍵,後人多有東施效顰者,比如漢水之戰的徐晃,都想效仿韓信背水而戰,卻無一例外吃了敗仗。其實,韓信的成功是一定的先決條件的,比如說趙軍主將陳餘的迂腐,比如說漢軍偷襲趙軍大營成功,如果說趙軍換一個統帥,甚至就讓李左車來指揮的話,韓信都不一定能成功,畢竟背水而戰,破釜沉舟這樣的極端戰例都有着高風險的因素,這種成功,一般也是很難複製的。”

傅僉也深有體會地點點頭,道:“文宣所言極是,名將之所以成爲名將,實力謀略是一個方面,運氣機遇也是一個方面,換作其他的將領,韓信或許就未必能功成了。對了,文宣,這井陘之戰如何來打,你可有考慮?”

劉胤呵呵一笑,道:“時移事異,背水之戰肯定是用不着了,據斥侯的稟報,駐守井陘口的匈奴軍不超過兩萬人,就算再加上從葦澤關逃竄下來的兩三千殘兵,這點兵力,還不夠給我們塞牙縫。我準備讓虎騎軍、虎步軍、無當軍一路平推過去,如有險要關隘之處,讓火器營做開路先鋒,神擋殺神,佛擋滅佛,我倒要看看,不用韓信的計謀策略,能不能一路碾壓而過?”

雖然說行軍打仗講的就是謀略計策,但更多時候還是體現在實力上面,這幾年蜀軍在幷州打得都挺苦的,分兵以後,一直地處於劣勢,被匈奴人追着打圍着打,硬是在夾縫之中求得生存。

那時候打仗,劉胤最先考慮的就是採用什麼樣的計謀,怎麼樣打仗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憚精竭慮,不知死了多少的腦細胞,現在情況完全地不同了,蜀軍合兵以後,擁有了十餘萬的大軍,而此消彼長之間,匈奴人則是大不如前。

比如說此次的井陘之戰,以十一萬對二萬三千人,蜀軍已經是極盡優勢,韓信打井陘,奇謀百出,造就了千古經典戰例,劉胤當然沒那個追求,打仗嘛,贏了就行,經典不經典並不重要,所以劉胤根本就沒有多做考慮,決定採用最簡單最粗暴的打法,一路平推碾壓而過,看看匈奴人有什麼實力來阻擋蜀軍前進的步伐。。 蜀軍犀利的攻勢讓劉欽和趙固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指望着井陘口的這條驛道匈奴軍可以守上幾個月的時間,但現實卻是僅僅只用了三天,蜀軍便勢如破竹一般地推進了抱犢寨前。

抱犢山已經是太行山麓的最後一道險要了,過了抱犢山,就進入了一望無際的冀中大平原,匈奴人將再無險可守了。此前的十幾道關隘,匈奴人都是且戰且退,但退到了抱犢山,就再無退路了,劉欽也只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集結起殘餘的所有兵力,準備誓死一戰。

抱犢山林立於太行諸峯之間,卻是一峯突起,崢嶸雄秀,四周皆是懸崖峭壁,遠望如巨佛仰臥,眉目畢肖,而其山頂之上平坦如夷,有良田沃土六七百畝,異境別開,草木繁盛,恍如世外桃源。

匈奴人在抱犢山上修築了極爲堅固的山寨,由於山上有良田清泉,足以養活數千人馬,匈奴人便試圖把抱犢寨打造成一座堅不可摧的營寨,以做爲井陘口的最後一道防線。

由於山勢奇高,火器營的投石車在山底下無法將石雷投擲到山頂上,如果想在利用投石車,就必須將投石車安放在半山腰處。抱犢山的山勢極爲地陡峭,許多地段都是接近於五十度的陡坡,笨重的投石車想要前進到半山腰處,極爲地困難,而且就算能向前推進到半山腰,也極易遭到匈奴人滾木擂石的攻擊,根本就無法立足。

阿堅在抱犢山下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理想的進攻位置,只能是搖搖頭,放棄了。

沒有了火器營的協助,蜀軍的進攻自然就遜色了許多,傅著和高遠俱是面有難色,如果沒有火器的壓制,蜀軍想要攻下如此險要的抱犢寨絕非易事。

不過張樂卻是偏偏不信邪,抱犢山雖然險要,但對於無當飛軍而言,卻也是如履平地,張樂率軍抵達抱犢山山下之後,便立刻向山頂上發起了進攻。

抱犢山許多地段都是接近筆直的懸崖峭,真正能通行的只有一條羊腸小道,而這條羊腸小道也完全是從懸崖壁上鑿出來的,迂迴曲折,盤山而上,蜿蜒如蛇。

無當飛軍自然不可能順着這條羊腸小道進攻抱犢寨,那條小道只能容一人通過,無當飛軍如果排着隊去進攻的話,匈奴人的防守豈不是很輕鬆,一夫當關,萬夫也莫開。

這個時候,就要發揮無當飛軍的長處了,眼看着他們動作敏捷如猿猴,在陡峭險峻的山崖之上,靈敏地攀爬着,而且絲毫沒有遲滯艱辛的感覺,動作如風,登山涉險,如履平地,讓在下面望山興嘆的虎騎軍和虎步軍是豔羨不已。

無當飛軍的山地作戰能力,絕對是天下無雙的,攀登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懸崖絕壁,他們確實可以做到如履平地,這和他們長年在巴山蜀水的險惡環境之中作戰有着莫大的關係,儘管這支無當飛軍早已不再是幾十年那支驍勇地雙的戰隊了,但無當飛軍的傳統,卻毫無保留的繼承了下來,讓這支王牌之師歷經歲月的沉澱卻依舊光彩依然。

劉欽和趙固在山頂上看着蜀軍已經將抱犢山團團地圍了起來,不過看他們對攻山無計可施的模樣,劉欽和趙固心情大好,抱犢山被圍住也沒有什麼,匈奴人在山頂上儲備了大量了糧草,足夠支撐很長的時間了,再加上山頂上有良田可以耕種,劉欽根本就不擔心糧草斷絕的問題,如果能在抱犢山上做長期的堅守,是劉欽最想看到的理想結果。

但不曾想蜀軍猶豫了一圈之後,居然會發起了進攻,而且並不是循着那條羊腸小路攻上來,而是生生地從懸崖絕壁間攀登了上來。

劉欽急令匈奴軍的弓箭手射之,一時間,箭如如織,幾乎覆蓋了半座山峯。

抱犢山的山頂草木繁茂,但半山腰處卻是植被稀疏,別說是高大的喬木,就是連低矮的灌木都很難看到,光禿禿的山崖除了裸露的岩石之外,就幾乎沒有別的任何東西了,處於這樣的環境之中,對無當飛軍的向前推進確實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無處藏身的困境,讓無當飛軍只能是依靠盾牌來抵擋。

無當飛軍爲了保證山地作戰的靈活性,所選用的盾牌並非是那種既大且厚方形盾牌,可以從頭到腳都遮個嚴嚴實實,他們用的盾牌,是那種輕薄小巧的圓形盾牌,這種盾牌的直徑只有兩尺左右,只能是勉強地護住身體的軀幹部位,頭部和四肢,根本就遮掩不住。

所以在匈奴人密集的箭雨之下,無當飛軍也是前進乏力,許多士兵都受了箭傷,不得不退了下去,第一次進攻就這樣無功而返了。

張樂在底下着急了,看來無當飛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神話還真就要終結在抱犢山了,張樂心中不服,下令無當飛軍再次組織兵力,準備發起第二次的強攻。

不過剛剛趕來的劉胤阻止了張樂的行動,命令圍山的部隊暫時地撤下來,在山下紮營安寨,穩住陣腳之後,再想辦法進攻。

張樂有些急眼地道:“大哥,這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今天拿下不抱犢山,軍心士氣都得大受影響,就算明天再攻,一樣也沒辦法!”

劉胤卻沒有顯得着急,從容地道:“我軍連日作戰,甚是疲憊,先行下寨,稍作休整,再從長計較吧,二弟,這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

張樂自然不敢違抗劉胤的命令,只是嘟囔了一句:“再等下去,黃花菜都涼了。大哥,你瞧瞧,山勢這麼高,火器營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除了無當飛軍,別的軍隊只有望崖興嘆的份,可匈奴人的防守如此嚴密,無當飛軍也破不開他們的防線,想要攻上抱犢山,我看很難辦到。”

劉胤道:“二弟,你先下去休息吧,船到橋頭自然直,有什麼辦法,明天再說吧。”。 ps:稍後更正………………………………………………………………都是且戰且退,但退到了抱犢山,就再無退路了,劉欽也只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集結起殘餘的所有兵力,準備誓死一戰。

抱犢山林立於太行諸峯之間,卻是一峯突起,崢嶸雄秀,四周皆是懸崖峭壁,遠望如巨佛仰臥,眉目畢肖,而其山頂之上平坦如夷,有良田沃土六七百畝,異境別開,草木繁盛,恍如世外桃源。

匈奴人在抱犢山上修築了極爲堅固的山寨,由於山上有良田清泉,足以養活數千人馬,匈奴人便試圖把抱犢寨打造成一座堅不可摧的營寨,以做爲井陘口的最後一道防線。

由於山勢奇高,火器營的投石車在山底下無法將石雷投擲到山頂上,如果想在利用投石車,就必須將投石車安放在半山腰處。抱犢山的山勢極爲地陡峭,許多地段都是接近於五十度的陡坡,笨重的投石車想要前進到半山腰處,極爲地困難,而且就算能向前推進到半山腰,也極易遭到匈奴人滾木擂石的攻擊,根本就無法立足。

阿堅在抱犢山下轉了一圈,也沒有找到理想的進攻位置,只能是搖搖頭,放棄了。

沒有了火器營的協助,蜀軍的進攻自然就遜色了許多,傅著和高遠俱是面有難色,如果沒有火器的壓制,蜀軍想要攻下如此險要的抱犢寨絕非易事。

不過張樂卻是偏偏不信邪,抱犢山雖然險要,但對於無當飛軍而言,卻也是如履平地,張樂率軍抵達抱犢山山下之後,便立刻向山頂上發起了進攻。

抱犢山許多地段都是接近筆直的懸崖峭,真正能通行的只有一條羊腸小道,而這條羊腸小道也完全是從懸崖壁上鑿出來的,迂迴曲折,盤山而上,蜿蜒如蛇。

無當飛軍自然不可能順着這條羊腸小道進攻抱犢寨,那條小道只能容一人通過,無當飛軍如果排着隊去進攻的話,匈奴人的防守豈不是很輕鬆,一夫當關,萬夫也莫開。

這個時候,就要發揮無當飛軍的長處了,眼看着他們動作敏捷如猿猴,在陡峭險峻的山崖之上,靈敏地攀爬着,而且絲毫沒有遲滯艱辛的感覺,動作如風,登山涉險,如履平地,讓在下面望山興嘆的虎騎軍和虎步軍是豔羨不已。

無當飛軍的山地作戰能力,絕對是天下無雙的,攀登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懸崖絕壁,他們確實可以做到如履平地,這和他們長年在巴山蜀水的險惡環境之中作戰有着莫大的關係,儘管這支無當飛軍早已不再是幾十年那支驍勇地雙的戰隊了,但無當飛軍的傳統,卻毫無保留的繼承了下來,讓這支王牌之師歷經歲月的沉澱卻依舊光彩依然。

劉欽和趙固在山頂上看着蜀軍已經將抱犢山團團地圍了起來,不過看他們對攻山無計可施的模樣,劉欽和趙固心情大好,抱犢山被圍住也沒有什麼,匈奴人在山頂上儲備了大量了糧草,足夠支撐很長的時間了,再加上山頂上有良田可以耕種,劉欽根本就不擔心糧草斷絕的問題,如果能在抱犢山上做長期的堅守,是劉欽最想看到的理想結果。

但不曾想蜀軍猶豫了一圈之後,居然會發起了進攻,而且並不是循着那條羊腸小路攻上來,而是生生地從懸崖絕壁間攀登了上來。

劉欽急令匈奴軍的弓箭手射之,一時間,箭如如織,幾乎覆蓋了半座山峯。

抱犢山的山頂草木繁茂,但半山腰處卻是植被稀疏,別說是高大的喬木,就是連低矮的灌木都很難看到,光禿禿的山崖除了裸露的岩石之外,就幾乎沒有別的任何東西了,處於這樣的環境之中,對無當飛軍的向前推進確實是一個相當困難的事,無處藏身的困境,讓無當飛軍只能是依靠盾牌來抵擋。

無當飛軍爲了保證山地作戰的靈活性,所選用的盾牌並非是那種既大且厚方形盾牌,可以從頭到腳都遮個嚴嚴實實,他們用的盾牌,是那種輕薄小巧的圓形盾牌,這種盾牌的直徑只有兩尺左右,只能是勉強地護住身體的軀幹部位,頭部和四肢,根本就遮掩不住。

所以在匈奴人密集的箭雨之下,無當飛軍也是前進乏力,許多士兵都受了箭傷,不得不退了下去,第一次進攻就這樣無功而返了。

張樂在底下着急了,看來無當飛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神話還真就要終結在抱犢山了,張樂心中不服,下令無當飛軍再次組織兵力,準備發起第二次的強攻。

不過剛剛趕來的劉胤阻止了張樂的行動,命令圍山的部隊暫時地撤下來,在山下紮營安寨,穩住陣腳之後,再想辦法進攻。

張樂有些急眼地道:“大哥,這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今天拿下不抱犢山,軍心士氣都得大受影響,就算明天再攻,一樣也沒辦法!”

劉胤卻沒有顯得着急,從容地道:“我軍連日作戰,甚是疲憊,先行下寨,稍作休整,再從長計較吧,二弟,這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

張樂自然不敢違抗劉胤的命令,只是嘟囔了一句:“再等下去,黃花菜都涼了。大哥,你瞧瞧,山勢這麼高,火器營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除了無當飛軍,別的軍隊只有望崖興嘆的份,可匈奴人的防守如此嚴密,無當飛軍也破不開他們的防線,想要攻上抱犢山,我看很難辦到。”

劉胤道:“二弟,你先下去休息吧,船到橋頭自然直,有什麼辦法,明天再說吧。”。 打退了蜀軍的一次進攻之後,許久都沒有看到蜀軍再有什麼動作,劉欽不禁是洋洋自得地對趙固道:“趙將軍,這抱犢寨險阻天成,任他劉胤本事如何,也休想踏上抱犢山半步!”

趙固先前確實給蜀軍的火器打怕了,葦澤關如此牢固的防守也沒有堅持多長時間,抱犢山方圓十數裏,這麼大的地方,匈奴軍想守住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事先趙固也對守住抱犢山也沒有太大的信心,不過此戰之後,趙固不禁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蜀軍火器用不上,就等於是瘸了一條腿,他對劉欽選擇在山頂立寨的決定還是由衷地讚歎。

“還是劉將軍英明,居高臨下,憑險自守,將抱犢山的優勢發揮到了極限,的確是高!”

劉欽哈哈大笑,道:“世上之物,皆是一物降一物,劉胤也絕然也不會想到,就算他拿得下幷州,也未必能拿下這抱犢寨!”

兩人正在開懷大笑之時,忽然有匈奴士兵急匆匆上來稟報道:“啓稟二位將軍,蜀軍好象有向東移動的跡象。”

劉欽先是微微地一怔,馬上臉色陡然地一變,暗叫一聲糟糕,馬上向前邁了幾步,向下張望看去。

今天天氣晴好,登高臨遠,方圓幾十裏的狀況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從山頂上看去,那些如螞蟻般大小的蜀軍似乎不再圍困抱犢山,而是沿着抱犢山兩側的小道,向着東方而去。

越過抱犢寨,就是冀中大平原了,首當其衝的就是常山郡的真定城,很顯然蜀軍放棄圍攻抱犢寨而轉頭向真定進攻了。

劉欽也沒有想到蜀軍竟然會放棄攻打抱犢寨,按理說蜀軍不可能把自己的後勤補給線就這麼給交待了,至少歷代兵家兵法都沒有這麼一個先例,但蜀軍卻這麼做了,攻不下抱犢山,乾脆選擇了放棄,轉向東面去攻打真定。

雖然劉欽看得真切,但卻是無力阻止,儘管這兩條小道都緊挨着抱犢山,但正如蜀軍的投石車無法將火器投上山,匈奴人的箭也無法射到山下,劉欽想要解決射程不足的問題,就必須要衝到半山腰甚至是山下,可如此一來,倒給蜀軍帶來了反攻的機會。

所以劉欽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着蜀軍的人馬一隊隊地揚長而去,他卻只能是在山頂上無計可施。

這回輪到了劉欽鬱悶了,本來以佔據着抱犢山這道天然險地,就可以拖得住蜀軍,可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怎麼辦?劉欽思來想去,怎麼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計,死守在抱犢山上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如果被蜀軍拿下真定,劉淵必定會憤怒無比,現在劉欽很是懊悔,如果自己當初選擇當道立寨的話,現在也不致於落到如此尷尬的地步。

蜀軍的人馬絡繹不絕,川流不息,連續兩三天的時間,都在越過抱犢山向東而去,他們對山頂上的匈奴視而不見,理都不理睬。

這幾天劉欽一直盯着蜀軍,站在山頂上的好處就是站得高看得遠,底下的所有狀況都是一覽無餘,但是劉欽看得脖子發酸眼睛發睏,也終究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整天一付愁雲慘淡的模樣。

趙固當然也沒有歇着,他思來想去,對劉欽道:“劉將軍,如今再死守抱犢寨,已無任何的意義了,倒不如果斷出擊,如果能一舉摧毀蜀軍的糧草輜重,便可斷了蜀人的後路,他們進入冀州,也是死路一條。”

劉欽搖搖頭,道:“糧草輜重乃是軍之命脈,劉胤又豈可無備?現在我們勢單力孤,衝下山去,也只能是送死。”

趙固不以爲然地笑了笑,道:“劉將軍也太看重那個劉胤了,劉胤自以爲我們守在山頂,不敢出戰,故而肆意張狂的很,你且來看,蜀軍的騎兵和步兵都已經過了抱犢山很久了,而後衛的糧草輜重營現在才抵達抱犢山下,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護衛輜重營的,並沒有多少戰鬥人馬,這次可是我們的天賜良機,只要一舉能毀掉蜀軍的糧草輜重,勝負還異未可知。”

劉欽有些擔憂地道:“劉胤絕非是易與之輩,說不定早已在山下挖好坑,等你去跳了,只要我軍一離開抱犢寨,優勢便會蕩然無存,趙將軍固然勇氣可嘉,但一步走錯,滿盤皆輸啊。”

趙固一笑道:“固守抱犢寨,此時也是無用之功,倒不如拼死而戰,說不定會有奇蹟出現。這兩日來我也暗地裏觀察,蜀軍的人馬,已經過去了十之八九,想必劉胤也是認爲我們只會固守山頂,死活不出戰,故而全然無備,此次可是我們的大好時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劉欽想了想,趙固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與其傻傻地等在山頂之上,倒不如主動出擊,只要一舉拿下蜀軍的糧草,何愁蜀軍不滅?

最終,劉欽同意趙固帶一萬五千人馬前去偷襲蜀軍的輜重營,只留下幾千人來守山。

趙固決定夜間再偷襲,畢竟大白天的行動,恐怕剛一離山,就會被蜀軍給發現了,從而有所防備,所以匈奴軍的行動就是要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悄悄地離山走羊腸小道,向蜀軍發起出其不意的戰鬥。

是夜,月黑無光,繁星點點,趙固率領着一萬五千名匈奴兵悄然地離開了抱犢寨,沿着上山下山的那條羊腸小道,一步步地向山下行去。

夜間走山間的羊腸小道,確實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而匈奴軍又不敢點着火把,只能是在這種黑燈瞎火的山路上,緩慢地前行着,等他們到達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四更天了。

趙固眼望着不遠處燈火通明的蜀軍輜重營,瞧得是一清二楚,整個輜重營剛剛抵達的抱犢山下,只是簡陋的紮了一個營寨,也沒有多少的兵馬駐守着,趙固冷笑一聲,立刻率軍掩殺過去。 ps:今天回來晚了,會更正的,大約在兩點左右………………………………………葦澤關如此牢固的防守也沒有堅持多長時間,抱犢山方圓十數裏,這麼大的地方,匈奴軍想守住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事先趙固也對守住抱犢山也沒有太大的信心,不過此戰之後,趙固不禁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蜀軍火器用不上,就等於是瘸了一條腿,他對劉欽選擇在山頂立寨的決定還是由衷地讚歎。

“還是劉將軍英明,居高臨下,憑險自守,將抱犢山的優勢發揮到了極限,的確是高!”

劉欽哈哈大笑,道:“世上之物,皆是一物降一物,劉胤也絕然也不會想到,就算他拿得下幷州,也未必能拿下這抱犢寨!”

兩人正在開懷大笑之時,忽然有匈奴士兵急匆匆上來稟報道:“啓稟二位將軍,蜀軍好象有向東移動的跡象。”

劉欽先是微微地一怔,馬上臉色陡然地一變,暗叫一聲糟糕,馬上向前邁了幾步,向下張望看去。

今天天氣晴好,登高臨遠,方圓幾十裏的狀況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從山頂上看去,那些如螞蟻般大小的蜀軍似乎不再圍困抱犢山,而是沿着抱犢山兩側的小道,向着東方而去。

越過抱犢寨,就是冀中大平原了,首當其衝的就是常山郡的真定城,很顯然蜀軍放棄圍攻抱犢寨而轉頭向真定進攻了。

劉欽也沒有想到蜀軍竟然會放棄攻打抱犢寨,按理說蜀軍不可能把自己的後勤補給線就這麼給交待了,至少歷代兵家兵法都沒有這麼一個先例,但蜀軍卻這麼做了,攻不下抱犢山,乾脆選擇了放棄,轉向東面去攻打真定。

雖然劉欽看得真切,但卻是無力阻止,儘管這兩條小道都緊挨着抱犢山,但正如蜀軍的投石車無法將火器投上山,匈奴人的箭也無法射到山下,劉欽想要解決射程不足的問題,就必須要衝到半山腰甚至是山下,可如此一來,倒給蜀軍帶來了反攻的機會。

所以劉欽也只能是眼睜睜地看着蜀軍的人馬一隊隊地揚長而去,他卻只能是在山頂上無計可施。

重生之名門貴女 這回輪到了劉欽鬱悶了,本來以佔據着抱犢山這道天然險地,就可以拖得住蜀軍,可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

怎麼辦?劉欽思來想去,怎麼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計,死守在抱犢山上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如果被蜀軍拿下真定,劉淵必定會憤怒無比,現在劉欽很是懊悔,如果自己當初選擇當道立寨的話,現在也不致於落到如此尷尬的地步。

蜀軍的人馬絡繹不絕,川流不息,連續兩三天的時間,都在越過抱犢山向東而去,他們對山頂上的匈奴視而不見,理都不理睬。

這幾天劉欽一直盯着蜀軍,站在山頂上的好處就是站得高看得遠,底下的所有狀況都是一覽無餘,但是劉欽看得脖子發酸眼睛發睏,也終究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整天一付愁雲慘淡的模樣。

趙固當然也沒有歇着,他思來想去,對劉欽道:“劉將軍,如今再死守抱犢寨,已無任何的意義了,倒不如果斷出擊,如果能一舉摧毀蜀軍的糧草輜重,便可斷了蜀人的後路,他們進入冀州,也是死路一條。”

劉欽搖搖頭,道:“糧草輜重乃是軍之命脈,劉胤又豈可無備?現在我們勢單力孤,衝下山去,也只能是送死。”

趙固不以爲然地笑了笑,道:“劉將軍也太看重那個劉胤了,劉胤自以爲我們守在山頂,不敢出戰,故而肆意張狂的很,你且來看,蜀軍的騎兵和步兵都已經過了抱犢山很久了,而後衛的糧草輜重營現在才抵達抱犢山下,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護衛輜重營的,並沒有多少戰鬥人馬,這次可是我們的天賜良機,只要一舉能毀掉蜀軍的糧草輜重,勝負還異未可知。”

劉欽有些擔憂地道:“劉胤絕非是易與之輩,說不定早已在山下挖好坑,等你去跳了,只要我軍一離開抱犢寨,優勢便會蕩然無存,趙將軍固然勇氣可嘉,但一步走錯,滿盤皆輸啊。”

趙固一笑道:“固守抱犢寨,此時也是無用之功,倒不如拼死而戰,說不定會有奇蹟出現。這兩日來我也暗地裏觀察,蜀軍的人馬,已經過去了十之八九,想必劉胤也是認爲我們只會固守山頂,死活不出戰,故而全然無備,此次可是我們的大好時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劉欽想了想,趙固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與其傻傻地等在山頂之上,倒不如主動出擊,只要一舉拿下蜀軍的糧草,何愁蜀軍不滅?

最終,劉欽同意趙固帶一萬五千人馬前去偷襲蜀軍的輜重營,只留下幾千人來守山。

趙固決定夜間再偷襲,畢竟大白天的行動,恐怕剛一離山,就會被蜀軍給發現了,從而有所防備,所以匈奴軍的行動就是要在夜色的掩護之下,悄悄地離山走羊腸小道,向蜀軍發起出其不意的戰鬥。

是夜,月黑無光,繁星點點,趙固率領着一萬五千名匈奴兵悄然地離開了抱犢寨,沿着上山下山的那條羊腸小道,一步步地向山下行去。

夜間走山間的羊腸小道,確實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而匈奴軍又不敢點着火把,只能是在這種黑燈瞎火的山路上,緩慢地前行,等他們到達山腳下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四更天了。

趙固眼望着不遠處燈火通明的蜀軍輜重營,瞧得是一清二楚,整個輜重營剛剛抵達的抱犢山下,只是簡陋的紮了一個營寨,也沒有我少的兵馬駐守,趙固冷笑一聲,立刻率軍掩殺過去。(。) 趙固率軍離開之後,其實劉欽也很緊張,他一直在山頂上關注着山下的情況,只可惜烏漆抹黑的,什麼也看不到。

越是看不到,就越讓劉欽心慌,這一戰關係到整個冀州的戰局,不可謂不重要,劉欽在山上是坐臥不安,來回地踱着步,滿臉的焦慮之色。

“將軍,山下隱然聽到有喊殺之聲,應該是趙將軍和蜀人交上手了。”副將一聽到動靜就立刻地稟報了劉欽。

劉欽立刻撲身來到了山邊,向下張望,但遠處除了幾點星火之外,什麼都看不到,隱約傳來的喊殺聲,也因爲距離太遠,根本就聽不真切。

只聽聲音的話,應該是趙固和蜀軍已經交上了手,但具體的戰況如何,劉欽也摸不透,現在他所能做的,除了等待就還是等待。

過了大約半個多時辰,就聽得抱犢寨前的山路上,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隱約可以看到人影晃動,副將欣喜地對劉欽道:“劉將軍,定然是趙將軍回來了,打得這麼快,想必是凱旋而歸。”

劉欽也不疑有他,哈哈一笑道:“打得漂亮!走,本將軍要親自去迎接他。”

說着,劉欽大步流星地朝着寨門走去,由於趙固帶走了一大半的軍隊,抱犢寨裏顯得格外的空曠,不過由於沒有防守的壓力,留守的軍隊也都分散在各處,該休息的休息,該放哨的放哨,整個寨門口,也不過才站着十幾個哨兵。

寨門口倒是燃着兩個巨大的油燈,不過光線很難照到那條山路上,劉欽趕到寨門外,只能依稀地看到無數的人影朝這邊移動過來,他衝着黑影哈哈一笑道:“趙將軍,辛苦了!”

話音剛落,一條黑影就竄到了他的近前,這下劉欽看清了,來的是一個胖子,圓臉虯髯,身形魁梧,不過對方雖然看起來很胖,但身手卻極是矯鍵,爬了這麼長時間的山路,居然臉不紅氣不喘,手執一把鋼刀,在燈火下明光閃閃的。

雖然來人極爲地陌生,但劉欽一眼就看到了他身着的是蜀軍的鎧甲,不禁亡魂大冒,轉身欲逃。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無當飛軍的護軍將軍張樂,這次偷襲,張樂暗暗地憋着一口氣,親自帶隊殺到了山頂上,那知剛一到寨門口,就迎面撞到了劉欽。

劉欽本來是準備迎接趙固的,雖然身上配着刀,但根本就沒撥出來,迎面撞上的這尊惡神,卻是手執着明晃晃的鋼刀,看着對方充滿殺機的眼神,劉欽轉身就逃,雙方距離太過接近,如果劉欽此刻撥刀應戰的話,根本就來不及,所以他第一時間選擇的是逃跑而不是應戰。

不過張樂又豈會給他逃跑的機會,嘿嘿地冷笑兩聲,道:“想跑?門都沒有!”

別看張樂身子又胖又沉,但速度卻快得驚人,疾步如飛地就追了上去,手起刀落,連頭帶肩地就將劉欽給砍爲了兩斷。

事起倉促,驚得那幾個匈奴兵是目瞪口呆,等他們反應過來,主將劉欽已經死了對方的刀下,而張樂身後的無當飛軍將士,更是如出林的猛虎,兇猛地撲了上來,手起刀落,將那些還在愣神的匈奴哨兵給砍翻在地。

“有敵襲——”匈奴兵嘰裏哇啦地叫了起來,整個抱犢寨如炸了鍋一般,但劉欽一死,匈奴軍就成了一隻只無頭的蒼蠅,亂撲亂撞,秩序大亂。

匈奴副將雖然有心組織抵抗,但這種混亂的局面又豈是他可以掌控的,失去劉欽匈奴軍就如同失了主心骨,再想組織有效的陣形已經是罔然了。

蜀軍的攻擊太過於突然了,匈奴兵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由於趙固帶走了大部分的兵力,山寨之中留守的兵力分散在各處,一時半會兒根本就無法聚集起來。

而無當飛軍目標明確,攻擊犀利,完全按照事先的佈署發動着進攻,將抱犢寨內的匈奴軍分割包圍再圍而殲之。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