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她帶皇上先回玉堯關好了。

一行人一追一趕,半夜的時候終於趕到了玉堯關,因蕭煌身子有些弱,蘇綰扶着他落後一些,虞歌行動比他們快一些,搶先一步趕回了玉堯關,所以早早的讓人打開了城門,待到蕭煌和蘇綰等人進了城,那城門嘩啦一聲下了栓,愣是把阿九給關在了城門外。

這一下阿九像瘋了似的在外面哭:“娘,娘,你開門。”

他哭完後還用腦袋啪啪撞門。

不過沒人理會他。

蘇綰覺得他哭一陣子也許就回去了。

何況眼下蕭煌身子不濟,需要吃東西補養,然後早早的休息。

她們出來也有一陣子了,現在該回京了。

京城什麼樣子,她們尤不知道呢。

必竟一個是皇上一個是皇后,還是早早回京的好。

所以對於阿九這麼一個意外,他們還是不要理會的好。

他腦子不大好,一定很快便會忘了這件事的。

蘇綰想着扶了蕭煌立刻進玉堯關的府衙。

雷將軍等軍中的將士看到蕭煌回來了,立馬便激動了。

整個玉堯關的將士知道了皇上沒事,立時便歡快起來。

蘇綰趕緊的讓人準備了吃的東西上來,讓蕭煌吃些東西,然後讓他休息。

不過蕭煌吃了東西后,還沒休息,周勝等人趕了回來。

一進來周勝便激動的開口:“皇上,你沒事了,這真是太好了。”

周勝等人是蕭煌的親兵,只有蕭煌在位的時候,他的將軍之位才能長久的坐下去,若是換了一個皇帝上臺,周勝這樣的親兵,只有被打壓的份,根本不可能會翻身的,所以他是不希望皇上出事的,現在看到皇上沒事,他自然高興。

蕭煌懶懶的點了頭,神情說不出的虛弱。

周勝等人本來還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可看到蕭煌虛弱的樣子,分明是不太好的,所以也不敢多留,便退了出去。

不過周勝走到門口,想到什麼似的開口:“皇上,皇后娘娘,北城門那個小子還在那撞城門呢。”

蘇綰的心一沉,這傻子,怎麼還不走啊。

周勝已經走了出去,蘇綰正想着要不要叫人去把阿九攆走,不能再讓他撞門了,要是撞死了,她們豈不是無情無義了。

可是蘇綰沒有開口說,蕭煌已經伸手拉了蘇綰霸道的讓她陪自己睡。

蘇綰只得陪睡。

第二天天沒有亮,蕭煌和蘇綰二人便醒了過來,兩個人起身後,蘇綰看蕭煌的精神好多了,兩個人說了一下,決定立刻啓程回京,京中什麼情況不知道,還是快馬加鞭的趕回京城吧。

至於周勝和十萬大軍,稍後回京。

蕭煌和蘇綰帶人離開,周勝帶着人送蕭煌和蘇綰離開。

周勝心中有些小鬱結,他還有話想和皇上說呢,皇上都沒和他說,便要回京了。

罷罷,待到回京再說吧。

馬車緩緩的駛離了玉堯關,一路回京。

不過一行人只行了二三十里地,便被人追上了,追來的人是周勝派來的手下。

這手下翻身下馬,飛快的稟報道:“稟皇后娘娘,那個在北門撞門的人,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周將軍讓屬下來請示,要不要救這人,若是不救,他必死無疑,若是皇后娘娘讓救,周將軍便讓人救他。”

蘇綰一怔,沒想到阿九這麼執傲,想到他望着她時,眼裏的歡喜,想到他的渴望眼神/

想到昨天晚上他在城門之外撕心裂肺的大叫,她就覺得自己有些殘忍。

若不是阿九,她就死了,蕭煌也就死了,可是現在他們得救了,竟然想扔掉他,還差點害得他死了。

蘇綰正想着,蕭煌冷聲下令;“讓周勝救他一命吧。”

“是。”

那人翻身上馬,便欲離開,不過身後的蘇綰叫住了他,嘆口氣說道:“讓人把他送過來吧。”

那士兵愣了一下,不過沒說什麼,領命而去。

這裏蕭煌不悅的望着蘇綰:“綰兒,你不會想把他帶回京城吧。”

蘇綰點了點頭:“我想阿九一定是哪裏受了傷,既然先前他救了我們一命,我就幫他一次。”

“若是那傢伙是個別有用心的人呢。”

蕭煌擔心這個,蘇綰眸色暗了一下,同樣的這也是她擔心的。

但起碼現在阿九不是別有用心的人。而且就算蕭煌讓周勝救他,若是救醒了他,他以爲她不要他了,遺棄了他,會不會再自殺呢。

如若那樣,她心裏如何安寧。

“我會讓人看住他的,若是發現他真是什麼別有用心的人,正好殺了他。”

蘇綰的眼裏一閃而過的戾氣。

如若阿九真是這樣的人,她定然不會手軟。

蘇綰一邊想一邊望着蕭煌說道:“你難道不想看看他究竟是誰嗎?若他是壞人,我們正好殺了他,但如若他是好人,我們正好還他這個恩情。”

蘇綰的話很在理,雖然蕭煌心裏不暢快,想到那傻子一口一聲孃的叫蘇綰,他就莫名的火大。

那可是七尺高的漢子。

可是雖然心中火大,卻也知道綰兒說的在理。

“好吧。”

阿九很快被人送了過來,蘇綰出手救治了他,他睜開眼睛看到蘇綰的時候,眼裏濃濃的悲傷,好半天沒有說話。

最後還是蘇綰開了口:“阿九怎麼了?”

“孃親,你是不是不要阿九了,那就讓阿九死吧,阿九死了就好了。”

蘇綰自認自己的心腸很硬,可是聽着他這樣可憐巴巴的話,心中也有些酸楚,最後緩緩的開口說道:“好了,我沒有不要你,這不是帶着你了嗎?”

好吧,這便宜兒子她是甩不掉了。

阿九眼睛亮了一下:“孃親,你說帶着阿九了嗎?”

蘇綰點頭,阿九一下子高興的笑了:“孃親,你真好。”

他朝着蘇綰撲過來,想撲進蘇綰的懷裏,這一次蕭煌直接的沒給他面子,一腳把他踢了出去,冷着臉命令:“坐後面一輛馬車,如若再膽敢說話,就把你扔了。”

外面的阿九一聽到蕭煌的話,果斷的選擇沉默,最後爬上後面一輛馬車纔敢嘟嚷:“壞人。大壞人。”

前面的馬車上,蕭煌還鬱悶的,緊抱着蘇綰,氣狠狠的咬了蘇綰的小嘴一口。

“綰兒,不如我們半道的時候,把他扔了怎麼樣?”

想想他這個皇帝就夠鬱結的,竟然淪落到和一個傻子吃起醋來了。

蘇綰輕笑着擡手敲蕭煌的臉,看他氣色好了不少,她心裏很高興。

總之現在抱着他,她就覺得很開心,至於別的人都是次要的。

阿九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人,她只要蕭煌好好的就行了。

“不要管他了,帶他回京吧,若是我醫好了他,他是好人就讓他走,若是他是壞人,我就殺了他。”

蘇綰都這樣說了,蕭煌只得答應,兩個人坐馬車上,一路回京。

因爲蕭煌先前中了毒,所以這一路回京,速度並不快,主要考慮到蕭煌的身體,需要慢慢的調理。

這樣一來,衆人走得自然慢。

待到過了十天,蕭煌的身體已經完全的恢復了,蕭煌便下令侍衛加快速度回京。

只是人還沒有回到京城,便接到京城來的急件。

這信乃是安平候府的小候爺葉廷送了過來的。

信中寫到,嘉平公主慕芊芊假扮蘇綰的時候,被刺客刺殺,因他們暗中早有佈署,所以抓住了那些刺客。

但是慕芊芊在這次的事件中受了傷,傷勢雖然有些嚴重,但已無性命大礙。

不過葉廷在審那些刺客的時候,竟然查出來,那些刺客乃是太上皇蕭琮指示的。

先前蘇綰離京的時候,曾經指示葉廷,不管是誰指示人來傷她,都抓起來。

所以葉廷便帶人前往養德宮卻抓太上皇,太上皇卻留下一道遺書服毒自盡,被葉廷給發現了,趕緊的讓御醫診治。

不過御醫雖然控制住了蕭琮的性命,卻一時解不了毒,如若皇后再不趕回去,只怕蕭琮要有性命之憂。

------題外話------

哈哈,蕭煌這下和傻兒子爭風吃醋了… 馬車裏,蕭煌接到信後,俊挺的身上不自不覺的攏上了寒氣,一張絕美的臉上慢慢的布上了陰雲,瞳眸滿是冷氣,手緊緊的握起,朝着一側的車壁襲擊而去。

咚的一聲響,車壁晃了幾晃,而他的手也紅腫了一大片。

雖然沒有流血,但是蘇綰還是說不出的心疼,伸手拉了過來,不滿的瞪着他:“你這手不是肉長的。”

她瞪完後取了蕭煌另一隻手裏的信過來看,很快蘇綰的臉暗了,她第一時間擔心的是慕芊芊,因爲芊芊是爲了她受過的,若不是代替她,她纔不會受傷,不過看到葉廷說她度過了危險期,蘇綰總算鬆了一口氣。

至於太上皇指示刺客刺殺她的事情,蘇綰覺得這事不大可能。所以她開口說道:“我覺得這事不大可能是太上皇指使的。”

蕭煌聽了擡頭望向蘇綰。

先前看到信的時候,他只覺得內心透心的涼。

說實在的他不想那個指使刺客來殺人的是他的父皇。

對於蕭琮他有滿滿的父子之情,但先前他說過了,不想再讓綰兒吃苦。

如若那指使刺客殺人的事情真是自個的父皇做出來的,他絕不會罷手的。

蕭煌望着蘇綰,蘇綰緩緩的說道:“你不在京城的時候,太上皇並沒有爲難我,我看出他不像是裝的,反倒是太后她一一一。”

蘇綰說到這個的時候,擡頭望向蕭煌一時沒說話。

蕭煌知道她隱瞞了什麼事,又想起先前一見面綰兒說過的差點死在牀上的事情,難道這事和自個的母后有關係。

“綰兒,你有事瞞着我,說,究竟瞞了我什麼事,把我離京後的事情,一一的告訴我,我需要全都知道。”

蘇綰想了想。逐決定告訴蕭煌,便把蕭煌離京後,太后找了文王進宮,要奪她的權,以及文王和江靈兒兩個人聯手搞出來的採花賊事件,甚至於還說了自己生養的時候,太后的故意刁難,若不是自個的母妃,只怕她現在都見不到他了。”

蘇綰說到最後,蕭煌的臉都青了。

真正是又怒又氣,沒想到自個的母后竟然這樣幹。

尤其是他聽到蘇綰說母后和文王以及江靈兒聯手欲除掉她的事情。

蕭煌真正是透心的涼,只因他離京前前往養德宮一趟,和自個的父皇母后說過了,他和蘇綰命連在一起的事情。

他這樣告訴他們,是想他們好好的保護蘇綰,若是愛護他,就要對綰兒好。因爲他們是一體的。

可他沒想到卻讓自個的母后生了別的心意。

她想除掉綰兒,不也是想除掉自個這個兒子嗎?

蕭煌的眼睛血紅一片,氣息也粗了,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母后竟然想殺自己,還想讓二弟文王取代自已的位置。

她真是癡心枉想,憑自個二弟的能力能坐上皇位嗎,只要他一坐上去,東海以及北晉立刻便會揮師直下,西楚眨眼便亡。

蕭煌雖然憎恨太后這樣的行爲,但相較於這些事是自個父皇做出來的,卻要好受得多。

因爲在他的心中,父皇纔是最重要的。至於母后,她和他的關係從小到大也就那樣。

雖然母后對他也不算差,可他就是生不出那種親近來。

反倒是二弟和自個的母后關係要好得多。

難道就因爲這樣,她就想殺掉自個,讓二弟取代嗎?要知道他也是她的兒子啊。

蕭煌心裏很難過,蘇綰伸手拉着他的手勸道:“你別想太多了,這些事等回京後細查,查過再說,說不定這是那些刺客栽髒陷害的。”

蕭煌心情沉重的點頭。

不過雖然心情不好,但還是拉着蘇綰的手,尊重其事的宣佈道:“綰兒,你放心,不過怎麼樣,我都會給你一個交待的,如若這件事真是我母后指使人做的,我不會善罷干休的。”

蕭煌的眼裏閃出冷冽的光芒。

現在他終於瞭解綰兒爲何瘦得這麼厲害了,自己前往北晉國打仗這麼些日子,她就沒有好過,如何能不瘦呢。

蕭煌伸手摟蘇綰入懷。

蘇綰因爲先前和蕭煌說到懷孕的事情,她想起了自個的孩子,不由得一陣黯然。

“團團和圓圓不知道怎麼樣了?我真想他們。”

那可是自己拼死生下來的孩子,可是自己卻不能夠帶他們,陪他們,心裏自然難受得緊。

蕭煌摟着蘇綰的腦袋,溫柔的說道:“你是想孩子了吧,放心,等我們回到京城,孩子差不多也該被送回來了。/”

“呃,什麼意思?”

蘇綰驚喜的擡頭,蕭煌笑着輕吻了蘇綰的小臉一下,溫聲說道:“之前我們回京,我就暗中派人去東海國接兒子了,算算時間,等我們回到西楚國,兒子應該已經接回來了。”

蘇綰一下子高興了起來,伸手摟着蕭煌精壯的腰,歡喜的說道:“好,這真是太好了,我終於可以看到兒子們了。”

雖然她不說,可是每回想到兒子,心裏還是難受得很。

只是不在蕭煌面前表現出來罷了,其實她不知道,蕭煌早就看了來了。

所以纔會派人暗中前往東海去接兒子們。

不過蘇綰高興了過後,便擔心了起來。

“你派人去接他們,有沒有多派點人,如若讓人知道這件事,只怕會對團團圓圓不利。”

“我派。”

“我派了不少的人,你不要擔心。”

“你說他們一直是孃親帶的,這被人帶回來,會不會哭鬧啊。”

只要一想到兒子會哭鬧,她就覺得剜心。

而且想到自己沒帶過兒子,和兒子分開了快近兩個月,兒子會不會不認她。

這些種種,讓蘇綰的心情七上八下的。

“以後我再也不想和他們分開了。”

蘇綰輕聲的低喃,蕭煌抱着她溫柔的保證:“綰兒,你放心,以後你和他們再也不分開。”

“嗯嗯。”

蘇綰的心情總算好了一些,可是隨之她又擔心起別的事情來:“蕭煌,你說他們會不會不要我。”

寵婚撩人 如若是那樣的話,她會心痛死,可是卻也沒有辦法,誰叫她剛生下他們,就把他們送走了呢。

蕭煌立刻否認她的想法。

“你沒聽說過血濃於水嗎?你生了他們,他們自然會親近你的。這就是血脈傳承。” 群史爭霸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