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林雪兒也不繃面子了。臉直接拉下來,一言不發就甩手走人。驚得對方面面相覷。你林雪兒是個天仙。格老子的兒子也是個寶不是?看你女娃兒神氣的。

林雪兒算是明白了。今天事情壞就壞在老漢介紹自己時說個人繁忙公司事務甚至連耍男朋友的時間都沒有。當時自己還傻笑。有點感動老漢如此理解體貼女兒。現在看起來,這個老狐狸早有預謀,這幾十個或大或小,或英俊或呆傻的世家子弟,高官侄輩,怕也是計中套吧!

不想跟老漢吵。這個林老狐狸故意把話說得若有意似無意,再說也肯定不會承認自己設局。老漢一般不這樣啥?爲啥子今天一反常態。林雪兒心裏打起了鼓。

難道自己對那個壞小子的小心思被狡猾的老狐狸看穿了。不妙的是,看來老漢是不贊成這個自己的想法的。否則也不會急着想給自己介紹個男朋友把自己套起。

麻煩了,麻煩了,真有麻煩了!

林雪兒這一晚上翻來覆去就沒迷瞪(閉眼睡覺)一會兒。

早早就起來了。習慣走到廚房,剛要煮小湯圓時,纔想起周家欣這人還在武漢,也沒在小什字家裏頭,自己犯個什麼傻?!

又有點恨自己又有點惱周家欣。武漢的事整完了,就該回來了啥!跟些小百花的小美人們樂不思蜀了吧?真是個死皮賴臉的壞崽兒!

“阿嚏!”正立在小火輪船頭上看三峽風景的周大少一個大噴嚏。

“家欣哥,你別站在船頭了。頂頭風大,在船舷邊邊好點。”

蘭蘭關切的說

“是哪個龜兒子在念老子啊?”

周家欣嘴裏不乾不淨罵道。其實這話要是讓林雪兒知道非給這小子一個大爆慄!

“家欣哥,你快看,三峽的縴夫!”蘭蘭等叫起來。

只見湍急的江水邊,怪石嶙峋的岩石叢上,渾身赤裸的十幾個把身子都彎成了弓形的三峽縴夫正費力的拉着上水的一艘沒有機械動力的貨帆船。激流中的帆船雖然很慢,但也逆水行舟,靠着這堅強的肩膀奮力前行!

這三峽是四川和湖北交界處(長江四川稱川江,出三峽入湖北即稱長江了)的雄奇險峻的高山峽谷間的長江水道。多暗礁險灘急流,自古到今沒有機械動力的船逆水都靠三峽縴夫拉縴上行。

一年四季,縴夫們都不着寸縷。一則經常渾身溼透,着溼衣不適;二則十幾,二十幾人都如此,也就見怪不怪了。

蘭蘭等小美女有些羞澀地透過捂着的手縫偷偷打望那些真理在身(真理都是赤裸裸的啥)的辛苦勞作者。他們往往只能拉上十多,二十幾年。一般四十幾歲就不能吃這碗苦哈哈的飯了。因爲常年沾水,出大力(不使勁能被逆水的行舟拖走)。即使歇下來也渾身病痛,生活不堪了。現世三峽遊也有穿着小褲衩(光着怕不文明)的縴夫拉船的表演項目不可同日而語。

三峽中,瞿塘峽除了峽口的灩?堆灘險,不是很長只幾公里;巫峽幾十公里水流尚平穩,兩側多高山峻嶺,著名的巫山十二峯如神女峯等就在此段;西陵峽最險,號稱處處是險灘,處處是急流。人們多在狹窄險峻山嶺處,設置信號臺,指揮上,下水船隻安全航行。

看着辛苦的縴夫,望着高高山嶺上的險要的信號臺上的高掛的信標。周家欣不禁吼起一首川江民調:

“滿山紅葉紅霞飛,

紅葉映在妹心窩。

哥是川江長流水,

妹是川江水上波---”

(拜求書友大大推薦,收藏) 在武漢三鎮十幾天,隨團的山鷹突擊隊各分隊篩選出的十幾位精英可沒閒着,按照預定的計劃,到了武漢就分開忙碌起來。

山鷹這次最重要的任務有兩個。第一位的是偵察測繪漢口軍用機場及附近區域的地形圖;第二利用萬佳商貿駐漢口辦事處悄悄物色潛伏人員對象並進行摸底考察確定下來,爲幾年後的行動埋下暗樁。

重慶正東,空中距離780公里,水路1300餘公里,就是華中重鎮“九省通衢”的武漢三鎮。1938年秋,日軍發動華中會戰,佔領武漢。由於再無力在地面戰場上突破,抗戰進入相持階段。日軍決定以武漢爲前進基地對中國大後方重慶進行戰略大轟炸,以逼迫民國政府投降,儘早結束中國戰場戰事。

而武漢三鎮的漢口,正是武漢最繁華的商業區和居民區。周家欣一行人就下榻在此的漢口飯店。既方便武漢商戰的指揮,也有利於就近偵察漢口機場及附近區域。

漢口機場是位於長江邊上的一片區域,瀕臨英國人的萬國賽馬場和華商賽馬場。周圍地形複雜,房屋密佈,人員衆多。作爲偵察目標是比較容易接近的。

後來日軍作爲轟炸重慶的漢口空軍前進基地的範圍比現在的漢口機場大多了。它還包括日本人從英國人手裏奪取的萬國賽馬場和華商賽馬場。就是這樣,日軍漢口機場經過擴建,仍無法滿足總數達300架以上的飛機容納,還不得不把一部分飛機安排到漢口以北的孝感機場,作爲第二基地。

“1號,我們兩人分別帶人偵察萬國賽馬場和華商賽馬場。其他人員負責勘測漢口機場及附近區域,已分別安排下去了。”

代號2號的山鷹突擊隊副營長周斌給周家欣彙報。

一上小火輪離開重慶。周家欣就規定這次任務的山鷹每個人員必須用代號,周大少理所當然是1號,2號爲周斌。

周家欣親自去勘測萬國賽馬場的地形情況。周斌帶人去華商賽馬場。賽馬票萬佳商貿駐漢口辦事處已派人買好。大家又仔細考慮了一下明天各自行動的細節,就要分頭準備去了。

一個隊員忽然問:

“1號。爲何不帶武器?”

周家欣搖搖頭說:

“我們都是化裝成平民老百姓的。帶槍幹啥子的,不言而喻嘛。這次行動儘量不要暴露我們的身份,完成偵察勘測任務,即可返回。如遇特別情況,按事先安排好的,不要動手,我們會妥善處理。”

衆人答道明白,即回各自房間準備去了。

周大少跑到蘭蘭屋裏,拿着兩張賽馬票對她說:

“蘭蘭,明天跟我去武漢漢口的萬國賽馬場看場賽馬去!”

蘭蘭高興地跳起來

。這可是個稀罕事對於重慶人來說。重慶市中區平壩壩很少,又小,哪裏能跑馬比賽。要賽也只能比賽爬梯坎。

天氣還算不錯,陰天。周家欣穿一身青灰色學生裝,總算把平時爲了使自己看起來年紀大點,成熟點的紳士長衫給換了,卻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與一身白衣黑長裙的漂漂亮亮的蘭蘭也才般配,像是一對“學生”情侶了。

走進賽馬場,周家欣拉着蘭蘭的手,眼睛卻東張西望,四處打量。坐到觀衆臺上的時候,還藉口給蘭蘭買點炒瓜子花生什麼的,四處遊蕩。蘭蘭覺得他可能也是第一次看賽馬,對這個地方好奇也就沒管他了。過了好一陣子,估計把整個觀衆臺都看過了。周家欣拿包炒瓜子回來了。

38年後,日軍正是把萬國賽馬場的觀衆臺改成了機場指揮台,周家欣可得好好看看。

熙熙攘攘的人羣坐滿了觀衆臺。賽馬場靠市區的一面是觀衆臺,靠長江一邊則平整爲長500米的環形跑道。此時,十幾匹賽馬已經聚在起跑馬閘處,亂紛紛正在列道。紅色,灰色,白色,各色高大的賽馬,一匹匹都顯得十分精神,彷彿就等着一聲令響,飛馳而去,蹄子不住的扒拉。

賽馬這個項目,看奔馳的賽馬是一回事,來這賭馬纔是吸引衆人的關鍵因素,也是賽馬場生意興隆和賺錢的奧祕。

一般來說,還未正式比賽前,看資料下注賠率比較高,買的人多,賭個大運吧。熱門馬賠率小,冷門馬自然高賠率,有的達幾十倍。

正式比賽後,前兩圈(1000米)前還可以下注。賭前三位,或者頭名馬,賠率不高,兩,三倍。買的人也不少,到時可看出賽馬的一點徵兆了,也就考考你的眼力勁行不行。

萬國賽馬場的賽馬分爲兩場:3000米,5000米。中間休息半小時。

第一場3000米。只聽一聲令響,十幾匹駿馬飛馳而出。大家齊聲吶喊助威,買了馬注的就緊張的盯着賽馬,關注自己下注的賽馬號,嘴裏也不住的喊“加油,七號!”等什麼的。整個觀衆臺就像煮沸的水,翻騰不已。

周家欣仔細觀察了一會,趕在賽馬跑到兩圈前,喊來在觀衆臺四處逛的賣馬注的人,買了50元的2號頭名馬,賠率三倍。

“你瞭解這匹2號馬啊?它一直落在第三名,家欣哥。”

蘭蘭着急的問他。

“我哪裏去了解嘛!這不看了一會,不是比賽還沒比完啥。”

周家欣嘴裏回答,眼睛盯着這2號馬的表現。

3000米,對於飛馳的駿馬也就是分分鐘的事。第一回現場看賽馬的周大少贏了有生以來第一單馬注:50元變成了150元。

蘭蘭嘿高興,“家欣哥,你還懂賽馬哈

。”周家欣只是笑笑。

第二場,5000米又開始了。像前面一場一樣,仔細觀看了一會兒的周大少又下手了。買50元這時還排在第三位的9號頭名馬,50元第四位排名的5號頭名馬。都是三倍賠率。

怪了,他娃又贏了。100元變成了150元。這次是第四位的5號在最後時刻超過9號,幾乎就多了半個馬頭,贏得頭名馬。輸贏一算,周大少這場小贏50元。

這下好了,兩場賽馬共贏150元,馬票錢賺回來了,連飯錢都有了。蘭蘭高興的要周家欣晚上到漢口著名的小吃街要好好的撮一頓。

晚上在小吃街啃武漢最有名的鴨脖子的時候,辣的呼呼的周家欣回答了蘭蘭的疑問。好歹前世也看過香港賽馬會的電視直播,也算有一些經驗。

“不在比賽前買注,因爲根本不瞭解賽馬的狀況和騎手的情況。那純粹是靠撞大運。比賽後的小注則有經驗和觀察分析判斷了,一般來說,剛出馬閘,十幾匹馬擁在一起還看不出啥子狀況。等到一圈多的時候,賽馬和騎手的表現已略見一斑。像這種比賽,起先的排頭名的賽馬基本上不會最後取得頭名,很明顯一直領跑,後面的賽馬都膘着勁跟它。那又爲什麼不會是後頭的賽馬,頭名馬一般出在前幾位的賽馬中呢?

因爲前幾位賽馬已佔據了比較好的馬道,又膘着排頭馬,風阻小,有目標,有經驗的騎手會保持體力,一直跟着,到最後一圈或者半圈才快馬加鞭趕超。至於我買第三順位或者第四順位的賽馬爲頭名馬,一則經驗,二則第二順位的賽馬往往與排頭馬拼的太兇,反而讓後面的賽馬和騎手撿了耙桃子。”

蘭蘭已經聽得有些雲裏霧裏。這家欣哥真是第一回看賽馬?啥子時候成了一個馬迷了。

“喔,賽馬有一個奇怪的規律。往往太熱或太冷的賽馬都會倒竈,作爲賭博,始終老闆是不會吃虧的!”周家欣最後說道。

山鷹的各路人馬紛紛滿載而歸。周大少情報搞到,錢還賺了不少。衆人紛紛恭維:老闆就是老闆,事情做得漂亮,錢更是賺得輕輕鬆鬆。

就在大家打哈哈的時候。最後一組,偵察漢口軍用機場內情況的小組回來了。

這個小組的小組長就是代號13號的汪二娃,作爲最有化裝偵察經驗的兩個人化裝成邋遢的叫花兒(乞丐)去偵察算起來有點難度的漢口軍用機場。

有點難度這是周家欣認爲的。當時國民黨武漢行營下轄的漢口軍用機場早被小日本摸得清清楚楚,甚至誇張到指揮官桌上擺的啥子牌子的自來水鋼筆都清楚。這就給了周大少一個錯覺,漢口軍用機場的戒備不過如此。

討論偵查計劃時,汪二娃就提出化裝成兩個叫花兒,接近軍事警備區,潛伏下來,再用望遠鏡仔仔細細的偵察勘測

。而當時叫花兒遍地都是,又不引人矚目。這種辦法大家一致同意。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國民黨一般防“內賊”甚於防外寇。對外國人從來高看一等,敞開大門,待若上賓,幾乎沒有祕密可言。對個人家的平民老百姓防範卻甚是嚴密。

何況是兩個叫花兒。不管你是真叫花還是假乞丐,兩個山鷹“乞丐”還沒抵攏軍事警備區的外圍警戒線,警告都莫得一個,直接就用花生米招待。幸好兩個人機靈,左晃右閃,才狼狽逃去。不服氣,換處地方稍好點,沒用花生米了,改用胡蘿蔔大棒子驅趕了。折騰了一天,倆人這才一身泥塵滿面沮喪,回來了。

“1號,叫花兒是不用扮了,變個丁丁貓(四川話意思是蜻蜓)到混得進去!”

13號汪二娃垂頭喪氣地對周大少說。

“哪個說的,大活人還能遭尿憋死啊!格老子的就不信了,這個目標還拿不下來。老子們就不叫山鷹了,直接叫病貓!”

周家欣一頭惱火的叫着。

(拜求書友大大推薦,收藏) “1號”周斌把這兩天整理好的資料遞給周家欣。

“這是漢口軍用機場及附近區域的地圖。除了這一個空白外,其它都標註得十分細緻,準確,可以作爲以後行動的依據。”周斌介紹道。

這一處空白,當然就是漢口軍用機場了。除了大致的面積以外,內外線警戒位置,人數都不清楚。至於裏面的飛機庫,彈藥庫,指揮部,修理所,通訊處,營房,防空陣地及物質倉庫等情況一無所知。

周家欣他們這幾天也沒閒着。完成了任務的大部分山鷹隊員也集思廣益搞出幾個方案。第一個是直接綁架一個機場的人審問得知。遭周家欣否決了:“首先是不知道被綁架的人知道多少;二是影響大了,怕驚動機場保衛部門不好脫爪爪。”

第二個是找個當地有關係在機場的人。用重金收買情報。這個倒是一個辦法,不過一時半會去哪裏找這麼合適的一個人來。

周家欣腦袋轉得飛快。想想日本人是啷個獲取情報的。好像是使用美人計。一個日本女間諜山田美佳子化名吳敏,與漢口軍用機場的一個機要參謀假裝耍朋友。美人計拉下水後,情報也就得來不費功夫。這可怎麼使?不好,不好,周家欣直接把這一招掐死。

周斌提出一個方案:先在外圍警戒哨位抓一舌頭,問清哨位情況和有關口令,直接化裝成機場人員混進去。大家討論了一會兒,覺得還比較可行。

天色還矇矇亮的時候,兩個身着迷彩作訓服的山鷹隊員乘機場外圍一個警戒哨位換哨,人注意力放鬆的機會,猛撲上去,敲昏一個,另一個按倒綁上堵住嘴,托起就跑。

到了接應處,迅速掩蓋痕跡。撤到安全的隱蔽處,審問舌頭。那個嚇得渾身發抖的哨兵搞不清楚是哪個摸得哨。周斌一審,對方倒乾脆,竹筒倒豆子全說了。

ωωω▪t t k a n▪¢ ○

氣得大家吐血的是:除了曉得這個哨位的情況,口令外,其他的一問三不知。只是知道哨兵叫俞國寶,是湖北仙桃人,今年21歲,男---反正查戶口就對了。有關漢口機場的情況,他作爲一個警衛營的小兵蛋子也無從知曉。

還換裝混進去個屁啊!可能剛混進機場外圍的警戒線,就會一頭撞上裏面的戒備更加嚴密的槍口上。更嚴重的是,一個哨兵被擊昏,另一個失蹤的重大情況會使機場的警戒更加森嚴周密。硬突直撞是行不通了。

“2號,這兩天把物色好的那個暗樁的情況覈實後。讓他儘量找到一個與漢口機場有關係的當地人。這個也可以作爲考驗他的一個任務,完成了有重獎!”

周家欣對皺着眉頭冥思苦想辦法的周斌說。

先擱下這邊焦頭爛額的事不說。那邊小百花藝術團可是喜笑顏開。接連數場精彩的消暑文藝晚會使小百花藝術團聲名大噪。盛情相邀的機關,團體,市區縣等如過江之鯽,絡繹不絕,大紅的請帖都裝了一盒子。

“家欣哥,好扯哦,你看嘛,啥子大武漢餐飲業同盟協會,開個館子飯莊的要請我們開業演出助興,特奉上辛苦費大洋3000元;還有武漢大學的愛國學生聯合會真誠地邀請小百花藝術團蒞臨武漢國立大學;還有這,中央航空委員會駐漢口機場之空軍第七大隊黃志遠大隊長攜全體同仁盛情邀---”

“啥子?,蘭蘭,這最後一句再念念!”周家欣忙道。

抗戰初期,最高領袖將過去各省軍閥自辦的小空軍都由中央航空委員會接受,統一編入空軍戰鬥系列。空軍以大隊爲基本建制。大隊下設三個中隊,中隊下設三個小隊。36年時,已在全國建立了七個飛行大隊,另七個獨立中隊。空軍主力主要集中在江西南昌,其他分駐西安,太原,徐州,汕頭,南寧,成都,昆明等地。

按中央航空委員會命令,正是空軍第七大隊進駐武漢漢口軍用機場,負責警戒華中地區。

“哈兒哦,哈兒哦!”

周家欣氣得擂自己的腦殼。把後面一句再念了一遍的蘭蘭嚇了一跳,以爲家欣哥氣自個。是噻,喊小百花去給這些大兵演出,不是犯傻了嘛?

看見蘭蘭誠惶誠恐的表情,周家欣轉怒爲喜對蘭蘭說:

“蘭蘭,答應空軍第七大隊黃志遠大隊長,小百花藝術團接受盛情邀請,將在三日後全體赴漢口機場爲官兵們上演精彩的節目!”

不再爲裝叫花兒發愁的13號汪二娃又爲1號新下的一道命令而傷腦筋。1號命令所有山鷹隊員必須三天內學好一個文藝表演節目。或合唱,或演小品(有4,9號)等。包括1號自己也不例外。

只有一個目的。格老子的全部以小百花藝術團名義進入機場,把情況摸個底掉。老子不費神巴力地想法混進去了,叫你個人請老子們進去!

三天後,浩浩蕩蕩近四十人的“擴大版”小百花藝術團,被歡天喜地的空軍第七大隊黃大隊長親率各大小軍官親自迎接,乘數輛小轎車幾輛大卡車大搖大擺的進入戒備森嚴的漢口軍用機場。

黃志遠大隊長不辭辛勞,親自陪同小百花藝術團“全體”團員,參觀機場的各處稀罕。親自給衆人解釋七大隊的主力戰機-購置美國的幾十架“霍克-3型”驅逐機(美國人的強擊機,中國空軍做戰鬥機使用便稱爲驅逐機)。甚至於盛情邀請幾個漂亮的重慶妹妹上去坐坐試試,留一個影個嘛。

滿意,他媽的太滿意了!山鷹隊員們簡直對1號讚歎不已。別人費盡心思不得入,隊長得來全不費功夫。這三天的勤學苦練值了,給可愛可敬的黃大隊長和第七大隊表演,該!

一場盛大的軍民聯歡文藝會開始了。因爲不僅有第七大隊的飛行員和地勤人員,甚至機場指揮部,通訊處,物質後備庫等都來了,共有近千人齊聚平坦的機場跑道。

能夠邀請到紅遍武漢,威鎮華中的小百花藝術團,黃志遠大隊長能人啊!黃大隊長更是笑得臉上都能起摺子,生生把一個三十來歲的大年青弄成了個慈眉善目的小老頭。

“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了名震華中的重慶小百花藝術團,大家都是十分高興啊。我們全體官兵表示衷心的感謝和熱烈的歡迎!”在漢口機場基地陳司令熱情洋溢的歡迎講話中,在機場上千官兵歡呼和掌聲中,以周家欣,陳蘭等爲首的全體小百花藝術團團員們起立致意,不管是真的小百花,還是冒充的爛草草花。

開頭曲,這回是真正的氣勢磅礴的“長江之歌”了(小百花加山鷹全體大合唱)

“你從雪山走來,

春潮是你的風采。

你向大海奔去,

濤聲迴盪在天外。

---

啊!長江,長江!”

在場所有人都激動不已。

接下來的獨唱,小合唱,雙人舞,多人舞等精彩節目不斷。叫好歡呼聲和掌聲一直不息。往常空蕩蕩的跑道上難得的熱鬧非凡。

拿手的小品《賣柺》經過幾次合演,山鷹的兩個隊員和蘭蘭配合更加默契,表演更加自然詼諧。從剛一上場起,就歡笑聲不斷。等到最後4號回頭向大家大聲說:“謝謝啊!”的時候,就連平時一直板着臉不苟言笑的政戰處處長都把金絲眼鏡笑掉了:“這些個重慶人把東北話說的太溜了!”

全場氣氛在最後一個節目時推向。由我們小百花藝術團總顧問周家欣先生獨唱:“我愛祖國的藍天”。

周家欣走上搭起的平臺,首先向全體人員,特別是七大隊的飛行員鞠了一個躬。確實是真誠的感謝這些空軍的飛行員和地勤。

因爲第七大隊的飛行員大部分是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的五,六期學員。早期沒有參加多少對日空戰。39年後,日本最先進的“零式”戰鬥機出現後,上去打的主要就是這些五期和六期畢業的飛行員。在面對敵強我弱,而且飛機性能差距巨大的情況下,這些飛行員仍奮勇犧牲,未有一人膽怯退讓,把青春美麗的生命之花綻放在祖國的藍天上,閃爍出動人的光彩!所以這批杭州筧橋中央航校的五期,六期飛行員死的最多,今天在這裏歡聲笑語的年青人,不知他年相見還剩幾人?

周家欣飽含深情的向飛行員們唱起:

“我愛祖國的藍天,

晴空萬里陽光燦爛,

白雲爲---

我愛,祖國的藍天!”

一曲歌罷,掌聲雷動。周家欣又向七大隊全體飛行員深深地鞠了一躬。

“空軍第七大隊,全體都有,起立!”黃志遠命令道。

在黃志遠大隊長率領下,空軍第七大隊全體官兵起立。

“唱筧橋中央航空學校校歌,預備起!”

“得遂凌雲願,空際任迴旋,

報國懷壯志,正好乘風飛去,

長空萬里,復我舊河山。

努力,努力!

莫偷閒苟安,

民族興之責任,待吾肩。

須具有犧牲精神,

憑展雙翼一沖天!”

(拜求書友大大推薦,收藏) 凱旋迴到重慶。周家欣被一件不大不小的事煩上了。自從漂亮的蘭蘭到武漢漢口軍用機場給空軍第七大隊將士們表演節目,有生以來第一次坐着霍克-3型驅逐機留下了美麗的倩影以後。回來後就不停地對陳大爹夫婦和自己的心上人說,要去當飛行員,要去報考杭州筧橋中央航校。

女飛行員?!這個年代恐怕還沒有幾個國家有。何況中國這個航空弱國了。周家欣的腦殼都大了。

南京民國政府從1929年起,纔在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創辦了航空班,開始招收飛行學員。直到接受收編了各地大小軍閥或幾架,十幾架,直至廣東陳濟棠的廣東空軍100餘架飛機時,全國空軍才擁有近200餘架飛機。而且飛機的型號雜亂,英國,美國,德國,意大利等等都有,簡直是萬國航空展覽會。最高領袖也不以爲然,用來對付紅軍足夠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