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一選擇性地無視終究釀成了大禍,連老巢都被人家給端了,禿髮樹機能的家人都生死未卜,如此一來,禿髮樹機能便無心戀戰了,敗勢呈現。

更爲致命的是,意識到蜀軍強大的騎兵軍團就已經附近遊弋的時候,禿髮樹機能就已經感到了惶恐,爲了逃命,放棄姑臧便成爲了唯一的選擇。

但劉胤看似漫不經心的先手一招,此刻就已經完全兀顯出它的價值所在了,鮮卑人四五萬的人馬雲集於北城門下,想要突破這個瓶頸,似乎很難。

蜀軍幾乎是火力全開,所有的遠程武器基本上都投入了使用,弓箭、連弩、火器,一股腦兒地投向了鮮卑人的戰陣。北城門下此刻是密密麻麻熙熙攘攘地堆滿了人,蜀軍的弓弩手和火器投擲手根本就用不着瞄準,閉着眼睛發射或投擲出去,都可以傷到人。

蜀軍居高臨下,肆無忌憚地攻擊着,這彷彿變成了一場單方面的殺戮遊戲,所幸城牆上面比較狹隘,站不了多少的蜀軍士兵,否則鮮卑人根本就沒有希望活着離開姑臧城。

起初鮮卑人還試圖對城牆上的蜀軍發起反擊,用弓箭來和蜀軍進行對射,派兵從城門樓方向向兩側進行突擊,但收效甚微。何況鮮卑人的軍心已亂,再想組織起如此大規模的反擊行動幾乎是不可能了,人人心中所想的,是如何能逃離姑臧城。

鮮卑人潮水般地涌向了城門口,雖然隊伍之中不斷地有人被射殺被炸死,但這似乎無法阻擋住鮮卑人的鐵騎洪流,在這瘋狂的大逃亡之中,死於自相踐踏的人數,竟然要比敵方射殺的還要多,鮮卑人已經是亂成了一鍋粥。大部分人被擋在城門口不得前進,只有極少數幸運的人才能在箭雨和擁擠之中衝出一條路來,逃亡出城。(。) 河西走廊是一條綠色的生命走廊,而武威、張掖、酒泉、敦煌是鑲嵌在這條綠色長廓上的四顆明珠,從當年霍去病橫掃河西匈奴,漢武帝設立河西四郡開始,這片豐饒的土地從此便歸屬於大漢,曹丕篡漢以後,河西四郡成爲了曹魏涼州刺史部的一部分,司馬炎篡魏之後,這裏又成爲了晉國的疆土,如今劉胤率軍強勢西征,將這片土地重新納入了大漢的疆域之中,這已經不是簡單地輪迴宿命,涼州的的疆域變遷也見證了天下大勢的悄然演化。

徐武仍然是涼州刺史,劉胤承諾涼州的官吏基本上予以留任,這首先便是包括徐武的涼州刺史,條茂的武威太守,還有就是張掖太守張恭、酒泉太守張續也相繼遞來降表,劉胤當然是樂見其成,條茂、張恭、張續分別繼續地擔任武威、張掖、酒泉三郡的太守,唯獨敦煌太守馬循不肯投降,繼續高舉大晉的旗幟與蜀國進行對抗。

劉胤倒是沒有在意,區區一個敦煌郡不肯投降,也無關大局,只要蜀軍兵鋒所至,只有五千守軍的敦煌城還不是手到擒來,劉胤從來也沒有把晉國河西的這點勢力放在眼裏,在涼州,真正能稱得上是敵人的,也只有禿髮樹機能一人而已。

雪豹冷情:老婆,你敢改嫁? 雖然此次在武威禿髮樹機能遭遇到了慘敗,損失慘重,但劉胤深知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道理,象禿髮樹機能這樣的對手,絕對不能給他喘息之機,稍有鬆懈,讓他恢復過元氣來,勢必將會捲土重來,這樣的對手,打敗他不難,難的是如何才能消滅他,只有將他徹底地消滅,才能保涼州一方安寧。

歷史上禿髮樹機能制霸河西十年,其間僅敗在西晉名將文鴦手中一次,文鴦的那一次勝仗也是大勝,一舉俘獲諸胡二十餘萬人口,只是未能將禿髮樹機能給消滅。僅僅只是過了一年,戰敗後的禿髮樹機能就又捲土重來,在武威大破晉軍,戰陣新任的涼州刺史楊欣,楊欣也成爲第三位被殺的涼州刺史,第四位戰死的封疆大吏,可見禿髮樹機能的兇悍如斯。

面對這樣一位打不死的小強,劉胤並沒有因爲姑臧大捷而沾沾自喜,他深知,禿髮樹機能就象是荒漠中的一莖野草,只要有合適他的土壤,帶給他點雨露,這棵野草就會瘋長起來,甚至擴展成爲一片的草場。

所以對付禿髮樹機能,所要做的,就是除惡務淨,斬草除根,絕對不能再給任何的一點生存空間了。

禿以樹機能的十萬大軍,在一線峽折損了兩萬,在半路上的兩次襲擊中,損失有數千人馬,而傷亡最爲慘重的,還是此次的姑臧之戰,入城的四五萬人,折損近七成,近三萬人命殞姑臧,禿髮樹機能僅以三四萬的人馬遠逃敦煌,可謂是損失慘重。

劉胤沒有半點要放過禿髮樹機能的意思,姑臧之戰結束之後,經過幾日短暫的休整,繼續西征就又提上了議事日程。

當然,在出兵之前,劉胤還需要整飭刺史府的吏治,雖然劉胤答應了條茂,涼州刺史府的一應大小官吏原則上給予留任。劉胤自然不會食言而肥,絕大多數的原涼州官吏都留任了。但劉胤也對涼州的吏治進行一些微調,這與先前所提原則上並不產生矛盾,也不會對涼州的吏治產生大的震動。

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重新設立都尉一職。都尉是漢時郡一級的軍事主官,內地郡多有設置,邊郡有時代以長史之職而不設都尉,到了曹魏時期,都尉一職大多被撤裁了,其軍事長官的職權皆由郡太守代之,郡守在主管行政的同時,也牢牢地控制着本郡的軍事。

劉胤重新設立都尉,最主要的還是要從太守手中分潤滑出軍事權力來,太守名義上是一郡主官,但也就僅限在行政領域,軍事上的事,全部地交由都尉來主管,而各郡的都尉,皆是劉胤派出心腹將校。也只有通過這種手段,才能將各郡的兵權控制在手,劉胤的宗旨是行政上的事,放手那些郡守自已去做,而軍事上卻牢牢地控制起來,一刻也不放鬆。

當然,這也符合第二個條件之中的關於軍權的歸屬,第二個條件劉胤就不再含糊其辭了,他明確地表示涼州各郡的軍事編制可以保留,但軍事指揮權卻不容許旁落,而郡都尉的設立,則是劉胤這一思想的貫徹執行。

雖然條茂等人有些小小的失落,畢竟在劉胤到來之前,他們在軍事上還是擁有着相當的自主權力,現在太守的職責變遷最爲明顯,完全地淪爲了文官,不僅是太守,就連徐武的刺史,也成爲了文官的編制,完全喪失了軍事統轄權。

不過見識到了蜀軍在姑臧之戰中的出色表現,徐武和條茂等人也是自嘆弗如,此番交出兵權雖然心中略有不捨,但他們還是心悅誠服的,不管在何時,強者都是容易受到尊重的,讓徐武等人頭疼了幾個月的鮮卑問題,劉胤到來之後,如砍瓜切菜一樣,應刃而解了,這樣厲害的人物,徐武他們自然是佩服地五體投地。

郡設都尉,州設校尉,這幾乎和當初的漢代地方軍制相同,劉胤在是通過這種手段,牢牢地控制了涼州的軍權。姑臧一投,繳獲了鮮卑人大批的戰馬、兵器、物資、輜重,爲了下一步在涼州地區募兵提供了便利的條件,涼州地區雖然人口稀少,但民風彪悍,在劉胤崇尚軍隊貴在精而不在多的募兵理念上,還是很適合在此地進行募兵的。

在武威盤桓了一月之久,劉胤基本上完成了對涼州軍事權的掌控,下一步就是進軍敦煌,準備收拾拒不歸降的敦煌太守馬循,將河西四郡的最後一個郡也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之中來,同時,更重要的任務就是徹底消滅禿髮樹機能。(。) ^_^PS:兩點更正照舊………武威、張掖、酒泉、敦煌是鑲嵌在這條綠色長廓上的四顆明珠,從當年霍去病橫掃河西匈奴,漢武帝設立河西四郡開始,這片豐饒的土地從此便歸屬於大漢,曹丕篡漢以後,河西四郡成爲了曹魏涼州刺史部的一部分,司馬炎篡魏之後,這裏又成爲了晉國的疆土,如今劉胤率軍強勢西征,將這片土地重新納入了大漢的疆域之中,這已經不是簡單地輪迴宿命,涼州的的疆域變遷也見證了天下大勢的悄然演化(最後的三國638章)。

徐武仍然是涼州刺史,劉胤承諾涼州的官吏基本上予以留任,這首先便是包括徐武的涼州刺史,條茂的武威太守,還有就是張掖太守張恭、酒泉太守張續也相繼遞來降表,劉胤當然是樂見其成,條茂、張恭、張續分別繼續地擔任武威、張掖、酒泉三郡的太守,唯獨敦煌太守馬循不肯投降,繼續高舉大晉的旗幟與蜀國進行對抗。

劉胤倒是沒有在意,區區一個敦煌郡不肯投降,也無關大局,只要蜀軍兵鋒所至,只有五千守軍的敦煌城還不是手到擒來,劉胤從來也沒有把晉國河西的這點勢力放在眼裏,在涼州,真正能稱得上是敵人的,也只有禿髮樹機能一人而已。

雖然此次在武威禿髮樹機能遭遇到了慘敗,損失慘重,但劉胤深知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的道理,象禿髮樹機能這樣的對手,絕對不能給他喘息之機,稍有鬆懈,讓他恢復過元氣來,勢必將會捲土重來,這樣的對手,打敗他不難,難的是如何才能消滅他,只有將他徹底地消滅,才能保涼州一方安寧。

歷史上禿髮樹機能制霸河西十年,其間僅敗在西晉名將文鴦手中一次,文鴦的那一次勝仗也是大勝,一舉俘獲諸胡二十餘萬人口,只是未能將禿髮樹機能給消滅。僅僅只是過了一年,戰敗後的禿髮樹機能就又捲土重來,在武威大破晉軍,戰陣新任的涼州刺史楊欣,楊欣也成爲第三位被殺的涼州刺史,第四位戰死的封疆大吏,可見禿髮樹機能的兇悍如斯。

面對這樣一位打不死的小強,劉胤並沒有因爲姑臧大捷而沾沾自喜,他深知,禿髮樹機能就象是荒漠中的一莖野草,只要有合適他的土壤,帶給他點雨露,這棵野草就會瘋長起來,甚至擴展成爲一片的草場。

所以對付禿髮樹機能,所要做的,就是除惡務淨,斬草除根,絕對不能再給任何的一點生存空間了。

禿以樹機能的十萬大軍,在一線峽折損了兩萬,在半路上的兩次襲擊中,損失有數千人馬,而傷亡最爲慘重的,還是此次的姑臧之戰,入城的四五萬人,折損近七成,近三萬人命殞姑臧,禿髮樹機能僅以三四萬的人馬遠逃敦煌,可謂是損失慘重。

劉胤沒有半點要放過禿髮樹機能的意思,姑臧之戰結束之後,經過幾日短暫的休整,繼續西征就又提上了議事日程。

當然,在出兵之前,劉胤還需要整飭刺史府的吏治,雖然劉胤答應了條茂,涼州刺史府的一應大小官吏原則上給予留任。劉胤自然不會食言而肥,絕大多數的原涼州官吏都留任了。但劉胤也對涼州的吏治進行一些微調,這與先前所提原則上並不產生矛盾,也不會對涼州的吏治產生大的震動。

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重新設立都尉一職。都尉是漢時郡一級的軍事主官,內地郡多有設置,邊郡有時代以長史之職而不設都尉,到了曹魏時期,都尉一職大多撤裁,其軍事長官的職權皆由郡太守代之,郡守在主管行政的同時,也牢牢地控制着本郡的軍事。

劉胤重新設立都尉,最主要的還是要從太守手中分潤滑出軍事權力來,太守名義上是一郡主官,但也就僅限在行政領域,軍事上的事,全部地交由都尉來主管,而各郡的都尉,皆是劉胤派出心腹將校。也只有通過這種手段,才能將各郡的兵權控制在手,劉胤的宗旨是行政上的事,放手那些郡守自已去做,而軍事上卻牢牢地控制起來,一刻也不放鬆。

當然,這也符合第二個條件之中的關於軍權的歸屬,第二個條件劉胤就不再含糊其辭了,他明確地表示涼州各郡的軍事編制可以保留,但軍事指揮權卻不容許旁落,而郡都尉的設立,則是劉胤這一思想的貫徹執行。

雖然條茂等人有些小小的失落,畢竟在劉胤到來之前,他們在軍事上還是擁有着相當的自主權力,現在太守的職責變遷最爲明顯,完全地淪爲了文官,不僅是太守,就連徐武的刺史,也成爲了文官的編制,完全喪失了軍事統轄權。

不過見識到了蜀軍在姑臧之戰中的出色表現,徐武和條茂等人也是自嘆弗如,此番交出兵權雖然心中略有不捨,但他們還是心悅誠服的,不管在何時,強者都是容易受到尊重的,讓徐武等人頭疼了幾個月的鮮卑問題,劉胤到來之後,如砍瓜切菜一樣,應刃而解了,這樣厲害的人物,徐武他們自然是佩服地五體投地。

郡設都尉,州設校尉,這幾乎和當初的漢代地方軍制相同,劉胤在是通過這種手段,牢牢地控制了涼州的軍權。姑臧一投,繳獲了鮮卑人大批的戰馬、兵器、物資、輜重,爲了下一步在涼州地區募兵提供了便利的條件,涼州地區雖然人口稀少,但民風彪悍,在劉胤崇尚軍隊貴在精而不在多的募兵理念上,還是很適合在此地進行募兵的。

在武威盤桓了一月之久,劉胤基本上完成了對涼州軍事權的掌控,下一步就是進軍敦煌,準備收拾拒不歸降的敦煌太守馬循,將河西四郡的最後一個郡也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之中來,同時,更重要的任務就是徹底消滅禿髮樹機能。(。) 騎兵軍團的速度顯然要比步兵軍團快的多,當劉胤趕到酒泉的時候,羅憲和姚弋康已經在酒泉相候了。不過他們並沒有進城,而是在酒泉城外紮下大營。

劉胤的步兵軍團一直保持着原先的隊型,偏廂車護在縱隊的兩側,逶迤而行,儘管從武威出發,一路上再有沒有遭到鮮卑人的滋擾,但步兵軍團卻沒有絲毫的鬆懈,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戒備狀態。

臨近酒泉,斥侯快馬回報:“啓稟大將軍,羅將軍已率兵抵達酒泉城下,已在酒泉城外安營。”

劉胤微微點頭道:“還是騎兵神速,令則他們竟然先我一步到達了,好,傳我軍令,與羅將軍所部會合,共同紮營於酒泉城外。”

自兩個月前分兵,此時蜀軍方又複合兵一處,羅憲所帶走的虎騎左右營原屬中軍編制,而羅憲麾下的三個營也暫時劃歸到中軍轄下,此番會師之後,虎騎營和永安三營也就各自歸建,分別立營下寨,而姚弋康的騎軍則是另立一營。

當晚,劉胤在中軍帳設宴,共慶會師。自枝陽分兵以來,步兵軍團和騎兵兩線作戰,皆是戰果不斐,步兵軍團在武威重創了禿髮樹機能的主力部隊,而騎兵軍團則在西海搗毀了鮮卑人的老巢,兩路人馬齊頭並進,爲蜀軍徹底地解決涼州問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灑泉太守張續也出現在了晚宴之上,有了“武威模式”以後,酒泉問題的解決變得輕而易舉,張續在接到徐武的命令之後,也是欣然同意,酒泉繼張掖之後,也改旗易幟,歸順了蜀漢。

劉胤今天的心情不錯,雖然說自從分兵以後,劉胤的步兵軍團也未曾有過一敗,但每一次作戰,確實打得也是很辛苦,只能用慘勝來形容,畢竟拿步兵和鮮卑人的騎兵力拼,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以前劉胤打仗,步騎協同配合,確實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這次爲了迂迴偷襲鮮卑人的老巢,劉胤纔不得不將步騎分離出來,讓機動能力更強的騎兵去擔負偷襲的角色。

此次酒泉會師,也將徹底地結束步騎各自爲戰的局面,如今禿髮樹機能也僅剩下殘師,想在涼州再次掀起風浪,恐怕也是難遂他願了,蜀軍步騎合兵一處之後,聲勢大漲,接下來的敦煌之戰,劉胤也是信心滿滿。

爲了維持今天的好心情,在酒宴之上,劉胤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隻談風月,不談軍事,誰壞了這個規矩,便罰酒三杯。

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小心謹慎,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話匣子便打了開,在座的大多是行伍之人,自然沒那文人騷客的雅趣,三句話不離本行,頻頻犯規也就在所難免了。不過既是行伍之人,性格也極是爽快,有犯規者,自然也就毫不猶豫地自罰三杯。

姚弋康是第一個挨罰的,後面高遠、鄧樸、盧遜、鄧忠等人也先後受罰,其中盧遜最慘,一人就接連三次犯規,也只好乖乖地連飲九杯酒,喝得酒醉醺醺,就連素爲沉穩的羅憲也不小心中了招,被罰了三杯。

劉胤是哈哈大笑,結果他自己也不小心說露了嘴,只能是自認倒黴地自罰了三杯。

酒宴在非常融洽地氣氛中結束,劉胤此舉也是爲了舒緩一下大家緊張的壓力,西征以來,除了行軍就是打仗,大家很難得有機會輕鬆一把,藉着這個晚宴,劉胤着實讓諸將體會了一把張馳有度。

至於準備接下來的戰役,劉胤已經是早有安排,第二天早上升帳點卯,劉胤召集諸將到大帳議事,就是來商量敦煌之戰的詳情。

敦煌太守馬循拒絕了徐武的命令,也就意味着他拒絕向蜀軍投降,在河西四郡的太守之中,也算是一個例外。與條茂、張恭、張續不同,羅循與徐武的關係並不太融洽,此番徐武率衆向蜀國投降,雖然他還是擔任着涼州刺史一職,但性質便大爲不同,這個的“命令”對於馬循而言,是沒有有任何的約束力的,他理所當然地予以拒絕,敦煌郡的城頭,依然飄揚着晉國的旗幟。

當然馬循倒還沒有自大到以爲自己手中只有五千的人馬,就可以和蜀國的數萬大軍相抗衡,拒絕歸降之後,馬循當然知道蜀軍定然前來征討這河西地區最後一座尚還歸屬於晉國的城池,這讓馬循一直以來是憂心沖沖。

不過馬循這麼做,還是有着一定的把握的,正因爲如此,他纔會有恃無恐。

馬循的靠山,不是別人,正是禿髮樹機能。

也許有人會奇怪,禿髮樹機能不正是被劉胤給打敗,狼狽不堪地逃到敦煌,誰拿他當靠山,那不是壽星老兒嫌命長嗎?

所以,馬循在接到徐武的命令之後,一度也是很糾結,如果以自身的力量來對抗蜀軍的話,那麼三個馬循加起來,也絕對不會是人家的對手,可就這麼草草地投降,馬循心裏也是頗爲不甘心的。

這個時候,長史韓稚向馬循提議,與禿髮樹機能聯合,一起來對抗蜀軍。

馬循是一頭霧水,並不是說禿髮樹機能能力不行,如果放在以前,禿髮樹機能縱橫河西之時,馬循對禿髮樹能還是相當地保持着敬畏之心,那時候,禿髮樹機能氣勢沛然,威名赫赫,就連河西人家有小孩哭鬧,大人們無計可施,只有說出禿髮樹機能的名字,小孩立刻就不敢再哭了。

但時過境遷,現在的禿髮樹機能和以前已經是無法相提並論了,三番幾次地敗在劉胤的手中,損兵折將,威風掃地,尤其是武威一戰,禿髮樹機能慘敗而逃,便從神壇上跌落了下來。

韓稚向馬循提出以禿髮樹機能爲靠山,讓馬循深感莫名,現在的禿髮樹機能,還配得上做靠山嗎?(。) ^_^PS:兩點更正,可能會遲點,有些卡文……………羅憲和姚弋康已經在酒泉相候了(最後的三國640章)。(有?(意?(思?(書?(院不過他們並沒有進城,而是在酒泉城外紮下大營。

劉胤的步兵軍團一直保持着原先的隊型,偏廂車護在縱隊的兩側,逶迤而行,儘管從武威出發,一路上再有沒有遭到鮮卑人的滋擾,但步兵軍團卻沒有絲毫的鬆懈,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戒備狀態。

臨近酒泉,斥侯快馬回報:“啓稟大將軍,羅將軍已率兵抵達酒泉城下,已在酒泉城外安營。”

劉胤微微點頭道:“還是騎兵神速,令則他們竟然先我一步到達了,好,傳我軍令,與羅將軍所部會合,共同紮營於酒泉城外。”

自兩個月前分兵,此時蜀軍方又複合兵一處,羅憲所帶走的虎騎左右營原屬中軍編制,而羅憲麾下的三個營也暫時劃歸到中軍轄下,此番會師之後,虎騎營和永安三營也就各自歸建,分別立營下寨,而姚弋康的騎軍則是另立一營。

當晚,劉胤在中軍帳設宴,共慶會師。自枝陽分兵以來,步兵軍團和騎兵兩線作戰,皆是戰果不斐,步兵軍團在武威重創了禿髮樹機能的主力部隊,而騎兵軍團則在西海搗毀了鮮卑人的老巢,兩路人馬齊頭並進,爲蜀軍徹底地解決涼州問題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灑泉太守張續也出現在了晚宴之上,有了“武威模式”以後,酒泉問題的解決變得輕而易舉,張續在接到徐武的命令之後,也是欣然同意,酒泉繼張掖之後,也改旗易幟,歸順了蜀漢。

劉胤今天的心情不錯,雖然說自從分兵以後,劉胤的步兵軍團也未曾有過一敗,但每一次作戰,確實打得也是很辛苦,只能用慘勝來形容,畢竟拿步兵和鮮卑人的騎兵力拼,絕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以前劉胤打仗,步騎協同配合,確實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這次爲了迂迴偷襲鮮卑人的老巢,劉胤纔不得不將步騎分離出來,讓機動能力更強的騎兵去擔負偷襲的角色。

此次酒泉會師,也將徹底地結束步騎各自爲戰的局面,如今禿髮樹機能也僅剩下殘師,想在涼州再次掀起風浪,恐怕也是難遂他願了,蜀軍步騎合兵一處之後,聲勢大漲,接下來的敦煌之戰,劉胤也是信心滿滿。

爲了維持今天的好心情,在酒宴之上,劉胤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隻談風月,不談軍事,誰壞了這個規矩,便罰酒三杯。

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小心謹慎,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話匣子便打了開,在座的大多是行伍之人,自然沒那文人騷客的雅趣,三句話不離本行,頻頻犯規也就在所難免了。不過既是行伍之人,性格也極是爽快,有犯規者,自然也就毫不猶豫地自罰三杯。

姚弋康是第一個挨罰的,後面高遠、鄧樸、盧遜、鄧忠等人也先後受罰,其中盧遜最慘,一人就接連三次犯規,也只好乖乖地連飲九杯酒,喝得酒醉醺醺,就連素爲沉穩的羅憲也不小心中了招,被罰了三杯。

劉胤是哈哈大笑,結果他自己也不小心說露了嘴,只能是自認倒黴地自罰了三杯。

酒宴在非常融洽地氣氛中結束,劉胤此舉也是爲了舒緩一下大家緊張的壓力,西征以來,除了行軍就是打仗,大家很難得有機會輕鬆一把,藉着這個晚宴,劉胤着實讓諸將體會了一把張馳有度。

至於準備接下來的戰役,劉胤已經是早有安排,第二天早上升帳點卯,劉胤召集諸將到大帳議事,就是來商量敦煌之戰的詳情。

敦煌太守馬循拒絕了徐武的命令,也就意味着他拒絕向蜀軍投降,在河西四郡的太守之中,也算是一個例外。與條茂、張恭、張續不同,羅循與徐武的關係並不太融洽,此番徐武率衆向蜀國投降,雖然他還是擔任着涼州刺史一職,但性質便大爲不同,這個的“命令”對於馬循而言,是沒有有任何的約束力的,他理所當然地予以拒絕,敦煌郡的城頭,依然飄揚着晉國的旗幟。

當然馬循倒還沒有自大到以爲自己手中只有五千的人馬,就可以和蜀國的數萬大軍相抗衡,拒絕歸降之後,馬循當然知道蜀軍定然前來征討這河西地區最後一座尚還歸屬於晉國的城池,這讓馬循一直以來是憂心沖沖。

不過馬循這麼做,還是有着一定的把握的,正因爲如此,他纔會有恃無恐。

馬循的靠山,不是別人,正是禿髮樹機能。

也許有人會奇怪,禿髮樹機能不正是被劉胤給打敗,狼狽不堪地逃到敦煌,誰拿他當靠山,那不是壽星老兒嫌命長嗎?

所以,馬循在接到徐武的命令之後,一度也是很糾結,如果以自身的力量來對抗蜀軍的話,那麼三個馬循加起來,也絕對不會是人家的對手,可就這麼草草地投降,馬循心裏也是頗爲不甘心的。

這個時候,長史韓稚向馬循提議,與禿髮樹機能聯合,一起來對抗蜀軍。

馬循是一頭霧水,並不是說禿髮樹機能能力不行,如果放在以前,禿髮樹機能縱橫河西之時,馬循對禿髮樹能還是相當地保持着敬畏之心,那時候,禿髮樹機能氣勢沛然,威名赫赫,就連河西人家有小孩哭鬧,大人們無計可施,只有說出禿髮樹機能的名字,小孩立刻就不敢再哭了。

但時過境遷,現在的禿髮樹機能和以前已經是無法相提並論了,三番幾次地敗在劉胤的手中,損兵折將,威風掃地,尤其是武威一戰,禿髮樹機能慘敗而逃,便從神壇上跌落了下來。

韓稚向馬循提出以禿髮樹機能爲靠山,讓馬循深感莫名,現在的禿髮樹機能,還配得上做靠山嗎?(。) 三危山位於敦煌以東,東西寬約數十里,其“三峯聳立、如危欲墮,故云三危”。··暁·說·三危山是河西走廓上比較險要的一道關隘,是從酒泉通往敦煌的必經之路,欲取敦煌,必先得三危。

馬循和禿髮樹機能結盟之後,自然將三危山列爲了敦煌防禦的第一道防線,在三危山佈下了重兵,試圖抵禦蜀軍的進攻。

劉胤率蜀軍抵達三危山下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中旬了,沙漠之中的五月已進入了最熱的季節,早晚還好點,午時左右,熾熱的陽光曬得沙子發燙,熱浪滾滾襲來,幾乎讓人有一種近乎窒息的感覺。

今年以來,乾旱肆虐着整個河西走廓,從去年冬天開始,整個河西走廓滴雨未降,許多河流乾涸了,原本該是鬱鬱蔥蔥的綠洲此刻除了一眼望不到邊的沙漠之外,再也看不到了一絲的生機和綠意。

長時間的行軍讓蜀軍顯得疲憊不堪,缺水更讓蜀軍面臨極大的困擾,六萬多人馬的飲水絕不是一個小數目,許多河流的乾涸讓蜀軍在解決飲水問題上陷入困境,在沙漠戈壁上行進,沒有水喝簡直就是致命的。

看着一個個喉嚨在冒煙的士兵,羅憲憂心沖沖地對劉胤道:“大將軍,不解決飲水問題,大軍恐怕是前進乏力,再這麼下去,軍心恐難凝聚,仗可就沒法打了。”

劉胤也很清楚現在面臨的困境,從酒泉出發,至敦煌,一路上只有疏勒河一條大的河流,而從籍端水向西,直到敦煌幾百裏的路途,一路上幾乎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一條河流了,乾涸的河牀涌起細細的沙子褶皺,似乎還可以看到水流的痕跡,但是,那些幹得發燙的沙子下面,覓不到任何的水源。··暁·說·

水是生命的源泉,沒有水,比沒有糧更爲地艱難,劉胤爲了解決飲水難的問題,打造了不少的水車,就連那些偏廂車都儘可能地裝載着木製的水罐,存貯着大量的水,一邊做爲防禦利器來阻擋敵人的進攻,另一方面成爲運輸水的交通工具,可謂是一車兩用。

但儘管如此,缺水已經成爲了整支大軍最大的難題,而且越往前走,這個矛盾越尖銳,現在蜀軍每個士兵每天可以分配的飲水都不超過一斤,在這酷熱的環境之中,這麼一點水簡直就是杯水車薪,毫無疑問,缺水也必將使蜀軍的戰鬥力銳減。

羅憲和許多將領都流露出了退兵之意,在目前這種艱難的環境之下,如果強行進軍的話,恐怕是很難收到成效的,根據斥侯探來的消息,敦煌太守馬循和禿髮樹機能已經是走到了一起,聯合派兵扼守通往敦煌的要道三危山,如果他們死守三危山的話,蜀軍定然會受困於三危山之下,那時缺水的狀況就會更加地嚴重。現在最理想的策略就是先行退兵回酒泉,等到秋季或許雨量充沛,不再受用水困擾再行進軍,方纔會有勝算。

不過劉胤沒有采納羅憲等人的意見,行百里而半九十,如果此刻退兵的話,很可能就會功虧一簣,現在蜀軍的確是遭遇到了一些困難,但困難再大,能大得過當年爬雪山過草地那樣的困難嗎?如果當初不是劉胤下定決心,兵行險棋的話,又何來今日虎距關中的大好局面,相比於當時的困難,現在這點困難,還真是算不了什麼。

涼州之地現在已經拿了大半個,禿髮樹機能也被打殘了,現在若是能一鼓作氣,乘勝而進,必定可以一舉殲滅鮮卑人的殘餘力量,如果此時稍有鬆懈,則會給禿髮樹機能以喘息之機,將來再想消滅他恐怕就非易事了。

所以劉胤已經是下定了進軍的決心,除了加大力度從籍端河運水之外,還有沿途儘可能地想辦法尋找水源,甚至派人深入到祁連山之中,只爲求一捧清泉。

更主要的,蜀軍必須要速戰速決,只有越過三危山,兵臨敦煌城下,才能夠真正地解決水荒的問題。敦煌城外,環繞着一條河流氏置水,水量充盈,是敦煌郡唯一的一條地面河流,如果蜀軍能夠突破三危山的話,缺水的難題便可應刃而解。

所以擺在蜀軍面前的最大難題並不是缺水,而是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三危山,這也是蜀軍化解危機的最佳途徑。

抵達三危山下之時,劉胤並沒有因爲想要速戰速決就倉促地發起進攻,而是在距離三危山二十里之外的一條幹涸的河牀上紮下營寨,連續地派出多路斥侯,甚至派阿堅親自出馬,去查探三危山守軍的狀況。

每一戰都當成決戰來打是劉胤對自己的要求,在戰略上要蔑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劉胤並沒有因爲幾次曾經戰勝過禿髮樹機能就被得驕傲輕狂,認爲禿髮樹機能已經是不堪一擊,面對曾經的河西梟雄,劉胤與之交戰,皆是步步爲營,慎之又慎的,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

阿堅很快就拿回來了劉胤所需的情報,要不說阿堅是劉胤最可以信賴了部下,每一次他出手都是滴水不漏,經過阿堅親自探查,現已經摸清楚了,把守三危山的,是禿髮樹機能的心腹大將沒骨能,他領了兩萬鮮卑兵在三危山的險要之處安營下寨,同時馬循也派出一些人馬和協助沒骨能。

劉胤的臉上,微微地露出一點笑意,都說人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可鮮卑人顯然沒有吸取這方面的經驗教訓,而繼一線峽失敗之後,繼續地集結重兵扼守險要,看來禿髮樹機能並沒有意識到一線峽的失利並不只是一個偶然的因素,或許他認爲一線峽之戰是猝跋韓的失誤所至,如果換一個人來鎮守,勢必將會產生不同的後果。

這無疑是一個利好的消息,鮮卑人在揚短避長的道路上已經是越走越遠,劉胤相信,這一戰,自己絕對是穩操勝券。(。)

ps:

今天先一更………… ps:稍後更正……三危山位於敦煌以東,東西寬約數十里,其“三峯聳立、如危欲墮,故云三危”。三危山是河西走廓上比較險要的一道關隘,是從酒泉通往敦煌的必經之路,欲取敦煌,必先得三危。

馬循和禿髮樹機能結盟之後,自然將三危山列爲了敦煌防禦的第一道防線,在三危山佈下了重兵,試圖抵禦蜀軍的進攻。

劉胤率蜀軍抵達三危山下的時候,已經是五月中旬了,沙漠之中的五月已進入了最熱的季節,早晚還好點,午時左右,熾熱的陽光曬得沙子發燙,熱浪滾滾襲來,幾乎讓人有一種近乎窒息的感覺。

今年以來,乾旱肆虐着整個河西走廓,從去年冬天開始,整個河西走廓滴雨未降,許多河流乾涸了,原本該是鬱鬱蔥蔥的綠洲此刻除了一眼望不到邊的沙漠之外,再也看不到了一絲的生機和綠意。

長時間的行軍讓蜀軍顯得疲憊不堪,缺水更讓蜀軍面臨極大的困擾,六萬多人馬的飲水絕不是一個小數目,許多河流的乾涸讓蜀軍在解決飲水問題上陷入困境,在沙漠戈壁上行進,沒有水喝簡直就是致命的。

看着一個個喉嚨在冒煙的士兵,羅憲憂心沖沖地對劉胤道:“大將軍,不解決飲水問題,大軍恐怕是前進乏力,再這麼下去,軍心恐難凝聚,仗可就沒法打了。”

劉胤也很清楚現在面臨的困境,從酒泉出發,至敦煌,一路上只有疏勒河一條大的河流,而從籍端水向西,直到敦煌幾百裏的路途,一路上幾乎就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一條河流了,乾涸的河**涌起細細的沙子褶皺,似乎還可以看到水流的痕跡,但是,那些幹得發燙的沙子下面,覓不到任何的水源。

水是生命的源泉,沒有水,比沒有糧更爲地艱難,劉胤爲了解決飲水難的問題,打造了不少的水車,就連那些偏廂車都儘可能地裝載着木製的水罐,存貯着大量的水,一邊做爲防禦利器來阻擋敵人的進攻,另一方面成爲運輸水的交通工具,可謂是一車兩用。

但儘管如此,缺水已經成爲了整支大軍最大的難題,而且越往前走,這個矛盾越尖銳,現在蜀軍每個士兵每天可以分配的飲水都不超過一斤,在這酷熱的環境之中,這麼一點水簡直就是杯水車薪,毫無疑問,缺水也必將使蜀軍的戰鬥力銳減。

羅憲和許多將領都流露出了退兵之意,在目前這種艱難的環境之下,如果強行進軍的話,恐怕是很難收到成效的,根據斥侯探來的消息,敦煌太守馬循和禿髮樹機能已經是走到了一起,聯合派兵扼守通往敦煌的要道三危山,如果他們死守三危山的話,蜀軍定然會受困於三危山之下,那時缺水的狀況就會更加地嚴重。現在最理想的策略就是先行退兵回酒泉,等到秋季或許雨量充沛,不再受用水困擾再行進軍,方纔會有勝算。

不過劉胤沒有采納羅憲等人的意見,行百里而半九十,如果此刻退兵的話,很可能就會功虧一簣,現在蜀軍的確是遭遇到了一些困難,但困難再大,能大得過當年爬雪山過草地那樣的困難嗎?如果當初不是劉胤下定決心,兵行險棋的話,又何來今日虎距關中的大好局面,相比於當時的困難,現在這點困難,還真是算不了什麼。

涼州之地現在已經拿了大半個,禿髮樹機能也被打殘了,現在若是能一鼓作氣,乘勝而進,必定可以一舉殲滅鮮卑人的殘餘力量,如果此時稍有鬆懈,則會給禿髮樹機能以喘息之機,將來再想消滅他恐怕就非易事了。

所以劉胤已經是下定了進軍的決心,除了加大力度從籍端河運水之外,還有沿途儘可能地想辦法尋找水源,甚至派人深入到祁連山之中,只爲求一捧清泉。

更主要的,蜀軍必須要速戰速決,只有越過三危山,兵臨敦煌城下,才能夠真正地解決水荒的問題。敦煌城外,環繞着一條河流氏置水,水量充盈,是敦煌郡唯一的一條地面河流,如果蜀軍能夠突破三危山的話,缺水的難題便可應刃而解。

所以擺在蜀軍面前的最大難題並不是缺水,而是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三危山,這也是蜀軍化解危機的最佳途徑。

天降鬼才 抵達三危山下之時,劉胤並沒有因爲想要速戰速決就倉促地發起進攻,而是在距離三危山二十里之外的一條幹涸的河**上紮下營寨,連續地派出多路斥侯,甚至派阿堅親自出馬,去查探三危山守軍的狀況。

每一戰都當成決戰來打是劉胤對自己的要求,在戰略上要蔑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劉胤並沒有因爲幾次曾經戰勝過禿髮樹機能就被得驕傲輕狂,認爲禿髮樹機能已經是不堪一擊,面對曾經的河西梟雄,劉胤與之交戰,皆是步步爲營,慎之又慎的,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

阿堅很快就拿回來了劉胤所需的情報,要不說阿堅是劉胤最可以信賴了部下,每一次他出手都是滴水不漏,經過阿堅親自探查,現已經摸清楚了,把守三危山的,是禿髮樹機能的心腹大將沒骨能,他領了兩萬鮮卑兵在三危山的險要之處安營下寨,同時馬循也派出一些人馬和協助沒骨能。

劉胤的臉上,微微地露出一點笑意,都說人不可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可鮮卑人顯然沒有吸取這方面的經驗教訓,而繼一線峽失敗之後,繼續地集結重兵扼守險要,看來禿髮樹機能並沒有意識到一線峽的失利並不只是一個偶然的因素,或許他認爲一線峽之戰是猝跋韓的失誤所至,如果換一個人來鎮守,勢必將會產生不同的後果。

這無疑是一個利好的消息,鮮卑人在揚短避長的道路上已經是越走越遠,劉胤相信,這一戰,自己絕對是穩操勝券。

阿★迪★小★說★網 ◎最新更新!

阿★迪★小★說★網 ◎記得收藏哦! ^_^沒骨能是勃然大怒,下令鮮卑騎兵加大攻擊的力度,同時令弓手進行反擊(最後的三國643章)。(有?(意?(思?(書?(院

但偏廂車厚實的木板根本就不是鮮卑人弓箭可以射穿的,鮮卑弓騎手也只有採用較大角度的仰射才能將箭矢射到木板的後面,但仰射角度過大目標的精準度就會下降很多,蜀軍大多身着鐵鎧,而且在偏廂車的後面佈置有大量的盾兵,對這種漫無目標的散射有很好的防禦效果,所以鮮卑人的箭矢大多浪費掉了。

不過鮮卑騎兵的衝擊速度還是不錯的,雖然前面的騎兵大多遭到了射殺,但後面的騎兵還是很快地突了上來,甚至衝到了偏廂車的近前。

戰馬絲毫沒有減速,狠狠地撞向了偏廂車。每匹戰馬至少也有數百斤的重量,高速奔馳帶來的慣性產生的力量是相當的驚人,戰馬撞到偏廂車的時候,“砰”的一聲巨響,讓周圍人的心絃都不禁爲之一顫。

按理說這應該是兩敗俱傷的局面,戰馬的整個頭顱都被撞碎了,巨大的慣性將馬背上的騎手向前拋了出去,也狠狠地撞到了木板之上。

但讓人稱奇的是,偏廂車那厚實有木板除了表面上撞出一些凹槽之外,竟然是絲毫無損。

這讓在不遠處觀戰的沒骨能是悚然一驚,他很清楚騎兵這一撞擊的力度,但戰馬都撞死了,蜀軍那戰車卻是完好無損,沒骨能實在是搞不懂蜀軍是怎麼製出如如此堅固的戰車來的。

其實偏廂車最大的功能就是防撞擊,厚達十寸的木板後面釘滿了縱橫交錯的木龍骨,這些龍骨也是八到十寸的厚度,偏廂車的底部則是鋪着厚厚的木板,廂體和底盤之間則是用粗大的圓木密密地斜向支撐着,每一個偏廂車都極爲地沉重,行軍之時,需要馬匹來牽引。正是由於本身極爲的沉重,偏廂車纔可以抵禦住巨大的衝擊力。

一匹戰馬的慣性衝擊力雖然很大,但劉胤在設制偏廂車的時候,就做過多次的測試,完全可以確保在這種巨大沖擊力下偏廂車的完好性。除了使用巨型的投石車之外,一般的武器還很難威脅到它,對付騎兵的衝擊,完全是遊刃有餘。

偏廂車聯結成一排,那種高度也是戰馬所無法跳躍過去了,這種專門針對騎兵而設計的戰車兩度讓禿髮樹機能吃盡了苦頭,沒參與過武威之戰的沒骨能此時見識到了偏廂車的威力,也不禁是是大呼頭痛。

怪不得蜀軍僅派五千人就敢來進攻,當真是有恃無恐。沒骨能先前沒聽副將烏泉普羅的勸告,此時搞得是騎虎難下。

但沒骨能的脾氣很倔,明知這支蜀軍是一根難啃得硬骨頭,但他偏偏就是不信邪,非要把它給啃下來,下令鮮卑騎兵不惜一切代價地進行強攻。

傅募冷笑一聲,沒骨能這種不要命的打法雖然看起來兇悍無比,但對於偏廂車陣來說,卻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在車陣厚實的壁壘之下,當初禿髮樹機能率數萬大軍都無法攻破,現在僅憑沒骨能的萬數人馬,根本就無法撼動。

這種近距離的搏殺,元戎弩的特長完全可以發揮出來,密集的箭雨形成一道死亡扇面,鮮卑人攻得越急,被射殺的機遇就越大,很快地,在蜀軍的車陣前面,鮮卑人和戰馬的屍體就已經是橫屍遍野了,唯有那厚實木板構成的偏廂車陣,依然是巍然不動。

山口地區的戰鬥打響之後,距離虎步右營十里之外的虎騎營立刻就投入了進攻,十里的距離對於步兵而言可以算的上長距離了,但對於騎兵而言,卻不過是片刻的光景,很快,鄧樸率虎騎左營,傅著率虎騎右營從左右兩路包抄而來,對沒骨能的鮮卑軍形成了合圍之勢。

這塊難啃的硬骨頭還沒有啃下來,蜀軍的增援騎兵又包抄而來,沒骨能再狂傲,也明白此刻的形勢,只得下令撤退。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