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貝吉塔雖然平時看上去高傲自大,但是,其實他的內心卻很敏感脆弱,所以,他一直不把自己的想法外露,不讓任何人知道。

雖然他這一生對力量有著痴迷般的追求,但是,其實他內心,卻牢牢地隱藏了,那就是他一直對自己的身高很是在意。

雖然平時,他從來也沒有跟別人說過,但是其實這是他內心深處的一個痛。

要知道,他可是戰鬥民族賽亞人一族的王子,是未來賽亞人一族的接班人,是賽亞人的王,雖然,他的力量強過所有的族人,但是,唯獨他的身高,卻比任何人都低。

雖然。無論是他的父親,貝吉塔王,還有別賽亞人,都不看重這個,他們只看重力量,但是,貝吉塔其實還是非常在意這一點的,只不過,沒有人知道他的想法。

每次他和同伴一起出行,看到他的同伴一個個都是高大威猛,他內心便會極其的難受。

他也想要擁有這樣的身體。

他曾經無數次問過自己為什麼?為什麼他拚命的修鍊拚命啊?做著各種努力,就是不能讓他的身體再長高一寸呢?

就這樣,他成年了之後,身高一直都停留在一米六五左右。知道自己此生再無增長,貝吉塔便把所有的追求都放在了力量上,他要用他強大的力量,來震懾所有人,使得所有人都恐懼於他而忘記了,他身高者不足的缺陷。

而現在,因為楚河的關係,他可以向神龍許願,增長自己的身高,實現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

可以說,楚河的恩情,簡直如同給了他第二生命一樣。

貝吉塔覺得他這輩子都無法報答楚河對他的恩情了。

就算是粉身碎骨,就算楚河讓他立刻去死,貝吉塔也會毫不猶豫的去這樣做。

因為楚河給了他希望,給了他力量,給了被他想要的一切,他也願意為楚河做任何事。

「楚河大人,謝謝你,謝謝你願意為我付出這些,以後,無論你讓我做什麼事,我絕對不會退縮一步!」

貝吉塔在心中默默的想著,此時的楚河,在他心中的地位,超越了一切,是已經比他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三個願望已經實現了,這個時候,波倫加此時威嚴的聲音響徹了大地。

現在你們的願望,我已經實現了那麼,再見啦!

此時,波侖伽渾厚的聲音緩緩的響起,他依然是說的那美剋星語,但是現在,已經實現了能夠和宇宙萬物對話的這個願望的楚河,此時,在聽到波侖伽的話音,他在瞬間,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就好像波侖伽所說的那美剋星語,已經變成了楚河自己本身的語言一樣。

這個能力,果然很好用。久久書閣

楚河微微一笑,他此時對波侖伽抱了抱拳,表示感謝。

波侖伽神龍見到楚河聽懂了自己的話,竟然對著楚河微微一笑,緩緩說道:「不用客氣~!」

話音一落,波侖伽仰天一聲長嘯,隨後,他的身體頓時就化作成一團金光,不斷四散之下,分成了七道光束朝向四面八方不斷地飛去。

這一點,那美剋星的神龍也和地球上的一樣,在許完願之後,龍珠就會變成沒用的石頭,神龍將會重新讓龍珠飛散到世界各地,然後,慢慢等待,在一年之後重新化成龍珠,重新等待有緣人的收集。

弗利薩已經被解決,那美剋星人的危機也解除了,楚河這次到那美剋星責任可以說是完美的結束了。

於是,楚河直接向大長老辭別,本來,大長老還想讓楚河多留一會兒,他還想把全體那美剋星人都叫到這裡,好好設宴款待一下楚河,但是在看到那美剋星上的各種食物之後,楚河頓時臉色一變,頓時有了一種逃之夭夭的感覺

那各種的黑暗食材,各種的,奇形怪狀的生物,讓楚河看了有種想吐的感覺。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那美剋星人的味覺,畢竟,和人類不一樣。

為了不讓自己的胃遭罪,怕大長老強留不好拒絕,楚河趕緊和貝吉塔直接就可以瞬間移動的方式快速的,離開了那美剋星。

下一刻。世界變幻,天地轉換,楚河和貝吉塔在瞬間移動后,直接來到了西都的上空。

湛藍的天空,清新的空氣。那雖然有些喧鬧,但是卻讓人感到莫名心安,此時的出楚河,再一次的回到了地球上。

從天空中飛落到城市外的郊區,楚河和貝吉塔重新踏入到了地球的土地上來。

楚河大人,這次去那美剋星我深深的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以後,我一定好好的修鍊,請您以後,加大力度,繼續的訓練我吧~

貝吉塔來到地球之後,心中修鍊的狂熱就一下子升起來了,他有些熱切的看著楚河,略帶几絲興奮地說道。

修鍊?剛剛經歷了戰鬥就要修鍊,你就不知道勞逸結合嗎,回去先給我休息一天再說。

楚河此時則是直接拒絕了貝吉塔,他

直接三言兩語的把貝吉塔打發走了。然後,楚河目光一閃中,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微微一笑,他直接飛身向布瑪家的超級別墅而去。

剛一走進別墅里,一路走來,各種型號的機器人,就不停低頭和楚河打起了招呼,還有的機器人直接將楚河到來的消息迅速傳到了屋內。

在第一時間直接得到了楚河歸來消息,此時的布瑪,正慵懶的趴在沙發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電視,突然得知楚河歸來,,布瑪俏麗的臉頰上先是閃過一抹喜色,然後,就瞬間變成了一陣慌亂。

「楚河。。。。。這個臭傢伙怎麼這個時候來了?我還沒有化妝呢,我這幅樣子,讓他看見了,指不定怎麼笑話我呢~?」

此時的布瑪,宅在家裡久了,就變得有些懶了,看上去很是邋遢,頭髮也亂糟糟的,臉上還帶著熬夜過後的黑眼圈。

雖然有些髒亂,但是,布瑪畢竟天生麗質,肌膚如雪,只是此時嘴角臉蛋上,到處都是零食留下的殘渣,看上去很不淑女。

不過,再怎麼著急也來不及了,此時的布瑪趕緊擦了擦嘴角的零食,然後飛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他就聽到房門咔嚓一聲,楚河就進來了。

一眼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身影,布瑪心中雖然極其歡喜,但是她此時卻故意板著臉,雙手叉腰,小嘴一撅,直接氣沖沖的對楚河喊道;「哼,你這個傢伙,現在知道回來了,怎麼又一聲不吭的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想你,你不知道我會很擔心你嗎?」

此時,布瑪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哀怨之色,又可憐又可愛。.. 看到布瑪那哀怨而又可憐的眼神,縱使是鐵石心腸的人,內心也會有所觸動,更何況,楚河內心深處也是個極其溫柔的人。

感受到布瑪話語中的深深地關切之意,楚河的心中不禁湧出一絲絲暖意。

「布瑪,讓你擔心了,我以為,你知道我的實力的,我怎麼可能會有事呢。現在,讓你為我擔心,真是對不起。」

楚河一臉歉意的走上前去,他伸出寬厚的手掌,一輕撫布瑪那藍色而柔軟的髮絲,一邊柔聲說道。

被楚河那溫柔的手指觸碰著自己頭髮,布瑪原本一肚子的哀怨,氣惱,此時,在感受到了楚河的溫柔的剎那,她心中的悶氣,就彷彿被春風吹過,瞬間消散了大半。

布瑪心中一邊感嘆自己竟然如此不爭氣,一邊抬頭委屈的看了一眼楚河,撇了撇小嘴,委屈巴巴的說道;「哼,你總是這樣,反正我怎麼說你也不會聽的,算了,反正受氣的都是我們女人!」

「布瑪,別生氣了好不好!」

楚河看到布瑪的語氣有所鬆動,眼前一亮,他直接抓起布瑪兩隻白皙修長的小手,語氣無比的溫柔。

「看,為了向你賠罪,這是我特意,給你買的,你戴上看好不好看!」

楚河歉然一笑,在布瑪驚訝的目光中,突然從口袋裡拿出一條項鏈,放在了布瑪的手裡。

「哼,我才不稀罕呢!」

原本,布瑪還想扭頭繼續生氣拒絕,但是,在看到手上那條項鏈的樣子,布瑪一雙藍色眼眸中頓時閃閃發亮了起來。

這條項鏈,好漂亮啊!

看到楚河送的這條項鏈,布瑪的心中頓時就感覺被俘虜了一樣,她的雙目再也捨不得移開目光。

這是一條銀色的項鏈,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這條項鏈上鑲嵌了一顆鑲嵌了一顆深藍色寶石,這顆寶石清澈透亮,散發著瑩瑩的光亮,猶如最完美的藝術品。

看到這條項鏈,布瑪臉上滿是驚喜,她一把拿過了項鏈,越看越覺得喜歡。

雖然各種珠寶首飾,布瑪見得多了,但是,像是這麼漂亮的項鏈,布瑪還是第一次見。

尤其是項鏈上的寶石,以布瑪的見多識廣,也從來沒有在任何珠寶店見過比這顆寶石更大的了。

布瑪雙眼中閃過濃濃的喜愛之色,她左看右看,不斷的把玩著項鏈,只感覺永遠也看不夠。

「布瑪,這條項鏈叫做深海之心,我看這顆寶石和你的眼睛一個顏色,就覺得你應該會喜歡這個的,所以,我買下來送給你,看你喜不喜歡?」

楚河看到布瑪此時愛不釋手的樣子,知道自己送對了禮物,布瑪的氣應該是徹底的消了,不過,他還是明知故問道。

「嗯,我太喜歡這個禮物了,楚河,我一定會好好的保存,珍藏的。」

布瑪心中歡喜,喜笑顏開的說道。

看到布瑪被自己哄的如此高興,楚河的心中,也是非常的開心。

雖然這條項鏈並不是他買的,而是楚河當年消滅紅緞帶軍團,楚河從紅緞帶軍團的寶庫中發現的。

紅緞帶軍團當年搜颳了世界上幾乎所有的金銀財寶,奇珍異物可以說是數不勝數。

楚河在進門之前,就料定了布瑪肯定會對自己不辭而別離開多日生氣,所以,他慌忙之中就在自己收穫的紅緞帶軍團的寶庫中發現了這個項鏈。新筆趣閣小說

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還真的排上了用場。

果然,有些時候,哄女孩子,並不能光靠甜言蜜語,在物質上,有時候比言語之間更重要。

即便是布瑪這種什麼都有了的女孩子,也是如此。

「楚河,能幫我戴上這條項鏈嗎,我想讓你親手幫我戴上。」

布瑪臉頰此時有些微微泛紅,她秋水般的眸子深深凝視著楚河,柔情款款的說道。

「嗯,當然可以了」

看到布瑪那有些火熱的目光,楚河心中不覺得一跳,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拿起了布瑪掌心上的項鏈,來到布瑪的身後。

一邊看著布瑪如白皙如天鵝般修長的脖頸,楚河深吸一口氣,一邊將項鏈小心翼翼的戴在了布瑪的脖頸之上。

此時的布瑪,感受著楚河的那絲絲的溫柔,頓時,在一瞬間,她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戴上了深海之心項鏈的布瑪,此時,向著楚河緩步走來,全身的氣質,頓時,有了變化。

原本,就天生麗質,美麗動人的布瑪,此時,在被戴了這顆海洋之心的項鏈,猶如最美麗,最高貴的公主一樣,全身上下,都散發出了一股高貴的氣息,行動人之間,更是顯出了一股驚心動魄的魅力。

就連此時的楚河,在看到如此完美的布瑪,他的心中,也突然忍不住砰砰的跳動了起來。

「布瑪,這條項鏈和你真的很相配,你實在是太漂亮了。」

楚河毫不猶豫的誇讚起了布瑪的美麗,他此時說的話完全是真心實意,沒有半點虛言。

布瑪聽到楚河的誇讚,頓時,臉頰上一片紅暈,她心中滿是歡喜,只感覺自己無比的幸福。

「哼,算你會說實話,好吧,我就原諒你了。」

賣身契約:薄情總裁,我不是你的羔羊 布瑪輕哼了一聲,笑嘻嘻的說道。

咕嚕咕嚕。

而正在這時,一聲不合時宜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布瑪先是一愣,然後,她看了楚河一眼,頓時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怎麼,餓了嗎?」

感受到自己肚子里傳來飢餓感,楚河頓時一臉尷尬的看著布瑪,一邊摸著腦袋,一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哼,你這個臭傢伙也不好好吃飯,算了,誰讓本姑娘心好呢,正好,我又學了新的菜式,你等著,我這就做給你吃。」

布瑪此時將脖子上的項鏈小心翼翼的收藏到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里,然後,迅速的就跑到了廚房,一臉認真的開始忙碌了起來。

她不想楚河餓著!

看到布瑪為自己忙碌的樣子,楚河心中十分的觸動,他本來想著去廚房幫忙,但是,布瑪卻直接三言兩語的把楚河趕了出來,

楚河無奈,只能百無聊賴的在客廳里看起了電視,也學著布瑪先前的樣子,吃起了零食。

放下了戰鬥的楚河,只感覺這一刻,無比的溫馨。.. 三天後。

整個銀河系的東南西北四大銀河中突然傳出了一個重磅的消息,那就是宇宙帝王弗利薩在那美剋星隕落了!

這個消息可以說非常勁爆,瞬間就在各大行星上連續傳播,短短時間,,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消息就像是一顆重磅炸彈,直接,就在各大銀河系中不斷的傳播。

北界王,自然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他早就把第一手消息告知了大界王,所以他臉上一直都是露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看上去很是高興。

這對他來說,可是大功一件。

而其他三個界王,東界王,西界王,南界王則是一臉的錯愕和不敢相信。

弗利薩是什麼人,有多強,他們再清楚不過了?

畢竟,弗利薩在宇宙中作惡多端這麼多年,殘害了多少生靈,毀滅了多少星球,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

所以,現在得知弗利薩被人殺死了,他們紛紛陷入震驚當中。

通過北界王的描述他們,知道了殺死弗利沙的竟然楚河,這個他們一直看不起的這個北界王所管轄的北銀河的人。

「又是這個叫楚河的小子,北界王啊,你還真找到了一個了不起的人才呀!」

想到之前在四大銀河聯合舉辦的武道大會上,就是這個叫做楚河的人打敗了其他銀河所有的參賽選手,奪得冠軍,讓北界王很是揚眉吐氣,使得其他三個界王心中就恨得牙痒痒。

楚河這個名字,他們都記住了。

「北界王真是撿到寶了,竟然找到了這麼厲害的人,我們星球怎麼沒有這種人才呢?」東界王很一臉的懊惱之色,他有些咬牙切齒的想到。

西界王和南界王也是一臉的羨慕,他們也都想著,要是自己的所管轄的銀河之內,有一個如此出色的人才該多好。

可惜他們不像北界王,如此的有福氣,看到其他三個界王如此羨慕而又恨得牙痒痒的樣子,北界王別提多高興了。

他心中非常開心,不過臉上卻是不動聲色說道:「嘿嘿!其實,這對我們北銀河來說也不算什麼,我們北銀河可謂是人才濟濟。像楚河這樣厲害的,其實,還能找出十個八個,到時候,通過我的一番訓練。。。。嘿嘿!」

看到其他三個界王一臉羨慕嫉妒恨的神情,北界王得意的有些合不攏嘴了。

他笑嘻嘻的說道;「唉,這就叫名師出高徒,誰讓我教導有方啊,你們羨慕不來的!」

一邊笑著,北界王此時背著雙手,吹著口哨,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在他們的眼前得意而去。

而其他三個界王,只能唉聲嘆氣,他們此時眼中突然閃過決定,那就是也要和北界王一樣,在自己的所管轄的銀河中,拉網式的搜索像楚河這樣的人才。

而此時,在宇宙中的另一邊,無邊無際的宇宙空間內,一顆環繞著高科技感的巨大行星上,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中,此時,突然嘩啦一聲,傳來一道玻璃酒杯碎裂的聲響。

「混蛋,你再說一遍,弗利薩怎麼會死在了那美剋星?簡直是荒唐,這是我聽到的一個最不好笑的笑話~!」美食小說

宮殿中一個氣急敗壞的吼聲傳來,只見宮殿內部,一個酷似弗利薩第一形態的高大威猛的男子,正一臉怒氣的對著一個渾身發抖的宇宙人發泄著怒火。

此人,正是弗利薩的父親,庫爾德王。

而他面前的這名宇宙人,和弗利薩之前的手下穿著幾乎一模一樣,看樣子,應該是弗利薩留守總部的手下。

此時他一臉的慌亂,一邊不斷地磕頭,一邊不斷地解釋道;「庫爾德大王這是真的,整個四大銀河都傳遍了,弗利薩大王真的死在了那美剋星,現在,宇宙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消息。」

「這怎麼可能?這個消息,你告訴我,讓我怎麼相信這是真的?」

庫爾德王臉上滿是不可置信,他怒吼一聲,直接伸出手掌向他身旁的大理石石桌猛然一拍。

只聽轟然一聲巨響,大理石桌子直接在強烈的力道下,瞬間四分五裂化成了齏粉,然後,隨之而來整個宮殿猶如發生了地震一樣不斷地搖晃了起來。

「可惡,弗利薩,他。。。。。他怎麼可能會死,給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美剋星這種低等級戰鬥種族怎麼可能有能力殺死弗利薩的能力,弗利薩到底是怎麼死的,給我一五一十的說出來。不許有半點隱瞞~!」庫爾德王強忍著心中的怒火,大聲的質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就在不久前,弗利薩大王得知了消息,據說那美剋星上有一個神奇的物品叫做龍珠,只要收集了七顆之後,就可以達成任何願望!」

「所以弗利沙大王為了得到永久的生命,就帶著尚波和多多利亞。去了那美剋星,中途他還派出了基紐特戰隊。」

「但是,後來,在這期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尚波大人和多多利亞大人不知道遭遇了什麼,都接二連三的死去了。」

「甚至就連弗利薩大王手下的王牌精英基紐特戰隊,也幾乎全部戰死,而最後在那美剋星上,似乎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鬥,然後,弗利薩大王就就死在了那美剋星人,屍骨無存。」

宇宙人結結巴巴的在庫爾德王強烈的氣勢下,把弗利薩死亡的事情說了出來。

「說了那麼多,我想知道,弗利薩到底是怎麼死的?是誰殺了他?你不要告訴我是那些那美剋星人,弗利薩,三段變身之後的戰鬥力可是有一億多,這群渣渣那美剋星人,怎麼可能打敗弗利薩?」

庫爾德王目光陰冷,一臉冷笑的問道。

「弗利薩大王怎麼死的,這個。。。。。現在確實沒有得到足夠的情報,只是知道他是死在那美剋星~!」

宇宙人一臉的恐懼,感受著庫爾德王身上那股濃郁的煞氣,那宇宙人直接被嚇尿了褲子,哆哆嗦嗦的說道,

「哼。弗利薩都死了,你們這些做手下的還活著幹什麼,沒用的廢物,連少主人都保護不好,給我去死吧!」

庫爾德王伸出一根手指,直接在那宇宙人額頭上點,那宇宙人連慘叫都來不及喊出聲,直接接全身爆炸,化成了一團血霧

庫爾德王,殘忍的一笑,他舔了舔嘴唇,喃喃的自語道:「可惡的那美剋星人竟然敢殺死我的孩子,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

「我們冰凍一族怎麼能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弗利薩,這個仇爸爸一定會幫你報的!」此時的庫爾德王,雙目中閃過,濃烈至極的殺意。

他迅速的召集了他手下的所有的精英部下,並下達了一個死命令,那就是查清楚殺死弗利薩的到底是誰?.. 此時,在另一邊。宇宙中一顆不知名的紫藍色星球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