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席總,我……”

甜妻一見很傾心 “怎麼?你不願意?”未等雲芷憂說完,席景練眉毛一皺,模樣頗爲不滿意。 看着席景練那麼不滿意的樣子,雲芷憂兩眼一黑,嘴角不由的抽搐起來,你也讓我說完嘛。

“席總,我沒有衣服啊。”

她不是不願意去上班,可是昨天去參加宴會,她只有這一身禮服,而且她都沒有洗澡,怎麼去上班啊?難道要她穿着禮服,蓬頭垢面的去上班?

聽了雲芷憂的話,席景練微微一點頭,眸中升起一抹了然。

“走吧,路上去買。”

扔下一句話,席景練再也不給雲芷憂反駁的機會,而是直接走了出去,身後的雲芷憂又是一臉黑線,但是又不得不跟上。

席景練還真是說到做到,開着車出了別墅區便直奔商業街,慢慢找尋了一陣才停在一家服裝店的身邊。

這家店很高檔,裏面各種名牌專櫃,都是令人罕至的價格,走進去看着裏面的裝潢,雲芷憂已經有些驚愕了,她跟着秦昊那麼多年,過得日子也不算困難,但是這麼奢侈的衣服,她從來都沒想過,恐怕這裏一件內衣都要上萬吧?

“不要慢吞吞的。”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看着雲芷憂蝸牛般的速度,席景練眉頭一蹙,直接伸出長臂將人攬了過來,也不管雲芷憂跟不跟的上,直接邁着自己的步子向前走,感受到席景練的動作,雲芷憂微微一怔,隨即一抹紅霞慢慢飛上了臉頰,她跟席景練雖然有過那種關係,但是卻沒有在大庭廣衆之下這樣,一時間她真的有點不適應。

走了幾步,雲芷憂試圖將自己的身體拉回來,但是十幾公分的差距,臂力的差距,力量的差距她沒有一樣能勝得過席景練,最後也只能妥協了。

一路走過去,她們已經成了衆人的焦點,凡是兩人走過的地方都會有小聲的議論聲,不禁的,雲芷憂已經知道她們在討論什麼了,席景練是公衆人物,再加上昨天的事情,沒有刻意的隱瞞,必定鬧得沸沸揚揚。

思及此,雲芷憂臉色突然白了幾分,想要反抗席景練的動作也自然的停了下來,整個人都木木的起來,直到導購的聲音響起,雲芷憂的思緒才稍稍回來一些。

“席先生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樣的服裝?”

錦繡嫡女腹黑帝 導購員是位非常漂亮的小女生,看着席景練的眼神滿是崇拜之意,說話間,眼神也不忘離開席景練的臉,完全忽視了雲芷憂的存在。

“嗯,給我女朋友選一身衣服,從裏到外,給你半小時。”

並沒有看那導購一眼,席景練淡淡的說了一句,便將雲芷憂推給了那導購員,那導購沒想到席景練會是這反應,眸中明顯升起了濃濃的失望,但是畢竟是經過良好的訓練,導購小姐很快便反應過來,很客氣的帶着雲芷優去試衣服。

原本還有些難堪的雲芷憂,聽到席景練那句女朋友的時候,心中還是一暖,聽話的跟着導購走了過去,她很感謝席景練沒有對着衆人說她是他的情人,那樣,她纔是真的難堪。

這裏的服務也算是一條龍的,而且服務很周到,效率更高,雲芷憂換了一身衣服,甚至洗了澡化了妝,也纔剛好半個小時的時間。 半個小時,雲芷憂已經乾乾淨淨的站在了席景練的面前。一身簡單的職業裝,卻襯得雲芷憂身材無比高挑,人也精神挺立很多,滿意的點點頭,席景練沒再看雲芷優,直接走去櫃檯結賬,走人。

結賬時,雲芷憂偷偷的看了眼刷卡機,上面出現好多零,默默一數,雲芷憂不禁的睜大了眼睛。

三……三十幾萬?她不過是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居然要三十幾萬。

驚愕同時,雲芷憂又是一陣心疼,同時也升起了淡淡的悲傷感,秦昊給她的撫養費也不過才五十萬而已,呵,現在換做席景練的情人,一身衣服居然都要三十幾萬。

車子開到公司門口的時候,雲芷憂還是緊張了一番,雖然心中已經做好了被八卦,被攻擊的準備,可是真的要面對了,還是有些忐忑。

昨天席景練結婚,公司肯定也會有高管去參加婚禮,說不定現在公司上下都知道了。也不知道那些同事會怎麼看她,會嘲笑她吧?

思考間,車子已經停在了門口,看着公司的大門,來來往往的同事,雲芷憂又是一陣猶豫。

她要不要進去,小說裏的情人不都是不用上班麼?怎麼席景練這麼不願意放過她?

“你準備要我給你開門麼?”

雲芷憂沒有動靜,席景練顯然有些不耐煩,好看的眉頭再次皺在了一起,盯着雲芷憂發呆的樣子,眸中帶着些許的無奈。

“啊,哦,席總,我這下去。”愣愣的接了一句,雲芷憂飛快的跑下了車,也不等席景練,而是直接跑去打卡,直奔自己的部分。

因爲不知道自己的同事會怎麼看自己,雲芷憂一路上都沒敢擡頭,只是猛扎着頭一路跑向了自己的部門,原本八分鐘的路程,雲芷憂竟然只走了三分鐘便到了。

此刻,車上的席景練看着雲芷憂飛快消失的樣子,有些失笑,整了整自己的西裝,席景練將車子開到地下車庫,直接做直達電梯上了二十八樓。

不出雲芷優所料,她所路過的地方,都是竊竊私語,沒有一個人是用正常的,走進她所在的宣傳部,雲芷憂整個人已經開始招架不住了,所有的同事看到她進來都是一臉客氣,然後客客氣氣的跟她打招呼,甚至連之前最看不起她的經理都對她點頭哈腰的。

但是,只要她一消失在原地,後面便傳來細細的碎與,都類似於她可真是好命,竟然搭上了席總,怪不得跟老公離婚或是是啊,我要是她,我也離婚去找席總,席總又帥又有錢,誰不喜歡啊?更有甚者直接罵她是狐狸精。

若是換做平時有人這麼說自己,雲芷憂肯定聽不下去直接找別人理論了,可是如今情況不同了,她確實做了這種事情,她沒有底氣,現在她,連自己都瞧不起自己,更何況別人,她又有什麼理由去堵住別人的嘴呢?

好在雲芷憂上班的位置是個小隔間,一躲進去便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即使她們討論的熱火朝天,她也不會有任何感覺了。 坐在小隔間裏,雲芷憂翻着手上已經做完的工作,不知道該不該出去,不出去任務沒交上去,若是出去,肯定又要面對流言蜚語了。

哎,算了,等着經理自己來拿好了,反正每次完成的時候經理都一遍一遍的來催的。

不過這次雲芷憂徹底的算錯了,雲芷憂在小隔間裏待了將近三個小時,直到中午快下班的時候經理還是沒來,無奈之下,雲芷憂只好嘆了口氣,自己跑去經理室去送資料。

鐺鐺鐺……

輕輕的敲了敲門,雲芷憂等待裏面的反應,一臉的心虛,她這麼晚交工作,不知道經理會不會批判她啊?

“進。”

隨着一個聲音,門在裏面悠的打開,迎面走出一人,正是雲芷憂的同事,此時她拿着工作文件,正一臉鬱悶,所以看到雲芷憂也是頗爲沒好氣。

“李姐。”笑了笑,雲芷憂禮貌的跟對方打招呼,臉上的笑容不減,甚至比往日更加友好,只是,對方貌似並不領情。

“讓一讓。”

狠狠的推了雲芷憂一把,李姐白眼一翻,一句話都沒有跟雲芷憂說,直接抱着資料,一臉憤恨的走向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無奈的嘆了口氣,雲芷優已經見怪不怪了,反正之前也是如此,大家脾氣不好的時候,對同事都不會客氣到那裏去的。

“經理,這是……”

“又是什麼……?”

聽到雲芷憂的聲音,經理下意識便要教訓出口,但是猛地一擡頭,經理看到面前站着的雲芷憂,當即跳了起來,看着雲芷憂微微一愣,但隨即便露出一臉的嬉笑。

“哦,芷優啊,你有什麼事啊?儘管說就好了。”

放下手中的茶杯,經理做出了一臉恭敬的樣子,笑嘻嘻的臉孔,看在雲芷憂眼裏卻顯得格外陰險,不禁的,雲芷憂心中一冷,差點當着經理的面打了一個哆嗦。

“呵呵,經理,我……我這個文件,還……”

“啊,沒事,若是你沒做完,可以晚點給我。或是芷優你不想做的話,完全不用做,拿來給我,我交給別人做。”

“哎,芷優你累不累,要不要坐會。”

徑自說了一大套,還未等雲芷憂再說些什麼,經理那邊又開口了,說着還恭敬的讓出一條路,準備將自己的寶貝座位讓給雲芷憂。

雲芷憂在一旁看的已經傻眼了,有些說不出話來,直到經理要給自己讓路,雲芷憂這才反應過來。

“不不不,經理,我這個文件已經處理好了,我只是來給你送過來,那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實在有些承受不住,雲芷憂趕忙將文件扔下跑出了經理室,剛走出門口,雲芷憂還聽到經理在那客氣的送自己。不禁的,雲芷憂兩眼一翻,差點沒暈過去,她不過是做了總裁的情人,有那麼必要麼?

鬱悶的往自己的小隔間走,雲芷優心中滿是不解,她這麼沒地位,經理對她這麼客氣幹嘛?

“哼,不就是上了總裁家的牀麼,至於這麼囂張麼,連工作都不做了。” “就是,我就沒見過這麼傲嬌的人,哼!靠着陪睡上位的人多了去了,我真爲她感到不恥。”

“是啊,跟自己老公離婚,爬山總裁的牀,換做是我啊,我還不如去死,真是丟人死了。”

剛走到自己的隔間附近,雲芷憂便聽到隔壁有人在聊天,而且目標是自己,不禁的,雲芷憂心下一滯,臉上立刻透過了難過的表情。

站在原地,雲芷憂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現在拐過去肯定要撞上,若是不過去她怎麼回自己工作的地方啊?

“哎,你們都不知道,她現在牛逼了,都敢不給經理面子了,今天啊……”

“說什麼呢?上班時間不好好工作在這嚼舌根,你們都做夠了麼?”

那邊的人又準備開口,雲芷憂身後卻傳來了經理的聲音,乍一聽,顯得經理氣氛非凡,但是細細聽去,雲芷憂卻聽出來一股嘲笑中帶着幸災樂禍的味道。

苦笑一下,雲芷憂慢慢的回過頭,看着經理禮貌一點頭,悠悠的開口。

“經理。”

現在這情況,雲芷優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乾巴巴的說了一句經理,便再也沒了聲音,而是靜靜的站在了一邊,許是聽到經理的聲音,那邊也安靜了下來,一陣腳步聲傳過,已經徹底恢復了平靜。

“芷優啊,恭喜你,恭喜你啊。”

聽見周圍安靜了,經理摸了摸自己禿禿的腦袋,看着雲芷憂笑得一臉諂媚,一邊笑,還不忘一邊恭喜,聽得雲芷憂再次有些暈頭轉向,與此同時,剛剛那些說雲芷憂壞話的女人也分別在自己的位置上豎起了自己的耳朵,細細的聽着這邊的動靜。

“經理,你在說什麼啊?”

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雲芷憂的心情已經不能用煩躁來形容了,雖然她早就會猜到,公司的同事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她,也會說些閒言碎語,但是她沒想到經理變化也會這麼大。

“哦,瞧我,都忘記告訴你了。”

一拍腦門,經理恍然大悟,趕忙對着雲芷憂解釋起來。

“芷優,剛剛你一離開,上邊就打電話來了,讓你今天中午去總裁室的祕書組報道,恭喜你晉升了。”經理說着,臉上的笑容更甚了幾分。

“哎呦,芷優,恭喜你啊,恭喜你晉升。”

“是啊,芷優,我早就知道,以你的實力,肯定能行,絕對會好的。”

“是啊,芷優……”

經理話一出,剛剛還在那邊嚼舌根的女人便紛紛跑過來,開始恭喜雲芷憂,帶着一臉虛僞的笑容,看的雲芷優一陣陣的犯惡心,但是她並未表現出來,只是微微一笑便過去。

此時此刻,她的心情已經不允許她再想其他,席景練這又是要做什麼,以她的工齡,資歷,根本還沒有資格進入席氏集團的祕書組,要知道,席氏集團的祕書組都是精英組成,裏面的人員出身,都是清一色哈佛出身,她這國內小小的重點根本不能比的。

懷着忐忑的心情,雲芷憂緩緩的縮進了自己的小隔間,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一個小時的時間,雲芷憂想了很多,與此同時,心中的忐忑也增深了很多,所以下班的時間一到,她立刻進了電梯,準備直接去頂樓找席景練,希望他可以放過自己,別讓自己去祕書組,她還是喜歡自己的宣傳部。

電梯直達頂樓,很快,雲芷優便進入了精英之地,放眼看去,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手裏的事情,就連吃飯的人都不放過手中的文件,不禁的,雲芷優心中一緊,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她,她真的不想要這種生活。

“請問,你是……?”

剛走出電梯幾步,雲芷憂面前便走來一個穿着正裝的女人,看着雲芷憂一臉禮貌的問道。

“你好,我是雲芷憂,席總讓我中午上來報道。”

雲芷憂話一出,那邊的人立刻露出了一抹驚愕的表情,隨即還帶了淡淡的鄙夷之色,只一秒便消失不見,但是雲芷憂還是看到了。

“哦,是雲小姐,那您跟我來吧。”

跟着那位小姐往前走去,雲芷優看見不遠處的辦公室大敞着門,裏面有個高大的身影,不停的忙碌着什麼,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是她覺得,那是個俊逸的男人。因爲光從那男人的身形中她便能看出他不凡的氣質。

“齊助理,雲小姐到了。沒什麼事我就先下去了。”沒等男人回覆,接待雲芷憂的女人便回頭一笑,對着雲芷憂說了一句便離開了辦公室門口。

“雲小姐,您在這等一下,我還有工作就不陪您了。”這態度,顯然是習以爲常了,知道里面的男人不會給她任何答覆。

“嗯,有事您就去忙吧!謝謝你!”

雲芷憂禮貌的應了一句,便聽話的站在了一旁,看裏面的人在工作也不好打擾,只能靜靜的站在那裏等他,她現在只希望他能抽空解決下她的問題。

可是5分鐘…….10分鐘…….20分鐘……半個小時過去了,她還在那裏傻站着,裏面的男人根本沒有要搭理她的意思,好似根本就沒有看見她一樣。

雲芷憂再也忍不住了,她還不想在這裏工作,若是能跟席景練說通了,她也好回去上班,不然下午不去,經理算曠班,她的全勤就沒有了啊。

她現在有種感覺,而且很強烈,她要是一直不知聲,裏面的人也許會讓她站到晚上也沒空理她

“您好!我是雲芷憂!今天收到消息要上來報道的。”

就暫時說報道吧,不然說直接來辭工作的,人家還得以爲她是神經病。

說完話,雲芷憂見男人擡起頭來,微微的鬆了一口氣,終於看到了一絲希望。

但是,還沒等她繼續說些什麼,那男子匆匆一瞥再次繼續低下頭工作,這不禁讓雲芷憂有些着急,眼中也多了一絲煩躁,正要開口再提醒下忙碌的男人。

“叮鈴鈴………”

響起的內線電話,讓她再次閉上了嘴。

第一,別人來電話的時候打擾別人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情。 鬼夫大人太生勐 第二,內線電話基本都是用於工作,所以更不能打擾。

“喂!”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屋內的男人接起了電話。 “齊磊,人呢,怎麼還沒上來?”

席景練頗爲嚴肅的聲音透過電話傳了過來,讓齊磊不禁的蹙眉,心情也微微有些鬱悶,不就一個女人,至於麼?

雖然雲芷憂聽不到電話裏講些什麼,但是看着那男人皺起的眉頭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不是被上司訓了就是被上司罵了,可是上司?不是席景練還有誰?

心裏有些小忐忑,雲芷憂心想不會拿她出氣吧?畢竟她是小蝦米最好開涮了,而且這種事在社會不是最常見的事麼?

沒一會齊磊掛了電話,緩步走向門口站着的小人兒,悠悠的吐了一句話。

“跟我來吧!”說完,不理會雲芷憂的反應自顧自的向前走去。

雲芷憂有些驚訝,就這樣?不禁的,雲芷憂又對這人有了一絲絲好感。

她還是比較喜歡公私分明又不情緒化的人。待她反應過來時齊磊正大步向前走着,已經拉開她一段距離,雲芷憂一急趕緊追上。

不過……,若是雲芷憂知道齊磊正對她和席景練一陣腹誹還會不會對他有好感。

齊磊一邊走着,腦子卻冒出了一陣陣不解。

他們大席總這是搞什麼?口味居然變得這麼嚴重,難道受了多大的刺激纔會去找一個二婚的女人?

看着長相還不錯的雲芷憂,齊磊又是一陣糾結,怎麼看怎麼都不像像尤物,任他怎麼聯想也不能把她和席景練原來的那些女人聯繫到一塊去。

雲芷憂看着近在眼前的總裁室,不禁的有些緊張,小心臟跳動的有些快,席景練到底會不會放過她啊。

“進去吧!總裁在裏面等你,我還有事。”不卑不亢、不冷不熱的聲音自齊磊口中發出便再沒了聲音。揮揮手,齊磊悠然離去,模樣有些匆忙,貌似真的很忙,連一分鐘都不想耽誤。

撫了撫胸口,雲芷憂給自己打足了氣,一定要戰勝到底。

總裁室裏面席景練聽到這敲門聲微微停下手中的動作,思索了一陣,心知是雲芷憂過來了,卻又不想那麼快去開門。

敲門聲再次響起,席景練這次擡起頭,很快調整好自己,簽完最後一個單子,挺直身子,悠然而坐。

“進來!”

簡單的兩個字,門外的雲芷憂卻如蒙大赦,一把推開了們。

“席總,我不想調職,您能不能讓我留着原來的崗位。”

緩緩走至席景練面前,雲芷憂還是有些緊張,但是爲了自己的以後,她還是大膽的說了出來。

“難道你忘了你自己的職責了麼?”眸色一沉,席景練面上立刻劃過一絲不悅。

聽到席景練提起職責的事情,雲芷憂面色一滯,陣陣羞辱感襲上心頭,讓她有些無地自容。

“席總,我是您買來的情人我知道,無需您過多的提醒,但是工作室工作,這與職責有什麼關係?我在宣傳部上班,一樣可以儘自己的職責。”

氣呼呼的喊完一句,雲芷優已經用完了所有的勇氣,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席景練,雲芷憂只好龜縮的低下了頭。 低着頭,雲芷憂心中頗爲忐忑,不知道她這番話能不能申訴成功,但是她真心不想來高層工作,那對她來說,絕對是一種煎熬。

好一會,也不聽席景練有什麼動靜,雲芷憂心中的忐忑更加深,幾分,剛想擡頭看看席景練準備怎麼做,一股熱氣襲來,雲芷憂嫣紅的小嘴再次沒入狼腹。

嘴巴被堵住,雲芷憂猛地一陣窒息,小臉已經憋得通紅,伸手想要推開席景練高大的身軀,怎奈她力氣太小,席景練根本毫無反應。

不老實的動了動,席景練卻吻得越發用力,直到雲芷憂被吻得兩腿發軟,渾身酥麻的癱軟在他懷裏,席景練才滿意一笑,舔了舔嘴脣再次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此刻,席景練面色褪去了冰冷,帶着濃濃的壞笑,調侃般的看着雲芷憂,也不言語,只等雲芷憂自己出聲。

看着席景練突然變了的表情,雲芷憂微微一怔,竟然看的有些呆,直到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席……席總,你這是做什麼?”

微微瞥了一眼雲芷憂,席景練優哉遊哉的從抽屜裏拿出一張紙,大刺刺的攤在了雲芷憂面前。

“契約規定,你要無條件履行你情人的義務,難道你要違約?”

看着席景練所指的地方,雲芷憂兩眼一翻,嘴角都不由的抽搐起來,她這輩子都逃不掉這張破紙麼?

吞了吞口水命雲芷憂還是一陣不甘心,再次發言,試圖能解救自己。

“席總,情人的義務可與我上班沒關係,所以我在那裏上班貌似沒關係……啊……”

話還沒說完,雲芷憂領子一緊,身體直接撲向了面前的桌面,身體失衡,讓雲芷憂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可是預知的疼痛沒有襲來。

再次睜開眼,席景練的俊臉無限的放大在眼前,雲芷憂下意識的想要後退,可是衣領被席景練拉着,她亦無能爲力。

身體一陣顫慄,雲芷憂只覺得胸前一熱,當即傻眼,低頭一看,那隻不斷作祟的大手還在繼續,她已經無地自容,掙脫不開,只能狠狠的壓低了腦袋。

“嗯……味道還是剛剛好,芷優,你的工作是與契約無關,可是……,若是你待在原來的部門,我想吻你的時候你要坐電梯上來麼?嗯?”

邪魅的在雲芷憂耳邊吹了一口氣,感受到雲芷憂再次顫慄,席景練這才邪魅一笑,鬆開了雲芷憂的衣領。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