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但是剛剛說話的分明就是自己的聲音呀只是非常嚴厲罷了,而且就是由自己得體內發出的呀!

但是自己真的真的沒有說話呀。

許玉揚實在無法相信此時此刻自己的所見所聞,她閉上眼睛用盡全身的力氣「轟」的一聲,重重地關上了房門! 十幾分鐘之後,車子開上國道。

高速公路口,那裡已經停了一輛車子,正是葉雄四人。

車子剛停下,葉雄連走了過來,見車上少了兩組員,問道:「還有兩人呢?」

無妄將事情了一遍。

「幽靈的七個徒弟,冷血被我的人所殺,鬼影被你所殺,這兩人都實力不俗,這個所謂的三妖,實力肯定不會差,除了你,鳳凰跟將臣,龍組之中可能沒人是他的對手。」 又見梨花成雪 葉雄道。

「幽靈不知道在哪找到這麼多高手,每一個都強得變態,如果不是他們倆死死纏著三妖,估計我們也要死了。」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 壁虎傷心地道。

「當特工的,早就想著為國捐軀,他們是驕傲的。」葉雄安慰。

「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做?」無妄問。

「t市這裡已經打草驚蛇了,幽靈估計已經溜走了,我從慕容風口中得知,幽靈似在醫道大會上會有舉動,現在我們要去y市慕容家,準備守株待兔。幽靈布局醫道大會好幾個月,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葉雄道。

那我們走。」

「估計在路上,會受到很大的伏擊。」

無妄走到車子前,打開車箱,裡面清一色,密密麻麻都是槍械。

「選一個,我們早有準備,有一場硬戰要打。」

看到這些密密槍械,葉雄心底湧起一鼓熟悉感覺。

想當年,他還是死神組組長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槍,每次行動之前,他都要去磨龍天涯,讓他申請更多更好的槍支,那時候,龍天涯耐不住他的磨性,只好提了很多槍的申請。

集結的時候,葉雄最喜歡開著車,來到組員面前,打開車后箱,指著滿滿的槍械拉風地:「兄弟們,隨便挑。」

現在,五名兄弟全死了,而他最信件的人,卻成了他此刻最大的敵人。

想起來,不勝噓唏。

車子之內,端木玲瓏目光一直望著葉雄。

剛才的對話她一直都聽在耳朵里,從對話之中,聽得出來,他是這一次行動指揮。

他才這麼年輕,就成為龍組的指揮官,讓她無比震驚。

「端木玲瓏,你沒事吧?」葉雄這才將目落到她身上。

不知道為什麼,端木玲瓏腦海里,突然想起那次在茶餐廳里的情心。

那時候,他對自己,他喜歡自己,才去當男護士的。

儘管知道他是為了任務,才那麼的,端木玲瓏還是感覺心理很不舒服。

「沒事,多謝你的搭救。」

「是我兄弟救了你,不是我。」

葉雄目落到她脖頸上,人一顆扣子沒扣好,露出半邊白玉皮膚,於是他指了指提醒。

端木玲瓏低頭看了一下,頓時臉色有紅,連忙將扣子扣上。

看到她臉上那嬌艷的神色,葉雄突然就想起了身邊的女人,特別是楊心怡。

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她們了,心裡著實牽挂得緊。

希望這次任務能成功解決掉龍天涯,那他就可以安安穩穩地過自己的生活,陪老婆情人,過風花雪月的生活。

「你暫時離開這座城市,別在端木家呆著,等這邊的事情解決了,再回來。」葉雄完,遞過一張銀行卡:「這裡面有十幾萬,夠你花一陣子了。」

「我不走,我要跟你們去y市。」端木玲瓏道。

「這一去,路途非常危險……」

「我就要去,我要勸我父親,改邪歸正。」

「那好吧,但是呆會出事情的時候,我不能保證,一定能保護好你。」

「我沒你想像之中那麼弱,我自己會保護自己。」

葉雄深深地看了她一,這才轉過身,看了一身邊的裝備跟人員。

「安吉兒,你跟慕容風,端木玲瓏一輛車子,開在中間;我跟安樂兒開一輛車子,在前面開道;無妄,你們一輛車子,負責後面,大家出發吧!」

安樂兒上車之後,一連邊開車一邊道:「一次任務泡一個美女,不服不行啊!」

「泡你個死人頭,她是端木狂的女兒,我只不過是因為任務才跟她認識的,我們之間沒什麼關係。」葉雄罵道。

「我是女人,對女人的眼神特別了解,剛才她看你那幽怨的眼神,對你沒意思才怪,我看人可是最准。」安樂兒看著他的臉,調戲道:「想不想把她上了?這女得氣質不錯,又是醫生,玩起來肯定很不錯。」

「我想把你上了。」葉雄罵道。

「好啊,你什麼時候想要,我隨時奉陪。」安樂兒色咪咪的眼神望了過去。

「女色鬼。」葉雄罵道。

被她這樣挑釁,如果不是正在執行任務,葉雄恨不得將車子停在高速公路邊,跟她來一場傳之中的高速公路緊急車道車震。

安樂兒朝他拋過一個鄙視的眼神:「老娘還是個處呢,送你也不,都不知道是不是男人。」

「一層膜而已,去醫院一補,一千幾百塊就有了。」

實話,他還真不相信,開放如同安樂兒這種,還會是處。

三輛車子,朝y開去。

此時的y市。

慕容家大院,慕容風的書房門口。

慕容如音深呼吸,壓住內心的激動,敲起了房間門。

「進來。」裡面傳出慕容風的聲音。

如果不是先前爸爸打電話過來,將她從到大,只有兩人知道的事情一遍,慕容如音還真不假相信裡面的人是假冒的。

不但容貌像,就連聲音也一模一樣。

慕容如音推門進去,看了慕容風一眼,道:「爸,銀針送來了。」

「放在桌面上吧!」

慕容如音將銀針放在桌面上,道:「爸,我有個問題,一直都想請教你,你都沒空。你現在有沒有空?」

百變目光落到慕容如音身上,眼神之中,射出強烈的**。

百變是幽靈的第四名弟子,是幽靈的弟子之中,最擅長易容之術的。

他不但懂得易容,還深曉各種交流方式,執行了這麼久任務,裝喬成各種各樣的人物那麼長時間,從來沒有失敗過。

但是面前這個女人,每次都讓他無法談定。 美艷少婦重重地在小老頭的腦袋上敲了一下,「老黃我就說你真是越老越糊塗,我就說晚上來,你偏要著急現在就過來,看看把人家小姑娘嚇得。」

小老頭揉揉腦袋,默不作聲,少婦接著道:「多虧沒聽你的,事先敲了敲門,不然直接進去還不得把人家小姑娘的魂都嚇飛了。」

小老頭苦苦一笑嘴裡嘟囔道:「呵呵,要是真能那樣沒準還更好一點!」

美艷少婦哼了一聲:「放屁!人家小姑娘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不成殺生了嗎!」

小老頭仰起頭來看了看美艷少婦,「那你說怎麼辦?」

少婦哼了一聲「事到如今還能怎麼辦,嚇都已經嚇到了,直接就進去吧!」

言畢之時兩個人化作一紅、一白兩道光華「呼、呼」兩聲穿過房門進入到許玉揚的公寓之中。

此時的許玉揚正蜷縮在客廳的沙發的角落裡,看著眼前的兩道光華進入屋內,並沒有過激的表現,因為許玉揚知道他們兩個有這個能力。

自己家的這道小門根本就阻擋不了這兩個「人」。

但是當這一對夫妻出現在許玉揚面前的時候還是令她驚懼不已。

許玉揚一面緊閉著雙眼深深的低下了頭,一面叫道:「兩位神仙,小女子知道你們是好人,是不會害我的,我求求你們了,你們別來嚇唬我,你們去找別人去玩好嗎?」

一對夫妻面面相覷,美艷少婦搖了搖頭:「小姑娘你聽我說,我們不是壞人。」

「嗯、嗯,我知道你們兩位都是神仙,不是壞人!」

許玉揚連連點頭,卻始終不敢睜開眼睛。

許玉揚卻突然聽見自己的聲音非常嚴厲的說道:「快點把我弄出去!」

少婦的臉上閃過一絲溢於言表的尷尬「雲舒這個恐怕不行。」

「為什麼」許玉揚近乎瘋狂的叫喊。

「時辰到了既然入了竅,這個就很難再出來了呀,你是明白的。而且雲舒那可是千年之中最好的時辰,今後只要你勤加修行,是有助你飛升金仙之列的呀!」

「什麼好時辰,誰說的?」

小老頭嘿嘿一笑:「這個時辰可是經過我一番演算猜的出來的,絕對是千載難逢的絕佳時機、、、、、、」

許玉揚冷哼一聲,「放屁,千載難逢結果給我找了個小姑娘做宿主,而且人家的元神還在,你是要我們兩個元神一起飛升嗎?」

小老頭咧咧嘴不再言語。

而此時的許玉揚聽他們說了這麼許多,卻仍是不知所云,終於按耐不住自己的憤慨,「呼」的一聲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同時也睜開了雙眼,盯著這對夫妻。

高聲說道:「你們究竟再說什麼?什麼宿主?什麼飛升?你們能不能告訴我,我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我不說話的時候還有一個人再用我的聲音說話?這些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一對夫婦對視了一眼,還是許玉揚說話:「行了你們兩個好好跟這個小姑娘解釋一下,不要嚇壞了人家小姑娘。」

美艷少婦點了點頭,伸出手拉了拉許玉揚的手臂,「來小姑娘,咱們坐下說。」

看著眼前的這位大美女許玉揚的心中多少還是放下了幾分恐懼,小心翼翼的坐了下來。

少婦微笑這說:「我叫胡慧娘。」而後指了指身後的小老頭說:「他叫黃三郎。」

黃三郎深深的鞠了一躬,許玉揚微微的點了點頭算是還禮。

胡慧娘接著說道「我是『瑤池仙境』『回夢禁地』的女祭司,而他是『無憂原』的守護天官。」

許玉揚看著胡慧娘微微的點了點頭,「你們都是神仙,我知道。」

黃三郎呲著板牙嘿嘿一笑:「小姑娘真聰明,還知道我們是神仙。」

許玉揚心中暗想:你們是神仙總好過你們和『黑白無常』一樣是神君鬼差!

胡慧娘接著說「我們還有三位朋友,一個是『回夢山』的山神『青龍真君』,叫『小強』,一個是『落花流金河』、『忘憂池』的『水系總管』叫『小胖』。他們兩個今天不在,所以沒有一起來。」

許玉揚呵呵一笑,心中暗想:你們兩個就已經夠了,別再組團來嚇唬人了。

胡慧娘接著說道:「還有一位是『回夢禁地』的『仙境神君』,叫做『雲舒』。」

許玉揚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心想:這麼多位神仙,你們神仙組團來人間旅遊嗎?

胡慧娘接著說道:「之前我們所守護的『回夢禁地』遭到了邪惡天神的攻擊,我們五個人被從九天之上的『仙界』打落『人間』。」

許玉揚心中好笑:原來神仙也打架呀,呵呵是「西遊記」還是「封神榜」那?許玉揚心中想是想,但是卻一點不敢有所表露,仍然一副仔細聆聽的樣子!

胡慧娘接著說道「在這個過程之中『雲舒』神君不幸真身被毀,為了保住他的元神不散,我們決定為他找一個『宿主』,就是讓他的元神能夠繼續修鍊的肉身。小姑娘你明白嗎?」

許玉揚瞪大了眼睛,似懂非懂的伸出右手指了指自己「你們選擇了我!」

險情之弱雞小曾要逆襲 黃三郎伸出了大拇指:「小姑娘真聰明。」

胡慧娘微微一笑,「是的,所以現在雲舒神君的元神就在你的體內,你現在的身體之中有兩個元神,一個是小姑娘你自己的,一個就是我們的雲舒神君!」

許玉揚痴痴一笑,真的不知說什麼好,她想說:你們別逗了,你們說的話本宮我根本不信!

但是想想之前自己昏迷的時候自己陽魂的的所見所聞又不容她不信。

但若是說是信,這有怎麼可能,作為一名會八門語言的,二十一世紀的優質大學生怎麼會相信這些虛無縹緲的神仙鬼魅之說。

許玉揚只能靜靜的坐在那裡聽胡慧娘繼續講訴。

「所以呀,小姑娘,為了不使你收到過度的驚嚇,我們必須把事情的實情告訴你,大概就是這樣了。

許玉揚扶了扶眼鏡滿是疑惑與不解的問「那為什麼選擇了我?」

「我們並沒有刻意的選擇你,只是黃三郎他推算出三天前巳時三刻是這一千年來最好的入身時間,而當時那個醫院也是最好的入身地點,我們只是選擇了時間與地點!」

「可是當時醫院裡有很多人那,為什麼是我?」

「當時那些人都是因為交通事故,造成了身體殘缺。小姑娘你要知道,如果沒有一個完整的身體是很難修鍊成道家仙法的!為了能夠幫助雲舒儘快的修鍊,我們被迫無奈選擇了身體完整的你作為雲舒神君的宿主。」

許玉揚眼睛瞪得更大「可是我還沒有死那呀,我的陽魂就眼睜睜的看著你來佔用我的身體!」

黃三郎與胡慧娘同時尷尬的笑了笑,「作為仙家我們是決不能故意搶佔活人的身體的,這樣是有違天條的,我們輕則折損道行,重則是要被罰消除仙階的。」

「那為什麼還佔了我的身體?」

黃三郎又是尷尬的一笑,「這,這,這也是個小小的意外。當時謝必安和范無赦說急救室里的都是因為意外而亡的人,我們也沒有更好的完整肉身,所以就選了小姑娘你!」

許玉揚心頭咯噔一下:這兩個糊塗鬼,范無赦就不必說了一直那樣,可是我之前還誇的謝必安怎麼也這樣? 貴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本以為他救了我,讓我的陽魂回到身體,是個稱職的冥府公務員,原來也是這麼糊塗!哎我真是命苦呀! 這一輩子,百變從來沒見過如此美若天仙的女人。

她的五官全都那麼漂亮,那麼精緻,那怕每一個部位,都是萬中無一的。

有些女人,臉容是協調美,她們五官並不漂亮,但是聚合在一張臉上,就顯然非常漂亮。

但是慕容如音不一樣,她每一個五官都那麼漂精緻,以致這所有器官加一起,看起來讓她彷彿貌若天仙一樣。

「爸,你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雖然心裡恨不得將面前這雙淫.穢的眼珠子挖掉,但慕容如音還是裝作什麼也不知道一樣。

「哦……沒事。」

百變被她問得心虛,連忙收開眼神。

難道慕容如音還不知情?

半個小時之前,百變收到幽靈的電話,說慕容風被救走,事情敗露,讓他看情況行動。

如果慕容家的人知道真相,馬上把人控制起來,如果不還知道真相,不要打草驚蛇,當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

「爸沒帶手機,借你手機打個電話。」百變伸出手。

慕容如音毫不猶豫地將手機遞了過去,百變拿過手機,正準備翻看接聽來電,發現手機沒開。

「可能手機沒電了,昨晚忘記補電了。」慕容如音說道。

百變想了一下,按下手機開機鍵。

如果能正常開機,那就代表,慕容如音在撒謊。

手機根本就不是沒電。

滴滴!

電量顯示不足狀態。

這樣的話,很有可能,慕容風就算打電話給慕容如音,她也沒收到。

百變暗自慶幸慕容如音的手機沒電,如果有電的話,她一定會接到電話的。

「那算了,我呆會充電。」百變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