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那絕對的,我們殺了那麼多反叛軍,他們就算拿到了贖金也會撕票,我們確實沒有退路了。”一名高層沉聲說道,贊同着秦天的判斷。

“我們往西,開車大約二十分鐘左右,這個時間足以甩掉反叛軍安排潛伏在周圍的觀察哨,這點大家是否贊成?”秦天沉聲問道,畢竟不熟悉這裏的情況,判斷出錯可是會死人的,必須得謹慎點。

“土公路速度快不了,按照每小時八十邁計算,每分鐘可以開一點三公里左右,二十分鐘就是三十多公里,反叛軍的觀察哨不可能覆蓋這麼遠,確實可以甩掉觀察哨,你的意思是?”沈峯好奇的追問道。

“二十分鐘往西走,車隊可以達到這裏。”秦天指着地圖說道,這段路秦天走過一趟,還算熟悉,見大家都看向地圖,便繼續說道:“我從西來,所以這條路線相對熟悉一些,這裏有個小鎮,小鎮有個汽車站。”

“你的意思是往西?”沈峯驚訝的追問道。

“往西不客氣。”一名公司高層趕緊提醒道:“老弟,往西距離我國可就遠了,以大家的能力和速度,沒有二十天根本到不了邊境,慢的話一個月,穿過原始森林,等回到國內恐怕能活着的不過寥寥幾人,太危險了。”

“誰說我沒往西了。”秦天笑道,透着一股強大的自信來。

“幾位老總先別急,讓老弟說完。”沈峯趕緊打圓場道。

“很簡單,我們往西開二十分鐘左右會經過一個農莊,農莊看上去很大,大家躲到農莊裏,把農莊的人控制起來就是,換上當地人的服裝,不夠就去小鎮想辦法,另外,小鎮有大巴車,想辦法弄兩輛空車出來,然後開着返回,到農莊後接上大家往東,只要我們假冒本地人,加上搭乘的是公車,反叛軍又以爲我們往西撤離,不會輕易攻擊。”秦天鄭重的解釋道。

“但也不能完全避免消息泄露。”沈峯提醒道。

一胎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沒錯,所以,我們還需要一輛麪包車,能坐下十人左右就夠了,在前面探路,麪包車遮擋了窗戶,外面看不到,就算有反叛軍也不會直接攻擊,最多攔路,到時候我們忽然攻擊,直接闖關,敵人肯定追擊,我們就可以引開敵人,掩護大家安全撤離。”秦天鄭重的說道。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所有人臉色微變,沉思起來,大家不傻,這十來人可就是死士了,被反叛軍咬上,九死無生,怕誰去都不合適,三名高層看向沈峯,畢竟沈峯纔是安保隊長,最有發言權和決定權,沈峯也明白其中利害,想了想,說道:“十來人犧牲總比大家都死在這裏強,到時候我親自帶隊,安保人員還能打的一共七人,就不要再增加其他人手了。”說着看向秦天。

秦天猜到了沈峯的心思,以七人性命換大家安全,這份大義令人敬佩,當即笑道:“老哥,別說的那麼壯烈,我跟你們一起去,再說,誰死還不一定。”

“你什麼意思?”沈峯驚訝的追問道。 面對反叛軍的攻擊,幾乎無路可走,誰也不看好的死局,秦天卻說出“誰死還不一定”的話來,濃濃的自信頓時讓大家驚喜不已,生出幾分希望來,沈峯更是眼前一亮,驚喜的追問道:“兄弟,你的意思是?”

殘王霸道,側妃超大牌! “先別說這個問題,大家討論一下,先往西迷惑敵人,同時也僞裝自己,然後再折返回來,這個計劃如何?” 影后人生 秦天笑問道。

“往西肯定能迷惑敵人,讓敵人迫不及待的追上來,顧不上半路伏擊,然後我們忽然殺回頭,說不定能矇混過關,但也不能絕對。”沈峯提醒道。

“沒錯,往西之後往東都是疑陣,關鍵在於疑陣一旦暴露,就是必死之局,兄弟,這點不得不考慮周全才行。”一名老總提醒道。

“你們說的都對,沈峯剛纔一點非常重要,敵人一旦知道我們往西,就會迫不及待的追擊上來,顧不上半路伏擊,這點大家都同意?”秦天笑問道,臉上浮現出一抹自信來。

“同意,我們現在可是香餑餑,任何一支反叛軍都恨不得抓住我們去換錢。”一名老總鬱悶的贊同道。

秦天見大家紛紛點頭表示同意,還沒來得及說,沈峯就搶先問道:“老弟,你的意思是把敵人調動起來?敵人一心追擊,顧不上半路盤查,我們就能夠矇混過關?可萬一呢?萬一被識破就麻煩了。”

“沒有萬一,而且你說的這個萬一完全有可能發生,不過我有對策了。”秦天自信的說道。

“什麼意思?”沈峯驚訝的追問道,三名老總也紛紛看着秦天露出了驚喜。

“很簡單,要的就是他們追擊,埋伏起來的敵人不好對付,一旦追擊,我們就有機會了。”秦天笑道。

“可敵人兵力衆多,六百人都沒能拿下我們,下一次說不定會有上千人來,僅靠咱們這些人怎麼打?”一名老總提醒道。

“大家別急,聽我說。”秦天笑道,臉上滿是濃濃的自信,放佛一切都智珠在握,指着地圖解釋道:“很簡單,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敵人調動起來,然後打一個時間差,在指定的地方將敵人擊潰,然後迅速撤離。”

“時間差?”沈峯疑惑起來,三名老總就更急迷茫了。

“我的計劃是這樣。”秦天認真解釋道:“大家坐車往西,車輛儘可能多一點,然後到農莊潛伏起來,派一部分人滲透到小鎮搞衣服和大巴,咱們有一百多人,最少兩輛大巴才能擠得下,然後往東返回,敵人以爲我們往西撤離,比如全速追擊,必然要經過前面那條公路對吧?”

“沒錯,必經之路。”沈峯肯定的說道。

“當敵人經過咱們前面這條路是,如果有一支隊伍衝殺出去,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呢?”秦天笑問道。

“比如隊形大亂。”沈峯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猛然想到了什麼,連連搖頭反駁道:“不行,就算我們將五十名能那槍的全部留下,也打不過反叛軍,外面地勢平坦,無險可守,根本不可能。”

秦天見沈峯並沒有因爲被之前的勝利衝昏頭腦,讚許的笑了,解釋道:“誰說我們要所有人都留下了?只需要十名司機負責開車,十名機槍手就夠了。”

“可是┅┅”一名高層搶着說道。

“先別急,大家聽我說。”秦天打斷了對方的話,看向沈峯繼續說道:“老哥,你是個懂行的,你想想,如果有十輛被改裝的車忽然衝出去,車前面安裝鋼板防彈,每輛車再安裝一挺機槍,機槍位也用加厚的鋼板保護,到時候同時開火,敵人會怎樣?”

“嘶?”沈峯大吃一驚,放佛看到了十挺機槍在瘋狂掃射的樣子,趕緊說道:“那絕對恐怖,十挺機槍同時掃射,如果子彈管夠,如果鋼板能夠絕對擋子彈,車裏面的人絕對安全,並從容射擊,那簡直是屠殺,不是戰鬥,別說一千人,就算是再多的人也不夠殺。”

“沒錯,十輛車,不用再多,直接衝出去,然後和敵人車隊保持兩百米距離停下來打,車頭有鋼板保護,不用擔心遭到攻擊,一點敵人追上來,我們可以邊打邊撤,始終和敵人拉開距離,我們可以打爆敵人,而敵人對我們沒招,不敢說殲滅所有敵人,擊潰絕對沒問題,還有問題嗎?”秦天自信的說道。

“可是,敵人車速夠快,一下子就衝過去了,怎麼攔住?”一名高層問道。

“簡單,我可以獲得衛星支援,敵人到了哪裏,有多少人,多少裝備,都可以提前掌握,並根據敵人情況部署攻擊方式。”秦天笑道。

“嘶,那就沒問題了,改裝車輛簡單,我也懂一點,咱們這裏那槍的少,電焊工可是不少,很快就能夠弄好,最多半個小時,十挺機槍也能夠湊攏,還有繳獲的兩具RPG,五枚火箭彈,絕對夠敵人喝一壺的。”沈峯興奮的笑道。

“改裝的事我來,你們讓技工配合就好,沈峯老哥,你得帶大家往西先撤,這裏交給我。”秦天沉聲提議道,大家往西撤是爲了迷惑敵人,如果做的不像,很容易引起敵人警覺,別人不放心,沈峯最合適。

沈峯一聽,卻笑了,指着一名公司高層說道:“老弟,這點別擔心,我們老總也是當兵出身,雖然年紀大了,上不了戰場,但論指揮,論欺騙戰術,絕對執行的比我到位。”

對方哈哈一笑,迎着秦天質疑的目光說道:“沒錯,打仗的事交給你們,迷惑敵人的事交給我,放心吧,保證不會有任何問題,至於滲透小鎮搞車,有之前幫忙戰鬥過的人在,沒問題。”

“放心吧。”沈峯見秦天不是很放心的樣子,解釋道:“我們老總可是偵查營長退役,雖然退下來已經三十多年,但經驗還在。”

“失敬了。”秦天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一臉富態的男子居然還是偵查營長退役,趕緊說道:“那就拜託您了。”

“放心吧,其實不需要那麼麻煩,大家往西開,十五分鐘左右有一片森林,所有人躲到森林裏,挑幾個人繼續開車去小鎮,然後散開,一部分人負責購買服裝,一部分人跟我去弄車,花點錢租,不會引起衝突,咱們有錢,也不用去農莊,以免節外生枝。”對方笑呵呵的提議道。

秦天沒錢,所以想到的都是沒錢的辦法,聽了對方的提議眼前一亮,笑了,薑還是老的辣,由衷地贊同道:“行,那就聽您的。” 改裝車輛需要些時間,爲了避免刺激反叛軍馬上追來,大家沒有馬上往西撤離,而是躲在公司吃飯、休息,做撤離的準備,秦天則被沈峯帶着來到了一個維修車間,這家公司主要經營石油開採,難免有機械損耗,所有成立了維修車間。

維修車間有一些簡易的車牀,更多的是焊工,而且都是可以野外作業的高級電焊工,沈峯找來所有電焊工將情況簡單說明,一聲令下,大家紛紛行動起來,找來了十輛還算不錯的小汽車。

小汽車體積小,可以用鋼板全部遮擋住,大卡車所需鋼板太多,不好弄,秦天見車間鋼板不少,爲了確保萬無一失,乾脆讓大家將四面都用鋼板封起來,前面留一個十字形的觀察孔,方便司機開車觀察。

十字形觀察孔視野相對圓孔大很多,而且縫隙小,不容易被打中,缺點是看不太真切,好在只需要能看到大概方向就好,副駕駛位置鋼板上方做成u形,既可以固定機槍,又可以方便觀察,兩側保留的鋼板還能擋子彈,車裏面除了駕駛位置,其他座位全部拆除,騰出空間放彈藥。

改動並不是很大,電焊工迅忙碌起來,爲了提高度,沈峯還找來十幾個小夥子幫忙拆車裏面的座位,秦天相信沈峯的執行力,將事情交給沈峯後自己來到廣場,廣場上堆放着許許多多繳獲的物資,一些人在整理子彈備用。

還能用的槍支也都被大家拿過來,堆放在一起,秦天看到了幾挺重機槍,原本被反叛軍安裝在皮卡車的車頭上使用,皮卡車被秦天打爆,重機槍也被摔壞,秦天靈機一動,示意幾名兄弟幫忙將重機槍從物資堆裏面扒拉出來。

一番粗略檢查,秦天大喜,馬上對一名兄弟叮囑道:“快,讓沈峯過來。”

“好嘞。”對方沒有多問,答應着急匆匆去了。

秦天則蹲下來仔細查看重機槍,沒多久,沈峯急匆匆跑來,滿臉好奇的看向秦天,秦天趕緊說道:“老哥,將這些重機槍壞掉的配件去掉,或者稍微修修,還能重新組裝出至少三挺重機槍。”

“真的?”沈峯大喜,目光熱切的看向重機槍,就好像看到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一般,笑呵呵的連聲說道:“如果真能組裝出三挺重機槍,那這一仗把握更大了,不過,咱們這裏的人可不懂軍工,我也不懂啊。”

“簡單維修而已,我來,找幾個鉗工幫忙就好了。”秦天笑道。

“太好了,我記得公司有三名鉗工,都叫來幫你,另外,再叫幾個小夥子幫忙,我去盯着車改,怎樣?”沈峯驚喜的答應道。

“沒問題,時間緊迫,必須抓緊。”秦天滿口答應道。

沈峯一聲令下,三名鉗工和五名男子跑來幫忙了,秦天也不廢話,示意大家將重機槍全部擡到車間,留下三名鉗工幫忙,打五名男子去外面廣場選撿重機槍用的專屬子彈去了,這些重機槍用的都是12.7毫米大口徑子彈。

五名男子滿口答應着匆匆去了,接下來的一仗事關大家生死,都不敢懈怠,能出點力大家感覺心裏好受一些,緊張的心也能安定些,秦天也不跟三名鉗工客套,抓起一把重機槍說道:“三位老哥,幫我將這些機槍壞掉的配件拆下來就好了,其他交個我處理。”

“我們可不會拆,萬一把好的拆壞了咋辦?”一名鉗工老成的問道。

“沒事,小心點就是,裏面小件不要動,不清楚的馬上問我。”秦天說道,看看左右,旁邊是個工具臺,上面擺放着各種工具方便隨時取用,便走上前,拿起工具三兩下拆掉了手上這挺重機槍的槍管。

槍管已經變型,不能再用,秦天將另一把機槍的槍管取下來,再把機槍拆卸下來查看一番,確定沒有別的問題後簡單保養一下,清除乾淨裏面的沙土,然後抹上槍油,再重新組裝好,校驗一番,感覺沒問題後笑了。

這時,沈峯正好過來查看情況,見一挺重機槍被修好,大喜,接過去說道:“兄弟,你在這裏辛苦,我去試槍。”

“去吧。”秦天無所謂的笑道,擺擺手,繼續組裝。

如果有足夠的零配件,秦天可以將所有重機槍都維修好,可惜這裏只是維修車間,不是軍工廠,只能東拆西就,沒多久,秦天聽到了外面有重機槍的響聲,笑了,果然能用,信心大增。

十幾分鍾後,秦天又用其他重機槍的配件挪過來,用在損毀程度不大的重機槍上,又兩挺重機槍出爐了,沈峯興沖沖的拿着出去試槍,秦天則繼續查看剩餘的重機槍配件,都是槍管都變形了,沒得更換,只能放棄,可惜了。

不過,有三挺重機槍已經是意外之喜了,只要子彈管夠,絕對能對敵人造成巨大威脅,秦天示意三名鉗工去幫忙改車,來到廣場一看,沈峯正抱着重機槍呵呵笑,一邊讓幾名安保人員在檢查子彈。

子彈有好有壞,必須將壞的挑選出來,否則會卡殼,影響射擊,沒有儀器,只能憑藉肉眼判斷,好在大家玩老了槍,對子彈並不陌生,選撿起來沒太大壓力,秦天看到這一幕,笑了,也走上前選撿大口徑子彈備用。

身上的狙擊槍用的是12.7毫米大口徑狙擊彈,狙擊彈沒有的情況下可以改用同口徑機槍彈,秦天找來一個袋子,拿起一顆顆大口徑子彈在手裏掂量一下重量,沒有儀器只能憑感覺判斷了。

大口徑子彈裏面裝的火藥並不一定均勻,有多有少,會影響射擊度和距離,好在接下來並不需要精密狙擊,只需要能打出去殺敵就好,要求並不太高,秦天憑感覺將重量覈實的子彈拿起來仔細看看,沒有破壞,劃傷之類的放袋子裏備用。

選撿子彈是個技術活,公司職員幫忙分類,同口徑的子彈對方一起,至於哪些能用,哪些不能用,就只能靠倖存的幾名安保人員甄別了,但也只能粗略甄別,沒有儀器,沒有設備,加上時間有限,誰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寵婚至上:厲少你老婆又跑了 不知不覺中半個小時過去了,秦天不知道敵人有沒有出門,如果不急於報復還好點,起碼不會馬上打過來,可要是一接到戰鬥失敗的消息就出門,估摸着再過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到,不能再等了,馬上找到沈峯,沈峯會意的安排去了,秦天則借來衛星電話走到沒人的地方撥打出去。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了一個渾厚的男子聲音,秦天的父親,獵人學院總教官秦衛國的聲音:“臭小子,快一個小時了纔打電話過來,別跟我說你想不到辦法?”

“爸,您厲害,要不您給一個?”秦天沒好氣的頂了一句。

“老子又不在現場,哪裏知道具體情況,要是知道公司的具體情況,早就制定好了計劃,別告訴老子真沒計劃,那老子對你的訓練豈不是白廢了,說收,現在什麼情況?”秦衛國沒好氣的罵道。

作爲獵人學院總教官,秦天幾歲的時候就被逼着訓練基礎軍事技能了,等大了以後經常性“加餐”,這也是秦天比同年級學員訓練成績好的緣故,對此,秦天是又愛又恨,愛的是實力變強了,恨的是沒有了一個愉快的童年。

不過,秦天對自己父親充滿了敬意,一個將自己一生都奉獻給了部隊的人是值得敬佩的,但對家庭,對妻兒就少了很多關懷,這也是秦天經常跟自己父親頂嘴的緣故,不知不覺,父子倆總喜歡用這種方式交流了。

“懶得跟你說,院長在不在?”秦天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哈,整個獵人部隊敢這麼跟總教官說話的恐怕就只有你小子了,我在,快說說,現在什麼情況?”一個穩重的聲音笑道。

“院長好,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我需要衛星支援,幫我盯死反叛軍,他們現在到哪兒了?”秦天趕緊說道。

“等等——”院長的聲音響起,沒多久繼續說道:“還沒出窩。”

“什麼意思?”秦天驚訝的追問道。

“估計是損失慘重,內部出現了什麼問題,等處理完了就該出窩了,你們附近有不少形跡可疑的人物,都是本地人打扮,懷疑是反叛軍的觀察哨,你們的一舉一動應該都在他們掌握之中,所以,他們並不着急。”院長解釋道。

“果然如此,接下來我會讓大家開車往西,十五分鐘左右經過一片樹林,大家鑽樹林裏躲起來,車隊繼續往西幾分鐘,進入一個小鎮,公司高層會拿出資金採購本地人服裝和租賃大巴,所有人換裝,僞裝成本地人搭乘大巴往東,什麼時候往東需要卡好時間點,所以,我需要隨時掌握反叛軍動向。”秦天解釋道。

“來個回馬槍?”院長驚訝的聲音響起:“小子,你這麼做可是冒很大風險,首先,大量採購本地人服裝就會引起懷疑,其次,就算是租賃車輛也會有暴露的風險,這些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們一旦往西,敵人就會迅速出窩追擊,不可能讓你們成功脫離視線。”

“您也確定敵人會迅速出窩追擊?”秦天驚喜的追問道。

“當然,到嘴的肥肉怎麼可能放棄,你小子什麼意思?”院長驚訝的反問道。

“呵呵,我就是要他們出窩追擊,但必須在我的掌控之中,倉促出擊自然準備不足,就算準備充足也無所謂了,我可是準備了大餐在等着他們。”秦天笑道。

“大餐,你小子有什麼計劃?”院長追問道。

“簡單,並不是所有人都往西撤離,我會留下二十人,十人負責開車,十人負責開火,準備了十輛小車,四周全部用鋼板焊死,兩層加固,足以抵擋子彈攻擊,小車裏面掏空,放子彈和機槍,有三挺重機槍和十幾挺輕機槍可用,一旦反叛軍從公司門口的公路進攻,我們直接衝出去,攔腰一刀,嘿嘿。”秦天笑道。

“嘶,你小子,哈哈哈,我看行,不過,我馬上讓參謀處的推演一下具體戰術,看你們有幾成把握,彈藥夠不夠?”院長關切的追問道,不愧是院長,一眼就看到了整個計劃最關鍵點。

如果彈藥管夠,十輛改裝過的車一起發威,絕對能夠幹掉上千敵人,但要是彈藥不夠,那問題就大了,秦天也明白這點,臉色一正,沉聲說道:“彈藥估計不夠,只有一萬發左右,機槍掃射命令率不高,所以我需要支援。”

“你想怎樣?”院長沉聲追問道。

“我需要情報和衛星支援,請總部幫我分析反叛軍車隊,找到他們的首腦,只要一開始就摧毀敵人指揮系統,只要敵人傷亡過半,就有勝算,到時候車隊尾隨追殺上去,碾着他們跑,其他人則搭乘租賃過來的大巴跟在後面,說不定能夠安全抵達港口。”秦天認真的解釋道。

“哈哈哈,好,就算撤,也要從正面突出去,臨走也要咬下敵人一塊肉,這是咱們獵人的風格,你的計劃很好,我馬上安排做戰術推演,有問題及時跟你溝通,只要其他人換裝成本地人模樣,又換車,就算沿途有反叛軍潛伏的觀察哨,也能迷惑一陣子,加上你們尾隨追殺吸引反叛軍注意力,大家遭到二次攻擊的可能性不大,不過,也必須安排人保護。”院長興奮的叮囑道。

“明白,有三十人負責保護,他們參加過剛纔的激烈戰鬥,心理上問題不大,就是槍法爛了點,不過,多少也算有點自保力量,我們的時間不多,一旦讓反叛軍有組織進攻,誰也跑不掉。”秦天無奈的解釋道。

“有道理,難怪你往西撤,就是想調動敵人,讓敵人倉促追擊對吧?很好,不愧是我們獵人學院出來的,去忙吧,隨時保持聯繫,記住,電話不要斷電,隨時保持聯絡。”院長滿意的提醒道。

“院長,我抗命┅┅”秦天尷尬的小聲說道。

“抗命?抗什麼命?我怎麼不知道?”院長打斷道:“去吧,打好這一仗什麼都好說,而且,這一仗許勝不許敗,最高首長也在關注這件事的進展,必須將我國公民全部救出來,打出我國威風。”

“是!”秦天鄭重的答應道,內心卻笑開了花,剛纔院長的話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只要打贏了,救出了大家,就可以將功補過,起碼不會開除獵人部隊,這對秦天來說,比生命都重要,看着前方虛空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自己小心點。”秦衛國難得的關切道。

“知道了,還得回去給您養老送終,死不了。”秦天笑道,心中一暖。 通話結束,秦天心情大好,只要不被開除,一切都好說,至於保護大家安全撤離,這是軍人的職責和使命,必須的,秦天響起院長提醒,看了一下衛星電話,還真沒多少電了,這可是對外聯絡的唯一工具,一旦和總部失聯,就得不到衛星和情報支援,趕緊找地方充電去了。

這時,沈峯急匆匆過來,說道:“老弟,大家準備撤離了,你看?”

“撤吧,除我之外,再留下二十人負責開車和開槍,我已經查過了,反叛軍還沒有出來,原因不明,但對我們來說是好事,大家這裏一撤,反叛軍馬上知道情況,肯定會倉促追擊上來,準備不足,對我們有利,而且,追上來需要兩個小時左右對吧?我們還有些時間,咱們再改裝一輛車給,我用。”秦天認真的說道。

“還沒有追出來?太好了,那我們就有足夠的時間做準備了。”沈峯大喜,絲毫不懷疑秦天的情報,興奮的說道:“行,我讓大家先撤,將反叛軍調動起來,等反叛軍的兩個小時還能做不少事。”

“去吧。”秦天笑道,朝廣場上繳獲的物資走去。

廣場上,撤離的人已經上車,做好了出發的準備,大家都知道了撤退計劃,緊張的心安定不少,都是自己人,不用擔心計劃泄密,沈峯說出整個計劃也是爲了安大家的心,以免節外生枝。

一聲令下,車隊朝外面開去,留下了二十名男子,其中有七人是倖存下來的安保人員,加上沈峯,也算有八名戰鬥力不錯的人了,隨便找兩個湊數,負責十挺機槍足夠了,其他人都是自願留下的,參加過上次一戰,心理上不用擔心,加上只負責開車,有加固的鋼板遮擋,問題不大。

沈峯不愧是執行力很強的老兵,示意負責開車的人熟悉車輛,檢查油箱去了,免得一會兒打起來出錯,倖存的幾名安保人員則檢查武器,秦天想了想,對沈峯說道:“老哥,一會兒打起來沒辦法指揮,咱們的想一套指揮的辦法才行。”

槍聲一響,開車的負責開車,開槍的負責開槍,加上子彈聲,爆炸聲,聽不見喊話,又沒有軍用通訊設備,指揮起來確實麻煩,沈峯會意的點點頭說道:“確實是個問題,你有什麼好辦法?”

“一會兒我一個人一輛車,居中,靠前一點,十輛車擺出三角攻擊陣型,一會兒我們商量一下每輛車的具體位置,我在前面,方便大家看到,到時候用旗語,找面小紅旗給我,旗子指向前面,車隊以約定的速度往前開,旗子往後,車隊按約定的速度倒退,不能快,不能慢,否則就亂了。”

“有道理,攻擊陣型可以確保攻擊力,不過,還是我在前面吧。”沈峯說道。

“這個就不用討論了。”秦天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把大家都叫來,確定一下旗語和有關細節。”

很多,所有人都圍攏過來,商量一番,最後確定,旗幟指哪邊,車隊就往哪邊開,但車與車之間必須保持三十米左右,這個寬度可以確保火力壓制,每輛車只需要負責正前方三十米寬度即可,十輛車就是三百米寬度,對敵人絕對能夠構成巨大威脅。

三百米可以容納許多輛車了,而機槍火力絕對能夠覆蓋三十米範圍內所有敵人,有鋼板遮擋前面,不用閃躲,火力也不需要停止,攻擊力絕對恐怖,大家並不擔心,大不了敵人追上來時邊打邊撤就是。

接下來就是後撤的速度,不能快或者慢,否則隊形就亂了,火力難以集中,對敵人的威脅就會減弱,最後確定,按照每小時二十邁往後撤,敵人車輛一旦遭到攻擊,就只能步行追擊,每小時二十邁速度足以拉開距離,要知道還有機槍在掃射,誰能輕易追上來?

確定了一些細節後,秦天讓大家熟悉機槍和車輛去了,打機槍是個技術活,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拿起就用,沈峯熟悉機槍,召集大家手把手教起來,確保一會兒打起來不至於亂。

秦天將這些瑣事交給沈峯後,自己隨便選了一輛小車開到車間,拿起焊槍和鋼板開始加固起來,沒多久,沈峯教會大家,讓大家繼續熟悉車輛武器後跑來幫忙,兩個人聯手,花了大半個小時左右,總算是將車粗略加固一番。

這種加固不是拿去展覽,固定好,能用就行,並不複雜,兩人再把多餘的座位拆掉,秦天更是將車頂也掀掉,方便打起來的時候用,再把一挺重機槍固定好,一共只有三挺重機槍,秦天決定自己操控一挺,其他兩挺交給相對擅長的人,分別安排在兩側壓陣,中間車輛全部用輕機槍。

之後,秦天將RPG和火箭彈搬上車,裝滿了大口徑子彈的袋子和狙擊槍也丟上車備用,這一仗將會非常危險,必須準備充足,調試,檢查,然後給車加滿油,做着最後的戰鬥準備。

又十幾分鍾過後,大家一切準備就緒,看着改裝過後的車輛,一個個情緒高漲,毫無怯意,恨不得敵人馬上過來送死,秦天找到充電的衛星電話拿起一看,好幾個電話未接,剛纔在焊接、改裝車輛,太吵,沒聽到,都是總部打來了,尋思着難道敵人出動了?趕緊回撥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響起了院長不滿的聲音:“臭小子,你在幹什麼?”

“院長好,剛再改裝車輛,太吵,沒聽到,什麼情況了?”秦天趕緊說道。

“敵人在你們車隊往西的十分鐘後也出動了,也就是說他們只有不超過十分鐘準備,武器彈藥攜帶的未必夠,不過也不能大意,難保沒有提前做準備,你的計劃退演過了,成功率高達六成,可以一搏,最高首長也同意裏計劃。”

“太好了,如果能夠第一時間摧毀敵人指揮系統,成功率可以提高最少兩成,反叛軍內部可不夠團結,找到反叛軍首腦了嗎?他們一共出動了多少人?多少車?火力裝備怎樣?還有多久到?”秦天連聲追問道,戰意高漲。 下午時分,陽光變得更加熱烈起來,連一絲風都沒有,悶熱的空氣令人呼吸苦難,煩悶,開闊的廣場上,十一輛車分成兩排,一字兒排開,所有人靜靜的坐在車裏面等待着,這些被改裝過的車就像移動的鋼鐵堡壘,簡易版的坦克,堅硬的金屬在陽光下散着死亡氣息。

根據總部提供的情報顯示,還有十分鐘左右反叛軍就該到了,大家坐在車上等待着,熟悉大戰來臨的氣息,調整好心態,戰鬥序列已經部署好,武器彈藥也都已經分下去,近萬子彈,但機槍彈不過二千,其他都是ak系列槍彈。

十一輛車,每個人分到手的機槍彈不過二百,數量有些少,所有,大家車裏面還放着好幾把完好的ak突擊步槍備用,機槍打完了就只能突擊步槍上,秦天的車廂裏武器更多,rpg,火箭彈,兩把狙擊槍和配套的子彈,還有五把突擊步槍和彈藥備用,準備充足。

值得一提的是上一戰還繳獲了不少手雷,每個人分下來也有好幾十顆,都在車裏面備用,只需要秦天搖動旗幟轉圈,大家就用手雷攻擊,都是約定好的,秦天對接下來的一戰多了幾分期待,戰意高漲。

如此大場面戰鬥一輩子都難得遇上一回,作爲軍人,有過那麼一次經歷將受益匪淺,能夠感悟到很多東西,就算失敗又如何?了不起一死,等待中,秦天的心漸漸安定下來。

忽然,已經固定在車上面的衛星電話響起,秦天迅按下免提鍵,這麼一來,方便隨時通話,戰鬥一響,電話也用不着關閉了,確保隨時和總部聯絡,獲得衛星支援,電話接通,秦衛國的聲音響起:“臭小子,敵人情況都記下了吧?”

“記下了,一共五十七輛車,其中大卡車四十三輛,其他都是小車,打頭的是五輛皮卡,中間大車夾雜着四輛小車,後面還有五輛皮卡,皮卡都改裝了重機槍,腦在中間四輛車裏面,黑色奔馳suv,錯不了。”秦天難得的沒有頂嘴,沉聲回答道,這些信息都是總部通過衛星監控分析出來,並早就通報給秦天的。

“很好,自己小心點,看你的了,預計五分鐘內反叛軍撤退抵達你所在位置,車每小時六十邁,反叛軍車隊中間車輛預計七分鐘經過,準備的怎樣?”秦衛國也難得的沒罵人,關切道。

車隊很長,不可能一窩蜂衝過去,而是排着長長的隊伍,想要攻擊車隊中間,就必須多等幾分鐘,等前面的車經過才行,爲了一舉摧毀反叛軍指揮系統,只能多等兩分鐘,秦天暗自記下,一邊看看腕錶,沉聲說道:“準備就緒。”

“記住,總部所有人都在看着你,最高長也在看着你,此次行動至關重要,一定要成功,一百多人的性命可都在你手上。”秦衛國鄭重的叮囑道。

“明白。”秦天也清楚這件事的重要性,如果失敗,一百多人就全完了,國家形象,軍人形象也都全完了,頓時感覺肩膀上的壓力陡增,趕緊答應道,虎目一凜,伸出手去,豎起了五根手指頭,告訴大家還有五分鐘。

之後,秦天縮回駕駛位置,坐好,眼睛死死盯着腕錶,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時間在緩緩流逝,秦天感覺時間從來沒有如此緩慢過,感覺像過了幾個世紀,很快,五分鐘過去了,秦天迅啓動車輛。

所有人聽到了打頭的秦天車輛馬達聲,知道時間到了,紛紛啓動,深吸一口氣,熱血沸騰起來,事關自己生死,拼了。

“拼了——”秦天也吐出兩個字,目光一凜,猛踩油門朝前衝去。

車隊出轟轟的呼嘯聲,緊隨秦天的車朝前衝去,瞬間衝出了大門,衝向前去,看到前方橫着的土公路上,一支車隊正浩浩蕩蕩殺奔過來,塵土飛揚,大家臉色一沉,迅進入戰鬥狀態。

打頭的秦天看得分明,敵人長長的車隊度和總部提供的數據一樣,以每小時六十邁往前開,打頭的果然是五輛改裝過的皮卡,正殺氣騰騰的往前衝,因爲土公路是橫向的,和大家的方向正好垂直。

如果從高空俯瞰,就不難現反叛軍車隊就行事一條長蛇正往前竄,而秦天等人的車隊就像是一根利箭,以秦天爲箭頭,組成一個鋒利的三角往前衝,直奔長蛇的腹部位置,兇悍而果決。

這一切生的太快,太突然,反叛軍有人看到了忽然殺奔過來的車隊,大喊大叫,但車隊來不及停下,而且,沒有命令誰也不敢停車,否則就會造成擁堵,成爲固定靶子,車隊繼續往前開,露出了中間部位。

公司距離土公路原本就不過一千米,秦天等人呼嘯而來,兩分鐘左右來到了距離土公路四百米左右位置,開車的人緩緩減,以免減太快影響了射擊的人精準度,秦天沒有馬上射擊,而是繼續開着車往前衝,目光堅定。

轉眼間,車隊來到了距離敵人三百米左右位置,秦天看到了反叛軍車隊中間那輛黑色奔馳suv,躲在兩輛大卡車中間,這會兒正離開公路,脫離車隊想跑,顯然已經現了大家,秦天一個急剎停下,扛起rpg迅起身來,探頭出去。

秦天的車頂已經被掀開,沒有遮擋,這時,秦天看到那輛黑色suv已經閃躲到一輛大卡車後面去了,視線受阻,大怒,毫不猶豫的瞄準大卡車扣動了扳機,之後,顧不上看一眼戰果,丟下rpg射器,操起旁邊重機槍奮力開火。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