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姬昊天自然是聽過“李長生”這個名字,他乃是西南區地下術法界的高人,這東方世界的地下術法界,凡是有威名者,他都皆有耳聞。

當初李長生於地下鬥法大賽之上,一招擊殺譚十三,破擂臺而下,在場衆人早已經被嚇壞。也因爲李長生揚言不得再舉辦地下鬥法大賽,所以東南區的地下鬥法,從此取消。

如此神人,普通人自然是沒聽說過,但是在場衆人,哪一個不是混跡於地下術法界的?李長生的威名,他們又怎麼會沒聽說過?

姬昊天是至始至終,都沒想到,會在這裏遇上李長生,要是知道,恐怕他寧願與那孟天虎、鬼父等人爭寶貝,也不會踏上這一條路。

李長生淡淡一笑,看向蠱聖女,說道:“我算出你今日命不該絕,所以廢你道行修爲,留你一命,你可服?”

“服……我服……”蠱聖女身子發顫,臉色陰沉,心中雖然有千萬般怒火,卻是不敢出言頂撞李長生。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你放心,有朝一日,我會親臨你們鬼蠱堂。”

蠱聖女聞言,沒有說話,卻是暗暗直咬牙,心裏把李長生罵個千萬遍。

萌妻專業坑總裁 他們鬼蠱堂,高手衆多,李長生若是敢去,必定不得好死,屍骨都會被拿去喂蠱蟲。

但她卻是沒有細想,爲什麼李長生會對她說這話,只當是李長生狂妄至極。

李長生即便在地下術法界威名赫赫,但相比起有數千年歲月沉澱的鬼蠱堂,又算得了什麼?

此時,那五彩的護丹光,已經漸漸褪去。

只看見九世金丹,完全畢露無疑,綻放出聖潔的氣息。

一股淡淡的清香,瀰漫在宮殿之中,衆人深吸一口,只感覺置身於百花叢中一般。

在場衆人看着九世金丹,眼裏雖然閃着炙熱的光芒,但是此時此刻,卻是沒有一人敢再去打這九世金丹的主意。

李長生剛纔的威勢,實在太強,已經將所有人震懾住。

恐怕這進入聖地祕境之中的人裏,能與李長生一爭高下的,也就只剩下孟天虎、鬼父和那煉屍術男子。

李長生衣袖一震,整個人飄飄然而起,一下子到了九世金丹的前邊,手掌一伸。

九世金丹,似是有靈性一般,感應到了召喚,緩緩飛到了李長生的手掌心上。

李長生看着手心裏這一顆丹藥,面上禁不住也露出了喜色。

他此番前來,進入這聖地祕境之中,就是爲了這枚九世金丹。

這聖地祕境裏頭,藏着的法寶,確實不少,但許多法寶,對於李長生來說,可有可無,並不重要。

在場衆人看在眼裏,只感覺成仙的機會,給李長生所得了。

此時,只聽見“轟”的一聲。

整座宮殿,晃動起來。

面前的牆壁之上,似是一陣扭曲。

虛空不斷搖晃,綻放出金色的光芒。

在衆人驚訝的神色當中,只看見一個巨大的空間,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這……這裏頭,還有其他路?”

這聖地祕境當中,十分詭異,似是有無數的道路一般,也不知道走到何時,纔是個頭。

李長生微微一笑,也不搭理在場衆人,將手中的九世金丹收起,邁步走入了空間之中。

只見他的身影一閃,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裏。

“走……走……快跟着……去看看……興許後頭,還有其他寶貝……”

一羣人眼裏透着貪婪的目光,緊隨着李長生進入了那空間之中。

受傷的蠱聖女面色一暗,咬咬牙,也跟了進去。

事到如今,她也是沒有辦法,修爲道行盡失,要想憑藉自己的能力走出聖地祕境,恐怕是不可能,只能緊緊跟在李長生後頭,興許還有一絲機會。 李長生在前頭走,後頭跟着一羣人。

一羣人戰戰兢兢,又不敢靠得太近。

李長生偶爾停住腳步,後頭的人也跟着停住腳步。

他不動,後頭的人也不敢動。

要是不懂原因的人看到這一幕,興許還以爲李長生帶着一羣馬仔在聖地祕境裏逛大街呢!

出了宮殿的路,倒也平坦,沒有啥奇怪的東西。

路途之中,出現了好幾個小小的法寶,都被李長生順手收了。

後面的人跟着,見了直嘬牙花子,氣得都不行了。

心裏暗想着,這傢伙走前頭,怎麼那麼貪心?

要是眼神能殺人,估摸着李長生的後背上,早都千瘡百孔了。

最記恨的,還是蠱聖女,拖着一身的傷,走兩步,都要歇一歇,全身的修爲道行盡失,有氣無力的。

幸好其餘的人,倒也沒敢上來招惹她。

換做是其他人沒了修爲道行,估計早就被人宰了,但蠱聖女可不一樣,這衣袖裏,指不定還藏着好些蠱蟲呢!

敢上去招惹?冷不丁竄出個蟲子咬你一口,得不償失。

總裁夜敲門:萌妻哪裏逃 這聖地祕境裏頭的構造,倒也十分奇特,最開始進來,是五條道路,象徵着金、木、水、火、土五行,每條道路的後頭,是一座宮殿,宮殿之中,都有一件最值錢的寶貝。

李長生走的這條水路,最值錢的,就是那九世金丹。

出了宮殿,五條道路,又慢慢地相匯到一起,聚集在最後一座宮殿之中。

李長生走了半天,就看見面前出現的巨大宮殿了。

一進宮殿,李長生倒是怔了一下。

只看見宮殿之中,聚集了不少的人。

成功走過五條路的人,都已經彙集到了宮殿當中。

可以說,李長生這一條路的人,是最晚到宮殿的。

“哎呀呀……李前輩……你終於來啦!”

李長生一進宮殿,立時聽到了黃老的大喊。

順着聲音看去,只見四老竟然被圍在了人羣之中,在死後的身後,有一件道袍,像是閃着奇異的光芒。

所有的人,都露出了貪婪的眼神,盯着那件道袍,卻是不知道爲什麼,沒有上去搶。

風老面色有些蒼白,額頭上滲着汗水,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十分虛弱的樣子,似乎是受了傷。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整個人震身而起,飄飄然飛了過去,落在了四老的身旁。

“怎麼回事?”李長生開聲問道。

只見劉老面色嚴峻,冷冷地說道:“被這羣人聯合起來圍了。”

四老原本選了一條土路,一路走下來,倒是沒什麼事情,加上四人的道行修爲也高超,所以過關的速度十分快,是第一批進入到了這個宮殿之中的人。

而這個宮殿之中的法寶,就是那件看上去閃着奇異光芒的道袍。

可萬沒想到,還沒等四老將這法寶收了,其餘道路之上的人,就趕來了,與四老大戰在了一起。

四老雖然道行修爲高強,但終究是上了年紀,肉體凡胎。俗話說得好,拳怕少壯,更何況是那麼多人聯手圍攻四老。

所以一來二去,四老寡不敵衆,風老更是受了不小的傷。

要不是四老以這件道袍做威脅,揚言要毀了這件法寶,恐怕這些人早就衝上來,將四老撕成碎片了。

四老將事情原委跟李長生說一遍後,李長生算是明白了。

“哼……我還當是誰,原來又多了個不要命的小子。”孟天虎冷冷一笑,輕蔑地說道。

此時,整座宮殿之中,只有李長生和四老,是被圍在了人羣當中。

周圍一大片的人,估摸着有好幾十個。

這些人,個個都是來聖地祕境尋寶的,一個個貪婪得很,目光之中閃着精光。

只見鬼父淡淡地說道:“小兄弟……你認識這四個老傢伙?”

李長生看向了鬼父,說道:“我認識。”

鬼父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那正好,你幫我們勸勸這四個老傢伙,老老實實,將道袍交出來,我們也不會爲難他們四個老人家,他們若是想要玉石俱焚……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呸……你算個什麼東西,邪魔外道。”劉老脾氣上來了,頓時怒罵了一句。

鬼父冷冷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待會兒生剝了你們四個老傢伙的皮……”

李長生看了四老身後的那件閃着奇異光芒的道袍一眼,心中稍稍有了打算。

“李前輩……現在該怎麼辦?”風老低聲地問道。

李長生淡定一笑,說道:“放心,交給我……”

他心中早有打算,既然這道袍是四老先奪得的,自然是不能拱手相讓。更何況,留下這聖地祕境的,必定是他道門中的大成者,要不然又怎麼會在最後一座宮殿之中,留下一件道袍?

李長生安撫完了四老,面向在場衆人,冷冷地說道:“你們那麼多人,圍攻四個老人家,可當真是下得了手。”

孟天虎冷冷一笑,邁向前一步,說道:“有何下不了手? 神級明星系統 來這聖地祕境尋寶,難不成還要尊老愛幼不成?”

鬼父點了點頭,說道:“自然是要各憑本事……”

“對啊……你是什麼東西?難不成還想替這四個老傢伙出頭不成……”

“信不信先宰了你這個小東西……”

人羣鬨鬧起來,一時之間,每個人都虎視眈眈地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面色一厲,目光之中,像是射出寒光,喝道:“是誰傷了風老? 反派他又毒又撩 可敢站出來……”

人羣之中,衆人都怔了一下。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一具銅棺,從人羣之中橫飛而出,“砰”的一聲,立在了衆人的面前。

銅棺裏頭,發出了一個冰冷的聲音:“是我……”

李長生的目光,看向了那具銅棺。

銅棺中煉屍術男子,至始至終,都沒出過這具銅棺。

以他的實力,自然也不需要離開銅棺。

風老面色微微一變,提醒着說道:“李前輩……這傢伙的棺材,有些詭異,你要小心一些……剛纔我就是一時大意,才被他銅棺所傷。”

巨大的銅棺,發出了詭異的氣息,似是有股黑氣,將整座銅棺縈繞起來一樣。

李長生冷聲說道:“你敢傷我的人……今日我就毀你棺……扒你皮……” 銅棺一陣顫動,裏頭傳出一個聲音:“小子……你口氣真大……今日我先殺你……”

銅棺裏頭的聲音還未說完,只見李長生已經震身而來。

一股渾厚的威勢,從李長生掌心發出,一掌拍向了銅棺。

銅棺瞬間迎了上去。

只聽見“嗡”的一聲巨響,那聲音直震得在場衆人耳邊嗡嗡作響。

末世神魔錄 “小子……就你這本事……我不出銅棺,都能弄死你……”

銅棺裏頭傳出的聲音,越發囂張狂妄。

這煉屍術男子,心腸莫說是對別人歹毒了,就是對自己,也狠得下心來,要不然也不會將自己的身軀給煉了。

不過被祭練的身軀,是十分懼怕強光線的,所以這名男子,才特地讓人打造了一具銅棺,自己躲到了銅棺之中。

而這銅棺,也成爲了他最好的武器,進可攻,退可守,將所有的優勢都發揮出來了。

一人一棺,在衆人驚呼聲中,拔地而起。

只看見銅棺在半空之中懸動,一股磅礴的威勢,滾滾而來,像是蘊含着千鈞之力一般。

李長生衣衫舞動,整個人迎面朝着銅棺,再次一掌拍了上去。

又是一聲轟鳴。

銅棺卻是紋絲未動,反倒是藉着李長生這股力量,直衝而來。

“滾……”

李長生大喝一聲,雙手剎那間結印打出,金黃色的法印,從他的身前浮現,只感覺一股道氣迸射而出,擊打在了銅棺之上。

這股強大的氣勢,將迎面而來的銅棺,硬生生擊退數丈。

“哈哈哈……這小子,莫不是失了智?這銅棺足足有數百斤重,更是堅硬無比,莫說是以人力對抗了,就算是拿機槍來掃射,怕也根本擊不穿……”

“我打賭,不出十個回合,這小子必定被這銅棺壓成爛泥……”

衆人紛紛嬉笑起來,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絲毫不將李長生放在眼中。

шωш★TTKдN★C 〇

鬼父和孟天虎,更是冷眼看着,心中暗暗搖頭,只覺得李長生這個小子,簡直是蠢到家了。

銅棺的威勢,就算是對上鬼父和孟天虎這樣強大的對手,也絲毫不弱分毫。

這一路之上,煉屍術男子未出銅棺,就連收了三件法寶,憑藉着銅棺橫掃衆人,棺材蓋一開一合,就進去了一件寶貝,可以說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銅棺不斷擺動着,像是將周圍所有的空氣,都凝住一般。

一股騰騰的黑氣,將似是從銅棺之中溢出來,帶着無匹的殺意,狂涌而向李長生。

李長生身形不斷閃動,在半空之中留下一道道虛影,快得根本讓人看不清。

只見他的周身上下,泛着一層金黃色的光芒,像是形成一股防護一般,抵禦住銅棺之中發散出來的邪煞黑氣。

“轟隆”一聲巨響。

只見銅棺猛然一個橫衝,似是能將虛空衝破一般,直撞向李長生。

銅棺的威勢雖然猛,但是卻是十分笨重,比起李長生來說,靈活性明顯就不足。

所以這橫衝,自然是被李長生躲了過去,但這銅棺千鈞的力量,狠狠地撞擊在了宮殿的牆壁之上,竟引得整座宮殿顫動起來。

只看見被銅棺撞擊到的牆壁,也凹進去一個巨大的窟窿。

孟天虎一見,大叫道:“我說老屍……你打架歸打架……可別拆了這宮殿……這可是聖地祕境……”

在場衆人一聽,再次大笑起來。

剎那之間,銅棺一飛而起,像是形成一座巨大的山峯一般。

只看見漫天的威勢,不斷交織而出,鎖定住了速度極快的李長生。

看來這銅棺之中的男子,也有些極了,幾回合攻勢之下,雖然李長生奈何不了他,但他也絲毫沒有傷到李長生,所以想要憑藉着銅棺的優勢,一舉將李長生壓成爛泥。

巨大的銅棺,在高空之中,像是不斷放大,無窮的黑氣,滔滔而出,如同猛虎下山一般,帶着洶涌的氣勢。

整個大殿之中的空氣,仿若都隨着銅棺而凝結起來一般,滾滾威壓,剎那之間化作攝人的巨浪,一下子朝着李長生壓去。

衆人看在眼裏,屏息凝氣。

這銅棺發威,可是了不得的一件事情。

就連鬼父和孟天虎,此時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