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朱婉儀聽他這麼說,蹙着眉頭想了一會,點了點頭。

姬旦眉頭舒展開來,果然有問題。“到底哪裏異常?請你不要放過任何細節!”

這條線索,對解開這股神祕力量的原因來說,至關重要。…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朱婉儀纖手揉了揉眉心,努力的回憶着睡前的一些細節。

愛是愛非 “當時我剛從我爸那出來,自己住進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然後我覺得自己特別委屈,趴在酒店的牀上睡着了,睡前的時候,感覺額頭有些發癢。然後……不記得了。應該這些。”

說完她用力抓了抓頭皮,自己睡夢中的細節完全不記得,頗爲苦惱。

“額頭嗎?”姬旦心中開始回憶着哪些大人物額頭有跟常人不同。

朱婉儀的額頭很光潔,不像是會長出青春痘之類的徵兆。既然如此,難道她跟某個大人物有關嗎?天界之人,好像除了二郎神也沒有誰額頭漲了什麼東西。除非是西方的菩薩!

不可能的,菩薩下界的話,天地一定會有異兆。自己一定會有所察覺,那究竟是什麼呢?

他眉頭緊皺,始終想不明白她在夢中到底夢到了什麼。對了,不一定是她本身出了問題,很有可能是在她夢中出現的是哪個了不得的大人物。這樣一來,問題說得通了。

☢tt kan☢¢〇

不過這樣一來,這件事還需要驗證一下。如果下次朱婉儀做夢,自己能夠看到她的夢境,那麼不是她的問題了。

想到這,他心中微定,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喂!你看什麼呢,我臉上長花了?”朱婉儀見姬旦一直盯着她看,有點渾身不自在。

姬旦一愣,“沒有,你的臉上不需要長花,已經很美了。既然你現在沒有去處,不如去我外面的別墅住。順便把林雅叫上,你們倆也有個伴。”

朱婉儀點了點頭。這時,車已經快到姬旦的住處了。

“給你個任務,如果你能把林雅喊來一起住,我院子裏的車,你隨便開。”目前這種情況,也只能這樣幫她一把了。

“這可是你說的,你等着瞧!”朱婉儀飛快地對他眨了下左眼。

“你先住這,我會讓公孫給你拿一張卡,裏面有100萬,密碼是卡的後六位。這錢當我借你的,至於還款期限,你看着辦好了。”姬旦輕輕交代完這些話,把朱婉儀送進了別墅,讓老周開車回學校了。

“查理這傢伙接下來不知會有什麼動作,必須趕快找個實力強的傢伙來幫我照看這裏了。”至於是誰,他心中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

林湍最近心情不錯,死亡之花投資集團已經對他們投資了五億美金,這應該足夠他打一場針對林海公司的狙擊戰了。

只是他有點想不明白,這外國人的投資公司名字也太不吉利了。死亡之花啊,公司高層的腦子絕對有問題。算了,這不是我該關心的事兒,我操這份閒心幹嘛!

他們父子倆今天一起出席了一個高端商務酒會,來此的人,非富即貴。

站在一樓的大廳,林湍和林峯望着往來穿梭的上層社會的人們。

“小峯啊!”林湍語重心長地看着林峯,“爲父知道你對那個林雅有着不一般的念想,你也別急着狡辯。你是我的兒子,你的那點小心思逃不過我的眼睛。女人嘛,是工具而已,你要牢牢記住。今天這酒會要是有合適的姑娘,事業上又對你有幫助的,差不多的你趕緊找一個,聯繫起來!等我把林海那個老東西收拾了,林雅還不是任你處置?”

“是,爸爸。您放心,很多事兒,我都想明白了。”林峯一副虛心受教的表情。

林湍讚賞地看着他,點了點頭。林海,我有一個懂事的兒子,衝這一點,你永遠也不如我!

林峯跟父親打個了招呼,自己上了二樓。

大門口,林海攜妻子也來參加酒會了。他心情似乎格外舒暢,一點都沒有因爲公司的股票大跌而顯得心力交瘁。夫妻倆滿面紅光的從車上走下來,剛好在大門口看見了林湍。

“喲,林湍,你也來了?”林海的心裏一聲冷笑,別以爲你在背後做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

“啊,是大哥啊!”林湍假裝一副意外的樣子,“我還以爲這種酒會你們不會參加呢!”他笑裏藏刀地回道。

“呵呵,你不也一樣嗎?小峯沒跟你來嗎?”林海皮笑肉不笑地說。

“嗯,我讓他跟我見見世面,他說跟我沒共同語言,自己去找人聊了。小雅沒跟你們一起來嗎?她那麼漂亮,來了肯定是這裏的焦點。”林湍一副父子之間有代溝的樣子,又把話引向了林雅。

“我們小雅不太喜歡這種場合,所以我們也不會勉強她。年輕人嘛,得有主見,總不能父母說什麼是什麼,時代在變遷嘛。這種大人的事情,還是少讓他們參與。”林海已經看見了在二樓跟一個女人搭訕的林峯,出言譏諷道。

林湍笑了:“還是大哥大嫂的覺悟高,小弟佩服。小弟還有事情,先走一步!”

他這麼說,倒是把林海憋的不知說什麼好了,好像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十分難受。

他朝林海一點頭,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已經陰雲密佈。老東西,你給我等着!看你還能蹦躂幾天!

二樓,林峯正在跟一個古典型美女搭訕。這女人跟林雅長得很像,準確的說,是氣質很像。都有一種不食人間煙火,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冷氣質。

“這位小姐,你是自己來的嗎?”林峯故作一副高冷的樣子,想來個欲擒故縱。

古典美女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絲不屑,彷彿在譏笑他這老舊的搭訕手法。

“都是出來玩,裝什麼清高。”林峯見這女人不想理自己,出言不遜了。

古典女子居高臨下地看着林峯,眼寒了下來,轉過頭向另一方走去。

林峯哪肯放過她,緊跟在後面說着:“說,多少錢一晚,今晚少爺包定你了。你們這種出來走場子的外圍女,不是奔着錢來的嗎?來來,價錢你開,只要你敢開,少爺我能滿足你!”

古典美女停住了腳步,轉過身看着他,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你看我說,都是爲了錢而已,何必裝清高。”林峯換了一種囂張的神情,本相畢露。

“好啊!50億,只收現金。你要是給得起,晚上我去開個房間,隨便你怎麼玩。”古典美女說話了。

“什麼?50億?你是鑲了鑽石邊,也不值這個價?”林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開什麼玩笑?你當自己是真神啊!

“呵呵,沒錢你裝什麼大款,出不起錢,嘴巴放乾淨點!”古典美女雙手環胸,冷笑着說。

“喲,吵什麼呢?這麼熱鬧!”一個看起來不足二十歲的年輕人,左邊臉頰有一道暗紅的疤,正從一旁走過來,身邊跟着一個表情冷峻的保鏢。

“關你屁事!”林峯不屑地看了一眼這傢伙,媽的,今天一定要讓這女人好好在自己的胯下求饒!

“啊!是秦姨,您怎麼也來了這種地方?”疤面青年看着古典美人,恭謹地說。看來他們認識。

“呵呵,是小葉啊!人家好大的口氣呢,問我一晚上多少錢,價錢隨便我開~~。我跟他說了,50億,我去開個房間,今晚任他隨便玩。他出不起了,太好笑了。”疤面青年叫葉嘉燦,是秦姨的晚輩。

葉嘉燦面一苦,對林峯豎起了大拇指。“佩服,這麼多年來,我估計你是第一個敢對我秦姨說這句話的人,沒準也是最後一個。”

一看林峯的長相,知道這孩子肯定是哪個家裏有點錢的公子哥,沒見過什麼世面。毒龍的女人都敢惹!要知道,毒龍可是九州地下世界當之無愧的王者!

“小軍,弄殘了扔出去把,別引起慌亂,處理快點。”葉嘉燦口氣一冷,對着身邊的保鏢男吩咐着。

葉嘉燦的保鏢一把向着林峯抓來,準備炮製一番從消防通道將林峯弄出去。

“口氣真大,手底下見見真章!”林峯心中早憋了一肚子火,正好發作!

砰,兩人的手掌接觸到了一起,保鏢男身軀一震,這傢伙,是八卦掌的路數。有點棘手啊!

他肩膀一沉,向着林峯靠了過去,走的是八極拳的路子,這一下要是靠實了,最起碼得撞斷兩根肋骨。

林峯步子一閃,一下躲了過去,一掌狠狠地打在了保鏢男的腹部,保鏢男貼着地面撲了出去,再也站不起來了。

林峯拍了拍手,他剛纔也對那一撞心有餘悸。如果被撞到,躺在地上的,絕對是他。

冷眼看着這個叫小葉的傢伙,這傢伙並不是本地人,哪裏來的囂張小子,今天一定得給他點顏看看了!

“小子,剛纔是你讓人打我的?現在小爺要跟你收取點利息了。”林峯擺開了架勢,準備教訓教訓小葉。

葉嘉燦齜着牙笑了。他什麼話都沒說,從後腰摸出一把黑星手槍,一陣子彈上膛的聲音響起,槍口對準了林峯。這孩子,太傻了,一看沒有在社會底層混過,打個架還的先告訴別人我要打你了,請你做好準備嗎?

冷汗從林峯的頭上滴了下來,尼瑪的,這什麼破地方?保安都是吃翔長大的嗎?怎麼會有人帶槍進來?

其實他想錯了,事情真不怪保安。這種酒會都是憑請柬進來的,因此壓根不會對進場的人進行安全檢查,那樣是對人的侮辱。

“你這小子,膽子真是不小,竟然連你葉爹都想打。你也不去打聽打聽,你葉爹是怎麼混到今天的。你猜猜,我敢不敢開槍打死你?”葉嘉燦說着,拿槍用力的頂了頂林峯的腦袋。

他們所在的二樓位置,相當偏僻,從大廳門口還稍稍能看到一點,而此刻能看到這裏的位置,早已被葉嘉燦的人擋住了,因此樓下的對二樓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bang!”葉嘉燦口中突然學着槍響的聲音,嚇得林峯腿一抖,跪了下去。

“叫我一聲爸爸,我今天放了你。不過秦姨那邊,我可不能保證了。會有人找你算賬的,有些人,不是你有錢能隨便侮辱的。”他隨意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又看向了好整以暇的秦姨。

“秦姨,您看我這麼辦,您還滿意麼?”他臉上堆着笑,臉上的刀疤都跟着抖動起來,居然別有一番魅力。

“呵呵,你自己的事情,與我無關。你看着處理。”秦姨面不變,意思是說,你辦的你的事,他得罪我的事情,我自然會找他算賬。

“好嘞,我知道了。小子,你要叫的話,快一點。我一心煩的話,手會抖。那樣你的腦袋可能得去找法醫把洞補上了。”葉嘉燦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去你媽的,有種你開槍打死我啊!”林峯想起最近一直受到的窩囊氣,而現在竟然被一個不明來路的傢伙用槍指着頭,登時情緒爆發了。

“唔,有種。我喜歡有種的人,你一定以爲你這麼說,我會很佩服的拍拍你的肩膀,然後說我佩服你的勇氣,放了你?不可能的,我最喜歡打死你這樣有種的人了,這是我對你起碼的尊重。”葉嘉燦瞳孔放大,興奮地說。

輕輕的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消聲器,擰在了黑星的槍口。手指用力向後一扳,槍響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林峯已經閉上眼睛等死了。面對這樣一個瘋子,不論是反抗還是順從,估計他都會開槍。

憑什麼?我的命竟然被一個來路不明的瘋子給奪走了?這是林峯臨死前最後的想法。頭顱洞穿,林峯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葉嘉燦對小軍使了個眼,小軍拿起一隻酒杯裏的餐墊,在林峯的頭上打了個結,這樣不會有人看出破綻了。

一把扛起林峯,小軍快速的向消防通道走去。

“秦姨,您可能不能親自處理這傢伙了。您也看到了,這小子讓我騎虎難下,不殺了他,我以後不用混了。”葉嘉燦這麼做的目的,是讓秦姨欠他一個人情,準確地說,是想讓毒龍欠他一個人情。

“好,我會記住的。小葉,我還有事,先走了。”秦姨讚賞地看了他一眼,這小子,成長的太快了。他陰狠、果斷而又大膽。知道什麼時候該低頭,什麼時候該擡頭。

“我送送您,省的萬一有哪個不開眼的又來招惹您。”葉嘉燦默默地走在前面,充當着開路的角。

在外面,小軍把下水道井蓋打開,把林峯丟了下去。這件事情做完,他還得回去監控室,把今天的監控拿到手毀掉。

被扔進下水道的林峯,頭上的槍孔在慢慢癒合,兩隻獠牙緩緩從嘴角伸出。過了一會,他雙目陡然睜開,瞳孔已經變成了血紅。他順着下水道爬到了一個井蓋的位置,一拳將蓋子打飛,化作一道黑影向着遠方而去。

查理的書房中,他面前一個黑長着一雙蝙蝠翅膀的惡魔雕像猛然一亮。嗯,看來有人覺醒了血脈,會是誰呢?他靜靜地點了一支雪茄,等候着來人。

吸血鬼的力量,來自異度空間的惡魔。第一次覺醒血脈的人,必定第一個向最近的惡魔雕像所在之處前去膜拜,兩者之間有一種神奇的感應。

砰!窗子被外面衝進來的黑影用蠻力打破,接着虔誠地跪在了地上,口中在感謝着惡魔賜予的新生。

進來的一霎那,查理已經看清了來人。是前段時間被他嚇走的那個林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吸血鬼的血脈。從額頭的花紋來看,這傢伙初次覺醒的等級還不低,已經到了男爵的程度。

“林峯,擡起頭來,看看我是誰?” 總裁的小小點心 查理吐了一個菸圈,居高臨下的說。

林峯擡起頭,一張慘白的臉映入眼簾,一股怒意油然而生,想一拳對着那欠扁的臉打過去。一股威壓猛然對着身體壓了過來,身體不受控制的又跪了下去。

“對於血脈純度遠高於你的我,你是不可能對我揮拳相向的。這是血脈上天生的壓制。”他說完頓了一頓,喊道:“法蘭克,過來教一教新成員,吸血鬼的生存法則。另外給他準備一身衣服,他身上太臭了。”

說完,查理猛然一揮手,林峯從進來的窗戶像倒轉鏡頭一樣又飛了出去。尊卑有別,冒犯上位者總得吃點苦頭。

金閨玉堂 林峯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方纔他甚至產生一種錯覺,身體完全不屬於自己。聯想到剛纔查理說過的話,他心裏明白了。媽的,難怪上次打不過他,這傢伙根本不是人!

身體還在隱隱作痛,剛剛成爲吸血鬼的他,還不能完全適應身體。一路飛來到這裏,只是剛剛覺醒血脈的本能使然。

法蘭克走了過來,把林峯一把提起,直接走進浴室向地上一拋。

“把自己洗乾淨,衣服在外面放着。換好之後我會教你一些基本的常識。不要妄圖反抗伯爵大人,他的力量,不是你這種小角能理解的。”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法蘭克說完,轉身離開了。

酒會上,林湍在酒會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林峯的身影。打電話,只有提示不在服務區的聲音。他心裏有些焦急,可一轉念這孩子身手不弱,這種酒會能出什麼變故呢?難道是跟哪個女人一起出去了?在酒店胡天胡地所以忘了跟自己說一聲?

他心中有事,也不想呆在這裏,跟幾個熟識的人打了聲招呼,起身回家了。“小峯總會回來的,到時候一定得問問這小子幹嘛去了。”他打定主意,開車向家裏趕去。

查理的書房,法蘭克正恭敬地立在一旁,查理正在問他。“這小子的資料有沒有?我只記得我好像在校門口教訓過他一次。”

“伯爵大人,這是您底下的公司在中國投資了五億美金的那家企業老闆的兒子。他的爸爸叫林湍。”法蘭克恭敬地道。

“嗯?原來如此。這也許是一顆不錯的棋子。一會你拿一滴我的血給他,我需要他變得更強大一些,當然,還有忠誠。”吸收掉自己的一滴血,林峯會進化成爲子爵,同時自己叫他去做的事情,再也不會違背。當然,前提是他不會爆體而亡。

“是,伯爵大人。上次在那人的門口遇到的那兩個女人,我已經查到了。一個叫朱婉儀,一個叫林雅。林雅是學校的老師;另一個叫朱婉儀的,家境不錯,是個富家女。另外,在學校那人和林雅有緋聞,那人應該在追求林雅。這個林峯,是林雅的堂弟。”法蘭克獲取情報的手段確實有他的獨到之處。

“原來如此!給我詳細的查查這個林雅所有的資料!查到之後第一時間通知我,知道了嗎?”查理一下子像是抓到了什麼。

“是,伯爵大人。我先告退了。”法蘭克鞠了個躬,轉身走了。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法蘭克剛出去,查理自言自語地說:“冥尊,你現在的實力恢復了幾分?”腦中傳來了一陣不滿的聲音:“我現在虛弱的很,上次你強行讓我出來,結果反而害我損失了一部分元氣,現在大爺要好好休養,你沒什麼要緊事的話先不要找我了。”

看來得抓緊找點東西給冥尊進補進補了,不然等它自己恢復,那得等到什麼年月!上次吞噬黑魔鬼能量的時候,這傢伙可是連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絕對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傢伙。一切等法蘭克查清楚之後,再從長計議。

打定了主意,他開始努力回憶着哪裏有邪惡的靈魂可以讓冥尊進補。

林峯已經洗完了澡,終於把下水道那身難聞的氣味給沖洗乾淨。他的頭腦已經清醒過來,對於現在的處境也看的一清二楚。

一切都源於實力!實力纔是一切!那個叫葉嘉燦的傢伙,你給我等着!還有那個什麼叫秦姨的女人,我一定會讓你在我的胯下任我凌辱!

感覺自己的身體重新煥發的勃勃生機,彷彿自己現在一拳打爆所有的阻礙。

“小傢伙,是不是覺得現在自己很厲害?其實你現在不過是個稍微有點實力的傢伙罷了。”法蘭克看着林峯的表情,知道這傢伙在想什麼,毫不猶豫地向他潑了盆冷水。

林峯咬了咬牙,心中憤懣異常。可他知道,這老頭實力比他強多了,因此他低着頭,一言不發。

“想要實力變得更強嗎?”法蘭克蠱惑着林峯,“要知道你的實力,在吸血鬼中,充其量也是個入門的男爵,可以說只比那些還需要吸血的最底層的僕人強那麼一點點而已。可是,伯爵大人可以馬上讓你上升一個等級,到達子爵的實力。”

林峯擡起了頭,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需要我做些什麼?”他冷冷地看着法蘭克。

“很簡單,喝下這滴血,如果你能挺過來不死的話,那麼恭喜你,你將有幸成爲伯爵大人最忠實的手下。”法蘭克手心上,一地淡金的血液在慢慢的移動,彷彿有生命一般。

“什麼?這滴血是活的!”林峯心中的震撼無以復加。他總算知道了剛纔查理爲什麼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把他甩了出去。

“我願意。”他沉聲道。他此刻腦中只有一個念頭,那是提升實力!讓那些曾經把自己踩在腳下的人跪地求饒!

姬旦躺在牀上,心神不寧。在剛纔,他感到了一股邪惡的力量,十分強大。不會是查理又在搞什麼動作!他隱隱有一種預感,查理要動手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天上的月亮像一彎鐮刀,因爲天氣的緣故,隱隱有一絲血。

武當山腳,一個衣衫襤褸的道人看着天空,搖了搖頭,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不是要出什麼絕世妖魔,是有什麼天災要出現了。

世界各地的人們開始紛紛轉發拍到的月亮圖片,專家也進行了各種分析預測。有的人認爲這是隻是罕見的自然現象,同樣有的人認爲這是個不祥之兆。

而活動在暗地裏的黑暗組織都開始蠢蠢欲動,他們認爲這是黑暗即將興起的預兆。

朱婉儀坐在椅子上,給林雅打着電話。

“小雅,我跟我爸鬧翻了。現在我可是無處可去,身無分文了。看樣子,你要養我了。”她故作輕鬆地說。

“好啊,沒問題。不過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是不是姬旦把你的事情搞砸了?”林雅並不知道之前朱婉儀被她爸爸逼婚的事。

“不關他的事。是我爸爸一直想拿我的婚事當成商業聯姻,這樣好方便他更好的發展公司。我不願意,所以我們鬧翻了。你們家姬旦讓我說服你來他這裏住,這樣的話,我還可以搬過來先跟你一起住在這裏。你覺得怎麼樣?”她有點擔心林雅會吃醋。

“我們剛確定了戀關係,我暫時不想搬過去住。被人知道的話,會說閒話的。” 前夫,過期不伺候! 林雅並不想這麼早住在男朋友的地方。

“那好,你還在以前住那?我去找你好了。你不在這的話,我住這裏也不像話。”朱婉儀心中有點惋惜。她知道林雅一旦決定的事情,別人很難勸得動。

“嗯,你來!我在以前的房子那。”林雅也鬆了一口氣。剛纔在朱婉儀電話裏對她說話,讓她心裏有些不太舒服。在她心裏,姬旦畢竟是她的男朋友,她可不希望朱婉儀跟他走的很近。

在情面前,每個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女人。

“嗯,那你等我,我現在打車過去。”朱婉儀掛斷了電話,輕輕嘆了口氣。“看來只能過一過窮人的生活嘍。”原本她心裏還有一絲幻想,在這通電話打完之後,徹底打消了。

她把姬旦給的那張卡放在桌上,打電話叫了一輛出租車。到了門口,翻開錢夾一看,一共還有兩千塊。

黑暗裏,一雙眼睛在緊緊地盯着姬旦的家門口,監視着這裏的一舉一動。

車很快到了。朱婉儀上車說了個地址,讓司機向着目的地駛去。

坐在車上,朱婉儀想了很多。從爸爸家裏回來在路上和姬旦之間的對話,她並沒有打算跟林雅說。她怕萬一說出來,林雅會覺得她跟姬旦之間有什麼。她可不想失去一個知交好友。她知道林雅平時雖然單純,但有的時候,還是很敏感的。

一切等見了林雅,在想想以後到底該怎麼辦。

11宿舍裏,桂小寶上次已經成功的跟曉玲約會了。兩人一起漫步在學校的操場,然後一起去美食街逛了很久。他們談的很愉快,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是相見恨晚。此刻兩人正在微信上聊着天。

姬旦躺在牀上睡着了。他的靈魂已經不在這裏,如果此時他翻過身來的話,會發現背上的那條五彩巨龍又出現了。這是他的本命真龍,在守護着他的肉身。

崑崙山,南極仙翁正在跟姬旦喝茶。

“公旦,你事務不多啊!竟然有閒心跑來崑崙找老哥。”南極仙翁說完,招了招手,讓仙鶴童子去拿一些靈果來。

“仙翁可別這麼說,夢境世界現在已經讓我應接不暇了。此次前來,正是有要事相問,還請仙翁不吝賜教。”姬旦打了個稽首。

“公旦兄但說無妨。不過我也很好奇,按理說你雖然不是閒人,但你同樣也不是凡人。有着近乎無窮壽命和不老容顏的你,難道世俗中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嗎?”仙翁捋了捋鬍子,面不解的問道。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也只是一個在宿命中徘徊的人罷了。事情是這樣的,最近我在凡間,遇到了一個西方的吸血鬼。那時我身上有傷,本想憑藉身上的法寶玄龜甲將其擊殺,可是這時,他竟召喚出了一隻叫做冥尊的異獸,逃脫了。如果這異獸在全勝時期,我可能不是它的對手。”姬旦講出了最近的遭遇。

“冥尊?這是何物?從名字來看,莫非是冥界之物?”南極仙翁奇道。

“是一隻通體烏黑的虎豹模樣的異獸,雙目血紅。好像能夠通過異空間,進行空間挪騰。”姬旦一面回想,一面說道。

“那該是異獸無疑,爲何不問問白澤呢?這天下異獸鬼怪,沒有它不知道的。”南極仙翁給他指了條明路。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