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我見此不得不將經歷的說了出來,結果爺爺一聽,倒吸一口氣,“害我全家的竟然是自己的師傅!他可把我們全家偏慘了,他害死了你大姑啊,你告訴爺爺,麻賊道,如今在哪裏?你師爺爺如今在哪裏?”

我真是萬億大佬 “麻天忍是陰陽門的,而師爺爺盜取了八寶神宮祕寶,然後說他已死了,可是我知道師爺爺還活着。”我說道。

爺爺一聽,痛恨道,“只可惜我如今只能躲在這罈子裏!不然,我定找到麻賊道,叫他還我一個公道!”

而我此兒和爺爺同仇敵愾,我恨不得將麻天忍給揪出來,當即就給活吞了,“麻天忍,害死我無辜的大姑,毀掉了爺爺的一輩子,我一定要讓他麻家付出代價!”

可是奶奶此刻已經哭成了淚人。

而我安慰了一下奶奶,接着爺爺身體顫抖,對着我和奶奶說道,“趙芳,我回到罈子裏,你得將我封好,每月十五我都能出來,記住了。”

說着爺爺消失,奶奶顫巍巍的過去,將罈子的蓋子給蓋上,然後用符咒給封住,在放回原位。

奶奶氣息顫抖,說道,“這個罈子是馬真人早年就做好了的,他說有一人你爺爺會回來的,結果你爺爺真的回來了。”

本來也頤養天年的兩位老人如今一個只能在罈子裏,而另一個卻要守着這個罈子,這時令人何等傷心的事兒。

wωω▪ttКan▪c○

對此,這全是麻天忍給弄的。

要是沒有麻天忍,我現在的全家肯定倖幸福福的,所以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找陰陽門的麻煩。

這事一完,我出了房間,這時林佳佳和小狐狸以及爸媽在院壩裏驚異着。

我問她們說什麼,院子裏狗在叫,剛纔才安靜下來,老媽嚇得臉色發白,對着我和爸爸道,“我生青山的那晚就是這樣的,第二天爸爸就死了。”

老媽的精神有些緊張了,說話都顫抖着,見此我去屋裏的袋子裏掏出了一張靜心鎮定符,給老媽貼在肩膀上,這下老媽才安靜了下來。

可是過了一會兒,鄰居家一些人打着電筒,我甚至看到二奶奶提着菜板用菜刀不停的砍着,圍着下路直走着。

其實我知道,村子的動靜是爺爺引起的,爺爺如今應該是一個很厲害的厲鬼,他能夠和張飛打鬥,顯然弱不到哪裏去,所以我就看着二奶奶,什麼都不說。

接着老爸扶着老媽進屋,只剩下我和林佳佳以及小狐狸。

小狐狸表示不理解,爲什麼人那麼奇怪,而林佳佳和我面面相覷,林佳佳見過鬼的,而且他現在體內頭狐狸妖靈,更加明白靈異之類的東西。

我們聊了一些,然後林佳佳和小狐狸陪着奶奶睡覺,而我回到屋裏,將二爺爺的魂魄換成了玻璃瓶封印着,現在封印他,的確是比他去投胎的好,而且這樣也免了他去其他村裏老人家裏鬼禍人。

在老家的第三天,快十二點的時候姑姑回來了,帶着姑父、小飛和小詩。

一到家門,更是一種闊別重逢的感覺,家裏人一多,住的地方就不夠,於是吃了團年晚飯後,我、老爸、姑父晚上直接去車裏睡,那麼多車,一人一輛,睡的還很舒服。

一大家人過完了初二,就要離開了,可是姑姑硬是要讓奶奶去成都,可是奶奶不可能離開的,因爲爺爺的關係,於是婉拒了,然後姑姑爲了多陪陪奶奶就讓姑父帶着表弟表妹先回去。

而老爸和老媽因爲人際關係,要參加婚禮,也就先走了,所以我決定過了十五再走,而佳佳也願意陪我。~好搜搜籃色*書*吧,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重磅推薦【我吃西紅柿(番茄)新書】 就這樣,在老家呆到正月15,16的那天我告別了奶奶,臨走的時候我還偷偷得去看了看爺爺。(s. )熱門

因爲爺爺,我更加得知師爺爺還在,而我們全家的仇,我也一定要報。

我來到龍山後呆了一晚,還見了劉一抖後,他說等孩子出生了,他也會來成都一趟,劉一抖的身份我會隱藏在內心,他竟然是我的替衝之人,可就是我三煞六沖,都被師爺爺化解了,只是沒想到師爺爺爲了讓我活下來,對劉一抖是那麼的殘忍,不過這似乎也是劉一抖的命。

可三煞六沖……

說到底,也是拜麻天忍所賜,雖然三煞已過,但是六沖還在,我才過了楊柳、水嘮子、謝老闆三次衝,還有三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來。

不過這一切我全部都會找麻天忍拿回來的。

第二天和林佳佳、小狐狸,還有姑姑一起離開了龍山,準備前往成都。

到了成都,我們又和姑姑團圓了一下,然後又去林佳佳的家裏吃了飯,耽擱了幾天後,我前往回豐鎮,找到陳偉、趙有福,陳偉過年沒有回家,而歐陽秀似乎離開了成都,陳偉說應該不會再來了。

我先帶着陳偉和趙有福找到牛禮大志,我們也小聚了一下。

等到了晚上,我找了陳偉,我讓他給我聯繫買賣古董珠寶的。(. 800)請用小寫字母輸入網址:heiyaп觀看最新最快章節

我想把身上的財寶轉成現金,我分了五個批次,需要去澳門、香港、廈門、上海、哈爾濱等等地方,因爲財寶這類的東西不好處理,於是我辦了一些手續,搞了過境簽證,我回到林佳佳那裏,給她一說,她說她也要去澳門,她在那邊有事。

於是我又等了她半個月,然後我們兩人前往了澳門,到了澳門我們先玩了兩天,然後林佳佳纔去見客戶,而我找到了那個買賣古董珠寶,他姓董。

我們在一個地上賭場見面,然後他看了貨,我分了批次,只有一個小小的袋子,我問荼荼了,她給我說我的那箱財寶,最貴的是翡翠玲瓏,還有一些玉器。

最後姓董的估計了價值九千多萬,整個估計下來五六億,得有不過他建議我拍賣,於是我答應下來,拍賣期間,我讓牛蛋蛋給監視着,只要不對我就讓蛋蛋出手。

不過還好,姓董最後拿了五百萬的抽成,我得了八個億,然後我拿到了卡,他說是什麼瑞士銀行的卡,不會被監控,而且能夠在大陸制定的銀行享受貴賓服務,既可以分化週轉也可以分批次提現。

我帶着錢回到酒店,林佳佳合同也談妥了,我們去了澳門幾個大賭場和旅遊景點看了看,然後我直接到深圳轉香港,她到了廣州轉回成都。

到了香港,因爲沒有林佳佳,所以我直接見了接頭的人,可是我接頭的人居然是洪興社,來人是肛飛,銅鑼灣扛把子手下的馬仔,我特麼就醉了,這尼瑪是古惑仔啊



帝少大人愛妻成癮 不過我還是去見了銅鑼灣的扛把子,並不是陳浩南,叫樑哥,是現在洪興最有聲望的人,很肯能成爲新的主事人。

肛飛對我說,洪興社誰等在銅鑼灣拿下扛把子,那就是太子爺。

我來到銅鑼灣,一座古老的辦公大樓,我上了樓,中式裝修,門口還有關二爺的雕像,很有黑社會氣息。

我見了樑哥,他是一個三十多歲,戴着棕色的有色眼鏡,他看了貨,安排我去什麼大公廟山,在那裏有人接應我。

我提出了質疑,我就來還錢,沒必要跑太遠吧?

可是樑哥笑了笑,說香港是法治社會,嚴打洗寶洗錢,我一聽覺得也是,就在當晚我去了大公廟山,可是結果發生了我只有電影上才能遇到的事兒,尼瑪陪我的肛飛被殺,肛飛死前說毒蛇幫的人,我無意介入了黑幫鬥毆,我打敗了毒蛇幫,結果樑哥親自出面讓我賣了財寶,換了整整一個億。

我離開香港,樑哥對我恭恭敬敬的,我對他說我知道他想貪我的財,但是看着肛飛的面子上,我饒了他。

然後我去了廈門,上海。

在上海我買了一件小古董,結果引起了一個事兒,一個叫吳邪的人,出價八千萬,就是一條小銅鎖。

復仇首席毀情奪愛 可是結果出現了一羣黑衣人搗亂,吳邪的道行也就人位階段,不過這小子滑頭的很,本來我可以直接解決點黑衣人的,可是他滿肚子的壞水兒,帶着我躲避了黑衣人,給我進行了交易。

期間他身手不錯,邀請我去東海二戰運寶的沉海戰甲上倒鬥,可是被我婉拒了,他還說他的朋友裏有一個人的身後和我差不多,叫張起靈。

我就咧嘴笑了笑,其實大地位的在神州也不算多了,我說要是有幸我想和他會會。

可是吳邪一聽,臉上一陣黯然,他說張起靈似乎不再世間了,而是在一個長白山很神祕的地方。

我聽到這裏,我拿出了在九陰靈陣得到的圖,我發現地上似乎就標記了長白山。

吳邪驚異的看着我,說他也有冥妃的圖,他在西藏無以得到的,不過圖對他沒用,於是我就給了我,我看了看他給的圖,我發現了冥妃和那一個詭異的男子竟然在布達拉宮之上!

我沒明白,冥妃的圖爲何會遍佈神州,但是我身上的刺青冥妃也就是二十三娘和冥妃到底什麼關係,爲什麼是師爺爺讓她給我刺的呢?

我叫了吳邪這個朋友,他帶着我看了看他的工作室,叫我以後經常幫他。

我先答應了,但是我手頭還有貨,需要離開了,於是我說我的哥們謝方雨也是倒斗的高手,我給了聯繫方式。

我再去了哈爾濱,遇到北派的發丘門、摸金派。

而且我還看到了上次在千蛇墓的完顏教授,他們似乎在易寺探聽消息,他們準備去大興安嶺,一個胡八一的倒斗的中年男子,帶着他們去看什麼龍墓,那裏是什麼愛新覺羅龍脈,我給了完顏教授一些保命的符咒,引鬼符、護體符、驅邪符等等,都是我新學的一些符咒。百度一下或者好搜一下‘’即可找到本站!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 我回到成都後,身上已經有14億的身價,我也成了億萬富翁。(.

回到成都,謝方雨給我聯繫了,他說他認識了吳邪,而且學習了上次在陝北的秦代古墓得到的文王九指算術還有完顏教授的發丘之術。

我問爲什麼是九指,他說天道爲九,過九則死,他還爲此斷了一根小指,專門學習九指算術。

聽得我揪心一陣,我警告他以後別這樣了



然後我就掛了電話,不過經過這一番遊走,我感受到,****這行的人着實不少。

又是一個月過去,轉眼就是三月份,劉一抖的孩子出生了,他給我打了電話,我們聊到了開發蜈蚣嘴,我直接出資五千萬,讓他去搞。

有了錢我就要消費一番,我也開了替天宗道場,和牛王觀一起擠兌了青羊宮在成都的生意。

轉眼又是幾個月過去,我十九了,李佳佳二十四。

我沒有接到會盟的電話。

接下來,因爲生意的事情,陳偉也開始帶徒弟了,收了三個徒弟,趙有福也能收一些簡單的鬼了,我收集了大大小小五六百隻鬼,我專門租了別墅存放他們,他們現在還不能投胎,還有那隻金剛鬼和金剛屍,我也從趙科長的手裏搞了回來,全部封印在別墅,而且我還給了牛蛋蛋一些自由,讓他呆在別墅裏,而趙有福和陳偉常住在那裏陪着他。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

轉眼又是一年過去,我二十了。

我還是沒有接到關於會盟的通知,好像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張百年那裏一點消息都沒有,我生意覆蓋的很廣了,牛禮和我成功壓制了三環內青羊宮的生意,爲此了塵還找過我麻煩,我一掌打的滿褲襠找牙,我說要是有什麼,叫他師傅來找我談。[s.就愛讀書]( )

他的師傅三眉道人,是師爺爺的好友,師爺爺的事兒,在我心裏的確令我掛牽,我想問他關於師爺爺過去的消息,然後找出線索找他師爺爺。

可是了塵一去就不敢再來了,我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爲此我抽了中午的時間,我去了一趟青羊宮,我想找三眉道人,可是接應的小道士說三眉道人閉關。

槓上澀總裁 對此我只能回去呆着,我回到了林佳佳的家裏,最近林佳佳有些奇怪了,她說她停止了成長,我有些鬱悶,結果他拿出了一份報告,是美容院的,那裏人說林佳佳皮膚居然是十八歲的,而且停止了衰老化,我想這一定是狐狸妖靈的作用。

林佳佳,她第一次給我的時候是在十九歲生日那天,如此我更愛她了,她也非常完美,偶爾跟小狐狸吵吵嘴,跟我撒撒小脾氣,但是事後她還是給我洗衣做飯。

漸漸地,我感覺自己沒有動力了,因爲我啥都有了。

不愁吃不愁穿,除了偶爾去解決一下陳偉和牛禮解決不了的靈異事件,而且我的道行隨着修煉漸漸精深,我是不是要去陰陽路找到麻天忍,防止他對我不利,就是因爲他的存在,我每天都會給爸媽打一個電話,因爲陰陽混亂,不知道麻天忍會不會去找我家裏人麻煩。

所以我還回去了一趟,我讓爸媽跟着我來,可是老爸的事業雖然搞得的不大,但是事特別多,除非在成都有更好的工程,於是我讓林佳佳幫忙,搞下一個工程,於是我讓爸媽去了成都,可是我讓奶奶帶着爺爺也去,可是奶奶死活都不想離開村兒。

所以奶奶成了我心頭唯一的掛牽。

爲此,我學了駕照,可以自己開車,每隔一個月兩月我帶着林佳佳小狐狸一起回去轉轉,而且姑姑也有車,也會經常回去。

漸漸地,從千蛇墓那次回來,三年過去,我二十一歲



我沒接到會盟的消息,有些不安,因爲我不知道殭屍王的事兒是不是處理了,爲此我上了兩次青城山,問封不寧和乾雲子,可是封不寧對我的摩柯劍念念不忘,但是我卻說摩柯劍丟了,他對此打死都不信。

我又閒呆着,突然一天魏晗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去她學校,我來到了她的學校外的咖啡店等她、

說到魏晗,如今她也成了我的一道心結,因爲三年前早在龍山發生了那件事兒後,我就不敢和她聯繫,她也沒有和我聯繫,我覺得她是忘了我了。

不過,我想錯了。

坐在咖啡店的一個包間裏,我搖着一杯貓屎咖啡,聽着悠揚的小提琴聲,魏晗還是那副打扮,扎着馬尾,只不過她越來好看了,還帶着一個黑框眼鏡,來到我身前後,只見她胸口捧着兩本書,然後小臉紅紅的坐下。

坐下的第一時間裏,她掏出了一個信封,裏面是一疊厚厚的紅鈔票。

我愣了,她這是幹啥?

她笑了笑,說話居然先說了普通話,不過很快她有說回了龍山話,“道靈,這是我還你的錢,現在我已經在一個貿易公司兼職翻譯,可以掙錢了。”

我看了看,想起了,這是我幫她還給霍飛的那一萬塊。

我笑了,“魏晗,你現在才工作,手頭肯定也緊,錢你留着吧。”

可是她搖搖頭,“道靈,我現在一月有五六千的薪水,這些錢我早就湊好了,只是一直不敢和你聯繫。”

最後兩字,她說的很輕,咬着嘴脣。

我一聽,既然她這麼想,也是好的,我收了錢,因爲我知道她過得不錯,我也就安心。

然後我們陷入了對話黑洞,幾分鐘沒人說話了!

只見她手裏捧着的書的書皮都被她給摳破了。

於是我問道,“魏晗,你除了給我錢,還有什麼事兒?”

她一聽猛的搖頭,“沒沒。”

於是我說道,“你和班長的事兒怎麼樣了。”

他一聽,抿抿嘴皮,“沒有,我和他分手三年了,他找過我,但是都被我拒絕了,現在他有新的女朋友了。”

然後我還問了問齙牙哥,齙牙哥現在混得不錯,牙齒做了矯正,最後有了男朋友。

我一聽,差點一口咖啡噴出來,驚道,“齙牙哥是是同志?”

魏晗也笑了,“是啊,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喜歡男人了。”

我覺得不可思議,然後我和魏晗聊了一個多小時,我發現樂魏晗的變化,她更加健談,說話很有條理,思考問題的時候總會咬着嘴脣。

但是聊着聊着,她聊到了我和林佳佳。百度一下或者好搜一下‘’即可找到本站!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 這個話題,很是尷尬。

要是別人不會這麼尷尬的,可是關鍵就是她魏晗在問。

我含糊的說了說,還隱性的告訴,我明後年就會和林佳佳結婚。

魏晗聽了,怔了片刻後,裝作沒事的對我說祝福,我知道她內心的感受,所以我沒有敢再問她的個人事兒。

過了一個多小時,我們告別了,如今我和她雖然身在一個城市,但是我們因爲過去現在的種種問題而不能輕易見面和不能輕易聯繫,不知道今天的這次見面後,他日又能否再次相見。

我到了家裏,我安心過着日子,雖然錢多,但是並沒有富豪那樣,請上十多個家丁保姆,雖然還買了一套別墅,但是平時都是爸媽住着,而我和林佳佳小狐狸在一起。

安穩的日子過的太久了。

不過突然一天,牛禮給我打電話了,他說鬼龍出現了。

鬼龍?

鬼道中人,就是很久前出現在回豐鎮猛鬼街的那人,他的鬼爪劃斷了我的掌門劍。

我一聽後,連忙就往牛禮那處趕去。

還是回豐鎮的門店裏,這裏的那個公墓三年內葬滿了死人,靈魂全部被牛禮封印在倉庫裏,等待着很久後才超度投胎。

我來到這裏後,牛禮說了情況,他說鬼龍出現在猛鬼街,於是我們趁着夜色就去了。

可是到了後,我發現,猛鬼街的怨氣原來越大了,看來只有破了這街道。

我從陰陽極妙裏的道術,佈置符陣,將猛鬼街給破開,然後將這裏面的一些鬼一網打盡,可是結果還是沒有發現鬼龍。

不過這不要緊,因爲鬼龍已經失去了根基,而且我讓牛禮密切關注着回豐鎮的情況,只要有鬼龍的情況,我就會趕過來。

回到家後,過兒一個月,謝方雨給我打電話了,叫我去幫助吳邪去東海沉船,我們一起組隊裏,我想了想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就跟着去。

我去了之後,吳邪那小子熱情的招待了我,可是來一個半中年的胖子還有其他幾個人也跟着,和吳邪稱兄道弟的,結果我發現,胖子和吳邪其實年紀相差的不大,而吳邪雖然看的才十**歲,但其實他已經快三十了。

我沒有想到,我跟着他們下了海,吳邪和謝方雨兩人豐富的知識和一種奇特的算法,而那個胖子卻說他是北派摸金校尉,這和謝方雨有臭味相投了,因爲謝方雨得的也是完顏教授北派的發丘中郎將的傳承。

花了前後一個多月,我們從沉船出來,沉船雖然是沉船,但是卻被一處海眼吸附,那海眼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空間,裏面沉船跟在岸上一樣,不過那空間的周圍卻飄動的白骨,而船裏面有很多怨鬼被海眼吸附難以投胎化成了怨鬼,不過我輕易的就解決了。

回到了大陸後,我和吳邪聊了聊我就準備回了,而謝方雨卻要留下參加寶箱的開掘。

我回到四川后,又閒了很久。

可是發生了一件事兒,終於打破了這個平靜的局面,張百年給我打電話了,主動打的,而不是我去問的。

他叫我去龍虎山,參加會盟,以道門副道主的身份。

會盟可不是道教一教,包括佛教、各大風水、陰陽世家都會參加。

時間就在最近,我可以提前過去,爲此我準備了一下,然後直接開車過去。

我花了一天多的時間,開車到了江西,直接就到了龍虎山,這時我生平第一次來到道教聖地,龍虎山。

傳聞,張天師在此地煉丹得道,不過青城山也是這麼說的。

雖然吹牛的成分很大,但是我走了一遭後,不得不說龍虎山的風景奇秀,瀑布溪流,參鬆勁柏,構成了一副精緻的山水畫卷,讓人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我本是一個不定性的人,卻也被這風景給吸引。

不過上了山,發現山上全是遊客。

這我就不太明白,於是給張百年敲了一個電話過去。

張百年,訕訕的說我走錯了路了,他說我應該去上清鎮,而龍虎山遊客太多,不適宜在山上會盟,所以讓我們全部集中在上清鎮,那也是龍虎山張家的地盤。

我到了上清鎮,發現這裏原來是一個古鎮,這裏幾乎人人都會點道術,畫點符什麼的。

而且我進了這裏感覺這裏的空氣都透着清氣,不見城市的污濁,和世俗的薰陶,每個人說話都頭頭是道的。

小妖相公別害怕 我看到有點驚訝,於是我來到了鎮裏,給張百年打了一個電話。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