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蘇硯狠狠捶了捶牆,大口喘着氣,身體在那股渴望的侵襲下無力地軟下來,他無法支撐的靠着牆跌坐了下來。

最近他明顯地感覺到這種想要吸血的慾望來的間隔越來越短了,明明之前還只是一天一次的,現在卻……

蘇硯迷濛中感覺到身邊站着一個人,僅剩的一點理智他抓住了那人的褲腳,往下拽。

那人順着他的意思蹲下身。

蘇硯看着那人黑髮下白皙的脖頸,剋制着一口咬上去的衝動,湊近那人的耳邊,威脅道:“不準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別人!”

那人說話了,聲音是帶着磁性的迷人,卻沒有迴應他的威脅:“你的本名叫什麼?”

蘇硯迷茫的說:“本名?”

那人說:“對,本名。”

蘇硯被吸血的慾望折磨的幾乎神志不清,此時竟然老老實實地交代了:“本名……是蘇硯……”

“呵,果然……”蘇硯聽見那人這樣說,接着他就看見那人撩起了遮在脖頸處的頭髮。

然後他聽見那人說:“就當做是還給你的。……雖然你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最後的那句話輕的不能再輕,神志模糊的蘇硯完全沒有聽清。

不過現在的他也顧不得那人到底說了什麼了,因爲說那人已經把誘人的脖子湊到了他的嘴邊。

蘇硯的雙眼此時已經變成了猩紅的顏色,他看着那截脖頸,終於被慾望壓過了理智,張開嘴咬了上去。

尖利的獠牙刺破了肌膚,甜美的血液充滿了口腔,蘇硯卻驀然流下淚來,心底埋藏的是一種悲哀。

他在此之前始終覺得自己還是個人,是個正常人,可現在……

血液一點點填充身體的慾望,蘇硯眼裏猩紅逐漸褪去,他鬆開了那人的脖頸,看着從傷口流出沾滿脖頸的血液,他伸出舌頭一點點舔舐乾淨。

那人突然悶哼一聲,推開了蘇硯,站起身來,聲音微微有點沙啞:“以後如果還需要血液,可以來找我。”

然後房門被打開,門外的光漏進來,照亮了這個漆黑的房間,也讓蘇硯看清了讓他吸血的人的臉。

……竟然是玖蘭樞!!!

從吸了玖蘭樞的血那天起蘇硯情緒都很低落,因爲直到吸了玖蘭樞的血爲止,他纔對於自己是個吸血鬼的事實有了深刻的認識。

雖然蘇硯的情緒低落,不過幫助同學做好事裝聖母洗刷罪惡值的事情他還是沒落下,日子也就這樣平靜的過着,只不過和以前不同的是他每隔幾天就要到月之寮去,找玖蘭樞吸血。

月之寮的吸血鬼們大概也因此緣故,對他的好感度始終沒有變成過正數。

倒是玖蘭樞的好感度自從被他吸血那一日開始就變成了正數,而且還是90這個高的有點誇張的數字!

這讓蘇硯很是想不通。

前一陣子原來的錐生零的師傅也是身爲吸血鬼獵人的夜刈十牙也來到了學院成爲了他們的老師。夜刈十牙原本似乎是想要阻止蘇硯靠着吸食玖蘭樞的血液維繫着不墮落成Level E的,但是自從玖蘭樞和他長談了一次,他便什麼都不說了。

具體他們到底談的什麼蘇硯就不知道了。

直到蘇硯在日間部的地盤上看見了一個穿着夜間部制服的少女,他平靜的生活纔算是稍微出現了點波瀾。

在初見的時候,蘇硯便感到那個少女給他了一種熟悉危險的感覺,和一種奇妙的共振。

在見到她的那一瞬間,蘇硯口邊的一個名字幾乎就要呼之欲出——緋櫻閒。

雖然面前這個少女和緋櫻閒長得完全不一樣,雖然黑主優姬告訴他這個少女叫做紅瑪利亞。但是蘇硯還是可以肯定這就是緋櫻閒。

那種共振和熟悉,除了把他變成吸血鬼的緋櫻閒,沒有任何人能帶給他。

不過緋櫻閒出現了便出現了,對於蘇硯來說他是不可能去找她報仇的。首先他雖然知道錐生零和緋櫻閒的那一系列恩怨,但是緋櫻閒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陌生人,而且殺死緋櫻閒=罪惡值增加,他怎麼可能會去做那種事?

所以雖然見到了名爲紅瑪利亞的緋櫻閒,蘇硯的生活還是平靜的繼續着。只是——緋櫻閒時不時就在他面前晃盪而且還用言語和動作調戲他讓他有些煩罷了。

終於有一天,蘇硯看着輕盈的站在他面前蹦躂,並且還做出語言上的調戲的緋櫻閒無語了,他一把抓住了緋櫻閒的肩膀,說:“我知道你是緋櫻閒,我沒興趣找你報仇,你愛哪哪呆着去,別一天有事沒事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你不煩我還嫌煩!”

緋櫻閒臉上的笑容露出了一絲裂痕,她說:“我殺死了你的父母,帶走了你的弟弟,你不恨我嗎?不想殺我嗎?”

蘇硯拍了拍緋櫻閒的頭,敷衍的說:“嗯嗯嗯,我不恨你,也沒打算找你報復,你想去過幸福的小日子就去吧,我絕對不攔着你,只要你別出現在我面前就行了。”

緋櫻閒眯起了眼,她說:“我知道了……馬上,我就會送給你一個驚喜,希望你會喜歡。”說完就走了。

蘇硯總覺得緋櫻閒的話裏面有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作者有話要說:大家猜到驚喜是什麼咩?很好猜的……

【崩】緋櫻閒:爲什麼錐生零對我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不相信!這是不科學的啊啊啊啊!QAQ這個世界絕逼不是真的!!!

錐生零這個魂淡嚶嚶嚶!我要用大殺器讓你的蛋蛋都碎成渣!

心靈受傷求安慰!求虎摸!

我的專欄,球保養///

插入書籤 [綜]爲了成爲聖母而奮鬥吧 吸血鬼騎士(五)

第二天,驚喜果然出現了。不過那也僅僅是緋櫻閒所認爲的驚喜而已,對於蘇硯來說,面前的這個人確實算不上什麼驚喜。

面前的人摘下了面具,那張和蘇硯,或者說是錐生零完全一樣的臉讓蘇硯一眼認出這人便是錐生零的孿生弟弟,錐生一縷。

蘇硯招招手,打招呼:“嗨,你好。”

錐生一縷說:“哥哥,好久不見呢。”

蘇硯點點頭:“好久不見。”

錐生一縷說:“你還記得嗎,四年前的事……你想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嗎?”

蘇硯說:“不想。”

錐生一縷噎住了。沉默半晌,重新開口說:“哥哥,你還真是可憐呢。以前你是那麼的備受矚目,現在卻……”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蘇硯打斷:“想要嘲諷人請出門左拐慢走不送。你要是能提出什麼能解決我體質的建設性意見我還有興趣聽聽。”

錐生一縷咬緊了牙,說:“果然是四年沒見……哥哥變了很多呢。是不是現在已經忘了我?”

蘇硯說:“嗯。”

錐生一縷終於差點被氣的內傷了,他一把拿出武士刀指向蘇硯。

蘇硯說:“想殺我?來吧。只要你不怕緋櫻閒生氣。” 寵婚蜜愛:寧先生,寧太太又有了 從最近緋櫻閒的舉動蘇硯不難看出她對於自己有很大興趣,而現在錐生一縷突然的出現估計和緋櫻閒脫不得干係,蘇硯猜測錐生一縷和緋櫻閒應該是從屬關係。既然錐生一縷跟隨在緋櫻閒身邊,他這個威脅應該還是有用的。

果然,錐生一縷哼了一聲,惡狠狠地瞪了蘇硯一眼,轉身就走。

蘇硯在心裏默默高興自己賭對了,一邊淡定無比的目送他走出自己的房間。

隔日蘇硯竟然又看見了他以爲經過昨天那一番打擊應該不會再出現的錐生一縷出現在了他的房間裏。

蘇硯說:“你好,有何貴幹?”

錐生一縷冷冷的說:“哥哥,你最近應該一直在靠着玖蘭樞的血維繫着不墮落吧。”

蘇硯的脣角稍稍抿緊,他帶着幾絲危險看着錐生一縷,不答話。

錐生一縷嘴角挑起一抹似嘲諷似不屑的笑:“想必你一定很痛苦吧,哥哥。不過你吸了玖蘭樞這麼多的血,不管如何是否也應該報答一下他呢?”

蘇硯說:“有話直說。”

錐生一縷不急不緩:“你應該不知道吧,緋櫻閒來此的目的就是殺死玖蘭樞,吸取他的血液,增強自身的實力來躲避元老院的追捕。你說你是不是應該報答一下玖蘭樞,去殺死緋櫻閒呢?”

蘇硯哦了一聲,似乎還是沒什麼動容。

錐生一縷繼續說:“更何況,可是緋櫻閒把你變成吸血鬼的。吸了她的血之後,你就可以解脫,不再繼續墮落下去。親愛的哥哥,你說你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呢?”

蘇硯目光閃了閃,他說:“你應該是緋櫻閒的手下吧?爲什麼要害她?”

錐生一縷垂着眼,說:“我恨她……”

旋即,他又擡起眼對着蘇硯說:“你願不願意幫我殺死緋櫻閒呢?我可以幫你做內應的。現在緋櫻閒在紅瑪利亞的身體裏,力量很弱,到時我會想辦法背後捅她一刀的,這樣你應該會有很大機率能夠成功。到時候我會把緋櫻閒真正的身體偷來,只要緋櫻閒被你降服,那麼她的身體自然是任你處置。”

蘇硯猶豫了會兒,說:“好吧。”

——反正他不打算殺死緋櫻閒,只是想要吸血避免墮落成Level?E而已。他吸玖蘭樞的血時罪惡值也不見增加,如果吸緋櫻閒的血的話,罪惡值應該也不會增加纔對。

……唔,當然戰鬥時如果不小心失手殺了緋櫻閒的話,就當做的回報玖蘭樞好了╭(╯^╰)╮

蘇硯少年還沒有發現,他不知不覺已經彆扭了。

錐生一縷和蘇硯約定好在夜晚的時候由錐生一縷引來緋櫻閒,他們在主樓的大廳相見。

夜半無人,蘇硯悄悄地打開了大廳的門。

錐生一縷站在大廳中,安靜的凝視着蘇硯。

蘇硯看着像一座雕塑一般的錐生一縷,說:“緋櫻閒呢?還有她的真身在哪裏?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的嗎,你讓我看見緋櫻閒的真身後,我再幫你去殺她。”

錐生一縷一動不動,也沒有說話,只是手指輕微的顫了顫。

於是蘇硯轉身就準備走。

錐生一縷終於開了口,只是聲音帶點猶豫:“就在這裏。”然後他不知按了什麼機關,牆壁上出現了一道暗門,他從裏面抱出了緋櫻閒的真身。

蘇硯看着那個無聲躺在錐生一縷懷中的緋櫻閒真身,無甚波動的想,緋櫻閒確實是個很美麗很美麗的女人。

……不過這不關他的事。

蘇硯看着錐生一縷將緋櫻閒放在地上,嘴角顯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他右手從懷中掏出了血薔薇之槍,準確無誤的指着緋櫻閒的真身,左手則迅速無比的拿出刺刀狠狠在自己的腿上紮下,然後食指一縮,扣動了扳機。

錐生一縷在聽見槍響的那一刻愕然地睜大了眼,然後幾乎是毫不遲疑的擋在緋櫻閒身前。

——可惜還是遲了。蘇硯這幾天苦練的槍術起了作用,他擊中了緋櫻閒的左胸。

蘇硯看着慌張無措的摟着緋櫻閒的錐生一縷,心說,錐生一縷真是太天真了,演技也有點太差了,或者說他太愛緋櫻閒了?所以才壓制不住眼中對緋櫻閒的愛意流瀉,這樣的他嘴上卻還要說他恨緋櫻閒……根本就讓人沒法相信。

這個局應該是緋櫻閒策劃的吧,不過就這麼傻呼呼的把真身暴露在他的面前,難道僅僅憑仗着她是把他變成吸血鬼的吸血鬼,所以就可以完全地相信他無法殺死她嗎?

——這幾天蘇硯可在玖蘭樞那裏瞭解了不少的事情。比如說被純血種變成吸血鬼的人類本能的無法攻擊將他變成吸血鬼的純血種。

但是根據他在暗中偷偷的實驗,當他大腿上的某個地方受傷時,會牽動他的食指向後縮,這種身體反應可以暫時剋制無法攻擊緋櫻閒的本能。

蘇硯一邊想着生理反應果然是有好處的,一邊看着面前悲痛欲絕的錐生一縷,等待着玖蘭樞的到來。

等玖蘭樞來了,他也不用害怕錐生一縷的戰鬥力,到時他就可以吸取緋櫻閒的血液了。

就在這時,蘇硯感覺到身後站了一個人,他以爲是玖蘭樞,扭過頭一看,卻看見了在紅瑪利亞的纖細身影,然後有什麼東西迅猛無比的穿過了他的心臟。

蘇硯大睜着眼,慢慢倒下,手中的血薔薇之槍掉落在地上。 吸血鬼騎士(六)

吸血鬼騎士(六)

蘇硯發現自己仰躺在一片茫茫的雪地之中,背後的雪似乎很厚很軟,把他完全的陷進去了,他身上也覆蓋了一層薄薄的雪花。

而重雲密佈的天空還在不斷的灑下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的雪白和美麗。

蘇硯左手撐着雪地,幾乎小半個手臂都陷進了厚重柔軟的雪裏面。他費了番功.夫才站了起來。

而此時他身上單薄的襯衫和運動褲已經被雪水完全的浸透了。

蘇硯有點茫然的看着周圍了無人煙的一片雪地,想了想,伸出手摸了摸左耳的耳釘。

腦海中的面板似乎恢復了正常,上面顯示着:

人物:錐生零(本名:蘇硯)

罪惡值:14896

變態值:9953

任務:呆在【玖蘭樞】的身邊十五年,保護他,讓他吸血,還清因果值。完成任務,罪惡值減少100點。

蘇硯先是看着那莫名其妙減少了很多的變態值心中奇怪,他完全不知道這些變態值是怎麼減少的。

然後他又看了眼那新多出來的任務一欄,心中感嘆果然吸玖蘭樞的血不是沒有代價的。 輝煌的人生從幼兒園開始 他之前吸了玖蘭樞十五次血,現在就要讓他保護玖蘭樞十五年。感慨完,他又開始爲那完成任務後會減少的一百點罪惡之而心動。

不過不管他的任務和獎勵是什麼都得先擱一邊,現在蘇硯只想從這個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無垠雪地走出去。

不過如果真的一步又一步的邁步子走的話也實在有點太苦逼辛酸了。

蘇硯想起他在無限恐怖世界兌換的吸血鬼始祖Level?S血統。

Level?S血統有一種天賦技能,這種天賦技能因人而異,每個吸血鬼的天賦技能都不同,而蘇硯的天賦技能據他已經鑽研出來的應該是有控制風這一項。

於是蘇硯靈機一動,他嘗試着將風力集中在腳上,然後邁開步子跑了起來。

動用了風力的速度快得讓蘇硯一驚,蘇硯覺的這簡直有點像絕頂輕功了,踏雪無痕不說,他甚至覺得他現在的速度不說別的絕對比飛機還要快。

而他的身體在這麼快的速度中竟然也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適、負荷和阻力什麼的。

蘇硯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只是感覺自己跑了最起碼也有五分鐘左右了,纔在這片白茫茫的雪地中看到四個人,不,應該說是四個吸血鬼。

兩個男的,一個女的,還有一個嬰兒。

蘇硯減慢了自己的速度,掩蓋住自己的氣息,悄無聲息的靠近他們。

這四個吸血鬼似乎像是在對峙,那個長髮女吸血鬼和長相清俊的短髮男吸血鬼似乎是同一陣營的的。

而他們的敵人——那個留着長卷發看起來有些陰冷的男吸血鬼則抱着他懷中的嬰兒正冷冷的看着那一男一女。

蘇硯看見那個陰冷的男吸血鬼毫不留情的將手裏嬰兒扔給那一男一女,然後冷笑着說:“看看吧,現在他還是你們的孩子嗎?”

說完轉身便離開了,他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茫茫大雪中。

蘇硯在看到那個被拋來拋去卻還是安安靜靜的嬰兒的時候,腦海中的面板便多出一行字:

人物好感度:玖蘭樞(幼年):0

蘇硯雙眼一亮,看來他是回到過去了,不過不管如何這嬰兒應該就是玖蘭樞了,他要接近他去完成任務。

所以蘇硯不再隱藏他的氣息,他無聲的踏在雪地上,緩緩走到了那對男女的面前,然後說:“我要保護他。”

這句話說得像是命令一般,不過蘇硯知道他現在的Level?S血統能夠震懾和令一切低於Level?S血統的吸血鬼無條件服從他的命令。

而面前的這對男女的等級顯然是低於他的,所以蘇硯估計他的命令這對男女不論願意或者不願意都根本無法抗拒他。

面前這對男女似乎也已經感受到了蘇硯帶來的威懾力,皆是一臉驚愕的看着蘇硯。但是面對蘇硯的話他們根本無法抗拒,只能服從點頭。

蘇硯滿意了,他對着抱着嬰兒的女吸血鬼伸出手:“把他給我。”

女吸血鬼縱使不願,也還是身不由己的將懷中的小玖蘭樞交給了蘇硯。

蘇硯接過那個柔軟的小玖蘭樞,小心翼翼的抱着。因爲他在穿越之前就有過照顧小侄子的經歷,所以抱起這個小玖蘭樞還算順手。

小玖蘭樞肉肉軟軟的,面頰白嫩,棕紅色的清澈大眼直直的看着蘇硯,天真而可愛的樣子。

蘇硯看着懷中的小玖蘭樞,忍不住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他一手抱着小玖蘭樞,另一隻手伸出手指輕柔的不能在輕柔的在小玖蘭樞嬌嫩的臉頰戳了一下。

被戳了的小玖蘭樞像是抗議般的啊啊了幾聲,揮舞了幾下手臂。

蘇硯臉上的笑意加深了,此時他心中只有兩個大字:好萌!!!

現在的玖蘭樞實在是太可愛了。蘇硯覺得他根本沒辦法把此刻躺在他懷中的嬰兒和日後那個強大而優雅的男子聯繫到一起。

不過,果然還是現在的玖蘭樞比較有愛。

蘇硯抱着懷中的小玖蘭樞,逗弄了一會兒,然後對那對男女說:“走,回家吧。 重生,妃不愛 我和你們一起。”

那對男女依舊無法抗拒蘇硯的命令,所以便在前面爲蘇硯帶路。

蘇硯看着懷中小玖蘭樞紅撲撲的小臉蛋,害怕這冰天雪地的把小玖蘭樞凍壞了,再加上他的衣服還是溼漉漉的,於是便再次動用力量用暖風溫柔的將小玖蘭樞裹住,然後把他自己身上的衣服也烘乾了。

小玖蘭樞被暖風託在半空中,似乎有點不安的皺了皺鼻子,朝着蘇硯伸出手臂,啊啊的叫着。

蘇硯連忙將小玖蘭樞重新抱在懷中。

小玖蘭樞似乎這才安心,在蘇硯懷中閉上了眼。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