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友】卡至對你說:我還沒問你,你跟她見面怎麼樣了?

你對卡至說:嘿嘿,不告訴你。

【好友】卡至對你說:嘁,還玩神祕啊!

樓一看向莫輕寒,心跳莫名其妙加速了,莫輕寒從抽屜裏翻出耳機插好,yy頻道里面已經炸開了鍋。

冷梟總裁的棄婦 “嫂子呢?怎麼還不說話?”

“嫂子,我們等到花都謝了。”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你們都閉嘴。 女孩也能這樣酷 把麥關上,等我老婆說話。

樓一從倉庫裏翻出夢魘之靈,還有剛剛打到的,剛好湊了十個,準備開隱藏。yy頻道里真的安靜下來,莫輕寒按了自由發言,就像她以前指揮副本一樣。

“因爲有人第一次打隱藏,打之前有一些事情我需要交代一下。”莫輕寒輕輕開口,樓一週身都涌出一種奇異的感覺,虛幻卻又真實。

【團隊】花開不敗:(表情)色

【團隊】沐雨丶:哇!嫂子聲音好好聽!

“張凱楓其實不難打,一會召喚出來之後,除了戰士主抗,剩下的九個人退到一邊,扎堆站。張凱楓的血量尾數逢九的時候會隨機密團裏的人,被密到的人看看密語內容,如果是孤掌難鳴,傷害平攤,就站在人堆裏,然後三個奶媽輪流開八門,如果是血濺三尺,那麼要麼幻化成元魂珠,等珠子自己爆掉,或者自己跑到一邊去死,然後再去救,最好還是走遠一點。如果戰士被密到,自己開口說,孤掌難鳴自己跑到人堆來,血濺三尺的話,所有醫師全力給他刷血,一定要過量治療。差不多就是這樣,有問題麼?”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沒有。

【團隊】騎螞蟻殺人:爲了嫂子,一定把他扛下來!

【團隊】花開不敗:哦了,嫂子你放心好了。

【團隊】沐雨丶:嫂子,不如你拋棄老大跟了我好不好啊?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

“那不行,我家小一會造反的。”莫輕寒寵溺地看了樓一一眼,摸摸她的頭,“去開隱藏吧。”

打張凱楓的過程意外地順利,出的是九天杖的碎片。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嘖,夏,國庫還有幾個法杖的碎片,你拿出湊湊看。

【團隊】騎螞蟻殺人:各種羨慕嫉妒恨。

【團隊】玉笙寒:去你的,你不是準備開天域武器,羨慕嫉妒恨什麼

【團隊】騎螞蟻殺人:恨的是花了那麼多天錢,開出的是天羽,老子是戰士,要弓幹什麼?坑爹的浮世啊!老子的錢啊!

【團隊】月下菱歌:好想要

【團隊】騎螞蟻殺人:不能交易,不然肯定賣給你老公,唉,小菱歌啊,你老公真有錢啊,看看他手裏的天誅,各種眼紅。

【團隊】卡至:最應該眼紅的還是嫂子的武器吧?極天域武器啊,天音無相啊,賣了我都買不起。

莫輕寒淡淡地笑了笑,關了麥,輕聲密語安靜地站在一夜小樓身邊。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好了,各自退團吧。 勢力頻道里面炸開了鍋,僅僅因爲一條普通的系統消息。

【勢力】輕聲密語加入了勢力。

【勢力元老】騎螞蟻殺人:快,來個人掐我一下,這個是嫂子不?

【勢力尚書】紫霞仙子:當我手賤點開申請列表的時候,我森森地顫抖了,這真的是嫂子?

【勢力】花開不敗:抱嫂子大腿!

【勢力】沐雨丶:走開,我來抱!嫂子~(表情)親熱

【勢力尚書】卡至:嫂子,小樓終於把你拐來了

【勢力】玉笙寒:(表情)瞪,哇,真的是嫂子!

【勢力】閉門開車:老大老大老大!

【勢力】一路風塵:求真相!老大呢!

……

“他們在喊你。”莫輕寒點吻着樓一的脣角,讓樓一還有點找不着北,“老婆啊,你真的不要你的勢力了啊?”

“我人都進來了,還有假的?”莫輕寒在樓一脣上咬了一下,看到樓一皺眉才鬆開,“不是在做夢,準備雙飛吧。”

“嘿嘿。”樓一樂了,屁顛屁顛地捧起筆記本,噼噼啪啪地繼續敲起鍵盤。

【勢力主】一夜小樓:雙飛進團了,我家夫人親自帶隊。

【勢力】勢力主一夜小樓歸隱,輕聲密語繼位。

【勢力】一夜小樓:以後我們勢力要緊密團結在以我媳婦爲中心的領導下

【勢力】花開不敗:哇,老大你把勢力主的位子都讓出來了。

【勢力元老】騎螞蟻殺人: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勢力尚書】卡至:+1

【勢力】至尊寶:+10086

【勢力元老】染月:我好像又錯過很多,嫂子到現在沒說話啊。

【勢力主】輕聲密語:夫君,去開本。

【勢力】一夜小樓:聽媳婦的

【勢力尚書】卡至:小樓你狗腿得讓我想凸你。

【勢力】一夜小樓:凸吧凸吧,你們這些人都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小爺不怕你們。凸。

申請入團的人太多,倒也是一件頭疼的事,勢力裏平時沉默的人也來湊熱鬧,一個小小的十人准入副本硬是組出了將近四十個人。

【團隊領袖】一夜小樓:(表情)鴨梨,人太多了,可以開兩個團了,各位大哥大姐,咱打個商量唄

【團隊】騎螞蟻殺人:打滾,我一定要跟着嫂子刷。

【團隊】花開不敗:我也絕對不走

【團隊】沐雨丶:人家也不要走!

【團隊】落英繽紛:噗,你們不要這樣子,奴家還沒見過嫂子呢,讓我一睹芳容啊

【團隊】閉門開車:繽紛說得對,你們都跟着嫂子下過好多次副本了,我們還沒見過人呢。

【團隊】卡至:這樣,跟嫂子下過副本的都退團,不夠再補,機會面前,人人平等

【團隊】紫霞仙子:同意

團隊一下子退出不少人,最後還是險險多出一個人。

【勢力】丨陌上丶淺歌:還多一個人……

【勢力尚書】卡至:小樓你給我死出來,最佔便宜的就是你

【勢力】一夜小樓:(表情)撞牆,人家不要,我要我媳婦,死都不出去

【勢力尚書】紫霞仙子:(表情)瞟,小樓這是在撒嬌麼?

【勢力元老】騎螞蟻殺人:我看出來了,好像真是的,有人傲嬌了

【勢力】貳零壹貳:老大你就出去嘛,大傢伙感激不盡。(表情)可憐

“小一。”莫輕寒摸摸樓一的臉,“你還想不想早點睡覺了?”

樓一眼睛一亮,本來就是逗逗團裏的人,麻利地退了團,電腦被丟在一邊又纏到了莫輕寒身上,“老婆,下完這個咱們就睡覺?”

“前提是你現在不許亂來。”莫輕寒睨了一眼樓一又不規矩的手,“這個團隊雙飛有點危險,別再鬧得我團滅。”

樓一舉起雙手,表現得一臉無辜,“我保證不亂動。”見團隊裏的人都集合進了副本,又摟住莫輕寒的腰,一個勁往她脖子上蹭,“老婆,你走了,你勢力裏那羣人怎麼辦?”

“他們離了我又不是不能過,你這麼擔心他們,那我回去?”

“不要!”樓一不經逗,該開玩笑的時候比誰都認真,圈在莫輕寒腰間的手臂力量大了幾分,“你都來了,我不許你回去了。”

大部分很快清完第一批,到了鬼火那邊,輕聲密語輕巧地下馬,搶在拉怪的劍客前面把怪都拉好,等人都齊了開八門,這個副本已經爛熟於心,莫輕寒早就駕輕就熟了,身後的樓一就像個小火爐,體溫高得讓她在初秋的天覺得熱,“小一,勢力主一會我還是還給你吧。”

“爲什麼?”樓一急得都要跳腳了,“你不是隨時做好回去的準備吧?”

“我都做了這麼久勢力主了,太累,我來昨夜星辰就是想休息一下,做個富貴閒人,反正有你養我。”鬼火全部清掉,推倒了第一個boss烏康,莫輕寒偏過臉在樓一臉上親了一下。

“這樣啊,可是你在那邊是勢力主,怎麼能到我這裏來受委屈。”

莫輕寒漂亮的眼睛裏閃爍着異樣的光澤,樓一別扭的表情真是可愛得很,她比誰都要了解樓一,骨子裏有點好強,思想還很封建,她玩男號,主動照顧女生,再到現在一心一意對她好,口口聲聲叫她老婆,當初可以爲了幾句玩笑話去升級去出紅燒,這樣的樓一總是希望給她撐起一片天,而她如果接受了勢力主的位子就在無形中打壓了樓一的地位,樓一再愛她也不可能完全不介懷,她又親了樓一一下,這次是微微撅起的脣,“夫君,我只想做勢力主夫人。”

樓一的眉毛都要揚到天上去了,全身說不出的舒暢,這次倒是莫輕寒猜錯了,樓一讓位沒有一點不高興,反而她只有在跟莫輕寒在一起之前纔在乎這些,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久,樓一越是不注重這些虛名,無論處在什麼樣的位置上,只要兩個人還能在一起那就是幸福了。

【勢力】勢力主輕聲密語歸隱,一夜小樓繼位。

【勢力尚書】騎螞蟻殺人:(表情)瞪眼

【勢力尚書】卡至:嘖

【勢力】花開不敗:嫂子,你這勢力主的椅子還沒坐熱呢

【勢力】老衲有禮:嫂子,你不要我們了啊

【勢力】輕聲密語:我還是喜歡他做勢力主

【勢力主】一夜小樓:請叫我老婆勢力主夫人。

樓一的得瑟又一陣被羣起而攻之,樓一抵死不從,最後給了輕聲密語一個尚書的官職。

【勢力】沐雨丶:嫂子,yy很熱鬧,來玩唄

【勢力】花開不敗:是啊,嫂子聲音這麼好聽,來唱首歌

【勢力主】一夜小樓:我媳婦兒只給我一個人唱歌

樓一打完這句纔想起來手機裏還存着那首歌,巴巴地把手機拿過來開始放那首《weareone》,聽了無數次,莫輕寒一擡眉,看了樓一一眼,繼續帶副本。

【勢力尚書】輕聲密語:今天有點累,下次給大家唱

【勢力】落灬:嘿嘿,是不是小樓累到嫂子了

【勢力】曉峯:樓上太邪惡了

樓一灼人的氣息撲在她脖頸上,莫輕寒不用回頭也能感覺到樓一比往常明亮的目光,就好像能看到身體深處一樣,“我聽了那麼多遍,也想過你唱歌是什麼聲音,卻不敢把你們兩個想成一個人,現在再聽,真的很像你的聲音。”

“好聽嗎?”莫輕寒指尖在鍵盤上翩躚,給主抗加滿血,給boss上負面狀態,眼見着龍我雷的血量在不斷減少,幾乎全團的人都中了負面狀態,被催眠的被催眠,被混亂的被混亂,滿場飛的狀態真是雞飛狗跳,輕聲密語給自己上了清明,抗下了龍我雷。

“好聽,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所以,樓一,你不許負我。”輕聲密語最後一個赤孔雀膽,龍我雷在一片黑霧中寸步難行,直到撲倒。

“我捨不得。”樓一想不出她身上有哪一點吸引了莫輕寒,讓這樣一個優秀的人會喜歡她,“阿莫,我怕先厭倦的是你,如果你不喜歡我了怎麼辦?”

“現在,去跟大家說再見。”

“嗯?”樓一莫名其妙地望着莫輕寒,在得到肯定的眼神之後沒有猶疑,在勢力頻道里跟大家說了晚安。輕聲密語也說着晚安,口吻依舊冷清。

然後,不管勢力裏的人做何種臆想,兩個人下了線,筆記本被丟在牆角的沙發上,偌大的牀上坐着兩個靜靜相望的人,莫輕寒的手在樓一臉頰上浮動,帶着眷戀和獨屬於她的溫柔,“小一,跟我一起去日本。”

樓一輕笑,她還是等到了這句話,原來不捨得的不只是她一個人,不點頭也不搖頭,態度曖昧,樓一偏過臉親吻莫輕寒的掌心,然後沿着柔軟的手臂侵襲到玉白圓潤的肩頭,輕輕舔咬。莫輕寒抱住她的頭,“你還沒有回答我。”

遍地都是技能樹 樓一鬆開口,雪白的肩膀上一片水漬,臉色潮紅一片,動情比被挑逗的那個還快,呼吸也漸漸緊湊,“我不想去。”

“好。”

莫輕寒的回答很乾脆,這讓樓一禁不住惱火,好像莫輕寒的提議就是一種公事公辦的態度,一點多餘的情感都沒有,那個人,到底是真喜歡還是假在乎,人被她推倒在牀上,柔軟的牀晃動了幾下才停住,樓一想咬她的鎖骨,又不忍心,最後用虎牙輕輕磨蹭頸窩凹陷處,“你都不問我原因?”

“你自然有你的理由,你該有你獨立的空間,我不想強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莫輕寒喜歡樓一穿睡裙,讓她看起來單純無害,柔弱得像一隻小動物,裙襬已經被她蹭到了腰間,莫輕寒輕鬆地找到了入口,撫上了她的腰際,軟綿綿的,舒服得讓莫輕寒眯起眼。

樓一倒是被刺激得差點跳起來,莫輕寒的身體一直是冰涼的,雖然在夏天抱起來很舒服,客戶四乍一被冰到還是會受驚,她不愛運動,腰間雖然談不上有贅肉,絕對不是小蠻腰,現在被心上人這麼一碰,本來就燙的臉更紅了,趴在莫輕寒身上直喘氣。那隻微涼的手慢慢熱了,連帶着身下人的體溫都上升了不少,不再是溫溫的,她埋首在莫輕寒頸項邊,連擡頭的力氣都沒有,看不到那人的表情,裙子裏的手又往上竄了一點,指尖靈活地點在她的肋骨上,一根根往上爬,好像在細數骨骼的紋路,莫輕寒翻了個身,讓兩個人側身相對,樓一來不及叫出口,她胸前已經被覆住,腦袋脹得像要炸開了。

脣上一涼,樓一的神智恢復一些,莫輕寒在吻她,放在她胸部上的手並沒有挪開,指尖在上面一圈圈打着轉,樓一覺得很難受,卻又夾雜着說不出的舒服,這樣矛盾的感覺綜合在一起,連腳趾都蜷縮起來。 湛藍的天空透明得像被水沖洗過一樣,萬里無雲,遠方的天空拖出一條長長的白色痕跡,應該是飛機劃過的軌跡,樓一赤着腳踩在駝色的地毯上,在落地窗邊緩緩坐下,把頭靠在玻璃上對着那條被飛機劃出的雲層發呆。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被輕輕推開,高跟鞋的聲音隱匿在地毯裏,黑色的細高跟出現在視線裏,樓一懶散地半掀開眼簾,看清了來人又眯起眼睛,陽光很好,照在身上昏昏欲睡。

“小樓。”榮瑜索性把高跟鞋脫了,也盤膝坐在樓一身邊,學着她的樣子把頭靠在玻璃上,這樣身體就被完全藏在碩大的辦公桌後面,“既然這麼捨不得,怎麼不去機場送送她,你坐在她辦公室睹物思人她也不會知道。”

“她走了吧。”榮瑜是陪莫輕寒去機場送機的,樓一在那條狹長的軌跡淡到看不清之後心裏空落得難受,這架飛機是不是她離去的時候乘坐的飛機?收回視線,同時收斂起身上一股子落寞的氣息,“榮姐,我們出去工作吧。” 壁咚男神:迷妹染指成婚 這裏畢竟不是她這種實習生可以隨便進出的地方。

“一個星期也不是很久,而且你們還可以打打電話,聊聊視頻什麼的。”榮瑜伸手想摸摸樓一的頭,樓一下意識地偏頭避開,榮瑜倒是尷尬了,收回手站起身,整整她弄皺的襯衫,“別坐太久,你還有工作。”轉身出門的時候嘴巴里還嘟囔着“真是不可愛的小孩”。

樓一想站起來,結果坐久了腳都麻了,扶着玻璃才站穩,最後看了眼遠處那抹藍,乾淨得沒有一絲雜質,剛纔的痕跡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樓一穿好鞋襪,走到門口,最後環視了整間辦公室,小心地關好門,落鎖的咔噠聲之後,樓一又恢復了嬉皮笑臉的樣子。

不去送機,一來是爲了怕一個捨不得就任性地跟着莫輕寒去日本,二來,她們之間有點小矛盾,可能只有在樓一單方面看來那是矛盾,矛盾的原因是樓一在最風花雪月,一切都要水到渠成的時候推開了莫輕寒。

彼時樓一動情已深,脣上時輕時重的吮吸讓她猶如溺水的人用力抱住壓在身上的人,她們在做什麼呢?做成年人愛做的事,思維是恍惚的,空氣都好像燃燒起來,眼前的世界漸漸扭曲,光怪陸離。莫輕寒很溫柔,所以親吻和愛撫都是溫柔的,優雅地像在做一件儀式,沒有狂熱和迫不及待,每一步都是循着既定的程序,先是脖子,然後帶着涼意的髮梢掃過胸前,繼而胸前最敏感的地方被溼熱包裹住,樓一仰起臉,細長的脖子彎成流暢的弧形,她的手背捂住自己的脣,不讓即將脫口而出的呻丨吟破壞這種感覺從而讓她更害羞,可是,她的睡裙什麼時候被剝落的她一點也想不起來,只剩下一隻手可以攀住莫輕寒了,她熱,很熱,莫輕寒不疾不徐地繼續前戲,絲毫不介意樓一在她身上亂蹭,就像一條急於蛻皮的蛇。莫輕寒的手就算溫熱起來也高不過樓一身上的體溫,微涼的指尖碰到了樓一最私密的地方,隔着一層內褲描繪着裏面的形狀,只有比平時暗啞的聲音昭示着她其實也是動情的,只不過樓一沒心欣賞,“小一,我可以麼?”

可以麼?樓一的耳邊一直是嗡嗡的耳鳴聲,莫輕寒的聲音就像平地一聲驚雷,在樓一腦子裏炸開,可以麼?她真的準備好了?樓一困惑了,如果莫輕寒不問,也許今天要怎麼樣也就怎麼樣了,可偏偏那個人問了,讓樓一底氣不足了,她猶疑了。

莫輕寒敏感地察覺到身下人的變化,依舊發燙的體溫,卻不再戰慄,她的不回答已經是最好的回答,樓一的臉上不是嬌羞,是迷茫,莫輕寒不再伏在樓一身上,替她把睡裙穿好拉過毯子給她蓋好,最後吻了她的額頭,“確實太快了,小一,睡覺吧,晚安。”

樓一神智回來的時候隱隱後悔,偏過頭只看到莫輕寒已經閉上了眼睛,呼吸平穩,睡容安詳,臉頰上卻有遮不掉的潮紅,樓一擡起手想碰碰她的臉,浮在她光潔的臉上,能感覺到皮膚上透出的體溫,終究還是收了回來,身體漸漸冰冷,即使還殘留着被她吻着的感覺。

莫輕寒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對樓一的態度依舊,彆扭的只有樓一,她期待卻也彷徨,不過說什麼都晚了,總不能拉着莫輕寒回牀上說:你來上我吧,我這次保證說我願意。這種事樓一干不出來,她臉皮是厚也沒厚到這個程度,至於做攻君攻下莫輕寒,更是不敢想,先前拒絕了別人哪有這個臉。

莫輕寒還是坐飛機去了另一個國度,早上樓一在莫輕寒提着行李快出門的時候抱住她,說:“我等你回來。”

畫了一天圖,樓一搖搖頭,從她那張不大的辦公桌站起身,榮瑜狀似認真地對着電腦在敲鍵盤,樓一還想表達一下對她的佩服之意,走近了纔看到那廝原來在玩遊戲,陪着一羣人在下副本,隊伍裏有個頭像名字很熟悉,玄夜。

穿着三代弟子服的女醫師站在安全的角落給隊友加血,這副本不算困難,隊伍裏的人還有閒情逸致聊天。

【隊伍領袖】丶楓:這個星期五我和小愛結婚,大傢伙要來捧場

【隊伍】桉樹:恭喜啊,你和小愛總算修成正果了。

【隊伍】許願池也:就是,桉樹,你跟你媳婦呢?

【隊伍】桉樹:我媳婦不大想玩了,可能等她無聊了還會回來玩吧

【隊伍領袖】丶楓:讓她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嘛,當初我還想跟你們一起結婚呢。玄夜,你呢,還單身

【隊伍】玄夜:沒找到

【隊伍領袖】丶楓:你想要怎麼樣的啊?要求那麼高,喏,咱隊裏的,肉肉也算我們服比較出名的奶媽了,嘿嘿,你們男未婚女未嫁的。

【隊伍】裁決神肉肉:胡說什麼呢?小心我不給你紅包,(表情)拍

樓一特別注意了榮瑜的表情,明明臉紅了,還死鴨子嘴硬,這女人是不是都喜歡口是心非,喜歡就直說,不然別人永遠都不知道。

【隊伍】玄夜:別開玩笑了,我和肉肉就是好朋友

“榮姐,下班了,我請你吃飯。”樓一注意到榮瑜拉下來的臉,拍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對上榮瑜哀怨的眼神心裏不禁長吁短嘆,“正好我老婆不在,沒人一起吃飯怪無聊的。”

榮瑜點點頭,沒有拒絕,等副本一完,果斷退團下線,拿起外套,“走吧,我要吃最貴最好的。”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樓一深切感受到了,好在榮瑜口下留情,找了家火鍋店。兩個人就座點了鍋底和菜單,等着上菜。

“怎麼點鴛鴦?我記得你挺能吃辣的。”榮瑜玩着筷子,臉上寫滿八卦。

“現在不太能吃辣了,可能跟阿莫在一起吃飯久了,口味隨了她。”樓一也不避諱,榮瑜算是她們倆戀情的支持者之一,樓一對此很感激榮瑜,而且她也有些東西想問榮瑜。

果然榮瑜興致盎然,換個矜持的女生早被榮瑜那笑羞到地底下去了,樓一比較坦蕩,只是微微低下頭,“小樓啊,阿莫把你改造得不錯。”那意味深長的口吻似乎深感欣慰的是她榮瑜纔對。

鍋底和菜都上齊了,榮瑜像個大爺指揮着樓一把要吃的東西放進鍋裏,然後眼巴巴地等鍋裏的食材開,整間火鍋店都是濃郁的味道,樓一和榮瑜倒是無所謂,不過換做莫輕寒,早就想回家洗澡了。

“阿莫有輕微的潔癖,讓她吃火鍋真是不大可能。”榮瑜夾了一筷子金針菇放在先前放好調料的碗裏,樓一也埋頭吃,對榮瑜的說法不可置否,原來樓一也覺得自己有潔癖,遇到莫輕寒才知道潔癖是什麼,“這才第一天,你不要這個樣子,死氣沉沉的多不好玩。”

樓一翻了個白眼,“榮姐,我哪有死氣沉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