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呀,痛死了!」

黎子騫的慘叫不時從人堆里傳來,聽著十分刺耳。

拚命地護著自己的腦袋,防止還算上的人模狗樣的臉孔被情緒激動的村民揍成豬頭。黎子騫十分悲催地認清了這樣一個現實:自己的真氣,已經沒有了。

一絲一毫也沒有!

別說運起真氣來打人殺人了,就連真氣護體也做不到。

面對這些殘暴的村民,黎子騫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放在從前這可是無法想像的事情,別說這些普通人了,就算是修真界的同道,他也是想欺負誰就欺負誰,別人從不敢說個不字。

因為啥,因為人家有個牛逼的爹啊。

因為人家的爹是血虹宗的宗主!

血虹宗啊,修真界鼎鼎大名的存在!

那些聽起來就血氣森森的功法,讓許多人都不由的生出懼怕之心,簡直有小兒止啼的效果。

在真正的高手面前,這些邪門歪道當然算不上什麼。

但不算一萬就怕萬一。閻王好惹,小鬼難纏啊。誰也不想惹到這些不正常的傢伙。

所以今天這個情況,讓黎子騫感到無比的屈辱和難堪。

他咬著牙想站起來還手,身上卻是沒有一絲力氣。

「寧成,一定是這小子封閉住了我的真氣!」黎子騫恨恨地想著,一邊擦去鼻孔里流出來的鮮血。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情,張口大叫道:「別打別打,我有錢,我有錢給你們!」

「什麼,錢,在哪兒?快拿出來!」

聽到有錢可以賺,一幫村民停下手,瞪著眼睛問道。

錢是好東西啊,你這小子怎麼不早說?早說了哪會有這麼多事呢?

黎子騫抖抖索索地在自己的口袋裡翻了半天,除了幾個鋼鏰之外一無所有。

在那些村民要吃人的目光中,他爬到黎九身邊翻了一陣,捧著一張信用卡和幾枚靈石小心地笑道:「看見沒,這張卡可以透支三十萬,密碼是六個六,你們找個銀行試一試就行!」

「我去,我以為有現錢呢,一張破卡就想蒙我們哥幾個,小子你膽子也太大了吧!」

「看你這一身雜碎,像是花的起信用卡的人么?我呸!」

幾個村民又要動手,黎子騫身子一震,拚命地舉著那幾枚靈石吼道:「那這個呢,這可是上品的靈石,一顆可以賣十萬塊!」

他說的沒錯,這些靈石是臨行前特意從血虹宗的庫房裡領到的,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但是一幫村民哪知道這個啊,捏著靈石端詳了半天,然後狠狠地往地上一摔,怒罵道:「什麼狗屁玩意兒,這不就是縣城商場里搞活動騙人的贈品假玉石么,拿購物發票就能領一個,最後還得自己掏錢加工!」

「小子你不地道啊,一點也不老實,都這樣了還想著騙人,該打!」

那些村民又是衝上來拳打腳踢了一陣,一口悶氣散發的差不多了,才罵罵咧咧地停下了手。

有人還朝黎子騫身上吐了一口唾沫,恨聲說道:「這小子怎麼辦?」

「我已經報警了,這人一看就是個殺人犯,咱們這算是見義勇為,上面要給獎勵的!」

「什麼什麼,還有獎勵?不會是一個破紅本本吧,我可不稀罕那個!」

「說什麼呢,紅本本怎麼了,那也不錯,聽說還有獎金呢!」

「獎金好啊,一人不知道多少錢?」

幾個村民七嘴八舌地說著話,快要昏迷的黎子騫則是臉色鐵青地趴在那裡,暗暗咬著牙。

想罵幾句,卻不敢出聲,要是再被揍一頓怎麼辦?

你們這幫人,給我等著!等老子正常了以後,一定要滅了這個村子,把你們全部殺掉!

黎子騫恨恨地想著,心裡後悔不已。出來的時候,怎麼就不懂得在身上多帶點現金呢?

但是他來不及多想,一輛警車已經拉著尖厲的警笛開了過來。

兩個警察下車查看了一下現場,聽幾個村民鬧哄哄地說了一通,便將黎子騫帶上了車。

至於黎九的屍體,暫時先存放在這裡,等縣局的法醫來了再說。

警車揚長而去,幾個村民面面相對,有些失望。

傳說中的獎金呢,一分錢的影子也沒見著!

被帶到派出所里,黎子騫借警察的手機給自己老爹打了個電話后,便靠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這個時候說什麼也是白搭,索性裝聾作啞。

「小子,別以為你不說話,我們就沒辦法!小王,上內網查查這個人!」

上了公按內網,把黎子騫的照片輸進去,警察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

內網上竟然顯示一片空白,查無此人!

這小了,竟然還是個黑戶啊,一定有文章! 兩個警察搗鼓了半天,也無法警種黎子騫的真實身份,不由的露出疑惑之色。

其實也不怪他們,這些修真者,一般都是久居深山不與外界接觸的。

出於對未知事物的敬畏,一些管理部門對於他們,也是睜一眼閉一眼。

誰閑著沒事去惹這些怪物啊,沒準哪天人家就找上門來了。

所以這些年裡,大家一直是相安無事,井水不犯河水。沒想到今天,黎子騫卻成了殺人嫌犯,落到了警察的手裡。

在派出所的審訊室里呆了一個晚上,又累又餓,黎子騫不得出開口問道:「這位小哥,能給口飯吃嗎?」

「吃飯?看守所里才有牢飯吃,我們這不供應!」警察也很是生氣,這小子嘴還挺硬,要不是上級有規定,早就動手了。

「我!」黎子騫眉毛一豎,又無奈地低下了頭。

好在又過了不大一會兒,一個高大的中年人大踏步地走了進來。

看上去五十多步,面容紅潤,眉眼間和黎子騫頗為相似,正是血虹宗的宗主黎凌。

「騫兒,怎麼回事?」

黎凌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帶著手銬,可憐巴巴地靠在派出所的暖氣邊上,神情萎頓身上還帶著血跡,大為光火。

「爹!你要替我報仇!」黎子騫神情一松,大哭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把事情的經過簡略講了一遍。

兩個警察正要開口盤問,跟在黎凌身後進來的一個中年人面容一肅打斷了他們。

「我是臨江市的XXX,已經和你們縣警察局長打過招呼!」

接著派出所的電話就響了,縣局局長在電話里特彆強調,來的這個人惹不起,一切配合人家行事。

兩個警察苦笑一下,給黎子騫解開銬子,然後退了出去。

事情有人管了,自己還瞎湊什麼熱鬧?

從派出所里出來,黎凌父子又來到了剛才那個村口。

黎九的屍體還靜靜地躺在那裡,縣裡的法醫還沒有來勘查現場,所以這個地方沒人動。

至於那些村民,更是避之不及,生怕給自己惹上什麼麻煩。

經過一天的太陽曝晒,屍體已經有些腐爛,幾十隻蒼蠅圍在上面飛來飛去。

黎凌厭惡地揮了揮手,蹲下來仔細檢查著黎九的屍體,半晌之後神情凝重地抬起頭來:「騫兒,你說對方只是真氣三層的修為?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是啊爹,這小子狂的很,我現在就帶你去,殺了他給九叔報仇!」黎子騫惡狠狠地咬著牙說道。

黎凌恨鐵不成鋼地喝道:「糊塗!我告訴你多少次了,知已知彼百戰不殆!黎九是什麼修為?真氣四層!而且還有血影手和血菩提幾門獨家功夫,竟然不是這小子的對手,你還說他只是真氣三層?」

「依我看,這小子起碼是真氣五層,甚至於…..」黎凌沉思片刻,腦海里掠過一個又一個姓名,但又一個個地否決。

跟自己有仇的這些修真竟門派里,似乎並沒有這樣出類拔萃的年輕翹楚。

那麼會是誰呢?黎凌百思不得其解。

他嘆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瓶子打開,小心地倒了一些黃色葯末在黎九的屍體上面。

不大工夫,黎九的屍體冒著刺鼻的黃煙,肉眼可及地逐漸消失,化成了一灘血水,滲進土中消失不見。

「你說剛才在這個地方,有人打了你?」黎凌陰沉著臉說道。

十幾分鐘后,村子里傳出幾聲慘叫,一股血腥氣味隨著微風緩緩飄散開來。

「快來人啊,殺人啦……」一聲凄厲的呼救聲響起。

黎子騫遠遠地望著村子,余怒未消地哼道:「我要這全村的人都死掉!」

「行了,你還嫌事情不夠大么?殺人太多,會有人注意到我們血虹宗的!」

黎凌冷冷一笑,玩味地看了看遠處。

「寧成,這事沒完!殺我血虹宗長老,傷我愛子,我黎凌不會善罷甘休!」

第二天蔬菜超市開張,寧成意外地迎來了一個特殊的客人。

「怎麼是你?」

看著站在門外的這個女子,寧成眼睛一亮,又有些心虛地轉移開了目光。

一身合體修身的小西裝,勾勒出魔鬼般的身材,尖領白襯衣似乎承受不住某物的重量,彎成一個漂亮的弧度。

細細的腰肢,精緻的臉蛋,舉手投足之間風情萬種。當然,要是這兩隻眼睛里沒有要吃人的眼神,那就更好了。

「我怎麼不能來,你這裡又沒寫,孫家人禁止入內!」

不知怎麼,每回見到寧成,孫修蘭總有掩不住的火氣。

有時她也在想,要不就把那事明說了吧,被這小子佔了便宜,對方還一副什麼也不知道蒙在鼓裡的無辜表情,實在是讓人恨的牙痒痒。

可是孫修蘭又開不了這個口,這事辦起來容易,但要是說起來還真是難為情!

「能能能,孫小姐來有什麼事,需要什麼菜打個電話就行了唄,我送貨上門!你看是要韭菜西紅柿,還是小白菜西蘭花?對了,這有剛送來的黃瓜,頂花帶刺,特別好用,不不不,特別好吃!」

寧成有些張口結舌,趕緊退後了兩步,防止這個女暴龍惱羞成怒,突然襲擊自己。

「黃瓜?我從來不用那個!」孫修蘭擺擺手,隨即一臉正氣地對寧成說道:「我這回來不是買菜,是以合作方代表的身份!」

「合作方代表?你說你是家潤發的代表?怎麼會這樣?」寧成大吃一驚,嘴裡能裝進兩個雞蛋。

不會吧,安芷大姐你派誰不好?那個前台妹子就不錯嘛,還有那個前董秘小玲也可以!

最不濟,派個男的也行嘛。幹什麼非要這位瘟神過來,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么?

因為孫家的原因,寧成一直對孫修蘭有些心虛的感覺。

這回輪到孫修蘭不樂意了,兩條好看的眉毛一揚,跺著腳嚷道:「小寧子你別給臉不要臉啊,老娘能來是給你天大的面子,我一個堂堂的家潤發副董事長,親自來這個破地方跟你談合作,怎麼著,不夠格么?」 「什麼,副董事長?」寧成打量著孫修蘭,露出疑惑的目光。

這一天不見,這麼快就升職了?

透視醫武兵王 孫修蘭扁了扁小嘴:「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原本就是家潤發的股東,現在趙志平走了,這位置當然就是我的啦!怎麼著小寧子,不相信么?」

「相信相信,當然相信!只是不知道孫副董今天過來,有什麼事么?」寧成趕緊說道。

不敢惹啊,得好好伺候著這位,要不然沒自己的好果子吃。

孫修蘭滿意地看了看寧成,點頭道:「也沒什麼,安姐不是說了么,要和你開展全方位合作,我今天就是過來瞧瞧這邊的情況,和你敲定一下將來的打算!」

「家潤發現在省城一共有十六家店,分佈在五個區,覆蓋了省城百分之六十的小區和地塊,營業額在省城超市行業里排名第二。」

「我們的忠實顧客大概有二十多萬,這些人有良好的品牌適應度,還有許多高端人群。安姐和我商量過了,你的這些極品蔬菜,面對的是人均年收入在十萬元以上的高端人群,所以必須在品質上下功夫,必須保證原產地和無公害。還有,要儘快拿到相關部門出具的檢驗報告,註冊商標,這樣才能方便地進入超市!」

孫修蘭雖然生怕嬌蠻,辦起事來卻是一絲不苟,談起超市的生意經頭頭是道,頗有一番商界女強人的派頭。

寧成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她,想了想說道:「這個好辦,柳樹村你也是去過的,那個環境不說一流,也是在農村裡數一數二的。後有大山,前有小河和水庫,空氣和水源都是最好的,菜的質量上絕對可以保證。」

「至於檢驗報告嘛,我這兩天就去準備,爭取最快拿到手。商標已經註冊了,就叫柳成,這也是我公司的名字!」

「柳成?柳樹村的小寧成?呵呵,有意思……」孫修蘭抬頭看著菜店上方的招牌,暗暗想道,什麼時候我的名字也能出現在這上面呢?

柳成,柳蘭,成蘭,蘭成…….叫什麼好呢?孫修蘭一時心亂如麻。

這時候陶晶招呼完一幫客人,好奇地走了過來,看著氣質不凡的孫修蘭問道:「老闆,這位小姐是?」

「哦,這是家潤發的孫副董,今天過來和咱們談合作的事!」寧成介紹道:「孫小姐,這是我的店長,陶晶!」

「店長?咱們?」孫修半咂巴著寧成話里字面上的意思,眉毛漸漸地豎了起來,面色不善地上下打量著陶晶,目光從她的胸前和身後掃過,嘴角一撇輕笑道:「喲,進展挺快啊,這來省城才幾天啊,就有了店長了?是白天的店長還是晚上的店長,我看不光是店長,沒準兒還是老闆娘吧!」

「你瞎說什麼呢?人家陶晶可是……」寧成趕緊解釋。

孫修蘭沒好氣地喝道:「你不用解釋,說啥啊,這都明擺著了,當我是瞎子么?」

氣急之下,孫修蘭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層霧色。

這個沒良心的傢伙,老娘這邊還干著呢,你就這麼快找別人了?

也不怕把你的腎弄垮?

臭寧成死寧成,你乍不上天呢,還想搞三宮六院不成?你忙的過來嗎,有那麼好的體力嗎?

看來還是讓你閑的太久啊,不行不行,得找個機會再壓榨你小子一次,不然遲早會變壞!

只是用什麼辦法呢,灌酒?下藥?或者直接點,把這小子綁了,玩一回S.M?

孫修半眼裡放著光。

聽了她這話,陶晶在片刻的慌亂之後,倒是慢慢平靜下來。

她示威似的上前兩步,站在寧成身邊,鼓起勇氣攬著寧成的手臂,小鳥依人地笑道:

「孫小姐,你還真是慧眼哇,我喜歡我們老闆的事從來沒跟別人講過,沒想到你一眼就看出來了!怎麼樣,祝福我們吧,到時候一定請你喝一杯喜酒!」

「我去……」寧成觸電一樣拉開陶晶的手臂,心裡萬成奔騰般跑過。

這小姑娘什麼時候這麼主動了?

還喜歡我?不會吧,什麼時候的事,我乍不知道呢?

他下意識地想張口,但是陶晶卻暗暗掐了寧成一把,大眼睛狡黠地眨了眨。

「……」寧成衝到嘴邊的話又悄悄咽了下去,只好朝著孫修蘭努力地擠出一個微笑,比哭還難看。

被陶晶反過來搶白一通,孫修蘭的俏臉一下子變的慘白。

她身子搖晃,努力平復一下心情,強笑道:「哈哈,我就說嘛,小寧子這女人緣,還真是好呢!」

「那什麼,我先走了,三天內,寧成你記得把檢驗報告給我拿過來!要不然雙方的合作可沒辦法進行!」

說著,飛快地轉過身走了,一邊悄悄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淚珠。

「臭寧成,這事沒完,你給我等著!」

看著孫修蘭帶著氣離開,寧成有些不安了。

「這這這,不會有事吧,我說陶晶你也是閑的,沒事招惹這個小姑奶奶幹什麼?她是那麼好惹的嗎?」

哪知道陶晶奇怪地看了看寧成,竟是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老闆,我發現你真夠遲鈍的!」

「這位孫小姐喜歡你,你難道還沒發現嗎?」

「你是真傻還是裝傻?」

promocarrie